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改版了

朋友們可能已經發現,網站改版了,从沉悶陰鬱的黑色,變成了枯燥單調的白色,在這個非黑即白的社會裡,也衹能這樣了。

大家放心,終有一天,會變成彩色的!

這囬改版,酿成大錯,嚴格地說,是發現了一個大錯。

先是用category to tag這個工具玩了一下,結果陰差陽錯所有的欄目都消失了,好在有上週的備份,於是刪了所有的舊貼再从備份恢復,不就解决了嗎?

說幹就幹,結果有23個貼子(固定的)始終「導入失敗」恢復不了,於是去手工恢復,結果發現這些貼子都有不同程度的丟失段落的現象,於是真是後悔手賤去玩那個欄目标簽的轉換。

後來,找出了2013年的備份,發現當時這些段落已經受損了;又找到了2010年的備份,也已經出問題了。

所以,禍不是這囬闖的,這囬是意外地發現了問題,要想辦法找到以前MovableType時代的備份,然後再來比對。

導入失敗的23個貼子,但受損的可能更多:

  • 哭泣的游戲 引子
  • 哭泣的游戲 下篇 第一部
  • 我与洋蓟有个约会
  • [菲律宾] 走马观花看吕宋 点点滴滴看民生
  • [菲律宾] 唐人街行行走走 吃中菜点点滴滴
  • 梅玺阁主吃点啥?(10年10月)
  • 梅玺阁主吃点啥?(11年1月)
  • 梅玺阁主吃点啥?(11年2月)
  • 腊味煲仔饭
  • 手撕风鸡
  • 五香鱼冻·千层鱼冻
  • 粉皮炒肉片
  • 梅玺阁主吃点啥?(11年4月)
  • 我的评弹音频收藏目录 v0.3
  • 《清稗类钞》中关于上海、苏州方言的记载
  • 梅玺阁主吃点啥?(11年9月)
  • 立场
  • [上海回忆]001 打蜡
  • 我的评弹收藏目录,v0.6
  • 老娘秘制蹄髈
  • 777 FMC設定秘訣

777 FMC設定秘訣

原文地址:http://forums.x-plane.org/index.php?showtopic=66345&page=1

梅玺阁主翻译

------------------------------------

我有一個玩AVSIM的朋友希望我幫助他設置B777-200上的FMC。於是我寫了一個很長的私信給他,後者我想可能其他的一些新飛機員也會被B777與其它機型的細微差別所困擾。

所以如果你飛Ramzzess B777 Worldliner, 這就是為你寫的:(梅璽閣主注:原文是this Bud’s for you,這是百威啤酒的廣告語,很酷很容易讓人記住)

還需要更多的信息?請參考由Ramzzess在Youtube上發佈的關於Boeing 777的視頻。(梅璽閣主注:靠,又是牆外的,哪位小伙伴做搬運工啊?我倒是看得到,但上載太麻煩了,沒准我會放到www.yuleshow.com去,下一步吧 )

你必須觀看這些視頻以得知如何正確地啟動飛機以及如果調出菜單以便加油。不要使用X-Plane自帶的加油屏幕來加油——B777必須在引擎關閉、地面電源組接通、並且從機首數起第二排的兩扇門都開著的時候才能加油!當加油的時候,777的菜單必須保持打開,當然你可以把菜單拖到一邊去同時開始配置飛機。

我在這裡寫的指示只針對Ramzzess Aviation出產的X-plane插件波音777。如果你還沒有這架飛機的話,考慮買一架吧。單單FMC本身,就比X-plane中的其它飛機先進上好多光年,甚至可以打敗某個競爭對手的收費FMC。

壞消息是這架777強迫你在引擎關閉的情況下加油,就象真實世界一樣。你永遠也不可能給一架發動著的飛機加油,是不是?所以,你一步步地在菜單上連續地面電源,打開艙門,再加油,然後再啟動飛機,隨後調出FMC來設定飛機計劃以及相關的性能與用油數據。

為了預計油量,到 www.fuelplanner.com 這個網站。你需要先注冊才能免費使用它的下拉菜單功能以使用磅(VATSIM連線飛行中使用的美制單位)和公斤(X-plan中777使用的公制單位)。在計劃窗口中確保在AIRPLANE中選用了Boeing 777-200,然後在DEPARTURE和DESTINATION中分別輸入起降機場的ICAO代碼(舉例中使用KLAX到KLAS),然後在FuelPlanner.com上按LOADSHEET按鈕。

哇,你的燃油荷戴表(fuel load sheet)就生成了,這裡包括了儲備燃油(reserve fuel),飛行所需燃油(fuel to be used in flight),預計航行時間(梅璽閣主注:estimated time of flight,也叫block time,後者專業詞典中叫做“輪檔時間”,聽上去有點象切口是不是?),備用飛行時間,以及放空時間(TIME TO EMPTY)。還有,成本指數(cost index,表上顯示為CI)也已經準備好了,同時還有乘客數量以及貨艙重量。你使用這些數據來決定你要輸入到Ramzzess菜單中的油量,然後在主菜單中按LOAD FUEL按鈕來加油。

777使用公制油量而非“磅”。所以以你必須在fuelplanner.com網站註冊才能選擇KILOGRAMS。這個網站是免費的,你一分錢也不用付。一旦你注冊並且登錄了fuelplanner.com,記得選擇METRIC而非IMPERIAL,這可是關鍵!(閣主注:為什麼看上去象是fuelplanner.com的托呢?哈哈)

用飛機的菜單輸入燃油數據,然後用LOAD FUEL鍵加油。一條進程條會從右到左地顯示加油過程。

加完油之後,你就可以開始“發動前”(pre-start)的例行操作了。

在此之前,你需要一個飛行計劃。我使用FlightAware.com來獲得真實世界商業航線的真實飛行計劃。在起飛城市輸入”Los Angeles”並且在降落城市輸入”Las Vegas”,然後你可以在路線的兩端看到下拉式菜單列出了兩個城市的相關機場。我為Los Angeles選擇KLAX機場(洛杉磯國際機場),同時為Las Vegas選擇了McCarren International(麥卡倫國際機場)機場。然後是一些航班例表。選擇一個還沒有起飛的航班,你就可以看到飛行計劃了。 我選擇了一條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的AAL182航班。縮寫的飛行計劃為Loop 6, Dagget, Kepec3。如果你不想從FMC的菜單中選擇標准進離場程序,那麼所有的相關細節都必須由你手工輸入,兩種方法都可以,純粹主義者(閣主注:原文是purists,要是趁我心的話,我更願意譯作“偏執狂”或者“處女座”)更樂忠於把航點一個個輸入FMC。我在下面描述我使用的方式,你可以同我一樣幹。

這裡是由FlightAware解碼的全程航路
(原文配圖)

飛行員注意:你依然需要起降航圖。LOOP6的離場航圖可以給你離場跑道的相關指示。這些指示是細節化的,包含了高度和速度限制信息,以及計劃轉向等所有SID標準離場的部分。所以需要根據你的指定跑道(由空管給出),查看相關的程序(LOOP6)航圖來決定哪些事是必須做的。舉例來說,LOOP6從KLAX機場的25R跑道起飛,沿著跑道(250度)飛行直到過了SMO(Santa Monica VOR)徑向160度。這時,左轉朝新的航向235度飛並且保持這個航向直到空管給你新的方向和高度(閣主注:這裡是VECTORS,直譯是“矢量”,其實就是方向和速度,還有高度)。一旦轉向到了計劃中的235度,就按照離場程序航序保持這個航向,直到空管給你一個新方向來重組離場程序。

典型的空管對話將會是”American 211 Heavy, turn left DIRECT to Los Angeles (LAX) VOR, rejoin the loop 6 departure”。這時,打開FMC,按LAX這個航點(應該是航路段列表中上面數下來的第二個),然後”LAX”會顯示在FMC底部的scratchpad(就是左下角的輸入框的位置)上。然後按LSK(左例按鍵)1來把LAX移到航路段的頂上並且按下EXECUTE。接下來是一個左轉,這時按下LNAV按鈕。在繼續到下一個航點KEGGS之前,飛機會完成左轉並且飛越LAX機場。
(梅璽閣主注:原文在這裡有點亂,作者前面是拿標準離場打比方,此時飛機實際沒有起飛,甚至還沒有開始配置FMC)

最終,你將會準備好初始化FMC並且把飛行計劃和性能數據輸入到FMC中去。

當飛機靜止並且停在跑道上進,你必須初始化飛機的位置。這使得FMC可以正確地計算飛行計劃。在頭部上方的儀表盤中,ADIRU必須點亮(閣主注:Air Data Inertial Reference Unit,大氣數據慣性基準組件),飛機要加好了油並且使用地面電源(外部電源)。在FMC上,按INDEX然後按POS INIT,在FMC的右例按GPS POS鈕把當前的位置拷貝到FMC的暫存行上,然後再按一下右例鍵的第5個把飛機的位置輸入到FMC中。

在777的performance initialization(性能初始化)頁面,你可以通過REQUEST功能來(自動)輸入大多數數據。你衹需要輸入RESERVE(備用油量,我使用5這個比較普遍的值)以及CRUISE ALTITUDE(FL290,閣主注:巡航高度,各國標準不同,根據不同的航向有不同的高度)以及COST INDEX(成本指數,即燃油荷載表上的CI)然後按REQUEST和REST,然後數據就被FMC自動輸入了。下一頁是THRUST LIMITS(推力限制),我通常使用默認值中最頂端的<TO和CLB>選項。下面兩個選項是降低引擎功率用的(減少磨損,但降低了性能)。有時你必須最大限度地降低功率來使得VREF速度可以計算。這可以在飛機以極輕荷戴時發生。

按Takeoff進入起飛頁面,在flaps輸入5,然後按REQUEST,然後你的V速度就在右面的那例顯示出來了。你必須按右例的按鈕來激活垂直參照速度V1,VR和V2。如果你看到一條說”V SPEEDS UNAVAILABLE”的信息,那麼必須回來takeoff thrust頁面去選擇第3個選項(TO2和CLB2)然後再回到TAKEOFF頁面,垂直參照速度就會顯示出來了。再說一次,你必須按右邊最上面的三個鍵來激活垂直參照速度。按完之後,速度會顯示成粗體,如果不是粗體則FMC中沒有垂直參照速度!!!非常重要!

如果你還沒有擁用Ramzzess Boeing 777的話,我強烈推薦購買。你通過該機的內建菜單來裝載而非X-plane的加油菜單,那個和這架777不兼容。而FMC更是要比X-plane中的好上幾個光年,句號!

重型噴氣機的1小時左右短程飛行的巡航高度是FL300(30000英尺或者飛行高度層300)。如果航線是向東飛的,選一個奇數高層(FL290)又或者航線是向西的則使用偶數高層(FL280)。長航線的話,你看到高度層達到400。即使加上一些別的因素比如總飛行時間以及高空風(winds aloft,閣主注:專業術語),相對來說飛得越高用油越少。

就象你讀給FMC聽一樣地輸入航路段(航點),如果對於某個航點FMC顯示”NOT IN DATABASE”,多半表示那個“航點”是一個標準離場或者進場程序。它不是航線中一個“單獨”的點,而且一系列指導你離場或進近的點。

然後你跟據所打算使用的跑道來選據離場程序和進場程序。假以時日,你會學到哪條跑道是你經常飛行機場的活躍跑道(ACTIVE)。在VATSIM上你可以使用ATIS來獲知哪條跑道是開放(ACTIVE)給降落以及哪條跑道是開放給起飛的。有時,起飛和降落是同一條跑道,有時則是分開的。大型機場有好幾條跑道,所以你需要從空管那裡得知可以使用的跑道(“Expect ILS Runway 25L, or Expect the Visual Approach Runway 35”)

在KLAX(洛杉磯)到KLAS(拉斯維加斯)的例程中,你將會根據飛機停放在機場的哪一邊來決定 使用25R或24L跑道。對於我們大多數來說,南邊,所以我們使用25R來起飛或者當回場時用25L來降落。

在FMC上按APP/DEP按鍵,選擇DEP鍵然後就可以看到跑道了,25R在離場的第二頁上。選擇ILS 25R之後與之相關的SID標准離場程序會顯示在FMC上。從LAX向東飛行的離場程序一般選擇LOOP6(除了晚上10點之後,噪音減低命令讓你按照OSHNN4離場)。然後你為LOOP6選擇一個過渡點DAG(Dagget)。在你有了經驗之後,可以通過閱讀航圖來知道這些離場程序哪個更有利於你的航線路徑。例如,在LAX,VTU5(Ventura 5)程序通常被用於往北飛行而LOOP6則讓你飛到海上,然後在飛越SMO 160徑向後轉向235度,再於ATC的導引下飛回LAX向東飛向拉斯維加斯。每當你看到一個定位點和一個徑向值的時候,比如SMO 160,你必須使用FIX按鈕來把定位點(SMO)輸入到FMC上FIX頁面的上部的四個白框中,然後再到下面一條,把那個定位點的徑向方位(160)輸入進去。徑向方位(RADIAL)與離場程序(LOOP6)圖中描述的航向(HEADING)是不同的是。

到達另一頭也是同樣。按ARR然後選擇跑道。根據經驗我們知道KLAS通常使用25L降落,起飛則常常使用25R。選擇到達跑道是25L,然後就看到標准進場列表。選擇KEPEC3。然後在飛行航路中選擇一個過渡點,你可以選擇DAGGET以符合你在離場程序中的過渡點。這個在FMC的左邊,而在右邊,跑道下面是另一個過渡點,是從進近過漢到ILS的點,選擇PRINO。現在剩下的衹有保存航路了。如果你是照著這個指導一步步來的,那麼你的LEGS頁面的顯示,應該和文章前面提到的那個FlightAware飛行計劃顯示的所一致。

為你的航路起個名字,比如KLAXKLAS或者KLAXKLAS25或別的什麼。把名字輸入到FMC的暫存欄然後按左鍵的SAVE。下一回當你要飛這個航線時,你可以按REQUEST按鍵然後選擇一條已經儲存的航線。(閣主注:這個存和取,都是指RTE頁面下的)。這將大大加快“起飛前”的例行工作。

你需要擁有起降機場的標準進離場航圖。我使用NAVIGRAPH來獲得我需要的航圖(付費的),你也可以在AIRNAV或FlightAware上找到免費的(閣主注:炫富貼?你敢發到中國來不?罵不死你Y的)

當然,FMC上一旦航路被讀出來(閣主注:事先存儲的航路被從內存中讀出來)則按ACTIVATE鍵,然後按EXECUTE。

陽光燦爛。(閣主注:原文是you should be golden,直譯是“你已經準備停當了”,但我就喜歡譯作“陽光燦爛”,可不可以啊?)

下面你將學到的是有些離場程序需要在FMC中輸入定位點和徑向方位。按FIX並且輸入SMO(Santa Monica,閣主注:好親切的名字啊!)然後你會看到一個坐標列表,選最上面的那個,這時你會看到四個白框,這是用來輸入徑向方位的,輸入160。

當你觀看777上的導航顯示屏時,你會看到一條綠色的虛線,那就是你輸入的定位點。使用777上的HDG旋鈕設到235,然後按動HDG旋鈕上方的一個黑色的標著”HDG/TRK”的小點,直到顯示屏上說是”TRK 235″。TRACK與HEADING不一樣(閣主注:可以譯作“航跡與航向不一樣”),TRACK把風計算進去了因此你可以自動對准方向,而HEADING則沒有。

在起飛之後你沿著跑道作250度的飛行(25號跑道不就是250嗎?對不?)直到你越過綠色定位點虛線,在這個點你左轉到新的航向235。“說人話”(閣主注:原文為in plain language)就是你建立一個告訴自己在什麼時候應該左轉的“標誌”。不是之前,等到你飛越標志的時候再轉!(除非:空管告訴你依然沿著跑道方向飛,空管高於一切!)一旦你飛越了定位點綠線,按一下HEADING/TRACK旋鈕當中的那個小黑點,飛行就會照著新的235度飛(閣主注:原文少說了一句,先要用那個旋鈕調到235度,然後再按小黑點),並且保持這個航向。空管會在同一個點讓你爬升,在MCP儀表盤上輸入新的高度,按ALT旋鈕當中的小黑點來激活新的高度。然後空管會說”turn left, cleared to LAX VOR”,這裡的”LAX VOR”是你飛行計劃中的下一個航點。在FMC上,按對准LAX的左邊按鈕,把LAX複製到暫存欄中,然後按左邊最上面的一個鍵來把LAX移到最上面,來替代原來的方向與高度,然後按EXECUTE。按著,按下FMC的LNAV按鈕,然後飛機就會左轉並且飛向LAX航點。

程序同樣也有高度限制。在LAX,你被告知在起飛後保持5000英尺的高度以使離場後五分鍾可以達到巡航高度。所以你在MCP上調5000(起動飛機時的缺省是10000)。這個步驟可以使你在得到放行許可前不會爬升超過允許的最大高度。

空管會告訴你什麼時候可以飛得更高,通常會是13000,然後是15000直到達到你的巡航高度FL280。

我喜歡PilotEdge實行空管。當然,作為一個新飛行員你還沒有準備好連線飛行,你得先飛得好一點。

不要使用X-plane的燃油裝戴功能為飛機加油!你必須使用777內帶的菜單來做這件事,並且門必須是開著的,地面電源組也必須連著!
APU在這架飛機上最多運行10分鍾,你不希望一直工作在APU之下,直到油被裝滿、FMC調好衹等啟動。你也不想用APU來推飛機。

在推離廊橋或者啟動引擎之後,你必須啟動APU。一但啟動,在頂部控制面版上斷開兩組地面電源。

等到推車出現並且連到你的是鼻輪下。停機制動器會自動解開,使用油門和方向舵來控制飛機的後推方向。

關於主菜單的提示:

不選 Custom Failures
不選 Real Time
選 QUICK ZOOM
選 PlugIn Radio (如果你使用實時空管,即連線飛行)
選 Doors Manual
選 GPU2
選 GPU1
選 Stairs
選 Fuel Truck
選 Pas. Bus
選 Chocks

在底部按SAVE STGS(這將保存設定上——下一回你衹要按LOAD STGS就可以調用設定了)

如果看不到飛機圖樣,你衹要按主菜單右上角的黑色的感嘆號,它就會把那些廢話去除變成飛機顯示給你看。在選擇了上面提到的復選框(閣主注:即選定了Doors Manual)後,你可以打開門了。在飛機圖樣上,點取左右兩邊位於第二排的門,這兩扇門必須打開才能加油。

輸入旅客數量(在荷載表上,通常是287),輸入貨艙重量(也在荷載表上),APU設到20分鐘,滑行時間設成30分鐘,起飛油量(查荷載表),然後總燃油和總總量會被自動計算出來。記住,燃油是公斤——而不是——磅!!!!非常重要。在fuelplanner.com注冊之後,選擇MERIC(缺少始終都是磅),你就有了這些數據。

777需要公制重量單位,而非“磅”。你必須在fuelplanner.com注冊然後才能選“公斤”。這是免費的,你一分錢都不用花,衹需要注冊後登錄並且選擇公制而非英制(METRIC,而不是IMPERIAL),這是關鍵!(閣主注:這已經是第四次還不是第五次叫人注冊fuelplanner.com,我不知道那邊怎麼樣,要是這裡的話,這個網站一定出了錢給作者了)

使用飛機的菜單來輸入燃油數據在,然後在主菜單中按LOAD FUEL,一個進度條會出現,從右向左地顯示加油過程。

在裝油之後,你可以走一遍“飛行前”(pre-start)例行程序(看YouTube上完美的教程,閣主注:什麼時YouTube啊?中國人沒聽說過啊?)

最後,你將準備初始化FMC並且輸入飛行路線和配置性能數據。

當你的飛機靜止在跑道上時,必須初始化飛機的位置。這樣使得FMC可以準確地計算飛行路程程 。ADIRU必須被點亮,飛機必須裝載好(閣主注:原文gassed up,既可以理解成加好了油,也可以理解成機艙加壓完成),必須使用外部地面電源,這時才能設定。在FMC上,按INDEX然後再按POS INIT。在FMC右邊,按GPS POS把當前位置拷貝到FMC的置存欄,按右列鍵5把位置設進FMC。

當你在做777的性能初始化時(閣主注:指在PERF頁面),你可以用REQUEST來使
(譯到這裡,閣主發現原作者把所有的話又說了一遍,甚至是大段復制粘貼的,那就不重復翻譯了,直接跳到尾部)

常見問題:
問:MCP儀表盤上的LOC和APP有什麼區別?
答:LOC是水平導向並沒有垂直方向的指引,而APP是ILS進近時水平和垂直的自動飛行。
LOC可以用作RNAV進近,例如San Diego (KSAN) 27號跑道。對於典型的ILS航道來說,進近方式太過起落,所以使用LOC進近來讓飛行員控制下降以避免撞到建築物上。

老娘秘制蹄髈

  网上出了一个故事,某青年去女朋友家吃了一顿酒席并拿女家一个红包之后,带着女友回自己的家中,正式去见他的母亲,那顿饭是没有“鸡鸭鱼”的三个菜。这个故事是怎么会流传开来的?原因是因为那个女孩受了委屈和他分手了,可他想不通三个没有鸡鸭鱼的菜怎么就不行了?既然未来要做一家人吃的也是这些东西,为什么女孩子就受不了了?为什么女人就这么娇气?他很难理解为什么女朋友不能接受他家的“口味如丰盛程度”(并非我刻薄,此是原话)。

回贴中一片骂声,而那个青年都不断地在辩解,家境、习惯、差距、客观承条件等等等等,大家吵来吵去争去争来,直到有人出来说一句话,大家都不响了,那句话是“别说什么情商智商,也别说自己多重视女友,换了老板来,保证全家一秒变懂事!”

其实吧,别看有的家庭有钱有势有文化或者没钱没权没底气,各式的家庭都有,然而这个家庭到底如何,绝对可以从他们家对待媳妇的方式上看出来。如果你想娶某家的姑娘,可以先去看看他们家是怎么对待嫂子的。能够善待媳妇,才是真正的修养,有钱没钱无所谓,能够尊重别人,才是可爱的。

这㸃上,我的娘也是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一种人,但凡有人要去她们家吃饭,上午说她从上午开始担心,隔天说隔天担心,隔周隔月说的话,就隔周隔月先担心起来。相心啥?担心客人“吃勿饱”!

她的理解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客人到底喜欢吃什么,万一准备了鱼,客人倒正好喜欢吃肉呢?那就鱼和肉都准备上,万一那人喜欢吃鸡呢?鸭呢?虾呢?那就鸡鸭鱼肉加上虾再加上蟹,全都准备上。对了,素菜!是人都吃素的,加上素!噢,还有汤,再烧个一大锅汤吧!

至于每道菜的量我娘是这么想的:万一客人祇喜欢吃一个菜,那也得让他吃饱。于是一桌中每个菜的量都是可以足够吃饱人的,不是半饱,而是全饱。

你去想象吧,但凡有人去我娘家吃饭,那是什么样的一个阵仗。有人也许会问为什么不事先和客人沟通一下,知道别人想吃什么,不就可以简单许多了?这个方法,是行不通的,如果有人问我娘去她们家想吃什么,她一定会说“什么都可以”,因为她本人认为做菜是件很麻烦的事,而她怎么可以因为个人的喜恶而麻烦别人呢?所以她不会说的,哪怕没一个合口味的,宁可饿肚子,宁可“吃勿饱”。

本着“宁可自己饿肚子,吃勿饱”的心态来准备一顿“就怕你万一饿肚子”的饭,想像一下结果吧?整整的一桌菜,盆上叠碗,盏上架盘,若是多几个客人,有些菜要放在一旁的矮几上……

问题是老娘不会烧菜,以前她有公婆烧,也就是我的祖母来烧;后来呢?就有我烧了;再后来呢,家中有保姆烧。因此,她并没有多少机会做菜,不熟何以生巧,她的水不也就和我女儿差不多。

但是,由于我娘有看强烈的“不能饿着你”的情节,外加她又聪颖好学,但凡吃到好吃东西,必定就要把做菜之人找到,威逼利诱、软硬兼施,许多人在重压之下,抗不住就把菜肴的秘诀告诉了她。而且这些菜都不是普通的家常菜,都是很出彩的传统改进并提高菜肴,加上老娘的融会贯通、锦上添花,这些菜也不是普通的好吃,简直是出神入化般的好吃。

当然她学到好菜并且加以发挥的机会也不多,所以这种级别的新菜每一年到两年只能推出一两道,读者朋友们见到过的《老娘秘制排骨》就是一种,今天的老娘秘制蹄膀则是最新的。

我先来说一下这道菜有多好吃吧!我去厦门玩了六天,每天每顿都是开宴上席吃的,每晚都是两顿,不是一顿晚宴一顿夜宵,而是每晚两场正餐,朋友多嘛!六天之后,飞回上海,甫出机场直奔娘家,特地去探望一下。你想那么多顿吃下来,肯定需要清淡点的调整下,最好是白粥就乳腐。但是,我娘是那种“怎么也不能饿着你”的人,她怎么可能给我吃白粥就乳腐呢?她端了一只蹄膀出来。我娘很有趣,在她眼里清淡的菜就是用料简单的菜,反之则是要时间花步骤费手脚做的菜,所以,蹄膀是清淡的,而米塞藕则不算。

于是,摆在我面前的是一碗切成厚片的蹄膀,还冒着热气和香气,“蹄膀要吃肥的才好吃”,我娘也不问我想不想吃,直接挑了块大的放在我面前的盆中。

后来的故事是这样的:在娘劝了几次后,我勉为其难地挟起那块放在嘴中,轻轻咬下,突然瞪大眼睛边嚼边问“这蹄膀是哪家的呀?好吃,好吃!”接着是又一块,再一块,还块。

同样的故事在一周后发生在了我自己家中,女儿在一上午吃了三根条头糕之后表示放弃午饭,在她发表“弃饭声明”之后半小时,我右挟着一块五花肉,左手虚托在下以防油滴落地,然后去了她的房间,在一番好说歹说之后终于把肉塞在了她的嘴里。后来的故事呢?是女儿跟看我走出了房间,坐到了饭桌旁,吃了一块又一块,我挟了块比较瘦的给她,她要求换一块,说“肥的比较好吃!”

一只蹄膀一顿是吃不完的,况且我还是与五花肉合烧的。第二天,将剩下的蹄膀和五花肉,再蒸了一下,更糯更入味了,终于一扫而空。到了第三天的早上,我要给女儿煎蛋做早餐,女儿说不要煎了,说是“今天要体检,通知上说三天内要吃得清淡点”。好吧,你可真是你祖母的孙女啊!吃蹄膀加五花肉算清淡的?

这么好吃的东西,是怎么做出来的呢?我娘告诉了我,我告诉了女儿,要知道,她们两个做菜的水平差不多,一个告诉我,我再告诉另一个,然后让她们两个再做一次,就可以互相印证了。最后,我把诀窍整理了出来,大家以后都有得玩。

作者的路子有些朋友已经猜出来了,总是扯上一段,然而后开始说采买,然后是摘洗,再是制作。嘿,这回咱不说采买了,因为蹄膀和五花肉的购买挑选都说过好多回了,朋友们感兴趣的话,只要去翻看一下就可以了。我娘最早的最好是一只蹄膀,现在我更是加进了一条五花肉,用五花肉的油来浸润蹄膀的瘦肉,互为表里,相得益障。

有些朋友坚持买黑毛猪,有机猪,没问题,祇要你喜欢,继续买,一个人有坚持,是好事。但是我不同意任何黑毛猪有机猪一定香过普通的猪,口感一定好过之类的说法。别说差的黑毛猪绝对比不过好的白猪,就是同样中等比中等,还有品种、饲料、环境等各种影响因素呢,谁都没有胜算的。所以还是熟能生巧,按照经验来买才对,付足学费,找定信得过的摊位,以后认准了买。

本菜,还要一样东西,味道和风格就全靠,我总是尽量避免在书中出现食材品牌,因为出现了厂商也不给我钱。我曾经在《下厨记》第一册中谈到了李锦记的旧庄蚝油,至今还没有收到过“贵公司”的一分钱;然而,这次偏偏又要用到“贵公司”的另一产品——卤水汁,可恨的是,还非他家的不可,别的品牌就是不行。大家知道,广式烧腊和卤水是粤菜的重要组成部分,烧腊相对来说,需要专业的设备和工具;而卤水,则是家家都可自制,祇是传统的卤水要准备十几种不同的香料和中药材,配方复杂、操作繁琐,品质也较难保证,于是卤水汁就应运而生了。

传统的用法,就象上海人的糟卤一样,将食材弄熟之后浸到卤水汁中,静置数小时后取出即可,这是冷卤法。
我娘不会做菜,所以歪打正着,被她发明了这道“秘制”焖蹄(编辑注意:可以把“歪打正着”改成“另辟蹊径”以提高老娘的光辉形象)。

办法其实挺简单的,大蹄膀买来,飞一次水,飞水的意思就是冷水浸没后,大火烧到水沸,也叫出水、焯水䓁。飞过水的蹄膀用水再次洗净,有如果有些猪毛是被刮去的,飞水之后表皮紧缩,猪民就会露出来,用小镊子仔细地拨除干净;好在蹄膀的褶皱要比猪脚少得多,拨去也容易得多。拨完毛,再次洗净,将蹄膀放回洗净的锅中,用水盖没,加入少许料酒,开大火烧煮。

大约十分钟左右,水就煮沸了,把火调至中等的火,简单来说,就是两圈的火,外圈小到不能再小的样子。此时,加入三分之一的瓶的卤水汁。如此,焖烧一个半小时。

很简单,一个蹄膀、三分之一瓶卤水汁、一个半小时,烧到一个小时时,加入一调羹糖,继续烧,等时间到,将蹄膀取出,放在一边待凉,待蹄膀皮凉而肉有余温之时,取刀切成厚片,大约与手指的粗细差不多的,厚的吃起来最是遇瘾。这种蹄膀第一顿要空口吃,一大片一大片往嘴里塞方才过瘾,温热的口感外加异香扑鼻,吃到嘴角流油依然不舍,这是第一顿。

第二顿可以隔水蒸热了再吃,千万火不能大,否则水蒸汽聚到碗里,味道就淡了,有朋友如果觉得肉心的味道还欠缺一点,可以淋上几滴纯的卤水汁再蒸,这是热吃。还有冷吃法,将蹄膀片铺在碗底,上覆热饭,边吃边掘,待饭食去其半,肉方显现,早已焐得热软,正好入口,美哉!如果不用热饭去焐,也可用热面佐食,其味远胜于市售焖蹄。

我说过,我在煮的时候,会加入五花肉,用整条的五花肉、一切为三,可同煮一个半小时,卤水汁适量增加即可,煮熟同样切片,可与蹄膀同置同食同蒸。煮过蹄膀的水不必弃去,置兰花豆腐干数块投入,烧煮也可,浸润也可,反正,入味就行。如果有朋友痛风不宜食用豆制品、可放入去壳的鸡蛋数枚,依法炮制。

