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福照楼

(照片待补)
        晚饭说好请好友许涛,事先在网上调研了一番,说是“福照楼”好,筇竹寺归来,已近六点,叫司机直接开到北门的福照楼,司机说“你们还真懂吃,到昆明,就要上这儿来吃”。
        福照楼所在的位置,离火车北站不远,属于比较乱的地方,福照楼的门口正围着一大群人,几个穿制服的拿着警棍打一个人,那人看似学生,生得“气宇轩昂”,但几个打一个,终归落于下风。
        福照楼并不大,门面只有一开间,大门很有特色,绘大阿福年画一对,鲜艳活灵,很是可爱。进得门,有石缸一口,内蓄金鱼数样,倒也雅致。
        落座,点菜,汽锅鸡乃是招牌,服务员建议点小锅18元,我要了36元中锅的,大不了,别的少吃点,鸡汁还是要吃个爽,另外又根据服务员的推荐和自己的喜好,点了四五样。
        洗手间在外面,去了一次回来,汽锅鸡已经上来,烧汽锅鸡的地方是开放式的,一个灶上,码起许多只汽锅,也算一景吧。汽锅鸡中,汤水满溢,原本以为只有过桥米线店“送”的小汽锅会有这么多汤,不承想,以汽锅鸡闻名的大店,也是如此。
        听我慢慢道来。汽锅一物,外面看着象普通的砂锅,当中有个圆椎,圆椎里并不是实心的,而仅是一层而已,所以把汽锅翻过来,凹进去一圈,椎的顶部有个孔,透气用的。汽锅鸡必定要蒸出来,水要多,火要大,盖着盖子蒸,水汽会沿着圆椎上升,再通过那个小孔到锅里,冷凝后到锅里,有点象是蒸馏的意思。
        一盅汽锅,蒸之许久,其汁水最多也就盖过鸡块而已,何尝见过满汤满水的?不消分说,大大的一锅汤水,那定是用别的锅煮了鸡汤后,再倒入的。中国字很有趣,这“汁”和“汤”两字,便是天差地别,汁乃花大心思,花长时间,好不容易得来的精华,而汤不过是加水煮熟而已。
        汤的颜色还是不错,姜黄色,应该算是土鸡(上海人叫草鸡)吧,汤也鲜美,不过这年头有样东西叫做“味精”,要是有了此物,鸡汤还煮不鲜,真正是没有做菜的天份了。细细品来,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汽锅里的鸡有些蹊跷,汤是黄的,然而皮却是雪白的,不但如此,我挟到一个翅膀,毛孔极其粗大,皮厚肉嫩,这分明就是大规模饲养的肉用鸡嘛,居然网上还有那么多人说是土鸡,这年头,生意真是好做啊。
        汤里有白果,是外加了20元钱放的,许涛说他们那里盛产白果,真是幸福。服务员还给了两个小纸包,里面是生三七粉,放在汤里,果然味道不同寻常,不但增添了鲜味,而且还带着草药特殊的口味,倒是特色。在网上看的时候,以为“生三七粉”是种象米粉一样的东西,原来是中药三七块磨成的粉。
        要是作为鸡汤,或许可以打个八分,然后作为汽锅鸡,连及格都打不上了。无奈啊无奈,在昆明这个以汽锅鸡著名的地方,居然就找不到一家正宗的,如此可见,现在的饭店和餐饮行业,都已经浮燥到了什么地步了。
        凉米线,是网上推荐的,味道的确不错,这玩意,你要把它弄得不好吃,还真不容易,但要胜人一筹,就更不容易了,要是打分的话,这家店的,可以打到八分。味道有点酸,有点甜,也有一丝丝的辣,口感也好,的确不可多得,想起北方有用芥末拌凉粉的,算是什么事嘛,居然还有人趋之如鹜。
        又一道,烤肉,烤的是腊肉,而且不是久腌的腊肉,乃是曝腌的,端上桌来,软软、香香、热热,很是不错,蘸酸辣椒汁吃,很是到位,绝对可以值得九分。
        乳饼,好象是12元,蘸椒盐吃,极其一般,失却“乳”的味道,口感更象是老豆腐,没有丝毫“滑润”的感觉,不打分了。
        还有一道,也很不错,是云南香肠和云腿的拼盘。我们知道,天下火腿两大家,金华火腿、宣威火腿各执一方。个人的感觉是金华的偏硬、久腌,云南的火腿则要嫩一点,更新鲜一点。云南的火腿,又叫“云腿”,也叫“南腿”,其中云南又以宣威的火腿最好,所以亦名“宣腿”。这里有个笑话,说是当年有人要拍盛宣怀的马屁,送宣腿一条,轧轧实实说到“宣腿”,结果盛宣怀大不悦,乃是马屁拍到马脚上。
        这顿饭,结账的时候,大出所料,连一瓶叫做“铜锅”的云南米酒在内,统共125元,“铜锅”的商标乃是云南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叫做“牛虎铜案”。

[昆明]拉祜饭店

(照片待补)
        拉祜族?该怎么读?“拉古”?还是“拉枯”?哈哈,都不是,应该是“拉户”。
        据说,这个民族在思茅,澜沧江的边上,都是住在木头房子里,还据说这个民族的大多数人都信仰基督教。
        拉祜饭店在昆明的黄金地段,滇池路的边上,对面是个省人大还是政协什么的,反正有个挺响亮的名头。不过,那条路可能还没修好,尘沙遍地。
        中午的拉祜饭店,只有我们几个人,但听主人说,昆明的人都知道这家店,要是晚上来的话,没有预定是找不到位子的。
        拉祜饭店据说就是照着拉祜族的思茅家乡的木房子建的,服务员什么的也都是拉祜族人。进饭店前,穿民族服装的服务员捧着个大葫芦倒水请客人洗手,说是拉祜族的风俗。
        进得店堂,一楼是个供堂,红色的墙毡上镶着一只金色的葫芦和两只神鸟的图形,据说是拉祜族的图腾,拉祜族相信他们的先民是从葫芦里来的,“噢,原来是种出来的”,我开了一句玩笑。
        二楼是大堂和包房,也有个供堂,也有大葫芦。包房很简单,墙是木板接拼的,原色木板,但那么多的木疖子,估计也是故意弄出来的。
        菜是主人点的,第一道是个大盆的鸡汤,据说是从思茅来的土鸡,汤色姜黄,味道倒也鲜美,仔细一看,还是乌骨鸡呢,只是不知道毛是不是白的。
        又上来一盆冷菜,有点象香菜拌肉糜,仔细一尝,却又不是香菜的口感与香味,原来这是新鲜的茴香拌的,但吃起来,丝毫没有干茴香的味道。后来,我还看到过新鲜的茴香,细细长长的,有点象芦蒿,叶子是翠绿的,象针似的极细极密,有点毛绒绒的感觉。我想,干的茴香应该是其籽实吧。
        有一个清炒的板蓝根,味道有点象青菜。听主人说,板蓝根在云南是极其普遍的东西,不但可以入药,还可以做染料,蓝印花布的颜色,就是板蓝根弄的。哦,怪不得叫板蓝根呢。
        主人听说我喜欢吃乳扇,还特地点了一份炸乳扇,虽然没有街市上的烤乳扇乳香浓郁,却也很有特色。乳扇被切成小片,油炸后蘸白糖吃,脆脆香香,别有风味。
        有一个冷菜拼盆,就是这道菜,让我出了个大洋相。这盆菜,是四样东西拼起来的,有洋山芋,有小米椒,有摘耳根,还有样东西我忘了,所有的东西,都是碎碎的,和成一团。主人说这是拉祜族的特色,把东西舂碎了再吃。
        小米椒?什么玩意?名字挺好听的,我就挟起一小撮来,放进嘴里。那个叫辣啊!辣到什么地步?无法说话,只能打手势,据说脸还涨得通红,在座的看“有变”,“居然”建
议喝热水,说是虽然喝热水难受,但比冰水更能解辣,在座连我共四人,两个昆明人,一个成都人,都是能吃辣的,我也没办法,只能听他们的,喝了一大口热茶,又痛又辣,依然不见好转……
        成都的那位说话了“我也觉得很辣啊!”,废话,辣,你要早说才是啊!连成都的都觉得“很辣”,我怎么行啊?下半顿话,我的左边舌头是没有知觉的,只能靠右边的“半条”。
        上来一道甜笋,说是特别能解辣,切成丝炒的,吃着没有笋的感觉,的确有些甜甜的,不知到底是种什么植物。
        又上来一条鱼,烤的,非常的香,肉质紧实,问是什么鱼,均说不知,味道实在是好,与我当年在丽江的小摊子吃到的罗非鱼有得一比,记得那次住在大研古城的古老爷客栈,晚上到“城外”(其实就是一条街啦)的烧烤摊上吃到烤罗非鱼,竟一发不可收拾,住多少天,就去多少个晚上,天天等夜色降临,就去那儿等着罗非鱼烤出来,还买回客栈吃,那种美味,已经记忆中的东西了,不承想,这回居然在这里又吃到了。
        最后一道,压台戏,是烤干巴菌,据主人说,这干巴菌,只有拉祜族人才烤得好,主人还说,其它人都是炒来吃,也只有拉祜族是烤来吃,另外又关照一句,看吃的时候,有没有鱿鱼的感觉。不说还不觉得,一说倒还真是,果然有些鱿鱼的口感,也算是民族特色吧。
        服务员的汉语都不是很好,必须连说带比划,才能交流,也尝了他们的米酒,与大多数在昆明的米酒都是一个味儿,无甚可写。
        临走的时候,看到门口有一群黑羊走过,看来不远处,还有农家吧。

[昆明]滇菌王

(照片待补)
        在英语里,磨菇叫mushroom,那香菇呢?也叫mushroom,平菇、草菇、猴头菇呢?我问过一个老外,老外说应该各有名称,但只要是菇,最简单的就叫mushroom。
        中文简单得多,象什么叫什么呗,其实也不尽然。这回到了昆明,承蒙好友相请,到了滇菌王,大开眼界。
        滇菌王是家火锅店,以食菌著名,据主人说,由于中午才知晓我们来,已经订不到包房了,所以只能在大堂吃。所谓的大堂,其实是个阁楼(当然,还有正式的大堂),统共四桌,倒也不错。进得店堂,于醒目处写着“所有菌类必须烧煮至少五分钟,以免中毒”,呵呵。
        菜是主人点的,只听得这个菌那个菌,竟然没有丝毫牛肉、羊肉之类,真是把我当小白兔了。
        还好,锅端上来,是土鸡锅,汤色很清,想是处理过了的。服务员一样样拿上来,先放了三样,羊肚菌、松茸和鸡油菌,羊肚菌还真象羊肚,褶皱很多,而鸡油菌就更象了,黄黄的一大堆。服务员报完菌名,特地关照“这三种菌,要煮到八方熟才可以吃”。
        坐着,等着,只有一小碟送的冷菜,象是小香菇那种,和辣椒拌在一起的,我不敢问津。等得不耐烦,主人点了一份“菌包子”,端上来一看,有点象上海的生煎,味道却是极好,鲜、嫩、滑、脆,一口气吃了不少。
        过了大约十五分钟,原先堆高堆满的菌都瘪了下去,服务员过来分,不过每人一碗。汤味的确很鲜,只是看看一大堆,煮熟了只有一点点,意犹未尽啊。
        还好,还好,还有鸡苁菌和竹荪,而且这回不用久等,只要五分熟就可以,没等服务员来,我就迫不及待想要撩一块鸡吃,不过被主人劝阻了,说是菌这玩意,危险得很,不煮熟,会吃死人的,还是等服务员来分的好。
        又是每人一碗,要多,也没有了。吃完菌,服务员帮着分鸡,哎,总算有肉了,不过话说回来,菌倒真的是好吃,主人说这个时候,吃菌乃是最好,各种菌都有,都新鲜。
        吃完鸡,服务员把一种叫草芽的东西放下锅,再把一盘薄荷放下,说是随便怎么吃,不会中毒了。草芽从来没吃过,有点象粗的芦苇杆子,味道有些甜甜的,只是嫩的固然很嫩,老的却要吐渣,很是影响口感。
        薄荷我也吃过,是在吃口香糖时吃的。新鲜的薄荷叶子,极是清香,在锅里一涮,满锅皆香,吃在口里,也是香甜,想想上海波特曼楼下,小小的一包,15元,在这里,大把大把地往锅里扔,看来地域差别,真有这么回事啊!(后来,临走,去超市买一大包薄荷,四角三分)。
        主人十分客气,又点鸡苁包一份,先前的是生煎,现在是蒸出来的,味道也是很好,只是酒足饭饱,再也吃不下了。

