小豆重逢笑笑

Lara met Xiaoxiao again at Jun 29, 2004. It is hot and Lara is naughty that day, Sam went to watch the ballet. Sam decided to watch the International Ballet Champion in advance, and we asked Lara whether to watch the ballet or play with Xiaoxiao.

Lara preferred to play with Xiaoxiao, so I engaged with Zhouqi, Xiaoxiao’s mother. We had dinner at Wangjiaosha (王家沙), which the location was Zhuangyuanlou (狀元樓), this dishes were still the Zhuangyuanlout style but the name had been changed.

Two girls played real well, Sam finished around 8:45 pm and we got back together.

[上海]東坡肉?南郭肉?–新開元小記

东坡肉?南郭肉?

2004 6 27 日 星期日
徐家匯路 560 號 新開元

  新開元,杭州菜館,是一家沒有西湖醋魚和東坡肉的杭州菜館。

  新開元,一如紅泥和張生記,是上海比較有名的杭州菜,也曾經在上海大大風光過一段時間;然而,杭州菜的選菜與烹調之單調,加上管理、服務之缺失,最終使他們淡出了市場,退到二線。

  就拿這家店來說吧,座落在徐家匯路金玉蘭廣場的對面,二樓的大堂還是比較寬敞的,衹是燈光稍嫌昏暗,包房的標準是 60 元每人,我們五個大人帶著四個孩子,想想喫不到 540 元,就選擇了大堂就座。

  菜單很舊了,照片的色彩依然艷麗,衹是四角的紙角都已磨去,而內頁的白紙也有許多的原珠筆印,彈眼落睛的醉湖蟹和熗溫蟹都被告知沒有,並且菜式邊上打叉的,也一律沒有。既然菜單上沒菜,就憑著感覺點吧,西湖醋魚、東坡肉之類的,結果也是沒有。最終我們點了宮廷八寶菜,特色海蟄頭,酥炸小魚以及醉三仁四個冷菜。海蜇頭不錯,醉三仁是核桃仁、瓜子仁和花生仁三樣,用加了酒的醬油浸著,挺有特色。

  依例先上了什錦炒飯和面疙瘩(沒有貓耳朵),喂飽小孩子們;片兒川忘了點,不過那面疙瘩倒是做得挺象片兒川。

  熱菜經服務員介紹,有一道叫做臘筍扣肉( 35 元),據說是由東坡肉改進而來,一嘗之下,就是水筍燒肉,衹是那肉切成極薄的一片片,鋪在筍上而以,如果這也算是「改進」,恐怕真要氣死東坡先生了,不如改「東坡肉」為「南郭肉」。

  幹炸響鈴是我點的,這道幾乎做不壞的菜,新開元也沒有做壞,金黃脆酥,中規中矩。另外還有本雞煲,價值 48 元,是一個黑色的小罐,說雞,不過三五塊,另加一些平菇、香菇而已,似乎不值這個價錢。醬爆石雞,味道很好,放了許多杭尖椒,衹是石雞實在被切得太小的,而且量也不多,喫不盡興,價格倒也不便宜, 38 元。

  蝦爆鱔背, 35 元,依然是中規中矩的杭州菜,鱔背脆而酥,的確不錯。咸肉蝦幹蒸白菜, 25 元,這道菜本不是杭州菜,乃是寧波、紹興一帶傳來,卻也別有風味;新開元此菜用大盆裝,鋪開白菜,上鋪一排火腿片,再綴以靠十隻開洋,味道鮮咸爽口。

  喫一會,聊一會,我們的茶壺就被人拿走了,先給邊上桌的客人斟上,再過一會,茶壺又回來了。最後買單的時候,總價 399 元,細心的Cindy發現帳單上有一件 90 元的蘋果汁,我們並未點過,讓他們查了帳後再來,最後的價格是 333 元。

[上海]港式茶餐--喬老爺

2004年6月26日
紅松路168號 喬老爺茶餐廳

  第一次去喬老爺茶餐廳,是因為好友楊軍要敲我「竹杠」,我讓他選店,他就選了這家。家面不大,進深也小,我就詫異楊軍是否故意要為我省錢。當時,喫了點啥,幾乎全忘了,只記得楊軍極力推薦了一套餛飩,說是如何如何的好。那家店並不怎麼合我的口味,倒不是「喬老爺」不合口味,而是茶餐廳這種形式。因為酒喝不盡興;菜呢,雖說不貴,但量也是很大;加之座位局促,不如在大飯店裏的感覺好。然而,這家「喬老爺」如果和一般的街邊小店比,這裏乾淨、明亮,算得上是很好的店裏,的確,和香港的那些茶餐廳比起來,這個算是很好的了,雖然味道不一定比得上。

  第二次去,還是和楊軍,這回還有他的女友和我們夫人、孩子。喫的還是餛飩,我總算喫出裏的蝦來了,那天他們還推薦了章魚丸和煲仔飯,味道都相當不錯,丸子很有彈性;煲仔飯呢,很香。

  喫了兩次,我並沒覺得好,當然,也沒覺得什麼不好,可偏偏夫人喜歡上這家店了,只過了一個星期,就嚷著想喫,於是,特地打了車過去,只剩一張桌子了,欣然就座。可能是餓了的緣故,這回喫得感覺不錯,我們點了兩種丸子,一份餛飩,一份臘味煲仔飯,一飯蝦仁滑蛋,另外還有三隻蛋撻,三隻菠蘿包和兩瓶啤酒,總價 119 元,可謂物美價廉。

  丸子,是該點的特色,有魚丸、章魚丸、牛肉丸、牛筋丸和蝦球,那些丸子個頭挺大,做得極有彈性,喫口很好,碗裏有湯有生菜,一份五到六隻丸子,售價十幾元。

  餛飩也是一碗五隻,十五元,不像上海餛飩是包起來的,倒有點象燕皮餛飩般捏成的,裏面有蝦有肉,也帶著極好的彈性。

  我最喜歡的是煲仔飯,喬老爺煲仔飯 18 元,臘味煲仔飯 22 元,要等二十分鐘。一個帶柄的砂鍋,燒得極熱,裏面盛著飯,上面蓋著甘蘭、香腸與其它物事,上桌之前,備有醬湯一壺,供以任意調味。當醬油澆入飯裏,遇熱發出滋滋的響聲,香氣撲來,食欲大開。由於砂鍋燒得很燙,因此,飯始終是熱的,如果一個人去,喫上一份,便可裹腹了。

  這家的菜,大多十幾二十元,以清爽可口為特色,最適宜三四好友小聚,到了夏天,他們還會在街上擺幾張桌子,看看街景也不錯。

小豆打天下之福建游

Kids Adventure Team (a.k.a. KAT) is founded by me – Lara’s father. Every time when we travel, I tell Lara that we are adventuring. In Chinese, Lara and I call that "打天下" and we do really enjoy calling and doing that so.

Now, KAT has three members and just did an adventure to Nanjing(南靖) and Xiamen(厦門). Three kids did that very well and learnt more and more things that they won’t learn from their teachers.


打起行李,小豆「打天下」去了


Vivien and Kevin, KAT memeber.


小豆第一次見到煤餅,好玩死了


玩過煤餅,發現手是黑的,爸爸大叫「不要碰我」


東倒西歪樓前的東倒西歪人
KAT and their advisors, acctually their parents.


媽媽正在指點江山


Our primary transportation at earthing building area.


Take a rest, Yule is feeding them lichi.


KAT is waiting for the transportation.

食在福建——厦门和南靖

食在福建

  到福建去,Sam是想看土楼;而我,则是为了福建的美食。福建人干净清爽,其菜亦是如此。可能是由于天气潮热的缘故,福建人总是用水把庭院冲洗得干干净净,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也许正是天气的缘故,食物若非弄得异常干净,则易腐败变质,于是久而久之,福建菜形成了自己的体系,以清、淡、爽口、新鲜为主。

  第一次接触福建菜,是在上海的舒友海鲜大酒店,舒友以海鲜为主,当时给我的感觉是和广式的海鲜馆子没有很大的区别。后来,在舒友吃了许多次,一直都不知道那是福建馆子而以为是粤家菜,直到有一次吃了面线糊,才知道那是福建的店。

  面线糊里有猪血(易谓“猪红”)、猪肚等物事,这些东西,要是放在北方,一定是大锅炖煮,放许多葱姜再加辣,以掩盖下水的膻味;然而面线糊一改此道,纯用清汤炖成,哪怕胡椒粉,也是让客人随意自放的。面线糊,油而不腻,香气四溢,即使盛夏,也绝无腥臊,吃著只觉原汁原味,没有长久的烹饪文化的底蕴,是不可能形成如此之菜式的。

  去年,我有幸去了一次厦门,乃是办公室的年会,晚上的接风酒便在厦门湖滨北路的舒友。也许是因为团体包餐的缘故,菜很不到位,其中有好几个热菜明显是回蒸后出来的,吃完之后,大呼上当;不过,想想上海的那些好饭店,若是办起婚宴来,也是水准大失,可见,现在饭店的服务和管理,还真是大有学问。

  那一顿吃得很不爽,不是我一个人不爽,而是我们全国办公室的“老饕”们都觉得不爽,于是问了当地的人,驱车到了一个唤作“南海渔村”的夜排档。说那是排档,人家边上还有几百平米的房子,有桌有椅有台布,是个挺好的酒店;说那不是排档吧,那儿还有海边上的十几张桌的,就是凭空放在沙地上,塑料的桌椅,连照明都是随随便便拉根电线而已。

  那顿饭,席间正好有同事是福州籍的,而他对厦门菜也比较熟,就由他点了菜,当时吃的什么,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只是依稀记得味道都不错,也记得吃了海蛎煎和土笋冻。

  回来之后,老是想著福建的菜,所以这回Sam提议去厦门,便举双手赞成,怂恿著成行。可以好好地享受一下美食了。

2004年6月17日 星期四 夜宵

  我们是6月17日晚班8:20的飞机,飞行了80分钟后,在9:40分到达厦门,便直达海滨的鹭江酒店,孩子们和妈妈们先睡,我便约了Vivien的爸爸去寻吃的。Kevin的爸爸由于已经睡下,便不跟我们去了。

  从鹭江酒店到南海渔村只有一公里左右的路,可是天气炎热,便叫了车过去,起步费(8元)而已。到底时间已晚,那里人并不多,正好沿海边有张桌子,就坐了下来。我去点了菜,当然,有我喜欢的海蛎煎和土笋冻,另外点了血蚶和苦笋小肠煲。回到座位,Vivien爸爸说他吃不得生鲜,于是把血蚶改成了炒花甲。

  海蛎煎,有点象新加坡的蚝蚵煎,或者可能就是同一种东西,我的感觉是新加坡的蚝蚵煎是用面粉,而厦门的海蛎煎则是用淀粉的。海蛎煎用大蒜叶子、淀粉、鸡蛋与剥出的牡蛎肉一起翻炒,最后撒上香菜即可。南海渔村的海蛎煎味道还是相当不错的,以至于我和Vivien爸爸吃完一份,还带了一份回家给Sam吃。

  土笋冻里是一种有点象虫的“土笋”,其实是一种海洋生物,每个冻大约拳头大小,一切为四,蘸芥末与辣糊食用,据说制作工艺相当麻烦,要丝毫没有泥沙,洁净透明方为上品。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苦笋小肠煲,其实当时点的时候,也没听懂是什么菜,反正是服务员推荐说很干净的汤,我知道里面有笋有肠就是了。那煲是个六寸的煲,汤不多,汤色纯白,里面有些竹笋,小肠则是一段段的。挟起一段小肠,发现那肠是一层套一层的,里里外外有七八层之多,不知如何做得出来。吃了一口汤后,发现有股奇怪的涩味,再吃了一段笋才发觉笋是苦苦的,于是想起点菜时服务员报的菜名来,倒真是名符其实。说来也怪,那汤和笋的苦,只在第一口,连著吃上几口后,倒真的是消暑解渴,而且一点也不觉得苦涩了。

  这顿饭吃到了子夜,总共四个菜三瓶啤酒加上外带的海蛎煎,总共是78元钱;还要说上一句的是店里的打包盒,不是祖国大地到处都是的泡沫塑料盒,而且精精致致的纸碗,质地相当好,设计也很素雅,让人的感觉很好。

2004年6月18日 星期五 厦门鹭江饭店自助早餐

  房价258元的鹭江饭店,包含了免费的自助早餐,不是凭房卡用餐,而是持早餐券入场。我一早起床,带著豆豆先去了一楼的咖啡厅,那时大约是七点半。早餐还没有准备好,我打开了几个不锈钢食盘,里面的菜还真不错,原来这里的早餐居然有热炒。不过,几分钟后,我就知道我的想法错了,那些菜是隔夜晚餐剩下的,一会儿全被服务员收走了。粥,还没有烧好;面包也没有放上桌子。于是,我只能拿些炒面,和小豆先吃起来。十分钟后,小朋友和家长们都下了楼,白煮蛋也有了,于是开始吃早饭。牛奶是用奶粉冲的,烫得很,而面包则是外面买来装在没有字的马夹袋里的。我烤了几块面包,涂了果酱和黄油给孩子们吃。煎蛋,是事先煎好的,用不锈钢圈煎的那种,也是我最痛恨的那种,所以只能放弃;最后,倒是粥和下粥菜不错,只是切成半个的咸蛋,居然每一块都只有一点点蛋黄,真不知这里的鸭是怎么生蛋的。

2004年6月18日 星期五 午餐

  中午时分,我们赶到了南靖,决定吃完午饭再赶路。下车的地方,对面有家叫做“零点”的饭店,进去打了个样,还不错。店里看到我们有九个人,便引著我们到了二楼最大的包房,那个房间的确叫大,沙发、茶几、电视、骰子、厕所都有,估计可能还用作卡拉OK之用吧。

  桌子非常气派,台面和转台都是大理石包边的,不过既然福建多的是石头和木材,也就不值几钱了。店里没有菜单,只凭服务员口说,于是再三问清了价格再点,服务员也说不清价格,只是说每道菜都是一二拾元左右,我们信不过,点完了所有的菜后,坚持要服务员先算个总价出来。服务员说要去问老板,去了也就再也没来,菜倒是一个个上来了。

  最好的一道菜,是所谓的白斩鸡,当然和上海的白斩鸡大不相同。首先,鸡是土鸡,比上海的用饲料二十天长成的鸡,不知鲜美多少;其次,那鸡是用压力锅压出来的,而不是煮熟切块的。唯一遗憾的是,一盆只有半个,不能吃得尽爽。

  小朋友们的主食是手拉炒面,味道也不错,另外我最喜欢的是一道菜干笋汤,那笋也不像冬笋,也不像竹笋,当地人念作“例笋”,后来才知道,应该是“绿笋”。

  最后结帐,倒真的不贵,连三瓶啤酒,总共120元,皆大欢喜。

2004年6月18日 星期五 田螺坑农家晚餐

  Sam决定住在田螺坑,朋友们打算晚上住在相距17公里的书洋镇上,结果由于忘我把机票给Vivien爸爸,我又乘摩托车半路把他们全截了回来,人多了,晚上就能大吃一顿喽。田螺坑只有三户人家从事旅游服务,住在哪家,便得吃在哪家,我们住在那个叫黄志忠的家里。

  下午见了那些土鸡、土鸭,可爱得紧,只是丝毫没产生怜悯之心,只是想著一定很好吃,便特地点了全鸡全鸭,鉴于已经知道了价钱再贵也贵不到哪里去,其它的菜就让店家配了。

  一会儿,店家的老婆拎了鸡鸭来,就在后边开始洗剥,我们要求把鸡做成白斩的,而鸭呢,要炒的。那顿饭等了很久,店家拿出整套的茶具,供我们品尝乌龙茶,顺便大家聊聊天,说说家常。

  感觉还是很热,于是妈妈分别带著孩子去洗澡,等洗完澡,大呼爽快。原来等身上的汗洗去之后,被山水一吹,极气爽利。前后大概等了一个多小时,菜就上来了,后来我们也发现,这里的上面和我们不一样,他们是等做好了菜后,一起上桌的,倒也好,看著热闹。

  鸡的味道果然很好,鸭子则不够酥,而且有些人说有腥味,我和Sam倒没有吃出来。味道最好的是一盘炸鱼,据说叫“小溪鱼”,如手指般粗细,比手指稍短,每一条都炸得脆脆的,极是香酥,隐隐约约吃到有点猪油的香味,恐怕是荤素油合用,让鱼更酥的缘故吧。

  有一菜,端上来之时,闻到一股浓烈的仿佛内脏的臭味,尝了一下,那股味道更厉害的,就是上海人说的那种“血沥沥”的味道,于是不敢问冿,只能作罢。

  还要说一说的是米酒,好像各地的米粉都是网友们大书特书的东西,其实,不过是由于新奇而已,也许,用山泉的确有份特殊的香醇吧,反正我只觉得甜甜酸酸的,只是没有什么酒味。临睡之前,还装了一瓶到房里。

  店家配的菜还有刀豆,青菜等,量都不少,无非农家简单做法,新鲜。Vivien的爸爸由于以前插队落户过,所以对于农家菜别有感情,一顿饭不知说了多少遍“原汁原味、原汁原味”。

  夫人们都带著孩子先洗澡,爸爸们就喝酒聊天,山风吹过,数看群星,再是悏意不过。

  最后结帐192元,朋友们都觉得这个价位在这里算是很“斩人”的了,只是店家热情非凡,于是也打消了交涉的念头,只能咽下这口气了。

2004年6月19日 星期六 早餐

  等我们醒来,其它两家早已出发。我们慢悠悠地踱到黄志忠家,他老婆说他去了书洋镇,要过两天回来。早饭,她给我们炒了个鸡蛋,另炒了一个蔬菜,味道很是可口,问她多少钱,她死活不肯讲,只说结帐一起算――居然有不肯说价钱的饭,心中便怀著一份小心。

2004年6月19日 星期六 午餐

  在五幢土楼里闲逛,看到了黄志忠叔叔的店就在边上,碰到一对澳大利亚夫妻(妻子是漳州人)告诉我们黄志忠的那家太贵,他们打算换到这里来。

  碰到了黄志忠的叔叔,也很热情很好客,请我们喝了茶,还请我们免费品尝了一种米糕。我们提出中午饭要在他那里吃,他说他当老大的人,不能抢别人的生意,除非我们自己去打好招呼,征得原店家同意后,再在他那里去吃。

  回到黄志忠那里,是12点整,因为她老婆跟我们说好12点回来烧给我们吃的。她们家和别人一起共七户以20万元承包了田螺坑的20元一张的门票,而这天正是她当值查票,我们等到12点半,她还没有来,我们决定再等5分钟,要是再不来,就去黄志忠的叔叔家吃。

  三分钟后,她来了,我不敢多点“不定价的饭”,便又要了份炒蛋和蔬菜,她给我们加了一份冬瓜小排汤,不油腻、很爽口。

  价钱呢,她依然不肯说。(最后结账的时候,早饭连午饭算了50元钱,真的是不便宜)

2004年6月19日 星期六 晚餐

  晚上,黄志忠的叔叔那里来了三十多个人,是泉州市鲤城区摄影协会的。我和黄志忠的老婆说想和他们一起吃,她说那好,干脆她也不做菜了,她去叔叔那里帮忙,让我们过去吃。她还告诉我们,去那边吃的话,不用付钱了,因为是“蹭饭”去的,钱人家摄影协会已经付了。不过,这饭得我自己去蹭。

  还好,有一桌都是年轻人,又都喜欢摄影,没三两下,就说好一起吃饭。小豆子也是个见面熟,一会儿就跟阿姨(姐姐?)们玩上了。席间,有两位小姐反对我们带女儿“逃课旅游”,一问,原来两位都是幼教老师。

  菜也是等烧好了一起上的,有鸡,有鱼,味道比黄志忠的好上一成,只是人多菜少,没怎么吃饱。汤有两个,都极鲜美,可能是饿了的缘故吧。

  米酒和昨天喝到的,稍有不同,是加了药材的热酒,一人分到一小杯,意犹未尽啊!