这就是不会做菜的老娘新发明的惊艳之菜,让我们猜猜她下一回合,会发明个什么菜出来。

我的评弹收藏目录,v0.6

as for 07/22/13

[长篇弹词]一代枭雄(上)–吴迪君 赵丽芳–61回(全)
[长篇弹词]三个待卫官–龚华声 蔡小娟–20回(全)
[长篇弹词]三戏龙潭–张君舫 沙丽英–30回全
[长篇弹词]三更天–周希明 汤小君–30回
[长篇弹词]三笑·杭州书–华士亭 江文兰–40回
[长篇弹词]三笑·王老虎抢亲–孙珏婷 王惠凤–15回
[长篇弹词]三笑·王老虎抢亲–张文倩 骆文莲–20回[苏州数字电视视频版]
[长篇弹词]三笑·赏中秋
[长篇弹词]三笑·龙庭书–徐云志 王鹰–53回
[长篇弹词]三笑名家名回
[长篇弹词]三笑–张文倩 唐小玲–32回
[长篇弹词]三笑–王鹰 包弘 华士亭 向阳 除雪玉 陆建华–26回全
[长篇弹词]三笑–集回–24回缺2回
[长篇弹词]上海三大亨–吴迪君 赵丽芳–55回
[长篇弹词]主仆姻缘–苏毓荫 陈忠英–58回
[长篇弹词]九丝绦–陈美云–44回全
[长篇弹词]九龙口–魏含玉 侯小莉–32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二度梅–张惠麟 冯月珍–28回(全)
[长篇弹词]二度梅–魏含玉 侯小莉–24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倭袍·毛家书–黄静芬–30回
[长篇弹词]倭袍·毛龙出京–孙扶庶 张碧华–33回
[长篇弹词]假婿乘龙–程艳秋–22回
[长篇弹词]再生缘【第一集】–秦纪文–30回
[长篇弹词]再生缘【第三集】–秦纪文–30回
[长篇弹词]再生缘【第二集】–秦纪文–30回
[长篇弹词]再生缘【第四集】–秦纪文–30回
[长篇弹词]再生缘·孟丽君【上集】–秦文莲–30回
[长篇弹词]再生缘·孟丽君【中集】–秦文莲–30回
[长篇弹词]包公·打銮驾–王文稼 严燕君–28回
[长篇弹词]包公·白罗山–王文稼 严燕君–24回[第1种]
[长篇弹词]包公·白罗山–王文稼 严燕君–24回[第2种]
[长篇弹词]包公·秦香莲–曹啸君 高雪芳–20回
[长篇弹词]十三妹–徐剑虹 李娟珍–30回
[长篇弹词]十三妹–郭玉麟 史丽萍–31回(全)
[长篇弹词]十五贯–严雪亭–13回
[长篇弹词]十美图·闹严府–周剑萍 庄凤珠–30回
[长篇弹词]十美图·闹严府–周剑萍 徐淑娟 严燕君–39回
[长篇弹词]十美图·闹严府–张鉴庭 张鉴国–12回
[长篇弹词]十美图·闹严府–张鉴庭 张鉴国–20回
[长篇弹词]十美图·闹严府–张鉴庭 张鉴国–28回
[长篇弹词]十美图·闹严府–张鉴庭 张鉴国–36回
[长篇弹词]双姬楼–杨一童 赵美华–30回
[长篇弹词]双姬楼–杨一童 赵美华–32回
[长篇弹词]双按院–姚荫梅–22回
[长篇弹词]双珠凤–余红仙 沈世华–29回
[长篇弹词]双珠凤–余红仙 沈世华–8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双珠球–余韵霖 王凤珠–46回
[长篇弹词]双金花–钱国华 陈琰–30回
[长篇弹词]双金锭·太仓奇案–张如君 刘韵若–30回
[长篇弹词]双金锭后段–沈仁华 丁皆平–22回至37回
[长篇弹词]双金锭–张如君 刘韵若–38回全
[长篇弹词]双金锭–谢毓菁 徐琴韵–26回(全)
[长篇弹词]合同记–吴伟东 毛瑾瑾–24回(全)
[长篇弹词]合同记–李葆卿 毛晏清–35回(全)
[长篇弹词]周美人上堂楼–徐祖林 董梅–14回(全)
[长篇弹词]唐伯虎智圆梅花梦–龚华声 蔡小娟–17回
[长篇弹词]唐宫书·则天皇帝–王建中 张蝶菲–29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唐宫书·玄武门之变–张雪麟 张碧华–30回缺1回
[长篇弹词]唐宫惊变–张自正 陈丽鸣–30回
[长篇弹词]啼笑姻缘·前集–蒋云仙–49回
[长篇弹词]啼笑姻缘·续集–江肇焜–30回
[长篇弹词]啼笑姻缘·续集–蒋云仙–37回
[长篇弹词]啼笑姻缘–盛小云–10回
[长篇弹词]啼笑姻缘–蒋云仙–40回
[长篇弹词]四进士–黄静芬–30回
[长篇弹词]四香传–陆锦宇 秦锦蓉–30回
[长篇弹词]团圆之后(福州奇案)–沈君麟 董文琦 王月仙–28回(全)
[长篇弹词]夜明珠–张君谋 徐雪玉–15回
[长篇弹词]大红袍·神弹子–张振华 庄凤珠–16回
[长篇弹词]大红袍·神弹子–张振华 庄凤珠–28回
[长篇弹词]大红袍–杨斌奎 杨振言–14回
[长篇弹词]大红袍–胡国梁 沈玲莉–32回全
[长篇弹词]夺印–蒋月泉 余红仙–5回
[长篇弹词]孟丽君–秦文莲–60回(1985年上海电台版)(全)
[长篇弹词]孟丽君–袁小良 王瑾–50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宋太祖–庞志英 杨薇敏–30回[现场版]
[长篇弹词]山阳奇安–魏少英 赵慧兰–24回
[长篇弹词]弦索春秋–花色档–20回
[长篇弹词]弦索春秋–花色档–28回[新版]
[长篇弹词]情探–钱玉龙 史蔷红–20回(全)
[长篇弹词]拜月记–刘宗英 蔡惠华–30回
[长篇弹词]拿高登–沈守梅–30回
[长篇弹词]描金凤·前段–杨振言 余红仙–13回[电视版]
[长篇弹词]描金凤·前集–朱维德 周亚君–36回
[长篇弹词]描金凤·河南书–杨振言 余红仙–30回
[长篇弹词]描金凤·苏州书–杨斌奎 杨德麟–22回
[长篇弹词]描金凤·钱笃笤与汪宣–余瑞君 庄振华–56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描金凤–张如君 刘韵若–20回
[长篇弹词]描金凤–张如君 刘韵若–60回
[长篇弹词]描金凤–朱维德 周亚君–36回(全)
[长篇弹词]描金凤–朱维德 周亚君–40回
[长篇弹词]描金凤–杨振言 余红仙–20回[苏州数字电视视频版]
[长篇弹词]描金凤–杨振言 余红仙–30回
[长篇弹词]描金凤–杨振言 余红仙–8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描金凤–江肇焜 张丽华–44回
[长篇弹词]描金凤–高博文 周红–28回
[长篇弹词]文征明–赵开生 盛小云 吴静–32回
[长篇弹词]文征明–黄异庵–49回
[长篇弹词]文武香球–周希明 陈琰 张建珍 季静娟–30回(全)
[长篇弹词]文武香球–周玉泉 薛君亚–53回
[长篇弹词]明末遗恨之陈圆圆–饶一尘 郑缨–12回
[长篇弹词]明珠案–张君谋 徐雪玉–30回
[长篇弹词]智斩安德海–吴迪君 赵丽芳–40回全
[长篇弹词]智斩安德海–李亦昂 曹莉茵–30回
[长篇弹词]智斩魏忠贤–郭玉麟 史丽萍–29回(全)
[长篇弹词]曾荣挂帅·上集–毛新琳 毛燕琳–26回
[长篇弹词]曾荣挂帅·下集–毛新琳 周慧–24回
[长篇弹词]朱砂痕–周剑霖 袁锦雯–30回缺14回
[长篇弹词]杨乃武·密室相会–李伯康 王月仙–8回
[长篇弹词]杨乃武·杨乃武与小白菜–徐绿霞–30回
[长篇弹词]杨乃武与小白菜·密室相会–石一凤–15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杨乃武与小白菜–石一凤–35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杨乃武与小白菜–邢晏春 邢晏芝–15回
[长篇弹词]杨乃武与小白菜–邢晏春 邢晏芝–43回
[长篇弹词]杨乃武–张自正 陈丽鸣–29回(全)
[长篇弹词]杨乃武–石一凤–60回
[长篇弹词]杨乃武–胡国梁 俞雪萍 徐绿霞–64回(全)
[长篇弹词]杨乃武–胡国梁 花色档–20回
[长篇弹词]林子文–王尧年 施雅君–26回
[长篇弹词]柳玉娘–庞志英 吴嘉雯–30回(全)
[长篇弹词]柳金婵–陆建华 沈伟英–24回
[长篇弹词]梅花梦–曹织云 王醉莺–15回
[长篇弹词]梅花梦–花色档–21回
[长篇弹词]梅花缘–葛文倩 史雪华–40回(全)
[长篇弹词]武则天–龚华声 蔡小娟–32回(全)
[长篇弹词]武则天–龚华生 蔡小娟–27回
[长篇弹词]武松–姚沁言–28回(常熟电台版)(全)
[长篇弹词]毛龙出京–濮建东 徐海燕–30回(全)
[长篇弹词]水浒·武松·挑帘–高博文 盛小云–1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水浒·武松–杨振雄 杨振言 杨聪–21回(全)
[长篇弹词]水浒·武松–杨振雄 杨振言 杨骢–13回[电视版]
[长篇弹词]水浒·武松–杨振雄 杨振言–23回
[长篇弹词]江南红–杨玉麟–48回
[长篇弹词]沉香扇–陆建华–25回全
[长篇弹词]法门寺–刘宗英 蔡惠华–28回全
[长篇弹词]洞庭缘–魏含玉 侯小莉–30回(全)
[长篇弹词]清宫书·同光遗恨–吴迪君 赵丽芳–44回
[长篇弹词]清宫书·同治皇帝–吴迪君 赵丽芳–30回
[长篇弹词]清宫书·皇太极–司马伟 张碧华–67回
[长篇弹词]清宫书·雍正皇帝–谢毓菁 王月仙–54回
[长篇弹词]清宫书·雍正皇帝–谢毓菁 王月仙–54回全
[长篇弹词]清宫书·龙凤斗–周孝秋 刘敏–30回
[长篇弹词]牡丹缘–潘祖强 陆月娥–33回
[长篇弹词]状元府–周剑霖 沈伟英–30回
[长篇弹词]玄武门之变–张雪麟 张碧华–30回(全)
[长篇弹词]玉蜻蜓·上–潘闻荫 庄凤鸣–26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下–潘闻荫 庄凤鸣–20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元宰入阁–庞志英 华一芳–30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法华庵–周希明 季静娟–30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苏州第一家–周希明 沈世华–28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金钗记–王柏荫 江文兰 高美玲–10回[七彩戏剧视频版]
[长篇弹词]玉蜻蜓–张君谋 徐雪玉–44回(全)
[长篇弹词]玉蜻蜓–张君谋 徐雪玉–53回(全)
[长篇弹词]玉蜻蜓–施斌 盛小云–1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玉蜻蜓–潘闻荫 江文兰–18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王柏荫 高美玲–30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王玉立 庞婷婷–10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秦建国 沈世华–10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玉蜻蜓–秦建国 蒋文–30回(全)
[长篇弹词]玉蜻蜓–苏似荫 江文兰–54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蒋月泉 江文兰–24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金月庵 金凤娟–24回缺3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金月庵 金凤娟–24回缺4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集回–54回全
[长篇弹词]王十朋–周云瑞 陈希安–7回
[长篇弹词]王十朋–王跃伟 徐宾 刘天真–18回(全)
[长篇弹词]王华买父–许月忠 冯月萍–32回缺1回
[长篇弹词]王宝钏–刘丽华 杨慧芬–19回
[长篇弹词]王府情仇–施斌 吴静–28回
[长篇弹词]珍珠塔·前段–倪怀瑜 倪萍倩–62回
[长篇弹词]珍珠塔·婆媳相会–周云瑞 薛筱卿–6回
[长篇弹词]珍珠塔·婆媳相会–赵开生 郑缨–12回
[长篇弹词]珍珠塔–倪萍倩 庞学卿–22回(全)
[长篇弹词]珍珠塔–朱雪琴 薛惠君–30回
[长篇弹词]珍珠塔–赵开生 高博文–14回
[长篇弹词]珍珠塔–陈希安 薛惠君–20回
[长篇弹词]珍珠塔–陈希安 郑缨–28回
[长篇弹词]珍珠塔–饶一尘 赵开生–20回
[长篇弹词]珍珠衫–程艳秋–30回全
[长篇弹词]琵琶记–李一帆 祝一芳–30回
[长篇弹词]生死恩怨–汤乃秋 方明珠–30回
[长篇弹词]生死恩怨–汤乃秋 方明珠–30回缺2回
[长篇弹词]白牡丹行动–景菊平 顾健–30回
[长篇弹词]白蛇传–余韵霖–57回
[长篇弹词]白蛇传–余韵霖–57回[清晰版]
[长篇弹词]白蛇传–金月庵 金凤娟–23回(全)
[长篇弹词]白蛇–余韵霖–60回(全)
[长篇弹词]白蛇后传–蔡雪鸣 张碧华–24回
[长篇弹词]白蛇–徐绿霞–54回
[长篇弹词]白蛇–曹啸君 高雪芳–20回
[长篇弹词]白蛇–杨仁麟–14回
[长篇弹词]白蛇–蒋月泉 朱慧珍–12回
[长篇弹词]白蛇–蒋月泉 朱慧珍–18回[另一种]
[长篇弹词]白蛇–蒋月泉 朱慧珍–18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白蛇–金月庵 金凤娟–23回缺1回
[长篇弹词]白蛇–集回–14回全
[长篇弹词]白蛇–集回–21回
[长篇弹词]白蛇–青春版花色档–18回(全)
[长篇弹词]白衣女侠–周孝秋 刘敏–30回(全)
[长篇弹词]盘夫索夫–何学秋 沈伟英–19回
[长篇弹词]真假国舅–周剑萍 蔡小娟–28回
[长篇弹词]真假太子–潘祖强 陆月娥–15回
[长篇弹词]神弹子–张振华 庄凤珠–10回[电视版]
[长篇弹词]神弹子–张振华 庄凤珠–16回
[长篇弹词]神弹子–张振华 庄凤珠–24回
[长篇弹词]神弹子–张振华 庄凤珠–28回
[长篇弹词]秋海棠–徐惠新 沈丽–28回(全)
[长篇弹词]秋海棠–徐惠新 沈玲莉–19回(全)
[长篇弹词]秋海棠–王如荪 薛君亚 王小洁–32回(全)
[长篇弹词]秋海棠–王琴珠–26回
[长篇弹词]秦宫月–金丽生 徐淑娟–26回
[长篇弹词]秦楼名花·一代红妓陈圆圆–惠中秋–10回(全)
[长篇弹词]秦楼名花·北宋名妓李师师–惠中秋–9回(全)
[长篇弹词]秦楼名花·小凤仙全传–惠中秋–6回(全)
[长篇弹词]秦楼名花·巾帼英雄梁红玉–惠中秋–7回(全)
[长篇弹词]秦楼名花·赛金花与李鸿章–惠中秋–6回(全)
[长篇弹词]秦香莲–曹啸君 高雪芳–14回全
[长篇弹词]筱丹桂·金宝宝拣嫁–周孝秋 刘敏–28回
[长篇弹词]筱丹桂之死–周孝秋 刘敏–30回
[长篇弹词]粉妆楼–卢绮红–32回
[长篇弹词]翠凤奇案–杨溪荫 赵慧兰–10回(全)
[长篇弹词]芙蓉公主–蔡惠华 陆月蛾–29回
[长篇弹词]芙蓉锦鸡图–潘祖强 陆月娥–30回
[长篇弹词]荆钗记–周云瑞 陈希安–7回(全)
[长篇弹词]落金扇–侯莉君 孙世鉴 唐文莉–26回
[长篇弹词]落金扇–吴迪君 赵丽芳–23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董小宛–张雪麟 严小屏 张晏情–3回
[长篇弹词]董小宛–张雪麟 严小屏 张晏情–6回
[长篇弹词]董小宛–张雪麟 张晏飞 张麟飞–30回(全)
[长篇弹词]董小宛–王锡钦 王惠凤–44回(全)
[长篇弹词]董小宛–王锡钦 骆文莲–26回
[长篇弹词]蝴蝶杯–唐小玲 陆蓓蓓–28回
[长篇弹词]蝴蝶杯–葛文倩 张碧华–30回(全)
[长篇弹词]血海花–杨溪荫 赵慧兰–18回缺1回
[长篇弹词]血溅鸳鸯湖–沈友梅 王醉莺–30回
[长篇弹词]血腥九龙冠–陈平 宇秦–30回缺2回
[长篇弹词]血衫记–周希明 张丽华–28回
[长篇弹词]西厢记·闹柬
[长篇弹词]西厢记–杨振雄 杨振言–16回
[长篇弹词]西厢记–杨振雄 杨振言–7回
[长篇弹词]西厢记–杨振雄 杨骢 庄凤珠 张振华 杨振言 朱雪琴 余红仙–2
[长篇弹词]西厢记–杨振雄–单档
[长篇弹词]西厢记–沈伟辰 孙淑英–20回(全)
[长篇弹词]西厢记–沈伟辰 孙淑英–26回
[长篇弹词]西厢记–沈伟辰 孙淑英–26回(全)
[长篇弹词]西厢记–集回–9回
[长篇弹词]西太后–吴迪君 赵丽芳–回
[长篇弹词]西游记·白虎岭·遇妖
[长篇弹词]谢瑶环–秦文莲–32回
[长篇弹词]贩马记–邢晏春 邢晏芝–23回
[长篇弹词]赵匡胤–蔡雪鸣  蔡小华  张碧华–32回
[长篇弹词]赵匡胤–蔡雪鸣 张碧华–32回缺3回
[长篇弹词]金玉蝶–金月庵 王惠兰–28回
[长篇弹词]金钗记–王伯荫 江文兰 高美玲–10回
[长篇弹词]金陵杀马–吴迪君 赵丽芳–65回
[长篇弹词]钱秀才–潘闻荫 庄凤鸣–14回
[长篇弹词]钱秀才–集回–12回全
[长篇弹词]阿庆嫂到上海·续集–夏云泉 沈伟英–30回(全)
[长篇弹词]阿庆嫂到上海–夏云泉 沈传英–30回(全)
[长篇弹词]陈园园–饶一尘 郑缨–12回(全)
[长篇弹词]降龙木–濮建东 杨薇敏–30回
[长篇弹词]隋唐·李元霸出世–周苏生 张小平–10回
[长篇弹词]雪山飞狐–邢晏春 邢晏芝–44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雪山飞狐–邢晏春 邢晏芝–47回
[长篇弹词]顾鼎臣–周剑萍 张鉴国–40回
[长篇弹词]飞龙仇–赵善彬 王小蝶–15回(全)
[长篇弹词]鹦鹉缘–赵善彬 王小蝶–22回
[长篇弹词]黄慧如和陆根荣–苏毓英 陈忠英–32回
[长篇弹词]黄金印–沈韵秋 倪淑英–27回(全)
[长篇弹词]龙凤呈祥–花色档–13回全
[长篇弹词]龙凤斗–周孝秋 刘敏–30回
[长篇弹词]龙凤斗–陆人民 莫桂英–16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龙凤斗–陆人民 莫桂英–23回
[长篇评弹]三大亨与他们的女眷–朱澵琳 王燕–11回缺1回
[长篇评话]七侠五义·小五义–汪正华–36回全
[长篇评话]七侠五义·白玉堂·三探铜网阵–汪正华–30回
[长篇评话]七侠五义·白玉堂–汪正华–30回
[长篇评话]七侠五义·白玉堂–汪正华–30回[另一种]
[长篇评话]七侠五义·白玉堂–金声伯–100回
[长篇评话]七侠五义·白玉堂–金声伯–22回
[长篇评话]七侠五义·霸王庄–汪正华–9回
[长篇评话]七侠五义–金声伯–77回
[长篇评话]七侠五义–金声伯–79回
[长篇评话]三国·三气周瑜–陆耀良–16回
[长篇评话]三国·关羽–汪雄飞–30回
[长篇评话]三国·千里走单骑–唐耿良–10回(全)
[长篇评话]三国·千里走单骑–唐耿良–16回[达特茅斯视频版]
[长篇评话]三国·千里走单骑–唐耿良–9回
[长篇评话]三国·双雄斗智–唐耿良–12回
[长篇评话]三国·后三国·兵伐东川–钱蓓斐–32回
[长篇评话]三国·后三国·进西川–张翼良–49回
[长篇评话]三国·后三国–张国良–14回
[长篇评话]三国·舌战群儒–张国良–6回
[长篇评话]三国·草船借箭–张国良–8回
[长篇评话]三国·诸葛初用兵–陆耀良–20回
[长篇评话]三国·赤壁之战–张翼良–15回
[长篇评话]三国·走荆州依刘表–唐耿良–14回缺1回
[长篇评话]三国·金殿上表–张国良–1回
[长篇评话]三国·长坂坡–唐耿良–11回
[长篇评话]三国·长坂坡–张翼良–16回
[长篇评话]三国·长坂坡–陆耀良–24回
[长篇评话]三国之赵云三踩当阳道–陆耀良–18回全
[长篇评话]三国–唐耿良–100回
[长篇评话]三国曹操得襄樊–陆耀良–6回
[长篇评话]三国诸葛亮出山–唐耿良–24回全[美国视频版]
[长篇评话]三盗万年青–殷小虹–30回(全)
[长篇评话]于成龙–杨子江–62回缺第2回
[长篇评话]偷龙冤–王伯岭 戴玲玲–20回缺1回
[长篇评话]刘少奇与邓小平–杨子江–60回
[长篇评话]前三国·东吴十计–陈希伯–79回(缺1~39回)
[长篇评话]前三国–张翼良–39回(全)
[长篇评话]包公·万花楼–顾宏伯–50回
[长篇评话]包公·包公与狄青·续·狄青取珠–顾宏伯–60回全
[长篇评话]包公·包公与狄青–顾宏伯–50回
[长篇评话]包公·智审换女案–金声伯–20回
[长篇评话]包公·狄青·智审换女案–金声伯–20回
[长篇评话]包公·狄青–金鉴伯–30回
[长篇评话]包公·狸猫换太子–金声伯–68回
[长篇评话]包公与狄青–祝逸伯–30回
[长篇评话]包公与狄青–顾宏伯–50回
[长篇评话]包公探郑州–金声伯–20回
[长篇评话]包公–顾宏伯–120回全
[长篇评话]包公–顾宏伯–20回
[长篇评话]包公–顾宏伯–56回
[长篇评话]后三国·水陆进川–张翼良–60回(全)
[长篇评话]后三国–张翼良–78回(全)
[长篇评话]大唐传奇–吴新伯 陆晏华–24回(全)
[长篇评话]宏碧缘–沈守梅–50回
[长篇评话]岳传–曹汉昌–154回
[长篇评话]岳飞–曹汉昌–108回
[长篇评话]常州白泰官·前段–周玉峰–30回缺3回
[长篇评话]常州白泰官–周玉峰–30回
[长篇评话]康熙皇帝–吕也康–63回(全)
[长篇评话]张文祥刺马–唐骏琪–4回
[长篇评话]张文祥刺马–唐骏骐–26回
[长篇评话]拿高登(神州会)–沈守梅–30回(全)
[长篇评话]改革风云–李刚–30回
[长篇评话]文革风云–李刚–28回
[长篇评话]断肠花–吕也康–31回(全)
[长篇评话]明英烈·反武场–张鸿声–12回
[长篇评话]明英烈·牛塘角–张鸿声–23回
[长篇评话]明英烈·牛塘谷–张鸿声–14回
[长篇评话]明英烈–张效声–217回
[长篇评话]杨七郎–姚江–27回[电视书场版]
[长篇评话]杨家将–姚江–36回(全)
[长篇评话]水浒·大名府–吴新伯–30回全
[长篇评话]水浒·宋江–金声伯–22回
[长篇评话]水浒·李逵闹江州–吴君玉–19回
[长篇评话]水浒·武松–吴君玉–18回
[长篇评话]水浒·武松–吴君玉–44回
[长篇评话]水浒·武松–金声伯–23回
[长篇评话]江南八大侠–殷小虹–30回[视频抓轨]
[长篇评话]江南红–唐骏骐–40回全
[长篇评话]江南红–杨玉麟–48回(全)
[长篇评话]汪精卫–周玉峰–32回(全)
[长篇评话]汪精卫–汪正华–38回全
[长篇评话]清宫书·乾隆下江南·前段–唐紫良–37回
[长篇评话]清宫书·乾隆下江南–庞志豪–60回全
[长篇评话]清宫书·多尔衮–殷小虹–40回
[长篇评话]清宫书·康熙皇帝–杨子江–60回
[长篇评话]清宫书·雍正与年羹尧–殷小虹–16回
[长篇评话]潘汉年与上海滩–杨子江–60回
[长篇评话]潘汉年和上海滩–杨子江–30回[常熟电台新闻综合频率《广播书场》
[长篇评话]潘汉年–杨子江–62回[光裕书场](全)
[长篇评话]绿牡丹–吴新伯–23回全
[长篇评话]绿牡丹–吴新伯–28回缺1回
[长篇评话]英烈·取金陵–钱蓓斐–31回(全)
[长篇评话]英烈之反武场–朱庆涛–23回(全)
[长篇评话]英烈–张鸿声–54回现场版(全)
[长篇评话]蛇王岛–张兆君–28回缺2回
[长篇评话]血溅鸳鸯湖–沈友梅 王醉莺–30回(全)
[长篇评话]血滴子–殷小虹–60回全
[长篇评话]西安事变–周玉峰–14回缺2回
[长篇评话]西游记–张树良–20回(全)
[长篇评话]西游记–张树良–20回[视频抓轨]
[长篇评话]金枪传–姚声江–40回(全)
[长篇评话]金枪传–姚江–36回
[长篇评话]隋唐·反山东–吴子安–30回
[长篇评话]隋唐·四平山–吴子安–26回
[长篇评话]隋唐·四平山–吴子安–45回
[长篇评话]隋唐·四平山–王溪良–32回全
[长篇评话]隋唐·太原风波–王溪良–28回缺12回外1回
[长篇评话]隋唐·李元霸出世–吴子安–26回
[长篇评话]隋唐·瓦岗寨–王溪良–30回
[长篇评话]隋唐–吴子安–79回(全)
[长篇评话]马永贞–唐紫良–32回(全)

[上海回忆]001 打蜡

上海人其实是很“势利”的,与现在的“有车有房”不同,三十年前、四十年前,一句“钢窗、蜡地”掼出去,就让好多女人有了向往。你想呀,有钢窗的房子哎,那一定有着厚厚的窗帘,太阳都照不进来。钢窗也有着更好的隔音,遮阳外加隔音,周日就可以多睡上一会儿了,要知道,那时候周六是要上班的,只有周日可以睡个懒觉。再想像一下,有着打蜡地板的房子,那一定是非常干净的,或许进得门去,是要换拖鞋的吧?那么坐下之后呢?一杯咖啡?光是想想,就很令人向往啊!
然而事实永远是与想像有点巨大的差距的,在经过了几十年的洗礼之后,不但洗去了风花雪月,同时也洗去了老房子的光彩。所谓的“钢窗、蜡地”,变成了房管所档案中的一个分类,这个分类与“花园洋房”、“新式里弄”互相覆盖,区别于“石库门”、“木窗”和“水门汀地”、“无卫”、“无煤”的各种组合。
这些的分类,归结到最后,或者说量化之后,就是房票簿上的房钿价格不同,前者要比后者贵上几毛钱乃至一两钱,听上去并不多,然后对于物质缺乏、工资也拮据的时代来说,依然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在极端的故事中,甚至有人特地为了每月一两块钱的差价,用花房洋房去置换房钿更贱、面积更大的住房,来解决三代同堂的尴尬与捉襟见肘的困难。
住下来的人也没好到哪里去,即便是在公开场合光鲜亮丽的老师、工程师们,掩上窗帘之后,男人在灯前教着孩子;女人在缝纫机前做着“假领头”,男主人明天要接待一行从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来的外宾,穿得太寒伧是有损国格的。
往昔一个门牌就是一家人,大房间主人住,中房间是倪子囡仵的,小房间、亭子间则是佣人阿妈娘姨的,如今每间房里都有一户人家,听着让人憧憬的“钢窗、蜡地”,同样也住着七十二家房客。水斗、浴间、晒台,都从私有领地变成了公共场所,公用与私用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后者一定会生出各种各样挂钩与橱架来,挂上摆上那些“一百年不用”的各种东西,在上海滩看似最上档次的房屋里,上演着一场又一场最原始的动物抢地盘的把戏。
好在,还有“打蜡”这件事。
既然房票簿上的房钿不同,那总要有点区别的吧?区别就在于,标在蜡地类的住户,可以从房管所里领到“蜡”,有蜡才叫蜡地嘛!这个蜡,就是地板蜡,与如今的那种装在真空罐里喷的,装在塑料桶里的淡黄的液体都不一样,那时的蜡是一种黑黑油油的膏状物,就象自行车用的牛油一样,但是要更深一些,有棕色的,有褐色的,视家中的地板颜色相应领取。
有打蜡地板的家庭,都有一只“祖传”的蜡罐,往往是洋铁皮的罐子,上面有个铅丝的柄,很多人家的罐子都没有盖。由于每半年只用一次,每次从犄角旮旯里找出来的时候,都是满覆灰尘;再说了,这种油脂的东西,本来就吸灰。于是,从公用部位的某个破橱之后,翻出这个罐子,拿张申报纸用力抹去上面积存的灰尘,拎着铁丝的襻去房管所领蜡了。
领蜡是有规定时间的,一年也就发放一两次,有一次是固定的,就是农历腊月十五前后,弄得好象腊月就是打蜡的,只是此蜡非彼腊。领蜡之前,要做好准备工作,这些工作可不轻松。
首先,要挑个好日子,阴雨连绵的日子是不能打蜡的,非要连 著好几个大太阳天,方能有好的效果。好在,那时的人们离厂和单位都不会太远,可以兼顾,外加年关相近,领导们也就睁一眼闭一眼。好多人都是早上去工作场所报个到,然后赶回家,路上领了蜡去打蜡的。
其次,屋里也要收拾一下,要将地上的小东西,全都搬离原处,小茶几搬到阳台上,两只小凳子和痰盂罐就暂时放在了茶几上。所有的椅子都要叠起来,一般的靠背椅就两个两个椅面对椅面叠起来。有把手的则麻烦一点,在床上辅上白布,放到床上去;也可以椅面朝上四脚朝在,放在三人沙发上。落地台灯,一样要拿到阳台上,但凡可以搬走的小东西,都要想办法移走,要做堆放到阳台,要么就是桌子和床了,反正,整个房间就象打仗一样。邻里关系好的,还可以把两只单人沙发寄到隔壁头去。但是你想,天天在公用地方抢地盘的,邻里关系也好不到哪儿去。
地面空了出来,还不能打蜡,东西搬动之后,有些地方的积尘就显露出来了,要好好打扫一下。打蜡地板,平时是不舍得用水来拖地的,一年一次,在准备打上新蜡的时候,可以用水拖,考究一点的,还会用热水来拖。
等地板吹干,就可以上第一潽蜡了。戴一只手套,那里外面有橡胶的棉纱手套,反正劳防用品每个季度都会发的。这种手套有一点好,不吸蜡,所以可以直接伸到蜡罐头里,抓出一把蜡来掼在地上,然后用戴着手套的手去抹匀。如果不用手套,则用一块每年打蜡都用的布,早已浸透了油脂。
抹蜡,要从房间离门最远的角落开始,一点点地以圆形为单位往外挪,靠近墙壁的地方,不再是圆的,要小小翼翼地沿着直线走,千万不能沾到贴脚板上去。抹地板蜡,要抹得均匀,有时地板蜡比较厚,抹得时候就需要很用力地将之碾开。
打蜡是小孩子最想做而实际上做不了的事。与做蛋饺不同,小孩子也很想做,实际上也做得了,小孩子手巧心细,甚至很多时候做出的蛋饺比大人所为更加精致漂亮。地板蜡有一种奇怪的香味,其实就是化学溶剂路所含芳香烃的味道。这种味道闻着好闻,其实毒得很,所以干这种活,就会把小孩子赶到外面去,同时也免得他们来捣乱了。
蜡要打两潽,第一潽在地上抹好之后,要吹晾一两个小时,术语叫做“熬一熬”,就是静置让木头吸收蜡油的意思。涂抹地板,吹晾,都要通风,否则的话,不容易干燥不说,那溶剂的味道,是会把人熏昏掉的。
等地上稍干,就是涂上第二潽蜡,很是累人。这个活,是要跪在地上进行的,蹲着是不行的,会蹲到腿软的,所以只能跪着来。很多人家不但有只专门做蜡的桶,一只专门抹蜡的手套,甚至还有一条专门用来打蜡的裤子,怎么跪都不怕脏的裤子,也不洗,就是为了打蜡专用的。同样要再来一次,从那头的墙角,一点点地往后移,直到门口。
再晾上二三个小时,就已经快到了下午了。然后,更重的体力活要开始了。现在的地板,抹上了两层湿蜡,业己干燥,所有的抹痕、压硬,都留在了蜡上,现在整个地板是凹凸不平的,可以明显地看到一个圆一个圆的印子,要把这个问题解决掉,就要用到一个东西——蜡扒。
蜡扒也叫蜡拖畚,是一块长方形的粽刷,粽刷的顶部,是铸铁的,很重很重,然后就是一根长长的木柄。粽刷很粗糙,可以磨平高起的蜡板,铸铁的重量可以使粽刷紧密地与地板接触,有时候,还会在蜡扒上踩上一只脚,以增加两者的贴合度,以刷平积硬的硬面。
刷出的蜡屑到处都是,要用扫帚扫净,然后再用蜡扒拖,从一开始的几寸几寸来回摩擦,变成一尺二尺地放开手脚长距离拖地,这样的工作,又得花去一两个小时。这是件挺奇怪的事,这件事很出汗,然而却往往不是在热天进行,而是在冬天;穿着厚厚的衣服,干重体力的活,结果就是夹衫夹裤都被汗湿了。好在过去的上海,没有空调,没有暖气,主要的取暖方式是靠“动”,这样地动上一动,人也就暖和一点了。要知道,大冷天的开着门窗,其实是很冻人的,如此有了运动,稍稍借过,两相正好。
第一轮的蜡扒拖地,要有两三个来回,等到地面大致平整后,就在蜡拖畚下铺一块白布,考究的是从粗布到细布,依次而行。如此再拖上几遍,地板打蜡的过程就完成了,在未来的几天里,还会用细布来来回回地拖上几遍,做到丝毫没有蜡的痕迹,也不会沾灰,方才功德圆满。
新打过蜡的地板是很亮很亮的,说得雅一点就是“光可鉴人”,说得普通点就是“面孔嚡照得出来”。其实,保养得好的打蜡地板,要照出人脸来并不是难事。
说来好玩,“打蜡”这种充满了小资产情怀的事情,在上海始终就没有停止过,甚至从上到下都认为是一种“天经地义”的事,于是领蜡、打蜡,也一直就在公开地和平地进行着,或许,这就是上海的味道吧?

立场

有一些立场的问题,说说清楚
1. 母乳喂养,支持,但是:
1.1 坚决反对在公众场合,在无遮掩的情况下,当众掀衣露奶直接喂食
1.2 我是母乳喂大的,我娘从未在任何公开场合以当众裸露乳房的形式给我喂过奶
1.3 不要和我吵“孩子等不起”,对于这种,我只回应一句“还是只是你的孩子等不起”
1.4 提倡使用哺乳巾,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也请用围巾衣服之类的遮挡

2. 转基因,支持,还有:
2.1 联合国认定转基因无害,并且推广
2.2 世界人口的吃饱问题,不可能靠有机食物来解决,转基因才是正道
2.3 转基因可以大规模减少农药特别是剧毒农药的使用
2.4 美国没有反过转基因,美国种植了大量转基因
2.5 欧盟也没有反转基因,“谨慎”不是“反对”
2.6 尚无任何实证可以证明人类食用转基因会转录基因片段,对人体造成伤害
2.7 我可以带头食用转基因
2.8 转基因技术完全是可控的

3. 味精,反对,还有:
3.1 味精可以认为在生理上是无害的,有害剂量大概要和喝水中毒的量相仿
3.2 过量食用味精可致口干
3.3 许多食材里都有味精,比如酱油,如果半成品的鱼丸、肉丸
3.4 大多数食材有本身就很鲜,比如肉类和菇类
3.5 过度依赖味精调味,烧出来的菜就没有“品”了,这样的厨师缺少“格调”

4. 汉服,反对,还有:
4.1 汉服可作礼服,但是日常服、居家服,不适合。别和我吵什么“也能骑自行车”,尽管放马过来,我可以陪你骑一百公里,或者跑个三十公里,我看你怎么还能穿着汉服
4.2 汉服没有标准,没有标准也就没有汉服
4.3 中国古代没有汉服,只有衣服,没有汉服,少拿什么“深衣”之类的来说事
4.4 不反对漂亮男女穿着拍照、显摆,但是本来就长得不好看的,请不要“作怪”了
4.5 汉服与“复兴中华”没什么关系,喊口号是没用的,有可以实证的数据证明“穿了汉服中国就会强大”吗?

5. 猫狗,喜欢,还有:
5.1 “喜欢猫狗”与“保护动物”根本是两回事
5.2 阁主自己养猫,猫的新浪微博是@饭煶猫咪
5.3 阁主不吃猫,不吃狗,吃过兔子,也养过兔子,吃过鸡,也养过鸡
5.4 反对吃任何宠物,或者说反对吃任何有名字的动物
5.5 反对高速拦狗,反对拦劫任何证照齐全的运输车辆,如果怀疑证照作假,请举证,请检举发证单位,而不是“一看就是假的”
5.6 反对虐待猫狗,并且反对虐待任何动物
5.7 反对诅咒、辱骂食用“肉用猫狗”者
5.8 谴责任何偷猫偷狗行为
5.9 任何情况下,狗袭击人类,狗主都应负责
5.10 坚决反对“非法养狗”,指不办狗证,指违反当地规定养超标狗
5.11 呼吁建立小动物保护法,包括宠物医院的规范,动物保护机构的资质与能力审查等等
5.12 呼吁建立食用肉狗规范相关法律,包括饲养、宰杀、运输、烹调以及检验检疫等等
5.13 推广宠物强制免疫
5.14 必须使用狗绳蹓狗,必须清除狗的粪便,严禁往汽车轮胎撒尿

6. 异地高考,支持,但是:
6.1 人人平等的受教育权,人人平等的任何权力,都是我们毕生追求的目标
6.2 异地高考是大势所趋,取消户籍也是大势所趋,既然户籍不能一时取消,那么异地高考也不能立刻实施
6.3 实现异地高考之前,请建设足够多的与“多出来的人”相对应的教育资源,包括学校、包括师资
6.4 呼吁全国建设更多的教育资源,特别在人口大省大市,要有足够的大中小学,以利就地消化生源
6.5 劳动力输出大省的政府,应该多办实业,留住人,别以为劳动力就不是人才、不是资源了

7. 宪政,绝对支持,但是:
7.1 “社会主义不适合宪政”,这句话的确没错,公知们不要再花努力来证明“社会主义也可以有宪政”了

8. 沪语,喜欢,但是:
8.1 阁主本人是沪语喜欢者,阁主写上海话的书,阁主做用上海话主持的纪录片
8.2 阁主并不主张“抢救”沪语,濒死的人才要抢救,大多数情况是几次抢救后就真的死了
8.3 阁主不主张“正字正音”,但是也反对“随意用字”
8.4 呼吁更多的电视电台沪语节目,呼吁更多的水电煤电信政府警察沪语窗口
8.5 呼吁形成大规模的沪语志愿者,从事各种志愿项目
8.6 呼吁电视电台新闻采访使用沪语(这条和8.4其实是不一样的)
8.7 停止“正宗沪语”的争吵,大家精诚团结。都快没饭吃了,还在讨论稀的好吃还是厚的好吃,有意义吗?
8.8 呼吁取消“中小学校园强制使用普通话”的禁令
8.9 呼吁取消语言文字委员会
8.10 呼吁、尝试、推广沪语授课,我们小时候,就连语文课都是上海话教的,那才叫一个爽
8.11 呼吁在窗口单位、老师、乘务员等岗位上,优先招聘懂沪语者
8.12 外来人口应尊重流入地的文化与习惯,应该达到全社会的共识

9. 中医,支持,但是:
9.1 必须承认,我们现在医院中的“中医科”其实不是“中医”
9.2 传统中医,已死,或者死得差不多了,还剩一口气
9.3 别拿“部级以上都有自己的中医师”来说事,那和我们没关系
9.4 目前的中药,几乎没有“真”的可以治得好病的中药
9.5 阁主要是生病,首选看西医,虽然阁主支持中医
9.6 用FDA标准来要求中医,是不公平的。中药固然拿不出分子式,但是青霉素也说不清气血运行和五行生克的原理
9.7 西医固然救了无数的人,但其实是极其危险的,人类需要大量的法律法规来驾驶这匹“千里野马”

10. 地铁
10.1 地铁安检是具有法律同等效应的要求,每个守法公民都应该配合安检
10.2 车厢乞讨不应助长,非身体残疾者,一律不应相助
10.3 地铁中不应该饮食,白水可以网开一面,口香糖可以咀嚼
10.4 身体肮脏、穿着肮脏者,应该“识相”
10.5 大件行李应该避开高峰
10.6 要允许带折叠自行车,以绿色环保方式完成“最后一公里”
10.7 吃大蒜及严重体味,应有适当的补救措施
10.8 不文明行为,包括随地大小便、公开裸露、过分亲热,呼吁当场指出并且谴责,弄脏或者破坏公共设施的,建议当场报警
10.9 不呼吁让座,呼吁不占用老弱病残专座,呼吁空置专座,待人使用
10.10 老弱病残非不得以,建议避开高峰

梅玺阁主吃点啥?(11年9月)

  • 9月1日,早饭:新昌路街边摊:粢饭糕一块、葱油饼一只
  • 9月1日,中饭:家中自带便当:芸豆、大肠
  • 9月1日,夜饭:平和里家中:以诺书店隔壁外卖北京烤鸭、烤秋刀鱼、奶油拉冬花菜
  • 9月2日,早饭:平和里家中:自制豆浆、全家外卖大口烤肠饭团
  • 9月2日,中饭:沪西清真寺巴扎
  • 9月2日,夜饭:沪上一家辣肉面店凤阳路店:辣肉面三两加辣肉加酱蛋,23元
  • 9月3日,早饭:晚起免了
  • 9月3日,中饭:舒蔡记生煎:三两生煎一碗小馄饨,与@饭糍他姐
  • 9月3日,夜饭:平和里家中:自制金枪鱼色拉、自制“全荤”批萨
  • 9月4日,早饭:宁波路菜场街边摊蛋饼一块,1元
  • 9月4日,中饭:昆山刘锡安大师奥灶面馆:糟毛豆、卤鸭、烤麸、红烧鳊鱼、扁尖蒸土鸡、上汤西兰花、红汤面、白汤面,与@老波头 和@禪間清泉
  • 9月4日,夜饭:平和里家中:油煎小鱼、培根茶树菇、酱肉烧豆腐、芹菜烧墨鱼、烤秋刀鱼、葱爆羊肚、橄榄菜炒空心菜、天益大红肠
  • 9月5日,劳动节放假,早饭:佳家汤包黄河路店:一两半鲜肉汤包、一碗蛋皮汤,20.50元
  • 9月5日,中饭:不高兴吃,免了
  • 9月5日,平和里家中:蛋炒饭,把剩菜消灭
  • 9月6日,早饭:新昌路路边摊:葱油饼一只,粢饭糕一块
  • 9月6日,中饭:怎么都想不起来,脑子出问题了
  • 9月6日,夜饭:平和里家中:蒜蓉开片虾、清炒刀豆、青菜鱼面筋汤
  • 9月7日,早饭:家中:自制咸浆一碗,新昌路路边摊粢饭糕一块
  • 9月7日,中饭:办公室:家中自带便当
  • 9月7日,夜饭:杏花楼黄河路店:隆江猪手、老醋花生、腌萝卜、生嗜生肠煲、蠔油牛肉、瑶柱炖水蛋、蟹粉小唐菜、煲煮通心菜、椒盐虾蛄、三丝春卷(芋头、香菇、肉丝),@NOT_Jim请客,520元,并@老波头
  • 9月8日,早饭:7-eleven外卖:猪肉汉堡
  • 9月8日,中饭:办公室:家中自带便当:酱肉、西葫芦炒肉片、鱼面筋青菜
  • 9月8日,夜饭:平和里家中:白灼草虾,现在要68元一斤哦,我买了半死的,30元一斤,但是被混了几只基围虾进来,炒了一只牛心菜开洋榨菜,以诺书店旁老北京烤鸭外卖:烤鸭半只、鸭肠鸭心少许
  • 9月9日,早饭:平和里家中:自制咸浆一碗,红宝石鲜奶小方一块
  • 9月9日,中饭:沪西清真寺巴扎,人均40元,@oromusica @不可不儿戏 @milada2002 @金阙 @珠玉琳琅_盛朝晖 @七七–袁妈 后来 @美女小A 来探班
  • 9月9日,夜饭:云南路舟山海鲜:要了一个菜泡饭,加了一只1.7斤的膏蟹(158元一斤,秤绝对有问题),2只鲍鱼30元,一份蛤蜊15元,加一瓶啤酒,结账325元,边上买了一份排骨年糕来
  • 9月10日,早饭:晚起免了
  • 9月10日,中饭:王朝华能大厦店:check photos
  • 9月10日,夜饭:苏州东山临水阁:check photos
  • 9月11日,早饭:苏州东山镇上街边面店:腰花鳝丝面
  • 9月11日,中饭:苏州东山临水阁:check photos
  • 9月11日,夜饭:苏州东山临水阁:check photos
  • 9月12日,早饭:丈母家:奥园北门买的肉包两只
  • 9月12日,中饭:丈母家:基围虾、葱油芋艿、红烧蹄髈、小排汤
  • 9月12日,夜饭:丈母家:加了一个清炒米苋
  • 9月13日,早饭:去阳澄湖的大巴上:@四月粉丝 给的两块火腿三明治
  • 9月13日,中饭:阳澄湖Fairmont大酒店:精美六彩碟、西湖牛肉羹、有机韭菜花炒猪青柳、鲜蟹黄烩豆腐、荷叶蒸农家鸡、清蒸太湖白丝鱼、老黄瓜焖蛋饺、农家一锅鲜、蒜茸炒有机空心菜、泰国香米饭、苏式鲜肉月饼、时令鲜果拼盘 check photos
  • 9月13日,夜饭:阳澄湖Fairmont大酒店:BBQ自助餐,吃了烤乳猪(太硬、咬也咬不动)、烤牛仔骨、印度天妇罗(他们发明的菜)
  • 9月14日,早饭:阳澄湖Fairmont大酒店:自助餐,吃了面条、豆腐花、煎蛋、肉肠、培根及其它
  • 9月14日,第一顿中饭:阳澄湖蟹旺舫:大闸蟹、螺蛳(点了三盆)、菱、两瓶黄酒,10个人,人均59元
  • 9月14日,第二顿中饭:阳澄湖Fairmont大酒店:精美六彩碟、潮味卤水拼盘、阳澄湖草鸡汤、菜远炒莲藕饼、笋干红烧肉、红烧阳澄湖大鳊鱼、金花菜河蚌肉、西芹银杏炒百合、蒜茸炒有机菠菜、爆鱼奥灶面、京葱生煎包、时令鲜果拼盘check photos
  • 9月14日,夜饭:平和里家中:阳澄湖带回的大闸蟹、白灼紫角叶
  • 9月15日,早饭:平和里家中:自制咸浆一碗,Fairmont带回的鲜肉月饼
  • 9月15日,中饭:办公室:自制法式火腿三明治
  • 9月15日,夜饭:平和里家中:河鲫鱼皮蛋汤、长豇豆,渔民佬广东菜馆外卖红肠和盐焗鸡爪
  • 9月16日,早饭:
  • 9月16日,中饭:鹿港小镇西康路店:炒粉丝、油条虾、黄芽菜年糕、蒟蒻沙冰
  • 9月16日,夜饭:老盛昌乍浦路店:汤包、炸猪排、爆鱼咸菜肉丝面
  • 9月17日,早饭:晚起免了
  • 9月17日,中饭:王家沙:苔条粢饭糕、小馄饨、八宝饭、白灼牛百页、
  • 9月17日,夜饭:田图楼下阿姨家:
  • 9月18日,早饭:奥园二期北门外卖鲜肉大包一只
  • 9月18日,中饭:丈母家:肉糜开洋酱爆茄子、葱油芋艿、红烧肉、清蒸鳜鱼、糖醋金瓜、清炒米苋、火腿鸡汤
  • 9月18日,夜饭:丈母家:中午的剩菜,加了一个冷拌茄子
  • 9月19日,早饭:西康路南阳路著名的粢饭团摊:“依例”白糯米肉酱咸菜加虎皮蛋,4元
  • 9月19日,中饭:中饭:南阳路家庭面馆:油面筋塞肉+酱蛋+咸菜+辣肉,18元
  • 9月19日,夜饭:班波果滨锅贴三两,妯娌老鸭粉丝汤一份,与@饭糍他姐
  • 9月20日,早饭:西康路路边摊:山东煎饼,3元
  • 9月20日,中饭:两只真老大房鲜肉月饼,三串关东煮,13.50元
  • 9月20日,夜饭:平和里家中:清炒白扁豆、西兰花炒香菇、煎炸娘家大排
  • 9月21日,早饭:
  • 9月21日,中饭:办公室:家中自带便当
  • 9月21日,夜饭:平和里家中:清炒马兰头、芦笋炒肉片、海鲜粥(32元两只白蟹、20元草虾、20元鲍鱼)
  • 9月22日,早饭:舒蔡记生煎:买了八只,被同事吃去两只
  • 9月22日,中饭:办公室:家中自带海鲜粥便当外加粢饭糕一块
  • 9月22日,夜饭:国金中心Simply Thai:张军工作室二周年酒会
  • 9月22日,夜宵:沪上一家辣肉面黄河路店:二两辣肉面,11元
  • 9月23日,早饭:French Ham夹起司,不夹面包、家中自制咸浆
  • 9月23日,中饭:沈大成:糟溜黄鱼、味菜肚尖、酱粉豆腐、荠菜小馄饨六枚,王宝和五年陈一瓶,146元
  • 9月23日,购买:邵万生:扁尖68元一斤买54元,火腿91元,鸭肫70元,香椿头12.50元
  • 9月23日,夜饭:平和里家中:豆苗,陆稿荐外卖兔子腿和卤顺风
  • 9月24日,早饭:平和里家中:芦笋肉片咸泡饭
  • 9月24日,中饭:新开元徐家汇路店:熏鱼、拌香莴笋、拌海蜇皮、心太软、白斩鸡、糖水南瓜、米塞藕、腰花、蔬菜色拉、八宝素鸭、龙井虾仁、西芹百合、松鼠鳜鱼、虾爆鳝、烤牛仔骨、干煸茶树菇、上汤娃娃菜、菌菇汤、片皮鸭、肴蹄、鱼圆汤、酒酿圆子、炒面、蛋清豆沙馒头,夏芃苗双满月酒
  • 9月24日,夜饭:苔圣园黄河路店:戕虾、凉拌黑木耳、泡椒凤爪、水晶虾仁、脆皮乳鸽、荠菜烩双菇、白灼芥兰、本帮鳝糊、秘制干捞粉丝、生煎,480元,请父母、丈母、妻姨夫妇
  • 9月25日:早饭:晚起免了
  • 9月25日:中饭:梅园邨静安店:蔬菜色拉、干烧四季豆、糟田螺塞肉、干锅牛杂、双味锅巴、炒韩国粉丝,与虫家、米家,共239元
  • 9月25日,夜饭:黄腾酒家:糟毛豆、素鸡、草头、荠菜炒年糕、椒麻存钱、芦笋炒蛏子、炸猪手、老鸭扁尖汤、海鲜面疙瘩、大肠臭豆腐、剁椒鱼头
  • 9月26日,早饭:生病晚起免了
  • 9月26日,中饭:德云面馆福建中路店:焖肉二鲜面,即焖肉加爆鱼,15元
  • 9月26日,夜饭:平和里家中:清炒豆苗、香菇肉酱、三条叉鳊鱼、杏鲍菇辣椒
  • 9月27日,早饭:生病晚起免了
  • 9月27日,中饭:平和里家中:去苏州羊肉馆买了35元羊肉、20元羊肚、15元羊肺,讨了一把大蒜,回家炒了一半来吃,一瓶黄酒
  • 9月27日,夜饭:平和里家中:肉糜茶树菇、炒了另外一半的羊肉羊肚羊肺、炖蛋、一条叉鳊鱼给小豆吃
  • 9月28日,早饭:舒蔡记生煎外卖:二两生煎八只8元
  • 9月28日,中饭:中欣大厦食堂:黄瓜、粉蒸肉、番茄炒蛋
  • 9月28日,夜饭:平和里家中:葱姜梭子蟹、白鸽火腿汤、清炒甜豆、拍黄瓜、牛排,@bitguts 带了三文鱼和面包来 @stratus007 带了酸奶来,另@bitguts 带了鲜肉、卷心菜、鸡毛菜等,没有吃
  • 9月29日,早饭:西康路北京西路五谷香粥店手抓饼摊:手抓饼+培根+芝士+蛋,9元
  • 9月29日,中饭:南阳路家庭面馆:辣肉+油面筋塞肉+咸菜+酱蛋汤面,18元,请@WiseUncleWu 吃了同样的
  • 9月29日,夜饭:扬州饭店:热炝虎尾、扬州煮干丝、拌腰片、蟹粉豆腐、香酥鸭、扬州肴肉、苔菜花生豆瓣、糟香肚尖、麻香海蜇、白汁(鱼回)鱼、蟹粉狮子头、蟹粉小笼 @老波头 @食家饭 @NOT_Jim
  • 9月30日,早饭:星巴克外卖:牛肉芝士可颂+普发升级大杯美式咖啡,35元
  • 9月30日,中饭:办公室:家中自带便当
  • 9月30日,夜饭:平和里家中:将所有碗头碗脚剩菜剩饭全都吃完,迎接新的一月喽