掌上电脑的mount 电脑桌后的52根电线 价值40000的21根电线

capturedata78.png
        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把掌上电脑插在底座上,“惊奇”(其实已在预料之中,不过,写就得这么写)地发现,系统已经自动把PPC mount上去了,这样的话,iDisk和PPC的mount问题,都由Disk Utility的Verify/Repaire Permission解决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豆子要读书了,所以决定把家里调整一个,我们把一大一小两只电脑桌给我爸妈,又去宜家买了一白一黑两只150*75cm的大桌子,两只桌子大小结构一样,只是颜色不一样,并排放在一起,算是个很象样的工作台了。
        然后要把“积尘”打扫干净,大家知道,电脑的机箱是很容易吸灰的,显示器也很容易积灰,那就要把电线全拔下来,仔细地收拾一遍,都擦干净,再重新连接好。等把两张旧电脑桌搬开,一看,真真吓一跳,在这个位置上的电脑,可以用“织如蛛网,乱如散麻”也形容,这样,我来统计一下,共有多少条电线、连接线。
        1. 两台电脑,常规的线有2根电源线,键盘、鼠标各1根,主机到显示器连接线1根,摄影头1根,网络线1根,音箱电源线1根,左右音箱连接线1根,主机到音箱的连接线1根,USB显示器或键盘HUB的连线1根,这样,每台电脑11根基本线,两台共22根线
        2. Internet设备,ADSL Modem电源线1根,电话进Modem的线1根,Modem到路由器1根,路由器电源线1根,共4根线
        3. 工作台上方的墙上挂着一只电视机,相关连线有电视电源线1根,有线电视进线1根,卫星解码器电源线1根,卫星解码器到电视连线(就是视频线,我用的是四合一的线,要是用单独的,更厉害了)1根,卫星接收盘到解码器连线1根,共5根线
        4. 电源部分:UPS进线1根,UPS到电脑主机的com监控线1根,接线板3只,共5根线
        5. 桌上的无线电设备,12伏稳压器的电源线1根,无线电发射器电源线1根,PTT到发射器的连线1根,室外发射天线到无线电发射器的连接1根,共4根线
        6. 其它设备,掌上电脑电源线1根,连接线1根,手写板一根,打印机电源线1根,连接线1根,台灯电源线1根,外接硬盘两个,分别有电源的进线和出线,以及连接线,这样共是12根线
        就这样,基本的线有52根,这些还不包括时不时要放在这个位置充电的手机、数码相机,以及数码相机的连接线,一般来说,要是设备都到位的话,就在电脑桌后,就有六十多根电线了,不数不知道,一数吓死人,光这些线,要是把铜拆出来,估计也能卖几个钱吧?
        要是投资一笔,改成无线的键盘和鼠标,可以省4条线,再改用内置无线网卡,又可以省2条线下来,除此之外,好象没办法精简了,这样改成带音箱的显示器,再省6条(以上均按两台电脑算),掌上电脑用蓝牙同步,再省1条。
        干脆brain storming到底,买两台iMac,全用无线键盘、鼠标,要狠一下心,全改用iMac,每台电脑只有电源线1根,可以一下子省20根线,乖乖,20根线啊,不是一般的进步哎,价格呢?大约39000元吧,两台。然后呢?用Airport基站,省下1根电源线,就算1000吧,花40000元钱,就为了少21根线,厉害厉害。

掌上电脑同步 mount idisk

        天津SD卡事件的后遗症,还没有结束,总算在上周四找到了卖家,把SD卡给了她,但那人没有2G的SanDisk现货可以换给我,只能先借了一根1G的威钢的SD卡,暂且用着再说。
        Dell AXIM X51v插上了一根和相机一起买来的512M Toshiba SD卡,一切又都要从头开始了。
        周五,从8点12分起,一直安排到中午,总算把所有的东西都照原样恢复了,好在我有笔记,一步步照着自己的教程下来,没有困难,而且也节约许多时间。
        PocketMac算是没有希望了,怎么弄都认不出我的PPC,我彻底放弃。而missing sync表现良好,上周五,把USB线往上一插,就能认出设备,正常同步,周五下午,还测试通过了蓝牙同步,当然,必须在打了蓝牙补丁之后。
        今天周一,还有一两件事没有搞定,首先是missing sync号称的mount功能不能实现,上网查了一下,也有人说他们的mount不成功的,在missing sync的主站,填写了表单,询问不能mount的原因,当然,时差的问题,可能要明天才能收到回复。
        另外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是idisk的mount,就是说我用了.mac的服务,应该有个虚拟硬盘,图标也出现在我的桌面了,然后,我怎么“同步”也无法实现实时复制文件,目前还不知道为什么,一步步来吧。我决定先下载一个PC端的程式,看看是不是同步。
August 28, 2006 9:02 PM
        哈哈,哈哈, 问题解决,google真是好东西啊,在查看了.mac的help无果之后,仔细用google,最后找到Mac OS X:Can’t connect to iDisk, get “Error Code -50″(http://docs.info.apple.com/article.html?artnum=303032)这样的一篇文章,我虽然没有得到Error Code -50,但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在Disk Utility里Verficy/Repair Permission,问题迎刃而解,目前正在同步,底下的状态条显示”Syncing iDisk …… items 12 of 80″,并且进度条一直在走。
        虽然速度不是很快,但这是512K ADSL,如果家中的2M线,就应该快许多,哈哈,又解决一个问题。
        如果明天有空的话,好好地研究一下missing sync的mount问题,噢,再补充一句,今天买了正式版的missing sync,如果实在不能mount,就打315(一笑)!

[上海]韩罗苑

        好久没去韩罗苑了,上次去还是天冷的时候,后来就看到那儿修路,一直没去。前几天看《新民晚报》,说到那里的“韩势”,说是附近的几条路,都成了韩文的天下,甚至连烟纸店,也是用韩文标明“此处有售电话卡”。是的,那里我去过,的确有些超市只卖韩国食品,品名全是韩文,让人摸不着头脑。
        报纸上也提到韩罗苑,说是刚开的时候,大多数都是韩国人,只有少数上海人,过了一年半载,则人数对半,说是到了现在,已经几乎见不到韩国人了,真正的韩国人,都到后面的小马路上去了。
        从热带风暴出来,回家接了丈人、丈母,全家五口,直奔韩罗苑,时间大约七点不到。那条路那象是黄桦路吧,如今修整一新,取消了路边的“上街沿”,只是用路灯柱和路砖来区分人行道和车行道。虽然灯柱边有禁停的标志,但只要是到两边的店来吃饭的,就会有boy引领停车,车呢,就是随地停在人行道上,反正这些boy会守着,不怕警察来抄报。
        虽然37度的天,但韩罗苑已近座无虚席,我们算是拿到了最后的几桌,等我们落座后我再带小豆去门口的鱼缸看鱼,已经有人在沙发上等座了,韩罗苑等座的时候有花生和山楂片吃,我想小豆可能宁愿等一会的。
        我和小豆回到座位,Sam已经点了菜,老规矩,一份韩国冷面先上,不过,我没有吃到,只喝了些汤,Sam说反正过一会,还要再点一碗的。
        送的小菜有六种,无非是黄豆芽、韩国泡菜之类,量相当少,有个牛筋烧得很酥,无奈奇辣,只能一小口、一小口地咬,咬得大些,辣死。牛舌、羊五花、小墨斗鱼和芋头是Sam点的,牛舌是百吃不厌的,小墨斗鱼则久烤还嫩,很是不错,至于羊五花,则不是我辈所能消受的了。这羊五花的样子,和猪五花差不多,只是夹精夹肥的层次更多一些,孰料饶是我这样的“烹调高手”,依然烤制不得其法,久烤不熟,熟则又韧,根本咬不动,后来问服务员,说是羊五花就是这样的。再请服务员帮着烤,也没有什么改进,只能弃之。
        我看到别的桌上有天妇罗,于是要求也来一份,结果服务员听不懂,不知道我要什么,只能取来菜单,原来这里叫做“炸蔬菜”,好吧,炸蔬菜就炸蔬菜,不管叫什么,就是那个东西。另外,我又加了两串牛板筋,两串鱿鱼,一份调制牛排。
        调制牛排是这家店里我最喜欢的东西之一,所以每次必点,虽然价格稍贵(60元),但味道好顶过一切。果然,一烤就熟,熟且嫩,又经过事先腌渍,味道相当的好。炸蔬菜上来,大多数是山芋条,热的很好吃,另外还有洋葱圈和甜椒,有点烫,外脆里酥,都很不错,不错的后果是,我们再也吃不下事先说好的“再点一碗冷面”了。
        烤串分别是四元和五元一串,味道都相当的好,如果各位食量下,不妨点些烤串吃,虽说盆装的牛羊肉其实只是薄薄的一层,但架势总归有些吓人的。
        包肉吃的生菜盆,给了一盆,要了两盆,结果每盆都只有两张芝麻叶,最后一盆干脆一张也没有,说是芝麻叶用完了。问题是,就在服务员说用完之后,附近的桌上还要看到有芝麻叶递上去,丈母说可能新来的客人有,我说可能要会说韩语才有,反正,是欺负我们啦。记得以前到航华里面的一家烧烤店,芝麻叶一次比一次少,就问老板娘是怎么回事,老板娘说喜欢吃芝麻叶的人少,所以就越放越少,不过那家店和我关系很好,我可以只要芝麻叶,甚至有几次路过,老板娘还捧出一叠叶子来,让我回家炒菜吃。
        吃烧烤就是吃个热闹,自己烤的,烤到后来,手臂也酸了,人也累了,象这种天气,外面热死人,里面人满为患,每桌都有个大炭炉,所以再怎么打空调,还是吃出我一身大汗来。
        最后买单,加上我的一瓶真露,总共301元,真露“算”是白酒,不过21度,很能唬人。结过账,饭店送了60元午餐券,可以中午来吃,并且端上西瓜、冰淇淋和口香糖,Sam本来是不想让豆豆吃冰淇淋的,说是这里的冰淇淋太差,我说管它呢,小朋友吃冰淇淋,根本不管品质的,而且,其实味道还不错。

[上海]咱家东北菜

        前年,连着吃了两回东北菜,是在一家店的两个分店吃的,就是这个“咱家”,一家是在陕西北路马勒别墅的对面,另一家则在水城路仙霞宾馆的边上。我其实是很喜欢吃东北菜的,但有个前提,就是东北菜一定要和东北人一起吃,这不,好不容易逮到一个,绝对不能放过,于是又到了水城路的“咱家”。
        其实这家店的正名不叫“咱家”,而是叫“东北人”,不过店堂里到处写着“咱家”,标榜的就是“象来了咱家一样”,所以,有许多人都叫它“咱家”。这不,只要你一进门,服务员就扯着嗓子喊“咱哥来了”、“咱姐来了”,楼下的对楼上喊“给咱哥咱姐找个位子”,若是吃完出门打车,楼下的就对楼下喊“给咱哥打辆车”,反正,就是变着法地透出一股子亲切来。倒是我那东北朋友最后说了句明白话,是对服务员说的“你说,都到了咱家了,还买什么单呀?哪见过回家要买单的呀?”
        在东北店,和东北人吃饭,酒是少不了的,东北朋友不讲究酒的好坏,首先要“够劲”,还要喝得“尽兴”,不尽兴,喝醉喝倒也不算,当然,尽兴的,也得喝醉喝倒。好在,东北人到了上海,也学会了上海的派头,自斟自饮,互不相劝,若非如此,我是绝对不敢和东北人在东北馆子吃的,这不,饶是如此,还是喝了六两小烧。
        酒一喝得多,菜就不是很记得了,依稀记得有样冷菜是我点的,说是“豆角丝”,据说豆角还是从东北空运过来的,豆角一物,我始终搞不清是啥东西,到底是刀豆呢?还是长豇豆,亦或是别的什么豆?豆角丝切得很细,加料拌起,清香、嫩,味道还是不错的。
        酸菜血肠汆白肉,血肠久煮显老,而酸菜明显不是久腌成酸,而是加了白醋的新鲜白菜。这道菜,乃是东北菜中的经典,还记得那句“翠花,上酸菜”不?沦落至此,令人扼腕啊。
        其它的菜,不是很记得了,记得有份羊腿,好象是八块还是十二元一条吧,很大很粗的一条,着实“管饱”。
        酒越喝越多,却没有什么下酒菜了,又点了一个土豆炖牛肉,一个哈尔滨红肠,牛肉不错,很酥;然而红肠就不行了,连我这外行都能吃了一口便说“这不是哈尔滨红肠”,可见要差到什么地步了。
        那天记得还有一着熏豆皮,比厚百页还要厚上些许,里面是白的,外面则是黄的,据说是熏的,我那东北朋友一尝,就说“骗人”,据他的说法,在东北的熏豆皮要薄许多,味道要好许多……
        看来,东北菜,还是只能去东北吃了,我依然记得东北的那种七十几度的烧酒,那酒,我可不敢喝。