2004年6月20日 星期日 早餐

  一早起来,急著赶到书洋去,就没有在田螺坑吃早饭。17公里,坐的是摩托车,等到了书洋,已经八点半了,我急著要找车,Sam却急著打找吃早饭的店,真是奇了。

  路边有家供应早餐的店,买了两只大馒头(北方人叫包子,上海人不管有馅没馅,一律叫馒头),车就来了。那馒头一元钱两只,很大很大,扁扁的,一咬,有咖哩的香味,却没有咖哩的颜色。馅是白菜,有肉、有蛋,咸中带甜,软糯可口,直是很好吃。无奈Sam一口咬下,便大皱眉头,路上几个小时,到最后肚后难忍,还是不肯吃这“甜馒头”。

2004年6月20日 星期日 午餐

  十一点半的时候,车子到了厦门,在市区里的速度明显放慢。我们的酒店在鼓浪屿的岛上,摆渡找到酒店,与Vivien和Kevin会回合后,稍事修整,一起渡海寻时,已经两点多了。

  时间已晚,我们没有选择,要是再去寻店,恐怕都要饿死,于是直接驱车到了“南海渔村”。下午很热,露天是不能坐了,其实白天也没有露天的位子,大堂相当大,有几十桌吧,由于下午人并不多。我们选了靠窗的桌子,便点菜上菜,服务员手脚笨拙,引发不少麻烦,大堂由于人少,关了空调,改用风扇,出了一身的汗。

  菜的味道是相当不错,只是血蚶泡得太生,剥不开来,服务员表示帮我们剥,孰知剥了小半盆后,就把盆子端了回来,一人吃了一两个后,还是剥不开来。

  一道鱼粥最是难忘,放在一个瓷篮里,汤面上漂著焦葱和少许的花生衣,说是粥,其实是上海人说的泡饭,里面有鱼肉,猪肉以及杂碎,鲜香醇厚,妙不可言,转眼之间,大家顾不得烫嘴,便见了底。18元一锅,算是物有所值。

  汤是牛杂汤,一大锅要48元,大片的牛肝、牛肺和牛肚,白汤清炖,毫无膻味。那是极大的锅,点菜的时候,服务员当只有我一个“强作战力”,建议不要点,结果没想到,女生们一哄而上,三下五除二,我倒是没吃到什么。

  后来,整个大堂就剩我们一桌,居然四五个服务员还服务不了一桌,上菜的时候,手忙脚乱地把我们吃到一半的两个菜端去倒了,其中有为小朋友特地凉在一边的菜,气得Champ叫他们重炒两盆小份的来。整桌菜,共250元,如果清蒸鳜鱼不点的话,可以便宜许多,厦门没有淡水河,那淡水鱼当然就要贵了。

2004年6月21日 星期一 早餐

  宾馆是有五星标准的四星酒店,房价是含早餐的,早餐的水平,只是三星而已。煎蛋,依然是我痛恨的猪柳蛋,牛奶依然是奶粉冲的。蛋糕倒是挺漂亮,无奈太鲜艳,总怀疑有不少的色素。

  反正我是个不吃早饭也能活的人,于是喂了点给豆豆,也就罢了。

2004年6月22日 星期一 舒友海鲜午餐

  Cindy说了好几次,说是“最后一顿,要吃好的”,于是到了据说有7000平米的舒友海鲜总店,也就是我吃过“冷餐”的那家。上了二楼,大堂里人并不多,迎宾建议我们要个包房,我们询问了是否设最低消费后,到了五楼的包房。

  点菜的时候,我发现菜单上赫然写著包房费的字样,我们这种不大不小的包房,要收50元,而我们并没有被事先告知。在经过一番交涉之后,领班答应免去此项费用。

  夫人们让我点菜,一律点小份,那样可以多点几样,于是前前后后,点了许多。小朋友们的主食是面线糊,我发现大店的面线糊比街边摊子上的更干净漂亮,而味道却少了些醇厚,匠气太浓。

  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四个大人三个孩子(孩子只吃面线糊)总共733元,在厦门算是很贵了,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账单没有明细,只分为冷菜、热菜和海鲜。所以,要是万一多收,也没有办法了,记得讨来明细表对一下。

Yahoo!郵箱大擴容

Google announced that the new free web mail system will provide 1G capacity. As a competition, Yahoo! is providing 100M free mail and 2G capacity with the payment of $19.90.

Now, I have 2G capacity and can send/receive 10M single mail. Don’t hesitate to share joking/movie clip with me.

闖禍坯 Google 在前一段時間開始測試新的免費郵箱 GMail 系統,邀請是那些 blogger.com 上的活躍分子,在我還有些愁悵沒有被 GMail 邀請測試而痛失 1G 郵箱的時候,驚喜地發現 Yahoo! 已經將我的郵箱擴展到了 2G ,而且費用也由過去的 59.90 美元變成了 19.90 美元一年。

由於我的 mail 很多,同時垃圾郵件就更多,但我的 ISP ――上海熱線從不注意垃圾郵件的問題,被逼之下,我於去年開始使用 Yahoo! 的付費郵箱。 Yahoo! 的郵箱在付費之後支持 POP3 收信以及轉發和自動回復功能,這些都是我非常喜歡的。

Google 推出了容量有 1G 的免費郵箱,於是掀起郵箱昇級大風暴,雖然已經有隱私保護團體將 google 訴諸法庭,但各大免費(包括收費)郵箱提供箱已經嗅出了味道,紛紛擴大郵箱容量,以期抓住既有客戶。

Yahoo! 不但將收費用戶的容量增加到了 2G ,也將免費用戶昇級到了 100M ,要知道, 100M 的容量,以前可值 59.90 美元一年啊!現在好了,即使收費,最貴的也就 19.90 美元,可不知為什麼,我的郵件頁面上,還是有 Mail Upgrades… 的字樣。

出生一年間之一 出生至半歲


豆豆已經滿月了
Lara was already two months old


小豆出浴
after shower


睡覺翹起蘭花指


紅孩兒,直到現在(四歲)伸起懶腰來還是如此
Lara’s uncle call this "red kid". Red Kid has two meanings, first is the name of a character in fable story, second means "communist kid".


三個月缺幾天的時候,第一次會翻身


百日


豆豆和太太(曾祖母,蘇州話)


豆爸苦練qiao(上海話,包紮的意思)尿布


小精靈,豆爸最喜歡的一張照片
The cutest picture which Yule likes.


仙女下凡,還好沒有臉著地,腳上有個蚊子塊


豆豆坐在car seat,car seat是逛超市的好東東


November的一個星期六早晨,小豆子對著爸爸笑個不停


小豆剛學會坐,還坐不穩
This picture and above picture is continuous, Lara just knew how to sit at that time.

出生一年間之二 第七至第九個月


龍虎鬥?誰吃誰?
Who eat whom?


作揖
This gesture in ancient China means "hello".


惡笑


笑得鼻子都紅了
Big red nose.


吃餅乾


忍者神龜


2001年元旦
New Year, 2001.


2001年元旦
New Year, 2001.


2001年元旦
New Year, 2001.


小新,你再不聽話?
Crayon Shinchan, how dare you make so many troubles?


小豆坐high chair,後面要有個墊子,否則就要滑下來了


手裡是角鬥士的片子
How come such a funny face?

出生一年間之三 第十個月至周歲


最最经典的小豆照,一只袜子已经被小坏蛋脱了下来
The best picture we think, Sam took it. Acctually, she was watching CNN.


豆爸醒不過來
TT dog, Lara and daddy, sleep togenter.


TT狗終於落到小豆手裡了,有點慘
TT dog was alone with Lara, what gonna happen?


無題


讓我出來
Let me out.


啃遙控器(事後發現遙控器的按鍵被啃去一角)
Eventually, one button was bited off by Lara.


已經開始擺pose


合家歡


豆豆小時候一直就是這麼睡
The best sleep position Lara likes.


哈佛校服
This dress was bought by Christie Ho from Havard University.


The most strange face of Lara.


小豆大哭
Why are you crying so hard?


小豆第一次坐在爸爸脖子上,還坐不穩


Lara loves this duck, she likes bathing with the duck together.


金鎖,銀鎖
Golden lock, silver lock, a typical Chinese finger-game.


別怕,爸爸逗你玩的


趁媽媽沒看見,我啃,我啃,我啃啃啃


哼,吃完手手再吃腳
Is she going to bite her foot after the hand?


惡形


牙齒,小豆91天就開始長牙
Lara started teething at 91 days.

Testing the camera at railway station

火車站練兵 Testing the camera at railway station

  天氣很熱,中午喝了點酒,居然就體力不支,很是想睡。問了夫人,到底要不要今天去換 CF卡,夫人說,心中不定就去一回吧。正好張華過來,就搭她的車,到了新客站,一路睡著了三次。

  新客站永遠是人多,各色人等行色匆匆,我徑直到了環龍樓上的 Nikon專賣。櫃檯上正有三個老外,要把手中的 Nikon FM10和 Nikon F100賣給沈韜,索價 6,000人民幣,沈韜非常熟練地折機、驗鏡頭,還價到了 5,000人民幣;老外們有些不情願,本來他們打算用兩臺機器三個鏡頭換一臺 Nikon D70的機身,可現在,離願望還差許多。

  我的 CF卡沒有碰到什麼麻煩,沈韜二話沒說把錢還給了我,並且告訴我高速卡在整個商場裏沒有。我也沒轍,在商場裏逛了一圈,的確沒有看到高速卡,有個賣電池的攤子說有,結果還要跑到隔壁去問價錢,等我說要,她再跑到隔壁,可最後還是空著手回來了。

  離開環龍商廈,在新客站的廣場上閑逛,隨手拍上兩張,感覺一下專業相機的「紀實攝影」,新客站雖然有許許多多人的,但可以看出管理得還是不錯,不是「太亂」,也不是「太髒」。端著相機,仔細觀察周圍,腦子裏想好要什麼樣的構圖,舉起相機快速拍下;然後再走上兩步,觀察環境,並且隨時注意相機緩存(不是內存)的容量。這樣的感覺相當好,相機的緩存始終沒有充滿,就是說我一旦看到好東西,可以迅速舉機拍攝,至少有一張到兩張的空間,使我沒有後顧之憂。這時想起 mixview 的話:「這是專業相機,不是你女兒的儍瓜機,要仔細看好,拍一張是一張,否則再快的 CF 卡,也趕不上」。

  回到家,學習了一會 Nikon Capture 的玩法,把照片倒出來,發現質量明顯比昨天的要好了。我很高興,感覺慢慢來了,本來嘛,新機器,總要有點磨合期的。

上海火車站

  上海火車站,俗稱「新客站」,因為以前有一個火車站在天目東路,叫做「老北站」,現在,老北站的地方正在建造上海火車博物館,相信不久以後,上海又會多一個好去處。

  現在的上海火車站,在天目中路,較之「老北站」要更靠近市中心,交通十分便利,它是地鐵一號線的終點站,同時附近還有幾個高架的入口,可以進入不同的高架橋,當然,要是遇上塞車,也是沒轍――車動不了,何來的車輪印?

  上海火車站,是我見過的幾個比較乾淨的火車站之一,當然,那衹是在車站廣場上,而裏面的站臺也好不到哪兒去。廣場上有二十四小時的執勤人員,專門盯著隨地亂扔垃圾、煙頭和隨地吐痰的人,他們有著罰款權,而且罰款金額還不菲呢。

  廣場還有專人清理,不過還是被人貼上了各式小廣告;公安部門順時臨檢,看到看不順眼的人可以當場查驗他們的身份證,並且運用手提式電腦與緝查人員數據庫核對,以期「瞎貓碰到死老鼠」。雖然經常有公安部門臨檢,也經常可以看到警車開來開去,然而還是時不時地有人走到你的身邊,輕聲問你是不是要各種發票以及私刻公章。而且,據報道說,每次營運高峰期間,票販子也是屢打不絕的一個頑症。

  上海火車站在春運前夕進行了改建,據說增加了兩萬個候車位,人們不用再等在廣場上了;而且據說如果天氣惡劣的話,可以提前進入候車大樓,免受風吹雨淋之苦。這些優點,並不知詳情,我衹是看到幾個紅帽子(免費行李員)呆呆地站在廣場上聊天,並未見他們伸手幫提著重物的旅客一把。

Feeling the new camera

初試牛刀 Feeling the new camera

  新機器買來第二天了,可是 Nikon Capture 還是沒有能夠正常運行,我開始懷疑操作系統了。上午十點,我安裝了 Windows XP ,並且把補丁打到了 SP2 。什麼補丁都不打的系統,我可不敢用。

  裝完系統,打完補丁,已經快十二點了,我安裝了 Nikon View 6 和 Nikon Capture 4.0 ,程序運行得很好,也讓我第一次親眼目睹了 NEF 文件的後期曝光調整,上下各可以調整二檔光圈,白平衡調節,這些都是以前聞所未聞的。

  好了,程序可以運行了,看來是 Windows 2000 的問題了;沒辦法,我還要安裝許多必須的軟件。第一個當然是 Norton System Works 2004 了,其實,沒有 AntiVirus 就用電腦,已經犯了大忌,冒了大險了;隨後,當然是 East Asia Language Support(Windows XP 內帶的 ) ,並且把 non-unicode 的語言代碼設成了中文,否則,英文版的 XP 是沒法讀寫中文的。隨後, Photoshop CS 8.0, Microsoft Office 2003 以及 Dreamweaver 等,都一一裝了上去,在幾次重啟之後,我悲哀地發現, Nikon Capture 又拒絕運行了。

  怎麼辦?看來是程序衝突。在和 mixview 聊天的同時,我用 Norton System Work 查了系統,沒有幫助,我也從網上下載的 Nikon Capture 4.0 的昇級檔,把版本昇到了 4.1 。可是,沒有任何改良,按在 Nikon Capture 的圖標後,係統變慢,沒有任何界面出現,而 task 裏則多出一個佔用 CPU 很大的進程。

  在我實在沒轍的時候, mixview 告訴了我一個好消息,說是 Windows 裏的兩個語言設置必須一致,就是 preference 和 non-unicode 中的兩個語言必須是同一個,由於我使用的是英文操作系統,並且把 non-unicode 改成了中文,所以會產生這種問題。他建議我試一下。非常幸運,問題果然出在這裏。改完設置,好好地玩了一把 Nikon Capture 。

  噢,忘了一件事,昨天在拍 NEF 格式時,發現每拍四五張,就有一個漫長的等待時間,那段時間是相機把圖片從內存存入 CF 卡的時間;在和 mixview 網上聊的時候,我知道要使用 CF II 的高速卡。

  今天一早起來,打了電話給沈韜,他說高速卡要上千了,我說這麼些錢都出了,還在乎個上千,他答應給我換成高速卡。

  下午四點,楊軍帶著未婚妻來了,事先說好要替他們拍些生活照;先是到 mixview 那裏借了一張高速 512M 的卡,然後就直駛虹橋綠地了。

  綠地裏有許多新人正在拍照,大多數都是數碼單反,不過也有些很差的機器。我們拍了一些照片,衹是哪怕用了高速卡,存儲的等待也很漫長,最後衹能改成 JPEG 模式來拍。小豆子如脫韁野馬,最後高興得在草地上翻起跟頭來,這時,數碼單反的高速體現出來了,可以輕易地將小豆的每個動作抓取。在使用 JPEG 模式連拍時,感覺就像在打機關槍,實在感覺很好。

  喫完晚飯,回家就倒出了照片,有六七百兆吧, NEF 格式的強大再次體現, JPEG 的確不怎麼樣。最大的感覺就是用 D100 拍照片,真的和用底片拍一樣,其對比度,色階都很相似。相比之下,倒是 Sony F707 拍出的照片更適、更鮮艷,當然,這也正是那些專業玩家所「不齒」的,專業玩家追求的,就是「真實」。

Buying the new Nikon D100 Camera

敗家記

  買,英文叫「 buy 」,音同「敗」,錢花得多,就是「敗家」了。由於數碼產品如 PDA , MP3 和數碼相機等,價格都不便宜,於是網上約定俗成,凡是買這類東西,一律以「敗」做為動詞,可以理解為「 buy 」,也可以理解為「敗家」。

  我今天就「敗」了一回,一個想「敗」了很久的數碼相機―― Nikon D100 。今天是6月11日,週五,為了紀念 Ronald Reagan 的逝世,我們放假一天;又很巧的是,我在易趣網上掛著的 Sony F707 被人買下了,衹要賣掉了 Sony F707 ,我就衹能背水一戰了。

  先打了一個電話給易趣的買家,聊了幾句,聽得出對方很誠肯,我也更放心了。打完電話,又打了個電話給好友楊軍,主要是想借他的車,去把 Sony F707 交給買家。同時,在網上找到了 mixview ,就是他把我害成今天這樣的。我和他詳細地討論了 Nikon D70 和 D100 的區別和優缺點;再打了電話給同學李雪華,他擁有一個攝影公司,並且早就使用 4000 萬像素的 media format 後背了,向他詢問到底是買 D70 還是 D100 。不過,這只「老狐狸」說:「如果你想用得業餘一點,就買 D70 ;如果想顯得專業一點,就買 D100 。」這叫什麼話?對我來說,用 D100 就是「顯得」專業一點?「顯得」的意思就是「不是」,這我懂。當然,再和他細聊之後,他告訴我他是不會選擇 D100 這種機器的,因為在他的眼裏,並不是我「顯得」專業,而是 D100 「顯得」專業。那估計我連「顯得」的資格也沒有了。

  楊軍十一點多到家裏接了我,然後我到辦公室取了 Sony F707 的配件,一路到了九龍路,把 Sony F707 給了買家,交易相當愉快,對方也是個行家,而且就是喜歡這臺機器,而不是打算轉手倒賣。我賣得挺愉快,為舊機器找了個「好主子」。

  驅車來到新客站的環龍商廈,那是上海的一個照相器材集散地,三樓的第一家就是 Nikon 專賣,而且是上海的新康華( Nikon 總代)推薦的,所以沒有很多碰到「 js 」(又是一個網絡術語――「奸商」)的顧慮。店裏的工作人員一個叫沈韜,很在行;另一個別人叫他「馮老師」,據說是以前常德路攝影家沙龍的經理。楊軍把我送到,先走了。

  沈韜接待了我,聊得很開心,等我同時看到 D70 和 D100 實物的時候,我完全知道我要的是什麼了。 D70 放在 D100 的邊上,首先的感覺是「 cheap 」,那就像一輛桑塔納放在一輛 Benz 邊上一樣。 D100 拿到手裏,份量夠沈,再和沈韜談好價錢(其實是一分錢也沒便宜)後,他答應送我一隻 Nikon 的攝影包。那只包相當好,我也很喜歡,衹是覺得太大;在他的引領下,到隔壁買了一隻 Lowepro Nova Mini AW 的攝影包,有防水袋的那種,質量好、做工好,放進相機,大小也正好。

  當然,還有鏡頭。我一直向往那種「一機走天下」,於是選了一支 Sigma AF28-200 的鏡頭,裝上後一試,發現速度很不理想;這時,沈韜介紹了我一支 Nikkor ( Nikon 的鏡頭品牌) AF-S 24-85/3.5-4.5G 鏡頭,這支鏡頭是超聲波對焦的,速度要比我以前使用的 Minolta 光學鏡頭快上許多,當然,就是它了。

  另外,買了 Sandisk 512M CF 卡,沈韜還送了 UV 鏡和太陽眼鏡給我,非常高興地拿著東西,叫車,回家。路上擁擠得厲害,我急著回家試相機,真是心急如焚。一個多小時後,總算到家,可我還要買菜、做飯,直到晚上九點,才有機會坐回電腦,把照片倒出來。

  照片的質量很差,好在 mixview 事先警告過我,說 D100 的照片,每張都要重新製作,因為這是「所謂」的專業相機;而且,他也事先告訴我, D100 的 JPEG ,遠沒有 Sony F707 好,說是「用 D100 拍 JPEG ,就像用牛刀殺雞,結果還殺不了雞」。製作 D100 的 NEF 原始文件,要用到一個叫做 Nikon Capture 的軟件,可我安裝後卻怎麼也運行不起來,真是老革命碰到新問題。

  半夜十二點的時候,我已經 ghost 過我的機器了,但還是運行不了 Nikon Capture ,衹能作罷,明天再說吧。

Today is a USG holiday for memorial service of President Renald Reagan, I bought a Nikon D100 DSLR camera. This camera was a dream for me, longtime ago. Eventually, I decided to have one and did some preparation. Firstly, I put my old Sony F707 on Eachnet, a auction website like eBay in Chinese, and successfully sold it. For collecting the money, I also sold my iPAQ 3870 PocketPC (since I am always using Franklin Covey paper organizer, the PocketPC is useless for me), spare memory stick, secure disk and memory chips as well.