《清稗类钞》中关于上海、苏州方言的记载

上海方言
南海,即南面,居租界者稱南市為南海也。北海,即北面,居城內南市西區一帶者,每稱公共租界北為北海也。地皮,未有房屋之空地也。搬場,移家也。碰和,鬬麻雀牌也,以四人為一局。露天牌九,牌九,亦賭博之一,然露天牌九,非真在屋外鬬牌,實指男女之野合也。灘黃,灘黃者,以彈唱為營業之一種也,其組織,集同業者五六人或六七人,不加化裝,素衣圍坐一席,箏琶雜奏,歌白並作,所演多彈詞,間以諧謔,猶京師之樂子,天津之大鼓,揚州、鎮江之六書也。特所唱之詞有不同,所奏之樂有雅俗耳。而以手口為營業則一,婦女多嗜之也。老虎灶,設灶煮水售錢之肆,即茶爐也。押頭店,小質庫重利盤剝,無所不至也。大湯,浴池也,日本謂之溫泉。出水,浴畢而出水也。屁股裏喫人參,受人恩惠,當時無可酬謝,以報恩之事,期諸異日,多以屁股喫人參一語代之,其歇後語為後補也。瘟孫,或作瘟生,此輩無社會交際之經驗,自作聰明,而動輒喫虧,冥然罔覺,猶京師之冤桶、冤大頭也。洋盤,凡事莫名其妙,受人欺騙而不自知者,與瘟孫略同。蠟燭,喻不知好惡、不受抬舉之人也。死蟹,喻外行也,有死蟹軋殺之諺。蹺辮子,人死也,雖對於無辮子者,亦有此言。曲辮子,土頭土腦,其狀一如瘟孫,猶文言之曰鄉愚也。壽頭碼子,狀如瘟孫,而聰明不及,木訥過之者是也。曲死,與壽頭碼子同意也。豬頭三,為罵初至上海者之名詞,其源蓋出於豬頭三牲一語,呼為豬頭三,歇後語則為一牲字,牲生諧聲,言初來之人,到處不熟之謂也。今引申其義,以為罵人之資,不必盡施之初來之人,殊失豬頭三之本義。近又有豬頭四之名詞,乃從豬頭三上孳生而來,已無獨立之意義矣。且又有作為者頭三,者字起首三筆為土字,譏其土頭土腦耳。飯桶,假借為罵人無用之名詞,取其僅能盛飯之義,猶之罵人為造糞機器也。阿土生,人地生疏一切不知之謂也。阿木林,懵懂呆笨,頑冥不靈之人也,猶紹興語之呆大也。其實阿木林三字,當為呆木人之轉音耳。戇大,與阿木林同。豬玀,豕也,假借為罵人無用與頑冥不靈之詞。江北豬玀,江北者,揚子江以北各縣之通稱也,假借為專罵江北人之詞。連襠碼子,言人之狼狽為奸,彼此相倚,如所著之褲,其襠相連也。格擋碼子,猶言此人也,下流杜會習用之。眾生,猶言禽獸也,假借為罵人之名詞。滬上英文教習於英文中之十Animal輒譯之曰眾生。拆老,鬼也,假借為罵人之詞。接眚,鬼也,假借為罵人之詞,形容其凶惡也。癟三,蹩腳者之稱也,【參觀蹩腳下注。】或作鱉生,猶言小烏龜耳。蹩腳,侘傺無聊,落拓不得志也,義與京語之沒有樂兒相似,猶文言之落魄也。著底,言其人之流品最劣下也。鴨矢臭,矢,糞也。鴨矢臭本義甚簡單,今假借為羞惡之名詞,凡人有不光榮之事實發現,或有不名譽之行為,即謂之鴨矢臭,深鄙之也。或謂鴨矢臭,乃阿是醜之諧聲,其說頗能與假借之義相脗合,亦一別解也。
喫區,喫虧之諧聲也。喫虧者,自身之權利被侵害或受障礙之謂也。嘸清頭,不知輕重之謂也。呀呀糊,糊塗也。馬馬虎虎,顢頇也,實即模模糊糊之轉音耳。混天糊塗,糊塗之至也。假癡假呆,以知為不知,復矯飾茫昧之狀以欺人者,謂為假癡假呆,猶京師之裝糊塗、裝著頑兒二語也。像煞有介事,自以為能,故意裝腔做勢,復靦不為怪者之謂也。神氣活現,與像煞有介事同。搭架子,亦裝腔做勢也。拆爛污,凡人有意令其事得不良之結果,或竟至於不可收拾,而遺累他人者,謂之拆爛污,或作撒爛屙。屙,糞也。瞎三話四,妄語也,猶京語之瞎撩,揚州語之嚼咀也。徵之《紅樓夢》第三十九卷回目村老之信口開河,信口開河四字,取以詮釋瞎三話四,最為確切。熱昏,皆也,罵人之詞,猶京語之罵人為渾蛋或洋小子也。小熱昏,取里巷瑣聞,編為有韻小曲,擊竹板以為樂器,沿門唱買者,謂之小熱昏。邪氣,凡事之出人意料之外而成功,或驟然發達者,謂之邪氣。邪者,言其不由於正也。又社會上發現一種新異之事實,國民對之發生一種狂熱,亦曰邪氣,大之如光緒乙巳之拒美貨,小之如張園之開賽珍會,哈同花園之開遊覽會等,時滬上人士,皆曰阿要邪氣也。陰陽怪氣,喻人之對於種種事物,輒以冷靜態度對之也。垃圾馬車,不拘種類,兼收並蓄之代名詞也。故人之濫嫖濫交者,與夫妓女之濫結狎客者,咸以垃圾馬車諡之,狀其污且雜也。走油,所做之事不佳,猶京師糟了、不得了二語也。老門檻,凡精熟一項事業者之稱也。滑頭,虛偽狡詐,不顧信用之小人也,猶京語之琉璃蛋也。小滑頭,滑頭之幼者,或滑頭之身分地位較卑賤者,皆謂之小滑頭。流氓,無業之人,專以浮浪為事,即日本之所謂浪人者是也。此類隨地皆有,京師謂之混混,杭州謂之光棍,揚州謂之青皮,名雖各異,其實一也。擦白黨,與流氓同,專以引誘富貴婦女騙取財物為事。女擦白黨,女流氓也,專以引誘男子騙取財物為事。拆梢,以非法之舉動,恐嚇之手段,借端敲詐勒索財物之謂也,凡流氓慣以此為生涯。拆梢之語,猶杭州語之敲竹槓,江寧語之敲釘錘兒是也。
大好老,贊人之出類拔萃也,然微有譏諷之意。出風頭,出其所長,以炫於人、因而得美滿之讚譽,以自鳴得意者,謂之出風頭。例如妖姬艷女,明妝麗服,招搖過市,途人屬目,以及夜入劇場,翩然下降,光豔照人,一座皆驚,皆出風頭之謂也。他如偉人演說,全場鼓掌;文士屬稿,一時紙貴,狎客豪舉,千金不吝;名優獻技,四席傾倒,亦皆出風頭之謂也。是以出風頭為最榮譽之名詞,亦人所極願自出,而深妒他人之大出也。白相,游戲也,娛樂也。摟白相,對於人行游戲之行為,以自取樂之謂也,猶京語之開頑笑、鬧著頑兒也。寫意,適也,愉快也,蓋取樂之名詞也,即快活舒服之義也。掉槍花,對於人故設疑陣以眩惑,或用空言以搪塞者,謂之掉槍花。掉槍花者,滑頭手段之一,社會上承認其為不正當之行為也。搭赸頭,對於與己毫無關係之人,或與己毫無關係之事,而臨時加入,隨意兜搭談話,欲使無關係而變為有關係者是,猶揚州語之答話說話也。打棒,對於他人為無意識之談話,或無意識之游戲動作,謂之打棒。打棒與搭赸頭雖相似,然有時因搭赸頭而得結果,打棒而有結果者甚鮮,此其相異之點也。罵山門,登門辱罵也。嚕哩嚕囌,言語煩絮也。嘰哩咕嚕,語言糾纏不清也。老鬼三,凡指一物而不明言其物之名,彼此以意會之,曰老鬼三。鬼讀如舉。搭漿,對於應盡之責任,不肯實力做去,僅以敷衍掩飾為工者,謂之搭漿,猶京語之糊弄,江北人之搨些麵糊者也。照會,凡一切納捐之執照,俗呼照會,今更移以稱人之面貌,貌俊者謂之大英照會,亦稱特別照會,又法蘭西照會,普通照會,要皆區別貌之美醜也,最醜者曰包腳布照會。扳面孔,因種種事故發現,嚴辭正色,對於對手人以詰責之謂也,國際法上所謂嚴重交涉者是,揚州人謂之紅臉,以其聲色俱厲也,故扳面孔者,交際上、感情上不幸之現象也。扳差頭,故覓謬誤之點,以責難對手人之謂,即吹毛求疵也。
尋開心,調弄對手人,而自引以為樂者,謂之尋開心。弗識頭,自怨所遇不遂之詞也。北人出遇不祥曰喪氣。南人曰晦氣。弗識頭,亦喪氣、晦氣之義也。蹙眉頭,眉皺也,所事不諧之狀,不滿意之名詞也。坍台,因種種事實之發覺,致貽笑於他人,或不齒於社會,無面目以對人者,謂之坍台,猶杭州語之倒楣,揚州語之丟醜,蓋極不榮譽之名詞也。三禮拜六點鐘,此為醋字之拆字格,蓋每七日為一禮拜,三禮拜為二十一日,六點鐘為酉時,今假借為喫醋之義。喫醋者,妒也。喫生活,受人之笞責或罟罵也。喫耳光,被批頰也。五分頭,與喫耳光同,蓋批頰輒用手,手有五指,故曰五分頭,象形名詞也。外國火腿,外國人以足踢人。受之者,謂為喫外國火腿,人力車夫恆喫之。光火,怒也,京語之炸啦也。嘸心相,鬱灪無聊也。厭氣,煩悶而厭倦之謂也。也司,是也,然也,其源蓋出於英文之Yes,今通用為應諾之辭。叨光,受人嘉惠之謂也,且其中實含有感謝之意義焉。搨便宜,討便宜也,殆有獲得意外利益之義。揩油,與搨便宜同。溫大拉,銀元一枚也。考其源,實出於英文之One Dollar,販夫走卒咸解之。四開,兩角之小銀元也,粵語謂之雙毫。金四開,英幣之鎊也,以其大小與四開相等,乃有此稱。銅四開,銅元也,猶杭州人謂之銅板,江北人謂之銅角子,北方謂之銅子也。銅生斯,即銅四開也,其源出於英文之Cent,即一分也,值一分之銅幣也。八開,一角之小銀元也,京語謂之小毛錢,粵語謂之毫子。大塊頭,呼肥碩之人為大塊頭。大讀作杜字音,形其肥碩而已,不含他項意義也。小開,店東之子也,其父開店為老開店,其子自為小開店。稱小開者,省去店字而已。剛白度,洋行之管事人,即經手也,亦即買辦也,英文曰Comprador。洋行小鬼,執業洋行之職位不高者也。呼曰小鬼,卑之也。跑街,商店洋行所僱在外收賬之人也。式老夫,洋行所用,與跑街同,英文曰Shroff。西崽,洋行侍役之稱也,一件侍者。掮客,無資本,無商店,專以口頭說合買賣,而居申賺取佣錢之一種商人也,猶臣本之仲賣人也。白螞蟻,地皮房屋之掮客也,倚此營生,猶白蟻之慣喜蛀屋耳。地皮蛀蟲,與白螞蟻同。銃手,即剪綹賊,汽船、汽車及碼頭上並鬧市中均有之。紅頭阿三,印度巡捕之稱也,以其首紮紅布,故云。世人每呼猴為阿三,今移以稱印度巡捕,賤之也。二房東,以己所租之餘屋轉以賃與他人,己所處之地位即二房東。
家主公,即正式之夫,蓋家主婆之相對名詞也,猶京師所謂當家的是。家主婆,正式之妻也。寡老,婦女也,為下流社會習用之名詞。小姐,普通尊閨中未嫁之女子為小姐,上海么二以下之妓亦有此稱。大姐,未嫁之女受傭於人家者。小大姐,與上同義,特專指年齡之十歲左右者耳。娘姨,女僕也,稱母之姊妹行亦曰娘姨。老蟹,婦人老而猾之稱也,其有年未老而手段老猾者,亦適用之,如江北所謂老口,京師所謂老手之類是也。特滬語之所謂老蟹,專適用於陰性,竟以為蟹狀女也。老槍,老於吸鴉片煙者之稱也,今假借為老而無力者之稱,或又引申其義為老妓之稱,其義以為所吸者多耳。長三,妓之高等者為長三。大先生,長三妓院稱妓曰先生,年長者曰大先生,又曰渾倌人。小先生,妓而猶處女者,北里謂之小先生,又曰清倌人。尖先生,妓女已有大先生之事實,而猶冒擁小先生之名號以欺客者,則為尖先生。尖,象形也。北里中之先生,尖者多而小者少,瘟孫每誤尖為小,遂令金錢作莫大之犧牲,此孫之所以為瘟也。下腳,在妓家擺酒,以錢犒賞妓之男女僕者,曰下腳,蓋北里之專門名詞也。下手,在浴室翦髮,翦畢入浴,出浴後,復召原翦髮者加以櫛沐,堂倌則高呼下手,意蓋了其下半截之手尾也。調頭,妓女遷移住所曰調頭。調頭二字,普通人不能適用,亦北里之專門名詞也。燒路頭,長三妓院每值佳節,則燒路頭。燒路頭者,即迎接五路財神之謂。凡遇收賬時之年節,舉行二次,曰開賬路頭,曰收賬路頭。燒路頭之日,客對於妓必以和酒為慶,實則假借一種名義以博客之財耳。么二,次等妓亞於長三也。。移茶,生客入么二妓院,院中諸妓皆出,聽客自擇,謂之移茶。叫局,喚妓侑酒也。擺酒,在妓院設席讌客也,普通讌客,不能用此名詞。打茶圍,熟客入長三妓院,與妓女茶敘小談者之謂也,粵妓謂之曰打水圍。野雞,雉也,今喻妓之下等者為野雞,以其隨人求合,有類於雉也。又引申其義,凡營業之無行無幫,或無統系者,皆為野雞,如野雞挑夫,野雞東洋車,野雞輪船等皆是。故野雞二字,可隨意冠之各種名詞之上也。住家野雞,野雞中之最高等者,不上茶樓,無人介紹不得其門而入。碰和檯子,操賤業之婦女,闢精舍供客,為碰和之場,謂之擺碰和檯子,實則高等之住家野雞耳。檯子,棹也。湯排,似野雞非野雞之婦女,往往有老嫗為之勾引也。花煙間,妓之下等者,又稱煙妓。釘棚,更下於花煙間之妓也。跳老蟲,下等之勞力者,挾少許金錢,投諸花煙間,以行樂之謂也。老舉,廣東妓女之上等者,猶滬妓之長三也,近年幾淘汰盡矣。鹹水妹,西人呼妓曰鹹飛司妹,華人效之,於接應西人之粵妓簡稱之曰鹹水妹,然有時亦接本國人,惟不能使與西人相遇耳。兜圈子,閒暇無事,遨游街市,以自娛樂之謂也,猶京師所謂遶灣兒,及溜達溜達者是也。
弔膀子,男女相悅,眉目傳情,以相挑逗之謂也。其有由於一方面之挑逗,而相手方不表贊同者,則謂之弔不上,成曰弔弗著。釘梢,躡行人後,左則左之,右則右之,跬步不離之謂也,今則專適用於男子追隨女後之稱矣。半開門,祕密賣淫,非公然開門也。私門頭,與半開門同。小房子,男女幽會所賃定之祕密室也。台基,以房屋供人為野合之所,於以取得租金者曰台基,營此業者,多老嫗。拉皮條,介紹雙方不相識而為相識,謂之拉皮條,初僅適用於男女非正當之交際,今且引申其義,為一般社會上介紹之代名詞焉;然高等社會之人,仍鄙而弗道。軋姘頭,男女以非正當之結合,而為夫婦之行為,且同居處飲食者,是也,亦有僅結合而不同居處者,亦曰軋姘頭。姘頭,男女於既軋姘頭以後,姘頭名詞遂完全成立。男女雙方,固各自承認,而第三者亦加認可,如語云,某為我之姘頭,某為彼之姘頭者是。蓋姘頭者,猶文言所歡之謂也。京語謂之外家。【特外家有固定家屋之義,而姘頭則不必有固定之家屋也,此其微有不同耳。】拆姘頭,姘頭兩方面以事實上衝突而決裂,或因利益相反而解散,皆謂之拆姘頭,猶商業中股份公司之拆股是。姘頭既拆以後,相視如陌人矣。仙人跳,男女協謀,飾為夫婦,【亦有出之正確之夫婦者。】使女子以色為餌,誘其他之男子入室,坐甫定,同謀之男子以夫之資格猝自外歸,見客在則偽怒,謂欲捉將官裏去,客懼甚,長跪乞恩,不許,括囊金以獻,不足,更迫署債券,訂期償還,必滿其慾壑,始辱而縱之去,謂之仙人跳。紮火囤,與仙人跳同。

蘇州方言
天官賜,此即歇後語、縮腳詩之例,不言福字,以代之也。徐大老爺,鬼也。俗語每言今日碰著徐大老爺,猶言今日遇鬼也。王伯伯,凡作事之不可恃者,為王伯伯。瓦老爺,獃子也,吳人謂瓦老爺與壽頭碼子同一意義,即京語之傻子也。纏夾二先生,喻人之對於事混纏不清也。淡老三,不知何許人也,以其行三,因而名之,與徐大老爺拆老皆同。老蘇鏟,喻人之老也,中含譏誚之意。大阿福,無錫慧泉山有設肆出售之泥美人,曰大阿福。美者固美,醜者不堪矣,今輒假借以譏男女之肥碩者。碰頭,與人相遇之義,文言所謂邂逅也。鬎鬁頭上搨漿,禿頭以漿塗之,可生髮,髮、法音同,喻人之得法也。得法,即得意也。鬎鬁兒子,人莫不愛其子,雖鬎鬁亦不為醜,喻人之自以為好也。扁面孔,紙紮之輿夫,面目手足無一不扁,故曰扁面孔。坐扁面孔轎一語,用以罵人,人坐鬼轎,其得生乎?戴仔箬帽親嘴,喻事有阻隔,不能如願也。仔,語助辭。親嘴,即西人之接脗也。歪嘴吹喇叭,喻人之一團邪氣也。打去牙子自肚裏咽,喻人之有苦惟自知也。空心湯圓,本可獲有利益,而意外失之,猶所食之湯圓,中空無餡也。背心浪捱胡琴,背心,脊骨也。浪即上,脊上拉胡琴,喻其捱不到我也。搭腳,主人與女僕有私,謂之搭腳。猢猻屁股,譏婦女之兩頰敷脂,紅如猴臀也。蒲鞋出租蘇,一場嘸結果。嘸,無也。蒲鞋破,則如人之有鬚。俗呼髭鬚二字之音為租蘇,破則不能著矣,喻事之無好結果也。鄉下人弗識秀眼,秀眼,小鳥也。俗語讀鳥字如刁之上聲。因以喻人之刁也。鄉下人弗識走馬燈,所人見走馬燈旋轉,不知何名,惟見其人物之來而復來,故稱其名曰又來了,喻事之重複也。烏龜抬轎,龜有硬甲,轎亦硬物,喻事之硬做也。硬做者,不能為而強為之也。烏龜生發背,發背,疽也,龜生發背,其漲矣。好馬弗喫回頭草,馬之喫草,必向前進,喫回頭草者非好馬,喻人之不可無決斷也。船頭浪跑馬,浪即上,船頭跑馬,必至墮入水中,喻人所處之境,狹隘已甚,無路可走也。騎馬弗見親家公,騎牛時偏遇親家公,騎馬時乃獨不遇,喻不欲人見之事,適為人所見也。出馬一條鎗,喻人之初入交際場中,須力爭先著也。老鼠跳在秤盤裡,秤盤,所以權物之輕重也。權,即稱也。鼠在稱盤,喻人之自稱自贊也。老鼠躲在書箱裡,鼠在書箱中,無物可食,僅可食書,俗稱書一冊為一本,喻商人之坐食資本也。羊肉只當狗肉賣,羊肉價較狗為昂,今與狗同價,喻物之減價求售也。羊肉弗喫惹一身羶,羊有腥臊,今未喫而先惹羶氣,喻事未成而先受氣也。牯牛身上拔根毛,牛毛甚多,僅拔一根,喻事次細微已甚也。豬頭肉三弗精,精,細也。豬首之肉多肥,喻人作事之不精細也。
姜太公釣魚,俗云,太公釣鉤,不彎而直,魚之上其鉤者,出於自願也,喻人之受欺,實出於自願也。打蛇打在七寸裏,打蛇之七寸,則致其要害矣。喻作事之須到恰好地步也。惡龍難鬥地頭蟲,龍雖惡,而自遠來,將為當地之蛇所困,喻人地生疏者之不可強橫也。打狗要看主人,狗有主人,若打之,不啻憎惡其主矣,喻事須顧全他人面子也。狗嘴裏無象牙,象牙為珍品,非犬之齒可比,喻其人之不可與言也。猢猻戴帽子,猢猻,猴也,沐猴而冠,譏其徒具人形也。小雞交與黃鼠狼,小雞為黃鼠狼所嗜,今以小雞交之,必為所食,喻人之不可誤託也。黃狼躲在雞棚浪,畜雞之具為棚,黃狼既至雞棚,自必就而食之,喻事之不做不休也,浪即上。老虎頭上拍蒼蠅,虎喜食人,若其首有蠅而欲撲之,必為所噬,喻人之有冒險性質也。缺嘴咬跳蝨,脣之缺者,翕合不靈,嚙蝨而蝨必遁,喻事之不望成而姑以嘗試也。螺螄殼中做道場,啟建道場,必於廣大之地,螺螄則甚隘,喻地方之局促也。百腳喫油火蟲,百腳,蜈蚣也。油火蟲,螢也。蜈蚣食螢,螢尾有光,蜈蚣之腹亦有光矣,喻其人之胸中明白也。老百腳,語曰,百足蟲死而不僵,其毒可想而知,今加老字以諡老鴇及老口之妓,意甚確當。兔子弗喫家邊草,兔食草,必於遠處,喻大丈夫不可老死牖下,宜出外進取也。熱石頭浪螞螘,浪即上,熱石之蟻,無路可走,僅可四周旋轉,喻人之走投無路也。教化子喫三鮮,教化子,乞丐也。三鮮,以三種美味之物合為一肴也。乞丐不常得食,欲於三種之外別有所得而不能,喻人之所如不合,動輒不能如願也。教化子喫死蟹,蟹為動物食味之鮮者,死則鮮味大減,乞丐不常得食,遇之,則更饕餮無厭,雖死蟹,亦甘如飴,喻人之不擇精粗美惡而一例視之也。啞子喫黃連,黃連味苦,啞子口不能言,忍而食之,喻人之有苦說不出也。閒話多仔飯泡粥,閒話,言語也。飯自飯,粥自粥,以飯泡粥,則既不成飯,又不成粥,喻人之語多無用也。仔,語助辭。冷鑊子裏熱栗子,鑊,鍋也。炒栗須熱鍋,炒畢則鍋冷。冷鍋忽有熱栗,喻事之突如其來也。甘蔗老頭甜,蔗近根者味甜,喻物之以老為貴也。吳江菜心早上甏,菜心,薹菜之心也。甏,壜也。吳江之薹菜,收穫較早,醃之於壜亦較早,此有罵人夭壽之意,猶短棺材三字之謂不及長成而死也。路倒屍,罵人之辭,謂其死於道路,不及壽終正寢也。戳千刀,亦罵人之辭,謂其罪大惡極,非一刀所能蔽辜也。
飯店裏回蔥,回,買也。買蔥宜於市,今向飯店購之,其價必昂,蓋飯店須得贏利也,喻人之明知喫虧也。油汆棋子,汆,以物置水中也。棋子已滑,復以油汆之,則更滑,喻人之浮滑已甚,猶京語之琉璃蛋,杭州語之油浸枇杷核也。肉骨頭敲鼓,俗以動物食品為葷味,肉骨頭,牛羊豕之骨也。此專就豕言之,肉為葷,其骨亦屬於葷,以骨打鼓,鼓聲鼕鼕,葷昏同音,懂懂二字音與鼕鼕近,即作昏懂懂解,喻人之糊塗顢頇也。撐籬竹燒水豆腐,撐籬之竹最硬,水豆腐極薄而最軟,喻軟硬之不勻也。燒香望和尚,燒香自須入寺,寺有僧,既禮佛,自可順便訪僧,喻人之一事可兼二事也。和尚拜丈母,和尚不娶妻,今乃有妻之母而須往謁,豈非創例?喻事之第一次也。師姑養倪子,師姑,尼也。倪子,兒子也。養倪子,生子也。尼無唯一無二之丈夫,今乃育子,必為公眾所盡力者,喻事之須大眾扶助也。扶小娘過橋,小娘,纏足之女也,過橋不易,須人扶之,喻事之須恃他人也。過橋拔橋,己已過橋面即將橋拔去,喻人之專顧己不顧人也。趁水踏沉船,船將沉而踏之,若惟恐其不沈者,喻人之助人為惡也。拔短梯,先已許人任事,繼而失約之譬喻也。板門,喻肥碩之人大如板門也。描金箱子白銅鎖,箱既描金,而又有白銅之鎖,外觀有耀,其內容實不堪問,喻人之外強中乾,猶言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也。象牙肥皂,以皂浣物,日久而皂自日薄。象牙所製之皂,永不稍減,喻人之吝澀也。鞋子未著落一樣,鞋未著而鞋樣已為人所得,喻事未成而反著痕跡也。黃連樹底浪操琴,浪即上,黃連味苦,而操琴為樂事,黃連樹下操琴,喻人之苦中尋樂也。油條,與滑頭意同。剪稻樹頭,稻已長成,自可收穫,而剪其頭,喻人之湊現成也。楊樹頭,喻人之宗旨不定,東風西倒,西風東倒也。牽絲扳籐,糾纏不休之謂也。蓋絲與籐為最易棼亂之物,牽之扳之,如何能清?敲菱殼,喻房屋既售於人,再向需索也,與敲竹槓意同。黃落,謂事之終成畫餅,如木葉之黃落也。板板六十四,鑄造制錢之模,範土為之,必有六十四孔,即一板也。每板必有六十四錢,此以喻人之不苟言笑,不輕舉,不妄動也。城頭浪出棺材,浪即上,柩須出自城門,今由城上出之,則必紆道繞越,喻人之赴事迂遠也。扛棺材弗下泥潭,泥潭。土穴也。抬柩者必送柩入穴,今委而去之,不下泥潭,是喻作事者之不負責任也。麻子搽粉,面麻則多凹,欲其光澤,粉多消耗,喻商業之多費資本也。瞎子檔稱,擋,以手執物也。稱,所以權物之輕重也。稱之銅釘曰星,所以區別斤兩也。星、心同音,瞽者目無所見,自不能知星之在何處,此以喻人之遇事不留心也。窩心,適意也。夾糊《金剛經》,糊,麵糊,所以粘物也。《金剛經》中夾有麵糊,喻事之混雜也。四金剛騰雲,騰雲,則足不著地,喻事之脫空不能有著落也。拆空老壽星,喻事之已成畫餅也。

上海語言分五類
上海五方雜處,語言龐雜,不可究詰,大別言之,約有五類:一、廣東話。西人由廣東北來上海,故廣東人最佔勢力。二、寧波話。寧波瀕海,開通較早,來滬亦最先。三、蘇幫話。由妓館孳衍。四、北方話。京、津、山、陝富商大賈及優伶一派所流衍者。第五、乃始及上海本地土話。蓋上海為海濱小邑,生齒不繁,俗諺所謂十里洋場,其在昔日,固荒煙蔓草也。故上海語言,除城南城西一帶,尚有完全土著外,其餘一變再變。所謂上海白者,大抵均寧波、蘇州混合之語言,已非通商前之舊矣。純粹上海話,呼兒子曰後子,尋人曰梭人。自海通以來,不僅本國各地方之語,均集合於上海一隅,即外國語之混入我國語者,亦復不少,例如剛白度之為買辦,密司脫之為先生,引擎馬達之為電氣用品,德律風之為電話。有本國本有其名而習用外國語者,有無其名而不得不用外國語者,有無其名而新立一名,其效力仍不及外國原名者。至鹹水妹為鹹飛司妹之省音,寓有美麗之意。鴉片亦唉柄之訛音,然社會上則竟不知其為外國語矣。

上海洋涇浜話
洋涇浜話者,用英文之音,而以我國文法出之也。相傳業此者三十六人,曰露天通事,大抵均歇業之西崽、馬夫等集合而成,遇外國水手及初至上海之外人購買食物,則自願為之嚮導而從中漁利者。其實匪類祕密之結合,自施耐庵《水滸》創為天罡地煞之說,其後,遂率以三十六數為其內部之組織。露天通事以無賴著名,滬上是否衹三十六人,無故實可徵,猶鄭子朋、范高頭黨之亦以三十六著名,實則呼朋引類,無業流氓,要未可以數計也。
洋涇浜話為不中不西之特別話,滬上盡人所知者。相傳外人初至上海時,尚有一種特別字焉。英文字母二十六字,當華人初與外人接觸時,此字母之音,華人頗能學舌,其字形則屈曲旁行,難於摹擬。黠者因以中文部首之、 凵○等,指定二十六式,以代英文字母之二十六字。此項字體,道光季年頗盛行,咸豐癸丑劉麗川踞城時,賊首暗與外人通,嗣經官吏多方偵緝,劉尚以此項字體致書某外人,以免華官窺破。上海縣署舊卷中,尚有此項字體也。

松江土音
松江土音與蘇州、嘉興同,間有小異。楓涇以南類嘉善,洙涇以南類平湖,泖湖以西類吳江,吳淞以北類嘉定,趙屯以西類崑山,即境內亦自不同,大率均為吳音而微別耳。