.mac 同步掌上电脑 输入法

        昨天下午,叫去的快递,把我要的电源拿了回来,其实是个PowerbBook的电源,圆圆的很好玩,虽然200块钱买个旧的不算很便宜(不是说这位朋友卖得贵,而是说苹果的东西贵啦!),但东西确实是不错,老婆看到说“这东西怎么这么大啊?”我说这玩意连变压器都连着了,还算大吗?当场用ThinkPad的比了一下,果然还要大上一点,其实这年头,大家用的都是开关电源,如果以前的那种“方棚”,不知要大到哪里去了。这位朋友还送我一根VGA的转换线,这样的话,我以后从家到办公室,只要带着主机就行了,不用把配件都带着,省力不了。
        .mac已经试用了五六天了,还是没有摸到头绪,iDisk连不上,通讯录、日程表也无法和网上的同步,就目前来说,唯一的好处是我有了一个@mac.com的邮件而已,这年头,免费的邮件都有2G多了,光是一个邮件地址,卖不了这么多钱。当然,.mac一定还有许多好玩的,争取在试用期满之前掌握,让我可以下定决心购买账号。
        买了苹果后,一直有个“心病”,就是如何将之与我的掌上电脑同步,苹果对Palm支持得一直很好,我呢,很久以前也一直用Palm,第一次去香港,就买了那个Palm IIIe的透明纪念版,而后改用Palm 505,Sandra,再是Clie 710和760,在Palm上也用gcc编过程,算是Palm的老玩家了,直到iPAQ 3870出来,我转移阵营,开始玩PocketPC。后来停了一段时间,这次为了想用GPS,就买了Dell Axim x51v的PPC,真正的VGA显示,效果很好,也花了不少时间理顺了和PC的同步,以及蓝牙应用等等。
        这回,换了苹果,又要重新开始了。先是看中了一套叫做PocketMAC的东西,分别Pro和Lite版本,售价不同,下载了一套,一运行,就问我要序列号,serial.to提供的号码不被接受,因为它是网上实时验证的,其实,我很乐意买一套这个软件,只要它中文支持得好,无奈竟试也不让我试。
        不过,它也有可以试的版本,只允许同步iCal中的内存,好吧,只要这能支持中文,别的总也支持吧,于是我就下载了那个玩意,安装好之后,却百计无施,电脑怎么也认不出新的设备,其实何止认不出,根本就是把PPC用USB线连上苹果之后,毫无动静,当然,更别提蓝牙了。
        后来,又找到了一个新的软件,叫做missing sync,挺奇怪的一个名字吧,这回倒是有测试版了,可以用14天。下载后,安装,中止,原因是我安装过PocketMAC,而两个软件是“冲”的,安装程序不让我继续下去。
        好吧,用AppZapper把PocketMAC卸载了,然而还是不行,依然说我安装过PocketMAC,于是只能到网上查,最后得知必须在terminal下手工删除几个隐含目录里的文档,才算是删干净了。
        安装好missing sync后,插上USB,立马就开始同步起来,中文(包括简体字和GBK的繁体)很正常,同时也发现了系统附带的Address Book居然有内建的Find duplicate功能,要知道,这样的功能,在PC上,往往都要卖几十美元呢。
        蓝牙同步的问题,依然没有搞定,不过missing sync本来是支持蓝牙同步的,估计问题还是出在掌上电脑那里,这个Dell的蓝牙,本来就要打一堆补丁,才能正常的。
        掌上电脑还有一个问题,其实这个问题是 one leads to another的问题,上周六,最后要从天津回来前,发现照相机用的2G SD坏了,后来便把掌上电脑的512M换过去,要换的时候,打算做个备份,结果发现掌上电脑没电了,结果竟鬼使神差地取下了电池,导致掌上电脑硬启,虽然现在已经很有经验重新安装所有的软件了(表扬自己一下,有保持写笔记的习惯),但还是要时间不是?这不,已经周四下午了,还没空仔细安装。
        在输入法上,找到了一个叫香草的奇怪东东,可以用上海话输入,无奈时间不够,慢慢研究吧。

再次负伤

20060911_misc_01.jpg
        上周三(8月16日),我去了天津,一个向往以久的城市,飞机是傍晚到的,等车开进市区,天已经黑了,天津的城市很奇怪,所有的高楼,晚上都没有灯亮着,想是没有加班的习惯吧,再者奇怪的是,小路上都没有路灯,要知道,这些可不是乡间小道,而是河南路、多伦路附近的小道。什么概念呢?就相当上海市百一店、食品公司边的六合路、贵州路,全都与最热闹的路段一两个街区而已,最最市中心的位置。
        于是,“悲剧”发生了,我走过一个路口,有几个人放点几张方凳在吃晚饭,边上有只黑狗,大大的,卷毛,有点象染了色的哈巴狗,看着蛮可爱。我是个不怕狗,但也并不怎么喜欢狗的人,不过这只狗看上去温温和和,不象有攻击性的样子。
        那只狗走过来,绕着我的脚转,我也就停下看着它,它趴在我的腿上,轻轻地咬我,的确很好玩。那时我还没吃饭,肚子正饿得紧,于是转身要走,谁知我刚迈步离开,那只狗就在我的左小腿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边上的人听到我的“惨叫”,忙把狗牵开了,让了个小凳子给我坐。
        坐下,撩起裤腿,有个黄豆大小的牙印,有血渗出来,边上的人给我餐巾纸,我就把血挤出来,挤了几次,想想应该没事了,也就离开了。那几个在一起吃饭的人,不住地向我打招呼,说那狗没病,其实,我也知道不可能要他们赔偿什么,这种事,在上海,或许还吵得出个结果,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真要闹起来,连语速都没人家快,得不着什么好,于是只能作罢走人。
        后来的几天,看相声,吃东西,弄了个不亦乐乎,伤口也结了痂,没有化脓、红肿之类的,几乎就忘了。
        回到上海,看戏、吃饭,就过了一天。
        又过了一天,是周二(8月22日),中午吃饭的时候,同事问起我的“被咬事件”,又说起北京的福寿螺事件,反正,越说越恐怖,倒不禁被吓住了。MM和Wennie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告诫我无论如何要去打预防针……
        回到办公桌前,google了一下,没有咬伤大小与发病几率的数据,只是说“狂犬病”无救,发病者几乎全部死亡,一看,更吓了。立刻打电话给静安区疾病控制中心(疾控中心),询问被咬后怎么办,电话的那头,让我去静中心,只有一个街区。
        立马走到静中心,虽然刚下过雨,但气温依然不低,还是出了一身汗,那时一点二十五分,门诊已经开始挂号,不过预检台的护士让我去急诊。
        到了争诊,告诉护士是上周三被狗咬了,护士就说“上礼拜三?早点做啥勿来啊?”“迭额针,廿四小时里,效果最好”“下趟记得马上来打!”,啊?还有“下趟”啊?
        医生连伤口也不看,就写处方,说“要打五针”,我表示过几天还要出门,能不能把药带去打,医生说不行,而且关照前三针必须按规定的时间打,最后两针可以早晚一两天。医生又开了一张注射卡,上面写着应该打针的日子,分别是8月22日、8月25日、8月29日、9月5日和9月19日。
        预检的时候,护士就说这个针得自费,不能使用医保,到账台付钱,五针每针66元,总共330元。药是不用领的,直接拿着注射卡到门诊注射室,把注射卡交给护士,她就去取了药来。
        疫苗是装在小瓶里的粉末,要用蒸馏水溶化后注射,剂量很小,针也极细,打在左上臂的肌肉里,一点也不疼。本来听MM和Wennie说要打五六针的时候,我就有点害怕,我向来怕打针嘛,这回一打,倒是丝毫不痛,下面几针,也没什么问题了。
        回到办公室,怕自己忘了打针时间,把注射卡贴在键盘下面,又把待打的几次都输入在calendar上,设置了自动提醒,怕是不会再忘记了。
        又听说,今年中国狂犬病流行,全国已经捕杀了八十万条狗,美国人听得吓死了,于是纷纷捐款买疫苗送给中国,希望中国不要再杀狗了。不过,象上海这种地方,就算疫苗的问题解决了,一张狗证还要几千块,真是难啊!

.mac 内存升级

        注册了.mac账号,还没怎么用,好歹,有yuleshow@mac.com的邮件了。我还用我的Logitech WebPro连在iBook上,成功地玩了一把Photo Booth,要是能拍大头照(有卡通背景的那种),就好了。        
        我在麦课一班上,认识了几个新朋友,其中有个医生,也是上海的,正在售卖一套电源,我打了电话给他,很客气的一个人,他本来是电池、两个电源一起卖的,答应转让一个电源给我,我又表示要向他买一条内存,他让我今天白天联系他。
        联系之后,给了我MSN,于是就聊上了,最近他告诉我,iBook G4的内存就是普通PC笔记本的内存,这玩意,我有的是。于是,找出一台Acer TabletPC(市价16800,好久没用了),拧开后盖,取出一条512M的内存,还没等苹果关机,就卸下键盘,拧开前盖,等机器全关了,插上内存,启动,一切正常,显示有了1G的内存,再用iPhoto,明显快许多,在此,谢谢那位朋友了。
        晚上,又碰到这位朋友,答应明天把东西给我,而且答应再送我一条VGA的线,这样,我只要每天把本本带来带去就行了,其它的,办公室和家里各有一套,可以用得很爽了。
        好了,升级内存和“买到”电源的事,就到这里了,再说“没有买到电源和内存”的事。
        上周二,有朋友在我的博客留言,介绍我去麦课一班,说是一个很友好的论坛,于是就去了。那天晚上,有个叫ABC的网友,说他的电脑被偷了,只剩下一个电源和512M内存,愿意出售,于是我注册了账号,和他联系。
        第二天,也就是周三,那人联系到我,说是先把东西寄给我,再让我付钱,讨价还价后到了680,虽然我也知道有点贵,但不是图个方便嘛,而且人家的电脑又被偷了,于是请他寄给我。周三那天,来 往了许多站内短消息,说定之后,我便飞天津了。
        周四,看相声,吃东西,忘了和那个ABC联系。
        周五,一上麦课,发现有人举报一个姓黄的是骗子,说是一台电脑卖了两主,一人拿到,一人就被骗了钱,我还不当回事,打开短消息框,想和ABC确认一下,结果发现短消息全没了。正在诧异中,看到网友的贴子,说ABC就是那个骗子,奇怪,我当时想骗子岂有“先货后款”的,不承想,大家看我的ID是新的,以为我是ABC的马甲,当场提出质疑,我呢,越描越黑,最后只能赌神罚咒,说我不是那个ABC。
        还好,有个叫ahwei(也谢一下啦),特地加了我留的MSN,和我聊了半天,总算相信我不是那个骗子,还替我澄清,再次感谢他。
        当时,我还是不信ABC就是骗子,那时我在天津,也不知“先货后款”收到没有,等周一回到办公室,没有收到,ahwei还特地问我事件进展,我告诉他没有收到东西,基本可以肯定,那个就是骗子了。最后再注一笔,骗子打算卖给我的内存和电源,就是他“一仆二主”事件中,没有给别人的配件。