I collect around 8,000 RMB (USD 925) and spent more 8,000 RMB to buy the new camera. The new camera is much better than the old one, but I didn’t have enough time to test it. Also, I still have problem to run the attached software Nikon Capture 4.0.

website revision

網站的更新經過

  個人網站從當年的二級域名,動態域名,到後來的17fun.org和現在的yuleshow.com,已經有八年了,也算是上海最早擁有個人網站的一批人了。這回,網站是第四版的第一次重大改動;以往,每次改版,總是把界面改得完全不一樣,甚至連色彩配置也完全不一樣。當然,那時的重大改版,是隨著HTML3.0昇級到4.0IE4.0昇級到5.0以及CSS的推出而進行的;兩年前,技術已經非常成熟和穩定,所以網站也一直沒有改動。

  網站的核心是什麼?內容!既然技術已經提供了平臺,隨著內容的增多,就發現結構的缺陷了。我的網站一直是用Macromedia Dreamweaver製作的,使用了大量的templatelibrary,在一開始,的確非常容易,有一些小的改動,就在library裏改一下,然後Dreamweaver會自動改變template,而template的改變也會引起各個網面的自動改變,一切都很自然,都很順其自然,變動後衹要上傳就可以了。可用著用著,問題便產生了,首先是目錄的結構問題,我以前分成和現在差不多的幾個大類,大類下有小類,而且目錄結構上,也是對應分成這些類,在每個目錄下,存放html文件,與這些文件同級的有個目錄叫做images,就是與之相關的圖片文件了。

  於是,每次有一點點改動,哪怕糾正一個字母,打個比方,copyright2003變成2004,衹是一個「3」到「4」的改變,可這個library的改動,使得所有的html都改動了。而這些html是分佈於層次不同的子目錄中,與之平級的有許多圖片,甚至還有其它文件,那樣,上傳成了一個很大的問題,我衹能每回有全局改動的時候,將本地根目錄打個包,在文件包裡刪除所有的非html文件,然後將「動過手腳 」的壓縮包上傳到服務器,再解壓。

  問題還不僅如此,由於網站中的某些文檔是中文的,為了保證中文的完美顯示以及中英文的協調性,在一開始的時候,用了界面相同代碼有所不同的幾個template。關於我的網站語言使用的理念,非常容幸的是,我的理念而後被美國商務部采納,說白了,其實也就是不同語言版本的網站內容,不是簡單的翻譯,而是針對受眾的。打個比方,英文的網頁部分衹寫如何把東西從美國出口到中國,是給美國的生產商看的;而中文的頁面,衹有如何從美國進口的信息,是給中國的分銷商看的。

  網站的理念越細致,瑣事也越多;時間越長,問題也越尖銳。主要的問題還是來自於先前說的更新,例如改變菜單內容,每次都要把四五個template都打開,改到一下,再保存;還有是中文編碼的問題,當時使用的是gb2312編碼,於各地的朋友都不方便,近來由於unicode的成熟,gb2312明顯有捉襟見肘的弱勢;第三,blog技術的崛起,也使得我的網站看上去蒼白得很,我甚至動用了另一個平臺,架設了blog.yuleshow.com這個單獨的系統。

   一切的一切,都使得網站到了非傷筋動骨的地步,在經過了兩三個星期的思考與測試之後,改版開始了。

   第一大改動是目錄結構,我決定為圖片、文件、PDF、供下載的壓縮檔和html文檔分別建立頂級的目錄,將之完全分離開來,以便以後更大的改動並保證上下傳的方便。為此,我分別建立了imagesfiles目錄,在主目錄下,再依次建子目錄,以對應子欄目。

   第二大改動是用了MovableType weblog的代碼做核心,這樣,我就不再需要那個blog.yuleshow.com了,而且,每一篇文檔都可以留言了,為此,我取消了留言簿,而且,MovableType weblog可以非常容易地整合unicode (UTF-8)

  當然,說是相當容易的,具體操作的時候非要條理清楚,有條不紊。我先是在服務器上建了一個目錄,創建了一個新的目錄,叫做news.yuleshow.com,這樣做的好處是在改版之後,衹要把原來的域名指向新的目錄,而不會在改版期間造成閱讀不便。其間,碰到了許多基於blog的問題,我將另文詳述。

  前後花了兩個星期,網站終於改版完成,很輕鬆地轉換了域名,並且在新域名目錄下建立了symbol link(感謝linux,只用了幾行命令,要是Windows,沒大半個小時做不完)指向原先的目錄,這樣,如果別人用以前的路徑訪問,還是可以訪問得到;當然,我故意留了一些沒有做symbol link,那是些我特意希望訪客用新目錄結構的文檔。

  昇級的簡單過程就是這樣,如果你想繼續探討,請發郵件或者留言。

I have my personal website for eight years, it has four version and several revisions as well. In past, every version’s update is caused by the technique upgrade like HTML 3.0 to 4.0, IE 4.0 to 5 and the CSS releasing. This time, I can’t stand the difficult to upload files by updating even a letter through Macromedia Dreamweaver, also the system has language character set problem.

I create a temp website and did the revision, eventually it smoothly moved to the new files structure, new backend system. Now, the folder system is optimized and the kernel is using MovableType weblog. Also, I found a good solution for different Chinese displaying and integrating. If you want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write to me or leave your comment here.

安樂先生 邵雍

李剛興 撰

  邵雍(1011——1077)是北宋五子之一,他同周敦頤、張載、二程都是兩宋理學的創始人。他建立的象數學體系,企圖用一個完整的圖式來說明宇宙演化和社會、人生的全部運動程式。這個象數體系雖是由主觀推演而成,但也具有一些合理的成分。邵雍是第一個把象數學理論和方法同理學思想相結合的理學大家,在理學史上的地位很高,影響很大。

一、青年刻苦自勵 隱逸不涉仕途

   邵雍字堯夫,又自稱安樂先生,生於宋真宗大中祥符四年(公元1011年),卒於宋神宗熙寧十年(公元1077年)謚康節。其先世為河北范陽人,曾祖邵令以軍職隨從宋太祖部下,後來移居衡漳(今河北省南部),他青年時隨邵古再遷家於共城(今河南輝縣),最後才移居洛陽定居。邵雍在幼年時期,其家境並不富裕,他的曾祖父做過小官,祖父和父親都是隱居不仕的知識分子,在他跟隨父親從衡漳遷去共城時「居蘇門山百源之上,布裘蔬食,躬器以養父之餘,刻苦自勵者有年。」(《宋元學案·百源學案上》)儘管如此,青少年時期的邵雍卻能「自雄其才,慷慨欲樹功名」,「於書無所不讀,始為學,即堅苦刻厲,寒不爐,暑不扇,夜不就席者數年。」(《宋史·道學一》本傳)因此在當時就獲譽為「好學」青年的名聲。他不但能刻苦鑽研書本知識,而且親自出門游學,瞭解社會實際,曾逾河、汾,涉淮、漢,周游了齊、魯、宋、鄭之墟。經過一段時間,他幡然省悟道:「道在是矣」!便決定定居於洛陽,不再外出。

  

  由於邵雍享有「好學」的美譽,受到了共城縣李之才的賞識,並親自去邵家訪問。李之才問:「你瞭解物理性命之學嗎?」邵雍答:「希望在這方面得到教誨」,於是乃師事之才,從其學。李之才看中了邵雍的才氣,隨後又將《河圖》、《洛書》和伏羲八卦及六十四卦圖像傳授給他。邵雍的象數學,從淵源上講,同道教有很深的聯係。朱震說:「陳摶以《先天圖》傳種放,種放傳穆修,穆修傳李之才,之才傳邵雍。」(《宋史·儒林五·朱震傳》)指出《先天圖》傳自著名道士陳摶。後來,邵雍著《皇極經世》,推衍宇宙變化,其思想資料在很大程度上即取材於道教典籍。關於《皇極經世書」的思想來源,徐必達在《邵子全書》的附錄中說:「先生少事北海李之才挺之,挺之聞道於漢陽穆修伯長,伯長以上雖有其傳,未之詳也。」聯係到朱震所述,穆修以上是種放,種放以上就是陳摶了。

   邵雍所學雖與李之才的傳授密不可分,更重要的是他自己能夠探賾索隱,妙悟神契,洞徹蘊奧,並且能夠廣覽博取,吸收別家之所成,故其成就多屬自創。

  

  邵雍雖然博學多才,通五經義奧,知古今之變,尤精《易》理,但終身沒有做官。這並不是因為他沒有做官的機會,而是他自己不願做官,他學成之後,一直在洛陽過著隱士生活。初到洛陽時,生活十分清寒,其家「蓬蓽環堵,不芘風雨,躬樵囗以事父母,雖平居屢空,而恰然有所甚樂。」(《宋史·道學傳》)。那正是王安石當政,朝中一批地位和名望很高的舊黨大臣,如富弼、司馬光、呂公著等人都退居洛陽,這些人知道邵雍是一位賢者,對其十分雅敬,並與之結交。嘉祐(公元1056—1063年)年間,朝廷下詔尋求隱士,當時的洛陽留守王拱辰積極推薦了邵雍,因授為將作監主簿,接著又舉進士,補穎州團練推官。對這些官職,他都不願接受,後因固辭,不允,才勉強受命。可是他竟「稱疾」,不去上任。邵雍有詩,寫道:「平生不作皺眉事,天下應無切齒人,斷送落花安用而,裝添舊物豈須春……」(引自《宋元學案·百源學案》),說明他不願意涉足政事,以免自尋煩惱,只求平平安安生活下去。

  實際上,邵雍也不是一個真正的隱士,由於他在學術上很有成就,其先天象數學自能獨具一格,加之他在上流社會中表現出高雅風度,深為當時的儒者和文士們所推重,在社會上享有較高的聲譽。後來,司馬光等20多人為他籌措了一些錢,買了官地園宅讓他居住。其住宅契寄司馬光名下,園囿契寄富弼名下,田莊契寄王郎中戶名,在上述諸人的庇護之下,邵雍就免去了應交官府的賦稅。當時,他與司馬光、富粥、呂公著、祖無擇等一些舊黨大官僚結為至友,相互往來甚密,常以詩酒唱和。因此,邵雍名為隱士,實際上卻是一位地位很高的社會名流。

  

  邵雍一生著述很多,其代表作計有《皇極經世書》和詩集《伊川擊壤集》近百萬言。明代徐必達編有《漁樵問對》、《無名公傳》(即《邵雍傳》)和《洛陽懷古賦》等。

二、眼底海闊天空 胸中春晴日午

   這兩句話,是清乾隆時期,學者王植在《皇極經世全書解》中對邵雍的評語。結合前人所記述的其他有關史料來看,這一評價對邵雍是比較合適的。程頤在《邵雍節先生墓誌銘》中說:「(邵雍)德氣粹然,望之可知其賢。不事表暴,不設防畛,正而不諒,通而不汗,清明洞徹中外……群居燕飲,笑語終日,不取甚於人。」(《明道文集》卷4)這是說,邵雍是一位道德高尚的賢者,為人正派,同人交往有其原則,同而不汗。他的頭腦清醒,能洞察明暗,同時又是一個十分樂觀的人。《墓誌銘》還說他為人豁達、開朗,「接人無貴賤」,不擺架子,平易近人。《宋史·道學傳》稱讚邵雍與人交談時不講他人的壞處,喜歡稱道別人的長處,有人向其請教,則有問必答,從不盛氣凌人,「人無貴賤少長,一接以誠」。因此博得人們的好感,正派人士喜歡他的美德,不正派的人也能服其教化。人們認為,他的為人對洛陽一帶的士風有著良好影響。

  

  史書和墓誌銘對邵雍不免有溢美之詞,但至少可以看出他確實具有很多優良品德和作風。

   邵雍初到洛陽時,家境十分清寒,雖然過著貧困的生活,仍然自有樂趣。衹是因為他後來結交了一批達官貴人,受其資助,生活才變得優裕起來。但司馬光等20餘人為他購置的園宅,規模並不很大,他「歲時耕稼,僅給衣食。名其居日安樂窩。」(《宋史·道學傳》)當然,既稱「安樂窩」,可能收入不止僅給衣食,至少是比較優裕。不過,這衹是他死前六七年的事。邵雍的晚年,就是在這樣的生活中度過的。在這樣的條件下,他覺得十分滿足,如他在《擊壤集》的《後園即事》中說:「太平身老復何優,景愛家園自在游,幾樹綠楊陰作合,數聲幽鳥語方休。竹侵舊徑高低迸,水滿春渠左右流,借問主人何似樂,答雲殊不異封侯。」因此將自己的園宅稱為「安樂窩」,又自號「安樂先生」。這說明他不但不以做官為榮,而且不謀取功利的態度。

  

  這位安樂先生,在生活上十分安閑自在,「旦則焚香燕坐,脯時酌酒三四甌,微薰即止,常不及醉也,興至輒哦詩自詠。」(同上)別有一番情趣。於春秋時節,出游城中,風雨時不出門,出游時乘一小車,由一人牽拉,喜歡到哪就到哪,行無定所,無拘無泥。由於他在洛陽結交了很多文人儒土、官僚學者,並在這些人之中享有聲譽,受到「雅敬」,當他乘坐的小車出現,「士大夫家識其車音,爭相迎候」,無論童孺家僕,都歡喜地說:「吾家先生至也。」又據《宋人軼事》說:邵雍每當「天色溫涼之時,乘安車,駕黃牛,出游於諸王公家,其來,各置安樂窩一所,先生將至其家,無老少婦女良賤,咸迓於門,爭前問勞,凡其家父姑妯娌婢妾有爭競,經時不決者,自陳於前。先生逐一為分別之,人人皆得其歡心。饜飫數日。復游一家,月餘乃歸。」由此可知邵雍的人緣之美。據說當時有十餘家為他準備了像「安樂窩」一樣的住所,隨時接待他的到來,名曰「行窩」。邵雍去世後,有人寫挽詞云:「春風秋月嬉遊處,冷落行窩十二家」,自此以後,這十二家人就失去了一位十分逗人喜愛的客人,他們對邵雍的逝世感到非常惋惜。

  從表面上看,邵雍是一位十分樂觀、隨和,與世無爭,不求榮利,安時順處的人。但若從更深層的情況來看他對世事人生的態度,卻又另有情由。作為一個思想深邃的思想家,他對歷史、對社會、人生乃至宇宙萬物都有更深刻的觀察與思考。他對當時所處的社會政治環境之複雜性更有比較透徹的瞭解。因此,對自己應該怎樣立身處世,自有一套人生態度。邵雍之所以不求名利,與世無爭,能夠安時順處,自尋樂趣,是因他從歷史和現實中,看到了許多陰暗面,因而奉行了一套以保全自己為要的處世哲學。關於這一層,可從《擊攘集》的詩篇中看得明白。如《安樂窩中吟》組詩中的第一首云:「安樂窩中職分修,分修之外更何求?」第四首有云:「安樂窩中萬戶侯,良辰美景忍虛留。」他的職分就是在安樂窩中寫作《皇極經世》和看花、飲酒、賦詩。於外一切,皆無興趣。

  自號「安樂先生」的邵雍,與魏晉時期的「竹林七賢」大不相同,他不恣意行樂和狂放不羈,而是適可而止,很有節制。在飲食方面,衹是每日哺時(申時)飲酒三四甌,微薰即止。他說:「酌有淺深存燮理,飲無多少系經綸,莫道山翁拙於用,也能康濟自家身。」又有詩云:「美酒飲教微醉後,好花看到半開時」(《安樂窩中吟》第十一首)。「飲酒莫教成酩酊,賞花慎勿至離技」(同上)。朱熹對此有看法說:「康節凡事只到半中央便止,如『看花切勿看離技』是也」。有學生問朱熹:「如此則與張子房之學相近。」朱熹說:「因是,康節固有三詩稱讚子房。」這說明邵雍衹是求樂,而不是享樂主義者,衹是對人生采取達觀態度,故而能夠自待其樂。他還有詩寫道:「美譽既多須有患,清歡雖剩日無憂」,這也說明他為什麼不重名位,能夠清虛自守。邵雍的處世態度的確受張良之影響,難怪朱熹說他「有個自私自利之意」(《朱子語類》卷100)。邵雍曾在《張子房吟》中稱讚張良是一個「善始又善終」的人,這就是一證。由於他既不參加政治活動,但又善於同一些上層人物融洽相處,當時的著名大臣有詩說:「先生不是閉關人,高趣逍遙混世塵。」(《邵子全書》卷20)。這無疑是道家「和其光,同其塵」的處世態度。

  在當時的政治鬥爭中,他雖然同舊黨大官僚有很好的交情,並且也不贊成王安石的新法,但不應該把邵雍同舊黨官僚相提並論。邵雍為人寬厚,遇事不走極端。如他重病時,敵視新法的程頤去看望他,問道:「從此永訣,列有見告乎?」邵雍「舉兩手」示意說:「前面路徑須令寬,路窄則自無著身外,況能使人行乎?」(《宋元學案·涑水學案》)又如,當舊黨領袖司馬光在邵壅面前稱舊黨骨幹人物傅堯具有「清、直、勇三德,人所難兼」,邵雍不以為然,他說:「清而不耀,直而不激,能而能溫,是為難耳。」(同上)在他看來;僅有清、直、勇三德並不難,能具有「不耀、不激、能溫」三德才是不容易的。這個事實說明,邵雍並不贊成舊黨的過激行為,這就是他對新舊兩黨在政治鬥爭中的態度。過去一些論者把邵雍等同於一般反對變法的舊黨人物,這是不公允的。

三、先天象數之學 巧繪宇宙圖式

   象數之學盛行於漢代,當時的易學家曾運用《周易》的數字模式去解釋天地宇宙之構造及其演化現象。到了魏晉時期,由於王弼首創用「義理」解《易》的方法,此後象數之學漸不為學者所重視,後來,漢代的象數目籍也衹有緯書《周易乾鑿度》被保留下來,象數之學只在民間以神僊方術的形式進行傳佈,另外還有一些不名於世的隱士還續繼研究,用秘密的方式流傳下來。到了五代末年和北宋初年,有道士陳摶以象數解《易》,後又以《先天圖》的形式傳至種放,又四傳至邵雍。然而,陳摶的象數學已不同於漢儒之象數學,他的象數學即所謂「先天學」。因為宋儒稱伏羲之「易」為「先天」,稱文王之「易」為「後天」,研究伏羲之「易」之學謂之「先天學」。所謂先天象數學,就是用象數推演方法去解釋《周易》關於宇宙萬物生成演化的學說。象數學派是哲學史上出現的一個獨特的哲學派流。

  

  邵雍的先天象數學,主要包含在他的《皇極經世書》中。《皇極經世書》的內容十分豐富,體系也很龐大。在這本書中,他力圖構制一個說明宇宙、自然、社會、人生的完整體系,並力求追尋出一個貫穿於整個體系的最高法則。邵雍的學說雖然上有承傳,但《皇極經世書》基本上是用自己創造的象數體系來概括宇宙之間的一切。主要是由於他「探跡索隱,妙悟神契,洞徹蘊奧,汪洋浩博,多其所自得者」(《宋史·道學傳·邵雍傳》)。

  下面來介紹邵雍的宇宙萬物演化圖式。周敦頤《太極圖說》所建構的宇宙圖式是從象學推演出來的,邵雍的宇宙圖式則是兼用象學和數學推衍出來的,所以邵雍的圖式較周敦頤的圖式更為詳細。關於宇宙的本原問題,邵雍認為天地萬物是由一個總體的「道」產生出來的。他說:

道生一,一為太極;一生二,二為兩儀;二生四,四為四象;四生八,八為八卦;八卦生六十四,六十四具而後天地之數備焉。天地萬物莫不以一為本原,於一而演之以萬,窮天下之數而復歸於一。」(《皇極經世》卷上)

   這裏所說的一、二、四、八、六十四就是「數」,與數相對應者是「象」,即太極、兩儀、四象、八卦、六十四卦。具體地說,作為宇宙本原的「道」演化為天地萬物的過程,就是道生天地,「天為陰陽,地分剛柔,剛柔則二分為四。天生於動,地生於靜,此天地之道;動之始陽生,靜之始陰生,此天地之用,剛柔為天地之用。天生出太陽、少陽、大陰、少陰,即日、月、星、辰;地生出太柔、少柔、太剛、少剛,即水、火、土、石。」(同上)此處所講的太陽、少陽、太陰、少陰,是為天之四象,它們各自代表的具體物質就是水、火、土、石,《皇極經世》又說:

  

物之大者無若天地,然而亦有所盡也,天之大,陰陽盡之矣;地之大,剛柔盡之矣。陰陽盡而四時(春、夏、秋、冬)成焉;剛柔盡而四維(東西南北)成焉。夫四時四維者,天地至大之謂也。(《觀物內篇》之一)