我的评弹音频收藏目录 v0.3

[中篇弹词]三试杜月笙–4回
[中篇弹词]杜十娘–刘天韵 徐丽仙–3回
[中篇弹词]珍珠塔–陈希安 郑缨–选回
[中篇弹词]破镜重圆–3回
[中篇弹词]禁烟记–3回
[中篇弹词]筱丹桂之死–周孝秋 刘敏–3回
[中篇弹词]聊斋•庚娘–秦纪文–3回
[中篇弹词]聊斋•红玉–秦纪文–3回
[弹词开篇]
[弹词开篇]Storytelling and Ballad Singing Collection of Zhang Tunes
[弹词开篇]俞调名家系列之伍
[弹词开篇]俞调名家系列之叁
[弹词开篇]俞调名家系列之壹
[弹词开篇]俞调名家系列之肆
[弹词开篇]俞调名家系列之贰
[弹词开篇]俞调唱腔选
[弹词开篇]嚴調唱腔選
[弹词开篇]开篇集锦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严调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丽调•壹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丽调•贰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侯调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俞调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周云瑞演唱集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周调 姚调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夏调 翔调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小阳调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尤调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张调•壹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张调•贰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徐调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朱慧珍演唱集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朱耀祥调 李仲康调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杨振言演唱集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杨调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沈调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琴调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祁调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蒋调•壹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蒋调•贰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薛调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陈调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香香调 小飞调
[弹词开篇]弹词唱腔流派大典•魏调
[弹词开篇]弹词流派唱腔系列.尤调绝版
[弹词开篇]珍珠塔•见娘
[弹词开篇]苏州评弹选曲
[弹词开篇]蒋月泉开篇集
[弹词开篇]评弹杨调唱腔选
[弹词开篇]陈调唱腔选
[弹词花色档]三斩杨虎–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三盗芭蕉扇–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三看御妹–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三笑•三约牡丹亭–刘天韵 严雪亭 朱慧珍–3回
[弹词花色档]三笑•三约牡丹亭–花色档–3回[1962]
[弹词花色档]三笑•唐伯虎点秋香–花色档–3回[视频抓轨]
[弹词花色档]三笑•智点秋香–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三约牡丹亭–花色档–3回[视频抓轨]
[弹词花色档]三试华子良–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两公差–花色档–4回[1957]
[弹词花色档]两公差–花色档–4回[第2种录音]
[弹词花色档]为了明天–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代斩记–花色档–4回[1979]
[弹词花色档]八王逼宫–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包公•秦香莲–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包公与柳金婵–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原谅我的心–花色档–6回
[弹词花色档]双按院–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叶挺将军–花色档–5回
[弹词花色档]唐知县审诰命–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唐知县审诰命–花色档–3回[沪团青年版]
[弹词花色档]大红袍•海瑞罢官–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大脚皇后–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太守点鸳鸯–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孟丽君–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家庭问题–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岳飞•王佐断臂–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开封府–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弦索春秋–花色档–28回[视频抓轨]
[弹词花色档]强项令–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恩怨记–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情书风波–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战地之花–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描金凤•暖锅为媒–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描金凤•暖锅为媒–花色档–4回[视频抓轨]
[弹词花色档]描金凤•老地保–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描金凤•老地保–花色档–3回[视频抓轨]
[弹词花色档]新琵琶行–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明英烈•胡大海招亲–花色档–6回
[弹词花色档]晴雯–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杨乃武回乡–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杨乃武–花色档–12回
[弹词花色档]桃井案–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梁祝–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水浒•林冲 –花色档–8回缺1回补第1回
[弹词花色档]猎虎记–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玉蜻蜓•厅堂夺子–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王魁负桂英–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珍珠塔•见姑娘–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琼花–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白蛇传•大生堂–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皇亲国戚–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真情假意–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神弹子–花色档–4回[1959]
[弹词花色档]秦淮轶事•金钗奇缘–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秦香莲–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蝴蝶梦–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西游记•白虎岭–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说书先生–花色档–6回
[弹词花色档]谭纪儿–花色档–4回[1957年钢丝录音]
[弹词花色档]赵氏孤儿–花色档–4回
[弹词花色档]踏雪无痕–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钱粮师爷–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降龙缘–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雨露青苗–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颠倒主仆–花色档–3回
[弹词花色档]龙头铡–花色档–6回
[弹词花色档}渔家村–花色档–3回
[短篇弹词]聊斋•画皮–秦纪文–2回
[评弹]吴韵一哥——高博文评弹专场[视频抓轨]
[评弹]评弹知识讲座–14讲
[评弹会书]描金凤•祭法场
[评弹折子]七侠五义–金声伯–选回
[评弹折子]评弹经典 书坛珍品系列汇集
[评弹折子]长生殿–选回–4回
[评弹花色档]十五贯 上海评弹团版
[评弹花色档]十五贯 苏州评弹团版
[长篇弹词][长篇弹词]三更天–周希明 汤小君–30回
[长篇弹词]三国•诸葛初用兵–20回
[长篇弹词]三笑•文征明–黄异庵–49回
[长篇弹词]三笑•杭州书–华士亭 江文兰–40回
[长篇弹词]三笑•王老虎抢亲–孙珏婷 王惠凤–15回
[长篇弹词]三笑•王老虎抢亲–张文倩 骆文莲–20回
[长篇弹词]三笑•赏中秋
[长篇弹词]三笑•龙庭书–徐云志 王鹰–53回
[长篇弹词]三笑名家名回
[长篇弹词]三笑–张文倩 唐小玲–32回
[长篇弹词]上海三大亨–吴迪君 赵丽芳–55回
[长篇弹词]九龙口–魏含玉 侯小莉–32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二度梅–魏含玉 侯小莉–24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倭袍 毛家书–黄静芬–30回
[长篇弹词]倭袍•毛家书–黄静芬–30回
[长篇弹词]倭袍•毛龙出京–孙扶庶 张碧华–33回
[长篇弹词]假婿乘龙–程艳秋–22回
[长篇弹词]再生缘•再生缘【第一集】–秦纪文–30回
[长篇弹词]再生缘•再生缘【第二集】–秦纪文–30回
[长篇弹词]再生缘•孟丽君【上集】–秦文莲–30回
[长篇弹词]再生缘•孟丽君【中集】–秦文莲–30回
[长篇弹词]再生缘•第一集–秦纪文–30回缺1回
[长篇弹词]再生缘•第三集–秦纪文–30回
[长篇弹词]再生缘•第二集–秦纪文–30回
[长篇弹词]再生缘•第四集–秦纪文–30回
[长篇弹词]则天皇帝–王建中 张蝶菲–29回
[长篇弹词]则天皇帝–王建中 张蝶菲–29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包公•打銮架–王文稼 严燕君–28回
[长篇弹词]包公•打銮驾–王文稼 严燕君–28回
[长篇弹词]包公•白罗山–王文稼 严燕君–24回
[长篇弹词]包公•秦香莲–曹啸君 高雪芳–20回
[长篇弹词]包公–顾宏伯–56回
[长篇弹词]十三妹–徐剑虹 李娟珍–30回
[长篇弹词]十五贯–严雪亭–13回
[长篇弹词]十美国–周剑萍 庄凤珠–30回
[长篇弹词]十美图•闹严府–周剑萍 庄凤珠–30回
[长篇弹词]十美图•闹严府–张鉴庭 张鉴国–12回
[长篇弹词]十美图•闹严府–张鉴庭 张鉴国–20回
[长篇弹词]十美图•闹严府–张鉴庭 张鉴国–28回
[长篇弹词]双姬楼–杨一童 赵美华–30回
[长篇弹词]双姬楼–杨一童 赵美华–32回
[长篇弹词]双按院–姚荫梅–22回
[长篇弹词]双珠凤–余红仙 沈世华–29回
[长篇弹词]双珠凤–余红仙 沈世华–8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双珠球–余韵霖 王凤珠–46回
[长篇弹词]双金花–钱国华 陈琰–30回
[长篇弹词]双金锭•太仓奇案–张如君 刘韵若–30回
[长篇弹词]同光遗恨–吴迪君 赵丽芳–44回
[长篇弹词]同治皇帝–吴迪君 赵丽芳–30回
[长篇弹词]后三国•进西川–张翼良–49回
[长篇弹词]唐伯虎智圆梅花梦–龚华声 蔡小娟–17回
[长篇弹词]唐宫书•玄武门之变–张雪麟 张碧华–30回缺1回
[长篇弹词]唐宫惊变–张自正 陈丽鸣–30回
[长篇弹词]啼笑姻缘•前集–蒋云仙–49回
[长篇弹词]啼笑姻缘•续集–江肇焜–30回
[长篇弹词]啼笑姻缘•续集–蒋云仙–37回
[长篇弹词]啼笑姻缘–盛小云–10回
[长篇弹词]啼笑姻缘–蒋云仙–40回
[长篇弹词]啼笑姻缘–蒋云仙–49回
[长篇弹词]四进士–黄静芬–30回
[长篇弹词]四香传–陆锦宇 秦锦蓉–30回
[长篇弹词]夜明珠–张君谋 徐雪玉–15回
[长篇弹词]大红袍•神弹子–张振华 庄凤珠–16回
[长篇弹词]大红袍•神弹子–张振华 庄凤珠–28回
[长篇弹词]大红袍–杨斌奎 杨振言–14回
[长篇弹词]大红袍–胡国梁 沈玲莉–32回
[长篇弹词]孟丽君•上集–秦文莲–30回
[长篇弹词]孟丽君•中集–秦文莲–30回
[长篇弹词]孟丽君–袁小良 王瑾–50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宋太祖–庞志英 杨薇敏–30回[现场版]
[长篇弹词]山阳奇安–魏少英 赵慧兰–24回
[长篇弹词]常州白泰官–周玉峰–30回
[长篇弹词]弦索春秋–花色档–20回
[长篇弹词]弦索春秋–花色档–28回[新版]
[长篇弹词]拜月记–刘宗英 蔡惠华–30回
[长篇弹词]拿高登–沈守梅–30回
[长篇弹词]描金凤•前段–杨振言 余红仙–13回[电视版]
[长篇弹词]描金凤•河南书–杨振言 余红仙–30回
[长篇弹词]描金凤•苏州书–杨斌奎 杨德麟–22回
[长篇弹词]描金凤•钱笃招与汪宣–余瑞君 庄振华–56回
[长篇弹词]描金凤•钱笃笤与汪宣–余瑞君 庄振华–56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描金凤–张如君 刘韵若–20回
[长篇弹词]描金凤–张如君 刘韵若–60回
[长篇弹词]描金凤–朱维德 周亚君–40回
[长篇弹词]描金凤–杨振言 余红仙–20回[苏州数字电视视频版]
[长篇弹词]描金凤–杨振言 余红仙–30回
[长篇弹词]描金凤–杨振言 余红仙–8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描金凤–江肇焜 张丽华–44回
[长篇弹词]文征明–赵开生 盛小云 吴静–32回
[长篇弹词]文征明–黄异庵–49回
[长篇弹词]文武香球–周玉泉 薛君亚–53回
[长篇弹词]明末遗恨之陈圆圆–饶一尘 郑缨–12回
[长篇弹词]明珠案–张君谋 徐雪玉–30回
[长篇弹词]明珠案–张君谋 徐雪玉–30回缺1回
[长篇弹词]智斩安德海–吴迪君 赵丽芳–40回缺1回
[长篇弹词]智斩安德海–李亦昂 曹莉茵–30回
[长篇弹词]曾荣挂帅•上集–毛新琳 毛燕琳–26回
[长篇弹词]曾荣挂帅•下集–毛新琳 周慧–24回
[长篇弹词]杨乃武•密室相会–李伯康 王月仙–8回
[长篇弹词]杨乃武•杨乃武与小白菜–徐绿霞–30回
[长篇弹词]杨乃武•杨乃武–石一凤–60回
[长篇弹词]杨乃武与小白菜•密室相会–李伯康 王月仙–8回
[长篇弹词]杨乃武与小白菜•密室相会–石一凤–15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杨乃武与小白菜–石一凤–35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杨乃武与小白菜–邢晏春 邢晏芝–15回
[长篇弹词]杨乃武与小白菜–邢晏春 邢晏芝–43回
[长篇弹词]杨乃武–石一凤–60回
[长篇弹词]林子文–王尧年 施雅君–26回
[长篇弹词]柳金婵–陆建华 沈伟英–24回
[长篇弹词]梅花梦–曹织云 王醉莺–15回
[长篇弹词]武则天–龚华生 蔡小娟–27回
[长篇弹词]武则天–龚华生 蔡小娟–27回缺1回
[长篇弹词]水浒•武松•挑帘–高博文 盛小云–1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水浒•武松–杨振雄 杨振言 杨骢–13回[电视版]
[长篇弹词]水浒•武松–杨振雄 杨振言–23回
[长篇弹词]江南红–杨玉麟–48回
[长篇弹词]法门寺–刘宗英 蔡惠华–28回缺1回
[长篇弹词]清宫书•智斩安德海–吴迪君 赵丽芳–40回缺1回
[长篇弹词]清宫书•雍正皇帝–谢毓菁 王月仙–54回
[长篇弹词]清宫书•龙凤斗–周孝秋 刘敏–30回
[长篇弹词]状元府–周剑霖 沈伟英–30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元宰入阁–庞志英 华一芳–30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法华庵–周希明 季静娟–30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苏州第一家–周希明 沈世华–28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金钗记–王柏荫 江文兰 高美玲–10回[七彩戏剧视频版]
[长篇弹词]玉蜻蜓–施斌 盛小云–1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玉蜻蜓–潘闻荫 庄凤鸣–26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潘闻荫 江文兰–18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王柏荫 高美玲–30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王玉立 庞婷婷–10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秦建国 沈世华–10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玉蜻蜓–苏似荫 江文兰–54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蒋月泉 江文兰–24回
[长篇弹词]玉蜻蜓–金月庵 金凤娟–24回缺3回
[长篇弹词]王宝钏–刘丽华 杨慧芬–19回
[长篇弹词]王府情仇–施斌 吴静–28回
[长篇弹词]王老虎抢亲–张文倩 骆文莲–20回[苏州数字电视视频版]
[长篇弹词]王蜻蜓–金月庵 金凤娟–24回缺4回
[长篇弹词]珍珠塔•前段–倪怀瑜 倪萍倩–62回
[长篇弹词]珍珠塔•婆媳相会–周云瑞 薛筱卿–6回
[长篇弹词]珍珠塔•婆媳相会–赵开生 郑缨–12回
[长篇弹词]珍珠塔–倪怀瑜 倪萍倩–62回
[长篇弹词]珍珠塔–朱雪琴 薛惠君–30回
[长篇弹词]珍珠塔–陈希安 薛惠君–20回
[长篇弹词]珍珠塔–陈希安 郑缨–28回
[长篇弹词]珍珠塔–饶一尘 赵开生–20回
[长篇弹词]琵琶记全集–李一帆 祝一芳–30回
[长篇弹词]琵琶记–李一帆 祝一芳–30回
[长篇弹词]生死恩怨–汤乃秋 方明珠–30回
[长篇弹词]生死恩怨–汤乃秋 方明珠–30回缺2回
[长篇弹词]白牡丹行动–景菊平 顾健–30回
[长篇弹词]白罗山–王文稼 严燕君–24回
[长篇弹词]白蛇传–徐绿霞–54回
[长篇弹词]白蛇传–曹啸君 高雪芳–20回
[长篇弹词]白蛇传–杨仁麟–14回
[长篇弹词]白蛇传–蒋月泉 朱慧珍–12回
[长篇弹词]白蛇传–蒋月泉 朱慧珍–18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白蛇传–金月庵 金凤娟–23回缺1回
[长篇弹词]白蛇–杨仁麟–14回
[长篇弹词]白蛇–蒋月泉 朱慧珍–18回
[长篇弹词]皇太极–司马伟 张碧华–67回
[长篇弹词]盘夫索夫–何学秋 沈伟英–19回
[长篇弹词]真假国舅–周剑萍 蔡小娟–28回
[长篇弹词]真假太子–潘祖强 陆月娥–15回
[长篇弹词]神弹子–张振华 庄凤珠–10回[电视版]
[长篇弹词]神弹子–张振华 庄凤珠–16回
[长篇弹词]神弹子–张振华 庄凤珠–24回
[长篇弹词]神弹子–张振华 庄凤珠–28回
[长篇弹词]秋海棠–王琴珠–26回
[长篇弹词]秦宫月–金丽声 徐淑娟–26回缺1回
[长篇弹词]秦宫月–金丽生 徐淑娟–26回缺1回
[长篇弹词]秦香莲–曹啸君 高雪芳–20回
[长篇弹词]筱丹桂•筱丹桂之死–周孝秋 刘敏–30回
[长篇弹词]筱丹桂•金宝宝拣嫁–周孝秋 刘敏–28回
[长篇弹词]筱丹桂之死–周孝秋 刘敏–30回
[长篇弹词]粉妆楼–卢绮红–32回缺1回
[长篇弹词]芙蓉公主–蔡惠华 陆月蛾–29回
[长篇弹词]芙蓉锦鸡图–潘祖强 陆月娥–30回
[长篇弹词]落金扇–侯莉君 孙世鉴 唐文莉–26回
[长篇弹词]落金扇–吴迪君 赵丽芳–23回
[长篇弹词]落金扇–吴迪君 赵丽芳–23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董小宛–张雪麟 严小屏 张晏情–3回
[长篇弹词]董小宛–王锡钦 骆文莲–26回
[长篇弹词]蝴蝶杯–唐小玲 陆蓓蓓–28回
[长篇弹词]血溅鸳鸯湖–沈友梅 王醉莺–30回
[长篇弹词]血衫记–周希明 张丽华–28回
[长篇弹词]西厢记•闹柬
[长篇弹词]西厢记–杨振雄 杨振言–16回
[长篇弹词]西厢记–杨振雄 杨振言–7回
[长篇弹词]西厢记–杨振雄 杨骢 庄凤珠 张振华 杨振言 朱雪琴 余红仙–24回[电视版]
[长篇弹词]西厢记–杨振雄–单档
[长篇弹词]西厢记–沈伟辰 孙淑英–26回
[长篇弹词]西游记•白虎岭•遇妖
[长篇弹词]谢瑶环–秦文莲–32回
[长篇弹词]贩马记–邢晏春 邢晏芝–23回
[长篇弹词]赵匡胤–蔡雪鸣  蔡小华  张碧华–32回
[长篇弹词]赵匡胤–蔡雪鸣 张碧华–32回缺3回
[长篇弹词]金宝宝拣嫁–周孝秋 刘敏–28回
[长篇弹词]金玉蝶–金月庵 王惠兰–28回
[长篇弹词]金钗记–王伯荫 江文兰 高美玲–10回
[长篇弹词]金陵杀马–吴迪君 赵丽芳–65回
[长篇弹词]钱秀才–潘闻荫 庄凤鸣–14回
[长篇弹词]闹严府–周剑萍 徐淑娟 严燕君–39回
[长篇弹词]闹严府–张鉴庭 张鉴国–20回
[长篇弹词]闹严府–张鉴庭 张鉴国–28回[现场版]
[长篇弹词]闹严府–张鉴庭 张鉴国–36回
[长篇弹词]降龙木–濮建东 杨薇敏–30回
[长篇弹词]隋唐•李元霸出世–周苏生 张小平–10回
[长篇弹词]雍正皇帝–谢毓菁 王月仙–54回
[长篇弹词]雪山飞狐–邢晏春 邢晏芝–44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雪山飞狐–邢晏春 邢晏芝–47回
[长篇弹词]顾鼎臣–周剑萍 张鉴国–40回
[长篇弹词]鹦鹉缘–赵善彬 王小蝶–22回
[长篇弹词]黄慧如和陆根荣–苏毓英 陈忠英–32回
[长篇弹词]龙凤斗–周孝秋 刘敏–30回
[长篇弹词]龙凤斗–陆人民 莫桂英–16回[视频抓轨]
[长篇弹词]龙凤斗–陆人民 莫桂英–23回
[长篇评话]七侠五义•白玉堂•三探铜网阵–汪正华–30回
[长篇评话]七侠五义•白玉堂–汪正华–30回
[长篇评话]七侠五义•白玉堂–金声伯–100回
[长篇评话]七侠五义•白玉堂–金声伯–22回
[长篇评话]七侠五义•霸王庄–汪正华–9回
[长篇评话]七侠五义–金声伯–77回
[长篇评话]七侠五义–金声伯–79回
[长篇评话]三国 舌战群儒–张国良–6回
[长篇评话]三国•三气周瑜–陆耀良–16回
[长篇评话]三国•关羽–汪雄飞–30回
[长篇评话]三国•千里走单骑–唐耿良–16回[达特茅斯视频版]
[长篇评话]三国•千里走单骑–唐耿良–9回
[长篇评话]三国•后三国–张国良–14回
[长篇评话]三国•舌战群儒–张国良–6回
[长篇评话]三国•草船借箭–8回
[长篇评话]三国•草船借箭–张国良–8回
[长篇评话]三国•走荆州依刘表–唐耿良–14回
[长篇评话]三国•走荆州依刘表–唐耿良–14回缺1回
[长篇评话]三国•金殿上表–张国良–1回
[长篇评话]三国•长坂坡–唐耿良–11回
[长篇评话]三国•长坂坡–张翼良–16回
[长篇评话]三国•长坂坡–陆耀良–24回
[长篇评话]三国–唐耿良–100回
[长篇评话]乾隆下江南•前段–唐紫良–37回
[长篇评话]乾隆下江南•前段–庞志豪–30回
[长篇评话]乾隆下江南•后段–庞志豪–30回
[长篇评话]刘少奇与邓小平–杨子江–52回
[长篇评话]包公•万花楼–顾宏伯–50回
[长篇评话]包公•包公与狄青–顾宏伯–50回
[长篇评话]包公•智审换女案–金声伯–20回
[长篇评话]包公•狄青•智审换女案–金声伯–20回
[长篇评话]包公与狄青–祝逸伯–30回
[长篇评话]包公与狄青–顾宏伯–50回
[长篇评话]包公探郑州–金声伯–20回
[长篇评话]后三国•兵伐东川–钱蓓斐–32回
[长篇评话]后三国–张国良–14回
[长篇评话]宏碧缘–沈守梅–50回
[长篇评话]岳传–曹汉昌–108回
[长篇评话]岳传–曹汉昌–154回
[长篇评话]岳飞–曹汉昌–108回
[长篇评话]常州白泰官•前段–周玉峰–30回缺3回
[长篇评话]康熙皇帝–杨子江–60回
[长篇评话]张文祥刺马–唐骏骐–26回
[长篇评话]改革风云–李刚–30回
[长篇评话]文革风云–李刚–28回
[长篇评话]明英烈•反武场–张鸿声–12回
[长篇评话]明英烈•牛塘角–张鸿声–23回
[长篇评话]明英烈•牛塘谷-张鸿声–14回
[长篇评话]明英烈•牛塘谷–张鸿声–14回
[长篇评话]明英烈–张效声–217回
[长篇评话]杨七郎–姚江–27回[电视书场版]
[长篇评话]水浒•李逵闹江州–吴君玉–19回
[长篇评话]水浒•李逵闹江洲–吴君玉–19回
[长篇评话]水浒•武松–吴君玉–18回
[长篇评话]水浒•武松–吴君玉–44回
[长篇评话]水浒•武松–金声伯–23回
[长篇评话]江南八大侠–殷小虹–30回
[长篇评话]江南八大侠–殷小虹–30回[视频抓轨]
[长篇评话]江南红–唐骏骐–40回缺3回
[长篇评话]清宫书•康熙皇帝–杨子江–60回
[长篇评话]潘汉年与上海滩–杨子江–60回
[长篇评话]狄青–金鉴伯–30回
[长篇评话]狸猫换太子–金声伯–68回
[长篇评话]白玉堂–汪正华–30回
[长篇评话]白玉堂–金声伯–22回
[长篇评话]秋海棠–王琴珠–26回缺3回
[长篇评话]绿牡丹–吴新伯–28回缺1回
[长篇评话]蛇王岛–张兆君–28回缺2回
[长篇评话]血滴子•上集–殷小虹–30回
[长篇评话]血滴子•下集–殷小虹–30回
[长篇评话]西游记–张树良–20回[视频抓轨]
[长篇评话]金枪传–姚江–36回
[长篇评话]长篇评话–三国•双雄斗智–唐耿良–12回
[长篇评话]隋唐•反山东–吴子安–30回
[长篇评话]隋唐•四平山–吴子安–26回
[长篇评话]隋唐•四平山–吴子安–45回
[长篇评话]隋唐•四平山–王溪良–32回缺1回
[长篇评话]隋唐•太原风波–王溪良–28回缺12回外1回
[长篇评话]隋唐•李元霸出世–吴子安–26回
[长篇评话]隋唐•瓦岗寨–王溪良–30回
[长篇评话]隋唐–吴子安–30回
[长篇评话]雍正与年羹尧–殷小虹–16回
[革命书]一定要把淮河修好–花色档–4回
[革命书]万水千山–花色档–3回
[革命书]刘胡兰–花色档–4回
[革命书]华子良–吴俊彦 王秀华–6回
[革命书]夺印–蒋月泉 余红仙–5回
[革命书]智取威虎山–花色档–4回
[革命书]智斗在魔窟中–花色档–3回
[革命书]梅姑–花色档–3回
[革命书]江南春潮–4回
[革命书]浦江红侠传–花色档–4回
[革命书]海上英雄–花色档–4回
[革命书]王孝和-5回
[革命书]白毛女–花色档–4回
[革命书]白求恩大夫–花色档–4回
[革命书]秘密图纸–花色档–4回
[革命书]红梅赞–花色档–3回
[革命书]罗汉钱–花色档–4回
[革命书]美女蛇–花色档–3回
[革命书]老子 折子 孝子–花色档–3回
[革命书]芦苇菁菁–花色档–4回
[革命书]长江游击队–袁逸良 马小君–4回
[革命书]青春之歌–花色档–4回
书坛泰斗张鉴庭张鉴国经典书目选回
凭什么相信你–花色档–3回
春梦–花色档–3回
曲苑芬芳——吴君玉徐檬丹合家欢演唱会[视频抓轨]
白蛇–蒋月泉 朱慧珍–18回
秋思–3回
谭纪儿–花色档–4回[1957年钢丝录音]

梅玺阁主吃点啥?(11年4月)

  • 4月1日,早饭:新巴克:牛肉芝士可颂+普发卡升级大杯美式咖啡,35元
  • 4月1日,午饭:ElementFresh:@kino大人 请客,意大利暖风三明治,越南春卷,可乐
  • 4月1日,晚饭:新利查:柠檬鲳鱼、葡国鸡、色拉、炸猪排、浓汤等,我请客,人均近百,现在新利查好贵啊 @milada2002 @金阙 @kino大人 @王崎诺 @周一欢candy
  • 4月2日,早饭:家中:家中自制馄饨八枚
  • 4月2日,午饭:家中:全家肉肠饭团一个
  • 4月2日,午点心:家中:五芳斋大肉粽一个
  • 4月2日,晚饭:丈母家:红烧大排、拌香莴笋、小排扁尖汤
  • 4月3日,早饭:丈母家:印度飞饼加蛋
  • 4月3日,午饭:贝尚湾边上越由大酒店:窃窃私语、藕行藕素、韩国粉丝、翡翠昂刺鱼、江湖头道菜、XO酱炒空心菜
  • 4月3日,晚饭:虹井路来兴潮菜:烧鹅、油浸薄壳,打边炉——皮蛋芫荽锅底、潮州鱼丸、鹅肠、两盘牛花展(月展)、生菜、潮州咸菜,丈母、阖家,308元
  • 4月4日,早饭:全家外卖双肠卷
  • 4月4日,午饭:青浦港俞路某秘密鱼塘:烧烤:小黄鱼、叉扁鱼、鸡翅、羊排、猪排、培根、辣白菜、甜椒、番茄、黄瓜、小刀切、鲜虾、紫薯、甜玉米,两只烤炉,甚至还烤了一只整鸡,太夸张了, 与@奔跑的蜗牛099 @老菱闲话 @小蒜 @waynelife 全家
  • 4月4日,晚饭:朱家角秘密朱卫农家菜:熏拉丝、炸小鱼、白斩鸡、白切肚尖、盐水虾、酱爆螺蛳、炒土鸡蛋、毛笋烧肉、韭菜黄蚬、河蚌咸菜、清炒马兰头、清菜枸杞头、水芹香干、大蒜鱼籽、蒜蓉红米苋、红烧塘鳢鱼、清蒸白水鱼、土鸡汤 与@奔跑的蜗牛099 @老菱闲话 @小蒜 @waynelife 全家,10个大人,5个小孩,每户80元
  • 4月5日,清明,早饭:全家外卖:肉肠饭团
  • 4月5日,清明,午饭:古猗园:三笼小笼五碗汤,阖家与父母扫墓归来吃的,人山人海,吃伤了
  • 4月5日,清明,晚饭:丈母家:蠔油杏鲍菇,切2mm薄片,双碗对合后微波2分钟,去水覆转再2分钟,共出去小半碗水,再炒,极干、爽、香、脆。油焖笋,笋已青,老而干,吃笋要到明年了。冷拌香莴笋、黄豆猪脚煲、老母鸡火腿竹笋汤。
  • 4月6日,早饭:喜来公社外卖:丹麦热狗面包,6元
  • 4月6日,午饭:办公室:家中自带便当
  • 4月6日,晚饭:家中:冬瓜海蜒平菇汤、清炒长豇豆、红烧河鲫鱼塞肉
  • 4月7日,早饭:五芳斋大肉粽一只
  • 4月7日,午饭:办公室:家中自带便当+中欣食堂牛排一块,5元
  • 4月7日,晚饭:家中:Papa Johns外送:9寸荤食天地+薯角、薯星、鸡翅拼盘+大瓶可乐套餐,88元+6元外送
  • 4月8日,早饭:办公室:昨天吃剩的pizza
  • 4月8日,午饭:Element Fresh:意大利暖风三明治,可乐,黄孜翰请客
  • 4月8日,晚饭:丈母家:红烧鸡翅、西葫芦炒肉片、肉糜豆腐、清蒸鳜鱼
  • 4月9日,早饭:涞寅路沙县小吃:馄饨一碗
  • 4月9日,午饭:丈母家:昂刺鱼豆腐汤、茭白榨菜肉丝、橄榄菜炒空心菜
  • 4月9日,晚饭:@waynelife 家:
  • 4月10日,早饭:晚起免了
  • 4月10日,午饭:丈母家:坐在院里子紫藤架下的午饭:清蒸童子鸡、香菇金针菇肉丝笋竹羹、清炒豆苗、炸猪排
  • 4月10日,晚饭:新吉诃德:麻酱油麦菜、白斩鸡、蓬蒿菜、百页包、醉生梦死(糟醉草虾猪蹄等)、醉虾、凉粉、牛蛙年糕、烧土鸭、腊味合蒸、小鱼小虾锅、水煮牛肉、剁椒鱼头、咖喱帝王蟹、藕夹、扁尖老鸭汤,昆曲团票友会
  • 4月11日,早饭:凯司令外卖起司蛋糕
  • 4月11日,午饭:家中自带便当,还加了葱火靠排骨
  • 4月11日,晚饭:家中:昂刺鱼皮蛋汤、煎带鱼、洋山芋毛豆番茄肉丁、培根炒蛋
  • 4月12日,早饭:看病来不及,免了
  • 4月12日,午饭:Papa John’s丽园路店:焗意面、烤鸡翅、可乐,54元
  • 4月12日,晚饭:舟山海鲜(沪青平公路):蛏子、葱油海瓜子、毛蚶、炒墨鱼、红烧九肚鱼、红烧肉烧马桥豆腐、清蒸叶子鱼、葱姜帝王蟹、清炒绿米苋、蟹粉豆腐、酸豆角炒螺蛳肉、厚百页蒸咸肉、佛茶饼、春卷,680元 @bitguts @barakiel2009 @larashow0526 @yuqinyuan @stratus007 @WiseUncleWu @samwang1120
  • 4月13日,早饭:晚起免了
  • 4月13日,午饭:四海游龙:台式锅贴一客五只,小馄饨一碗,盐酥鸡一份,16.50元
  • 4月13日,晚饭:家中:文蛤豆腐汤、芸豆炒肉片、白米虾,留夫鸭外卖牛百页,15元
  • 4月14日,早饭:晚起免了
  • 4月14日,午饭:海底捞吴中路店:卤鸭膀、牛筋丸、毛肚、牛蛙、蟹籽墨鱼丸、藕片、荠菜百页包、炸豆皮、鲜虾滑、豆花,291元
  • 4月14日,晚饭:家中:杏鲍菇炒甜椒、番茄蛋汤、葱(火靠)大排
  • 4月15日,早饭:五芳斋大肉粽一枚
  • 4月15日,午饭:昨天剩下的排骨汤面
  • 4月15日,晚饭:丈母家:东北馆外卖:香菜豆腐汤,清淡鲜美;肉沫拉皮,蒜味稍重;白切牛肉,蒜味稍重;锅包肉,奇薄如纸(没有打错字,是“奇”不是“其”),硬;白菜猪肉水饺
  • 4月16日,早饭:晚起免了
  • 4月16日,午饭:丈母家:鸡汤、冷拌芹菜、清蒸白水鱼,剩下的东北菜重新烧了一下
  • 4月16日,晚饭:丈母家:加了几个菜,烤鸡翅、橄榄菜炒空心菜、卷心菜炒榨菜开洋、清蒸鲈鱼
  • 4月16日,夜宵:丈母家:用鸡汤下了辛拉面,加了橄榄菜和开洋
  • 4月17日,早饭:晚起免了
  • 4月17日,午饭:丈母家:清蒸鳜鱼
  • 4月17日,晚饭:小虫家:潮州炒饭、冷拌茄子、毛蚶、葱油蚕豆、杭椒牛柳、徽州炒面、清蒸(咸水梅)白水鱼、蒸腊猪耳
  • 4月18日,早饭:全家外卖:黑椒猪肉寿司
  • 4月18日,午饭:丈母家:脚爪火腿汤、菜JIAN炒香肠、百页肉糜炒榨菜
  • 4月18日,晚饭:丈母家:脚爪火腿汤、菜JIAN炒香肠、百页肉糜炒榨菜
  • 4月19日,早饭:丈母家:沈大成外卖速冻菜肉大馄饨15枚
  • 4月19日,午饭:丈母家:葱油蚕豆、虾胶釀茄子、盐水基围虾、百页包汤
  • 4月19日,晚饭:丈母家:未添新菜
  • 4月20日,早饭:丈母家:古猗园速冻春卷五枚
  • 4月20日,午饭:丈母家:芸豆炒肉丝、红烧大排、百页包汤
  • 4月20日,晚饭:家中:PapaJohns外卖:all meat pizza+extra cheese+BBQ chicken wings,87元
  • 4月20日,夜宵:家中:留夫鸭外卖卤牛百页,20元
  • 4月21日,早饭:晚起免了
  • 4月21日,午饭:丈母家:清蒸鳜鱼、芸豆炒肉丝、肋排扁尖汤、盐水基围虾
  • 4月21日:晚饭:丈母家:添了一个茄子煲
  • 4月22日,早饭:晚起免了
  • 4月22日,午饭:丈母家:茄子煲、肉糜炖蛋、肋排扁尖汤
  • 4月22日,晚饭:丈母家:红烧支鱼、油面筋炒水面筋、清炒马兰头
  • 4月23日,早饭:老盛兴江苏路长宁路店:燕皮馄饨8元+小笼5元
  • 4月23日,午饭:丈母家:酸辣土豆丝、酸菜鱼、马兰头、油面筋炒水面筋
  • 4月23日,晚饭:丈母家:青菜面筋煲、茭白水面筋、清蒸小鲍鱼、蚕豆、橄榄菜炒油麦菜、咸泡饭、酸菜鱼、韭黄炒肉丝、酸辣土豆丝
  • 4月24日,早饭:晚起免了
  • 4月24日,午饭:丈母家:新炒了一个橄榄菜炒油麦菜,其余剩菜
  • 4月24日,晚饭:Lynn:醉鸡、三文鱼色拉、熏鱼、蔬菜色拉、糖藕、熏蛋、清炒虾仁、牛仔粒、蟹粉叉子、牛尾汤、海鲜锅巴、百页咸肉、香酥鸭银丝卷、西柠软鸡、干贝开水白菜,9个人,人均240元
  • 4月25日,早饭:忙着办事免了
  • 4月25日,午饭:梅家苏州汤包馆:雪笋肉丝面+鸡骨酱,10元
  • 4月25日,晚饭:家中:霉干菜烧肉、芸豆炒香肠、蘑菇平菇肉糜豆腐汤
  • 4月26日,早饭:全家外卖:大口饭团之火烤香肠,5元
  • 4月26日,午饭:办公室:家中自带便当
  • 4月26日,晚饭:家中:争鲜寿司外卖:77元一大堆,三个人吃得好开心
  • 4月27日,早饭:可颂坊外卖:培根芝士起酥面包一个
  • 4月27日,午饭:中兴食堂:馄饨一碗,9元十个
  • 4月27日,晚饭:家中:霉干菜烧肉、豆腐平菇蘑菇汤、杏鲍菇炒菜椒
  • 4月28日,早饭:南阳路西康路路边摊:肉饼一个,茶叶蛋两只,3.50元
  • 4月28日,午饭:Carl’s Jr.外送:BBQ培根堡套餐,36元,量实在太大了,大半包薯条送给同事了
  • 4月28日,晚饭:唐山路藏书羊肉面馆:红烧羊肚面+白切羊杂,30元
  • 4月29日,早饭:喜来公社外卖:咖喱热狗面包,6.50元
  • 4月29日,午饭:美心汤团店:两客春卷8只10元,一碗肉汤团4只6元,无良的营业员端上桌的时候,一只从盆子里滚出来掉在桌上了,营业员居然说“桌子刚擦过,干净的”,我靠
  • 4月29日,晚饭:泾阳路丰源汇:熝灶鸭、皮蛋拌豆腐、发芽豆、百页蒸螺蛳肉、鸭血煲、肉皮、驴肉炒炸年糕、青菜、蚕豆、馄饨、炒面 @奔跑的蜗牛099 @waynelife @柴郡猫Wynn @老菱闲话 @Elisaday_u宝 共四家,每家85元
  • 4月30日,早饭:浙江莫干山江家碧坞潘家园农家菜:乳腐、粥、鸡蛋、咸菜烧水笋(味道相当相当好)
  • 4月30日,午饭:扁尖、白切牛肉、土豆饼、酱爆螺蛳、烘煎土豆、蒜泥黄瓜、野芹炒肉丝、糯米肉丸子、爆蛋、土鸡汤、葱油蚕豆、红烧昂刺鱼、新鲜水笋烧咸肉、咸菜豆腐
  • 4月30日,晚饭:中午的剩菜,外加红烧鳊鱼、小寒豆杂炒、红烧鲫鱼、春卷、炒鳜菜、鲫鱼豆腐汤、拌黄瓜、笋片炒干丝,其中鲫鱼是 @奔跑的蜗牛099 @waynelife @老菱闲话 和 @小蒜 钓的,共3斤2两

粉皮炒肉片

上海开了一家以卖莜面为特色的西北馆子,东西很正宗,价格很不便宜,烤馍卖到八元一只,我说这价要是敢在太原卖的话,可是要挨耳刮子的。这家店的凉皮也很好,一大碗凉皮,上面还有些面筋(就是上海人说的水面筋,和烤麸是差不多的东西),很是好吃。

上海从来就没有凉皮。凉皮是一种颇似果冻的东西,白色的薄薄的,原来是一张张的,切成了一条条的。哎,明白了不?你肯定没明白,我再告诉你,凉皮是用面粉做的。将面粉洗去面筋后,剩下的粉滤去水,再弄成面粉,然后做成的一张张的饼状物即是凉皮。这下明白了不?

肯定更糊涂了,要对上海人说清这玩意,只要很简单地告诉他:“就是面粉做的粉皮。”他就明白了。

“粉皮”是上海极其普通的食品,可以这么说,在上海你绝对找不到任何一个豆制品摊是没有粉皮卖的,然而品质好坏,乃是各有千秋。

先来说说粉皮是怎么做出来的吧。粉皮可不是“洗出来”的,粉皮是用绿豆做的。绿豆先浸在水中涨发,浸透之后,磨成绿豆浆,再加水,让较软的杂质浮起,撩去杂质后,待其沉淀,滤去水,则得到了绿豆粉。在做粉皮的时候,又要加水,再拌成绿豆浆,或者称为绿豆糊吧,那时则要用到一个特殊的容器,谓之“旋锅”,另外则要准备两大缸水,一缸是热水,一缸是冷水。先把旋锅的底部放在热水缸里取热,然后舀一勺“绿豆糊”在旋锅里,再像摊蛋皮一样,旋转旋锅,让绿豆浆铺满旋锅,然后把旋锅放到冷水缸里,就可以揭下已经凝固的粉皮了。

根据制作工艺,其实就可以分析出好的粉皮是啥样的了。第一步是浸豆,绿豆是绿色的,如果纯用绿豆制作,做出来的粉皮应也是“绿莹莹”的。好的粉皮应该色如鸡蛋清,晶莹剔透。可是,绿豆很贵,在黄豆、绿豆、蚕豆、赤豆之类大量种植型豆类中,绿豆可能是最贵的了。既然绿豆那么贵,于是就有“聪明人”想出用便宜的豆来浑水摸鱼。当然赤豆是不会用的,红的加绿的变成黑的可不好玩,剩下蚕豆和黄豆都可以用,而在做粉皮时又以掺入蚕豆为主流。然而,用蚕豆有一个问题,颜色变淡倒在其次,蚕豆做的粉皮是不透明的,所以,粉皮的透明度越低,则掺入的蚕豆越多,而粉皮也就越硬。

第二步,是磨粉。大家都吃过汤团吧?一定知道“水磨”这两个字;大家也都喝过豆浆吧,好喝的豆浆柔顺绵滑,而差的则沙沙的,为什么?磨得细呗!粉皮也是这样,磨得细的绿豆做出的粉皮,既软且滑,而且细致绵密,拎起来不会因为粉质不均匀而断裂。

第三步,是去杂质。去得尽完,则粉皮中没有杂质,很容易理解的一点,然而有时在粉皮中看到一小粒一小粒白色的,那倒不是杂质而是有时用干的绿豆粉做浆,水没有吃透留下的白块,就像面饼中的粉块,形成的原理是一样的。

当然,最关键的最后一步,手法大有讲究,好坏也很容易评判,当然是薄的好,因为越薄越难做嘛。不但要薄,而且要薄得均匀,方为上品;不但要薄,要薄而依然有韧性,方为上品。

好了,说了这么多,你肯定知道什么才是好的粉皮了。其实,豆制品因为投入少,制作简单,所以是最容易出问题的副食品,地下豆腐作坊卫生堪忧的问题屡见曝光,因此要千万注意。好在像上海这种地方,有些包装好的大品牌豆制品可以选择,中外合资的有“旭洋”、“汉康”等品牌,本土则有“清美”和“长宁豆制品厂”,大多数菜场和大型超市均有售卖。

粉皮同凉粉不一样,后者是蒸熟的,所以做完就可以吃,而粉皮只是半熟,因此要烧熟后吃。最简单的,将粉皮切成条,用开水烫一下,然后就可以像凉皮一样凉拌来吃了。

今天说一道稍微不简单一些的菜吧——粉皮炒肉片。

粉皮买来之后,不要立刻切开,因为制作的时候是热的叠在一起,所以会粘在一起,你要将之掀开之后再切,否则就是一大块一大块的了。

粉皮大概切成多大呢?比一元的硬币大一些吧,因为粉皮要炒肉片,大小相仿些才好,加之粉皮极滑,切得大了不易勺舀筷夹,明明勺子里有三条,及至舀到碗前,两条已在“路上”滑落,就有点煞风景了。

粉皮切好之后,用一点点酱油拌一下。以前上海是没有老抽、生抽之说的,只一味酱油,既有味又有色,如今则要两种合着用了。此菜倒可只用生抽,若用老抽则太深了。

准备肉片,里脊肉、腿肉均可,亦切成一元硬币左右的肉片,炒了之后还会缩掉一点,大小正好。切好后用料酒、淀粉和盐浆起。

肉片亦有学问,不管炒肉丝、炒肉片,都要其嫩,可是,这点要求却是极难。首先是买肉啦,当然买纯精肉喽,然后呢?纯精肉也分好多种,有臀尖肉,有腿肉,有坐臀肉,有里脊肉,到底哪种好?猪身上最嫩的,就是里脊。“里脊”一词,顾名思义,也该在脊椎的内侧,而脊背外侧的,则是外脊。

反正,你得挑里脊,当然,长在猪身上的时候,你还知道哪个部位是什么肉,一旦切下来,你还分得清吗?很难吧?都是那么一条条的纯精肉,如果是大排、蹄髈、五花肉,那还好些,可都是瘦肉,怎么办呢?

很简单,挑贵的买。当然这是基于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前提下,在这个前提下,一只猪身上最贵的当然就是里脊了。若你有足够的经验,你会发现颜色越淡越均匀的肉,往往也越嫩越新鲜。而且,生的猪肉,纤维很明显,当然也是越细越嫩。另外,生肉的柔软度也是一个考量,越软的猪肉越嫩越新鲜。

肉,买得好最关键,否则的话,再高超的厨艺也搞不定(狂加嫩肉粉的不算,那种人可以把硬纸板炒成肉片)。炒肉片,还有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因素,乃是大多数人都会忽略的,就是肉片的温度。肉买到家,许多人不是现吃,而是放在冰箱中冷冻,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事,而且还方便切割,对于大多数不谙刀工的人来说,要切出厚薄一致的肉片来,冷冻一下再切,是最好的办法。

有些人,将肉从冷冻库中拿出来,慢性子的朋友就放一会儿,心急的则用水淋,待肉稍软,可以下刀了,则切成肉片。大多数人,切好肉片,就起个油锅,立马下肉片炒,那是大错特错的一种行为。有人或许会猜没放盐,也有人说要放酒,还有人说要放淀粉捏一捏,其实都不是。放盐是为了有味,口味淡的朋友大可不放;加料酒是为了去腥,好的猪肉本来就不腥;而淀粉呢?则是为了隔热,防止油温过高而把肉炒老了,你要手势够快的话,也可不放。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温度,肉的温度。肉如果从冰箱里拿出来,到可以切开的时候,当中可能还是0℃以下的,刀切不开冰,却可以切开冰住的肉,这是很容易理解的。

一道菜,总共也花不了几分钟,可如果0℃的肉下锅,把肉加热到25℃需要多久?可能要二十秒钟吧。听上去不多是不是?可爆炒个肉片,真正肉在锅里的时间也不过一分钟,多出三分之一的时间,肉片还会不老?

所以,肉要放置到常温下才能下锅。有些菜谱上也会来这么一句,可从来没人说清楚过什么叫“常温”。大热天,外面38℃,厨房里45℃;大冬天,外面0℃,朝北的厨房3℃,这两者,能同一而论吗?显然不能。

那怎么办?大热天的自不必考虑,待肉化开再静置一段时间即可,时间再长,肉就臭了。大冬天的,不妨用些温水,稍微浸一下肉片,把肉先醒过来。化冻的事千万不要留给油锅去做,炒肉片的诀窍就在肉好,时短。

你的确可用盐、料酒和淀粉先将肉浆一下,你甚至可以放一点点小苏打粉,让肉更蓬松起来。小苏打算食物添加剂吗?当然算,连盐都算,大家万不必谈虎变色。

现在,你可以起油锅了。炒肉片油锅的窍门在哪里?四个字:热锅冷油。这四个字,现在连菜场卖半成品菜的也会说,你买了拌好的雪菜墨鱼,问他怎么炒?他回答四个字:“热锅冷油。”有一次,我见到一个老太太,买了三两清炒虾仁,问摊主怎么炒,他倒好,还是四个字:“热锅冷油。”你想,那老太太回到家中,三两虾仁最多也就用个半两油,把锅先烧热了,再舀两勺油下锅,待要倒入虾仁时,早就是热油了,怎么可能是冷油呢?

哪里出了问题?量上面出了问题。所谓的热锅冷油是饭店的做法,大灶大锅,一下子下去斤半油,熘半斤肉片,用笊篱撩起滤油,再起油锅烧芡汁的做法,你在家可能做到吗?

也可以,但是步骤稍作改进。先把肉片浸在油里,油要超过肉片,将油和肉片拌匀,只要有两片粘在一起,就要花几秒钟将之分开,时间就会延长。这样的话,肉片与油一起下锅,不就是冷油了吗?

你要先烧个热锅,烧到什么程度?总不见得拿手去试,水滴下立刻没有,就可以了。锅中要一点点油,要转锅搪匀,那样下肉片的时候,上面沾着的淀粉才不会粘锅。

将肉片连油,一起倒入锅内,快速翻炒,待肉片变色,即可盛起。这时,大概是七成熟,因为不是马上吃,还要与粉皮一起烧,所以不用担心。

接下来的就很容易了,炒肉片不是还有油多出来吗?直接拿来炒粉皮就可以了。粉皮中已有酱油,不用再放盐,待粉皮炒透,倒入肉片同炒,再加入少许的糖,就可以起锅了。

此菜忌用深色酱油,否则就是一团黑,丝毫引不起食欲;虽是红烧亦忌糖多,因为肉少,太甜不会好吃。

菜有“色香味”之说,这道菜吃的是口感,粉皮幼滑而肉片绝嫩,方才是美味的享受。虽然是极普通的东西,亦可以是绝佳的美食,粉皮炒肉片就是其中之一。

五香鱼冻·千层鱼冻

家中来了只猫咪,给起了个名字,叫做“饭碗”。这猫是天上掉下来的,叫做“饭碗”,便如天上掉下一只饭碗来,多好,多吉利!转念一想,不对,猫咪是很会玩失踪的动物,所谓“白脚花狸猫,吃饱朝外跑”,那万一哪天猫咪朝外跑了,再不回来,岂不是“饭碗头没了”?不吉利!后来,又起了一个名字,叫做“饭桶”。可又转念一想,一个饭桶可以盛满多少饭碗啊?遂罢,“饭桶”之名也叫不成了。那猫咪是黄色的,很像镬焦的颜色,电饭煲的镬焦,不是大灶铁锅的,于是给它起了一个很好玩的上海名字——饭煶,就是“锅巴”的意思。

饭煶很坏,挑食,有一次我煮了一只“白灼蛋”给它,结果它就光吃蛋黄;还有一次,买墨鱼时海鲜摊的摊主送了我一些黄鲒,一种体型很小、刺又极多的小海鱼,没料到的是,我烧好之后,饭煶居然闻了一下就走,丝毫不感兴趣。

于是我的生活就又添了一件事,寻找猫咪喜欢吃的鱼。后来发现“哪只猫儿不沾腥”是错误的,我们家的猫对于腥重的海鱼不过尔尔,但对于大块的河鱼很喜欢,于是便青鱼、草鱼乃至花鲢等轮着吃。那些鱼在菜场都可以分段买,很是方便。

既然猫都吃得这么精致了,那么人就更应该吃得精致一些了,否则岂不是“天理难容”?

看着饭煶的青鱼块,我想起祖母来。我的祖母是一个心灵手巧的苏州人,很善于调弄小菜。吃剩下的蟹钳蟹脚,祖母总是第二天将之拆出肉来,炒蛋或是烧豆腐给我们吃;吃剩下的烤鸭,祖母也总是第二天将之拆出肉来,炒茭白丝给我们吃,别说鸭肉没有浪费,就算烤鸭的蘸料都不会浪费。

祖母虽然“做人家”,但是在“吃”之一事上,从不小气,从不手软。我小时候河鱼贵而海鱼贱,因为那时围塘养殖和饲料都没什么研究,不管河鱼还是海鱼,主要靠捕捞得来。那时的海里全都是鱼,海鱼远比河鱼来得容易。而河鱼肉质细洁,腥气轻,一直是上海人的席上佳肴。祖母也很喜欢河鱼,虽“重金”而不惜,于是我从小就吃各种各样的河鱼——黑鱼、河鲫鱼、鳊鱼、青鱼,等等。

上海人的菜肴,其实很简单,就拿河鱼来说,无非清蒸、红烧和煮汤。至于“松鼠鳜鱼”,那是饭店里的菜,那时就算有如此天工的手艺,也找不到那么多的油来糟蹋。而“水煮肉片”、“剁椒鱼头”那种菜,对于当时的上海人来说,别说没有见过,就是听也没听说过。

祖母的红烧河鲫鱼很好吃,有时也红烧青鱼、红烧肚裆、红烧划水。吃不掉的鱼,到了第二天,会在碗里结成冻。那些冻很好吃,可是连着鱼骨带着葱姜,吃起来很不方便,于是祖母就会将剩下的半碗鱼化开,剔净鱼骨后再做成鱼冻给我们吃。祖母是高度近视眼,却能将多如牛毛的河鲫鱼骨剔得一根不剩,其苦心可想而知,虽是剩菜而成,却绝不亚于山珍海味啊!