[上海]千鹤宾馆丰收日

        这家店,几年前是经常去的,经理、服务员、领班、账台全认识,个中原因呢,就不说了。我和他们好到什么地步,曾经有一次,小豆子幼儿园的校长跳槽到田林做另一家的校长,我带着小豆子和小豆子的老师一起去看望她,结果四个人一起到这家“丰收日”吃顿便饭,中午没喝酒,吃掉二百多,结果临走,经理拿了个大塑料袋给我,里面是一大包黄鱼鲞,一条海鳗鲞,一大袋紫菜,外加一大包虾干,光这些东西,就值过饭价,经理说“邵先生,给你吃着玩……”
        你想,关系就要好到这种地步。不但如此,我还做过他们的导演,记得那是有一次晚上,我去吃的时候,已经将近九点了,吃到后来,只剩我们一桌。“丰收日”的“企业文化”相当好,到中秋节,有员工联欢会,联欢会要表演节目,那天只剩我们一桌赖着不走,他们也没事,就在一边排练节目。
        节目是朱时茂、陈佩斯演过的《吃面》,什么“我王老五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之类的,这些服务员大多从农村来,没有演戏的底子,抓不住要领,结果我自告奋勇,当起导演来,一遍遍给他们说戏,还一遍遍演给他们看,终于教会这个小品要怎么演。那天累得够呛,自认确是花了功夫,所以后来送我点东西吃,我当然能够欣然受之。
        这回去吃,是和好友杨军一起去的,他年届四十,半年前其妻喜获身孕,杨军便要请我吃饭,然而我俗事劳身,竟然半年来均未得空。杨军不知请了我多少回,如今他妻子临产只有三月,我还是没能让他请我,实在不好意思,便下定了决心和他吃一顿,当然,请客的成了被请的,你说,我还好意思叫他出钱吗?
        进得店中,果然被经理认出,打了声招呼,落座。点菜嘛,当仁不让。
        冷菜,要了一个毛豆子萝卜干,清爽一点;另外点了一个温蟹,是用白蟹做的。“丰收日”有两种冷菜的蟹点,一种“温蟹”一种“咸蟹”,从装盆来看,几乎没有区别,其实“温蟹”是专指温州人(温州式)调理的“炝”蟹,较之咸蟹,味淡而新鲜,上桌之前,会添上酱汁,用酱油和醋等调制而成,78元的价格,其实并不算便宜。
        热菜呢,也说不上来,反正不是很有胃口的样子,好朋友碰到,就想说说话,喝喝酒,至于吃什么菜,也就无所谓了,于是随便点了几个,就要了瓶金色年华,吃起来。
        毛豆子萝卜干的味道不错,萝卜干是糖渍的,既香且脆又甜,毛豆又是极小的颗粒,嫩却有嚼劲,很是难得,美中不足的是,整盆配比失当,几乎只见萝卜干而不见毛豆。
20060822_supper_01.jpg
        温蟹做得极好,可能因为是宁波人做的缘故,蟹肉较正宗温州人的为硬,反面“歪打正着”,口味更好,酱汁调得也很入味,若非要打分的话,可以打到八分至八分半。
        热菜,我特地关照吃完一个再上一个,先是四两海瓜子,葱油炒的,无好无不好的,中规中矩的炒法,肉也不是很肥,换了我来烧,也是如此。虽说一般,吃得倒很干净,和好朋友,聊聊喝喝,不一会,就见了底。
20060822_supper_03.jpg        第二道热菜上来的是芹菜炒叽咕,“叽咕”者何物?极小的鱿鱼也。用芹菜炒出,清香扑鼻,爽脆可口,两样可谓绝配,然后芹菜没有抽丝,稍嫌老拙,吃起来要吐渣,不能尽兴也。
20060822_supper_05.jpg
        第三道是川式肉片,内有肉片、牛肚之类,牛肚极厚,的是好货,孰料我虽然关照“微辣”,端上来却是“猛辣”,一口下去,辣得我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讨冰水一杯,大喝几口,把“辣气”压下去,再讨热水一杯,倒在碗中,挟肉片“先洗后吃”,真真不开玩笑。
20060822_supper_02.jpg        第四道清蒸糯米糟鱼,这种糟鱼,非要到宁波店家吃,除此之外,再吃不到好的,其物卖相不佳,味道却是极好,非好食者不能谙之,鱼肉紧实,且鲜且香,实在是好,打分亦可得八分。
20060822_supper_04.jpg        最后是蔬菜,其实两个大男人喝酒,完全不必要蔬菜的,果然,酒足菜饱之后,蔬菜端了上来,却没有人动筷子,虽说是种从来没见过的菜,却再也尝不动了。
        结账买单,我没有带贵宾卡,不过我的脸就是贵宾卡,果然打了折,连酒酿圆子和酒,总共330元,两人又是一阵抢惠钞,最后被我抢得,一笑。饭后,两人均觉吃得太饱,于是散步一回,尽兴而归。

倪大仙人 思凡 双下山 男监 嫁妹

20060817_tianjin_01.jpg
2006年8月17日摄于天津
        倪大仙人,好友菩萨蛮误以我说的是倪传钺倪老先生,我说不是,她问我到底是谁,我说是倪泓呀!为什么是倪泓呀?
        道理很简单嘛,我们说到漂亮小姑娘,总说“长得象观音一样”,观音不但是仙人,而且是大仙人,所以倪大仙人,指的是倪泓。
        偶像总归是偶像,长得再难看(当然大仙人不难看),唱得再难听(当然大仙人不难听),“粉丝”总归是喜欢的。
        倪泓复出,上次已经演过一回,忘了是什么,也没赶上,这回我16日赴天津前,拿到戏单,看到有倪泓的《思凡》与《下山》(其实是《双下山》,印错了),喜不自胜,然而一算时间,20日那天已经答应小豆子要去热带风暴玩,看来又是只能“失之交臂”了。
        孰料,小豆周五晚上“碰巧”(亦或是“不巧”)“偶染微恙”,遵医嘱要休息一周,所以周日去不成热带风暴了,遂一起去绍兴路听昆曲。说起来,小豆也是倪大仙人的“粉丝”,小豆的“风吹荷叶煞”就是在VCD里跟着倪泓唱会的,还曾经在五岁的时候,于绍兴路小剧场唱过两句,不过是在楼下卖票的桌子前唱的,不是在台上。
        两点到的,王辉在卖票,有点想念金老师啊(“有票了吗?没有?买张学生票快点进去!”)。
        上楼,落座,正好开场。倪大仙人出场喽,倪大仙人在台上,我没见过,我有她的《风吹荷叶煞》卡拉OK VCD,《佳期》(十二红)和《红梨记 亭会》的DVD,也不知看了多少回了,就觉得她很Q,特别是十二红,比上回的“老鸨版”不知可爱多少(梁老师,别打我,下回不敢了,怎么说“姜也是老的辣”,不过太辣了)。
        倪大仙人的扮相比影像里胖了不少(别减肥啊,反正“粉丝”怎么都喜欢的),一刹时,几乎认不出来,面孔铁板,没看出Q的影子来,要看许久,才见到倪大仙人经典的笑容,那一笑,真是可爱(倪大仙人,你还是减点肥吧)。
        “粉丝”也不能昧着良心说话不是,倪大仙人扮相不错,但是唱得不行,怕是真的生完孩子“中气不足”,有几句明显换不过气来。侯哲的本无昨天也不行,漏了一段唱(“那日打从一家门首经过……月里嫦娥……”),望空甩佛珠也省了。
        本来的戏码应该是《断桥》,张军演,应该挺好玩的,谁知临时改了《十五贯 男监》,唱得还成吧,到底袁国良、张军功底好,嗓子好,如今也算老演员了,所以还是有卖点,有看头。当然有看头,这种场面当然有看头,当年蔡大老板裤带断脱,如今张军头发掉了,你说,这个不看,还看什么?话说回来,断个裤带,掉个头发,其实也没什么稀奇的,演员最主要的带是“唱念做打”。
        最后一出是《嫁妹》,喷火的时候,灯光没用好,效果不明显,演得还不错,到底谁演的,也没搞明白。又要说到老事情上面了,好好的戏,一个下午,都没几个人鼓掌叫好,前面的《思凡》文戏也罢了,《双下山》搞笑戏,笑声廖廖,再后来《男监》苦情戏,张军卖力得都甩脱头发了,还是没人叫好,最后一折大面、武戏,居然也没人叫好(其实有一个,始终就是这一个,声音太小)。
        想到前几天在天津,说到“戏”,出租司机神彩飞扬“说到戏,嘛地儿的人都没天津人懂,嘛叫‘碰头彩’?”,“一上场,下面的一声‘好’,就是碰头彩”,司机学了一遍,“好”得响亮而悠长,“要是‘好’,这戏就不成了”,司机又学了一声,“好”字轻而短促,“什么起哄吹口哨的,那不是叫倒好,那是不懂戏的……”
        所以,我一直有个倡议,象我们这样so called“懂戏”的,不妨多起起哄,叫叫好,把现场的气氛弄得活份起来,这戏,才有看头,去剧场看,追求的就是个“现场感”,否则,还不如看碟,音色还好许多,角度更好……
        散场,正好碰到老蔡,恭恭敬敬叫了场“蔡老师”,走出场子,不料倪大仙人正站在走廊里,同一个老太太讲话,说要送老大回家云云,感动啊,与偶像近在咫尺,于是端起相机一顿狂拍(本来是想祭起马屁一顿狂拍的,看她边上人多,没好意思),倪大仙人见过闪光灯亮,很是配合,转过身笑着摆pose,再感动了一回。
        下楼,取车,停车的女人先前收过我二十元,没给发票,那总是意味着“交易完成”吧,没料想等我取车的进修,非要再问我讨15元,我总共停车二小时二十分钟,这种收费法,也太过份了。顺便说一句,此女向来不厚道,另外一个男的还成。看在倪大仙人的白色天窗版君威开远,追不上了……