  「四時」指時間形式,「四維」指空間形式。「四時」、「四維」是標幟整個宇宙的總概念。這裏順便指出,既然斷言至大的天地以陰陽和剛柔盡其作用,又表現為「四時」「四維」的宇宙形式,毫無疑問,這個宇宙就是物質性的宇宙。這可以看出,邵雍的宇宙觀是唯物主義的。

  前面所講的地之四象為水、火、土、石,也就是說,《皇極經世》是把水、火、土、石作為構成地的基本元素,而不是以金、木、水、火、土為基本元素,這是為什麼?有人認為,邵雍以日、月、星、辰為天之四象,以水、火、土、石為地之四體,這是講的天地之物象,而金、木、水、火、土謂之五行;四象、四體乃先天所具有,五行為後天所生。後天是先天所生,五行乃水、火、土、石所生,水火土石才是最基本的物質基礎,因為金、本、水、火、土都包含於水、火、土、石之中。這是因為,「金出於石而木生於土,有石而後有金,有土而後有木。」

  有了日、月、星、辰和水、火、土、石之後,天地之體就形成了。有了天地之體,然後再經過變化,就生成了天地萬物。這個變化的順序如下:

日為暑,月為寒,星為晝,辰為夜,寒暑晝夜交而天地之變盡之矣。水為雨(水氣所化),火為風(火氣所化),土為露(土氣所化),石為雷(石氣所化),雨、風、露、雷交而地之化盡矣。(《觀物內篇》)

  接著又說:

  

暑變物之性,寒變物之情,晝變物之形,夜變物之體,性情形體交而動植之感盡矣,雨化物之走,風化物之飛,露化物之草,雷化物之木,走、飛、草、木交而動植之應盡矣。(同上)

   這就是說,有了天地之體,然後產生晝夜寒暑;然後有雨、風、露、雷;有了寒暑晝夜,然後產生動物、植物。經過上述變化,宇宙萬物就產生出來了。

  

  說到這裏,要弄清一個問題,就是邵雍所講的產生萬物的「道」或「太極」的屬性問題。「道」(太極)是物質,還是精神?我們認為,邵雍之作為宇宙本原的「道」、「太極」、「氣」都是同等程度的範疇。他說:

道為天地之本,天地為萬物之本。以天地觀物,則萬物為物;以道觀天地,則天地亦為萬物,道之道盡之於天地類,天之道盡之於地矣;天地之道盡之於物史;天地萬物之道盡於人矣。(《觀物內篇》之三)

   作為天地之體的「道」,可以從天地萬物與它的相互關係中看出其物質屬性。前面講過,天地為陰陽二氣所變,表現為「四時」、「四維」的空間形式,是物質性的,所以說,「以天地觀萬物,則萬物為物」,「以道觀天地,則天地亦為萬物」,「道之道盡於天,天之道盡於地,天地之道盡於物,天地萬物之道盡於人」。十分明顯,這裏的「道」不是精神實體,而是與天地萬物相統一的物質範疇。

  

  在另外一處,邵雍說出了天地之本是氣,認為天地為一氣所生。他說:本,一氣也。生則為陽,消則為陰,故二者一而已矣。天,以氣為主,體為次。地,以體為主,氣為次。(《觀物外篇》上)

   既然本為一氣,就是認為宇宙的根本是氣,氣表現為陰和陽,陰陽是二而一(統一於氣)的,那麼,太極生陰陽同氣分陰陽這兩種說法就是一回事了。「天以氣為主,體為次,地以作為主,氣為次」的意思是:天體是以氣為主,其實體為次的物質(因為有形體的日月星辰,僅僅是無限的天體中的次要形式),地主要是由氣凝聚而成的有形實體,其中的氣態物質是次要的東西。總而言之,這就是莊周說的:「通天地一氣耳」。在邵雍看來,天和地的分別,只在於氣的聚散不同。如此看來,邵雍講的道生天地或太極生兩儀,實際上都是說的氣生天地。因此,我們認為,邵雍所說的「道」、「氣」、「太極」,都是同等意義的範疇。

  

  對上述說法,還可以從邵伯溫的一段話中得到證明:夫太極者,在天地之先而不為先,在天地之後而不為後,終天地而未嘗終,始天地而未嘗始,與天地萬物圓融和會而未嘗有先後始終也。有太極,則兩儀、四象、八卦以至於天地萬物固已備矣。非謂今日有太極而明日方有兩儀,後日乃有四象八卦也。雖謂之日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其實一時具足。……是故知太極者,有物先本已混成,有物之後未嘗污損,自古及今,無時不成,無時不在。

  邵伯溫是邵雍之子,象數學的正宗繼承人,對其父的學說最瞭解,也是最忠實的繼承者,並對邵雍的著作有所發揮。在前面引文中,將太極看做是與宇宙萬物同時存在、可分離的東西,因為在天地產生之前,整個宇宙是個混沌未分的物質存在,它與天地萬物園融和會而不可分別。衹有在它分化之後,才有了萬物之別。

  

  然而,這時的天地萬物仍然統一於太極,並且各具太極之性。「太極」與天地萬物之別,只在於「太極」是根本、是總體,並且具有超時空的永恒性和絕對性,而天地萬物則不具備這種特性。由此看來,產生天地萬物的「太極」衹能是物質性的,不能說它是絕對精神之類的東西了。

  最後,邵雍講到了人。他說:「學不際天人,不足以謂之學。」(《觀物外篇下》)天、地、日、月、星、辰、水、火、土、石和動植物產生之後,當然也產生了人。人是什麼?邵雍認為,人也是萬物之一,但他們是宇宙發展的最高級產物。

  他說:「人亦物也。……人也者物之至者也;聖人者人之至者也。」(《觀物內篇》)又說:「萬物之道盡於天矣,天之道盡於地矣,天地之道盡於物矣,天地萬物之道盡於人矣。」(同上)所以人為萬物之靈。人之所以為萬物之靈,在於人有靈於萬物之感官,能收萬物之聲色氣味,更重要的是人有思維,能通萬物之情。他還指出,萬物都受性於天,但又各有其性:在人,則為人之性;在禽獸,則為禽獸之性;在草木,則有草木之性。」(《觀物外篇上》)這就指出了物質的多樣性和統一性,並指出了人高於萬物的區別之所在。

   以上的觀點,基本上是合理的,然而,當邵雍講到人的社會性時,立即便離開了唯物主義而滑向了唯心論。他說:「天有陰陽,人有正邪;正邪之由,係於上(君)之好也。」(《觀物內篇》),這就是說,人的正邪是由君上之愛好來決定的,歸根結底是由天之陰陽來決定的。這種說法是不科學的。此外,邵雍又把人分為普通人和聖人,聖人與普通人的不同之處,在於「其能以一心觀萬心,一身觀萬身,一世觀萬世者焉;其能以心代天意,日代天言,手代天工,身代天事焉;其能以上識天時,下盡地理,中盡物情,通照人事者焉……。」(同上)這就把聖人神秘化了,顯然是唯心主義論調了。

  

四、象教學派開山 一代理學宗師

   在中國儒學思想史上,邵雍的地位是很高的。自儒家學派形成之後,其學說代有傳人。這個學說隨著時代的變化而經受了無數次的考驗,兩宋理學(或稱新儒學)的產生,標幟著中國儒學進入了一個新的復興階段。在理學的創立階段,邵雍和周敦頤、張載、程顥、程頤併稱「北宋五子」,朱熹也把邵雍同周、張、二程和司馬光併稱為道學的「六先生」。上述諸人都是理學的創始人,他們的學說在理學陣營中各具特色,各成學派。然而,諸人都以儒學為宗,為探討、發揮「六經」、「四書」之義理,以振興儒學為職志。

  

  在邵雍的《皇極經世書》中,同其他幾位理學開創人一樣,也講到太極、道、陰陽、理、氣、天地、人、物、神、性、情、命等一系列範疇,用以說明宇宙的起源和演化,說明社會人生之義諦。理學家們就是用這些基本範疇來建構自己的學說和思想體系的。自北宋開始,至明、清七百餘年之間,理學的內容不斷豐富和完備,然其基本框架結構則是「北宋五子」所創建。

   自宋初開始,由於陳摶的倡導和傳授,象數學便逐漸興起,並且發展為獨具風格的思想流派。自邵雍開始,象數學又變成了理學家借以表達理學思想的一種重要形式,他是第一個用象數學理論和方法建立理學思想體系的理學家,是先天象數學的開創者。《皇極經世書》的基本內容是用一種特殊方式解《易》的重要著作,其中也體現了《大學》、《中庸》、《春秋》等儒家經典的主要思想。從表面上看,《皇極經世書》與《周易》不甚相干,其實這部書同《周易》卻有著極為密切的聯係。其中的太極、兩儀、四象、陰陽、剛柔、八卦、六十四卦……等都是《周易》中的基本內容,也是《皇極經世書》中的基本範疇,衹是由作者用了新的構思,並賦予新義。這一層早被朱熹看透。他說:「某看康節《易》了,都看別人的不得。」(《朱子語類》卷100)這裏說的康節《易》,指的就是《皇極經世書》,「都看別人的不得」是朱熹對康節《易》的推崇。自朱熹以後,理學家差不多都從邵雍那裏借取了許多思想資料來豐富他們的理學思想。

  

  就像數學派這個系統來看,自邵雍創立體系之後,他的兒子、門人都熱心於象數學的研究,並且形成一個獨具風格的學派,流傳於中國學術思想史的發展過程中。

高考雜想——梅璽閣主胡論教育之一

  今天是高考的最後一天,小朋友們可以放心地玩了,不過估計那些家長們還不輕鬆,還要又驚又怕地等著發榜。我在想,高考應該改成一卷式的,什麼語數外、文史哲都放在一張卷子上,全用選擇題,上午交卷,下午批卷,晚上發榜,可以減少許多無奈的等待。上午考了試,晚上就發榜,該慶祝的慶祝,該打屁股的打屁股,該找工作的找工作;別象現在,考是考好了,還要等上十天半月,考的好的,也不見得玩得好,考得有點玄的,更是不知如何捉手放腳,何苦呢?如今已經是信息時代了,考場也早就有電腦網絡了,試題掃描本就是個很簡單的事,一掃描,就發送到中心機房,然後打分、彙總、公佈,一個下午足夠了,連股票市場都在運轉,區區高考,要容易得多了。

  什麼?作弊?黑客?那算什麼?銀行系統不也在轉,不是能力上行不行的問題,而是主觀上願意不願意的問題。當然,一旦施行這種項目,那些老家夥的地位便受到影響了,選擇題的答案,不再是當爭議出現時,有某個「德高望重」的人說了算了;而且,閱卷冿貼、高溫費,什麼什麼的都不再有了;錢呢,被那些穿著拖鞋拉網線的小青年,除了重新啟動機器外「什麼都不懂」的網管給掙去了。高考變成這樣的話,我想,短期內,那些老家夥們是萬萬不願看到的。

  上海這幾天,全是為了高考,交通明顯暢通了,司機沒事都不敢從考場門口跑,考場的路口有警察把守,你要是在考場外按喇叭,那叫「罰你沒商量」;我就在想,平時那些醫院門口,救護車被堵在外面進不去也可算是屢見不鮮了,也沒見個警察來幫忙啊。學樣附近的賓館早被預訂一空,飯店的午飯也早就定了,出租車更是在幾個月前就被電話定完了,害得我上班都成問題。然後,衛生局嚴陣以待,如果哪家飯店喫壞了考生的肚子,就等著被收拾吧。

  再來聊聊家長,前天新浪網上有一篇文章叫做《莫把緊張帶給孩子》,昨天電視裏又有個新聞說是一群家長在考場外的路口組成自發「護考隊」,攔截車輛不讓通行,大前天又有我的舅舅為女兒在新西蘭選擇什麼大學而發愁。我真是搞不明白了,現在的家長都怎麼了?都「瘋了嗎」?高考的孩子,大約都有十八歲了吧,已經完全具有刑事能力了,說得過份一點,「在舊社會孩子都有兩個了」,卻還依然要父母如此擔心,到底是孩子的不是,還是家長的不是?我看,是教育體制的不是。

  還有一次,車上一下子聽到兩條新聞,一條是說南京大學的新舉措,在學生一年級昇二年級的時候,把過去一年孩子的表現寫信告訴遠在外地的家長;另一條是說學校附近的賓館開設鐘點房,記者暗訪,發現學生包租,甚至在後來,還在電視中看到某電視臺偷拍的學生開房的鏡頭。奇哉,怪哉,這兩個新聞,恰恰是現在學校、媒體以及各方面不顧學生個人隱私、濫用職權的最好表現。試想,學子求學在外,已經生活完全自理,又是具有完全行為能力人,他們的所作所為,由他們自行負責,有什麼必要非把父母牽扯進來?再說了,如果有什麼不是,應該承擔責任的是學校,而不是父母啊?至於第二則,就更可笑了,那些電影學院的孩子,在校就成名,床上戲也拍,裸戲也拍,也有同居男友,媒體便極盡吹捧;可一般的學生,兩情相悅,學校又不提供廉價雙人宿舍,苦難的學生衹能把零花錢節約下來、省喫儉用,方能偶爾租一回鐘點小屋,如此真情切切,是謂可歌可泣,何錯之有?

  說到教育,想說的真是有許多,以後想到一點,就寫一點吧。上海這回的高考題目是《忙》,出的真不錯,很有上海的特色。

June 7-9, is the period of Gao Kao (高考, the entrance examination for college ) . Which is already becam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s in daily social life for the entire society. The government, police station and all relative are focusing on it, and all the teachers, students and parents are nervous. In ancient imperial exam, who is cheating in the exam will be executed, now people use pager, cell phone and wireless system try to cheat. I am thinking the new way of Gao Kao and other things about the student’s privacy.

Food Material FAQ

FAQ 關於食材的問題

請大家在詢問此類問題的時候,先找手邊的資料包括互聯網查一下,最好不要問出「butter和cheese有什麼區別」以及「魚片和蝦仁有什麼區別」之類的問題,閣主與夫人更願意回答「面包用乾酵母還是鮮酵母」和「魚丸用草魚還是鰱魚」之類的問題。

問:哪裏可以買到泰國菜和印度菜的調料?
答:七莘路的樂克多超市,有泰國菜的調料,包括泰國咖喱和冬陰功調料,還有馬來西亞的Laksa調料以及新加坡版的海南雞飯調料,椰漿也有。印度菜的調料可以到永嘉路的印度小廚,以及水城路虹橋路的本傑明飯店買到,本傑明的菜價不便宜,但調料很便宜。

[山西]食在山西-2003年9月28日至10月7日见闻

食在山西-2003928日至107日見聞

2003年9月28日 星期日

晚飯:上海新客站粵秀小喫廣場
(這頓雖然是在上海的,但這段行程從離家開始,因此也放在一起)

上海近來交通奇堵,下午二點丈母娘來電囑咐盡早出門,說是外面已經堵不不行。 我們的火車是六點五十分的,於是早早接了 Lara 回家,便出發了。四點二十離家,果然東西高架已經堵得嚴嚴實實,車輛幾乎不動;而且還多了許多平時高架上並不容易見到的大型客車。五點半,我們總算到了新客站, Lara 已經嚷著肚餓了,於是給她買了兩個 donut 。

火車站對面有家粵秀酒家,樓下便是粵秀小喫廣場。小喫廣場是大食代式的布置,有各式櫃臺,燒不同的東西,人們自己到各個攤位上去拿飯食。唯一不同的是,這裡是先拿後付款,店家攔了一道隔欄,等拿好東西,一定要經過出口,就在那裡付錢。

東西蠻好,價鈿也便宜。我們拿了一份粵秀白斬雞( 10 元),想來用店名命名的菜應該不錯,果然。 Sam 要喫河粉,而且不要澆頭,於是拿了一份清炒的( 7 元),我則拿了一份生菜魚圓方腿血湯( 10 元),總共有一個魚元,一個鵪鶉蛋,兩個半爿方腿,全給了 Lara 了。菜點不錯,人也高興,便喝了瓶啤酒。

後來 Lara 要烏龍茶,衹能花 5 元錢替她買了一瓶。 茶並不是在食肆買的,而是邊上的小櫃買的,想想機場裡面也只賣 5 元,而火車站外的小店也要 5 元,算是貴了。

夜宵: K372 次列車

其實這也算不得什麼夜宵,衹是我想喝酒,便買了包鄉吧佬雞翅,一個人坐在軟臥的走道上,不顧斯文,就著瓶喝,也算不上自斟自酌了。

2003年9月29日 星期一

早飯:餐車

餐車大多緊貼著軟臥車廂,我們八點半醒來,聽得廣播裡說早飯就要結束,便一起去喫早飯。火車上,什麼東西都比較貴,一頓早飯居然要十元錢一個人,我們便要了兩份三個人喫。我要了皮蛋粥, Sam 要了玉米粥,服務員看 Lara 可愛,便免費給了她一份紅豆粥。另外每人各有一份餐盤,裡面有圓腿數片,胡羅卜絲,鹽漬卷心菜、酸黃瓜、鹽煮花生、豆沙包和烤餅等。豆豆倒蠻喜歡喫豆沙包,無奈滿滿兩大盤,我們根本喫不下,浪費了許多。

午飯:火車盒飯

車到德州,遠遠地便能聽到叫賣德州扒雞的聲音,那「扒雞咧,扒雞」可以穿越很遠很遠;到德州,買扒雞,好象成了上海人出行的固定程式,因為從上海出發,到達德州正是午飯前,買個扒雞,便可充飢,味道也好,何樂而不為?我也心心熱熱要到德州買扒雞喫,結果車靠站而停,那熟悉的聲音果然遠遠地飄過來,聽著就覺得開心。問題是,那些雞,看著就覺得不開心,顏色黑黑,也不飽滿,根本就提不起食欲來,最主要的還是擔心那雞的衛生,以及是不是可以有死雞混在裡面,亦或根本是全是死雞?於是作罷。

車過石家莊,停車十二分鍾。石家莊是個大站,有一溜的小攤子,還有許多賣盒飯的。便下去買了一袋羊肉串、一個大玉米以及一碗涼皮。

煮玉米是 Sam 和 Lara 的最愛,想想花了一塊錢,買了個大玉米,兩個女人都喜歡,男人其實有時也並不太難。當然,大多數情況下,男人都不容易。

我和 Sam 第一次喫涼皮是在山西大同,雲山崗古窟的對面;那時,整個城市都是煤灰,小喫攤子也是黑得可以。入鄉隨俗,也沒顧得干淨與否,就喫了;一喫,倒是味道很好。後來,我們就愛上涼皮,衹是,在上海這種地方,要跑到麼二角落裡纔喫得到。雖說喜歡喫,至今還分不清涼皮和粘皮的區別。

車站上買的涼皮,有個一次性的小碗,一小塑料袋涼皮,一包調料和一包辣醬。涼皮的喫口不錯,頗有韌勁,調料也恰到好處,無奈兩個人合喫一份,量偏少了一些。

還要一說的是那包羊肉串,我買的時候,看到那包裝是真空袋的,印刷精美,倒不象是車站食品(中國的火車站,假冒偽劣頗多),而且還有清真字樣,想來定是不錯,就買了,衹要 3 元錢。那包羊肉串,量也不少,有二十來根吧,衹是精緻些,每根上有四五片,每片衹有半個一角硬幣大小,也極薄。我和 Sam嘗了幾口,配料也算純正,味道正宗。喫了一兩串後,我覺得那羊肉實在太硬了,象是油裡炸得太透,逼乾了水分,北方人叫做「柴」的那種感覺。後來又喫了一串,我同 Sam 玩笑說這東西喫著象喫豆腐乾,也不錯。

閑來無事,我就研究起那個包裝袋來。正面寫著是河南省柘城清真食品廠出的,下面還有「商丘伊斯蘭教協會監制」的字樣,邊上寫著「新疆風味」、「白師傅羊肉串」等。包裝袋的反面有產品介紹,只見「本品采用內蒙古羊肉粉末,優質大豆和二十多種調味劑……」,這回被我看出端倪來了,原來這玩意,真的就是豆制品,難怪賣得這麼便宜呢。

後來,在鐵路上、公路上,還見了多次這種羊肉串,想來他們的營銷倒是不錯。其實說他假冒偽劣也不行,人家明明在包裝上說清楚的,而且味道純正,價廉物美,應該算是現代生產、營銷的成功案例吧。