如今的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直接买条鱼来做鱼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就“手把手”地教大家做一回吧。

先要买鱼。我在说到熏鱼的时候提起过,有两种大鱼,一种是青鱼,色黑或青;一种是草鱼,色白。前者食荤而肉细,后者食草而肉粗,所以青鱼要较草鱼好得多,售价也要贵一些。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青鱼中段十元一斤,草鱼中段七元。别小看这三元钱,差价达到四成以上。所以大多数摊主会将草鱼叫做“草青”,仿佛一旦搭上个“青”字,就可以身价不同了。各位食友千万别轻信了,青鱼就是青鱼,草鱼就是草鱼。

买上一段青鱼,二斤左右。上海买鱼是将鱼摔昏之后直接切开,称好分量后再处理的,因此称的时候是带着鱼鳞和鱼肠的。一段二斤左右的鱼中段,等弄清爽之后,不过一斤五六两。

弄鱼很简单,特别是这种只买中段的。虽说鱼肠很好吃,但是极其难调理,而且当中切开也不成副,弃之无妨。只要将肚皮处剪一刀,挖去鱼肠即可。在剪肚子之前,先要刮鳞,青鱼鳞大,很容易刮去。

刮鳞去肠之后,剪开肚皮,将肚皮内壁的黑膜刮去,此物最腥,不可不除。

取一个敞口的大锅,不必起油锅爆葱姜,只用清水即可。清水要盖过鱼身,放入少许料酒,开大火烧煮。待水煮沸之后,稍微调小火头,用中等的火来煮。

在一旁也别闲着,水煮沸之后,最外面的鱼肉已经熟了,可以用镬铲帮忙,将外层的鱼肉扒下。你可以手持一双筷子,长一点的,用筷子拨,见到鱼刺就将之搛出。拿筷子姿势不对的人惨了,小的鱼骨极细,筷子拿得不对,两只筷子尖便并不到一起,搛红烧肉没有问题,搛鱼骨就难了。

正确地拿筷子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我们在这里并不讨论用筷的礼仪,只说说筷子的拿法。拿对了筷子,下起手来就可以比别人快,也就可以吃得更多,“筷者,快也”。

我经常教人用筷子,我教出来的洋人比国人还要会用筷子,因为洋人是张白纸,你教他怎么用,他就怎么用,而要教国人改正坏习惯,则要难得多。

我是这么教洋人的:先取一根筷子,把筷子的中间偏上一点放在无名指的指甲盖上,一半碰到指甲,一半碰到肉,让另一半躺在自己的虎口里,拇指盖过筷子,用拇指的指节压住筷子。这时,我让他们抽掉筷子试试看,如果抽不动,那么第一步就做对了,然后将中指搭在筷子上靠紧拇指。第二步,保持第一根筷子不动,放上第二根筷子,可先将食指伸直,将第二根筷子架在中指和拇指间,然后放回食指,搭在第二根筷子上,这样就变成了用拇食中三指捏住第二根筷子。再拉拉看,如果拉不动,那么第二步也对了。现在来看一看,两根筷子分别被三个手指夹住,下面一根是中指、无名指和拇指,上面一根是食指、中指和拇指,这时两根筷子是平行的。放松拇指,伸直,往后移,食指也往后一点,变成用食指和中指夹着上面一根,而拇指抵住上面的筷子。这样一来,筷子的头就并得起来了,后面有很大的一块空隙,变成了一个等腰三角形的两个长边。这时拇指抵住的地方就成了一个支点,想怎么动就怎么动,而动的,永远只有食指和中指,动的,永远只有上面那根筷子。

这种拿法,别说夹油氽花生米,就是夹玻璃弹子,也照样不成问题,还怕夹不起鱼骨头吗?当然不怕了。夹起的鱼骨会黏在筷子上,可以准备一碗温水放在边上,将黏了鱼骨的筷子放进去晃一下即可。

其实,你也不必急着将鱼肉扒开,也不必急着用筷子去夹鱼骨,鱼冻之所以能够冻起来,有一大部分得益于骨中的骨胶,急着把鱼骨剔除了,反而不好,倒不如定定心心地调至文火,盖上盖子,烧上它半个小时。此间你尽可以想干嘛就干嘛,当然,绝对不可以不带钥匙就出门,着起火来可不是玩的。

半个小时以后,揭开镬盖,用镬铲稍稍拨一下,鱼肉就会散开,除了当中的大骨头(龙骨)外,其余的就要细细地挑出来了。

将汤水滗出来,盛到一个碗里。滗的时候要慢慢的,以免速度快了带走鱼骨。剩下的鱼肉,是碎碎的,我们要将里面的鱼骨统统都挑出来。

这是件麻烦事,比拆鸡翅膀的骨头要麻烦得多。骨头挑得不干净,吃出问题可是要送医院的。家母一生嗜鱼,尤钟情于河鲫鱼,吃起鱼来很有经验,祖母曾喻之为猫。但问题往往出在高手身上,家母因为鱼刺卡喉的问题,在用“威灵仙”、食醋、咽饭之外,还多次送医院,麻醉后将鱼骨取出。虽是苦不堪言,但依然嗜鱼如命。

所以,这一步相当关键。可以将鱼肉铺在砧板上,一点点地寻找,挑完一小片,就拨在一边,等全部挑完,再重复一到两次。挑的时候,依然用筷子夹。一段鱼的所有骨头加在一起,除了中间的龙骨,大概只有一调羹左右。虽然体积并不大,功夫却着实可观,所以,有时爱心的分量并不是用轻重来衡量的。

接下来的就方便了。把汤汁和鱼倒回锅中,点火再烧,加酱油加糖稍事收干,也不用收得太干,水面高出鱼肉才好,否则就不是“鱼冻”而是“鱼糕”了。之所以到现在才放酱油和糖,就是为了挑鱼骨方便,反正鱼肉也都碎了,无所谓“入不入味”的问题。

关火之前,要撒入五香粉,市售的即可,我们这回不讨论五香粉的制作。当然,其实不放也可以。五香粉要最后放,早放易苦。此菜酱油也不宜多,色深则不好看,味咸则不易入口。此是凉菜小点,总要适口才好。

找一个平底的容器。现在大多数家庭都有乐扣乐扣(Lock & Lock)的盒子,那就非常好,把鱼肉连同汤汁倒入盒子,放在冰箱的冷藏室中,数个小时以后就可以切开吃了。天冷的话,甚至可以在常温下结成冻。

这种鱼冻,由于只用了水和糖,没有添加其他任何促进凝固的辅料(广式做法常用明胶或吉力片之类的东西),因此如果天气实在炎热的话,还是要吃得快一点,否则依然是会融化的。在春秋天,就没关系了。

这道菜还有超级豪华的版本,就是先将汤汁倾在一个鱼形的模子里,薄薄地铺上一层,俟其冻住,再撒上鱼肉,冻住后再浇鱼汤,如此往复四五回,就变成了一层隔一层的样子,美其名曰“千层鱼冻”。

手撕风鸡

有些东西,本来极其普通的,只要稍加改变,就能使它从“毫不起眼”变成让人“眼睛一亮”,甚至“大跌眼镜”。

比如套鞋吧,我们小时候最讨厌的东西。上海是一个多雨的城市,以前路没有现在平,那时的孩子,多以帆布跑鞋为主,遇到下雨,跑鞋尽湿,因此只能改穿套鞋。

之所以叫做“套”鞋,是因为这种鞋不用系鞋带,往脚上一“套”即可。我们的班主任就有双很神奇的套鞋。他的套鞋特别的大,可以整个儿套在皮鞋的外面,然后穿着走路,那才是真正的“套”鞋。我们穿的呢?则大不相同。

以前的套鞋只有一个颜色——黑色,总共两种式样——元宝式和高筒套鞋。元宝套鞋,名字听着不错,样子却极其丑陋,鞋帮只及脚踝,每到台风季节,这种元宝套鞋根本就不管用,穿元宝套鞋的到学校后的第一件事,便是脱下套鞋倒水。

高筒的,也不怎么样。上海的大雨总是伴着狂风,而且是风向不定的狂风,即便是高筒套鞋,同样会有水进去。于是,穿高筒套鞋的到了学校,第一件事,也是脱下套鞋倒水。

渐渐的,元宝套鞋没有了,道理很简单,大家都买得起高筒套鞋了;再渐渐的,马路上再也见不到套鞋了,因为从前的皮鞋,一双要穿几年,现在则一年要穿几双,稍微淋一下雨,沾一点水,没问题。

现在,套鞋只在农村看得到了,农民在水稻田里,或者浅鱼塘里,多穿长筒套鞋。

突然有一天,我发现女儿穿着很好看的高筒靴,雪白的靴筒上画着淡蓝的花,靴沿处还有个装饰性的搭襻。仔细一看,那双鞋是橡胶的,赫然就是双套鞋,关键的是:那天压根就不下雨。

后来我观察了一下,原来现在的高筒套鞋并不是下雨天才穿的,那是晴天也能穿的“时装橡胶鞋”,而且,现在的套鞋五颜六色,争奇斗艳,就是专门给小女生配不同颜色的衣服穿的。

你看,原本毫不起眼的黑色套鞋,如今成了五彩缤纷的“时装橡胶鞋”,只要稍事变动,事物就会不同,做菜也是如此。

我们今天来做一道粗菜细做的风鸡。

风鸡,顾名思义,是“风干”的鸡,而不是“疯了”的鸡,两个字,虽是同音,相差千里。过去,风鸡是家中自制的。买鸡时要挑嫩鸡买,要么是童子鸡,要么是“□”(需造字)鸡。将鸡买来后饿上一天,可事先将茴香和花椒炒在一起。到时从喉咙开刀,将鸡杀却,血放干净后从鸡腹剜一个小洞,掏尽腹膛鸡杂、喉管以及夹肝,然后趁鸡还热的时候,将炒好的茴香花椒盐抹在鸡的腹腔,随后用绳子将鸡脚吊起,风干大约二十天左右,花椒盐完全渗入到鸡肉里了,即可食用。

由此可见,正宗的风鸡,是不拔毛,直接做的。那样做,有好处,悬挂在外,不怕虫蚊叮咬,但是也有坏处,就是拔毛不便,一旦风干,肉紧皮硬,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拔尽。那为什么不能先拔毛再风干呢?如果直接拔毛,容易扯坏外皮;如果用开水烫过再拔,一来容易烫熟外皮,二来呢,腌制品忌水,有水则易霉,所以也不能烫了再拔。

不拔毛的风鸡,挂着很是好看,要是用黑色红尾的锦鸡来做,就更好看了。民间做风鸡,多半在“小雪”这天做,这样正好春节的时候可以吃;民间又有“风鸡不看灯”的说法,就是说在元宵节前要吃掉,因为正月十五之后天气转热,再吊下去,就要出问题了。

现在当然无所谓了,有了冰箱,生活就方便许多了。而且,风鸡在上海的南货店里一直有卖,还是去了毛的。我并不知道那些去毛风鸡的做法,但肯定是可以做的,板鸭就是去了毛的,鸭子的毛都去得尽,又何况鸡。

南货店的风鸡其实是板鸡,和板鸭一样,都是去毛后开膛破肚抹上盐后压平晾制的,所以成品和板鸭很相似,只是一个小一个大,一个无蹼一个有蹼的区别。

买风鸡,要挑皮色均匀的,如果有一块块深色的印痕,那表示这个部位受过伤,新鲜的时候这种伤并不一定看得出来,一旦风干就很明显了。好的风鸡,皮色是亮黄的,有透明感;差的,则看上去暗暗灰灰的。剖开的风鸡,是看得到鸡肉的,鲜红的较深红的好。

还要用手捏捏看,如果一捏就瘪的,那是还没有腌透的风鸡,吃起来不够香;而如果“邦硬笔挺”的,则要进一步观察鸡肉是否枯干,若是枯干则表示腌得太“老”了。肉要有弹性,那才是腌得恰到好处的风鸡。

有人说,不要挑全是油的,不过,反正这回要做的是手撕风鸡,要经过精细的加工,油点无所谓。倒是腌腊制品“”起来都是从脂肪开始,因此还是好好地闻一闻,有椒香且不的才好。

有人说风鸡是不能洗的,那最多是像“用布揩鳝背”一样,属于“特色做法”、“民间绝技”,但肯定成不了新式快餐的标准流程。风鸡还是要洗的,别说“眼不见为净”,你想它经过了那么多工序,经过了那么多人的手,还是洗洗更保险。

洗风鸡要用温水,因为店家或是生产商有时为了卖相好看,会在风鸡表面涂一层油,以使得“金光锃亮”,要用温水洗去。另外若是风鸡的表面有盐霜泛出,则表示这只风鸡够咸,最好在温水中浸泡一下来退盐。

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将风鸡上锅隔水蒸,蒸完了,待冷却之后剁成小块装盆,就是风鸡冷盆。这样的做法,基本上就是黑色套鞋的档次。

可以有更好的!精致版的精致手撕风鸡。

鸡依然要洗,同样要蒸,只是既然“精”制,量不必多,我们用半只即可。鸡头鸡屁股反正是不吃的,可事先剁下弃去。将锅中放水,用东西架起,然后放入盛了风鸡的大碗,盖上锅盖清蒸。如果锅不够大或碗不够大,可以切成大块,即将半只风鸡分成两块或三块来蒸。

先开大火,待水沸之后改成文火,蒸一个小时左右,其间要随时注意动静,水有没有蒸干啊?有没有潽到大碗里啊?当然,这些全凭经验,平时经常做菜的人,心中有数。

蒸好之后,你会发现鸡浸在了汤汁中,这些汤汁大多数来自蒸汽,还有则是风鸡蒸出来的油。将鸡取出,汤汁就留在碗中,另取一只干净的盆子或碗盛放拆骨的鸡丝。

不能马上动手,因为鸡还是烫的,就算你不怕烫,也没有必要。静置一刻钟后动手吧,待鸡冷透的话就变硬了,温温吞吞的最好。

拆风鸡有讲究,讲究手势。首先,扯下鸡腿和鸡翅来,放在一边。然后,从鸡胸开始,将鸡肉扯下,并且分拆成比牙签稍粗的丝,将胸肉扯成的丝铺在盆底,鸡胸是白肉,色白而老,所以打底,其次拆鸡背部的肉,再是鸡腿边上的肉,最后则是鸡腿。

由于风鸡的肉结实,所以虽然肉并不多,但却是蓬蓬松松很大一堆。扯不掉骨或是扯不下肉的地方,不用花太大的心思,可以整只都不用拆,我们并不浪费,稍后还会用到。

还记得那放在一边的汤汁吗?舀起一两勺均匀地淋在码好的鸡肉上,再均匀地撒上少许小颗粒的冰糖,只需要很少的糖,便能解除盐的霸气,不至于咸得发苦发干。

用保鲜膜将整只容器包起,依旧放回锅子隔水蒸,趁这工夫,可以来收拾剩下的鸡骨和鸡翅。

其实很简单,烧汤就是了。将剩下的鸡骨鸡翅等放入锅中,倒入多余的第一次蒸出的汤汁,再放水盖过,放在灶头上用大火烧煮。

半个小时就够了,半个小时风鸡肉也就蒸好,冰糖已经全部化开,渗透到肉的肌理中,又蒸得松松的恰到好处,趁热端上桌时可谓香气四溢,和冷了切块的相比,简直就不是同一样东西。

粗菜细做,就使得“黑套鞋”变成了“彩色时尚橡胶靴”,生活就在于创新,有时小小的一点变化,就可以让生活更加美好!

腊味煲仔饭

  如果一年只看一次中央电视台,我就选择在3月15日看,因为这一天有“三•一五晚会”;如果向来报喜不报忧的中央电视台也要例外一次的话,肯定也是这天,在“三•一五晚会”上。我建议大家都去看“三•一五晚会”,在中国,如果某样东西上了“三•一五”,那表示这种现象在民间已经铺天盖地了,如果是食物,那可得千万小心了。我记得“三•一五”报导过的有:地沟油、乡巴佬鸡腿、火腿肠、苏丹红鸭蛋、红砖粉辣椒面、瘦肉精、陈大米、毒奶粉,等等,等等。

  按理说,“三•一五”讨论的应该是质量,可这些东西何止是质量啊?这分明就是人性、论理和报应啊!

  不说这些了,来说说我们家的煲,我们家的煲爆了。那是个很奇怪的煲,很大很大,却又极浅极浅,所以与其说是一个煲,倒不如说是一个盆。它有个很高的盖子,就像自助餐里的那种罩子一般,半球形的,盖在上面,很奇怪。不但如此,那只煲很重,因为它厚,煲沿有一指多厚,煲底看着也薄不到哪儿去。

  就是这只又大又圆又厚又重的煲,爆了,而且不是质量原因,上不了“三•一五”的晚会。我们家的煲,是被我“活生生”地烧爆的。

  烧煲仔饭烧爆的。

  上海人没有煲仔饭,上海人只有猪油菜饭,叫做“咸糁饭”(“糁”在上海话里念“酸”,所以很多人以为是“咸酸饭”);其实,上海连煲也没有,那些什么“上海特色面筋煲”、“上海茄子煲”,都是“新上海菜”,上海人向来都是盆碗盏碟的,最多有个汽锅或者砂锅,算是除去白瓷盆之外的食器了。

  所以,煲是传过来的,从哪里来,我没有研究过,我只知道四川有肉末粉丝煲,广东有煲仔饭。

  煲是种容器,一种陶或瓷的锅;“仔”在广东话里有小的意思,所以“煲仔饭”就是“小陶锅饭”,很简单。

  广东人是最喜欢吃、最懂得吃的。小小的一个煲仔饭,到了广东人的手里,便变得五花八门起来,海鲜煲仔饭、豆豉排骨饭、黄鳝饭、田鸡饭。一如上海人的盖浇饭,只要汤汤水水的都可以盖浇,在广东,只要可以分成小块的,都可“煲仔”。

  煲仔饭中,又以“腊味煲仔饭”为最好吃最正宗,一家店如果他们只卖海鲜煲仔饭而不卖腊味煲仔饭的话,我劝你还是趁早走人,这样的店不会好吃的。

  以前,龙柏附近有家叫做“乔老爷茶餐厅”的店,现在还在那儿。为什么要说“以前”呢?因为它在装修前,有很好吃的腊味煲仔饭。我们曾经很多次,特地冒雨顶风地赶过去,在门口排队,就为了吃上一锅小小的腊味煲仔饭。及至端上桌来,是一个瓦罐,很粗糙的那种小砂锅,外面箍着铁丝,已经有点锈了,砂锅多半已经断了柄,盖着一个小盖子。

  揭开盖子,一阵香味扑鼻而来,拿起随奉的不锈钢小壶,浇入淋汁,煲便滋滋地叫起来,一股热气往上冒,除了刚才的腊味香气,更有浓浓的饭香。然后,用个不锈钢勺子,把饭和腊味拌匀,三下五除二,便吃得不剩多少了。然而,没有完,底上还有一层松松脆脆的饭煶呢,这可是煲仔饭的精华,岂可浪费。

  好的煲仔饭可以将饭煶整张揭下,让你吃个爽。“饭煶”是上海话,亦叫“镬焦”,放到北方,则称“锅巴”。

  可惜,那是“以前”了,后来的“乔老爷”虽然依然售卖煲仔饭,却没了“饭煶”,也没了“滋滋”的响声,也就没有特地造访的必要了。于是我决定自己动手,紧接着便发生了“爆裂”事故。

  故事很简单,我淘好了米,放在那个奇怪的煲中,兑好了水,盖上盖子,用大火烧滚,又调至最小的火焐着。一切看来都很自然,于是我将香肠切了片,加开盖子铺在饭上,又盖上盖子。正当我从水里撩出广东芥蓝,准备用水汆烫时,有香味飘出来,很香的香味,我不由得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香味越来越浓,继而随即就成了刺鼻的焦味,只听“叭”的一声,很响,煲裂了。

  煲裂了没关系,可以把上面的饭挖出来吃啊,可是打开盖子,我傻眼了,饭还没有熟,焦味却很厉害,压根就没法吃。

  失败乃成功之母,既然失败了,就得好好研究。我仔细地观察了那个破掉的煲,发现烧焦的地方在煲底的当中,面积并不是很大,但是镬焦很厚,这说明当中的火太大,而锅子又太厚,传热缓慢,导致热气传不到边上,主要还是受热不均匀造成的。

  可是,我已经将煤气的火力调到最小了呀。问题出在煤气灶上,现在的煤气灶,一个灶眼一个开关,旋动开关则通气后自动打火,此时旋钮转了九十度,内外圈的火是最大的,如果继续转动旋钮,火会变小,先是外圈的火变小,直到关闭,再是内圈的变小,最后旋钮呈一百八十度,此时的内圈火是最小的,想要再小,旋钮已经转不动了;若是要关火,则要将旋钮转回去,从大火直接关闭。

  我想起了以前的灶头,小时候那种黑色的铸铁煤气灶,也是双眼的,每个灶眼有上下两个开关,红的一个,黑的一个,胶木的,这两个开关分别掌握灶眼内外圈的气量。老式灶头没有自动点火装置,因此灶边往往有只小罐,用过的火柴杆子就扔在里面。如果厨房是公用的,那么煤气灶上还有一个特殊的装置——一片小竹爿。小竹爿窄窄的,两指宽一指长,一端长出两个耳朵来,另一端上则有个洞。

  这小竹爿要是放到现在分类的话,得分到security device(安全设施)里去。将这片竹爿竖起来,插到两排开关的后面,由于有两个耳朵,一端插进了,另一端则被耳朵“挡”住。带洞的那端从另一边伸出来,拿个小挂锁套进洞里,就可以将之锁住完成“安全设置”。那样,竹爿就拿不走了,开关也没法转动了,主人若是不在家,邻居也就没法“借”用煤气了。

  这种煤气灶有个好处,就是内外圈可以单独调节,而且从“最小”到“熄火”是无级连续的,不像新式煤气灶的“最小火”是定死的,没法再小的。

  要想让火均匀且内圈不要太大的火,就得用到这种灶头了。那么,去买一个来好了。想想是很容易,可是我跑遍了上海所有卖炊具的地方,都找不到这种灶头,因为双圈可调的话不符合安全规定,自动侦测装置一旦测得煤气泄漏,需要关闭煤气,一个开关的搞得定,两个的搞不定。

  家用煤气灶必须符合安全规定,所以必须使用新式旋钮,所以没法内外圈分别调节,听上去,很顺理成章。那很简单,饭店可以烧出煲仔饭来,我就去找他们的灶头好了。不找不知道,找到了却大长学问,原来饭店烧煲的灶头是特制的,一个铁架子,上面十个灶眼,都可分别调节,虽然要求可以达到,但是要是把这套东西搬回去,那以后吃鱼是不是得在家门口挖个鱼塘呢?

  作罢!

  其实我还没死心,我研究过卡式炉,也研究过电磁炉、煤油炉、酒精炉,都不能满足我的要求。在找不到好灶头的同时,我只能先做其他的准备工作,其中做得最多的,就是“吃”,吃各种各样的煲仔饭。只有吃过好东西的人,才烧得出好吃的来,这是我一贯的美食理念。

  吃来吃去,上海大多数的煲仔饭都没有很好的饭煶,而且即便是腊味煲仔饭,也不够香。至于香港广州那边,好吃是好吃,可吃一顿的成本,无论在时间还是经济上,都太高了。

  我还研究过煲,煲壁要薄,薄则传热均匀;底要平,平则易出饭煶。至于让它不爆,最简单并不是绕上铁丝,而是选用高温煲。高温煲其实不是陶土上釉的,那玩意压根就是瓷的,可以抵抗四百度的高温,以及零下五十度的低温,而且高温煲也不贵,一只小砂锅十元,一只高温小煲也就二十元,不但不容易烧爆,就算磕磕碰碰也比砂锅要结实很多。

  煲应该是最容易的部分了,除此之外,还有“料”的问题,有料才会好吃。各种饭店的各种腊味煲仔饭,有放腊肉的,有放香肠的,有放板鸭的,反正也的确都是腊味嘛,那么我用腊猪肝和腊猪鼻加咸肉行不行?看上去或许也是行的。

  在请教了许多广东朋友和粤菜大厨后,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腊味煲仔饭是广东的,所以腊味一定要选广式的。照此标准,四川的麻辣香肠用不得,湖南的烟熏腊肉也用不得。另外,他们还告诉我,正宗的广东腊味煲仔饭,至少要有香肠、润肠和腊肉。

  广式的腊肉,有广式的特征,肉薄而色淡,其肉只有几个硬币般厚,肥肉部分是乳白色稍带一点淡黄,瘦肉则是深棕色,或许也是全中国最“清淡”的腊肉了。

  润肠更是广东特色,润肠在制作的时候,除了常规的肥肉瘦肉,还加入了鸭肝,所以也叫鸭肝肠。润肠较普通的腊肠更油一些,看上去则更湿润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其名由来;颜色上润肠也比一般的广式香肠更深,呈暗红色,而且稍微粗一些。

  上海是买不到润肠的,连最著名的百年广式老店“立丰”里也没有卖,所以要吃正宗的煲仔饭,还真得花点心思。若是有机会去广东,就带点回来,或者叫朋友们买了邮寄过来。

  挑腊肉和香肠,很有讲究,和挑火腿一样,所谓“望闻问切”,当然这不是老中医的“四诊”,只是“看看成色好不好,闻闻味道香不香,问问价格平不平”,最后如果中意是“切”上一段,如果不中意就骂声“切!”走人,是谓“望闻问切”。

  “三•一五”曾经多次曝光腌制品的食品卫生问题。我想这玩意,不是专家,还真有点拿捏不准。既然信不过自己,也信不过零卖散装的,那么只能相信一回那些有口皆碑的大品牌了。

  东莞麻涌镇,有家腊肉生产商就很好,叫做“肥仔秋”,译过来就是“名字中带‘秋’的胖子”。“肥仔秋”的年数并不长,不过二十几年而已,但是已经声名远播,日产达到四千公斤,这样的规模,应该不会为了些许小利,砸了门面。煲仔饭所需的腊味他们都有生产。

  如果还不趁心,那只有去香港买了,虽然同宗同族,但是人家的诚心度高,买着也就放心,更有荣华、美心之类的大店家,那可是真正的老店了,都有上好的腊味出售。肉类是不能过海关的,我可没让你干坏事哦,我是让你去香港买了,烧了,吃好了回来。

  至于广式香肠,不必舍近求远,上海的立丰、杏花楼、新雅都有制作,味道也都过关。上海的方式香肠有肥瘦两种,以供应“不谙肥肉真谛”的普通上海吃客。

  好了,三大基本腊味准备好了,接下来要准备米了,大家可能都会说“丝苗呗”。对的,丝苗是做煲仔饭的首选,那种细细长长的籼米,新鲜的丝苗煮出的饭,晶莹剔透,有弹性有黏性,却又颗颗可以分开。

  但不是所有细细长长的米都可以叫丝苗的,只有在广东增城种出来的才能叫丝苗。说到增城丝苗可能有人不知道,但是说到增城荔枝就有名了。增城有棵荔枝树,叫做增城挂绿,乃是全中国质量最最好的荔枝的母树,无奈,增城的荔枝也好,丝苗也好,自古就是贡品,若非认识当地权贵,根本无缘得尝。

  正宗的丝苗,一斤四十五元,绝非旅游路过可以买到,定要事先在播种时就说好,待收割前得到通知,才有可能拿到几斤,不过一顿两顿尝新而已。此事非得有闲有钱有势方可为,非我辈敢想也。

  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用当年的泰国香米。泰国是产米大国,所以其米并不稀奇,然而价格却不便宜,只是“舶来”,依然可以卖到五六元一斤。泰国香米,没有丝苗那么松软,因此还要准备一些上好的东北大米掺着用。

  还要准备一点东西,吃的时候现买就可以了,要广东菜心一把,姜一块,洗摘干净,备用。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就剩这灶头还没搞定了。写到这里,千万别以为突然有人敲门,送来一个好灶头,然后煲仔饭就搞定了。那是神话,不是菜话。

  那是源于我和“虫爸”的一次聊天。他的儿子小名虫虫,那他当然叫“虫爸”啦!虫爸是我好友,好友当然臭气相投,他也喜欢吃,他也喜欢烧,他也困惑于一般的家用煤气灶开到最小中央温度太高而外圈温度不够的问题。

  在一次聊天中,我们聊到了一种东西,那件东西解决了最终的问题。防风节能网,是一种曾经流行过的挺骗人的小玩意。

  那是一个铁圈,铁圈里缠绕着极细的金属丝,使用的时候,把这个网放在灶头上,火一点着,金属丝就被烧得红红的,风就算吹灭了火,煤气遇到烧红的金属丝便又点着了,就像电热丝打火机的防风原理一样。

  防风节能圈有段时间卖得很好,因为据说用了可以省钱,这玩意其实并不能节能,本来火舌舔着锅底,是直接加热的,被这网一隔,看上去红红的一大片,其实火焰都被金属丝分散开了,反而温度更低,根本就是“动静大,气力小”的典型代表啊!

  鉴于新式煤气灶即使开到最小的火,火力依然超标,这样的一个网恰恰可以解决问题。找这个网比灶头容易得多,菜场里的小五金摊就有,淘宝上也有,可是大家都叫它“节能网”,却不知我要用它来“耗能”以均匀火头。

  还缺几样东西,这些东西,厨房里一定是有的,油、生抽、蠔油、蒸鱼豉油,反正要素油和一些调料。

  东西都准备好了,别小看我这么说来很轻松,我可是花了无数时间才弄明白到底要准备些啥的,如果你也依样画葫芦,准备好了,那我们一起来探讨下去。

  要知道,一个小的煲,从生米放进去,到变成煲仔饭,最多不超过三十分钟,然而我们到底不是煲仔饭的老板,熟练程度要差得多,所以有些步骤的次序会和“明档”不一样,我会详细说明。

  我们先把最简单的做了吧,先把姜去皮后切成丝,这是练刀工的好机会,反正,尽你所能,切得越细越好。还有广东菜心,把它们烫熟,取个大锅烧水,加少许盐,待水沸了将菜投入,待水再次沸腾,即可撩起备用。

  有些人说米要先浸泡,大家知道泡过的米和没浸过的在烧煮时可以相差多少时间吗?一个大的煲可以相差十分钟,试想午饭高峰,一个煲可以减少三分之一的时间,就可以多做一半的生意,谁不愿意啊?所以,饭店的做法,米肯定是浸过的。然而相信我,做煲仔饭不用浸,那样的饭更有弹性。

  要多少米?大约半个煲的米,不管多大的煲,你要做出好吃的煲仔饭来,就得用半煲的米。太多了?去买个小点的煲,反之亦然。我准备了两种米,配比是二比一,两份泰国香米一份大米,你最好准备一个量具,比如一个小的玻璃杯,那就方便多了。

  你需要一个容器来淘米,为什么不直接在煲里淘,硬米刮擦,会把煲弄坏的(作一本正经状)。哈哈,别上当,为了烧好的饭容易被刮下来,我们需要先在煲里均匀地抹上一层油,那样的话,当然没办法直接淘了。

  煲内抹好油之后,将米沥干水,放入煲中,铺平,再用舀米的容器放入同样多的水,并酌量再多放入一点点水。我用过一只小量具,七份水,六份米(四份香米,两份大米),正正好好。

  准备一个大碗,放入腊肉、香肠和润肠,这些东西要事先用温水洗净。大厨做煲仔饭是待煲中的水沸之后放入整条的香肠、腊肉,在饭收干之后拿出来切片再放回的,别说我们的手脚没有那么快,便是那温度也受不了,可你见过有哪位大厨怕烫的?我们就先将大碗隔水蒸,大约十五分钟左右就熟了,将碗拿出来,稍事冷却。

  把煲放在灶头上烧吧,别忘了放上“防风节能圈”,将火调到最大,不要离开。这时,可以切腊肉和肠了。腊肉很薄,所以刀不能直着下去,而得将刀面放平,斜着进刀,就像片北京烤鸭一般,将腊肉片成数片,那样不但漂亮,而且易于咬嚼。

  香肠和润肠也要斜着切,不过这回刀面是垂直的,只是刀锋和香肠不是直的,而是斜的,那样切出来的肠是长长的椭圆形,而不是小小的正圆形。香肠较硬,要切得薄一点;润肠里因为有鸭肝,不容易塞紧,如果切得太薄容易散开,所以要厚一点。切好所有的肉后,放在一边待用。

  切肉的时候,要“伸长”耳朵,听着煲里的水沸了没有,有没有溢出来。水沸之后,要立刻调到小火,如果煲小的话,二三分钟就会沸腾,待水沸了之后,大约再过两三分钟,打开盖子,用筷子搅拌一下,然后将切好的腊味铺在半生且湿湿的饭上,盖上盖子静等即可。

  还记得我们蒸腊味的那只大碗吗?里面有许多油是不是?千万别倒了,那可是好东西,我们用它来做浇汁。浇汁可俭可奢,尽可随心情而来,反正你可以放点蠔油,加点豉油,再滴几滴鲜酱油,如果太咸再加点水或是糖。

  现在,大约十五分钟过去了,打开盖子看一下,是不是水已经基本上收干了?关键的步骤来了,用油壶沿着煲的边上,浇入一些油。你以为煲仔饭里的饭煶是怎么来的?烘出来的?那只有大灶大铁锅才行,要在短时间里有一张完整的可揭下的饭煶,此时的油是非常重要的,正是靠着这些油,才能“煎”出完美的饭煶。

  沿着煲浇油,一圈都要浇到,待油渗到煲底,可以听到滋啦滋啦的声音,你就偷着乐吧。

  烘上五分钟左右,打开盖子,放上姜丝和广东菜心,再盖上盖子,焖上两分钟,转成大火再烧一分钟,就大事告成了。

  最后的一分钟,是要将煲烧烫,那样淋入浇汁才会滋滋作响。吃的时候,要把浇汁、姜丝、腊味和饭拌匀。然后嘛,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这种烧法,耗时大约二十分钟到二十五分钟,是一人份的小煲,如果煲大米多的话,水要稍微多一点,时间也要更长一些。

  当然,这样的煲仔饭是美食人士的奢侈版,如果照米、油、腊味来算,光成本就要超过市售的煲仔饭的卖价了。广东排档中的煲仔饭,用一只箍了铁丝的破砂锅,用极普通的籼米加看上去不怎么样的腊味,浇汁就谈不上了,纯是生抽一瓶。可还别说,即便那样,照样香气扑鼻,美味可口。

  当然那是人家的绝活,要不也不会有人穿着拖鞋、开着宝马来吃了。

梅玺阁主吃点啥?(11年2月)

  • 2月1日,早上路过新开在愚谷邨旁的王家沙,买两只八宝饭,36元。
  • 2月1日,早饭:喜来公社外卖:热狗面包,6元
  • 2月1日,午饭:超市超市外卖:广式烤鸭一盒,18.79元,法式短棍一个,3元。另外买了一盒熏红肠带回家给小豆吃,13.00元。
  • 2月1日,晚饭:家中:祖母三周年,先是祭了祖父母,后来就把祭菜吃了。有红烧肉,满满的一大煲,还有红烧支鱼和香菇菜心以及中午买的熏红肠,楼下阿姨又送了十数个香菇肉丝黄芽菜春卷来,相当好吃。
  • 2月2日,早饭:晚起免了
  • 2月2日,午饭:丈母家:红烧肉烧水笋、西葫芦芸豆炒开洋、白米虾、青菜香菇面筋煲
  • 2月2日,晚饭:丈母家:年夜饭:父母也过来一起吃,麻酱羊肚、上海小排骨、熏鱼、冷拌金针菇帽、清蒸鱖鱼、白米虾、大闸蟹每人两只、鲍鱼每人两只、响油鳝糊、八宝饭、杂丸暖锅(小豆做了一下午的蛋饺)外回涮羊肉粉丝菠菜、猪油重糖八宝饭、松糕
  • 2月3日,早饭:晚起免了
  • 2月3日,午饭:全线剩菜
  • 2月3日,晚饭:唐宫海鲜正大广场店:咸肉砂锅BB菜,42元;星洲酱焗鱼云,58元;烧鹅汁干炒牛河,38元;鲜虾生煎包,36元;葡式焗蛋挞,36元;橄榄油凉拌东北木耳,38元;酱鸭舌,38元;炭烧猪颈肉,48元;茶,20元
  • 2月4日,早饭:晚起免了
  • 2月4日,午饭:丈母家:前几天的剩菜还有好多
  • 2月4日,晚饭:葡京茶餐厅虹桥城店:樽仔原味冻奶茶、竹蔗茅根马蹄露、柑桔青柠檬蜂蜜、半打蛋黄蛋挞、瑞士浸鸡翅、澳门怀旧炸云吞、脆皮烧原只咸猪手、澳门鲜虾净云吞、椒丝腐乳炒通菜、豉椒石斑球蚬牛蛙煲、招牌红豆冰沙、澳门猪扒猪仔包,四个人,349元
  • 2月5日,早饭:晚起免了
  • 2月5日,午饭:松鹤楼长寿路店:盐金花菜、盐水草鸡、素鲍鱼、水晶肴肉、白切肚尖、糖水南瓜、响油鳝糊、上汤西兰花、虎皮尖椒、樱桃肉、香酥鸭、全家福(蛋饺、河虾、熏鱼、粉丝、鸡腿,汤)、清蒸白水鱼、豪华版瘪子团(青菜、番茄、咸肉)、生煎馒头
  • 2月5日,晚饭:和记小厨中环百联店:桂花糖藕、生菜色拉、叉扁鱼熏鱼、白灼腰花、海带丝、烤麸、姜仔鸭、清炒虾仁、清炒蟹粉、虾皮烧刀豆、红烧肉、笋丝火腿羹
  • 2月6日,早饭:晚起免了
  • 2月6日,午饭:丈母家:前几天的剩菜、打包的剩菜,外加一个拌芹菜,这几天实在吃撑了
  • 2月6日,晚饭:一天下大酒店:酱牛肉、蓝莓山药、片皮鸭、糟带鱼、菠菜香干、鹅肝醤、白斩鸡、卤水拼盘(金钱肚、门腔等)、荷兰豆丝拌冬虫夏草菌丝、毛血旺、清炒虾仁、清蒸左口鱼、铁板牛肉、白水肥牛、茄夹、辣子鸡、杂丸肉皮汤、酒香草头
  • 2月7日,早饭:Starbucks外卖:牛肉芝士可颂,用浦发卡升了大杯americano,35元
  • 2月7日,午饭:永和大王西康路店:大王红烧牛肉面,20元,一个小时不到已经饿了
  • 2月7日,晚饭:荣日式料理:放题,149元每人,1.20米以上小朋友全价
  • 2月8日,早饭:星巴克没开门,本以为要饿肚子了,办公室的同事“救济”了我一个肉松面包,自己泡了杯雀巢,不亦乐乎
  • 2月8日,午饭:美心点心店:大馄饨一碗7元,春卷一客四只5元,咸菜浇头一份5元,很好吃,很开心
  • 2月8日,陕西路立丰买了话梅条,22元一瓶,没有涨价,但以前是一个大圆瓶,现在成方的了,方的还不算,四周还凹下去,东西少了好多20110208,晚饭:丈母家:菠菜线粉炒肉丝、红烧肉烧蛋、小排山药汤,老大房外卖的油煎小黄鱼,红烧烤麸
  • 2月9日,早饭:喜来公社外卖:芝士鲔鱼面包,6.50元,本来以为上面三个红红的是热狗,结果是小番茄
  • 2月9日,午饭:办公室:家中自带便当,只带了菜没带饭,Michelle分了点饭给我,囫囵吃了
  • 2月9日,早饭:喜来公社外卖:芝士鮪鱼面包,6.50元
  • 2月9日,午饭:家中自带便当
  • 2月9日,晚饭:丈母家:蹄髈咸肉汤、葱油芋艿、老大房外卖豆腐干、卷心菜烂糊肉丝、牛腿菇炒菜椒
  • 2月10日,早饭:喜来公社外卖:早餐火腿三明治,4元
  • 2月10日,午饭:办公室:家中自带便当
  • 2月10日,晚饭:丈母家:鳗鲞蒸肉饼子、西兰花炒香肠、卷心菜炒榨菜、酱爆草头、榨菜肉丝蛋花汤
  • 2月11日,晚饭:阿婆蒸菜馆:与金阙、黄慧鸣、滨滨
  • 2月12日,早饭:两家七宝老街汤团:各吃了两个肉汤团,各4元,停车5元
  • 2月12日,午饭:丈母家:黄豆脚爪汤、荷兰豆、黑木耳烤麸、蛋蒸肉饼子
  • 2月12日,晚饭:家中:自制馄饨14枚
  • 2月15日,早饭:喜来公社外卖:火腿三明治,4元
  • 2月15日,午饭:办公室:家中自带便当
  • 2月15日,晚饭:梅园苏州汤包馆,鸡骨酱面加焖面,两笼小笼,与小豆,23元
  • 2月16日,早饭:85度C外卖:丹麦热狗,7.50元
  • 2月16日,午饭:办公室:家中自带罗宋汤一碗,城市超市外卖法式中棍一个,3元
  • 2月16日,晚饭:东北料理韩国烧烤店三佳菜场旁:牛舌、豬上头肉、五花肉,送包肉蔬菜,送六小碟,再送年糕,真露一瓶,140元,好多说韩语朝鲜话的人来吃
  • 2月17日,早饭:喜来公社外卖:火腿三明治,4元
  • 2月17日,午饭:鹿港小镇,好友Teresa Yuan请客,鲁肉饭加蛋、油条虾、冰咖啡
  • 2月17日,晚饭:楼下邻居家:元宵节,带了两个菜和女儿到楼下邻居家吃元宵夜晚饭,我带的是黄豆芽烧油豆腐和红烧支鱼,楼下还备了羊肉、白扁豆烧酱瓜、白斩鸡、七宝汤圆等,喝得太多了,几醉
  • 2月18日,早饭:星巴克外卖:牛肉芝士可颂+浦发卡升杯大杯美式咖啡,35元
  • 2月18日,午饭:中欣大厦地下一层食堂:粉蒸肉、红烧豆腐干、咸菜、酸奶,11.50元,明治雪糕,7.80元
  • 2月18日,晚饭:衡山小厨:黄慧鸣周一欢姐姐,烧味拼盘、卤斋拼盘,罗汉上素,咸梅酱蒸排骨、大豆芽炒鱼胶、马友鱼蒸肉饼、啫啫鱼头煲,499元
  • 2月19日,早饭:家中:家中自制馄饨10枚,8素2荤
  • 2月19日,午饭:舒友海鲜:王二请客,姐姐菩萨周一欢杨军,青芒果、酸辣小茄子、卤鹅头、酱油水叶子鱼、面线糊、苦瓜排骨汤、土笋冻、烤羊腿、金钩粉、干锅萝卜、上汤时蔬、炸五香,因为王二请客,没有点煎蟹和白灼章鱼,如此亦要八百多
  • 2月19日,晚饭:家中:王二姐姐菩萨周一欢来玩,酥脆蝴蝶片、茄子煲、醉银蚶、蟹糊、塔菜冬笋肉丝炒年糕
  • 2月20日,早饭:航华街边摊:地沟油葱油饼加双蛋,3.50元
  • 2月20日,午饭:丈母家:正宗鲜蹄髈咸蹄髈竹笋腌笃鲜、西葫芦炒肉片、百页炒肉丝、冷拌芹菜、白灼虾,这年头虾已经卖到50元一斤了
  • 2月20日,午点心:丈母家:宜芝多外卖:草莓摩司蛋糕,148元,丈母娘生日蛋糕
  • 2月20日,晚饭:丈母家:中午的剩菜,实在吃不下了
  • 2月21日,早饭:总统节放假在家,晚起免了
  • 2月21日,午饭:家中:家中自制纯素馄饨14枚
  • 2月22日,早饭:喜来公社外卖:火腿三明治,4元
  • 2月22日,午饭:办公室:家中自带便当
  • 2月22日,晚饭:家中:家中自制馄饨,吃了好几顿馄饨,小吴阿姨终于做了荤的给我们吃了,我吃了14枚,小豆8枚,纯肉加扁尖开洋榨菜
  • 2月23日,早饭:喜来公社外卖:丹麦热狗,6元
  • 2月23日,午饭:办公室:家中自带便当
  • 2月23日,晚饭:家中:萝卜小排汤、绿豆芽拌鸡丝蛋皮、白米虾、
  • 2月24日,早饭:喜来公社外卖:田鸡包(田园鸡肉面包),6.80元
  • 2月24日,午饭:办公室:家中自带便当
  • 2月24日,晚饭:丈母家:咸蹄鲜蹄竹笋腌笃鲜、红烧鸡翅膀、卷开菜炒开洋
  • 2月25日,早饭:星巴克外卖:牛肉芝士可颂+普发卡升级大杯americano
  • 2月25日,午饭:中欣大厦食堂外卖:芹菜炒肉丝、长豇豆炒肉丝、牛排(牛肉糜排)、白斩鸡(嫩得蹊跷),17元,同事帮忙带回来的,实在懒死了
  • 2月26日,早饭:丈母家:印度飞饼加了一个蛋一起煎
  • 2月26日,午饭:小米家:拌海参、腊猪脸、家中自烤叉烧、家中自烤鸡翅、家中自烤芝士土豆泥、煎牛排、醉蟹、臭豆腐蒸苋菜梗、蚌肉豆腐煲、鲜脚爪咸脚爪竹笋腌笃鲜、椒麻鸡、邮亭大肠鲫鱼(用了大肠头和天目湖野生鲫鱼,滨滨自钓的)
  • 2月26日,晚饭:兴龙酒家龙丰木材市场内:春卷两大盆、鱼豆腐、濑尿虾、韭菜炒海肠、葱姜膏蟹、煎马鲛鱼、白灼章鱼、红烧虾潺(九肚鱼)、毛蚶、清蒸黄鱼鲞、广东芥菜炒虾皮、海鲜面
  • 2月27日,早饭:晚起免了
  • 2月27日,午饭:丈母家:清炒豆苗、老母鸡汤加春笋火腿、豆腐干贝肉糜、红烧鸡翅
  • 2月27日,午点心:鸡汤小馄饨
  • 2月27日,晚饭:丈母家:老母鸡火腿竹笋汤、苦瓜炒开洋、咸菜肉丝、香菇杏鲍菇炒冬笋面筋、油焖笋
  • 2月28日,早饭:喜来公社外卖:葱花热狗,5元
  • 2月28日,午饭:办公室:家中自带便当
  • 2月28日,晚饭:丈母家:添了一个猪蹄黄豆汤