[天津]天津听相声

        到了天津(8月16日至19日在天津),不听相声怎么行?于是一到天津,就问了出租司机,司机听说我要听相声,神采飞扬,说了一大通天津人怎么懂戏,怎么看戏,最后告诉我,要听相声,有两上去处,一个是“启明茶社”,一个是“中国大剧院”。
        第二天,办完事,上网一查,没有找到“启明茶社”,不过网上的朋友说“名流茶社”不错,于是决定去瞅瞅。
        饭都没吃,就叫了辆车到名流茶社,名流茶社在和平区文化宫的里面,二楼,其实是个大礼堂,改成了茶馆。那时是十二点三刻,茶社里只有一个人,说是一点开始卖票,二点有演出,我问他能不能先卖张票给我,被拒,于是出门回到街上寻食先。
        吃过午饭再去,已经一点三刻了,回到茶社,已经有些人了,服务员也来了,一进门,就很客气“您坐哪儿?往前排坐,看得清楚。”一直把我带到头排,我嫌头排太过招摇,坐了第二排。服务员又说了“这位……,您看,给您沏壶什么茶?您是要绿茶、茉莉,还是铁观音呢?”我要了铁观音,服务员拿走了我四十五元钱,又问“您再来包瓜子?切盘西瓜?”
        不管怎么说,虽然第一第二排的票子贵,但是光这几声招呼,就让人觉得舒服,后来才知道,戏票里含着茶钱,不用另沏茶的。坐不过多会,人都来了,就连第一排,也坐满了,就有一个人上台,把桌上的一个包袱打开,包袱布就是块桌围,上面印有“众友相声社”,然后把包袱里的扇子、快板、毛巾都整理好。
        台上的灯亮了,报幕的上来,是个很高的大胖子,第一个节目,快板。天津的相声第一个上台的,总是快板,这天唱的是《绕口令》,传统耍嘴皮子的段子,唱得不错,一到难的地方,台下就鼓掌叫好,气氛很是热烈。
        还看到了刘春慧,这个演员我前几天在中央电视台见过,她是个卖烤羊肉串的,但是喜欢相声,就拜师学艺,结果每天说相声,每天卖烤羊肉串。但是,那天我听了她的相声,可以说,是整个下午,表现最差的。究其原因,不出彩嘛。为什么?因为茶馆的相声不同于电视,必要有插科打诨,甚至要稍有点“荤”的,台下再过瘾。男人演的时候,说着说着,不是成了别人的爸爸,就是占了别人媳妇的便宜,而一个女人演,这点笑料全没了,而且杨春慧是逗哏的,连“被人出外快”的机会也没有,所以,她的存在,只是让“一个女人说相声”存在着,至于好与不好,真的是很难说的了。
        我一共听了三场相声,两场在名流茶社,一场在中国大戏院,区别很大。在名流茶社里,只要一开口,台下就会有人响应,打个比方吧,比如逗哏的说“今天西边出了个太阳”,当然捧哏的就说“没见过”,一句话没完,台下就有叫“见过,见过……”,然后看你怎么演。当然,演员们很有经验,逗哏的一句“你瞧,别人都见过,就你没见过”,就算过去了。不仅如此,但凡有什么包袱要抖,台下的都是老听众了,他们才不会等你抖了出来,再跟着笑一会,他们早就嚷一声,把你的包袱给抖了,所以,这是实实在在的艺术,就要看演员在台上怎么应付各种场面,这种情况,可能就只在相声、二人转里比较多。
        相比之下,中国大戏院的场子要比名流茶社“挺刮”得多;在中国大戏院里看的人,从打扮上看,“档次”要高一点,然而呼应也少,笑声就也少却许多,不禁使我想到昆曲,“档次”高到顶了,大家竟连鼓掌都不敢(不屑?不懂?不会?),也真是走到末路了。
        我们都在电视里看到过说相声的,然而殊不知现场版的相声和电视上的,可谓天差地别,大相径庭,电视里的,温温和和,而现场版的,可谓高潮迭起,有几次直把我笑得掉出泪来。我们知道,说相声的,喜欢说“我们团里的某某某”,在电视里,就一直说下去了,而在现场,那个被说到的“某某某”就从后台走上来,指着逗哏的鼻子说“你说你的相声,甭没事找事啊!”,然后晃晃悠悠地下去了,把个逗哏的晾在台下,继续表演。也有的时候,逗哏的说错了话,捧哏的拿起扇子就打,一下下地打逗哏的光头(当然,不是个个都是光头),台下又是一片大笑。
        这才是真正的,活着的艺术,等我回到上海,周一(8月21日)晚上读报,说是昨天开始东北的二人转入驻上海,在群众电影院演出,结果效果不甚理想,首先演员抱怨音响太轻,而观众则认为已经太响,又说典型的乐队起哄,插科打诨,不被上海观众接受,而倒是“转手帕”之类东北人已经看厌了的东西倒颇受上海人的喜欢。我曾经在沈阳的“铁西”看过二人转,当时女演员“不小心”(当然是“故意”地)裙底走光,当时只听“啪”的一声,乐队里摔出一个人来,滚在台上,原来是看得太仔细,太靠前,摔出来的,这就是典型的二人转,很市民化,不知怎么的,到了上海,就行不通了。
        再纪录一件事,我在天津还买了一些戏曲的VCD,当时叫了一辆三轮车,去找店,找到店后,我挑选片子,三轮车夫也在看,然后,他就问:
        “这套《动物世界》多少钱?”
        “四十。”
        “嗯,那这套《红太阳》多少钱?”
        “六十五。”
        “嘛玩意儿?《红太阳》比《动物世界》还值钱?”

[天津]街边烧烤

到天津第二天了,下午去听相声,找到了地,已经一点多了,相声在二点半开始,还没吃午饭,于是觉得随便走走,找家馆子随便点两个菜吃点,熟料,绕着滨江路走了一大圈,居然没有看到馆子,不知天津人平时是怎么打发的。
于是决定先朝和平文化馆走,不行的话,买个饼子什么的算了,于是路过了一个所在,远远地就看到烟雾腾腾,走近了,是个临时的市场,到处都是做烧烤的小摊子,地上全是吃剩的食物残渣、空瓶子、空香烟壳子、破塑料袋,反正,你能想象出那儿有多乱,那儿就有多乱,那份嘈杂、拥挤的架势,很有点古龙笔下的“市井”感觉。
20060817_lunch_01.jpg 这个地方叫“辽宁路小商品市场”,只是市场里已经没有“小商品”卖了,清一色的全是食物摊挡,市场的门口挂着“‘创国卫’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当然,象这样“脏乱差”法,恐怕永远都会停留在起点上。
好在,我是个向来认为“环境”和“美食”没有必然联系的人,而且我有时还相信低价的小摊子要开在一起,必然竞争厉害,在这种环境下,恐怕每家都会有绝活,否则便不能生存下去,但愿我的想法没有错。
P1010825.jpg 天气还是很热,走进市场,被烟熏得几乎睁不开眼。摊主们都很客气,纷纷问我想吃点什么,市场的中央是些凳子椅子桌子,每个人的面前,都放点不锈钢盘子,盘子上套着塑料袋,上面放着各式烤串,食物看上去很是诱人,人们也吃得很香。最后,我选中一个看起来还比较干净的摊子,让他烤点羊肉串什么的给我,摊主领着我找了一个没人的位子,并且替我去拿了瓶啤酒来。
20080817_lunch_03.jpg
还别说,就是这样的地方,美女还真不少,不象上海这种地方,但凡乱七八糟的地方,打扮时尚的女士绝少问津,这里大不一样,既有美食,又有美女,爽利!我的桌子,可以坐四个人,立马来了三位美女,占去了其它三个,天津人个子大,个个都很有精神,只是面对面的,不好意思拿相机去拍她们。
20060817_lunch_04.jpg 我看到有卖火爆鱿鱼的,就问老板可不可以帮我去拿几串来,结果老板说他也有,就烤了两个过来,嘿,还真别说,两只鱿鱼又香又热,果然是藏龙卧虎的地方,烤串的那个人,穿件老头衫,剃个平顶头,看上去是个很斯文的人,最令我佩服的是,我虽然有冰啤酒,虽然坐在太阳SAN下,可我依然热得浑身是汗,再瞧这位“烤爷”,坐在炉子架边,居然神定气闲,一边抽着烟,一边翻着烤串,一边扇着扇子,一边撒着调料(哇!到底几只手啊?)
20060817_lunch_06.jpg
20060817_lunch_07.jpg
20060817_lunch_08.jpg
20060817_lunch_09.jpg
20060817_lunch_10.jpg
光吃烧烤还不过瘾,边上有些饭摊,都是用个砂锅,里面垫个塑料袋,劣质塑料袋受热会析出有害物质,没办法,在这种地方,就是这种架势,再说了,什么都得尝试一下不是?
饭摊的广告很大,还有几种是用黄色的写的,以区别于白色的“常规饭”,看看就知道了,“默然消魂饭”、“最牛叉饭”、“天下无敌饭”……,呵呵,都是很厉害的样子。
我要了一份“天下无敌饭”,要看看怎么个天下无敌法,里面有土豆、洋葱、牛肉(一点点)、火腿肠(几小片),还有卷心菜,味道倒也还可以,就是觉得其中的味精绝对“天下无敌”。
就这样,打发了一顿午饭,听相声去喽。

[天津]春雨羊汤店

20060817_supper_05.jpg
20060817_supper_04.jpg
春雨羊汤店,是出租车司机推荐的,一到那里,发现根本就是个“的哥”据点,店外的空地上,停着不少的出租车,在夏利,也有小面包车。
店堂不大,挤挤的很有亲近感,十几张桌子,几乎都坐满了,在这种店里吃东西,一个人的话,是很麻烦的,你必须要自己端菜、端汤,自己找位子,自己拿筷子,反正,什么事都得自己来。
店里有两个窗口,一个是卖熟菜的,一个是卖羊汤的,不用买筹子,现钞交易。
20060817_supper_06.jpg
所谓的熟菜,就是各种各样的“羊东西”煮熟剁碎,看到一碗羊肉,有些嫩嫩的样子,一问原来是“胎羊”,乖乖,胎羊也吃?入乡随俗,要了一份,10元;外加一碗牛肚,也是10元。
20060817_supper_09.jpg
胎羊这玩意,听着是挺过份的,想当然,应该是宰杀怀着小羊的母羊,特地把羊胎剥出来,做成的菜吧?或许是我心理阴暗?没准胎羊就是指的刚出生的小羊呢?
其实,据说《本草纲目》有纪载:胎羊性温无毒,主添精助气,益血护虚,治男女虚劳,有滋阴养颜,补气益血的功效。有人说了,中国人很残忍,其实西方也早就致力于羊胎素的研究,不过一个是原料放在食桌上,一个是精华放在胶囊里,其实都是一回事。
胎羊的确很嫩,入口即化,但真要说如何如何的好吃,也不过如此,这种玩意,尝一回新鲜可以,长吃就不行了。古人说上天有好生之德,打猎尚要网开一面,更何况取怀崽母羊杀之而取胎羊食呢?
20060817_supper_10.jpg
牛肚味道也还可以,切成长的细条,很软,也很嫩,这里不管什么东西,都是切碎了一大盘,有人要买,就舀起装一盆,然后洒上酱油、辣油什么的,再在最上面放一把香菜,待食客吃的时候,自己拌。
我只点了两样,已经是两大盆,看看都不可能吃得下去。店里的位子很挤,一张桌上要坐几家人。我的对面,坐着两个男的,挺客气地和我攀谈(严格地说,是我和他们攀谈),有一茬、没一茬地说说话。
20060817_supper_15.jpg
20060817_supper_13.jpg
他们点了一份羊脑,一份牛筋,看他们的样子,吃得也很香。虽然四样东西,摆在一起有点吓人,但我想,吃下水,总比扔掉好一些吧?我一直记得我在泰国的时候,有个外国老太太和我说起饮食,她说她特别敬佩中国人、泰国人,因为这些人把东西的内脏也吃下去,这样的吃法,是一种尊重动物的表现,我一直觉得她的说法,不无道里。
对面的两个,其中有一个也是的哥,听我问起一个地方,表现“等吃完了,我送你就是了”,然后,他推荐我再喝碗羊汤。羊汤在另一个窗口,有三块的,有五块的,我本来打算要个五块的,结果看前面排队的人端着一个大海碗,满满的全是羊心、羊肝,就问他拿的是什么,他说是五块的,乖乖,到底是在北方啊,量这么大?
20060817_supper_16.jpg
要了一份三块的,服务员也是从一个大盘里舀起各式的碎肉来,然后再从汤锅里舀起一大勺汤来,汤面厚厚的一层辣油。我看了有些傻,这么一层辣油,非辣起我不可,于是要求把这碗转让给我后面的那人,我再另外要一碗。
结果服务员接过我的碗,用勺子盛着肉块,放到汤里洗了一洗,我再仔细一看,她根本就没有白汤,只是由于手势好,辣油都在锅的一面。服务员把肉块放回碗里,又撇了几下,把辣油都划走后,舀起一勺白汤,盛在我的碗里。
羊汤很鲜美,里面的东西也很好吃,虽然羊肝多了一点,硬硬干干的不是很过瘾,但味道真是不错。我又去买了一只烧饼,三角钱一只,巴掌大小,焐在棉被里的。
这只烧饼可能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烧饼了,酥、松、香、润,一只烧饼居然可以做到这么好吃,真是不容易。别的不说,虽然是焐在棉被里的,可拿到手的时候,居然烫得捧不住,只能用手指掂着边上,方才能够拿住。一只咬下去,松松的,又有一股热气冒出来,不但如此,烧饼是和了油烤的,但又不同于西点的起酥,虽然也是一层一层,却很紧实,但不死硬,真是好得难以形容,我这个喝酒向来不吃主食的人,居然吃完一个,又去买了一个。
小小的烧饼,只要三角钱一个,听对桌的说,就是大街上的,也要卖到五角一个,而且还没有这么好吃,看来美食这玩意,真要自己留心,才能发现好东西,有时小小的街边店,也不失为美食的藏龙卧虎之处啊。