晚飯:山西太原迎澤大街 McDonalds ,並州飯店對面;友誼火鍋,並州飯店原西餐部

在坐了二十三個半小時的火車後,我們終於到了太原,立刻住進了網上預訂的並州飯店。 在去並州飯店的路上,便發現對街有家McDonalds,Lara也看到了,就嚷著要吃;其實Lara也不見得喜歡吃那垃圾食品,她衹是想要玩具套餐裡的玩具罷了。等check in,放下行李,我們便先到McDonalds吃了點雞翅薯條之類的東西,給Lara要了一套玩具套餐,居然送兩個玩具;店員見她可愛,還讓她參加I’m loving it的游戲,送了一個蛋筒給她。

我在火車上熬了一天一夜,強烈表示要改善伙食,於是我們去了並州飯店邊上的友誼火鍋。這火鍋店,以前是並州飯店的西餐館,樓層挺高。我們去的時候已經九點,幾於還沒有空座。大堂裡佈置得不錯,室內還有一棵極大的假樹,和幾棵真的小樹,Lara看到,自然很是高興,於是跑來跑去,經常要我站起身,把她捉回來。服務員空的時候,就抱著Lara去看大堂裡的雕塑。

那火鍋頗有特色,乃是一人一個鍋,各食門前;那鍋不過一個搪瓷杯大小,用固體酒精做燃料。我們因為已經喫了點McDonalds,只點了肥牛王肉片(48元),水晶粉絲和一種叫做紫背天葵(
Gynura)的蔬菜,另加酸奶、啤酒和龜齡集藥酒,總共126元。那紫背天葵倒是從沒見過,樣子與紫角葉有點象,但沒有紫角葉的滑膩感覺,喫口爽脆,著實不錯。


圖一 友誼火鍋的餐前小食–大蒜,大蒜用作餐前小食,在南方並不多見


圖二 友誼火鍋的另一個餐前小食,咸菜黃豆

2003年9月30日 星期二

早飯:山西太原並州飯店自助餐

並州飯店的房費裡包含自助早餐,地點地二樓的飯廳。那飯廳可以容納上百人,當然早飯沒有那麼多人。那頓自助早餐是我見過的最豐盛的中式自助早餐,雖說沒有三文魚和蛋摊子,却有许多种现炒的中菜供伴早餐,还有新鲜的炒面与各式包子、花卷以及各樣的粥。我為自己做了一份豆腐腦,那鹵汁奇奇怪怪的,淡綠色,樣子象菜汁,卻不甜不咸,聞上去也沒有什麼味道。白煮蛋很燙, Lara 又去逗服務員玩,服務員們便拿幾個不燙的揣在她口袋裡,也好,省得我們給 Lara 準備路上的乾糧了。

午飯:山西大同華威大酒店

華威大酒店是我們下榻的地方,酒店的前臺在後面,應該叫做「後臺」。酒店的一樓,前半部是兩家飯店,用的是華威自己的名字,左邊是點菜的,右邊是火鍋。因進門時看到有幾個魚缸,想必 Lara 喜歡,於是便決定到底樓點菜的地方喫午飯。

Sam 留在房裡收拾東西,我便先帶 Lara 下樓看魚覓食。進得飯店, Lara 眼尖,發現飯店東首居然有個滑滑梯,於是便魚也不要看了,自已脫了鞋,玩起滑滑梯來。那個滑滑梯很小,衹是幾格扶梯和短短一根滑道,式樣頗象 Little Tikes 的系列產品。雖然小, Lara 依然玩得不亦樂乎,連媽媽走來也沒有發現。

到得大同,當然要點羊雜,我和 Sam 第一次喫羊雜便是在大同,我們也是在大同愛上羊雜的。無奈羊雜這東西,在西北遍地都是,可在上海,簡直到了可遇不可求的地步。羊雜鍋,一份 14 元,湯色鮮紅,喫著倒不並辣。

還點了一份羊肉麵片,那裡管「鍋」叫「古」,服務員說我們一古肯定喫不了,結果要了半古, 4 元。怎奈有羊雜鍋在旁,我和 Sam 都是爭著要消滅羊雜,等消滅得差不多,也就喫不下面片了。面片乃西紅柿澆頭,滿滿一大盆,尚算半古,不知一古有得多少。

晚飯:山西大同華威大酒店

從華嚴寺出來,走了一段路,有點累,也有點餓了;就打在鼓樓前的一家象「大食代」式的店喫,但由於 Lara 愛上了華威裡的滑梯,我們衹能被「逼」再走到華威。 奇怪的是,Lara已經路也走不動要媽媽抱了,可一看到滑梯,便活蹦亂跳起來。

我們先點了琥珀桃仁和鹽水花生兩道冷菜,琥珀桃仁相當鬆脆, Lara 吃了許多。這回 Lara 在華威大酒店,著實跌進米缸,一邊玩滑滑梯,一邊時不時地跑回來吃塊桃仁。由於出門在外,我們便也不去管她什麼規矩、吃相了。

我和 Sam 都從未喫過鯉魚,於是就點了一條,紅燒。當然,對於北方的紅燒,我是早有心理準備的,北方的燒法,濃油赤醬是不可能的,衹要用了醬油,便叫紅燒,而且還是不放糖的(當然北方人會說「居然要放糖?」)。果然,這魚端上來,是淡淡的褐色,魚炸得很透,所以喫上去酥酥的,還不錯。酥也是北方的一種做法,特別是把魚做成酥魚,也算北方菜裡的一種絕活吧。鯉魚是大型魚種,而且估計也是死魚做的,因此魚肉有點老,也有點泥土氣。

主食點的是莜面魚魚,說那是魚,也著實不象,倒更象是 Lara 搓的橡皮泥條。這道主食是用蕎麥面做成,估計使用的蕎麥面必是劣等的,一眼望去,整碗黑黑紅紅的,咬上去,也全無韌性,與想象差得好远,不過Lara倒是吃了不少,想是玩餓了。

2003年10月1日 星期三

早飯:山西大同華威大酒店

早上Sam理東西,我便帶著Lara下樓吃早飯。我先要了羊雜粉,味道也不錯,只是後來被冷風一吹,上面的油花便結了起來,味同嚼蠟了。

午飯:山西渾源縣萃眾飯店

車到渾源,已是飯點,於是隨便找了一家路邊的上店。小店名喚「萃眾」,我一始居然認成「羊眾」,被 Sam 著實取笑了一回。小店分兩間,一間稍大,有四五張桌子,另一間是連著廚房的,衹有一張炕, Lara 看到炕,當然是樂不可支,這可是她第一次看到炕呢。我們坐在了炕上, Lara 更是高興得站在炕上跳個不停。

店裡是報菜式點菜,無奈我聽不懂山西土話,店主衹能找來一本菜單。因為急著要玩懸空寺、恆山,還要趕著回大同,沒有時間喫太多的菜,於是點了一菜一湯一主食。

一個菜是肉炒山蘑菇, 12 元。我們上海人喫的蘑菇,在北方人嘴裡被叫做「口蘑」,山蘑菇也就是北方人常說的蘑菇,應該叫做針蘑,可能是近山的原因,算是山裡采來的吧。這種蘑菇,在上海根本喫不到,色黑褐,傘甚薄,其柄極細極長。肉是上過漿的,顏色鮮紅,不知什麼緣故。鄉村粗食,喫起來倒是別有風味,鮮美異常。無奈那炒菜的油可能是重復使用的,在盤底的湯汁,竟有一股油哈味,實在是美中不足啊。

一個湯是砂鍋丸子, 8 元。點菜的時候,店主說丸子沒有了,衹有素砂鍋,我便不想要了,結果他不知如何竟變了丸子出來。他倒是變了出來,我卻不敢喫了。本來這十分鍾燒成的湯,也不會好喫到哪裡去,我衹是撩了一些黃芽菜(大白菜)而已。

一道主食,名喚「炒餅」, 4 元,是店主推薦我們喫的。這道炒餅,將烙好的餅,切成細絲,再拌以豆芽、肉片同炒。由於是南方人,我居然喫不出那餅到底是大麥、小麥、蕎麥、玉米麵還是山芋面做的,衹覺得那餅絲軟硬適中,焦粘得當。想是烙餅的時候,將那餅烙得微焦,故喫上去略有脆意。而不知何故,那餅絲有意無意有些粘牙,而好就好在那粘牙上面,竟給得食客一種別樣風情。後來,這道主食,成為我們這回山西行中最具特色的食品。


圖三 肉丸子砂鍋


圖四 炒餅


圖五 肉炒山蘑菇

晚飯:山西大同雅聚樓

那家店在大南街上,就是隔天想去沒去成的那家。門面朝東,三樓是個綱吧,二樓則是飯店。進門右手邊是一排秋千椅,有點象上海茶樓那種,飯店當中是個飲料臺,臺上還放著幾只大玻璃缸,裡面浸著各式藥材,有人参、枸杞、蛤蚧和鹿茸等,不可盡數。圍著飲料臺的是十幾張桌子,除了有秋千架的那一面,另三面都是如大食代式的小鋪子。

坐停當,上完菜水,服務員即陪著我去各個小鋪走走看看,同時也給我介紹各個鋪子的特色,逆時針第一家是個燒烤鋪。玻璃上寫著「上海炸豬排」的字樣,我見有羊肉串,便點了兩串。然后,服務員再帶著我去看別的鋪子。

想到有 Lara 在,總該點些紮實的東西,於是先去看了主食和點心,在這地方,我居然看到有酒釀圓子,欣然便點了,又恐怕一份太多,衹要了半份。還看見有個專門做餅的鋪子,林林總總有幾十種之多。一時挑花了眼,正好 Lara 走過來,便讓她挑,結果她選了一種據說裡面有葡萄乾的玉米煎餅。

餅鋪邊有個冷菜鋪子,見到有盆清拌小杏仁,白白的、扁扁的,看上去倒有七分象瓜子肉,煞是漂亮,便要了一份。 看來看去,由於樣品都是塑料模仿品或是久置了的成品,也提不起什麼食欲,就點了花生炒雜排和溜肥腸兩道熱菜。

等再落座,羊肉串已經上來了,味道也還可以。然後上的是酒釀圓子,乍一眼望去,倒著實好看。那些圓子有白的、黃的,還有粉紅的。 Lara 最喜歡黃色,當然就只挑黃的喫了,我也嘗了一口,只覺得圓子倒是糯糯的,衹是那釀和南方的不同,倒頗有些象浸過酒的飯似的。

那杏仁是中國杏仁,與那做椒鹽杏仁的全不一樣,由於杏仁小巧,看著倒也精緻,喫口則更是爽脆、清香。花生炒雜排,是些碎骨和碎肉,做法與辣子雞並無二致,喫了幾塊,發現毫無特色,衹能作罷。

溜肥腸是我在北方屢次聽說的菜,但始終無緣得試。那肥腸,我願以為就是象上海所說的圈子,無非腸壁厚實些而已。誰知那菜端上來,我和 Sam 都驚贊起來。原來所謂肥腸,真的夠肥。每段腸壁上都有厚厚的肥肉,其中有幾段,幾乎是被肥肉塞滿了。奇就奇在那些肥肉並不是填充進去的,而是天生就長在裡面的。那肥腸已燉得酥透,一口咬上去,滿口流油,那還顧得到什麼脂肪與膽固醇。那肥腸裡放了醋,卻又不多,有意無意略有酸意,可謂恰當好處。無奈東西是好,實在喫不下去。

煎餅是最後端上來的,那時即使是 Lara ,也都被圓子塞飽了。餅是滿滿的一籃子,已經被分成了八片,每片都有小張羌餅的大小,而且還要厚一些,玉米麵做的有些微苦,葡萄更是少得可憐,找了半天也沒找出幾粒來,最後衹能浪費了。


圖六 小杏仁


圖七 玉米煎餅


圖八 花生雜排


圖九 溜肥腸

2003年10月2日 星期四

早飯:華威大酒店

午飯: KFC

晚飯:臺懷鎮上飯店

等到得五臺山,天色已黑,經過四個半小時的等車,再加六個小時的跋涉,早已筋疲力盡,何況還要尋找客棧,那有心思再去計較飯店的好壞。走出客棧,左手有家飯店,便信步走了進去。店堂裡尚算幹淨,衹是大玻璃裂了一條縫,然後用幾塊小玻璃粘起,那樣大玻璃掉是掉不下來了。不過看著 Lara 的手時不時地摸上去,心裡總是惴惴的。

粗粗地看了一下菜單,發覺都不便宜,紅燒雞要五十元一份,任何菜式衹要沾上「臺蘑」或者是「黃花菜」幾個字,立馬便成天價。我們當然喫不起那些山珍啦,便點了一份砂鍋牛肉,當然就是牛肉砂鍋啦!以前我們在山西喬家堡喫過一次,據說是平遙的牛肉,印象不錯,所以就再點一回吧,標價三十,總算是葷的了。等砂鍋端上來,賣相尚可,味道更好,至於是否平遙的牛肉,我就喫不出來了。北方的牛肉本就比南方的牛肉好喫,我想應該沒有人會反駁我吧。牛肉並不是新鮮的,因為可以看出醃制的痕跡,牛肉被切成麻將塊,有些肉塊有一面特別鮮紅,那就是塗上去的醃料顏色。砂鍋中純是牛肉,並無( WU )頭,牛肉嫩、酥、鮮,頗是好喫。

衹是記得五臺山的莜面栲栳非常有名,好象到了五臺山不點這道有些對不起人,也不知是對不起別人還是對不起自己,於是就點了一份。店主索價十元,說是有四兩。其實那玩意不過是蕎麥面加水加鹽再蒸而已民,也要這個價錢,算來比上海的精美西點還貴,真是沒有道理。由是想來雞賣五十一隻,竟還是便宜的。莜面就是蕎麥面,因為喫上去有油潤的感覺,因此又稱油面。栲栳又名栲栳栳,是一種莜面的做法,其實就是把莜面做成薄皮,再捲起來上籠蒸熟,好的栲栳排列整齊,軟硬適中,看上去象蜂窩一樣。

當然我們的栲栳並不是上好的,端上來一籠,熱倒是熱的,也不知是現蒸的還是加熱的,反正所有的栲栳都象被抽了筋似的,軟批批,癟答答,顏色也是灰黑的,而且栲栳都粘在一起,一筷子下去,挾一個能拎起半籠來。

栲栳端上來的時候,還有一碗莫名的湯汁,小小的一碗,上面泛些油花,喫上去是咸咸的,裡面有些所謂的臺蘑,據店家說,這碗湯,是用來蘸莜面喫的,而且說是喫栲栳就一定要蘸這個料喫。我們喫了幾口,也沒喫出個所以然來。等到結帳時,店家要多收我們十元錢,就是那碗湯汁的價錢。他們的「生意經」倒真的是好,既不事先說明價錢,也不問客人要是不要,等你喫完,告訴你是要另外收錢的,還要他衹要了十元,若是百元千元,難道我也要付?這豈不成了搶錢了?


圖十 莜面栲栳


圖十一 莜面栲栳的蘸汁

2003年10月3日 星期五

早飯: 山西五臺山臺懷鎮福滿樓酒店

一早,我去银行拿钱, Sam 和 Lara 还睡着。台怀镇上所有的饭店都开设早市,无非就是小米粥,卤花生,酱豆芽之类的东西,每家饭店都在门口放个案桌,架起个油锅,做一种叫做“麻叶”的点心。麻叶是用面粉做的,案桌上有块木板,三四寸宽,与案桌同长,那师傅便将面粉碾平在那木板上,再覆上一层加了糖的油酥。 然后用刀豁上两刀,再切斷,又手沿刀痕方向拉伸,然後放入油裡去炸。炸衹需一會兒,那麻葉便會膨脹起來,惹人食欲。 我仔细观察了几家店,发现有的店,那条油酥只有半寸来宽,有的则与底下的白面同宽,想来应该是那宽的好吃一些。 於是我選擇一家在廟群入口處的福滿樓酒店,我要了粥和麻葉,還逼著店家去找了一塊腐乳給我。那麻頁香香脆脆,有點象油條,卻比油條更輕薄,非常不錯。

而後, Sam 和 Lara 起床,我又帶著她們來到這家,也是點了小米粥與麻葉,連 Lara 都說好吃。


圖十二 麻葉


圖十三 麻葉制作,面拉長成條


圖十四 麻葉制作,面上已涂了油酥,用刀切兩個印子


圖十五 麻葉制作,用刀切下有三個刀印的面


圖十七 麻葉制作,將面拉長


圖十八 麻葉制作,油炸

午飯:山西五臺山臺懷鎮福滿樓酒店

早上的福滿樓,麻葉裡的油酥是整條街上放得最多的,我還看到店主的娘燒香供佛,想來該店還算老實,而且又在廟群的口上,於是決定午飯就到福滿樓去吃。

我點了土豆炒肉( 15 元)和莜面栲栳( 10 元),還特地關照不要那栲栳的鹵汁湯,老板娘說不蘸那湯不好吃,我卻是上過了當,死活也不肯要。老板娘還給我們介紹了一道肉炒粉( 17 元),據她說相當好吃。

菜上來,土豆炒肉色面不錯,衹是肉少得可憐,那肉炒粉倒真的相當好吃,我與 Sam 幾乎是搶著吃完,那粉有上海的粗炒面般粗,卻不是面粉做的,滑滑糯糯,爽潤可口。等栲栳上來,還是附著那湯,我立時準備端起送回廚房,老板娘看到說“不蘸真的不好吃”,我還是不要,結果她說這湯就算她送的,不要錢了。 說來也奇怪,那湯不要錢了,吃上去霎時美味許多,也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這家的鹵汁的確比昨天那家的好。


圖十九 肉燒土豆


圖二十 肉炒粉

晚飯: 山西五臺山臺懷鎮北大飯店

2003年10月4日 星期六

早飯:

午飯:山西太原 McDonalds

午飯是我和 Lara 喫的,已經下午 2 點有餘, Sam 說要收拾東西,怕 Lara 不耐,我便帶她先去 McDonalds 喫點東西,玩玩滑梯。

晚飯:山西太原狗不理包子

乘了四五個小時的車,以抱著 Lara 走了一大圈,我和 Sam 早以筋疲力盡。等我們走到柳南的一家狗不理包子鋪,一來肚子實在餓了,二來也真正地走不動了,便決定在包子鋪喫晚飯。

說是包子鋪,其實不然,那是好好的一幢樓,樓下穿堂裡有現蒸現賣的狗不理包子。二樓便是大堂,一溜近十個西餐桌,還有十幾衹大小不等的圓臺面,著實是家大店。 Lara 還睡著,我們挑了一個魚缸旁的座位,想她醒來後可以看魚。

我先是去拿了一份冷菜海蜇,無奈裡面蒜蓉放得太多,我和 Sam 幾乎都沒 有喫。

菜也沒有多點,北方飯店量大,多點了恐怕喫不掉,我們要了白灼全貝、竹搭牛柳和黃芪鯽魚煲,點菜中,服務員提醒了我幾次要什麼主食,我總說稍後再點。等我點完菜,我告訴服務員我們先喫菜,等會再點主食,那服務員很詫異地看看我,想天下居然有先喫菜再用主食的人。

量果然不小,而且菜式和我想象的全然不一樣。白灼全貝,依稀記得是 22 元一份,我以為是幾個扇貝而已,結果是一大盤已經去殼的貝肉,那是種我從來沒有喫過的水產,外觀上大小和樣子頗象是去了殼的毛蚶,不過顏色是白的,細細研究,卻和蚶子大不相同,裡面真的是有一鮮貝的。

後來,吃也吃得累了,就打算再吃些主食走人。為Lara要了一份轉盤剔尖(2元),結果Lara光顧著吃狗不理包子,碰也沒碰,浪費了。

2003年10月5日 星期日

早飯:太原並州飯店免費自助早餐

午飯:平遙古城

在經歷了兩個小時的混亂行程後,我們於正午到達了平遙的北城門。從路口走到城門,大約一二百米的樣子,大街兩邊分布著數十家飯店,旅舍以有賣牛肉的店。平遙牛肉相當著名,於是每家店都掛著「冠雲」的招牌,以及「先嘗後買、當場真空包裝」的廣告;那架勢頗有點象上海朱家角到處都是「萬三牌」蹄胖一般。

我們的午飯是在平遙北城門正對面的一家飯店喫的,此店尚算干净,一如其它所有平遙的飯店,牆壁上掛著平遙特色菜的照片,無非就是牛肉、豬肘以及各式麵食。我們看了照片和菜單,點了「皇家熏肘」、「紅燒牛肉」一冷一熱兩個菜,還有一個「山西貓耳朵」主食。我想點瓶啤酒,老婆娘說是一般的啤酒沒了,衹有一種 15 元一瓶的「野生葡萄啤酒」,無奈衹能點了。