梅玺阁主吃点啥?(11年1月)

  • 1月31日,晚饭:心语豆捞星游城店:9个大人2个孩子,626元。共计金牌肥牛、生态AAA羊肉2份、手切热气羊肉、咖喱皇羊蝎子(超级差)、撒尿牛丸2份、麻香羊排2份、鲜鸭肠(极差)、燕饺、羊酥肉(极差)、飞饼、冻豆腐、厚百叶、炸豆皮2份(很好)、茼蒿菜(实为蓬蒿菜)、海带头,大人每人一锅,另有四扎酸梅汤及啤酒一瓶。
  • 1月31日,午饭:德兴馆:二鲜虾面(原文即此四字),17元,有爆鱼两块、焖蹄一块、卤虾两只。另外买了两包面筋、一份熏鱼、一份糖醋排骨,86元。
  • 1月31日,早饭:喜来公社外卖:田园热狗面包,5.90元
  • 1月30日,晚饭:文庙西北狼烧烤:与 @饭糍他姐 @samwang1120 @barakiel2009 @yuqingyuan @bitguts,烤串不计其数,记得的有16串鸡翅,20串鸡皮,15串烤鱿鱼,5串烤馒头,以及73元的炭烤鲶鱼一条,共计330元六个人
  • 1月30日,午饭:丈母家:脚瓜咸肉汤、清蒸鲈鱼、芸豆炒开洋、七宝羊肉
  • 1月30日,早饭:七宝老街汤圆:两只鲜肉汤圆,4元
  • 1月29日,晚饭:丈母家:加了鸡米花、牛排、水煮小寒豆、清炒荷兰豆
  • 1月29日,下午去儿童图书馆,出来在儿童食品商店买了一只咸蹄髈,还有哈尔滨食品厂的香葱酥饼、蝴蝶酥等
  • 1月29日,午饭:丈母家:西葫芦炒香菇蘑菇辣椒、鸽子火腿扁尖汤、牛腿菇炒甜椒 、豆腐扁尖肉糜羹、海蜇丝、蟹糊、蹄髈冬笋汤
  • 1月29日,早饭:航东路街边摊:葱油饼加蛋,2.50元
  • 1月28日,晚饭:娘家:大闸蟹、白米虾、水芹菜、辣椒木耳山药、海蜇丝、咸菜炒辣椒
  • 1月28日,点心:鸡米花
  • 1月28日,路过元盛公司,买了地中海风情烤翅、鸡米花、美式厚切菲利牛排两块,二百多没了
  • 1月28日,午饭:资庆寺:素斋:素肠炒辣椒、豆腐、水笋红烧肉、烂糊肉丝、香菇菜心、西葫芦木耳杂炒、草头汤
  • 1月28日,早饭:丈母家:肉包子两个
  • 1月27日,夜宵:鹿港小镇黄金城道店:菜圃蛋、烤罗非鱼等,请 @kino大人
  • 1月27日,晚饭:悦来大酒店九江路店:办公室AA年夜饭:一品虾、海瓜子、糖藕、黄泥螺、麻酱油麦菜、鸡汁百页结、墨鱼大(火靠)、温蟹、烤籽鱼、孜然羊排、筒骨香干、沸腾鱼片、鱼米之乡、酒香草头、黑椒肴蹄、七星伴月、上汤菠菜、酒酿圆子、锅贴、南瓜饼,九个人,共950元
  • 1月27日,午饭:中兴大厦地下一层食堂:四只油面筋、甜椒炒鸡、两块素鸡、一碗清汤、一碗白饭,12.50元
  • 1月27日,早饭:星巴克外卖:普发卡中杯升大杯americano,牛肉芝肉可颂,35元
  • 1月26日,晚饭:红烧肉烧蛋、黄芽菜肉丝、茄子菜椒牛腿菇煲
  • 1月26日,午饭:翠华外送:鸡翅、炒贵刁、热狗、烧软骨、咖喱牛腩、上汤娃娃菜,9个人322元加20元快递
  • 1月26日,早饭:西康路南阳路粢饭摊:依例白糥米肉酱咸菜虎皮蛋,4.50元
  • 1月25日,晚饭:丈母家:西葫芦炒笋片、拌芹菜、红烧鸡翅、西兰花炒香肠
  • 1月24日,晚饭:丈母家:肉糜蒸蛋、黑木耳烤夫、香莴笋炒油面筋香菇蘑菇等
  • 1月25日,午饭:Sarnies外送三明送:鸭胸卷22元外加8元牛肉,咬得脸都酸了
  • 1月25日,早饭:南阳路西康路街边摊:包脚布加双蛋不要香菜不要辣不要夹饼不要油条,3.50元
  • 1月24日,晚饭:菠菜炒线粉、小排芋艿汤、香莴笋炒蘑菇香菇笋片油面筋等
  • 1月24日,午饭:家中自带便当
  • 1月24日,早饭:喜来公社外卖:田园热狗面包,5.90元
  • 1月23日,晚饭:丈母家:蹄髈冬笋汤、豆腐香菇笋丝羹(加胡椒粉)、酸辣土豆丝、葱(火靠)大排、塌窼菜、厚百叶炒肉丝榨菜
  • 1月23日,午饭:松江开元地中海嘟捞咪坊:525元,四个大人两个小孩,服务相当欠佳。冻豆腐、豆苗、腐竹、羔羊排卷2份、金针菇、精选肥牛2份、莲藕、虾滑、年糕2份、蓬蒿菜、撒尿牛丸、春卷、生菜、四川宽粉、墨鱼滑、午餐肉、蟹粉蟹籽丸、印度飞饼、炸豆皮及啤酒、饮料。
  • 1月23日,早饭:煎蛋两枚
  • 1月22日,晚饭:娘家:烤鸭、肉糜茄子煲、蟹糊、银蚶、酱爆草头、干煎带鱼、红烧烤(麦夫)
  • 1月22日,午饭:丈母家:蹄髈冬笋汤、西葫芦炒笋片蘑菇等
  • 1月22日,早饭:晚起免了
  • 1月21日,晚饭:猫头鹰餐厅:原价506元的点评288元团购:水牛城拼盘(辣辣虾、炸鸡柳、招牌鸡翅)、恺撒色拉、鸡肉玉米饼、总汇三明治、汉堡包、鲜炸生蚝、弹簧薯条,外加500元的酒,四个大男人实在吃不下了
  • 1月21日,午饭:家中自带便当
  • 1月21日,早饭:喜来公社外卖:田园热狗面包,5.9元
  • 1月20日,晚饭:丈母家:清蒸鱖鱼、西葫芦炒香菇冬笋片、冷拌香莴笋、清炒菊花菜、百叶炒肉丝榨菜、青菜炒蘑菇
  • 1月20日,午饭:办公室:家中自带便当
  • 1月20日,早饭:西康路南阳路口粢饭团摊:”依例”,4.00元
  • 1月19日,晚饭:丈母家:西葫芦炒肉丝、小排火腿冬笋汤、花菜炒肉片
  • 1月19日,午饭:办公室:家中自带便当
  • 1月19日,早饭:喜来公社外卖:热狗面包,5元
  • 1月18日,晚饭:家中:煎带鱼、香菇火腿蒸鸡、小寒豆
  • 1月18日,午饭:办公室:家中自带便当
  • 1月18日,早饭:喜来公社:香葱热狗面包,5元
  • 1月17日,晚饭:丈母家:肉沫冬笋茄子煲、红烧鸡翅膀、茭白炒肉丝、花菜炒肉片、油面筋塞肉百叶包贡丸汤
  • 1月17日,点心:航东路路边摊双蛋蛋饼一只,3.50元
  • 1月17日,午饭:家中:家中自制馄饨14枚
  • 1月17日,早饭:家中:酸奶一瓶、煎蛋两只
  • 1月17日,吃过晚饭到 @食家饭 家拿姐姐自制的馒鲞和酱油肉
  • 1月17日,晚饭:争鲜寿司福泉路易初莲花:与 @饭糍他姐 吃了三文鱼籽寿司、甜虾寿司等,@饭糍他姐 要了蒸蛋,我吃了关东煮,总共78元
  • 1月17日,午饭:丈母家:油面筋塞肉百叶包贡丸汤、艾白炒肉丝
  • 1月17日,早饭:航东路路边摊双蛋蛋饼一只,3.50元
  • 1月16日,晚饭:丈母家
  • 1月16日,午饭:丈母家:油豆腐百叶包汤、茄子炒甜椒、茭白炒肉丝、咸蛋皮蛋炖鲜蛋、酸辣土豆丝
  • 1月16日,早饭:航东路路边摊:地沟油双蛋葱油饼,3.50元
  • 1月15日,晚饭:丈母家:西兰花炒笋片、清蒸五花肉
  • 1月15日,午饭:丈母家:加了一个火腿炖鸡汤
  • 1月15日,早饭:丈母家:丈母娘买来的肉包子两枚
  • 1月14日,夜宵:丈母家:丈母娘买来的肉包子两枚
  • 1月14日,晚饭:资庆寺:素斋:洋山芋炒刀豆、茭白冬瓜木耳、小棠菜、红烧素鸡、清炒菠菜、胡萝卜西葫芦炒黑木耳、豆腐汤
  • 1月14日,晚饭:资庆寺:素斋:黄芽菜炒肉丝(素的肉丝)、绿豆芽炒青椒丝、香菇菜心、西兰花炒木耳、油焖茄子、平菇西葫芦炒木耳豆腐干、
  • 1月14日,早饭:丈母家:丈母娘买来的肉包子两枚
  • 1月13日,晚饭:丈母家:今天新添了一个炖蛋,一个木耳烤(麦夫)
  • 1月13日,午饭:办公室:家中自带便当
  • 1月13日,早饭:南阳路西康路路边摊:蛋饼,两个蛋,3.50元
  • 1月12日,晚饭:丈母家:今天新添了一个油麦菜炒香肠、一个咸菜冬笋肉丝
  • 1月12日,午饭:办公室:福岛拉面外送:与主任合请16位同事吃了日式盒饭,我和主任各出了300,脆皮鸡排饭很好吃,特别蘸料很特别
  • 1月12日,早饭:永和豆浆外卖:咸豆浆+牛肉饼,12.50元
  • 1月11日,晚饭:丈母家:今天加了两个新菜、土豆丝炒牛肉糜、茄子煲(加了火腿香菇蘑菇肉糜)
  • 1月11日,午饭:家中自带便当
  • 1月11日,早饭:南阳路西康路路边摊包脚布:两只蛋不要饼不要油条不要香菜不要辣,3.50元
  • 1月10日,晚饭:丈母娘:开洋油麦菜、黄芽菜笋丝肉丝、香菇蘑菇炒辣椒、小排火腿萝卜汤
  • 1月10日,午饭:家中自带便当
  • 1月10日,早饭:喜来公社外卖:起酥肉松面包,6元
  • 1月9日,晚饭:丈母家:红烧排骨、炖蛋、黑木耳素鸡、黄豆芽烧油豆腐、炸鸡翅、清炒豆苗
  • 1月9日,午饭:小南园苏州汤包馆:雪笋肉丝面,6元;鲜肉汤包,5元
  • 1月9日,早饭:晚起免了
  • 1月8日,晚饭:娘家:大闸蟹每人两枚,油爆虾、咸菜毛豆炒肉丝、豆三角炒肚丝木耳肉皮、酱爆草头
  • 1月8日,午饭:丈母家:老大房酱鸭、老大房酱蛋、冬笋火腿鸡汤、红烧大排烧百叶结
  • 1月8日,早饭:丈母家:湾仔码头水饺十枚
  • 1月7日,晚饭:丈母家:花菜炒肉片、卷心菜榨菜肉丝、葱(火靠)大排、荠菜豆腐羹(放了扁尖,太咸了)、黑木耳烤麸、香菇蘑菇笋片、鸡汤、酸辣菜(老大房盒菜)
  • 1月7日,午饭:罗森外卖:木须肉盖浇饭,7.9元
  • 1月7日,早饭:大智慧中式快餐华山医院店:霉干菜扣菜、皮蛋瘦肉粥,18.50元
  • 1月6日,晚饭:家中:黄豆芽油豆腐油面筋汤、素鸡、腌鸭肫干、皮蛋咸蛋炖鲜蛋
  • 1月6日,午饭:家中自带便当
  • 1月6日,早饭:喜来公社外卖:田园鸡肉面包,5.90元
  • 1月5日,晚饭:家中:土豆丝洋山芋、虾皮海带汤(我最不喜欢海带了)、煎带鱼
  • 1月5日,午饭:家中自带便当
  • 1月5日,早饭:西康路南阳路粢饭团:虎皮蛋、咸菜、肉丝、肉酱,白糯米,4元,也涨价了
  • 1月3日,晚饭:丈母家
  • 1月3日,午饭:粗菜馆:饮茶,虾饺等25种,豆米苗虫四家十二人,人均75元(小孩不算)
  • 1月3日,早饭:晚起免了
  • 1月2日,晚饭:丈母家:将一盒旭洋绢豆腐剁碎,加入榨菜、香菇、豆腐干蒸了一碗,加入肉糜蒸了一碗,两碗都很好吃,醋溜土豆丝,土豆切成丝浸了一个小时左右,很脆很好吃
  • 1月2日,午点心:丈母家:小豆子烧的酒酿圆子,今天更加熟练了
  • 1月2日,午饭:丈母家:清炒豆头、生煸豆苗、蘑菇香菇冬笋片炒油面筋、清蒸鱖鱼、山药小排汤、咖喱洋山芋烧牛肉
  • 1月2日,早饭II:长安大厦边上面店咸菜肉丝面一碗,8元
  • 1月2日,早饭:丈母家:丈母买来的肉包一个
  • 1月1日,晚饭:丈母家:加了几个菜,黄豆芽炒油豆腐、皮菜榨菜拌豆腐、生煸草头
  • 1月1日,午点心:丈母家:小豆子烧的酒酿圆子,我教她勾了芡,味道不错
  • 1月1日,午饭:丈母家:红烧支鱼、糖醋长豇豆、生煸草头、茼蒿拌豆腐干、牛腿菇炒鸭肫、湾仔码头水饺
  • 1月1日,早饭:丈母家:丈母买来的肉包一个

梅玺阁主吃点啥?(10年10月)

以下均在Twitter上用#food发表(整理自http://tweetbackup.com备份文件,稍作修改),可以用http://twitter.com/#search?q=yuleshow%20%23food直接搜索

  • 10月31日,晚饭:家中:PizzaHut外卖:十寸美式至尊芝星披萨、鸡翅,@barakiel2009来
  • 10月31日,午饭:苏州东山古尚锦:戕河虾、盐水白米虾、清蒸白水鱼、清蒸激浪鱼、清炒马兰头、酱爆螺蛳、咸蹄胖、酱爆茭白,与 @hechulinge @luolv860 @barakiel2009 ,215元,自己带酒
  • 10月31日,早饭:苏州嘉馀坊同得兴:晚起,十一点方吃早饭,我与 @luolv860 一人一晚昆山卤鸭油面筋双浇,@barakiel2009 与 @hechulinge 合吃一碗虾仁、焖蹄、面筋三浇,外有鸭掌两盆、鸭肫一盆,共计80元
  • 10月30日,晚饭:苏州平江路鱼食饭稻:霉干菜烧肉、两碗小馄饨(比样品大了三倍)、白菜蒸蛋饺、酒香草头、鸡头米、锅仔风干藕、白什盘、农家蒸糕,@bitguts @hechulinge @barakiel2009 @luolv860 @larashow0526 @yuqinyuan @samwang1120,252元
  • 10月30日,午饭:苏州盘门绿地露天烧烤:@hechulinge @larashow0526 @yuqinyuan @samwang1120等,吃局不计其数,费烤盘两个,另购烤架一套、钢炭两箱,在此感谢 @WiseUncleWu 的野外装备和宝贵经验,以及@barakiel2009 @luolv860 的采办和 @stratus007 的环保行为
  • 10月30日,早饭:苏州香雪海宾馆:晚起,日清鱼香肉丝炒面(方便面)一盒
  • 10月29日,夜宵:苏州香雪海宾馆:不计其数的小食,啤酒、黄酒、酸奶,@hechulinge @barakiel2009 @luolv860 @larashow0526 @yuqinyuan @stratus007 @WiseUncleWu @samwang1120等,至凌晨三点半
  • 10月29日,晚饭:苏州胥江路东方之星:小素鸡、白斩鸡、盐水鸭、花生米、香莴笋、串条鱼、清炒虾仁、手撕包菜、酱爆茄子、羊肉汤、酒香草头、茭白炒鸭肫、昂刺鱼烧豆腐、毛豆子蒸肉饼、肉排,感谢@hechulinge带来的正宗阳澄湖大闸蟹,@barakiel2009 @luolv860 @larashow0526 @yuqinyuan @stratus007 @WiseUncleWu @samwang1120等,连大闸蟹加工费,490元
  • 10月29日,午饭:阵屋:三文鱼籽亲子丼+可乐,70元
  • 10月29日,早饭:永和豆浆外卖:咸浆加牛肉饼,14元
  • 10月28日,晚饭:家中
  • 10月28日:午饭:家中自带便当
  • 10月28日,早饭:路边摊锅贴二两,6元
  • 10月27日,晚饭:家中:干贝肉糜豆腐、番茄小排汤等
  • 10月27日,午饭:陕西路北京西路沙县小吃:大排、炒粉干、沙县馄饨,16元
  • 10月27日,早饭:星巴克外卖:美式咖啡、牛肉芝士可颂,31元
  • 10月26日,晚饭:小鹭鹭宋园路店:不是我点的菜,吃了也忘了
  • 10月26日,下午:办公室派对:啤酒两罐加一瓶,小吃少许
  • 10月26日,中午:大唐食代:其实已经不叫大唐食代了,但是新名字没记住,10月3日新开张的,估计也做不长,管理混乱。与@bitguts及Scott Yao,明虾色拉、韩国烧肉、烤五花肉、牛肉汤68元三人套餐,两份韩式石锅拌饭,一份调味牛舌
  • 10月26日,早饭:永和大王外卖:咸浆、油条,10元
  • 10月25日,晚饭:家中:湾仔码头牛肉牛筋面,21.70元,与@larashow2000
  • 10月25日,午饭:家中自带便当
  • 10月25日,早饭:喜来公社外卖:田园热狗包,5元
  • 10月24日,晚饭:岳家:鸡汤、干煎黄鱼鲞、拌芹菜、红烧肉烧蛋、榨菜肉丝线粉
  • 10月24日,午饭:家中:叉扁鱼、花菜炒肉片、南风肉、红烧茭白
  • 10月24日,早饭:晚起免了
  • 10月23日,晚饭:Subway外卖:蟹肉加火腿三明治23元
  • 10月23日,下午:办公室万圣节活动:零食无数,还有炸鸡、龙虾片
  • 10月23日,午饭:家中:自制馄饨十枚
  • 10月23日,早饭:晚起免了
  • 10月22日,晚饭:梅园苏州汤包馆:雪笋肉丝面加洋葱大肠浇头,14元
  • 10月22日,午饭:心一代华山医院店:咸浆加蛋,春巻三枚,盐酥鸡,16元
  • 10月22日,早饭:晚起免了
  • 10月21日,晚饭:七宝七宝老酒:糟肉、豆腐蒸肉、酒香草头、烤籽鱼、黄芽菜肉丝炒年糕
  • 10月21日,午饭:阵屋:韩式烧牛肉饭,与老领导、新领导 、老同事、老新领导
  • 10月21日,早饭:南阳路西康路早点摊:双蛋包脚布,3元
  • 10月20日,晚饭:家中:番茄毛豆洋山芋肉丁、冬瓜排骨汤等 
  • 10月20日,中午在静安寺三阳盛采购食品:计有:风鸡一只,42.20元;上方一块,90元;南风肉一块,70元;干贝少许,23.50元;芝麻胡桃若干,103.80元
  • 10月20日,午饭:黔府:毛血旺、水煮鲶鱼、凉粉、麻婆豆腐、鸡肉炒黄瓜,五个菜全是辣的,辣得满头大汗,同事不小心还把辣油洒在我身上,五个人,外加可乐和一扎黑豆浆,120元
  • 10月20日,早饭:路边摊锅贴二两八只,7元,涨价了,以前6元
  • 10月19日,晚饭:王朝曹家渡店:芥末足筋、凯撒色拉、柚子色拉、麻辣牛舌、口水鸡、糯米塞藕、新派肴肉、麻辣牛足、野生虾仁、韩式炒粉、杭椒雀肫、德式咸蹄髈、红油仔蛙、上汤芦笋、鸡汤、青菜上汤面
  • 10月19日,早饭:隔天@bitguts带来的香蒜面包
  • 10月18日,晚饭:为@bitguts贺寿,@barakiel2009定了pizza,我买了蛋糕,@bitguts带了挪威三文鱼、香蒜面包、生菜,@yuqinyuan带了冰淇淋,@stratus007和XG带了啤酒饮料,吃得不亦乐乎
  • 10月18日,午饭:Yun:生菜色拉、墨鱼大烤、上海熏鱼、腊肉、马兰头三文鱼、糟三样、红烧肉、咖喱大虾、清炒虾仁、秘制格格肉、年糕青菜酥、酒香草头、上汤芦笋、娃娃菜蒸咸肉、芒果鲜虾卷、鹅肝酱炒饭,10个同事,979元,茶比较贵,88元一壶
  • 10月18日,早饭:喜来公社:日式串烧,8元
  • 10月17日,朱家角农家店:清蒸白水鱼(洋盘做法,味道一般,加酱油蒸的,没有曝盐过)、田螺塞肉、酒香草头、红烧豆腐
  • 10月17日,午饭:家中:牛肚猪肝面
  • 10月17日,早饭:晚起免了
  • 10月16日,夜宵:家中:白灼基围虾、清蒸童子鸡、油焖茭白、酱爆草头、洋葱羊肉、炸响铃(肉酱虾仁版、空心版)
  • 10月16日,晚饭:梅园苏州汤包馆:汤包,雪笋肉丝面加焖蹄
  • 10月16日,午饭:三佳菜场门口沙县小吃小馄饨一碗,3元,小豆肉丝面一碗,4元 家中:大闸蟹两枚,24元
  • 10月16日,早饭:家中:泡饭一碗,就橄榄菜
  • 10月15日,晚饭:家中:全部剩菜
  • 10月15日,早饭:懒死我算了,我今天早上连买早饭都懒,吃了一个士力架,现在有点饿
  • 10月14日,晚饭:@barakiel2009来,叫了PapaJohns的九寸荤食天地和12个鸡翅122.40元,另外有老天母卤鸭膀、厦门的鱿鱼干、家里自制的煮毛豆和酱麻油老肝
  • 10月14日,午饭:新镇江:四喜烤麸、酸辣凉粉、爽口蓬蒿菜、京式片皮鸭、法式芝士焗蜗牛、蟹粉狮子头、上海汤面、生菜丝咸鱼鸡粒炒饭、豆苗、土鱿爆炒鸡球、咖喱老虎蟹,同事为我贺寿,8个人701元
  • 10月14日,早饭:西康路南阳路著名粢饭团:白糯米+虎皮蛋+肉酱+咸菜+榨菜,3.50元
  • 10月13日,晚饭:加了两个蛋,再把蟹粉肉丝炒蛋回了一下,陈宣在家吃饭
  • 10月13日,午饭:家中自带便当
  • 10月13日,早饭:老大房鲜肉月饼两枚,涨价了,5.60元,还看到十元一只的蟹粉月饼
  • 10月12日,晚饭:添加一个蟹粉肉丝炒蛋、一个千张包线粉汤
  • 10月12日,午饭:家中自带便

  • 10月12日,早饭:南阳路西康路早餐摊:加双蛋不要脆饼包脚布一只,3.00元
  • 10月11日,晚饭:家中:添了一个刀豆,下午与小豆一人吃了两只煎蛋
  • 10月11日,午饭:家中:香肠蛋炒饭
  • 10月11日,哥伦布日放假:早饭:家中:自制馄饨八枚
  • 10月10日,晚上:家中:洋葱炒羊肉、水笋烧肉、昂刺鱼烧肉糜豆腐
  • 10月10日,午饭:家中:大闸蟹两枚
  • 10月10日,早饭:家中:自制馄饨八枚
  • 10月9日,晚饭:家中:辛拉面辣白菜拌面,小豆子日清海鲜杯面
  • 10月9日,午饭:舟山海鲜:海瓜子、墨鱼蛋蒸蛋、葱姜炒梭子蟹、草头、蒸梅子鱼、干锅牛杂,@bitguts请客,290元
  • 10月9日,早饭:家中:家中自制馄钝八枚
  • 10月8日,晚饭:庆祝XXX获奖,今天不吃饭了,喝酒,没有挪威三文鱼,吃了瑞典肉肠、基围虾仁炒蛋、红烧豆腐
  • 10月8日,午饭:家中自带便当
  • 10月8日,早饭:南阳路西康路早餐摊:加双蛋不要脆饼包脚布一只,3.00元
  • 10月7日,晚饭:添了一个油煎小黄鱼
  • 10月7日,午饭:家中自带便当
  • 10月7日,早饭:南阳路西康路早餐摊烧卖二只,1.40元;永和大王咸豆浆一碗,6元
  • 10月6日,晚饭:家中:小吴阿姨老公从乡下带来的童子鸡,用香菇火腿炖了,果然鲜香;茭白炒肉丝、番茄扁尖汤
  • 10月6日,午饭:KFC上海虹桥机场T2:西班牙烤鸡腿堡、芙蓉鲜蔬汤等,@larashow0526吃了田园脆鸡堡和鸡米花及薯条,父母各一西班牙烤鸡腿堡,共89元
  • 10月6日,早饭:早起赶飞机,免了,在机场吃了一个米饭饼
  • 10月5日,晚饭:武汉户部巷:父母见势逃走,与@larashow0526两人闲逛,吃了豆皮、糖葫芦、炸薯片、羊肉串、烤鸡翅、烤白刁,烤白刁说好要不辣,上来还是辣的,怒而理论,答应重烤,结果还是辣的,也懒得再理论了
  • 10月5日,午饭:湖北省博物馆:杂酱面,8元,好吃;老爸和@larashow0526吃了排骨面、老妈吃了牛肉面,各12元,据说不好吃
  • 10月5日,早饭:湖北咸宁某XX点:包子、蒜泥黄瓜丝、炒粉、牛奶、酸奶、面窝窝等
  • 10月4日,晚饭:湖北咸宁某XX点:蚕豆、牛皮(挺有特色、连皮下肥肉)、红薯、荷兰豆炒辣肉、辣红烧斧头湖白刁(即上海所说白水鱼、腌过、极好吃)、粉蒸肉、荷包蛋(红烧、加辣)、莲藕排骨汤,其它的忘了,场面太大,不好意思拍照
  • 10月4日,午饭:湖北通山隐水洞逐浪阁:隔年腊肉、鳜鱼汤、霉干菜烧鱼泡(好吃)、南瓜烧辣椒(好吃)、笋衣烧肉(好吃)、红苕粑(不好吃)、菜汁甜饼(好吃、极有特色)、鸡汤、包砣(好吃、极有特色)、青菜
  • 10月4日,早饭:武汉如家广埠屯店自助早餐:没啥东西吃,比别处便宜,12元一人,小孩子减半
  • 10月3日,夜宵:武汉华中师范大学东门前卓刀泉村:烤喜头鱼(河鲫鱼)、烤茄子黄瓜等各种、烤翅,霉干菜掉渣饼,糊米酒,极脏极混乱之地,极热闹极好玩
  • 10月3日,晚饭:武汉口味堂总店:霉干菜炒苦瓜(极有特色)、煎带鱼(可惜是辣的)、烤乳鸽、铁板牛仔骨、鸡汤粉、干煸四季豆、鳝背、青菜
  • 10月3日,午饭:武汉楚源大厦:鹅肝粒、凤尾虾、田鸡、鱼、鸭肉卷(咸蛋黄心)、干锅牛肉片、芹菜肉丝、酱萝卜、山药木耳、咸菜毛豆、米饭饼、手擀面、酱萝卜等十几道,可惜大多数都是辣的
  • 10月3日,早饭:武汉如家广埠屯店门口早餐工程车外卖:热干面,2.50元一碗,极难吃
  • 10月2日,晚饭:家中:自制馄饨,我十四枚,小豆七枚
  • 10月2日,午饭:家中:煎带鱼、油爆基围虾、肉糜蒸蛋糕,与@larashow0526
  • 10月2日,早饭:家中:煎蛋一枚
  • 10月1日,晚饭:舟山海鲜沪青平公路:蛋蒸墨目蛋、毛蚶、蒜蓉开片虾、红烧叶子鱼、葱油海瓜子、芥兰,与父母及

有个朋友的孩子写了一篇《上海的元素》,说到黄包车,说到有轨电车,那个孩子其实都没见过。前段时间大红的《色戒》,也不是真实的上海,电视中的《今日上海》也仿佛少了点什么。

要说上海的元素,乃是两个字——“洋”和“土”,大大小小地构成了一个真实的上海。

我们来说说“洋”,“洋人”、“洋枪”、“洋炮”、“洋鬼子”是常见的爱国主义教育内容,这些“洋”好像总与侵略和压迫联系在了一起,其实,“洋”也带来许许多多的好东西。

“洋山芋”就是其中的一件,这个外来物种,到了中国生根发芽,成了中国人喜闻乐见的东西,早已溶入了寻常百姓的生活,虽然上海人一直把马铃薯称之为“洋山芋”,但它早就没有了“洋气”(见《里厢与外头——内外有别》一文,查篇名),成了土气十足的东西。

洋中带土的还有那著名的“洋泾浜”,上海话中“洋泾浜”是个形容词,形容他人对语言掌握的“不熟练”程度,外地人学不好上海话,小朋友说不好普通话,都是“洋泾浜”,放在一起,就“洋泾浜上海话”,“洋泾浜普通话”。

“洋泾浜”原本是上海的一条河浜,长约两公里,宽不过十几米,位置呢,就在如今的延安东路,这条河浜的本身并没有什么稀奇,稀奇的是它的北岸是英租界,南岸是法租界,住在河浜两岸“讨生活”的上海人,或多或少会那么几句外语,而这种外语,是不符合语法的,不分语态、不分时态、不分词性,按中文的次序把词分别译成外语而已。这种的劳动人民外语,就像“give you some color to see see(畀侬点颜色看看)”,这种外语与当年大量的留学生所说的科班(商业)外语是全然不同的。这种外语只是贩夫走卒、娘姨大姐与洋人进行简单交流的简化外语,这种语言,也就因河浜得名,叫做“洋泾浜英语”。

“洋泾浜”已经在1916年被填平了,但是这个词被流传了下来,并且引申到英语之外的一切方言,与之同义的“皮钦语”词早已无人知哓。

但凡舶来之品,当时上海人均冠以“洋”字,也并不稀奇。诸如“洋火”、“洋蜡烛”、“洋钉”、“洋囡囡”、“洋线团”、“洋装”、“洋布”、“洋泡泡”等。及至后来有了自主品牌,但是这些称呼始终保留了下来,都是上海人生活中的常用词。

“洋”的本身作为一个名词,也被上海人保留了下来,如果你听到上海人说“搿包茶叶廿五只洋”,千万别以为那是丝绸之路上的物物交换,上海人买东西,从来都不是赶着羊群去换的。地上海话中,“一块钱”就是“一只洋”,有多少钱,就有多少只“洋”。

说来又话长,中国以前的流通货币是银子和铜,铜是铜板,而银子,是碎银子和元宝,碎银在使用的时候,居然还要用到剪刀,至于元宝,简直就是卡通产物,别的不说,就是堆放也麻烦啊。

这点,洋人们比较务实,发明了银元,最早的是西班牙的“本洋”,而后是墨西哥的“鹰洋”,及至中国有了自己的银元,却已回天无术,只能沿用“洋”名,唤作“龙洋”。其实中国以前也有银币,然而却是在妓院中的“花钱”。既然最早的大规模使用的流通银元,是外国来的,是“洋”的,普通话叫做“洋钱”,上海话则称作“洋钿”。

作为“洋钿”的“银元”,自然的计量单位当然是“块”,本来就是一块块的嘛,由于银元携带方便,成色准足,银元成了以前中国“喜闻乐见”的流通货币。上海这个金融中心,更是与银元密不可分,而“洋钿”与“块”两个字,成了上海话中“钱”的代名词以及标准计量单位。

直到现在,上海人没有说“元”的,小到一块两块,多到成千上万,计量单位永远是“块”,而“块”后,跟的往往就是“洋钿”两字,银元退出历史舞台已经有许多年了,可上海话依然留着它的痕迹,纪录了它的辉煌。

“十块洋钿”,就是“十元人民币”,在上海,谁都会说,谁都懂。“洋”与“羊”是同音的,“羊”的计量单位是“只”,所以也有人戏称“十块洋钿”为“十只羊”。

有人说,因为人民币符号“¥”其实就是羊的篆体“●”,所以称作“几只羊”,我觉得那样的说法不对。第一,称“几只羊”的用法,解放前就有了,其二,全国人民都用人民币,却唯独上海人称其为“羊”,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洋”啊!所以我建议,在书面写的时候,还是用“几只洋”,反正“只”在上海话中是个通用量词,就连男人、女人也可以用“只”的。

上海话中带“洋”的词有许多,除了那些舶来品之外,还有许多有趣的词,“洋盘”就是一个。

上海人称不熟悉门道之人为“洋盘”,在电脑市场买东西,问了价格就买,是“洋盘”,因为电脑市场是留出还价空间来报价的,买蹄膀选前蹄的是“洋盘”,因为前蹄肉少骨多,后蹄是骨少肉多。余钱不存定期存活期的,也是“洋盘”,因为利息有别,坐出租选蓝色联盟的,是“洋盘”,因为服务质量区别很大……

反正,“洋盘”就是“勿懂经”之人,就是被骗上当之人,然而,这个词是哪里来的呢?

有人说,中国人盛菜用碗,而洋人用盘,盘的深度浅,犹如人的学问少,故有此词。这种说法,我不认同,过去请客常说“十六围浅”,这个“围浅”就是图在边上的浅盆,所以存疑。

再来看看另一种说法,说是交易市场中有一个名词,叫做“盘”,所以如今的股票市场有“开盘”、“收盘”等词,又说这个盘是虚拟的,可以用来指代“一批货物”,所以一批肉,是“肉盘”,一批鱼,是“鱼盘”,而“洋盘”倒不是卖洋人的盘,也不是洋人卖的盘,“洋盘”是专门卖给洋人的盘。

那么,“洋盘”也是同样的货物,又有什么诀窍呢?有的,关键在于洋人不懂行情,所以“洋盘”要比一般的盘卖得贵。显而易见,这个“一直贵”的“洋盘”渐渐的就被传了开来。

不是还有个叫“洋相”吗?“洋相”者,并不是“洋人的照相”,而是“洋人的样子”,洋人什么样子?反正和中国人不一样,中国人打恭作揖,洋人见面握手不算,还要亲嘴,别说当时,就算现在,还有许多人不习惯。对于以前的人来说,“洋相”就是丑态,“出洋相”就是“出丑”。我就碰到过一次,在洋场合中出了洋相,那是有一次,一个美国护士在酒会上,见到我就要“啃”,吓得我顿时额头冒汗,脸红脖子粗,手忙脚乱地着实出了回“洋相”。

我这种参加外国酒会,却又不敢“啃”的,就叫“洋勿洋,腔勿腔”。上海出了一个路名英文翻译方案,照那个方案,“永兴小马路”要译成“永兴小马road”或者“永兴little horse road”,而不是“永兴street”,这就是典型的“洋勿洋,腔勿腔”,一如现在的许多英语译文,老外根本看不懂。

比“洋勿洋,腔勿腔”更厉害的,就是“洋装瘪三”了。洋装虽然穿在身,其心依然是瘜三心,有些人穿得漂亮,口袋里却没有什么钱,甚至还欠了一屁股债,这种就是“洋装瘪三”。然而“洋装瘪三”是专指中国人的,有些洋人也很穷,也潦倒到乞讨的分,虽然他们也穿洋装,在上海话中,却有专门的叫法,以区分中外人等,这种洋瘪三,叫做“外国瘪三”。

洋货还分东西,西洋从西而来,东洋则专指日本,这里就说两件东西——“东洋车”和“西洋镜”。

“东洋车”,确切地说,是人力二轮车,就是骆驼祥子拉的那种车,是上海继轿子之后最常见的代步工具。这种人力车乃是从日本传到中国,所以叫做“东洋车”,后来这种车多被漆成黄色,又多作“包车”使用,所以叫做“黄包车”。

“西洋镜”,甚至可以归到民间戏曲的范畴。所谓的“西洋镜”,是一个大箱子,正面有两三只孔,孔不大,只容一人往里观看。箱中有类似幻灯片的图像,唤作洋片,摊主手中有绳一条,每拉一下,箱中便换一张洋片,所以西洋镜也叫“拉洋片”。摊主配合箱中画面自编自唱吸引很多人。

由于西洋镜中均是新奇故事,所以“看西洋镜”成了上海话中观看新奇事物的俗语。虽然新奇,其实简单,西洋镜不过一口木箱子,加上几张透明画片而已,把箱子拆开,没有丝毫神秘可言,因此“拆穿西洋镜”在上海话中指事情败露,机关露馅,被人看破门道。

[菲律宾] 唐人街行行走走 吃中菜点点滴滴

From Philippines

在Intramuros玩的时候,Casa Manila的保安很热情把我带到二楼的窗口,指向不远处的一幢房子,告诉我“Bahay Tsinoy, Chinese must go!”