[天津] 天津私房菜

20060816_supper_02.jpg
20060816_supper_60.jpg
20060816_supper_10.jpg
        这是我到天津的第一顿,在天津出租司机的嘴里,“吃在天津”,说的是天津讲究的就是吃,说北京人周末就开车到天津来吃,然而,我在大街上,却看不到什么饭店,和广州、厦门遍地食SI、摊档相比,不可同日而语,所谓的“吃在天津”,怕也只是北方的说法吧。
        到宾馆放掉东西,就打车前往“南市食品街”,这是在网上颇有名气的一个地方,据说天津的小吃都在哪里。不过,就象到上海的城隍庙,吃不到好的小笼包一样,你还指望在一个专门“伺候”外地人的地方,吃到什么本地的好东西?
        在车上,和司机聊天,司机说天津遍地都是好吃的(难道让我捡来吃?),随时往前一指“那儿就有个好羊汤店”,再一指“那儿有好的锅巴菜”,天津的晚上没有路灯,反正前面一片漆黑,不过时间才七点多,难道饭店也已关门?司机补充了一句“食品街这点不知还有吃没吃,以后早点去”。
        到了食品街,车停在对街,路边有个店招,叫做“老四羊汤”,我一看“老四”,想起西安的老四烧烤来,就准备推门下车,不料被司机狠狠地用手肘撞了一下,示意我别去,一人跑码头,胆子别太大,还是听了司机的吧,只能作罢。
        食品街在一个大牌楼里面,说是牌楼,不如说是城楼,里面有两条街,其实是室内的,两条街成十字形,所有的食品店卖的都是同样的东西——崩豆、牛皮糖、麻花和虾酱之类,间或也有几家饭馆,果然都已经打烊,那时,才八点左右啊,要放在广州,好多店还没正式开吃呢。
        无聊得紧,闲逛。逛到一家写着“私房菜”字样的店前,看到写到“葱爆鸭片 特价8元”,我是特别喜欢吃鸭子的人,于是驻足观看,门口招呼(其实是拉客)的人,见我驻足,就把我“请”进了店里。客气倒是非常客气,好似不是我出钱吃饭,而是她请我吃饭似的,“这位,您先坐,喝点水”,“这位,您看今天要点啥?我们这有鱼、有虾……”
        北京人到天津,可能是为了海鲜来的,我可不是,上海人真要吃海鲜,怎么也不会赶到天津来啊。
        随便点几样吧,葱爆鸭片是肯定要的,又不好意思只吃特价菜,于是来了一份银鱼酸菜煲。至于这些菜的味道,当时一个人喝喝小酒没有事干,就问老板娘讨了张纸,写了下来,拍了两张照,大家自己看吧。
20060816_supper_45.jpg
20060816_supper_47.jpg
20060816_supper_16.jpg
20060816_supper_28.jpg
20060816_supper_31.jpg
20060816_supper_37.jpg
酱羊骨,虽然没有什么肉,味道倒还不错
20060816_supper_41.jpg
点这道菜,就是为了验证一下北方所说的“黄花鱼”,到底是不是上海人所说的“小黄鱼”
20060816_supper_43.jpg
        
        酒是津酒,当地出的,烟是江山,也“算”是当地的吧,不过边上还有一行字“上海烟草(集团)公司出品”。
20060816_supper_49.jpg
        本来打算吃完了,再去吃狗不理包子的,结果老板娘说她的店里就有,她说我吃不了一笼,于是上了半份。还好,只来了半份,狗不理包子这玩意,再难吃你也得把它吃下去,否则,这东西唤作“狗不理”,你成了什么?包子个个都是破的,发面做的,别说汤汁了,就是馅子也是少得可怜。看来,还是要到正宗的店里去吃吃看啊(有后续的报导)。

Lesson 2, Basic Photo Corrections, ADOBE PHOTOSHOP CS Classroom in a Book

        制作照片的八个常规步骤:
        1. 复制原件(最保险的做法)
        2. 设定分辨率
        3. 旋转、剪裁照片(个人认为:这个剪裁只指构图方面的crop,而不是最终的image size,最后的大小,应该在所有的调整都结束后)
        4. 消除扫描照片的瑕疵
        5. 调整全局的对比度和色调
        6. 消除任何color casts(我译不出这个词,但根据上下文来看,应该是“色差”或“偏色”)
        7. 对照片的特定部分进行调整,包括高光、阴影、中间调以及饱和度等
        8. 对全局进行sharpen
        这一课还是比较简单的,除了crop工具之外,还讲到了Dodge Tool可以用来调整补光,海绵可以调整饱合度,并且讲到了USM(Unsharp masking)的用法,其中Radius是用来设置每个点与周围多大的范围进行比较,而Threshold则是比较每个点与周围的不同程度,缺省的0则会对每一个点都进行sharpen。

Lesson 2, Using the File Browser, ADOBE PHOTOSHOP CS Classroom in a Book

        昨天打电话和好友Ben Luo聊天,说到WWDC 2006 Keynote中的Top Secret,我说我的预言有二,二者或许有其一:
        第一、在Mac上出现Win32/64虚拟机,可以直接安装使用Windows的应用程序,就象Lindows一样
        第二、10.5 Leopard可以装在任何的PC上,苹果开始进入单售操作系统市场
        反正,快了,看看到底什么是Top Secret
——————————————————————————————————————
        这书中的第一课中,就提到了File Browser,不过我发现那可能是CS(8.0)里的东西,而CS 2(9.0)则变成了Adobe Bridge,这一课,是完全讲File Browser的,稍稍翻阅了一下,发现的确就是Adobe Bridge,大多数的地方都一下。Adobe Bridge可以单独打开,不知道File Browser行不行。
        File Browser的flag功能,现在变成了label功能,而且flag只是个“是否”的flag,而label则可以设成不同的颜色。
20060815_apccia_01.jpg
        记得刚买好苹果机的时候,就开始寻找一个管理图片文件的工具,并且下载了ACDSee for Mac来用,在视窗下,ACDSee的功能很强大,然而在Mac下别说不能批量改名字,就是performance也是一塌糊涂,经常自己跳出来。后来,没办法,只能在iPhoto里管理自己的那些照片,但是总是没有得心应手。
        没想到,这个可以单独运行的Adobe Bridge完全符合我的要求,可以直接管理文件夹,可以批量按照数码照片的EXIF信息改文件名,同时还可以旋转照片,我要的就是这些啊!
        就象ACDSee一样,不但可以label图片,还可以rate图片,快捷键Cmd-.和Cmd-,更是可以帮助给图片加减等级。
        Photoshop的Automate功能还不错,可以自动把数张照片制成一个新的PDF文件,也可以把一个文件夹里的照片做成Web Album,甚至这个像册还带有留言功能,不但如此,也可以自动“套裁”照片,在一张大纸上,自动大大小小地排列一张照片(注意,只是一张,不是数张,要是多张就更好了)。

Lesson 1, Getting to Know the Work Area, ADOBE PHOTOSHOP CS Classroom in a Book

        那本Help Desk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不知所云嘛,所以从今天开始,读一本英语的吧,由Adobe出版的Adobe Photoshop CS Classroom in a Book,虽然是PS 8.0,但还好,9.0并没有在使用上增加多少,去年45美元买的,一直没有空看,现在看吧。好厚好厚的一本,两三个月总够了吧。
amazon_032119375X.jpg
        一些要点、心得及体会:
                • 重启到缺省状态:在启动Photoshop的时候,就是双击图标后,立刻按下Cmd+Opt+Shift三个键,会有对话框跳出来问是否删除配置,删除后即恢复到缺省状态
                • Photoshop CS的工具行右边是File Browser按钮,如今已经被Adobe Bridge取代,基本的用法和File Browser相同
                • 在选定Zoom按钮后,按住Opt可以把Zoom In变成Zoom Out
                • Opt-click,可以在工具条个绕转同类图标
                • Shift-M,可以切换方形或圆形的选择工具
                • Cmd-D,deselete
                • 圆形选择工具使用时,按住Shift+Option可以画出正圆形来
                • Tab键:隐藏/显示所有的Palette
                • Adobe ImageReady始终以72dpi的分辩率工作
                • 可以创建自己的Help/Howto文档,在CS2里,参见Help下面的How to Create How To

Photoshop小技巧

20060814_shanghai_01.jpg
        这张照片是我在华山路643号门口拍的,当时小豆发现垃圾箱两边都是一样的字,就说“那还分什么类嘛!”,我一看,就拍了这张照片下来。
20060814_shanghai_02.jpg
        下面的这行“特写”是后来加上去的,原图则是象上面这样,有很大的变形,因为当时的马路很窄,东西又很低,根本无法取景,只能“盲拍”,图片就成了这个样子。
        回家后,用Photoshop将图片打开,用crop工具,并且选取perspective,然后将线条拉直,与垃圾桶平行,再crop就变成了下图的样子。是不是很酷的功能?
20060814_shanghai_03.jpg

iPhoto Browser

20060814_mac_01.tiff
        是不是觉得iPhoto打开很慢?但所有的图片都在里面,要个什么图片,又不得不打开iPhoto,然后再等待……
        现在好了,有个办法,可以很方便的打开iPhoto,然后要什么图片,就可以往外拖,非常容易,而且这个小工具,是你自己“制作”出来的(必须10.4)以上。
        第一步:打开Automator,在Library栏里,选择iPhoto
        第二步:在actions列表里,选择Ask For Photos,并且将之拖到右边的栏里
        然后就可以保存了,保存的时候起个名字,这个名字,以后就是个新的application了,想放在哪里就放在哪里。这招是我从新定的MacWorld上学来的,9月号,对,就是9月号,虽然现在只有8月14日。