不一會功夫,大約也就三五分钟分钟,所有的東西都上來了,簡直讓人懷疑是不是用微波爐熱一下而已。熏肘的味道還算不錯,衹是沒有喫出「熏」味來;牛肉紅紅的,有精有肥,味道也不錯。然而說到「賣相」,則是大大的遜色了。仔細地觀察了一下牆上的照片,發現從攝影和菜式來看,這些照片均出自攝影師之手,而且其配菜、刀工、擺放,也絕非路邊小店能夠做成。

「貓耳朵」是為了「懷舊」才點的。「貓耳朵」,在南方為點心,在北方為主食。因其形狀似貓的耳朵,故名。

記得我和夫人第一次到山西,夜宿五臺山,沒有別的東西喫,衹能點了一份「山西莜面貓耳朵」,兩人合喫。說起那份「貓耳朵」,衹要三元錢,大大的一盆,貓耳朵是用喬麥面做的,色微黑,一眼望出,無非就是面疙瘩而已民。上面還鋪滿了大蔥、大蒜及蕃茄。一盆貓耳朵,集我們兩人之力,只消滅一半。晚上回得房間,伴著鞋味,以及自胃及上,呼出的蔥蒜之味,一夜惡臭,至今猶記。

後來,我們又有一次到得杭州,早飯赴「知味觀」,見有「貓耳朵」,居然要十元一份,亦是兩人合喫一份。等端上來,小小的一碗,那碗也就是平時喫飯的碗大小,連湯帶水,連呼上當。等用勺舀起一看,其中有雞丁、火腿、香菇、干贝和筍片等,倒是貓耳朵不過將近十個而已,放到嘴中,頓時齒頰生香,霎時覺得物有所值。後來請教了老師傅,說是一斤精白麵粉,要捏出九百多個貓耳朵來,所以個個薄、靈、嫩、俏。這「杭州貓耳朵」煞是好喫,無奈就是喫上三碗、四碗也喫不飽肚子,因此衹能歸為「點心」一類。

這回去五臺山,沒有看到有貓耳朵,想來是五臺山掙錢實錢容易,哪怕是粗做貓耳朵的手腳也不想費了。平遙的這盆,色面還算不錯,不過估計不是喬麥製成,多半是麵粉的。喫口並不佳,本來就是粗食,非我們南方人士所能受用; Lara 也不甚愛,罷了。

等到喫完,跑到飯店後面去看看,居然見到大量的啤酒,想來是老闆娘硬要推銷那些高價的「野生葡萄啤酒」吧。那個啤酒,仿佛是種摻了色素的汽水,奉勸大家若是有機會到得那裏,千萬不要再上此當,其實若是堅持要一般的啤酒,就算他們真的沒有,也會想方設法買來給你。

喫完飯,便游古城。在古城的南大街,鏢局的對面,有家賣牛肉的店,聽當地人說是最正宗的。案板上放在一大塊牛肉,仔細一看,是將許多牛腿肉壓緊在一起而成的,店主切了極小的一片給我品嘗,味道還算可以;而我本來就打算買的,於是就要了一斤,那人一刀下去,放到電子秤上,果然一斤,二十三元。等買完,看到邊上還有牛筋,也是熟的,居然只賣十二元一斤,這東西若在上海,除了飯店裏偶見之外,可謂「可遇不可求」;於是立馬買了兩斤。店主當場用銀色的密封袋,裝入牛肉、牛筋,抽去空氣,塑封;細看那包裝,空氣也沒抽盡,那袋子的材料也難保不漏氣,想來所謂「真空包裝」,也是一種喙頭罷了。


圖二十一 皇家熏肘


圖二十二 平遙紅燒牛肉


圖二十三 山西貓耳朵

晚飯: KFC 太原迎澤店

2003年10月6日 星期一

早飯:沒喫

今天是這回旅行的最後一天了,我們睡了一個大懶覺,真到近十一點才起床。並州飯店的免費自助早餐九點已經結束了。給 Lara 喫了一個白煮蛋後,我們收拾行李、退房。

午晚:並州飯店旁特色打滷麵

這家「特色打滷麵」,不是一般的。路邊的小店,往往樹塊木板,上面寫上「打滷麵」,就成了。這家店,是金字鑄出來的招牌,遠遠望去「特色打滷麵」五個字,熠熠生輝。我第一天到太原就看中這家店,因為一直聽說北京名喫「打滷麵」,卻一直無緣得嘗。無奈夫人不願,也就作罷。今天與夫人好說歹說,終於答應喫上一回。

這家店不小,其實打滷麵店是家飯店的附屬,裏面是通的,飯店的名字我沒看。打滷麵店不只賣打滷麵,而且買打滷麵的也不多。店內已經有幾十盤已經炒好的菜了,那架勢頗有點象上海的盒飯攤。也可以點菜,菜式也不少。我們點了羊雜鍋仔和二兩韭菜水餃。我們本來是從不碰韭菜的,無奈此處沒有白菜餡的,衹能入鄉隨俗,喫上一回了。誰知女兒倒是喜歡韭菜餡的,一口氣喫了好多個。

這家店上菜極慢,幾乎所有的客人都是橫催豎催,才能喫得一口。羊雜鍋仔是白燒的,倒也干咳,我們喫完了所有的羊雜和粉,要求再加粉條,加了粉條,要求加湯,總共不過十幾元的東西,要求倒不少。這是我喫過的塊切得最大的羊雜,羊肚甚少,羊肺、羊肝斜切大片,中規中距,甚是喜歡。


圖二十三 羊雜鍋

晚飯: K374 次列車

我和 Sam 一人喫了一大桶康師傅,並一人一罐藍帶啤酒。本來買了一包真空包裝的德州扒雞, Sam 說沒有食欲,我一個人也不捨得開封,就藏了下來。

2003年10月7日 星期二

早飯:

午飯: K374次列車

我終於拆了那包德州扒雞,買了一瓶啤酒,喝喝吃吃,甚是樂惠,只是扒雞雖好,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好,可能是預期值太高了。

Experiences before the current job

Experiences before the current job

2000

Certified Lotus Professional
I past the 6 courses and examinations, eventually I became a CLP (Certified Lotus Professional) in both Administrative
and Development, certified by IBM and Lotus.

2000 Registered Perl Developer
I got certified by CPAN (Comprehensive Perl Archive Network)
and become Registered Perl Developer. Perl is a short form for
Practice Export and Report Language, which is a programming
language for writing online applications. Registered Perl Developer
has the responsibility to optimize the language itself and write
the module for the language to easy for other users programming.
1997-now Founder, CTO, Webmaster and Vice President
China Linux Association
China Linux Association is the first legally registered non-governmental
Linux association in China; it was originally Shanghai Linux
Users Group. In the past 6 years, I am keeping the design of
it’s website and did several times major changing of the whole
web system. I designed and manage the Intranet (though Internet)
system for the members, led the team did Mandrake and famous
Slashdot Chineselization. China Linux Association and I got
the award from Shanghai Science Association which is the government
management office of all the non-governmental associations.
Shanghai Linux Association also has good relationship with Shanghai
Municipal Government and work together for the Shanghai informazation
project. I also do speech for annual conference, which has two
thousands participants.
1997-now Interpreter and maintenance for Chinese HTML
HTML (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 is the core of webpage. I
joined team at the period which HTML 3.0 is upgrading to beta
4.0. I set the Chinese standard for HTML 4.0 and interpreted
the entire HTML Specification 4.0 into Chinese. HTML 4.0 is
the highest version and won’t be any higher version of it.
1996-1998 System Administrator, Webmaster and Vice President
Shanghai Internet Association
Shanghai Internet Association is a famous non-governmental hobbies
association, which had been reported by CCTV, SHTV, OTV and
Jiefang News, Wenhui News. I set the whole system and designed
the whole website.
1996-1998 System Administrator
Shanghai Super Network and attached Internet Cafe
Shanghai Super Network is the first ISP in China, which is invested
by the son of Deng Xiao Ping. I was invited to be their system
administrator at the end of 1996 and accepted the offer at the
February of 1997.
I designed a charge system for them. The system can charge the
end users either by time or the capacity. In the period, my
colleagues and I also introduced IP phone and IP fax into China.
1996-1998 CTO of Shanghai L’Enfant Co., Ltd.
As the CTO of Shanghai L’Enfant Co., Ltd., I managed a team
of programming and installation. We use Visual Basic, Access
and SQL system, developed a POS (post-of-sale) system. The POS
system had been sold to a lot of domestic restaurant and it
was still being used in the famous Tian Tian Wang Sichuan Hot
Pot franchise restaurants.
Our team also set up the LAN for Shanghai Fuhwa Toy Co., Ltd.
which is a toys manufacture. We designed the ERP system for
this company, the system took the control of enterprise resources
from the material purchasing until the real product go through
the custom.
1994-1996 System Administrator, Art Designer
Shanghai Feilo Co., Ltd.
Shanghai Feilo Co., Ltd. (short for Shanghai Feilo) is a state
owned company which is also the first company listed in the
Shanghai Stock Exchange in new China.
Shanghai Feilo is the oldest and most famous acoustic and loudspeaker
manufacture. I was the Art Designer for the first two years
when I was there; I designed packages for 10 different brands
of loudspeakers.
1996, I introduced computer based design to Shanghai Feilo and
become the system administrator. I worked as system administrator
for more two years, set up the LAN for design department and
finance department.

Perl XML FAQ

Perl XML FAQ

Version 1.1中文版

by Jonathan Eisenzopf
邵宛澍翻譯


Credits

感謝Clark Cooper, Matthew Sergeant, Enno Derksen,
Ken MacLeod, Rob Cameron, Asakura Hiroshi以及Wanshu Shao(邵宛澍)對此FAQ作出的奉獻.


Overview

這份FAQ包含了通過Perl使用及操作XML的信息. 如果有任何的糾錯或添加信息要求,請直接發電子郵件給
eisen@pobox.com. 這份FAQ可以在http://www.perlxml.com/faq/perl-xml-faq.html找到.
Asakura Hiroshi為這份FAQ建立了一個日語譯文,可以在http://db-www.aist-nara.ac.jp/xml/perl-xml-faq-j.html找到,
Wanshu Shao(邵宛澍)為這份FAQ建立一個簡體中文譯本, 可以在http://www.linux.org.cn/xml/perl-xml-faq-cn.html找到.
這份FAQ的信息主要基於在Perl XML郵件列表中的討論和來往的信件. 如果想加入該列表,可以發送電子郵件給 Lyris@ActiveState.com,
並在正文中寫清: SUBSCRIBE Perl-XML.

這份FAQ通過一小段Perl腳本和一個XML文件生成. 這份腳本可以從 http://www.perlxml.com/faq/xmlfaq.pl獲得.
而XML的源文件則可以在 http://www.perlxml.com/faq/perl-xml-faq.xml獲得.
如想生成這份 Perl XML FAQ, 運行 perl xmlfaq.pl perl-xml-faq.xml 將會在STDOUT中打印出HTML.


Q1

到底什麼是XML?

可擴展標註語言(eXtensible Markup Language),或XML,是由 World
Wide Web Consortium 發展起來的SGML語言的一個簡化版本. 不同於HTML只提供了有限的標記定義, XML允許作者根據他們文檔的邏輯結構定義標記.
http://www.xml.com/xml/pub/98/10/guide0.html上有一份很好的關於XML的介紹.
更多的關於XML的信息則可以在 http://www.w3.org/XML找到.


Q2

有Perl專用的XML解析器嗎?

是的. 有一些Perl專用的解析器, 但最歡迎的是 XML::Parser 模塊. 起先由 Larry
Wall 開發, 現在由 Clark Cooper
負責維護 XML::Parser 模塊. 這個模塊是Expat的 Perl 外殼, Expat是由James Clark由C寫的一個非驗證性解析器.
該模塊可以在任何CPAN服務器或者Clark在 http://www.netheaven.com/~coopercc/xmlparser/intro.html的主頁上找到.
分發版中包含了 Expat, 因此你不用為需要單獨安裝它而擔心. 關於Expat的更多信息在 http://www.jclark.com/xml/expat.html.
Clark Cooper同時也寫一個非常好的關於 XML::Parser 的介紹, 可以在 http://www.xml.com/xml/pub/98/09/xml-perl.html找到.

在某些情況中, 你可能在處理XML中想使用正則表達式. 由Rob Cameron用Perl寫的REX是一個初級解析器,
REX可以在 http://www.cs.sfu.ca/~cameron/REX.html找到.


Q3

我需要什麼版本的Perl來使用XML::Parser?

你應該安裝有 Perl 5.004或更高的版本. 如果你需要UTF8編碼支持,你需要版本 5.005_52或更高>
http://www.perl.com是相當好的Perl資源站.
要獲得最新的Perl分發版, 可以訪問 http://www.perl.com/CPAN並選擇離你最近CPAN鏡像站點.


Q4

我是否可以使用XML::Parser來代替DTD去驗證XML?

不可以. XML::Parser建立於Expat之上, Expat是一個非驗證解析器, 因此一個DOCTYPE聲明會受到語法上的檢查,而不能用來驗證XML.
然而, Earl Hood寫了perlSGML,它包含了一些Perl腳本和庫可以解析和操縱SGML. 同時它也包含了處理DTD的能力.
查看 http://www.oac.uci.edu/indiv/ehood/perlSGML.html
以獲得更多的信息. 你也可以嘗試一下David Megginson的 SGMLspm模塊, 可以在 http://www.perl.com/CPAN/authors/David_Megginson找到,
它用來解析James Clark的NSGMLS解析器的輸出. 你可以在http://www.jclark.com/sp/index.htm找到包含了NSGML的SP工具集.


Q5

我如何在Win32下安裝 XML::Parser?

XML::Parser可以在ActiveState的模塊裏找到. 可以在命令行中輸入: ‘ppm
install XML-Parser’ 來安裝. Matt Sergeant 通常提供比ActiveState更新的XML::Parser版本,
可以命令 ‘ppm install –location=http://www.fastnetltd.ndirect.co.uk/Perl/packages
XML-Parser’來安裝.


Q6

XML::Parser是面向對象的嗎?

簡單地說, 是的. XML::Parser是用來生產XML::Parser::Expat需要的實例的生產廠家.


Q7

XML::Parser是否基於SAX API?

不是. XML::Parser基於Expat, 一個由James Clark寫的非驗證解析器.
然而, Eric Prud’hommeaux開發了一個簡單的實現方案, 叫做 W3C::SAX::XmlParser, 它可以在
http://www.w3.org/1999/02/26-modules/找到.
注意, 這個實現方案並非最終結果, 因為Ken Macleod目前正在從事標準的 Perl-SAX 接口工作.


Q8

有沒有供Perl使用的DOM模塊?

有. Enno Derksen 正與Clark Cooper合作編寫一個供Perl使用的DOM模塊,它是一個實現XML::Parser的子類.
它用DOM level 1語法編譯. 如果你想使用它的話,你需要安裝有 XML::Parser 版本2.16或更高. 該模塊可以在你當地的CPAN檔案中找到,
同時也存放在 http://www.erols.com/enno/dom/之中.
另外還有一個使用自帶XML解析器的可以在 http://www2.ann.ne.jp/~kojun/TmpL1/
找到.


Q9

有沒有關於XSL的?

因為XSL還在大幅發展, 目前還沒有什麼興趣建立供Perl應用的XSL引擎. 因此, 如果你非常想看一看的話,
就在Perl-XML郵件列表中大聲呼吁吧.


Q10

CPAN中的XML模塊在哪裏?

如果你在CPAN中尋找 XML::Parser 或其它的模塊碰到了問題, 可以嘗試以下的鏈接:
http://www.perl.com/CPAN-local/modules/by-category/11_String_Lang_Text_Proc/XML/.
一個關於所有Perl/XML模塊並且附帶描述的列表可以在 http://www.perlxml.com/modules/perl-xml-modules.html找到.


Q11

XML::DOM 和 XML::Grove 之間有什麼區別? 我該使用哪一個?

XML::DOM 是一個World Wide Web Consortium (W3C)的 Document
Object Model (DOM) Level 1的實現. DOM 定義了一個用於XML樹的接口而XML::DOM則是DOM的一個實現,其工作於在內存中的XML結點樹.
所有的DOM實現(Perl或是其它語言)均使用類似的接口, 並且用一種DOM可以實現的話,用另一種也可以. 這個便捷性允許按你的需要(內存使用,實現語言,數據庫等)來選擇你需要的DOM實現方案.

XML::Grove使用的Perl的數組和hash來存放XML對象並允許你使用常規的Perl數組和hash函數來操作XML結點樹.
XML::Grove 基於國際標準化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Standardization
(ISO))的 HyTime和DSSSL標準所描述的”property sets”.

使用XML::DOM使你更易於把持將代碼轉出到別的語言或別其它的DOM模塊[XML::DOM在目前是從Perl轉出的唯一實現方法],反之亦然.
XML::Grove有一個簡單的Perl接口. 粗略地讀一讀 XML::DOM 和 XML::Grove pod 文檔可以幫助你選擇使用哪一個模塊.
許多模塊可以同時與DOM和 groves[*]使用, 但你需要檢查一下該模塊的兼容性.


Q12

為什麼當我在XML文件頂端使用了XML聲明時, XML::Parser就會報錯?

你的XML文件中的XML聲明不正確. 儘管看上去XML與大小寫無關,然而事實正好相反.

聲明必須小寫併用包含版本號(同樣要小寫). 它看上去是這樣的:

你也可以在此聲明語言編碼以及該文檔是否是獨立的:

注意: 在XML聲明的屬性中, 你可以使用單引號或雙引號.


Q13

當我使用XML::Parser時, 我得到一個: Can’t find method
“read” in module FileHandle的錯誤信息

這個錯誤出現在同時與DBI一起使用 XML::Parser時. 這並不是XML::Parser或DBI的漏洞,
而是Perl本身的漏洞. 你需要將DBI昇級到1.05版本或更高,也可以簡單地用 use FileHandle;來調用文件句柄


Q14

我該如何不退出代碼就獲得XML::Parser的錯誤返回信息?

通常, XML::Parser模塊在遇到非良構的XML時就會立刻終止. 事實上, 這是XML解析器應該做出的反應.
然而在某些情況下, 你希望不退出程序就處理錯誤. 在這種時候, 你可以在eval塊中調用 parse()
parsefile()方法, 就像:
eval { $p->parse($xml) };
or like:
eval { $p->parsefile($filename) };

如果有錯誤出現, 它會將錯誤消息放到 $@ 變量中. 下面是一小段解析XML文件的腳本.
它在一個eval塊中包含了parsefile()方法, 當錯誤出現的時候,就可以打印出來.
use strict; use XML::Parser; my $p = new XML::Parser(); die “catch_error.pl n” unless $ARGV[0] && -e $ARGV[0]; eval { $p->parsefile($ARGV[0]) }; print “Caught error: $@n” if $@; print “Done.n”; ]]>


Q15

看上去XML::Parser把我的文本轉換成了UTF8. 有沒有辦法保持我原來的編碼?

有的, 使用original_string方法, 包含於2.19或更高的版本中,它按照字符本身的編碼返回值.
唯一的缺點是它將禁止實體擴充. 同時, 當你在使用 XML::Parser::ExpatNB 對象時, 你無法使用該方法, 這個對象在版本2.22中被引入.


Q16

有可以從一個流中讀入數個文檔嗎?

你可以在parseparse_file中使用parse_start方法來從一個流中讀入多個文檔.
它將建立一個新的 XML::Parser::ExpatNB實例. 多個文檔通過相繼調用 parse_more方法而被解析.
調用parse_done方法則表示你完成了文檔的處理.


Q17

我如何在處理文本的同時過濾掉多餘的空白?

你可以在文本句柄中過濾掉多餘的空白: sub text { my ($xp, $data) = @_; return if ($ignorable_whitespace{$xp->current_element} and $data =~ /^s*$/m); # Rest of processing … } ]]>


Q18

當某個元素有多個屬性時,我在XML::Parser 2.20中得到一個 ‘duplicate
attribute’ 錯誤信息.

這是XML::Parser 2.20中的一個漏洞, 可以昇級到新的版本.


Q19

即使XML是良構的,我依然得到奇奇怪怪的XML::Parser錯誤信息.

如果你使用的Perl是 Linux RedHat-5.2封裝分發的, 應該昇級到一個新的Perl版本.
Redhat意外地在他們的5.2分發版中帶了一個有漏洞的Perl.


Q20

有沒有可以解析RDF的模塊?

有, Eric Prud’hommeaux 開發了一個W3C::Rdf::RdfParser,
它需要在第7個問題中提到SAX的Perl實現. 可以http://www.w3.org/1999/02/26-modules/找到.