Tsinoy是菲律宾语(Filipino),指“华菲”,就是“有华人血统的菲律宾人”,对于“华人”、“华裔”、“华侨”和“华菲”,他们分得很清楚(http://en.wikipedia.org/wiki/Tsinoy):

  • 華人 — Huárén — Chinese, of pure Chinese descent and nationality
  • 華僑 — Huáqiáo — Overseas Chinese, usually China-born Chinese who have emigrated elsewhere
  • 華裔 — Huáyì — People of Chinese ancestry who were born in, residents of and citizens of another country
  • 華菲 — Huáfēi — Chinese Filipino or Philippine Nationals of Chinese descent

不像我们有时候,大叫一声“辱华”,到底辱的是国家、政党、政府、人种、后裔,根本就没搞清楚。

Bahay Tsinoy就是一个关于华人在菲律宾的历史博物馆,我去的时候已经五点半,不接待访客了,只拿到了一张介绍纸,纸上的内容与这个网页是一模一样的:Bahay Tsinoy: a Museum of the Chinese in Philippine Life,有兴趣的朋友,不妨自己看看。

按照介绍中的说法,早在冰河时期,菲律宾和亚洲大陆是连着的,那时就有华人到了菲律宾,并且带去了中华文化。并且指出华人在菲律宾发展史上的地位。

的确,可以看出,菲律宾的许多东西,就和中华有点密切的关系,当地著名小食Lumpia,译成汉语就是“上海春卷”,可是机缘不凑巧,我后来想吃,居然没有吃到。

至于菲律宾和中华的关系,不是本文的关键,我只是想法所见所闻告诉大家。

我来说说马尼拉的唐人街吧。其实我觉得“唐人”这两个字挺不错的,可以避免和某些应当专用却没有专用或故意不专用的名词混淆起来。

从Intramuros到唐人街,大约有二公里的路,我在Intramuros越走越偏,于是我决定尝试一下当地的特色──人力三轮车,与中国的那种 “前车后轿”不同,他们的三轮车是左边一国内自动车,右边挂一个兜,有点象“挎子”(三轮摩托车),所不同的是兜有顶而挎子没有。

我压根就没有问价钱,你想,在一个出租起步价35PESOS(6元钱不到)的地方,这玩意根本就不可能贵到哪里去。路边一溜排开有许多这种小车,但是他们根本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多半在这种地方,旅游者几乎是不会坐的缘故吧。

那人听说我要去CHINATOWN,居然高兴但是明显不认识怎么去,虽然只有两公里左右的路,在几经周折,问了数个人之后,终于到达了那座桥,只要过了桥,就是唐人街了。桥挺大,那位哥们很是敬业,没有要求我下车走过去,而是从桥堍下绕了一大圈,把我踩到了桥上。我这种的身材,在菲律宾可谓人高马大,那位哥们愣是没有丝毫怨言地把我踩到了目的地。

我给了他一张“百元大钞”,那人诧异地看着我,问我要找多少钱,我告诉他全归他了,那个睁大双眼瞪着我,貌似不是我给了他钱,而是他被我抢了钱似的,等我再次说明那钱全给他之后,可以用“千恩万谢”来形容,甚至在我朝着唐人街的牌坊走过去时,他还追了两步上来,再次感谢了我。

可怜见的,要知道,此时此刻,他比我有钱啊,我把最后一张钱给了他,自己已经“身无分文”了,我需要换钱,我需要菲币,才能活下去。美元对菲币的汇率,差别很大,可以从一美元37比索,到一美元45比索不等,一般来说,机场和酒店的汇率总是比较不合算的,所以要换钱(不止是在菲律宾),最好到城里交换店集中的地方换。

菲律宾的人很客气,不管谁都很热情,我举着相机在大街上走,许多人会示意我给他们拍照,还会摆出各种姿势来,他们绝不会向你讨钱,只是大家开心笑笑。问路,也很热情,我找到了一个警察,问他附近可有换钱的地方,他替我叫了一辆三轮车,让我给那人30Pesos。那人就骑着车,带我走了四五家店,不是钱换完了,就是人不在,倒令我担心起来,我连需要给那人的30Pesos都拿不出来,更别说回到“遥远”的酒店了,从酒店到这里,要300Pesos。

当然,我这个人的运气向来是不错的(除了所到之处必定风雨大作之外),我们终于找到了换钱的地方,那人也拿着钱开开心心地走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花了半个多小时换钱,错失了摄影的最佳时间,天已经黑了。

低纬地区,日落得早,虽然我手上的GPS表早已告诉了我日落时间,但我压根就没在意,现在好了,“华”灯初上,看看是挺好,但是没三角架的话,基本上别指望有好照片了。说是“华”灯,却不是“繁华”的意思,只不过是在唐人街而已,灯很少,也很暗,远不如国内的二三级城市漂亮。

菲律宾本来就是脏破,唐人街更甚,到处就是废物,街道狭窄,路面坑洼,倒是大多数店招都是汉字,让人有些亲切感。我想找家饭店吃饭,但是绝大多数的饭店都是脏脏破破暗暗的,让人提不起食欲来,无奈之下,走进了一家看似可以的“美心茶楼”。

进得店堂,还别说,人气很旺,只剩下了一张桌子,估计老板娘只打算我吃碗面的,所以餐具也没给我,等我开始点菜、点酒,才又换了上来。这家店的东西不少,四五张菜单排密密麻麻,而且中英文对照,让人一目了然。从价格看,海鲜与肉价差不多,甚至还要便宜一点,国内趋之若鹜的石斑鱼、皇帝鱼,不过几十块钱一条,倒是猪颈肉之类的,也要卖到这个价钱。

当然,既然到了这里,我不会特地点份卤水拼盘,而且只有一个人,不如来点下酒的。要了一盆炒蚬,其实菜单上写的“蚬”,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是黄蚬、白蚬,我全然不顾了,另外又要了一条清蒸皇帝鱼,由于怕菜一古脑儿全上来,而来不及吃冷掉,所以打算先吃第一轮,再点第二轮的螃蟹等……

我要了一瓶啤酒,与邻桌的两位老人攀谈,他们告诉我这里的啤酒是“买三送一”,问我有没有能力喝掉四瓶。四瓶算啥?菲律宾的啤酒是小瓶装的,三百毫升一瓶,那还不是“毛毛雨”啊?(后来在隔壁的超市,居然见到有一升装的大啤酒,此是后话)

炒蚬上来,我望而一笑,原来是花蛤,的确,海鲜的名字,各地都不一样,特别是贝类的名称,小到海瓜子,大到车渠,各有数个相互交错的名字,更别说远渡重洋,名称不一样,也很正常。边上的两位,都是台湾来的,来了好久好久了,其中的一位,甚至不会国语和台语,只会讲英语,这倒让我想起一段小插曲来。

就在我到达菲律宾的那天,在入境的时候,我前面排着几个华人,其中一位老人用英语说那个窗口写着外交窗口,不知能不能办理,手中拿着一本绿色的“中华民国”护照,排在他后面的一个年轻小伙子

[菲律宾] 走马观花看吕宋 点点滴滴看民生

速算表:

1 RMB=6.71 Peso

菲律宾是个多事的地方,虽然可能没有印度尼西亚厉害(印尼的故事,我会在另一篇里写到)。就在country clearance上,还提到Abu Sayyaf(阿布萨耶夫,用中文是不是很熟悉这个名字?)关于这个“阿布”干了些啥,感兴趣的大可以去google一下,可谓触目惊心,令人发指。

以下是Lonely Planet对菲律宾的Overview和Travel warning:

Overview: Although overlooked by the world, the Philippines is still cheap and cheerful.

With a reputation for being chaotic and corrupt, the Philippines has something of an image problem. But most who make the journey to the 7000-odd islands that comprise the Philippines are pleasantly surprised by their beauty and by the friendliness of the people.

Most of the Philippines is laidback, stable and relatively safe. The locals are an exceptionally helpful bunch and there are fantastic reefs and fish. On top of this, transport is cheap, the food is good, accommodation is plentiful and (for the monolinguistic) English is widely spoken.

Travel Warning: Fighting in North Cotabato – Typhoon – Terrorist Activity

Up to 130,000 people have reportedly been displace due to fighting in southern Philippines between the army and Muslim rebels. The trouble spot is North Cotabato – travellers must avoid this region.

Typhoon Fengshen tore through central and southern Philippines on June 21 causing widespread damage. At least 160 people lost their lives on land, in addition to almost 800 killed when a ferry capsized during its journey from Manila to Cebu. Only 56 survivors were found.

Travellers to the Philippines are advised to avoid most of Mindanao, an island group in the southern Philippines. Three people were killed in July when a grenade was thrown into a shop on one of the islands, and later that month, a bomb blast on a bus injured 27 people. Travellers should steer clear of the Zamboanga peninsula, Basilan, Tawi-Tawi and the Sulu archipelago, where ethnic and religious animosities fuel ongoing violence. Abu Sayyaf, a Muslim extremist group who have claimed responsibility for attacks on foreigners, operate out of this area. Military operations against the group can flare into heavy fighting.

For more information go to Safe Travel or check out the Thorn Tree travel forum for some good advice from travelers.

severity: High-level alert

(Philippines Travel Guide and Travel Information, Lonely Planet http://www.lonelyplanet.com/worldguide/philippines/

由上面的文字,我们可以看到Abu Sayyaf,可以看到Muslim extremist(穆斯林极端主义者),也可以看到最后的一行severity: High-level alert,可见是个如何的多事之地。

首先,我们都知道菲律宾的首都是马尼拉,其实就象Los Angels有county和city之分一样,Manila也是。我们平时所说的Manila,其实叫做Metro Manila,Metro是Metropolitan的意思,中文一般译作“大马尼拉”。它的范围挺大,包含几个province,15个city,有2200万人口,够大吧。整个菲律宾,被定为Metro的地方,一个是Manila,另一个则是著名的Cebu。

Manila City在Metro Manila的当中位置,才是真正的首都,以前的首都在Quezon City(1948-1976),也在Metro Manila中。但是和想象中,或者和相当然的不一样,菲律宾最繁华的地方,不在Manila City,而在Makati City。

按照wikipedia的说法,Makati City是菲律宾的major financial, commercial and economical hub,怎么说呢?或许和陆家嘴有点相似。

我就住在Makati,Makati的最繁华地区,极有可能是Metro Manila最繁华的地方,以及整个菲律宾最繁华的地方。我住的地方,在Manila Avenue和Ayala Avenue的交界处,依次是Shangri-la,Peninsula和Mandarin Oriental三个大酒店,而Ayala Avenue更是一条繁华的商业街。

其实,就算Makati City是最繁华的,其实也不过五六个街区全是高楼大厦而已,在高楼的背后,一眼望出去,就没有什么大型的高楼了。当然,在美国,高楼并不能代表一个城市的繁华程度,但是在东南亚,就有些“可见一斑”的意思了。

说到“可见一斑”,让我们先来看两件事。

第一件,出租车。出租车的起步费是35 Pesos,相当于5.2元人民币,你可以考虑参照一下国内出租车起步费5元左右的城市,再来想象一下马尼拉。

第二件,烟。一包Dunhill(进口烟)在7-eleven的价格是58Pesos(8.6元)。这并不奇怪,然而奇怪的在后面。在Makati City和Manila City(其实我只去过这两个地方,前者是金融市,后者是首都市,我不相信别的地方的发达程度会超过这两个),有许多人,捧着一个皮鞋盒大小的盒子,盒子是一包包拆开的万宝路、三五等烟,还有一个个单个包装的口香糖,我看到有些人就是跑到那些捧着盒子的人前,放下一个5Pesos的硬币,拿起一支烟,点上……这里的烟是可以论支卖的。

说到烟,还有件怪事,就是在菲律宾大街上的店买烟,居然要比在机场免税店还便宜,前面说到过的Dunhill,在7-eleven是58Pesos,居然到了机场要90多,涨幅超过百分之八十,可谓奇怪之极啊!(这里排除假烟、走私等等额外因素)。

既然说到了烟,就来先把烟的说完。菲律宾抽烟的人很多,女人抽烟的也多。在Ayala的office building门口,永远都有那么一堆堆的人在抽烟,其中不乏白领丽人,要是你有时间,可以沿着Ayala的繁华大楼一路走过去,虽然Ayala有七千多号,但是繁华的地方也不过几百号,走走累不死人。我敢保证,你这么一路走过去,可以看到无数的美人在楼下吸烟,穿着时尚,打扮靓丽。

在菲律宾,至少在Makati,所有的餐厅和大楼里,都不能吸烟,在我的酒店里,Club成员有专门的小房间以供吸烟,当然定房拿到smoking room,也能吸烟。

在餐厅里吸烟,我只有在菲律宾的Chinatown有过几次经历,虽然墙壁上有着“禁烟”的标记,但是大家都在里面吞云吐雾,也就入乡随俗了。噢,还有,如同中国的机场,菲律宾的机场也有专门的吸烟室,其实是设在机场里的一个酒吧,有位子坐,如果高兴的话,还可以来上一杯,不点东西没人会来烦你。

回过来说Makati,那是个繁华的CBD,有许多的崭新的大楼,有HSBC的大楼,也有LV的专卖,然而繁华的只是那么几个街区而已,在繁华的背后,我看到的是别的。

背后,不是指文学上的“繁华背后”,而是实实在在的back street,就在Ayala和Dela Costa的背后,那条街叫做Velero,街上有许多铁皮小房子,是移动房那种,和美国华盛顿街头的那些卖饮料的小房子很象。Makati的这种小房子,是卖午饭的,所谓的午饭不是盒饭,是各种很简单的东西,香蕉、卷饼。工人打扮的人,就站在小房子的搁板前吃,那天正下着大雨,台风的那种,别说站着吃东西,就是你光打把伞什么也不干,也保证你浑身湿透。

再来说说文字上的“繁华背后”。Makati的这些大楼,每幢都有警卫,穿着白色的挺刮的制服,手里拿着一根小棒子,每一个进大楼的人都要把包打开,警卫则用小棒子翻捡一遍,以防有所“夹带”。大多数的大楼前,不但有警卫,还是狼狗,应该是防爆犬吧。

防爆犬还出现在停车场,所有的车辆要进入停车场,需要停车检查,把车停下,把后背箱打开,警卫会用一个装着镜子的探头来查看车底,经过彻底的检查,才能通过。

写一点无奈的事,如今的上海也是如此了。我上班的那幢大楼,算是
上海比较著名的写字楼,从8月1日开始,车辆进入也要如此检查了,每天早上防爆犬便绕着我的车闻上一圈,然后才以进入车库。

还有一件无奈的事,也记在这里。大家看到了,菲律宾是个多事的地方,有点丰富的反恐经验,机场里就有两道安检,谁知如果你要到上海的话,还不止如此。在上海航班的登机口,你得过第三个安检品,把所有的随身行李再检查一遍,然后再检查travel document,不是已经在边检检查过了吗?不行,还得检查一次,谁让你去的是上海呢?那里可正在开奥运会呢!我问了检查人员,说这是上海方面的要求,除了“无奈”,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与洋蓟有个约会

  如果 问我天下最怪的食物是什么,我想我会说是artichoke,一个“洋名”,译成中文的话,有叫它“洋蓟”的,还是很“洋”是不?噢,它还有一个土名,叫做“朝鲜蓟”,这就够土了。

  其实这个东西的名字有许多,学名叫做aynara scolymus,而英文名artichoke则又来自意大利北部词语articiocco和articoclos,而后者又来自于利古里亚语(Ligurian,意大利土语))cocali,意思是“松果”。就算在中文里,也还有“洋百合”、“法国百合”、“荷花百合”等名,而在香港则由意大利的发音译作“雅枝竹”或“亚枝竹”,名字够多了吧。

  为什么说这种食物怪呢?首先是它的样子怪。

  这玩意看起来象是尚未盛开的莲花,不过是绿色的,所以也叫“green artichoke”,然而它也有紫色的品种,当然是“purple artichoke”了。好玩的是,在不同的地方,它的颜色就不一样。比如说,在美国、在西班牙,以及智利和土耳其,它就是绿的;而到了意大利和埃及,它就是紫色的了。甚至,它的形状也有不同,在别的地方它的叶瓣是平的,而在秘鲁,叶瓣的正中线会凸起,形成一条硬刺。

  它长得象莲花,但是如果摸摸它,它是硬的,很硬。这个玩意个子不小,大的有椰子那么大,小的也有握紧的拳头般大小。由于它并不怎么鲜艳,所以我前面用了“叶瓣”这个词,然而细究起来,它却确实是花。整个artichoke其实就是一朵花,深入探讨的话,它甚至是菊花的一种,怪吧?

  这个玩意盛产于地中海沿岸,是法国菜和意大利菜中常见的,据说根据研究,artichoke是人类最早的食物之一。由于它怪,所以有许多的故事,在16世纪的时候,只有男人才可以食用它,因为当时的人们相信artichoke可以壮阳并且提高性欲。

  在美国,人们也都很喜欢这个怪玩意,玛丽莲梦露甚至在1949年还当选为第一届的加利福尼亚artichoke皇后。美国的食用artichoke,几乎百分之百地产自于加州,因为它喜欢干燥的土地,以及不高不低的气温。

  这个看似很“洋”的东西,其实中国也有,早在解放前,就由法国人带到了中国,在云南和上海种植。直到现在,云南还有上万亩的洋蓟地,而上海地农科院最近正把它作为经济作物进行推广。

  说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到怎么吃。这玩意的吃法也很怪,有非常容易的吃法,也有难的。

  容易的吃法是到法国菜、意大利菜餐馆去,点上一份,端上来一个大盆子,中间小小的一堆,看似土豆的小块,上面淋着酱汁,用叉子叉起来塞进嘴里就是。

  然而美国人不这么吃,它们吃得很怪。

  怪到什么地步?在美国流传着这样的一个故事:说是有一回,某个象google那样的大公司,要找一个总裁,有一个人董事会很看得中,就一起吃饭,想在席间聊聊将来如何发展。不幸的是,那天的晚宴上,就有一道artichoke,偏偏那位“业务精熟”的老兄没有见过artichoke,捧着个“大莲花”,不得其门而入。结果董事会的人就决定不要他了,“连吃都不懂”的人,他们不要。

  好了,好了,不卖关子来,听说从头说起。

  在加州,到处到可以买到artichoke,当然,美国只有绿色的。挑选这个玩意,就象我们中国人挑选卷心菜一样——同样大小的,要挑重的;同样份量的,要挑小的。就象卷心菜一样,份量重,包得又紧,才是好的。另外,你可以用力捏一下,如果听到“吱吱”的摩擦声,说明它有够新鲜,吃起来更香甜。

  Artichoke的大小很有区别,大的可以是小的几倍大,有时这玩意不是论份量卖,而是论只卖的,那样你不妨挑个大一点的,然而也不要太过黑心,这个东西挺能吃饱人的,否则恐怕也不会成为人类最早的食物之一了。

  买来以后,要烧上一大锅水,水里放一点点盐和醋,如果不用醋的话,可以放几片柠檬。醋和柠檬的功用在于使煮好的artichoke不会变色,否则黄黄的就不漂亮了。

  烧水的时候,可以来调理一下artichoke。用刀把根部齐齐地剁下,这个东西挺硬,剁的时候要小心一点。然后拿一把剪刀,把每个花瓣的尖顶剪掉,每当我在剪那么硬的花瓣时,我的心里总是不能承认这一片片的是“花瓣”而非“叶瓣”。不过想来也是,花菜也是花呢,岂不是也和一般的花不一样?剪好的artichoke,从边上看过去,简直就象是被剪了叶子的棕榈树干,很是滑稽。

  水也烧开了,可以将artichoke放入水中煮,由于剁去了根部,它很容易地“坐”在锅中。煮“洋蓟”要用“洋锅”煮。大家知道,中国的锅子很薄,适宜炒菜,而洋人的大锅底超厚,适且做酱和煮食。那种大锅还有一点好,洋蓟“坐”在锅底,不会被煮焦,因为厚底的锅传热比较均匀。

  要煮多少时候呢?四十五分钟,在这四十五钟里,你可以准备准备调料,摆摆桌子。其实吃洋蓟没有固定的调料,你想蘸什么都可以。Mayonnaise是比较好的酱料,中文译作“美乃滋”,其实就是色拉酱,可以用油和蛋黄自制,加入少许盐、胡椒和柠檬汁即成(具体做法可以参见拙著《上海色拉》一文。当然,油醋汁也是一种挺好的选择,虽然在意大利菜厅用很考究的分层瓶装油和醋,在倒出时才混合起来,但是你完全可以在小碗里放点醋,再放点橄榄油。

  等时间到,就可以拿出来吃了,这个东西烫得很,根本就是个“热球”,小心不要被烫着了。滤去水后,放在盆子里,样子几乎没有变化,就是花好象“盛开”一些了。

  这样的一盆东西放在面前,你不用拿着刀叉去比划,你肯定也象那个应聘CEO的人一样,无从下刀。用手吧,用手很方便,美国人吃比萨都用手,吃这个也用手。

  用手把最底部最外层的花瓣剥下来,这个花瓣是可以吃的,但是你千万不要把个花瓣往嘴里一扔,非噎死你不可。吃artichoke的花瓣,要用拇指和食指捏住花瓣的尖,花背朝上,蘸一下调料后送进嘴里。然后用下面的牙齿咬住半片花瓣,由于花心的那面要比花背的那半嫩,所以容易咬住。一边吮吸一边用手轻轻地往外拉,下面的牙齿就可以刮擦下花瓣上的可食部分了。

  吃artichoke要有点耐心,就这么扯一瓣,吸一瓣。有的人相当有耐心,不但吃得有耐心,就是吃好的花瓣,也会依次放在盆中,排得整整齐齐的。花瓣的味道,有股特殊的清香,吃上去粉粉的,甜甜的。

  吃到后来,花瓣的颜色会越来越淡,也会越来越软,吃到最后,花瓣完全变成了白色的柔软花片,只有顶端是紫色的,这时,你可以直接吃了,而不用再麻烦地去吮吸了。当然,你别小看这么软的花,要小心花尖上的刺,每瓣顶上紫下面白的花片,在前端都有一根很小很硬的刺,所以你依然不能整片花都放到嘴里去嚼。

  这时的artichoke异常美丽,绿色的底座,白色的顶面,加上紫色的隆起,就象一个圆台,带着妖艳的气息。

  你要用一把刀,把顶面和底座连接的地方割开,拿掉顶面。这时就更怪了,原
来圆台里面大藏玄机,你会看到一层毛状物,白色的或是微黄的,呈放射状的密密麻麻地排列着,这些毛状物是不能吃的,否则喉咙会极其难受,用把刀将之剔去即可。

  剔去之后,会有一块象蛋挞心一样的东西,看上去又象是个厚厚的小碗。这块就是artichoke的精华了,法国菜、意大利菜中,所使用的也就是这一块。

  吃到这里,就相当容易了,剩下的那一块“精华”,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你可以切成小块,蘸酱吃,也可以把酱料倒在里面,用勺子臽着吃。反正,吃到这时,你也算是会吃artichoke的人了,好好享受美食吧。


不贵吧,买2个的话,3美元一个


把根部剁去,让它成为平的


把顶部切去,再把每个“花瓣”的尖部剪掉


放在水中煮,水大约一半高即可


煮好的洋蓟


吮完了的花瓣


排列整齐是个好习惯


妖艳的花心


花心上的刺


最后剩下的圆台


用刀掀去顶盖


诡异的毛状物


剔除毛状物


洋蓟的精华

哭泣的遊戲 下篇 第一部

我覺得一切都沒有意思了。

葉舟實在是個神秘的女人,她到底是不是亞當的殺手?如果是,她好像並沒有對我下殺手;如果不是,她好像給了我一個很大的傷害。我沒有再見到過她,因為我不是經常地去上學。我也搞不清到底是不是愛好?如果是,我為什麼不去追求她,乞求她的饒恕?如果不是,我為什麼又常常望著校門口,希望能夠見到她走進來?

我只知道楊奕很喜歡她,因為我每次在楊奕家的時候,她的名字總是以很高的頻率出現。而且,我還知道他們一直保持著聯係,那是由於我時常在楊奕家中的信箱裏發現葉舟的信。

我開始妒忌楊奕,雖然我們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但我依然妒忌他,妒忌他可以和葉舟有書信的往來,妒忌他可以和葉舟有電話的通訊,妒忌他和葉舟有而我卻沒有或不曾有過的一切,當然現在沒有的,我更妒忌。

可我從來沒有在楊奕面前表現出這份妒忌,因為我不希望我的朋友為了我去放棄一個喜歡的女人。於是我常常在楊奕面前說起葉舟的好處。鼓勵他去嘗試,甚至教導他一些討女人歡心的方法……

我這樣做到底算什麼?我是為了一個好交友的名聲?還是為了讓楊奕拖住她,使我有一個接近她的機會,可以在有朝一日把她奪回來?

每當我在想葉舟的時候,亞當就出現在我的面前,揭露我的虛偽,說我實在是個卑鄙的人物,說我為了朋友利用了女人,又說我為了女人利用了朋友。我從不向亞當解釋什麼,因為我自己也搞不清是怎麼回事。

亞當不再叫我去死,衹是常常鄙夷地看著我,看得我渾身發冷。亞當也沒有再派殺手來,但我卻更提防起來,因為賊在偷東西前是從不向人警告什麼。

我衹是剩下了一副形骸,走在大街上,絕沒有一個女人會停下腳來看我一眼,但偶而當我走進高檔的商店,女人們都會立刻掖緊衣服,警覺地注視我,於是我衹能怏怏地低下頭,趕快走出店門。我沮喪了,沒有一個可愛的甚至是可惡的女人會為我駐足,哪怕僅僅是對一下表;而那個房東也好久沒有再出現,難道她為了不再見我而放棄了房租?

我實在沒什麼事可做。校刊再不用我編了,甚至連編輯部也成了一家合資企業駐上海的辦事處;「人鬼沙龍」再不用我主持了,甚至有人認為我死了,真正地成了鬼;也再沒有女人肯陪我說話或者是看上一小段電影……

讀書對我來說,本來就是業餘的,我可不想把自己變成一個只知道讀書而什麼也不會的」能人」,我寧願做一個懂得一切玩法而剛巧及格的」全人」;但我失業了,也就無所謂什麼是業作的了。如果我實在閑得沒事,會拿出政治書當小說看,可我總也看不出什麼名堂;我也不再畫畫,也許由於臭氧層減少的緣故,空氣變得污濁不堪,所望盡是灰蒙蒙的一片,沒有綠葉沒有紅花,也沒有完美的模特,巧媳婦尚且難為無米炊,我該怎麼辦?

我實在搞不懂到底為了什麼而活著,可我終究還是沒有去死。

因為我發現了一個好地方。

我忘了是誰引領我到那兒去的,因為從那以後,衹有別人跟著我去,然後再被我趕出來,既然一千次地帶人去而衹有一次被人帶,我當然忘了那唯有的一次。

我好像記得是在我剛讀三年級的時候。

那是個賭場,雖然燈點得很亮,可是透過了重重的煙霧以後,能見度依然很低,只放射出一種昏黃的色彩,空氣中混雜著煙和酒的香味,使我興奮,使我產生了一種佔有的欲望,希望佔有我所得不到的一切。

我不承認我是在墮落,因為我把它看作一種藝術,弱肉強食的社會裏,每個人的意志都在被消磨,每個人都在教訓中成長,誰不願意找個好些的方式?好在我找到了,而且我常常是對的。

「賭友」們送了我一個好聽的外號--「冷面殺手」,可我卻從不承認,因為都是他們自己找死。本來嘛,世上衹有強佔強攻強姦的,哪聽說過強賭的?既然總有人要死,那麼不是我,便是別人。況且,我的臉也並不是很冷。

留鬍子的說到:「我押五元。」

我站在一旁隨口叫到:「我押一百。」

做莊的家夥站了起來,比我高了一頭,對我吼道:「你搶錢啊?」

他的唾黨政機關星子噴了我一臉,使我惡心,我揮拳就朝他的臉上打去,然後笑容可掬地對他悠悠地說:「搶你,怎麼啦?」

這便是我第一次到那個地方,也是那個家夥的最後一次,因為從此再沒有人見到過他。

與其說我沈湎於賭博這種惡習,不如說我陶醉在博戲這門藝術。

與其說那是個集體辦的俱樂部,不如說是個三流甚至不入流的賭場,因為所有玩著「錢作籌」遊戲的人都沒什麼錢。

我是常客,那是由於我認為真正的藝術來源於生活,並非是為了每天的香煙和夜宵。

既然讀書是業餘的,那麼博戲便成了我的工作。所以我從不弄到很晚,每天晚上七點左右我必然會出現在」甜妹妹酒吧」,斟上一杯酒,細細地品味,既品酒,也品人生。

我只玩一種引進的博戲,叫做Showhand,也有人把它音譯成「梭哈」或意譯成「五張」的。在那個賭場裏,沒有固定配備的發牌人,誰贏了便是誰坐莊,便是誰發牌。

我常贏便常坐莊,便常發牌,於是我的名氣漸漸地大了,開始有女人肯和我搭訕,也開始有女人肯跟我纏綿;然而那些女人卻都是我所不屑,我如果把那些女人當作我的肋骨,肯定會被亞當笑死,因為那些女人都是」賣」的。

開始有人特地到那家賭場來找我,找我賭,找我一比高低。雖然我不怕惹麻煩,可我從來都不狠心下注,可即使是那樣,還是有許多人對我恨之入骨,他們都是輸得很多,或者從來就沒贏過我的人。

我也不斷地提高牌藝,我的口袋裏永遠都有一副牌,我會在喫飯或者大便的時候拿出來,細細地研究一番。我終於」煉」到了可以記住每局片乃至上一局牌覆下去的次序,因為雖然經過洗牌,切牌,但牌的次序總是有個大概的印象,於是我衹要拿到一張牌,便可算出下面哪張牌可能出現,而哪一張牌絕對不可能出現。我總是能」背」得八九不離十,所以我總能贏得八九不離十。

我幾乎每次都贏,或多或少或不多不少,但有一次,我險些栽了。

那是三個穿同一牌號牛仔衣的小夥子,四人圍坐,便是上家,下家和天門。他們顯然一下子就看出了我會背牌序,於是每局都把牌洗了又洗,切了又切。

我幾乎每局都輸,但我發現,除了我退出,否則無論如何,總是衹有一家和我「Show」,而這家卻總是他們三家中最大的一套,這樣,他們贏是一樣地贏,可是賠起來卻可以賠最少的錢。

可這時,我幾乎輸得差不多了,但依然不知他們是如何知道同伴的牌的,難道他們真有特異功能?

我面前的籌碼漸漸地減少,但終於被我看出了馬腳。

問題在於那張暗牌的次序,五張牌中有一張牌是暗的,「Call」的時候把這張牌翻開,那麼押牌的時候,這張牌和其它四張明牌的搭配便可以表示出牌的大小了。比如,暗牌在最上面的時候,就可以表示手中是大牌;而當暗牌放在四張明牌的下面時,就可以表示手中什麼也沒有;那麼,上面有一張明牌或者二張或者三張,就可以表示一對,二對半,三對,和別的牌型了。

媽的!我在心中罵道,小子竟然玩到我的頭上來了,不過,我忽然暗暗地高興起來,不是嗎?實在衹有我才本追求這門藝術。我得讓這些家夥吃吃虧,得讓他們永遠也不敢騙人。

「玩刺激一點,好不好?」我第一次在牌桌上講這句話。

「好!我就喜歡大的!」對家抬頭就說。

「打全暗,可以換牌,押注不限!」我點起煙說。

「打就打!」對家也點起支煙,邊洗牌邊說。

下家站了起來,瞪了對家一眼,罵道:「呸!他玩你還看不出?要玩你玩吧!」

對家怔了怔,攤開兩手說:「玩玩嘛,反正也贏了這麼多了!」

不料上家也站了起來,慢條斯理地說道:「要玩你們兩個玩吧!」他把他們的籌子分成三堆,給了對家一堆,拿起掛在椅背上的牛仔衣,拉起下家,想走,但終於又坐下了。

我也站了起來,走到帳臺把我身上所有的錢換成了籌碼,其實也並不多。

牌發好了,我沒有拿,我衹是盯著他,他的瞳孔一下子縮小了,一定他拿了一副好牌。我看著手中的牌,衹是一對七,可我卻沒有換牌,因為我不能讓對方認為我是副壞牌。

他換了兩張牌,看得出來,他是為了迷惑我。就在他扔掉了廢牌,拿進新牌的一剎那,我把所有的籌碼都推到了牌桌中央,拿出打火機又點了支煙,然後用打火機壓住了我的牌。

他毫不猶豫地跟了,再押上了他面前所有的籌碼;我問帳臺借了四百,好在我是常客,並且早和管帳臺的交上了朋友,我都押了上去。

周圍的人都圍了過來,連管帳臺都鎖上了銀箱站在我的背後。我暗暗地叫好,因為我又恢復了當年的勇氣,這種勇氣可以使得我成為周圍人的中心。

他掏出錢來數了數,顯然不夠,他抬起頭來望著我,平靜地說:「我能不能向帳臺借點?」

我實在想笑,向帳臺借得去問帳臺,可他卻那樣真誠地問我,問得我終於抬起來瞭望著管帳臺的,管帳臺的輕輕地搖了搖頭,對他說道:「你可以問你的朋友借!」

「我們先走了!」上家邊說邊站了起來,本來他就沒有要牌,衹是看熱鬧。

這回,他真的走了,並且仍然帶走了下家,但總算各留了些籌碼給我的對手。我的對手沒有拿那些籌碼,把它們還給了他的朋友。他摘下了手腕上的東方表,作一百八十元放在了牌桌上。

我立刻把壓在牌上的打火機,放到那只東方表的邊上。他又摘下了鍍金的眼鏡押了上去。

我不能猶豫,雖然我在桌下的腿開始抖了起來,我的手心已經佈滿了汗,但我還是把左手舉了起來,伸過手去解錶帶,因為我總把手錶戴在右手。

他右手緊緊地握著牌,左手的拇指和食指不斷地捻著牌,他用右手拇指的指甲狠狠地在牌上劃著,他低頭看著牌怯怯地說道:「如果你肯讓我把眼鏡收回去,我不準備和你賭了。」

「不是賭,是玩!」我糾正了他的口誤。險些心軟了下來,但我轉念一想,萬一我允許了,他又反悔怎麼辦?我還是把表摘了下來,我看著表對他說:「你可以把身份證押上,我終找得到你!」

他看看我,又低下頭去看牌,然後再抬起頭來看我,汗珠在他的額上沁了出來。

突然,他一咬牙,把手裏的牌撕了,扔在桌上,精疲力盡地靠在椅背上。我聽到了他近乎哀求的聲音:「你贏了,衹是眼鏡是我要用的,你可以借給我嗎?我把身份證押在你這兒。」

周圍看牌的人都叫了起來,有為我喊好的,也有說那人太笨的。我站了起來,隨手把眼鏡和手錶都推到他面前,並且給了他叫出租的錢,衹是我要他保證從今以後再也不賭。

從那次以後,時常有人在我面前要些手段,而且好像並非為了贏我錢而是為了試試我到底是否覺察得出。我一直都沒有讓對方失望,但我每次都要對方保證從今以後再也不賭。

我算什麼?一個賭徒?一個賭棍?但我更願意稱我自己是個」賭家」,記得有個大集郵家說過:「我只教人集郵卻不勸人集郵!」是的,我也一樣,我從不勸人賭,我衹是教會那些不配賭的人什麼叫賭。

亞當卻不同了,他雖然沒有明說,但顯然非常看不慣我去賭。因為他又開始叫我去死,在我每次大勝而歸之後。漸漸地,哪怕在我輸了之後,他也在我的耳邊大叫:「去死吧!」

我當然沒有去死,我依然每天去賭。我幾乎忘了什麼人跟我賭過,幾乎忘了什麼時候贏過什麼時候輸過,我甚至忘了我是怎麼走到那兒又怎麼回家的,好像我本來就是出生在那兒的。

然而我哪怕忘了自己姓什麼,叫什麼,我也不會忘記我出生的那一天,不會忘記我被母親從她的身體裏趕出來,卻意外地發現了一個漂亮護士的那一天。我多幸運呀!在漆暗暖濕的子宮裏呆了十個月,一下子來到明亮乾燥的地方,還見到了床前那麼漂亮的護士,實在太好了!

我便把那個漂亮護士當作了我的母親,以致於多少年以來,每當我醒來發現床前有個女人的時候,便把床前的女人當做了我的母親。

可是那個護士終於不要我了,我的母親也終於不要我了,而那些曾站在我床前的,被我當作母親的女人們也都終於不要我了。我便成了浪子,一個沒有母親的浪子。

但我卻牢牢地記住了那一天,我出生的那一天。

但我也永遠忘不了另一天,我三年級下半學期開學的第一天,我最倒霉的一天。

當時我正坐在牌桌前,感到周圍的人越來越多,漸漸地我終於發現站著看牌的人中有便衣的警察,因為有一個人走到角落的一桌前掀了一下風衣,那桌的人都把牌扔了。

我拿起牌看了一眼,扔在桌上,指著一個一直叫我大哥的小子說:「你來打!」

我站了起來,把桌上的籌碼都擼到手裏,放進褲袋。我也搞不清到底是由於我拿了一副壞牌想溜,還是由於我害怕和警察打交道。反正,我想溜。

有一隻大手重重地拍在我肩上,我把頭扭過去,只見一個穿中山裝的家夥,他的兩眼緊緊地盯著我,輕輕地問我:「哪裏去?」

怎麼辦?那個家夥在我背後站了整整一個下午,沒有喝水也沒上廁所。雖然教我打牌教我贏錢,雖然他每次都沒有說錯,但我早就看不慣他了,我不喜別人幫我贏錢。現在,更證明了他是警察,我更看不慣他了。但我得溜,至於我和他的帳,我會記著。

我想犟開他的手,但他的手是那麼的大,那麼的有力,我不假思索地舉起右手,用盡全力地一轉身,借著旋轉的力,將我的右手重重的印在他的臉上。

我終於掙脫了他,沖出了牌室,我回頭看了一下,他沒有來追我,衹是惡狠狠地盯著我。當我在心中罵著他的時候,我卻意識到我很難溜走了。

走廊裏都是人,連門口也有人,都是些穿著警服的人,我立刻不罵那個家夥了,我開始罵自己,罵自己為什麼不早點溜走,為什麼要留戀那幾副好牌。

我邊罵著自己邊往廁所走,我想從廁所的窗口溜走,我暗自為我的智商叫好。而且,幸運的是,那些警察既沒有攔我也沒有跟我到廁所。

可我還是溜不掉,我走進廁所的時候,正好有個警察在洗手,我衹能裝著解手,誰知那個警察竟然靜靜地看著我,不走了。

我終於沒有溜走,我被帶走了。我被帶上了警車,警車開到了公安局,從這一點來說,我實在是幸運的,因為別的人都是被警察領著,徒步走到公安局的。

所有的牌手都被」領」來了,不管是我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好像有人在賭場施了法術一般,所有的人都」自願」走到了公安局。

我被帶到了審訓室,那個穿中山裝的家夥坐在寫字桌前,他已經換上了警服,正在給鋼筆打墨水。我又在心中罵了起來,罵他笨也罵我笨,他走到我的背後,把門鎖上了。

糟了!我立刻轉過身去,他舉起左手揪住我的頭髮,右手迅速地給了我兩個耳光。我抬起右手去格開他的左手卻被他捏住了手腕,他又在我的肚子上給了一拳。

好在我的肚子裏沒有多少墨水,否則恐怕早就在一邊吐個不停了。我倒在了地上,但還是掙扎著爬了起來。我打算和他拼個死活,但終於還是躺下了。

「你打吧!我不起來了!」我倚在牆角,但依然艱難而又大聲地叫到。

他沒有再打我,衹是把我揪起來,把我放到一隻方椅上。他拿出了審訓室錄紙,問我姓名。

「你可以去問同我一桌的人嘛!他們沒準會對你說實話。」我斜眼看著他說。

「好!你不說,我們也有不說的辦法!」

「你總不能打死我吧?」

「我不打你!」

黑暗,寂靜。

大約十分鐘前,我被那個家夥帶到地下室,他隨手打開一間,把我扔了進來。這兒一片漆黑,沒有燈,也沒有窗,我一跨進來,他就鎖上門走了。

這裏肯定非常潮濕,因為我的腳底冒上了一陣涼氣,我的鼻子竄入了一股霉味。可我實在站不住了,我的眼前冒著金星,我的胃正在猛烈地翻騰。我就地坐了下來,我的身體上每一塊和地面接觸的皮膚,都感到一陣涼意,不管是直接接觸的還是隔著衣服碰到的。

我坐了好久,坐得腿都麻了,可我卻連過了多少時候都不知道。我試著爬了幾步。

我終於搞清了牆的位置,於是我饒著牆爬。也不知爬了幾步,我的手碰到了一樣東西--人。

我想起了那個晚上,那晚,我一把抓在曾燕的胸脯上。

現在,我的手又放在別人的胸脯上--又是一個女人的胸脯。我趕緊抽回了手,輕輕地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就在這時,亞當突然在我耳邊大叫一聲:「去死吧!」這一聲,如同雷一般,打得昏昏沈沈的,我暗暗想起別人曾經說過,衹有死刑犯才男女關在一起。難道,我要被槍斃了?不至於吧,我又不是江洋大盜。我這個不怕死的人不禁又安慰起自己來,因為我早說過我不希望由別人幫助我死。

黑暗,寂靜。

過了好久,我聽到了一個年輕女子沙啞的聲音:「你是怎麼進來的?」那個聲音就像鐵皮在刮著鐵板,一種令人發瘋的聲音。

「殺人越貨!」我輕輕地答道,」但我希望你不要害怕!」我也不知是我想到了將要被槍斃,才這樣說還是因為我曾聽人說過在這種地方都是黑喫黑的,要不想被別人喫掉,就得處處讓人感到壓力,讓人感到時刻被一大塊鉛壓著。

「你不像,江洋大盜哪有你這樣有禮貌的?」她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哦?為什麼?」

「讓我教教你,小老弟,你是怎麼進來的?說實話!」

我一五一十地全都告訴了她。

「你不怕我告發嗎?」她好像只會向我提問題。

「說要告發的人,往往是最貼心的人,而口口聲聲說是朋友的,卻往往會把你給賣了。」

「答對了!」她大聲叫了一句,聲音實在啞得難聽,這是曾燕最愛說的一句話。可她說起來,實在好聽多了。她又繼續問我:「你們那個賭場是不是有個叫歐陽澍的人,你認不認識?」

亞當又在我耳邊大叫了一聲:「去死吧!」也許,我是可以去死了,居然在這兒也碰到認識我的人,我是可以去死了。難道那個女人是亞當派來的?把我殺死在這種地方,自然不會有人會追查我的死因,自然不會有人憐憫我。我就這麼死了?不!亞當人太毒辣了,今天不是她死,便是我亡。我下定了決心。

黑暗,寂靜。

我們好像好久沒有說話了,我忽然想起」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這句話來,我忍不住打破了沈默,問道:「你認識歐陽?」

「不認識,我衹是聽說。」

我放下心來。這個女人並不認識我,也就是說,她不會殺了我。

「給我談談他,好嗎?」那個女人問到。

「好吧!我可太瞭解他了,沒人能比我更瞭解歐陽了!」我不禁為自己愚弄了別人而暗暗得意起來。

可我立刻就不能得意了,因為那個女人立刻就追問了一句:「楊奕也不能瞭解嗎?」我在心中罵自己,罵自己太沈不住氣了。可我實在不想告訴她我就是歐陽,因為我不想冒險。

我又耍了個花招,回答她說:「楊奕也不能。楊奕瞭解歐陽是因為他們是朋友;我瞭解他,卻是因為我和歐陽是仇人。」

「仇人?」

「是的!不管他怎麼認為我,至少,我把看作仇人!」

「你就這麼恨歐陽?」

「是的!他是個卑鄙的小人,口蜜腹劍,背信棄義。他好出風頭,卻什麼真才實學都沒有。他甚至可以為了一個好交朋友的名聲,而把女朋友讓給楊奕。而他自己卻為了逃避現實,沈湎於賭博和煙酒。」我也搞不懂為什麼一下子會對自己認識得這麼清,為什麼會有勇氣說出了這些話,難道,我真的是想和她開個玩笑?