格列佛游记 做导演还真不容易

        吃过午饭,一点半,和小豆出发去看《格列佛游记》,票价不菲,150元+60元,反正小朋友看戏的时候做在家长身上,所以我们每回买一张便宜的,一张贵的,看的时候呢,就光占那个贵的位子,小朋友坐在家长的身上,可以省下贵票子减便宜票子的价钱来。本来是豆妈陪小豆去看的,可是今天豆妈要学游泳,我陪小豆去。
        豆妈和我说是在少年宫,就是乌鲁木齐路口的中福会少年宫,也叫市少年宫,到了那儿,停好车,还没下来,取出票子问一下管停车的(奇怪,今天心血来潮,突然问一下),结果得知不是少年宫,而是中福会剧场,在华山路的643号。从新开到下街沿,辗转来到华山路,就在戏剧学院不到一点点,有个剧场,外面有许多小朋友的图画,我就知道,到了。
        门口只停了四辆车(这年头,算是很奇怪的事了,好多家庭都是有了小朋友才决定买车,为了“运输”小朋友方便一点),黄牛倒有不少。下了车,黄牛向我DOU售票子,我当然不要,倒是黄牛告诉我里面没水卖,于是带着小豆去买水,一路有好多发广告的,都是和小朋友相关的广告。通知了Lily地址,省得她白跑。
        剧院很大,有楼有草坪,最里面才是马兰花剧场,剧场倒是不大,连门厅也很小。门厅里有两三个小朋友的俱乐部在招MU成员,其实无非是为了增加客源罢了。袋鼠俱乐部顺便卖木偶戏套装,150元一套,有五个人物,可以演三出戏,当然还可以自己编剧,想想不贵,东西又挺别致,就买了一套。
        《格列佛游记》是外国人演的,什么国家忘了,但是肢体语言和非话语语言用得非常好,所以不看字幕也能看懂,当然有点抽象,小朋友要大人点拨一下才能明白。
        开场之前,就在想,这小人国、大人国怎么个演法呢?小人国还可以找些小朋友来,可大人国呢?难不成有两个格列佛,一个大人演,一个小朋友演?
        剧团处理得相当好,当格列佛在小人国的时候,舞台周围六七个穿白衣服坐在四周的地上,只负责发声音,但不扮演角色,格列佛“装模作样”对着“看不见”的小人说话,这样,就解决了。后来,格列佛被小人绑住,这些穿白服的就躲在桌子后面拉绳子,算是把格列佛给绑住了。
        同样,到了大人国,就看不到格列佛了,大家“模拟”逗格列佛玩,虽然是对着“空气”说话,可给人的感觉就是格列佛就在那儿。
        再后来,是科学家国,七个人扮演天文学家、医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哲学家、数学家和哲学家,数学家居然也有算盘,不过和我们的不一样,是每档四颗算珠,左右两档。
        最后,是马国,就是那个国家,都是马。年轻的马是直立的,年老的则是左右手各拄一根长棍。所有的人都穿着象马蹄子一样的大木鞋子,踩起地来“咯咯”有声,很好玩。
        看完戏,小豆和杰杰都不肯回家,于是一起到中山公园,玩了碰碰车、惯性飞车(小豆和杰杰单独玩的)和电马,然后依依不舍地和杰杰告别,回家(丈母家)。
        回到家,小豆要玩木偶戏,我让她学着做导演,告诉她演一套戏,导演要做的事。她打算演《睡美人》,于是她看了一遍附带的《睡美人》故事书,她大多数汉字都认识,她自己读,碰到不认识的问我,也算可以读下来。
        读完书,就拖着我要演,我叫她去拉演员,于是决定外公演国王,我演王子,她当然演公主,妈妈演布里斯女巫,而外婆演布里斯变的老太婆。分配好人,就要开演,我告诉“豆导”,她要负责给演员说戏,先把故事告诉大家,然后告诉每个角色要说些什么话,做些什么动作,什么时候上场,什么时候下场……
20060812_lara_01.jpg20060812_lara_02.jpg
        还告诉“豆导”,要准备道具,睡美人扎伤手的“纺锤”就要准备好,小豆傻掉,我教她吃个橄榄,橄榄核就可以做成纺锤了,结果小豆吃完后,到卫生间拿着牙膏牙刷洗橄榄核,我则去烧菜,等我烧到一半路过卫生间的时候,小豆在里面大叫——“做导演还真不容易!”
        截止“发稿”时,小豆还没有给大家“说戏”,不过,这是慢慢来的事嘛,噢,小豆还决定让妈妈负责布景和灯光。

Lesson 6, Help Desk, 网上购物

        第六课讲的是网络,无非是怎么样手工连接,如何配置IP,以及ping,traceroute,nslookup的图形化界面,这玩意,咱都懂,兄弟就是靠这个吃饭的嘛。
        今天上网,看到serialz.to有了Mac工具了,叫Serial Box,挺好玩的,并且找到了MacJournal 4.0的序列号,可是——我已经在周一的时候,网上付费买过序列号了,35块美刀啊!算了,既然编得很好,还是支持一下吧,即使我现在不编程了,但总算也是过气程序员吧。
        这两个,又迷上一个软件,叫做Zinio,是一个读在线杂志的工具,不过,杂志都要买的,于是,我就订了MacWorld,一年20美刀,还不算贵,虽然网上有免费的PDF文档下载,第一不及时,第二下载是emule的,很麻烦,第三也是最重要的,PDF文档打印不错,但没有阅读快感。

Lesson 5, Help Desk, WWDC 2006 Steve Jobs Keynote

        昨天晚上没事,到几个Mac论坛随便逛逛,都看到有WWDC的讨论,也没看懂是什么东西,后来,又转回Apple的主站,看到主页上有WWDC 2006的报道,原来是Worldwide Developer Conference的缩写,主页上还有Steve Jobs的演讲链接,我对他是崇BAI已久,正想看看他的样子。
        点开链接,是QuickTime的视频,速度相当快,Steve Jobs是个老头子,样子还不错,他的演讲首先是苹果的业绩,然后是Mac Pro新机型的推出,最后是新版Mac OS X Leopard的预演,有三个Vice President级的人一起展示,Steve的演讲口齿非常清楚,大屏幕上的幻灯(本来想说PPT的,一想,外行本质暴露无疑)做得非常酷,有时就在想,这样的风度,我们的国企老总不知哪一天才做得到,听Steve如数家珍般(废话,那个就是家珍,这种用词法,和无良记者报道新店开张时用“门庭若市”一个样)地娓娓道来,台下的鼓掌一阵伴着一阵,很是高兴自己也转到Mac的阵营里来了。
        本来,打算19日带小豆去香港时带一台20寸的iMac回来的,后来去不成了,就打算在上海买一台,可现在看到了Mac Pro,也知道了不久就有新的Leopard出来,看来要耐心地等一等了,Leopard的Time Machine,Webclips不是一点点酷啊!
        Steve开玩笑说他的新版本是vista 2.0,今天在网上看到网友这样说:教父说Leopard是vista 2.0,这也太抬举微软了吧?
———————————————————————————
        虽然工具里有Netinfo Manager可以修改root的密码,但不是很方便,而且,万一根本就忘了旧密码怎么办呢?我想出一个办法来:在terminal下面用sudo passwd命令,这时会问你密码,这个密码是你的密码而非root的密码,然而passwd命令又是superuser do的,所以改的密码其实是root的密码。这算不算一个安全隐患呢?不过,在linux下也是如此的,只是sudo list是仔细配置过的,而不是缺省的。
———————————————————————————
        继续来说这本书,今天读第五课了,是关于命令行界面的,就是terminal,就是console,是熟得不能再熟的东西了,只记点Mac专有的特性吧。
• 在Mac OS X的登录窗口以>console作为没有密码的用户名登录,可以到console界面下,就象ssh登录一样
• 在启动时,听到启动音后安Cmd-S快捷键,能够以系统管理员的身份进入文件系统,可见,我不知说了多少次的话还要再说一次:千万不要让别人物理上可以接触你的电脑
• 书上教到locate命令,说Mac OS X的locate数据库每周六上午四点三十分自动更新,而手动更新的话可以执行sudo /etc/weekly,哪有这种教法的,这不是误人子弟嘛?万一weekly里有清空trash的功能,而用户又是在每周五下班前检视trash,看是否有重要文件被误删除,而在周三想到更新locate数据库,就执行了weekly,这样一来,trash不也被清空了么?locate本身有命令行参数的,-updatedb就是一种,为什么不好好教呢?
• Mac OS X的特有命令:
                • open,打开一个文件,相当于在finder中双击
                • system_profiler,不错的命令,把System Profiler的信息以文本形式展示在屏幕上
                • ditto,复制文件,可以处理带有资源分支(到底什么叫分支啊?中文不好啊!)
                • pbcopy,pbpaste命令,放在管道符|后面,可以把terminal的输出传送到clipboard上,很实用的功能
                • softwareupdate,看名字就知道了
                • CpMac,MvMac,GetFileInfo,SetFile是一些在开发包中的命令行
                • diskutil,命令行的Disk Utility,可以配置RAID
                • hitutil,“处理图像管理功能度”(书上原文,看不懂),“hdiutil uses the DiskImages framework to manipulate disk images. Common
verbs include attach, detach, verify, create, convert, and burn.”(man的原文,很明显嘛,这是个用来处理磁盘镜像的工具,拜托,image是镜像,不是图像,译者有点专业精神好不好?

一篇好文章的诞生

一篇好文章的诞生,着实不易。
第一,要见多识广,知道哪些文章是好文章,哪些不是, 那样的话,偷起来才值得,同样是个偷,就要偷好东西。
第二,要心狠手辣,偷个点子,已经不是现在网络时代的所为了,要干就干大的,一句句抄也不过瘾,要玩,就得一整段一整段地抄。
第三,要改头换面,好文章,名气也大,万一偷鸡不着蚀把米,怎么办?简单,把前面的弄到后面去,把后面的弄到前面来,删几句,加几句。
第四,要象煞有介事,光抄还不好玩,请个嘉宾来一起玩,让人看着还真以为事,更厉害的,请嘉宾不算,弄个大赛才好玩……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我在网上放了真假费列罗的照片,有位朋友留言说我的文章被人“偷”了,我的文章反正是经常被人拿去,换成自己的名字骗稿费的(无形中损失不少啊),就连《扬子晚报》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偷过呢,我向来是不追究的,只是既然朋友提醒,总要给朋友一个交代。于是,GOOGLE一把这个“孙景晶”,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回不是改个名了,而是明目张胆的剽窃了,真是无法无天了。我的红烧肉一文,看过的人上万,都知道是我写的,这位老兄居然敢抄,我也算服死他了。
好文章就是这么来的,现有范文两篇,给大家看看。
红色的字,就是这位老兄抄袭的部分。
蓝色的字,是我原文中的部分。
紫色的字,是我的注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范文网址:色泽鲜亮入口酥最爱浓油赤酱味
原文网址:蘇式紅燒肉
  经典的菜,总是令人念念不忘,苏式红烧肉便是此中一例。夹一块,往往还沾着浓浓粘粘、香喷喷的红汁,像拔丝香蕉一样能拔出油丝来;咬一口,酥烂适宜,肥肉滑而不腻,瘦肉嫩而绵软;红亮亮的肉皮则是一咬即烂、入口即化。今天这位厨星给我们带来的便是经典的苏式红烧肉,这道透着浓油赤酱的美味,也是她的最爱。
  厨星六号
  孙景晶
  在网站从事白领工作的晶晶,虽说入厨仅一年,但在厨艺方面可称得上是天资聪颖。自从半年前,根据妈妈的调教,再加入自己的创新,她烧出了一碗肉酥味浓的苏式红烧肉,博得大家的一致好评,不仅令原本就爱吃红烧肉的老爸连声称好,就连平时不大爱吃肉的老公,都就着酱汁干掉了三大碗饭。从此之后,她在厨房内展露手艺的兴趣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烹饪美食对晶晶而言,不单单是兴趣爱好,也是一种享受,尤其是看到大家对自己所做的菜肴如此捧场,她有种心满意足的幸福感。
  简单原料:五花肉+黄酒+山楂干+酱油+冰糖
  据晶晶介绍,要烧好这道苏式红烧肉,选料特别关键,肉必须是五花肉,苏沪一带也叫做“肋条肉”。肋条肉要挑夹精夹肥还带皮的,有些上好的肋条肉还可以夹上好几层。根据家里人是爱吃肥肉还是精肉,可进行重点挑选。
        ⁃        原文:這個紅燒肉嘛,挑肉最關鍵。肉要五花肉,蘇滬一帶叫做「肋條肉」,其實就是去骨的rib。肋條肉要挑夾精夾肥的,好的肋條肉可以夾上近十層,也叫「夾心肉」;品質差一點的,衹有夾四五層;再差一點的,一層皮,一層肥肉,一層瘦肉,就沒了。
        ⁃        梅玺阁主点评:前面全是废话,正式开始,就要见功夫了。
  要注意的是,肉不要买得太少,两斤至三斤为佳。如果只用半斤肉去烧,这道菜是绝对烧不好的。若是一下子吃不完,可以盛出来放到冰箱中速冻,味道同样很好。准备好了最主要的五花肉,剩下的佐料就简单多了。一般而言,正宗的苏式红烧肉除酒、醋、酱油和糖之外,完全无需其它佐料,可谓是原汁原味。像晶晶这样稍微考究些的,也会选用山楂干来代替醋的功效,同时使用冰糖,这样烹饪而成的苏式红烧肉香味更足,味道也更佳。
        ⁃        原文:肉不要買得太少,兩斤至三斤為佳。人少的話,也不能「按比例酌減」,這道菜,如果用半斤肉去燒,我敢保證,你絕對燒不好。要是人少一次喫不了,其實可以盛出來,放到冰箱中速凍,過幾天再喫。
        ⁃        這便是正宗的蘇式紅燒肉,除酒、醋、醬油和糖之外,全無其它調料佐料,是謂原汁原味。
        ⁃        梅玺阁主点评:我原来写的时候,有个笔误,就是“速冻”,我想写的意思是“放到冰箱里即可”,结果写成了“速冻”,速冻就是冷冻库,会结冰的那层,把个红烧肉冻那儿干嘛呀?这位老兄一概不管,抄来再说。
        ⁃        抄公的这段,是几段拼起来的,“酒醋酱油糖”这段,本来是结尾的段落,给抄了上来。