Q21

我如何能夠提高XML::Parser在服務器上處理文檔的速度?

對於初學者來說, 如果你使用Apache,應該安裝 http://perl.apache.org的mod_perl.
它可以減少調用Perl解譯器以及任何你使用的模塊的時間. 如果你還想要更快的話,可以使用Data::Dumper或Storable將XML::Parser的對象存到硬盤上.
這能減少重複解析XML文檔的時間.


Copyright (c)1998 Jonathan Eisenzopf. All rights
reserved. Permission is hereby granted to freely distribute this
document provided that all credits and copyright notices are retained.

詩韻與詩的欣賞角度

余於上週六下午參加校文學社的一個活動,談到一些關於詩的問題,有感而發,戲二筆。

詩韻

淮左兄談到一個詩的旋律即音樂性的問題,與余就「詩是否必須押韻」商契了許多時。余竊認,詩是需要押韻的。有詩就有韻,此是一證。蓋《詩三百》第一篇之《關睢》,「鳩」、「洲」、「逑」就是韻腳,而且,注意了二句之間的隔句押韻,避免了太強的節奏感。末篇《殷武》第一章用韻「武」、「楚」、「阻」、「旅」、「緒」,可見,《詩經》已經是很注意用韻的了。

淮左兄又言,新體是突破舊傳統的,卻殊不知,新詩在突破舊傳統中,廢韻卻失敗了。朱自清言:「舊詩詞曲的形式保存在新詩裏的,除少數句調還見於初期新詩裏以外,就沒有別的,衹有韻腳。這值得注意。新詩獨獨接受了這一宗遺產,足見中國詩還在需要韻,而且可以說中國詩總在需要韻。」(《新詩雜話》三聯書店,八四年版)。

韻是一種復沓,可以幫助懷古的強調和意義的集中。誠然,寫詩不能拘泥於韻,象句句碰頭的「柏梁體」,最終沒人去讀,沒人去學,那是由於韻腳太密,便失了興味的緣故。的確,有人嘗試過「五步無韻詩」,「四步無韻詩」(在新詩時候),但終究未能推廣起來。

要流暢?說話就很流暢,而又有句話叫謂「說得象詩一樣」,為何?蓋詩該采用說話的調子,但終究不能象說話一樣,它用的是提煉的說話的調子,既如是,則押韻也就不至於妨礙詩的自然。

詩是必須有韻的,這道理就像「錢非萬能,但沒錢萬萬不能」一樣簡單。於是,詩的問題上,不必再去研究是否要押韻,而是應該談談韻的間隔及通押、轉韻的問題。即如何活用韻腳的問題。

詩的欣賞角度

在我國的文學批評傳統上,有一個成語,也可以說是文學批評術語,叫做「知人論世」。「知人論世」的意思就是學習文學作品,必須先瞭解這部作品及其作者的時代背景。「知人論世」語出《孟子.萬章下》:「頌其詩,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論其世也。」(《孟子》,清武英殿本)。

余舉一例,可證其詳。初唐王績有《野望》如左:「東臬薄暮望,徙倚欲何依。樹樹皆秋色,山山惟落暉。牧人驅犢返,獵馬帶禽歸。相顧天相識,長歌懷采薇。」王績身經隋唐二代,顯而易見,要讀此詩,僅知此是不夠的,必須知道這首詩是寫唐還是寫於隋。明人唐汝詢作「唐詩解」評此詩曰:「此感隋之將亡也」,清人吳昌祺在《刪訂唐詩解》中說:「然王嘗仕唐,則通首只無相識之意。」而何又煥則在清人顧安的《唐詩消夏錄》中增批了一句:「王無功,隋之遺老也。『欲何依』、『懷采薇』,可見其志矣。」由上可見,讀詩必須知人,知人則必須論世。

以上只作拋磚,蓋才疏學淺之故也。

癸酉年三月初七於梅璽閣

唐詩散札

原序

  这套《唐诗散札》是很旧的旧作了,初稿写于壬申年,当时,我很苦,蜇居斗室,游学于上大,每天乘车,要一个多小时,非常累,曾经有几次在车上睡著,以至于乘过了站;那时,我不如现在这般没有出息,每天乘车并不背英语,而是奉读诗书,好久下来,倒也看了不少,挑最有心得的,便作了一本《唐诗散札》;后来到了丙子年,有个朋友要我拿些文章出个小集子,于是,又删去了一大半,勉强挑错误小些的交差,就剩下几十条而已。

  这回,网虫俱乐部成立,有幸暂任文学区的主持人,可是近来俗事劳身,苦于没有作品,只能又翻出这部集子,可是现在看看,又发觉有许多很幼稚,可以拿出来见人的,也就不过十来段,均列于下。

原跋

  以上壬申年作品均写于共龙居,于乙亥年十二月下旬由阁主在梅玺阁亲自输入电脑

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七日星期二

后記

  2005年8月26日,最后整理并匯入梅璽閣网站

鶯鶯傳 西廂記 會真詩

  張生君瑞、崔氏鶯鶯普救寺西廂故事,可謂世人皆知,有越劇《西廂記》,京劇、南曲《普救寺》,然世人皆不知張生乃中唐大詩人元稹也∶貞元十六年,元稹二十二歲,客過蒲州(今山西省永慶),借宿普救寺,識崔鶯鶯,作了幾月露水夫妻。

  後來,元稹因去長安參加書判考試,遂與鶯鶯訣別。此後,元稹聯姻高門,娶了韋叢為妻,鶯鶯亦嫁人,一段私情,煙消雲散。

  元稹甚憶鶯鶯,將自己託名為張生,但未起名,作了部《鶯鶯傳》,於是乎騙了天下人。元稹將張生寫作一個追求愛情底青年,但世人卻不知西廂故事衹有討兵救寺,紅娘暗渡是真的,而後來之事,皆是元稹演絳出來,瞞世人的。而君瑞之名,則由宋人王懋著《野客叢書》開始:「唐有張君瑞遇崔氏女於蒲,崔小名鶯鶯。」張生名君瑞,這是後人為了編此傳奇而虛擬的。《會真詩》即《鶯鶯傳》中《續會真詩》,元稹說張生寫了篇卅韻《會真詩》,記初次幽會,他便作了此續詩,殊不知,《續會真詩》就是張生底《會真詩》,這是元慎故弄狡獪。

  杜牧曾斥《會真詩》為:「婬言蝶語」。的確,《會真詩》是我國歷史上第一首公然描寫性生活底詩,然而竊意並不過分,無非是∶「

「戲初微拒,柔情已暗通。低鬟蟬影動,回步玉塵蒙。
轉面流花雪,登床抱綺叢。鴛鴦交頸舞,翡翠合歡籠。
眉黛羞頻聚,朱唇暖更融。氣消蘭麝馥,膚潤玉肌豐。
無力慵移腕,多嬌愛斂(月旁弓)。汗光珠點點,發亂綠蔥蔥。」

而已,更或曰:「有了元稹先例,後世便變本加厲。以鶯鶯傳為題材底《西廂記傳奇》,在張生與鶯鶯幽會的這一場曲文,寫得比詩句更婬褻。」然而,觀後世王實甫《西廂記傳奇》,仍不失其美,錄於後:

「繡鞋兒剛半拆,柳腰兒勾一搦,
羞答答不肯把頭抬,只將鴛枕捱。
雲鬟仿佛墜金釵,偏宜(髟下为狄)髻兒歪。
我將這扣兒松,把縷帶兒解,蘭麝散幽香。
不良會把人禁害,咍,怎不肯回過臉兒來?
我這裏軟玉溫香抱滿懷。呀!
阮肇到天台,春至人間花弄色。
將柳腰款擺,花心輕拆,露滴牡丹開。
但蘸著些兒麻上來,魚水得和諧,嫩蕊嬌香蝶恣采。
半推半就,又驚又愛,檀口香腮。」

  此言語,可謂甚是含蓄,沒有相當古文功底者,卻是怎麼也看不懂,一笑(蓋以前也曾以為自己看懂讀通,後來才知全不是那麼回事)!可無論如何也不應落於落於「婬褻」一類,真正婬褻的,倒是現在路上出售的小報、小刊一類。

  餘終不以為當今「黃風」之始作俑者乃元稹。

壬申九月十八

長慶 長慶體 長慶集 元和體

  「長慶」是唐朝穆宗皇帝底年號,元稹命文集名《長慶集》,並且白居易底《長慶集》,也是元稹命名的,故世有《白氏長慶集》和《元氏長慶集》之分。施蜇老《唐詩百話》中說:到「元和體」也有人稱這為「長慶體」,但「元和體」之「元和」是年號,而「長慶體」之「長慶」是集名,果如是?

  非也!元白詩派,當時稱為「元和體」,因為他們底詩流行於憲宗元和年間;那麼,「長慶體」呢?

  乍一看來,好像是由集名而來,然而殊不知還有一段故事,長慶元年,穆宗讀元稹詩,大悅,即日命為祠部郎中,知製誥。元稹不是進士出身,按理不不能起草皇誥,於是朝廷嘩然,以為「書命不由相府」,非常輕視元稹。可是元稹草的製誥,文體古雅,與「時文」絕然不同,於是大家非但沒有說話,而且爭相摹仿,從此改革發製誥底文體,並且被稱為「長慶體」,這是「長慶體」日的本義,或許因為元稹對自己底成就非常自豪,就命自己底文集為《長慶集》,而元稹和白居易是好朋友,便給白居易也起了《長慶集》的名字。由此可見,長慶,是年號,而又成為文體名,再成為文集名,長慶體是由年號而來,並非由文集而來,至於長慶體和元和體的併稱,則是宋元以後底事了。

壬申九月卅日

  白居易和元稹是好朋友,經常互相唱和,並且在彼此的唱和中,開創了長達一百多韻底排律。唐詩中詩友唱和底詩很多,寫給朋友的,送別友人的,更數不勝數。

  唐詩中有「勿謂知音稀」、「望君煙水闊,揮手淚沾巾!」「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浮雲遊子意,落日故人情」、「相送情無限,沾襟比散絲」、「平生自有分,況是蔡家親。」等等關於朋友底詩句,有的已經成為千古絕唱了。象「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更是家喻戶曉。

  朋友是人不可或缺的。正巧這幾天,為了這個問題,和許多人探討過。在此,隨便說幾句。到底什麼是朋友?我認為有兩個最重要底標準:首先,兩個人不會互相攀比,不會互相擺闊,亦不會看不起對方;其次,這兩個可以推心置腹,可以說出所有心中想說的話,哪怕是最孤愎底人。這兩點是評判朋友必知底標準。

  讓我再來仔細地說說什麼是真正底朋友吧!這兩人不必門當戶對,可能一個富甲一方,一個食不裹腹;不必志同道合,可能一個是朝廷捕快,一個是江洋大盜;不必有相同底學歷,可能一個才高八鬥,一個字也不識幾筐。

  然而這種差距不會分離他們底友情,在他們底眼裏,對方衹是一個可以傾聽他們心聲,並且可以付出同情的人而已。別小看這個「而已」,但這卻是大多數人所不能做到的。試問,有多少人除去工作需要會花上三小時聽一個人滔滔不絕地訴苦?因此,大多數人並沒有真正的朋友。這兩個人不會因為時間底流逝淡薄他們底感情,分開一天和分開十年沒有區別,在此又有一件看似矛盾底事,他們呆在一起一個小時和呆在一起十年也沒有區別,他們分開一段很長的時間後,再一起呆上一個月,他們會發現友誼並沒有增加,注意,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他們的友誼已經達到了人世間最至高無上底情義,怎麼再增進呢?這就同酒肉朋友有個非常大的區別,酒肉朋友會侃上一個月,覺得對方是好得不可再好有朋友,覺得他們底友誼與日俱增,那是因為他們底友誼基礎淺薄,然而友誼底基礎在表面上會與相互接觸底時間成正比,而事實上,友誼底基礎早就由這個人底本質所決定了。

  友誼底基礎是什麼?就是從本質上對對方底看法,真正底朋友把對方看作一個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人,對方有才有錢,他不羨慕,對方無財無勢,他不鄙薄,他只把看作一個普通底人而已,這是在大多數人很難做到的。如果一個能客觀地看待一切,不加以評價,心中也不想什麼,那麼這就是「得道」之人了,如果有兩人彼此這樣看待對方,這對就是真正底朋友了。

  在外人看來,這兩個底交情並不怎麼樣。逢年過節,他們並不互訪,生日喜慶,他們並不對賀,至多口頭上說一聲而已,絕不送禮,殊不知,這才是真情呢!所謂「真情盡在不言間」,並非專指戀人,朋友同樣如此。

  他們底交往非常隨便,誰有錢用誰的,花錢的並不希望有何回報,用人錢的也並不感到虧欠對方一份情。他們底生活也並非相敬如賓,他們很隨便,不乏幽默,也會取笑對方,而被笑的也不會因為被笑了而耿耿於懷,這樣底取笑,僅僅就是「一笑」而已。

  他們不會隱瞞什麼,不懂的便會說出來,向對方請教,心中有什麼就會說什麼,遇到苦悶的事,會對對方一吐衷腸,對方會付出理解和同情,並且,對方會勸告他一些什麼,而同時,對方也往往會聽他的。

  表面上他們並不非常在乎對方,而實際上他們也並非十分注重對方,他們底交往,一切都是隨然的,他們對於對方從沒有刻意結交,以增進什麼,因為這樣,就不成為真正底朋友了。真正底朋友在交往時不會有意識地接近對,要不然,鍾子期和俞伯牙就不會分手了,真正底朋友,要等到其中的一個永遠地離開了,另一個才會感到有時失落,因為真正底朋友不需要「只爭朝夕」。

  總之,真正底朋友可以用兩個字來概括:隨然。就是說,真正底朋友並不刻意地追求什麼,他們對於友誼衹是任其發展,頗有些「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會直」的意思,然而,這並非是消極的,而是最積極的,就像英國諺語一樣:No news is the best news.

  再來談談朋友底形成,真正底朋友可以這樣形成:一、幼年相交,就像北京俗語那樣:光著屁股長大的,便是魯迅和閨土底關係;二、同學;三、老鄰居,別看這「鄰居」兩字,卻是大有學問,吳諺「金(敬)鄉鄰、銀(迎)親眷」說的就是這種;四、舊夫妻、老相好,這樣的說法是否近褻?設若兩人解除了性底關係,而依然常在一起的話,多半也是真正底朋友。這些方式形成的朋友,有一個共同底特點:就是當他們最初在一起的時候,僻如還是同窗,還是鄰居,乃至還是同床底時候,他們並沒有把對方當作朋友,而都是在後來底交往中,成為真正底朋友。因為在他們共同生活,成長底過程中,彼此都有了很深底瞭解,在此期間每個人底表現都是真實的,他們彼此都曾看見過對方的「狗皮倒灶」,但正是由於當時「雖見之而未惡之」,使得他們在後來底交往中成為真正底朋友。另外,這些人彼此知道對方底底細,彼此可以不要死爭面子,這樣就符了一開始說的那兩個最重要的標準了。當然,關於朋友底形成還有許多的機會,如「患難之交」等等。不再贅述。

壬申十月初三

小的火爐 小火的爐

  白居易有問劉十九,詩云:「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這首詩幼時就讀過,當時「綠蟻」一詞搞不懂,問了先生,才知道是指酒上的泡沫,也叫「浮蟻」,後面的三字因為很淺顯,沒有細究,衹是覺得「能飲一杯無」實在是大家手筆,寫此詩是邀請劉十九,可不問他「能不能來?」,卻問他「能不能喝?」,正正「匪夷所思」了。

  後來仔細地研究了格律,發現這首的前二字並不對仗,「新醅的酒」怎麼對「小的火爐」呢?再後來,學了烹調,才知以前的想法錯了。「小火」是一個詞,就像「文火」,「旺火」一般.

  近來翻書,才知以前才疏學淺,「小火」一語,古詩中也習見,白居易底好友元稹有「深爐小火埋」句(痁臥聞幕中諸公征樂會飲因有戲呈三十韻詩),李煜有「爐開小火深問暖」句(病起題山捨壁詩),都是把「小火」和「爐」分開來講的,再細細一想,自己真是笨得可以,豈有用「大火爐」燒酒的,把酒燒幹了不說,酒的香味不都要跑掉了嗎?

  順便說一名,清人舒位京口夜泊聽雪有「紅泥小火老瓦盆」之句,鄭珍祀日作有「紅泥小火鮑姑貧」句,則都是偷了「紅泥小火爐」這句。

壬申十月初三

劉十九 劉禹錫

  《問劉十九》詩,簡野道明《白詩新釋》謂是劉禹錫,非也。

  白居易為江州司馬時有關劉十九者,有詩凡四首(《白香山詩集》所錄),計《問劉十九》、《劉十九同宿》、《雨中赴劉十九二林之期》、《薔薇正開,春初熟,因招劉十九、孫大夫、崔二十四同飲》,檢《劉十九同宿》詩有句云“惟共嵩陽劉處七」,查劉禹錫,中山人;劉十九,嵩山人。劉禹錫自元和十年(八一五年)連任連州刺史,何稱「處士」?又白居易有夢劉二十八因詩問之詩,首名「昨夜夢夢得」,蓋「夢得」者,劉禹錫字,然則豈有一人初行十九而後行二十八之奇談乎?一笑!

  然餘至今尚未考出劉十九到底何許人也,亦是一憾事。

壬申十月初三

荔枝

  杜牧《过华清宫绝句三首》第一首云:“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此诗已成千古绝唱,也成了帝皇贵妃豪侈生活底代表,殊不知,杜牧骗了天下人。

  《旧唐书.玄宗本纪》写得清清楚楚。天宝四年,册太真妃杨氏为贵妃,是年十月丁酉,幸温泉宫,以后每年十月,都到温泉宫去住一个月,天宝六年,改温泉宫为华清宫。可见贵妃每年十月在华清宫,难道十月里还有新鲜底荔枝?况且,唐朝底所有史书都没有写到过贵妃曾在华清宫吃过荔枝。于是可见,这是杜牧“哗众取宠”底作品了。

壬申十月初三

社会 家庭

  李商隐有首《闰情》,诗云:“红露花房白蜜脾,黄蜂紫蝶两参差。春窗一觉风流梦,却是同衾不得知。”

  冯浩给这首诗底评语是“尖薄而率”,施蜇存老先生说他“没有深入理解这首诗”,并且说这首诗可以理解为“寄托深而措辞婉”底代表作。

  我认为这促说法是施蜇老危言耸听,并且有些倚老卖老,故作姿态了,有言曰:“社会如家庭”,那么任何一首写“家庭”底诗都可说成是“社会”底寄托,一笑!

壬申十月初四

兄妹 情人

  李冶有《寄校书七兄》诗,弄得后人争吵不休,争的是:这校书七兄究竟是李冶底情人,还是李冶底兄长。吴昌祺在《删订唐诗解》中有个眉批:“诗极清丽,但不校书果为其兄否,亦千秋之玷也。”而施蜇老认为唐朝底女道士、女校书,犹日本之艺妓,李季兰那样的风流放诞,也是公开的,何必伪称兄妹,于是认为吴昌祺是吃“冷猪肉”的。

  施蜇老还说李季兰有送净伯多赴剡县诗,写到“归来重相访,莫学阮郎迷”之句,才是寄情人底写法。

  梅玺阁主曰:吴迂也,施蜇亦迂也。兄妹之称,是情人间常用的,直到民国间,妓院中称妓女,还是称“姐姐”的。白行简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有句云“姐姐哥哥,交相惹诺。”是证也。(白行简,生于公元七七六年,卒于公元八二六年,字知退。白居易之弟,贞元末进士。著有李娃传,天一文出自甘肃敦煌县鸣沙山石室。)

  其实,李季兰寄校书七兄尾联云:“因过大雷岸,莫忘几行书。”在此,李冶用了一个刘宋诗人鲍照路经大雷口,寄书其妹鲍令晖底典。可见馐切置昧顺便说一声,鲍照的信是篇很著名底散文,被收到文选中,题作登大雷岸与妹书。

壬申十一月初六

半夜洗衣

  杜甫有吳體《暮歸》頷聯云:「客子入門月皎皎,誰家搗練風淒淒。」施蜇老又說「大約當時民間婦女都在晚上洗衣,木杵捶打衣服底聲音,表現了民生困難,故詩人聽了有悲哀之感。」

  錯矣!「誰家搗練」句並非指「家家搗練」,而是指「某家搗練」,由此可知,當時民間婦女並不都在晚上洗衣,乃是:「有那麼一家」,在晚上洗衣,試想,都在晚上洗衣,家家搗練,一定別有風味,熱鬧非凡,又何來「淒淒」之感?