亞當又大叫了起來:「去死吧!」他的叫聲,弄得我耳朵嗡嗡直響,什麼也聽不清。我試圖抓住亞當,可是撲騰了好一會,也沒有碰到他,衹是碰到了那個女人的頭髮。

黑暗,寂靜。

我和那個女人已經好久沒有說話了,原本,我已經不想和她再說話了,可我實在忍受不了這種寂寞,終於開了腔,說道:「能不能問一聲,為什麼起先你說我很有禮貌而不像一個江洋大盜呢?其實,我打小就希望做一個除暴安良的江洋大盜!」

「哈,簡單,你想一個連良心都泯滅了的人,在這種地方碰到一個女人,會不動手動腳?」

「可他不怕罪加一等嗎?」

「你會問這種問題,所以你不是江洋大盜。」

「可我也未必不敢呀!」

「可我也未必就怕了呀!」

我摸索著摟住了她……

「你吻了我!」

「是的。」我緊緊地抱住她,這樣我們彼此都可以暖和一些。我的手在她的領口摸到了一樣冰冷的東西,引起了我的好奇,問道:「這是什麼?」

「十字架,一個朋友送的!」

亞當突然抓起我,把我扔了出去,我的頭撞在了牆上。媽的!我在心中罵到,原來這個女人真是亞當派來的,除了亞當,還會有誰會送十字架給別人呢?

門外響起了沈重的皮鞋聲,又聽到那個穿中山裝的說道:「不是說好今天拉網嗎?怎麼還抓了別人。」

又聽到另一個聲音說道;」那個女人不是抓來的,是人家保衛科送來的!」

隨著一聲「便宜了這小子」,我又聽到了鑰匙開鎖的聲音,又聽到「叮」的一聲,一件暗器砸中了我的腳,又掉在地上,我趕緊撿了起來,緊緊地攥在了手心裏。

門開了,一道亮光射進來,刺得我連眼都睜不開,我被兩個人架了出去,始終都沒能看見那個女人的臉。

和我一起打牌的人都招了,我也沒抵賴。都認了,我連筆錄看都沒看,就簽上了我的名字。牌友們因為認識態度好,都被單位或者家人領了回去,可我卻被關到了另一間黑暗而又寂靜的地下室。

雖然通知了家屬,可卻沒人給我送被褥來,我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躺了七十二個小時,也和亞當爭吵了七十二個小時。

我趁著上廁所的機會看清了我從地上撿起的暗器--一串掛著十字架的項鏈。亞當也看清了,非要我把十字架還給他,我不肯,他就日以繼夜地在我耳邊叫道:「去死吧!」

然而我卻沒有死,我終於攥著十字架走出了公安局。

我沒有再去那家賭場,而是換了個有小姐服侍的高級賭場,我贏了許多。其實這很公平,我剛受過苦。我每天放了學就去,一連贏了兩天,到了星期天。

星期天,我是不常出去玩的,因為總有朋友會來找我。當我呆呆地握著那十字架望著窗外的時候,果然響起了敲門聲。

「進來!」我頭也沒回,依然看著窗外,是啊!姑娘,你在何方?

我聽到了推門的聲音,來者沒有說話,這雖然是楊奕的習慣,他敲門卻不是他的愛好。

我看了一眼來者,那是個我熟悉得幾乎被我忘了的人--曾燕。她好像變了許多,穿得整整齊齊,頭髮也沒有散著,而是整齊地紮了起來,一副學生的清純樣子,要是我初次見到她時,她就這樣打扮,我一定會喜歡她的。

可我現在卻再也不會喜歡她了。當我拿著十字架的時候,她就來了,而且作出我喜歡的打扮,更證明了她是亞當派來的。我怎麼會喜歡她呢?

我不會喜歡她,也不能喜歡她。於是,我站起來惡狠狠地對曾燕說:「你怎麼又來了?」

「我想帶你去看一個你很想見到的人。」

「我沒有想見的人!」

「那是因為你從來沒有見到過她的臉,地下室太暗了!」

我猛地舉起十字架,激動地問道:「是她?」我實在害怕極了,害怕那個神秘的女人真的是亞當的同夥,而曾燕的邀請或許就是一個圈套,也未嘗可知啊?

但我終於抵擋不了好奇的誘惑,還是跟著曾燕到了「甜妹妹酒吧」。酒吧的燈光很暗,但我和曾燕面對面地坐著,依然可以清晰地看清她的臉,看清她的表情。

我依然看清了十字架,在曾燕脫下了大衣以後,我看清了她掛在胸口的十字架,和我得到的那個毫無區別。

我猶如被雷電擊中了一般,頹然地倒在靠背上,我的思維是一片混亂,我什麼都不敢想象,過了好久,我才憋出一句話來:「那天你見我進了那扇門,你就裝出了一種沙啞的聲音來迷惑我?」

「不!我的嗓子的確啞了,而且起先我並不知道是你,那天,我根本就沒看到過你的臉。」曾燕那嗓音優美的話語使我更懷疑起來,甚至懷疑我那天的「被捕」都是她或者亞當一手策劃的。

「你怎麼會知道那個男人就是我呢?」

「因為歐陽的仇人都不會象歐陽那樣傻,他們都那麼的富有心機,決不會在一個陌生人面前說歐陽的壞話。」

「你也不會嗎?」

「我或許不是你的仇人呢?還有,除了歐陽,有誰知道葉舟是歐陽讓給楊奕,而不是葉舟見異思遷或者楊奕橫刀奪愛呢?」

「這回好像我又輸了?」

「答對了。」曾燕平靜地說,她這回說得非常好聽,好像並沒有打過我,也沒有吻過我。

「既然我輸了,」我站了起來,哀聲哀調地說道:「那我就要走了。」

「別走!」曾燕拉住了我的右手,舉到了她的臉旁,看似真誠地對我說,「歐陽,饒了我吧!你說過要十倍還我,那你就打吧,二十下或者二百下,我都不會還手地!」

我甩開了她的手,走出座位,自言自語地說:「謝謝!我還是要走了!」

「那麼,再見!背信棄義的家夥,膽小鬼!」曾燕叫了起來,好在酒吧裏沒有別的客人,否則說不定會有人路見不平揍我一頓。

我立刻停住了腳,轉身對她說:「什麼?我背信棄義?我膽小?」

「當然,你在派出所說沒人能比你更瞭解你,然後你說你是個背信棄義的家夥!」

「可我從來就沒說過我是個膽小鬼!」

「你膽小!你並不瞭解你自己,因為你害怕別人瞭解你,的確,沒有能比自己更瞭解自己,因此,你認為衹要自己不瞭解自己,別人也就無法瞭解。於是,你做出各種違背自己心意的事,為的是讓自己和別人都摸不透你!你因為害怕別瞭解你而不敢瞭解自己,不是膽小是什麼?」她沒有發現我近似絕望的眼神,頓了頓又說道:「你瞻前顧後,既不敢愛也不敢恨,你既怕提襟見肘,又怕失之交臂,你等待,你徘徊,你彷徨,而這一切都是你膽小的表現,都是你虛偽的見證!」

我憤怒了,雖然我自己也不知這憤怒是愧疚之怒還是惱羞成怒,反正,我感到怒不可遏了。可我還是裝出了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平靜地問道:「我可以走了嗎?」

「你害怕一切,你回避一切,你不敢原諒我,是因為你害怕想起葉舟來,因為你只原諒過她,可正因為此,你終於不能自拔。可她根本不配你原諒。」

「閉嘴!」我揮手就打了她一個耳光,「啪」的一聲非常響亮,使我產生了一產生了一種愉悅。她的頭重重地撞在牆上,我大步走出了「甜妹妹酒吧」。

當我踏出酒吧的時候,我產生了一種四九年的感覺--解放了。不是嗎?葉舟再不會使我神魂顛倒,而曾燕,我相信她不會再有臉來糾纏我。我突然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失落,沒有朋友自然很苦惱,但是沒有敵人的生活也不可能充實。

我茫然地穿過了馬路,卻不知該朝哪個方向走。我轉過身去,呆呆地看著」甜妹妹酒吧」,我要再看一眼,或許今後我再也不會來了。

也許是靈感動天吧,酒吧裏跑出來三個漂亮的服務員,她們張望了一會兒,都朝我跑來,她們一定是來祝賀我的。其中不有那個葉舟的朋友,她最先沖到我的面前,拉起我的手,叫到:「你千萬不能走!」

「哈哈!你這姑娘怎麼這副樣子,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的成何體統?」我不知為什麼一下子心境變得開朗許多,好在我沒錢,要是有的話,我說不定會給她小費。

「求求你,別說笑話了!」她們三個邊叫邊把我拉到馬路上,在穿馬路的時候,還險些撞到了一輛」奔馳」轎車。我終於被她們「搶親」似地拖進了」甜妹妹酒吧」。

酒吧裏倚然是昏暗的燈光,帳臺上的小姐目光呆滯,我走到曾燕的桌前,她的對面坐著一個女人,曾燕誠惶誠恐地看著她,那個女人卻用右手緊緊地握著曾燕的左腕,血正從指縫裏滲出來,桌子上,地上,檯布上,到處都是血,曾燕滿臉都是淚,卻用右手用力捌著那女人的手。

我真是氣急了,難道曾燕打不過別人還要我來幫忙不成?我剛想發作,那個女人看見了我,用左手剃給我一把鬍子的刀片。

我立刻就明白了一切,一個女人沒能完成亞當的使命,卻被我識破了身份,衹能引咎身亡了。可我卻不能讓她死,因為我曾發過誓,我要親手殺死亞當的殺手們。

我一把摁住了曾燕的手,那個婦人放了她,我立刻用左手握住了她的傷口,並且用右手拉住了她右手,把她抱了起來,我對那女人說道:「小姐,麻煩你叫輛出租車!」

曾燕的兩隻手都被我握住了,她就用牙齒來咬我的手,把我的手咬出了血,但我依然沒有鬆手,我大聲喝到:「你不能死!」

「除非你不要我死!」她用一種「不成功,便成仁」的口吻對我說到。

我已經把她抱到門口了,我輕輕地對她說:「不是我不要你死,而是我要你不死!」

曾燕終於聽說了,不再想掙開我,也不再說話,因為她昏了過去。

我抱著曾燕跨出門檻,回頭看見亞當正坐在酒吧的另一角,也不知他是什麼時候來的,他在那兒對我說話,一臉的陰險,雖然我沒有聽見他說什麼,但從口型來看,那句話是:「去死吧!」

我一下子感到曾燕沈重了許多,我打算把她放回座位上去。是的,我為什麼要救她?既然亞當也在場,就應該亞當救才對,難道是因為我搶了他生意他就詛咒我?哼!想奪回曾燕滅口?沒門!我抱著曾燕走上了車。

車很快就到了醫院,雖然我緊緊地握著她的手腕,血還是不斷地冒出來。她的臉失去了往常的青春,變得如雪一樣白,我甚至擔心起來,擔心她會死,擔心她死後我會被人訛成謀殺。

曾燕立刻被送進了搶救室。

一個護士立刻從搶救室走了出來,對我說:「病人需要立刻輸血,醫院庫存不能配備,希望先生在十五鍾內弄到血。」

我不假思索地伸出右手,擼起袖管,叫道:「AB型。」

「O型,她要O型,」護士轉身推門進去,邊走邊說,「否則,我們將不能保證病人的生命!」

我轉身撒腿跑到急診大廳,揪住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問道:「你是什麼血型?」

「不獻血的血型!」那個家夥說完朝大門跑去,卻撞在了正在進門的人身上。

見鬼!進門的竟然是楊奕,他踉踉蹌蹌地跌到我面前,叫道:「幹嗎呀?」我把發生的事簡要地告訴了他,他大吼一聲:「撒謊,這麼大的醫院,不可能應急血庫不能提供血的。」

他扔下我,跑到搶救室門前,用力砸門,我追上他,問道:「你要幹什麼?」

「獻血!」

「不可以!你剛為我獻過!」我想拉開他,不讓他再砸門。

這時,搶救室的門開了,剛才那個護士走出來,看見我便叫起來:「幹什麼!幹什麼!想搶血啊?」

「我給曾小姐輸血,是哪個醫生搶救曾小姐?我要見見他!」楊奕悠悠地說道。

「輸血要立刻進行!」

「我就說一句話。」楊奕推開那護士闖了進去。

隔著搶救室的窗,我看見楊奕從背後拍了一下醫生,那個醫生轉過身,好像在跟楊奕說什麼。說什麼?我不知道,我只看見醫生已經縫合了曾燕的手腕,又打開冰箱,拿出一個血清袋,掛在吊鉤上,準備給曾燕輸注。

楊奕走了出來,拍拍我的肩膀,說道:「搞定了!」

「我實在搞不懂,為什麼你進去說了幾句話,曾燕就有血了。」我摸出煙來,遞給楊奕。

「因為我暗示了他。」

「沒看出你暗示什麼啊?」

「我暗示他,如果他連起碼的醫德都沒有,他從此以後,再也別想做醫生了!」

「你怎麼暗示他的?我也學學,以後專幹拉皮條,替人拉血!」

「你學不了的,我的臉暗示他,我是他們院長的孫子,他們外科主任的兒子!」

「楊奕,謝謝!」輕輕地但又看似誠懇地說到。

「又來了,俗!我早就說過了,我們之間沒有誰欠誰的,也沒有誰謝誰的!」

「噢!我是替曾燕謝謝你!」

楊奕轉過身來,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看著我,仿佛不認識我似地,說道:「你有什麼資格代曾燕謝我?你和她是什麼關係啊?」

我和曾燕的關係?是啊,我和她什麼關係呢?她想殺我,因為她是亞當的殺手!我想殺她,因為我是亞當的敵人!可我卻不讓她死,因為什麼?我還打了她?還吻了她?她也吻了我?還打了我?我實在搞不清楚了,但我卻認為我和曾燕應該是有一種關係的,或者說,應該是有一種聯係的,但好像無論是關係或是聯係,我都還沒有權力可以代替曾燕的權利。我怎麼啦?

我剛坐下,護士就來了,問道:「誰是曾小姐的家屬?」

「我!」我和楊奕同時站起來叫道,一個停頓後,我們又接了一句:「不是!」

「到底是誰?」護士傻傻地看著我們。

「我們誰也不是!」我說著又坐了下來。

「那她的家屬呢?」

「不知道!」

那個護士依然傻傻地,又問道:「誰是歐陽?醫生有幾句話想和歐先生說。」

「在下姓歐名陽!」我對她那「歐先生」的叫法,實在感到可笑,忍住了笑跟她往醫生的辦公室走去,」不會是遺囑吧!」

「到了!」那個護士傻傻地走了,我誰門進去,那個給曾燕縫合的醫生坐在寫字桌前,看到我進去,就點了支煙,對我說:「你們這些年輕人啊!」

我站在他的面前,那神情,那感受,卻象幼時因為欠交作業,被班主任「吊」到辦公室受訓一樣,我就像一個犯了不赦之罪的小學生似的,誠惶誠恐地站在醫生面前。

「歐陽先生,我在搶救曾小姐的時候,聽到她的囈語,叫了好幾次『歐陽』,所以我肯定這次的事件與你有關!」那個醫生象警察揭露罪犯罪行般地對我說道。

「是嗎?」我叫了起來,「那是她想叫我陪她一起死!」

「別急,別急!」那個醫生遞了支煙給我,並且給我點上了,說:「不管你對她做了些什麼,或是你欺負了她,這都與我們無關。但半小時後,公安局會來做個筆錄,曾小姐還沒有醒,希望你解釋一下。」

「好了?沒事了?」

「不,我要對你說的是:曾小姐的家屬還沒有找到,希望你能陪伴在曾小姐的身邊,安慰她的情緒。」

聽了他的話,我忿忿地說道:「我會給她請特別護理,她見了我說不定又想死了!」

「你這人怎麼這麼沒這個!」他用手指了指心又接著說,「這種事,我們搞急診的見多了,進來的時候,女的拿瓶敵敵畏,男的拿把切菜刀,結果不還是摟著抱著回去了?」

「你們是調解所?」

「你!」那個醫生站了起來。

「好,我陪她,我陪她!」我朝門口走去,耳邊又傳來了那個醫生的話:「心藥心靈總心痛!」

見你的鬼去吧!我在跨出辦公室門的時候心裏罵到。我憑什麼陪曾燕?我連代她謝人的資格也沒有,為什麼要陪她?就是因為我不肯陪她,不給她殺我的時間和機會,她才引咎自殺,難道還以此逼我就範不成?心病終用心藥醫?哼!讓她殺了還不如我自殺呢!

楊奕迎了過來,嘴裏嚷著:「他一定叫你陪著曾燕,是不是?」

「你是神仙?」

「那是我們《醫療心理學》上寫的!」楊奕又掏出煙來。我趕緊扔了手中的小半截,不料,他拿了一支點上,又把煙盒放回了口袋。

「這不公平!」我是想說他一個人抽煙而不給我是「不公平」的,可不知怎麼的,我卻說成了:「我們該去找司徒,太不公平了,憑什麼我就該陪著?」

「因為你打了她!」

「可如果我在一年前就打她,還會有這事?還不是司徒攔著?不找他找誰?」

「算了,算了,找司徒這種人陪?」

「你好像很看不慣他,其實我也看不慣。他的女人!要我背黑鍋?」我實在忍不煙癮,把楊奕手中的煙搶了過來。

「道不同,不相為謀嘛!還是咱們輪班陪曾燕吧!」

「謝謝你,楊奕!」

「又來了,俗!你要擺脫曾燕,你就不能代她謝我!」

「這是我謝你!」

「我心甘情願陪她,管你屁事?」楊奕又掏出了煙來,依然沒有發給我。

對於他這種吝嗇的舉動,我實在是氣憤不過,便警告他說:「小子,敢和我抬杠?」

可我不是拖人下水的那種,所以終於把楊奕勸了回去;其實,我是不想讓楊奕聽去曾燕的囈語,更何況,我還想趁曾燕迷迷糊糊的時候,問點東西出來。

然而我的如意算盤卻打錯了,她睡得死死的,什麼話也不說。對我來說,剩下的是件苦差事,我得時常看著她,看她是否掀掉了被子,看她的輸液瓶是否滴完了藥水。

在天將亮的時候,她醒來了。我真是害怕得要死,害怕她將針頭拔出來插進我的心臟,也害怕她大叫大嚷尋死覓活吵醒別的病人。

她卻異常地平靜,這不得不使我懷疑她正醞釀著一個新的預謀,她看到了我,平靜地,有氣無力地說:「歐陽,謝謝你,為什麼要救我呢?」

「不是我不要你死,而是我要你不死!」

「這兩句話有什麼分別呢?」

「你慢慢會弄明白的!」我答道。

其實,我也不明白這兩句話的分別。我衹是聽她說」除非你不要我死」之後,不願照著她的話說罷了。我仔細地品味起這兩句話來,是不是我在潛意識中有一種折磨她的欲望,讓她「不死」比「死」還難受?

不知她是懶得去想,還是為了好好地想,反正,她閉上了眼睛。但她又睜開眼,對我說:「歐陽,對你來說,我還是死了好!」

「別想這麼多了,現在你必須養好傷!」

我覺得我有」義務」躲開她,於是我替她付了藥費,辦好了出院手續,叫了出租回到病房,我衹要把她送到家中,就可以全身而退了。想到這兒,我不禁又產生了一種欣慰。

我扶著她下樓,顯然,她很虛弱,一點風也吹不得,雖然我已經把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她依然瑟瑟地抖。我是希望在她到家之前不要生出什麼變故,要是受涼感冒發燒就又要住院又要我陪,所以我寧可冷一點,也不願再有讓她粘著我的機會。

我們上了出租,司機問我往哪兒開,我靠在座背上,一指曾燕,說:「往她家開!」

「她家在哪兒?」司機頭也沒回,拿出發票本來填上車地點和上車時間。

「哈!哈哈!」曾燕莫名其妙地笑了起來,突然她的聲音又低了下去,用近乎帶著一種哭腔的聲音,說道:「歐陽,你怎麼可能把一個沒有家的人送到她的家去呢?」

「什麼?」

「歐陽,我沒有家,我的家早已不認我這個女兒。」曾燕說完了就閉上了眼,沁出兩滴眼淚。

我忽然有一了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覺,我對她變得溫柔起來,我抱緊了她,對她說道:「你會有家的!」

「往我家開!」我對司機叫道。

司機依然沒有回頭,這回他卻沒有問我住在哪兒,他踩上油門車就動了,我分明聽見他說了一聲:「去死吧!」

那個司機的背影太令我熟悉了,那個熟悉的背影,使我想起了亞當。對!他是亞當,一定是亞當,因為亞當不會問我住在哪兒。

我始終都沒有看清他的臉,那是因為我一直盯著計價器以防止那個機器玩意亂跳的緣故。車很快就到了「彙棺」,我把曾燕扶下車,付了錢,還沒來得及看司機一眼,車就開走了,遠遠地拋下一句話:「去死吧!」

我難道真是該死了?我居然把一個「不定時炸彈」帶了回來,暫且不說每一分鐘都有可能被她殺了,就是她再死一次,也夠我瞧的了。記得在醫院裏,那兩個來寫筆錄的警察就頗有些懷疑曾燕是因為我強姦未遂,企圖滅口才進的醫院;她要是死在我的床上,那我怎麼說得清呢?

可我還是把她抱上了我的床,她睜開眼睛,端詳著我,眼淚又流了出來,許久,她問道:「你不會把我趕出去吧?」

「不會,從今以後,這兒就是你的家,雖然條件差了一點,但書卻是不少,住上二,三年,大概可以通讀一遍了。噢!標著『黃』的紙板箱裏,有《斯坦尼斯拉夫全集》,你可以看看!還有……」

她顯然沒有在聽我說什麼,又問道:「你不會為了躲開我睡到學校裏去吧!如果你走了,這兒將會有具死屍!」

果然,她現出了真面目,她想用她的死,去換取我的死,我才不傻呢,我得先穩住她,但我認為再哄她,她必然會變本加厲,於是我裝出了一副嚴肅的面孔,正色說道:「如果你再想自殺,我將在你死後一天罵你一百遍,讓你永世不得翻身!」

「我不會再自殺,相信我!但求你別走,否則,我將不知道如何再活下去……」她的大眼睛又一次流出了眼淚,乞討般地看著我。

「那好吧!我可以睡在床底下。其實,我每次喝醉了,總是躺在床底下的!」我真誠地說道,突然,我覺得要改變一下氣氛,於是嘻皮笑臉地對她說:「不過,你小心,小心我晚上爬到你的床上來。」

「我不怕!」

「你不怕,我還怕呢?」

「你!」

「哦!不說了,不說了!看來我這『守身如玉』遲早壞在你的手裏。」

「放心,我再不會挑逗你!」

我當然沒有真的睡在床底,因為我沒有喝酒。我在她的床邊搭了張躺椅,又到楊奕家拿了一條被子,好在天也漸漸的要熱了。

她告訴我,由於一個針砭時弊的話劇被禁演了,於是她站在舞臺上發表了一通演講,結果就被保衛科送進了公安局,並且告訴我,那天她的嗓子真的是啞了。

曾燕恢復的很快,沒多久,她的臉上就又有了紅潤,也許是她體質較好的原因吧!

曾燕每天都燒飯給我喫,雖然燒得不好,但卻省了我不少事。她一星期到學校去一,二次,學校已經發了畢業證書給她,不要她畢業公演了,但她的導師依然給她留了主角,她每天便在屋裏念劇本。我呢?就聽著她的臺詞,隨手寫點雜文投投稿。

我的生活恢復了規律,因為每天早上曾燕都叫醒我,催我去上學。我又開始認認真真地讀書,我也不再駐足觀望街上的女人,即使望見葉舟,也總是遠遠地躲開。

為了躲開葉舟,我一下課就回到「彙棺」,和曾燕一起喫晚飯,談天,談劇本,談文章。

我開始金屬工藝實習了,她每天都把我濺滿油污的襯實用洗乾淨,給我換上乾淨的,使我們班最邋遢的學生在最邋遢的時候成了最乾淨的。

兩個星期的金工實習終於結束了,我告別了車刨切削銑磨鑽銼,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了「彙棺」。」彙棺」沒有人,曾燕留了紙條給我,說到學校去了,我實累極了,和衣倒在床上就睡著了。

等我醒來,身上蓋著被子,我意外地發現,床前竟然是那個接我出生的漂亮護士。突然,她又變成了我的母親,我驚異睜大了眼睛,終於看清了她--那是曾燕。

我笑著坐了起來,對曾燕說:「我差一點把你當做了我的母親。」

她也笑了,坐在床沿,說道:「在你的文章中,言談中,好像衹有你的父親,難得有你的母親,她怎麼樣?」

「她一定很勤勞,很美麗!」見我沒有接茬,她便追問起來,「也很賢惠,一定是個偉大的女性!」

「呸!」我突然吼了起來,「她也配?」

她見我一臉生氣,便抱起我的頭,埋在她的胸前,輕輕地說道:「歐陽,誰欺侮你了?別怕,別怕!」

我,突然又把她當作了母親,就像弗洛伊德說的每個男孩潛意識中都有一種「殺父娶母」的念頭,我一把抱住了她的腰,把她拖上床,解開她的衣服……

我一下子又回到了母親的身體,我又回到了那個漆暗暖濕的子宮,聞著血液的腥氣,伸手是不見五指,我又一次屏著呼吸,去追求那光明的到來。

我又仿佛是第一次來到這神聖的所在,遍地的綠草紅花,對我來說是那麼的新奇,俯拾便是的春光又刺得我睜不開眼來。

我突然喘不過氣來,我好像被憋在一個沒有口的罐子中,我無聲地喊著:「讓我出去,讓我出去!」

早晨的陽光照在我的臉上,我迷迷糊糊地看到亞當的影子,一閃,又沒了。

我在床邊抓起一把刀,叫道:「亞當,你千萬別過來,要不你這幾千年的修行,得再落輪迴!」

「去死吧!你又一次犯了主耶和華的戒!」

「他是你的主子,又不是我的,我何必聽他的?」我尋找著亞當,卻看不見他,我衹能茫然地叫著。

「我要去告發你,告你一個流氓罪,讓你死在牢裏!」

「去呀!去呀!除了我,誰還看得見你,誰還聽得見你?如果你把自己想象成一個凡夫俗子,那麼就去死吧,那是每個凡人的必經之路。」

我朝前刺了一刀,便聽到一種忙亂的腳步聲,我朝背後又是一刀,叫道:「去死吧!」

亞當的腳步聲朝門口去了,我聽見他說:「殺了我,你要付出代價的!」

「我會負責的!」我大叫了起來,猛地看見曾燕端著盤子走了進來。

我趕緊藏起刀,平靜地說:「哦!該喫早飯了吧?」

「午飯時間都過了呢!」曾燕把盤子放以了床邊的紙板箱上,「喫吧!」

說實在的,曾燕的手藝實在太差,但我已經打算接受她的一切,因為我想她是愛我的。我沒有喫,衹是問道:「你會嫁給我嗎?」

「這算求婚?」她去拿了支煙,這是她康復後第一次抽煙。

「我們該談談了,經過了昨晚,我們必須談談!」我心中想著趁熱打鐵,的確,象我這種浪子,誰會嫁給我?我一定要把握住這個機會,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你別怕,你一定嚇死了,在夢中還叫著什麼『負責不負責』的!我不會要你承擔任何責任,我不會因為昨晚,逼迫你和我建立或者保持某種關係!」

「我……」

「但是,你也休想為了這件事拿捏我,我根本不在乎!」

「可我在乎!」我猛地從床上跳起來,抓住她的手,我感到有一種液體在我的眼眶裏轉動。

「你怎麼啦!都是我不好!」她輕輕地說道,「可我不配,雖然這是你的第一次,但你不能找一個象我這樣的女人,我玩弄人生,我並不是處女!」

「我不在乎!」我攥緊了她的手,生怕她逃走似的。

「好的,你也不在乎!」

「我在乎!」我覺得我已經有些語無輪次了,我更覺得衹有她在我面前,才是現實的人,我抓得更緊了!

「我必須走了,走得遠遠的,永遠再別見我!」

「你不能!你逃到天上,我會追到三十三天;你逃到地下,我會追到十八層黃泉。」

「不!不!不!」她掙脫開了我的手,大叫起來:「你不值得,不值得為我如此,我不是個好女孩!」

「我也不是好男孩!」

她沒有聽,朝門口走去,我輕輕地叫了聲:「曾燕,聽我說句話!」

她停了下來,我哽咽說到:「求求你別走!」

她頓了頓,還是朝門口走去,我哭出了聲,她怔住了,聽著我哭,突然,她轉過身來,撲進我懷抱,也哭了起來。

我們相擁而哭,我緊緊地抱著她,我的淚滴在她的髮梢,她的淚淌在我的胸口。她沒有掙開我,乖乖地躺在我的懷裏,我笑了,笑得很開心,曾燕也笑了,我們掛著淚花笑得很開心。

她沒有走,留了下來,依然每天早上叫我起床,依然每天燒好晚飯等我回家。什麼都沒有改變,衹是,我不用再睡躺椅,不怕再被鋼管硌得骨頭生疼,腰酸背痛。

我們開始窮了,一次我住院,一次曾燕住院,我沒剩下更多的錢,我們衹能靠著津貼渡日,而我也更多地」爬格子」,以貼補」家」用。

然而,兩個人的花費好像比一個人翻倍多得多。因為,我本來是從不喫「正餐」的,現在每天的菜錢就比我以前一天的花費多了一倍;況且,有兩人在一起抽煙,一下子又會多出許煙錢;並且,由於我常在家了,楊奕找得到我了,而每次他來,添些菜,買瓶酒是少不了的。

我不得不賣掉一些裝版得很精美的書,換些錢救急,因為這種書的價格都比較高;我硬著頭皮到母親的家中去找父親,期望可以拿些錢,可父親卻已經出國兩個月了。

我們的錢越來越少了,因為飯桌上除了肉已經不見別的葷菜了。顯然,曾燕也覺察到了我們經濟的拮据,她打算重操舊業--去做模特。她說,她就是因為不肯去拿那份撫養費才做了司徒的模特,也正是因為沒有錢,才和那些男人混在一起,因為男人們地請客。

我沒讓她去,雖然我也喜歡美術。好的模特是一張畫的精華,但我總認為我的女人不該為了玫而去拋頭露面,如果我連自己的女人都養活不了,我還叫什麼男人?

我開始不經常回去喫晚飯,東蹭一頓,西蹭一頓,然而這樣做,並沒有省下菜鈿來,因為曾燕總燒好了飯等我去喫。

由於經濟的原因,我們失去了一份瀟灑,多了一種沈默。我每晚都喝酒,我不再喝罐裝的青島啤酒,改喝瓶裝的白酒,因為便宜。我每天一回去,便開始喝酒,喝到倒在地上。我不再寫稿,什麼也不幹,衹是喝酒,睡覺。

「我想,我該走了!」在一個晴朗的早晨,她對我如此說。

「為什麼呢?」我覺得酒精的作用還沒有消失,依然使我的腦袋發脹,我沒有去想,因為直接問她,容易得多了。

可她卻沒有回答我。

可她走了。

就在她說要走的那天。

那天,我喝醉了,我是搖搖晃晃走回去的,因為我再沒錢叫出租了。雖然五月的風已經不大,但我依然感到冷,我象電影中的酒鬼一般,捱著牆往前挪步,手中拿沒拿酒瓶我忘了,但我敢肯定,我一定在馬路上睡過,因為後來我發現衣服上都是泥。

我終於走到了「家」,我是跌上樓去的,推開門,我摸索著去開燈,拉動了拉線,燈卻沒有亮。

突然,一種淒涼和不祥湧上我的心頭,我摸著紙板箱走到裏間,摸到床上,不禁使我想起了那時在床上摸到曾燕的那一次。

現在我已經不會驚奇了,因為曾燕每天都睡在我的床上,我順著床沿摸過去。

可我又一次驚奇了,因為床上並沒有人,衹有一張薄薄的紙。

我就著打火機的光,看清了那張紙,還看清了紙邊的一個紙包。那張紙是曾燕寫的,她說不能再拖累我了,她說她走了。

我打開那個紙包,發現是四十元錢,我拿著那些錢,發現它的份量很重,重得我拿不住它。

錢掉在了地上,打火機的氣顯然不多了,火光漸漸地暗淡下去,我的心也隨著暗淡了。

我拿出刀來,在自己的脖子邊比劃著哪兒能下刀。

我還有什麼活頭?她走了,什麼也沒帶走,還留了些給我,我成了什麼?

我將刀朝自己的脖子刺去,突然一道閃光,我聽到一聲大吼從我背後傳來:「去死吧!」

我沒有刺下去,我緩緩地轉過身去,果然,亞當站在門邊,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現在你得逞了?」我緊緊地握著刀,對他說道:「你終於逼死了我!」

他只站在那兒笑,什麼也不說。

「一切都是你指使的?」

「是又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

「去死吧!」我大叫起來,把刀朝他扔過去,只聽「咚」的一聲,亞當一閃就沒有了,刀卻牢牢地插在了門上。

我只感到胃中的東西在往上竄,竄到食道,竄到喉嚨,然後竄出我的嘴,那些東西爭先恐後地從我嘴裏竄出來,竄在地上,快活地跳躍著,最後奕成了灘漿,躺在那兒,我就躺在了他們旁邊,聞著那刺鼻的」香味」。

我是被我的父親叫醒的,他回國了,並且給我帶來了錢,許多錢,我呆呆地望著他,衹是輕聲地問道,那聲音輕得衹有我自己能聽到:「為什麼不早一天?為什麼不早一天?」

一連下了好幾天雨,使我感覺天始終都沒有亮。我踩著泥濘去找曾燕,到她的學校,到「甜妹妹酒吧」,到司徒的畫室,甚至打聽到了她的家,那個長得和她非常象的女人說沒聽到過這個名字。

她走了。

也許是死了。

那把刀在門上紮得很深,我怎麼都拔不下來。

我把那個十字架掛在了刀上。

哭泣的游戲 引子

他是……

他是什麼?我至今沒有搞懂,我只知道他叫亞當。但他究竟是朋友,還是仇人?我至今沒有搞懂。

不過,算起來,他還曾經是我的恩人呢!

我在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他了,那時我還不會說話,也許是由於母親的疏忽,但也許是由於母親的故意,我被蒙在了被子裏。那時,剛學會撲騰的我力氣還很小,怎麼也推不開那被子。於是就衹能在被子裏面等死。

那是我第一次經歷「死」這樣一件美妙的事物,一種無法用語言表達的美妙,隨著年齡增長,我對這種美妙的理解與日俱增。

還記得那天在我憋得喘不過氣來的時候,我的被子被掀開了。我看見了他,他長得非常漂亮,高鼻子大眼睛,是一個古希臘式的人物,他對我笑著說:「我救了你,你要聽我的!」

他的前額刺著一枚十字架,我的心告訴我,他叫亞當。那時,他常在沒人的時候來找我,陪我玩,給我講故事,教我識字。

漸漸地,我發現,別人根本看不見他,因為他常在我父母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推開門走進來,把我帶到衛生間和我玩拍手的遊戲。而我的父母根本就感覺不到我在哪兒。

後來,我進了小學,他會在上課的時候來找我,而老師和同學都看不見他,以致於老師和同學都認定我患了「多動症」。

好在,我的書總是讀得很好,才最終沒有被校長趕出來。因為我的作業總是亞當替我做的,而他做的作業,總是對的。

雖然在我的童年,父母從不關心我,但我並不孤寂,因為我有亞當陪伴,他教會了我許許多多的東西,他還教會了我如何撒謊。

母親一直想有個女兒,然而我的誕生,是她一生中唯一沒有如願的事,於是她把我當成一個女孩子來養,給我穿花裙給我紮辮子。

如果我在外面和男孩子一起玩泥玩沙玩水,那麼等我回到家中,母親會給我一個迎頭痛罵,她會打開五鬥櫥的門,把東西都擁在地上,然後叫我去收拾。而這時,如果沒有亞當的幫助,我的母親必然會發更大的火,甚至波及到我的父親。

以後,要是我和亞當玩得衣服上都是泥,亞當會讓我回去告訴母親是被幾個頑皮的男孩子欺負了。那樣,母親就會來哄我,說我是她的「小乖乖」。

這是我第一次撒謊。

等我上了學,不能再打扮得象個女孩子了,母親忿忿地帶我去剪了辮子,還把氣都出在了理髮師身上。從此,我不再有新衣服穿,母親也不再給我好臉。

母親老是和父親吵架,這是我童年生活中最無需記憶的事了,簡單得我根本不用動腦子,就可以復述一遍他們吵架的過程。他們吵架,在我看來是那麼平常的事,就像每天必須洗臉和刷牙一樣。

那時,我們家不太有錢,父親不能滿足母親對衣飾的追求。於是,母親就和我父親吵架,直到母親表示要和父親離婚,而父親則哀聲嘆氣愁眉苦臉地坐在燈下的寫作為止。

他們吵架,我從來都不像平常的孩子那樣坐在一邊哭,我總是拉著亞當的手,到我一個同學的家去玩,那個同學叫楊奕,他很好,他會拿出玩具來給我玩,和我一起幻想長大了可以做什麼。

他說,等長大了,無論他到了哪兒,我都一定要去找他;而如果我走了,他也一定會來找我。

我答應了她,於是我們成了好朋友。

要是我不想或者不敢回家,我就到楊奕家去住上幾天,他的父母都待我很好。他們說他們就像有了兩個兒子,他的父親喜歡喝酒,那些酒放在一個長長的瓷瓶中,上面罩著一個酒盅,每次他父親喝酒,都用筷子蘸著給我嘗嘗,於是我學會喝酒。

那年我八歲。

每次我在楊奕家住了幾天回去,母親都會喫驚地看著我,問我怎麼回來了,問我為什麼沒有死在外面。

母親是個基督徒,但如何來形容她呢?虔誠?還是虛偽?很難定義。她總是每天早上打開窗,跪在窗前祈禱,但她總是念完「有人打你的左臉就把右臉伸過去讓他打」。之後,就站起來和父親吵架,然後打父親的左臉,再質問我的父親為什麼不把右臉伸過去讓她打。

母親也想叫我入教,我剛識字,她就逼著我去讀聖經,可我只讀了一頁,讀到:「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我就扔了聖經,因為我一直聽母親說,耶和華是天上人間唯一的真神,可神卻說「我們」,以致我實在不能再把聖經讀下去了。

母親為此更恨我。因為我出生以後,她不再是說什麼就一定能做到什麼的人了。她百般地看不慣我,她想方設法地要把我趕出家去,我死皮賴臉地呆在家中,聽父母的吵架。

十歲那年,我終於知道亞當就是耶和華神照著「他們」的形象所造的人。於是,我毀了我的諾言,我不再聽他的話,我對他開始陽奉陰違起來。

亞當也不再善意地待我,從我知道了他的身份開始。他起先是威脅我,可我總以為他是開玩笑。

於是他就想用卑鄙的手段殺死我,他陰險地拉著我從很高的地方往下跳,或者和我在馬路上等到有汽車急駛而過的時候,比誰穿馬路快。

我總是有驚無險,亞當便想引誘我去自殺,他總是對我說自殺的好處,然後在我孤獨寂寞的時候,他就製造各種各樣的怪聲音來嚇我,希望我能喝下他給我的藥水。

可當我想到楊奕家中的酒,我就把那瓶藥水倒了,因為我知道酒是天底下最好喫的液體。

亞當怎麼也殺不死我,可他始終都沒有放棄殺了我的念頭。

我漸漸地長大,逃過了許許多多次的暗算,我也成熟了。

我成熟到和母親吵了一架。

那時,我們家已經有錢了,父親能夠賺很多的紙幣回來,於是他們不再吵架了。

其實,他們也不再有時間吵架,每天父親去上班的時候,母親還正熟睡,可等父親回來,母親已經打扮得花枝招展地跳舞去了。

我們三個人都把家當作了旅館,彼此相安無事地過了許多年,直到我讀了高三。

那天,傭人請假回鄉下去了。我回到家,想問母親討些錢去買晚飯喫,可她卻說沒有錢給我,我就問她每天跳舞不是也要錢的嗎?

她就和我吵起來,她又開始扔東西,她把椅子往冰箱上扔,把古董花瓶往地上扔,她抓住什麼就扔什麼,直到她扔得精疲力盡為止。

她還是背著她那只精美的小包出去了。

半夜,我被幾個男人從床上揪起來,並且痛打了我一頓,他們是我的舅舅,母親站在一旁叫道:「你給我滾!」

我從床底下拖出一個登山包,那是我所有的衣服,我忍著痛背著就往門外走,我艱難但又大聲地說:「我
永遠都不會回來!」

站在邊上不發一言的父親追了出來,他塞給我五十元錢,囑咐我出去住幾天再說,他扶著我到了楊奕家。

楊奕的母親倒為我流了幾滴淚,並且讓楊奕陪我到醫院去看看。

我在醫院躺了一個月,醫生說我是急性胃出血。

我們班的一個女同學很同情我,她也一直象個老大姐一樣關心我,我也在心中早把她當成了我的姐姐,她叫沈睫。她帶了許多書到病房給我。

楊奕每天放學都到醫院來看我,還帶來了幾個他最要好的同學,孿生兄弟張浩和張激,還有一個瘦長個子叫做陳逸。

我們六個人成了好朋友,當然還沒有達到我和楊奕那種「知己」的程度。

我出院後,不願再回家,便借了間非常簡陋的空房,好在房東扔了些舊傢具在裏面,使我可以有地方寫字,有地方喫飯。

更好的是,我們六個從此有了窩,我們可以經常在一起喫飯,打牌或者聊天。

雖然醫生一再告誡我不能喫刺激性的東西,但我還是買了成箱的酒放在床底下,衹是我不再喝白酒,改喝淡淡的啤酒了。

父親會定期地給我送些錢來,他總是對著我苦笑,我總是安慰他說好日子會來的。

好日子一定會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