  然而,事實上因為天色已晚,詩人感到一片空蕩寂寞,加之遠遠傳來的捶打聲,更產生了空曠底感覺,「他鄉」之情油然而生。李白有句「又聞子規啼,夜月愁空山。」是同樣意境。

壬申十一月初六

  這裏,又想到了李白底「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一詩來,曾經有人問我,為何低頭就會思鄉。當時,我坐在寫字桌前,床前有雙拖鞋,我脫下腳上底皮鞋,扔到床前,那人就懂了。那麼,杜甫底思鄉是不是也有些「拙荊浣衣」的意思呢?

乙亥十二廿二

天驕 天子 張春橋同志

  李白《古風第十四》第五聯:「借問誰凌瘧,天驕毒威武。」王維《觀獵》「居延城外獵天驕」,這兒,有兩個「天驕」,天驕者,天之驕子也,是匈奴人底自稱(「天帝所寵愛底兒子」,見於《漢書.匈奴傳》)。

  可是,我就有一問了,這「天驕」也是天之子,皇上也是天之子,朝中文人豈敢稱敵人為「天子」?記得動亂年代,有一右派,因稱張春橋為「同志」,結果被打掉了門牙,因為右派是敵人,怎麼可以稱張為「同志」呢?

  可見文化大革命乃是千古第一大冤獄也。

壬申十一月初六

毛 尾巴

  杜甫《無家別》第五聯云:「但對狐與狸,豎毛怒我啼。」這句話很淺顯,「怒」作副詞解釋為「凶惡」,賓語前置。

  然而,此處底「毛」字,施蜇老理解為「尾巴」,餘不以為然,餘竊以為此處這「豎毛」猶「怒以衝冠」之意,可見此處這毛,乃指動物身上之皮毛。

  上海俗語「氣得汗毛杆也豎起來了」,又有「汗毛倒豎」底說法,是證也!

壬申十一月初六

攜 分別 帶走

  杜甫《無家別》第十一聯云:「雖從本州役,內顧無所攜。」施蜇老認為「攜」這作「分離」解,全句是意思就是:向屋裏看,也沒有人可以分別。

  餘認為,此處「攜」字當作「拖攜」解,引申為「留戀」,全句底意思是:向屋裏看,沒有什麼可以帶走,值得留戀的。

壬申十一月初六

血洗箭

  杜甫七律《悲陳陶》頸聯云:「群胡歸來血洗箭,仍唱胡歌飲都市。」

  施蜇老說此句從來沒有註釋,卻很不易瞭解。說:箭已射中官軍,故箭鏃上有血。但這枝箭不會仍在群胡手中。施蜇老猜想大概古代戰鬥結束後,還要收回這些已射出去底箭。非也。古代打仗時,箭是很珍貴的,因此,必須從死人身上拔下箭來再用,拔箭當然比造箭容易多了,諸葛先生草船借箭,不就是拔箭嗎?

  所以,這裏的箭,不是收回而是收集的,雖然此詩首聯寫到「孟冬十郡良家子,血作陳陶澤中水」。但是,兩軍交戰,胡人一個不死也是不可能的,於是,在打掃戰場時,既拔下漢人身上底箭,也拔下胡人身上底箭,可見,此處非「收回」,再說,要是「收回」的話,諸葛先生底箭豈不都要被「收回」去了嗎?順便說一聲,箭上都是有番號的,或者有將領名字,這些字是刻上去或者烙上去的,拔下死者身上的箭,是敵人的,可以刮掉番號重新刻過或者再烙,如果是自己的箭,就直接可以用了。

壬申十一月初六

天地 天道

  杜甫《新安吏》第八聯云:「眼枯即見骨,天地終無情。」王嗣奭在杜臆中以為「天地」指朝廷,不便正面怨朝廷役使未成丁底青年,故以「天地」代替。作讀杜新解底浦起龍既同意王說,又說:「然相州之敗,實亦天地尚未悔禍了。」施蜇老討論了這兩家底說法,並且研究了此詩,認為杜甫並沒有遣責朝廷徵用中男底意思,並且根據詩尾底「王師順」三字,認為「天地」二字是實用,不可能是指斥朝廷無情。

  施蜇老還說此處底「天地」二字是復詞偏義用法,作者止是說「天道無情」。

  在此「天道無情」之說,吾甚以為然,但復詞偏義,吾有一疑,蓋「天地」者,即指「造化」也,用「天道」解釋「天地」,衹是「省地」,並非「偏天」也。

壬申十一月初七

停止 放下

  杜甫七律《登高》尾聯云:「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施蜇老解釋此句為「在這困苦艱難的時世中,愈覺得怨恨自己的滿頭白髮,在流浪不定的生活中以因病肺而停止了飲酒。」說到病肺,這裏說要講到老杜的另一首詩了,七律返照頸聯云:「衰年肺病惟高枕,絕塞愁時早閉門。」這兩首詩都是老杜在大歷元、二年旅居夔州(今四川奉節)時所作。所以,施蜇老說老杜是因為「病肺而戒了酒。」

  然而我認為,此處底「停」不應當解作「戒」,應該解作「放下」,再說此處老杜已經說明是「潦倒」了才放下酒杯的,並沒有寫「病肺新戒濁酒杯」啊?

壬申十一月初七

Suzhou美食地图

Suzhou


Above: Xu Miao Guan – a Taoism temple


Above: The entrance of Xuan Miao Guan


Above: The west gate-way (Xi Jiao Men) of the Xuan Miao Guan


Above: Kunqu Opera Museum


Above: The roof of Kunqu Opera Museum


Above: The performance stage in Kunqu Opera Museum


Above: The back yard of Kunqu Opera Museum


Above: Monica, Kitty’s sister, at the gate of Kunqu Opera Museum


Above: Suzhou No.2 People’s Music Instrument Factory


Above: Suzhou No.2 People’s Music Instrument Factory


Above: Suzhou No.2 People’s Music Instrument Factory


Above: Suzhou No.2 People’s Music Instrument Factory


Above: Suzhou No.2 People’s Music Instrument Factory


Above: Suzhou No.2 People’s Music Instrument Factory


Above: Suzhou No.2 People’s Music Instrument Factory

Thailand

Thailand

I had three Thai visas, one is business, one is pass through and the third is tourist visa, all in the same year.

Songkran Festival

The first time I went to Thailand is for the Songkran Festival, it is also the New Year Festival of Thailand. For 2003, the New Year started at April 12. I arrived at the New Year Eve; it didn’t have any ceremony at the midnight of the new year. Songkran Festival is famous of the water playing and fighting. The official date for the water playing is the second day to forth day of the new year, i.e. April 13 to 15. It looks that the Khao San Road is the center of the water playing, all the drivers were afraid to go there since the traffic getting worse about five kilometers away to the Khao San Road.

The water playing event starts around 3:00 pm to midnight every day in the period.

Viengtai Hotel

I already book the hotel through Internet in advance. The hotel which I selected is the most famous hotel around Khao San Road , it is also the oldest around that area. I learnt this hotel from the LonelyPlanet guide and good a price of 1, 195 Baht ($30) from Thailand Hotel. Later on, I learnt some other website offers better price but I can’t find it until now. The name of the hotel is Viengtai Hotel; I guess the name is a Chinese word because the Thai pronunciation of the word “Viengtai” is almost exactly the same as Chinese “Yuan Da (greatly huge)”.

This hotel is just behind the Khao San Road and has restaurant, tailor shop, and bookstore (I never see that store is open). Also, there are five or six tourist agencies attached with the hotel. Some such tourist agencies have the line connected to the Thai Airway server can do book and confirm directly.

I went Viengtai Hotel from Bangkok Airport by Limousine taxi, and cost me 1,500 Baht for single trip. Later on, I learnt that the normal taxi is around 300 Baht. Even worse, I bought return ticket for the Limousine together with the ongoing ticket for totally 2,700 Baht.

Kha0 San Road

Busy day and night, this backpacker haven has shed its down-and-dirty image, evolving into a major wholesale silver market and trendy hangout for young Thais in recent years. By day, it’s about cheap internet, cheap travel, used books and souvenirs. By night, try the fried insects, cheap eats, dreadlocks, henna tattoos, 50 Baht cocktails and great art cafes…also pubs and clubs of all sizes. — Nancy Chandler

There are two Khao San Road , the difference is like day and night, heaven and hell, good and evil,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Khao San Road locates at the central of Bangkok , the capital of Thailand , it is one of the most crowded and interesting area in Thailand and even Far East .

Khao San Road is a real short and narrow road; it is less than 1.5 kilometers and only allows two cars go through parallel. Khao San Road is crowded of bars, coffee shops, restaurants, street food booths, inns, hotels, photo develop shops, tourists, Seven Eleven and travel mafias.

When you go there before 9 a.m., the road is so clean and quite, the entire road is still sleeping, it will wake up around 11 a.m. The shops are going to open, the restaurants are going to invite visitors and the tourists are coming. More and more travelers come around 4-5 p.m., the street food booths come and the bars are moving the seat to outside, the night life is coming. The real night life is coming later, around 9 p.m. when the sun is fully set.

9 p.m., thousands of tourists in the Khao San Road , more are coming. You can get a cup of fresh beer with 50 Baht and buy some snack at the street food booths, fruit booths or even from Seven Eleven. You can see any color of the skin, eyes and hair over the road, also you can hear any language even English is the 搊fficial?language here.


The pair was taking their wedding photos at the Khao San Road, photo by Yule Show


Even broke her leg, she was still visiting Khao San Road, photo by Yule Show.

Wat Phra Kaew, Grand Palace and Wat Pho

Wat, in Thai, mean temple. Thai is a Buddhism country, I was told that every boy has to be a monk and serve the temple for two years as well as the selective military service in other countries. Wat Phra Kaew is the most imPhortant and famous temple in Thailand. Wat Pho is the royal temple and attached with the Grand Palace, the ticket office is inside the Grand Palace. The admission is 200 Baht include the royal garden which is 6 kilometers away. When I visited there first time, I just stood beside the admission office and was hesitantly thinking do I need go into the template. Because the Grand Palace was already impressed me, I wondered is that worse to visit the Wat Phra Kaew also. Suddenly, a Chinese tourist guide ran to me and gave me a ticket for free. She said that she miscounted the number of group members. I used that ticket to visit the great temple, and the visit made me went their again by purchasing admission.

If you wear short pan or t-shirt without shoulders, you have to borrow some cloth at the gate of the Grand Palace. The thing is easy, you pledge 200 Baht there, and get a square cloth. You can roll that cloth on your waist; actually it is some kind of skirt. I saw a lot of men wear that skirt in Wat Phra Kaew. This temple is famous of the Emerald Buddha (made of jasper, Jade Buddha in Chinese meaning), there are three ceremonies for changing Buddha’s wearing every year by the princess of the Thailand.

Wat Pho is just beside the Wat Phra Kaew, it has more than 200 years history and is famous of massage and Reclining Buddha. Wat Pho is the biggest and oldest temple in Thailand, the admission in only 20 Baht and I never paid it because that I couldn’t find the ticket office every time when I went into the temple.

WARNING: When you are walking beside the wall around that area, some very KIND persons will tell you that “Sir, the Grand Palace is closed and it will be opened after 2:30 pm” or “Today is a Buddhism festival, the temple is reserved only for Thai, all foreigners are not allowed.” DON’T BELIEVE THEM AND DON’T EVEN SAY THANKS, JUST KEEP WALKING. Otherwise you will be convinced to go somewhere else by just LITTLE money, but eventually you will pay a HUGE amount of money. Once you follow them, they will bring you to some luxury shop, close the door and force you BUY the things. Once the door is closed, you scare and buy the thing with very expensive price, it is not considered as ROB by Thai law.

WARNING: Especially in the festival season, when you take Tut-tut to the these area, the driver will tell you that the temples are reserved for Thai people, he will BORROW your map and show a route he suggests, the entire route will cost 6 hours with 20 view points and he only want 50 Baht. But if you insist go directly to the temple no matter it closed or not. Now, the driver will charge you 200 Baht or more, even the trip is only 10 minutes.

Food in Wat Po

(To be continued)

Related links:
Khao San Road
Viengtai Hotel, on the Khao San Road website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Viengtai Hotel
Thailand Hotel
Sawadee, also a good tourist information website, recommended by Tina Zhou
A very good, even more than very good, map resource of Thailand.
Nancy Chandler’s Unique Thai Maps, Cards and Gifts.

SARS and fever experience, Thailand

SARS and fever

SARS,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was a risky at the period of March
to June 2003.  The entire world was watching the disease; most countries
reported the situation every hour, every day.

Singapore was the effective area
when I was there, but I didn’t care a lot.  I still went out for dinner
even at the roadside food bar.  I didn’t wear any mask on the plane even
a lot of person wore mask once they entered airport.

I didn’t feel afraid of SARS until I arrived at Bangkok Airport.  There
were two lines for testing travelers’ temperature at the airport.  A
nurse put a piece of plastic, which is a heat sensitive thermometer, on my
forehead.  After a while, she said thirty eight.  She wrote down
the temperature and give me the paper, let me follow the queue.

I was asked to stand aside wait for further examination.  Another nurse
brought out a glass thermometer and tested my armpit temperature.  It
was still 38?Celsius.  A clerk came and led me to a temporary emergency
center.  He let me sit outside the emergency center and took my passport
away.

The person who had my passport disappeared.  Two doctors went out, and
brought me out of the hall back to the landing area.  There were two
x-ray cars.  I had x-ray test and was brought back to the emergency room
again.

No one took care of me.  I started feeling scary.  What would happen
if I did have SARS?  Fortunately, I didn’t know SARS indeed that time. 
I just thought it was a serious cough.  I even didn’t remember the SARS
would cause death.  What was I thinking is that I will miss the chance
to watch the New Year festival in Bangkok and I would miss Lara and Sam a
lot if I have to be isolated.

There was a girl sit in front of me.  She also was caught by the high
fever.  She said she is a student come to Bangkok for university but
she couldn’t speak English well.  There was a doctor talking with her,
the doctor spook in Chinese.  The girl said she come from North East
China.  She wore coat and sweater; she said the heavy clothes caused
the high temperature.  The doctor wrote down her contact information
and let she leave.

I was the last one.  I felt scarier and no one wants to talk with me. 
I asked that doctor is that alcoholic will cause high temperature.  He
said maybe.

Eventually, they returned my passport to me and told me I got a normal fever. 
The first thing I did when I reached the central Bangkok was that I brought
two thermometers, one plastic and another glass.  I tested my temperature
every hour until I went back to Shanghai.  The temperature was always
below 36.5 ?Celsius.

Related links:
SARS FAQ,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Malaysia

Malaysia

Passport and visa story

Malaysia, so called true Asia, is the first country I went abroad
in my life.  It was a winter in 1999, Shanghai was already
very cold and I was informed to go Kula Lumpur for CMS/Lotus Notes
training.

There was no more than ten days left, I even didn’t have passport
yet.  No one can easily get a passport that time.  Even
for the application form, you have to have a invitation letter from
foreign company, a introduction letter from the archive holder,
which normally was a state owned company.  After that, you
need fill the application form, get the archive holder chopped that
application form means that the company let you go.  It looked
like the company has the ownership of the employees, a very bad
feeling.

Shanghai Foreign Service Company, which is my archive holder, had
a related company, which did service for getting passport and visa. 
The official period will be two to three work week to get the passport,
and the company can get the passport in one week.   It
was said that the son in law of the director of Shanghai Foreign
Affair owned the service company, which was why they can do the
job so quickly.  All the employees for Shanghai Foreign Service
Company have to go through that related company to get the passport. 
The price was 200 RMB, several times higher than the normal price.

Even though, I need faster service.  There was only less than
ten days left, and I need get Malaysia Visa also.  Even worse,
Malaysia only had consulates in Beijing and Guangzhou can issue
business visa that means I had to fly
Beijing or Guangzhou after I got my passport.

Eventually, I got the passport in three days through my “powerful”
friends after paid 2oo RMB to that service company.  
I mailed my passport to FCS Guangzhou through EMS.  Ned Quistorff,
the PCO of FCS Guangzhou, sent the passport to Malaysia Consulate
in Guangzhou by himself and got the visa.  I flew to Guangzhou
that morning, got my passport and visa back and flew to Kuala Lumpur
that afternoon.

I went there with the same flight of two Guangzhou colleagues. 
We took cab to the Mandarin Oriental hotel.  I had no any idea
of Kuala Lumpur, which I knew before I went there is the famous
Twin Tower and hot weather.

I didn’t see the twin tower that night.  I decided the first
thing I will do at the next day was to look for the Twin Tower.

Next morning, I woke up and open the window frame.  I found
that the Twin Tower is just there about 200 meters away.  The
Twin Tower was really high; Shanghai didn’t have Jin Mao Tower that
time.

We had training in the hotel for three days.  I didn’t go
anywhere at daytime.  Bill Lawton, Huang Zhiqiang and I went
to Chinatown free market after supper.  I bought a Seven
Years in Tibet
video CD, which Sam and I wanted to watch it
for a longtime.

The only thing I still remember is that the weather was really
hot.  I even cancelled my following trip and escaped to Hong
Kong.


First time visit Kuala Lumpur, Malaysia in 1999.

Second time visit Malaysia

March 31 to April 4, 2003

This is my second time to Kuala Lumpur, Malaysia.  It is
also the first time I did OCIO (Office of Chief Information Officer)
Windows 2000 network upgrading by myself only. 

Malaysia isn’t the place I like, so I set the itinerary end at
Friday.  It was not only I can avoid weekend in Malaysia, but
also I can get more per diem.

I felt Kuala Lumpur didn’t change anything in the past three years. 
I could still recognize the street and shops there.  Bill Zarit
arranged me stay at Regent Hotel.  It was a very good hotel
at the best location, but it was also the only five stars hotel
without broadband connection in Kula Lumpur.  I had to buy
the Internet dial-up card to access Internet.

There are three racers in Malaysia.  Indian, they are very
smart, lazy and dirty.   I even met a cab driver can talk
about the mathematic with me.  Indian are famous of their bad
smell.  And I did feel they are very lazy.  I remembered
that I asked an Indian to move something for me, once the first
item moved; the person will just stay there.  He won’t move
if you didn’t tell him to move the next item. Malay, they are very
clean, honest and slow.  I don’t want to say they are stupid,
but slow is a word to kind for them.  Chinese, they are very
hardworking, smart and bad.  I still remember my experiences
for taking cab.  If the driver is a Chinese; he normally will
ask more than the meter.

Batu Cave

Click here
to read the details of Batu Cave.


I and CS Kuala Lumpur SA, in the server room. U.S. Embassy in Malaysia.


Twin Tower.


Twin Tower.


At National Islamic Museum.


At National Mosque.


At Kuala Lumpur railway station (old).

Batu Cave, Malaysia

Batu Cave, Malaysia

April 1, 2003

I was going to Islamic Museum but I got on a cab drove by an Indian. 
The Indian driver convinced me not go to a Hindu temple instead
of Islamic Museum.  The driver told me that the Hindu temple
is just nearby and only five minutes by drive; I agreed.  I
made wrong decision. 

He drove on the freeway, took almost 20 minutes and there was no
exit yet.  The digits on the meter are keeping jumping and
I was angry.  Eventually, we reach the Batu Cave.  The
cab fee is 54 Ringgits, it was ok.  The driver told me that
he will pause the meter and wait for me.  I made wrong decision
again.

The cave and temple is at the mountainside.   I had to
walk the steps to the upper building.  There are 277 steps
around 200 meters high, almost vertical.  I climbed to the
cave, the cave is closed.  There also some temple building
around, I prayed there and one monk put some powder on my forehead. 
I was also allowed walk into another dark cave, but the ground was
too slide and I dared not go further.

I walked around, watched one pray ceremonial and bought sari for
Sam.  The driver was still waiting there and the meter was
still 54 Ringgits.  Everything looked ok.  The problem
was that once the cab started again, the meter increased fast.  
It quickly jumped to 175 Ringgits when we arrived at my hotel. 
That means the return fee was more than twice than going. 
Even worse, the driver said he would wait for me by free, but that
meant no more than half hour.  He was going to charge me the
extra waiting time.  NO WAY!  I paid him 160 Ringgits
total after bargain.

This is the first Hindu temple I saw in my life.  Batu Cave
is really beautiful and interesting.  If without the story
of the driver, I will be much happier.

Related links:
An interest article
of Indian art

Batu
Caves, Malaysia Nature Socity website

Batu
Cave (Black Wind Cave), TBSN Ebooks website

Batu
Cave, a misc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