  有的饭店为节省红烧肉的烹饪时间,往往会先用油炸,再加姜、茴香、酱油炒,然后再加糖,淀粉勾芡,撒上葱花就算好了。这种红烧肉,十五分钟就可搞定,色泽上也差不多,但一吃到嘴里就区分出不同来了,表面的味道是浓郁了,但咬到里头却没啥味道,而且还会吃得人口干舌燥、肠胃不适。而真正的苏式红烧肉,却不用一滴食用油,所有调料就是黄酒、山楂干、酱油、冰糖,可谓色泽鲜亮吃口酥。
        ⁃        原文:有的飯店,先用油炸,再加薑、加茴香、加醬油炒,然後加糖,再用淀粉著膩,撒上蔥花就算好了。這種紅燒肉,十五分钟就可搞定,但是喫一塊就倒胃口,真是大丟紅燒肉的臉;而且,這種紅燒肉定會喫得你口幹舌燥,腸胃不適;奉勸大家不要嘗試。
  复杂工序: 15’30’60’30’
  虽说这苏式红烧肉的用料相当简单,整个制作工序却有些复杂,而且比较浪费时间。但正所谓“慢工出细活”,“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若没有这么多时间耗下去,这苏式红烧肉的味道可不正宗。小标题上的这些数字,也正代表了各个烹制过程所花的时间,加在一起竟有两个多小时呢。
  料酒浸——15分钟
  将五花肉洗净后,切成两块麻将牌大小的正方形,注意肉不要切得太小,太小了易缩易碎,但也不能太大,太大了不易煮酥,吃起来也不方便。切完后,放置于砂锅内,加入半杯料酒,并用冷水浸没,这样可以浸去毛细血管中的血水,料酒则易于肉纤维吸收,去除腥味,一般浸十五分钟左右即可。
        ⁃        原文:肉要洗淨,切成麻將牌大小正方形的塊,肉不要切得太小,太小易縮易碎,沒有賣相了。切完後,用冷水浸沒,水中放半杯料酒。放在水中浸,可以浸去毛細血管中的血水;水中加酒易於肉纖維吸收,去除肉腥。肉不宜多浸,多浸則鮮味盡失,一般浸十五分钟左右即可。
  大火煮——30分钟
  将浸完的五花肉略微冲洗一下后,便要用大火煮。晶晶告诉小记,这时非常讲究水的放入量,要一次放好,不要烧干了,再加水,就算万一真的要加水,记得要加开水。一般而言,以水浸没肉,并高起两寸以上为宜。
        ⁃        原文:紅燒肉一菜,水最講究。水要一次放好,不要燒幹了,再加點水,有的書上說一小碗一小碗加,我試過,效果絕對沒有我的燒法好。就算萬一真的要加水,記得要加開水,切記,切記。我們要找一個大鍋,把肉再洗一遍後放入,水要浸沒肉,並高起兩寸以上。
  锅中加了水,就点火,火要开到最大,同时放入山楂干,可以起到让肉质膨松的作用,更容易烧酥。若没有山楂干,放半勺醋也可。大约五六分钟后,水就开了,继续煮上五六分钟,随着肉块的翻滚,水面上会浮起一层黑红色的杂质,这层杂质是烧熟的血水,要用汤勺小心地去掉,砂锅边上粘着的杂质,也要去除干净。
        ⁃        原文:鍋中加了水,就點火,火要開到最大,水中再放料酒,並且放半調羹醋。放醋可以讓肉質膨鬆,更容易燒酥;我的好婆放干山楂,效果更好,香味更足,衹是不容易弄到。
        ⁃        大約五六分钟後,水就開了,繼續煮上五六分钟,隨著肉塊的翻滾,水面上會浮起一層黑紅色的雜質,這層雜質是燒熟的血水,上海人稱之為「琺」。……「琺」要「辟」好幾次,鍋邊上粘著的,也要去除干净。
        ⁃        梅玺阁主点评:山楂干也好,干山楂也好,根本就是我好婆的绝活,这么一来,倒成了这位晶晶的本事,气人啊气人!
  小火炖——60分钟
  用大火滚煮约半小时之后,可以改用小火炖,火的大小以水面不沸为准,炖的时间较长,至少要一个小时,目的是为了让肉质酥嫩。红烧肉之所以好吃,要的也就是这个慢功夫。
        ⁃        原文:用大火滾煮半小時左右,可以改用小火,火的大小以水面不沸為準,叫做「焐」。焐呢,要焐至少一個小時,焐得時間越長,越好喫。紅燒肉,切忌旺火急燒,要的,就是這個慢功夫。你要時不時地去看一下,小心湯水被燒幹,當然,湯水燒幹也不見得是壞事。以前太倉城內南大街,有個叫倪德的廚師,就是因為沒掌握好火候,把紅燒肉燒得湯水盡幹,肥瘦分離,結果卻意外地發明瞭太倉肉鬆。
        ⁃        梅玺阁主点评:“焐”一字,这位抄公不明白,改成了炖字,看来这位老兄其实并不深谙做菜之道啊!
  铁锅收汁——30分钟
  当肉烧得用筷子轻戳可陷入时,换到铁炒锅里烧,注意这时肉质已非常酥嫩,要轻拿轻放,然后要放入酱油。这放酱油也颇有学问。晶晶告诉小记,一般酱油分为老抽和生抽,老抽其实是放了焦糖的,色深容易上色,适合用来烧红烧肉,而生抽则是色淡味咸,不能用。
        ⁃        原文:肉要燒得用筷輕戳可通,然後換到鐵炒鍋裏,開著蓋子燒。這時,要放醬油了,醬油放得太早,肉沾到鹽份便燒不酥,放得太晚,衹有外層的肉被染上色,不能入味。火呢,要比剛才「焐」的時候大一點,但也不用開得極大,因為現在肉已爛了,火開得太大,會把肉煮碎。
        ⁃        醬油要選色深但不是太咸的,廣東菜裏分老抽和生抽,老抽其實是放了焦糖的,我們要的就是這種;生抽呢,則是色淡味咸,不能用。
  上色时的火要比刚才炖的时候大一点,但也不能开得太大,因为这时肉已经很酥烂了,火一大肉容易煮碎。这样开着锅盖煮上半个小时之后,放入冰糖,汤水就会慢慢地厚起来,这一过程叫做“收汁”。“收汁”的时候可以轻轻地翻动肉块,这样着色较均匀。等到汤水变得更加稠厚,有油亮泛起来时,这道经典的苏式红烧肉也就烧好了。
        ⁃        原文:火呢,要比剛才「焐」的時候大一點,但也不用開得極大,因為現在肉已爛了,火開得太大,會把肉煮碎。
        ⁃        放糖的時候,火要開大,放入糖後,湯水會慢慢地厚起來,可以輕輕地翻動肉塊,如果怕自己水平不行,擔心把肉塊翻破的壞,可以用勺子將湯水臽起,再澆下去。糖放入後,湯水很快就可以收幹,所以千萬不要離開,如果香味實在誘人,可以蘸一點湯水先解解饞。等到湯水變得更加稠厚,有油亮泛起來,這道菜就燒好了,湯不用燒得太幹,紅燒肉湯拌飯,乃是天下極品。
        ⁃        梅玺阁主点评:总算这位有良心,给我的红烧肉加上“经典”两字,的确,这篇文章被转载数百次,能不“经典”吗?
  晶晶提醒说,冰糖是烧这道菜的关键,因此一定要舍得放,一般而言一斤肉一两糖,如果冰糖块大,事先要敲碎。
        ⁃        原文:糖,要敢放,要捨得放。糖的數量,大約一斤肉一兩糖,糖最好用冰糖,冰糖甜度高,味純,透明度也高,乃是燒這道菜的關鍵。冰糖塊大,要事先敲碎。
  花絮
  经历了两个多小时的烹制,这道千呼万唤始出来的苏式红烧肉,终于呈现在了餐桌上,其受欢迎程度自是不用多语。这不,端上来还不到十分钟,就已被消灭了近一半。就连嚷嚷着要减肥的小记,也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的将筷子伸了过去。到最后,就连碗里的红烧肉汤也成了抢手货,你一勺我一勺,顷刻就见了底。晶晶笑着说,每次烧这道苏式红烧肉都特别有成就感,如今,它已是自己的招牌菜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范文网址:海派罗宋汤家家各不同
原文网址:正宗海派羅宋湯
  对于罗宋汤,上海市民一定不陌生。“罗宋”二字本是“Russian”的音译,指的是俄国式的。在十月革命时候,大批俄国人来到上海,不仅带来了伏特加,也带来了俄式西菜。而这道汤,就是从俄式红菜汤演变而来的。
  但俄式红菜汤辣中带酸,酸甚于甜,上海人并不习惯,后来受原料采办以及本地口味的影响,渐渐地形成了独具海派特色的罗宋汤。如今在上海,几乎家家都会做罗宋汤,但做法配料口味又不尽相同。今天的厨星给我们带来的便是她家独有秘方烹饪而成的奶香罗宋汤。
        ⁃        原文:  就像這道湯,「羅宋」兩字本是「Russian」的音譯,指的是俄國式的。在十月革命時候,有大批俄國人輾轉流落到了上海,他們帶來了伏特加,也帶來了俄式的西菜,上海第一家西菜社就是俄國人開的。這道湯,就是從俄式紅菜湯演變而來,俄式紅菜湯辣中帶酸,酸甚於甜,上海人並不習慣。後來受原料采辦以及本地口味的影響,漸漸地形成了獨具海派特色的酸中帶甜、甜中飄香、肥而不膩、鮮滑爽口的羅宋湯。這道羅宋湯,只在上海有,你要真到現在的俄羅斯去,還喫不到呢。
        ⁃        梅玺阁主点评:“酸中带甜、甜中飘香、肥而不腻、鲜滑爽口”十六个字,本是我极得意的地方,没想到“高手”没有抄去,仔细一看,原来把前面的搬到后面,抄到“后记”里去了。
原材料准备:红、黄、白、紫
  这道罗宋汤的原材料虽然都很常见,但要准备的东西却很多,一不小心就会忘了一两个。因此,每次要去采购罗宋汤的原材料之前,晶晶都列一张单子,单子上的原材料以颜色来分组,这样不但好记,而且一目了然。红:牛肉、番茄酱、胡萝卜
  首先,烹饪这道汤时建议用牛肉,这样烹饪出的罗宋汤要比用红肠烹制的更鲜美,不过缺点就是烹饪时间太长。有些人考究点,牛肉、红肠一起用,不过晶晶告诉小记,这样味道反而有些杂了,有点怪。至于番茄酱和胡萝卜则是给罗宋汤着色时必不可少的材料。黄:黄油、黄芽菜、土豆
  有些“食堂派”的罗宋汤往往不用蕃茄酱或是只放极少用以着色,汤色“清汤光水”的,关键原因就是没用黄油。黄油对于罗宋汤,就如同香醋与大闸蟹,地位非常重要。要烧出西餐浓汤的滋味,没有它可不行。而黄芽菜和土豆则可以使罗宋汤微微带有甘甜的滋味。白:牛奶、面粉
        ⁃        原文:「食堂派」又稱「弄堂派」,湯往往用大面盆或是保暖茶桶盛裝,不用蕃茄醬或是只放極少用以著色,那湯常常是「清湯晃水」的,飄著幾絲紅腸而已,蕃茄多不剝皮,反正與那西菜館裏的羅宋湯是大相徑庭,奇怪的是,即使這樣的「蕃茄煮水」,喫著也很爽口,至今還有許多中學生不願意喫學校的飯菜,跑到校門口買一兩元錢一碗的這種湯,加片麵包以做午飯。
        ⁃        梅玺阁主点评:“食堂派”是相对于“饭店派”来说的,另外还有“家庭派”,抄公只抄了一个,看起来就大没味道了。另外,黄油对于罗宋汤,简直画舌添足,最最关键的,几时见过罗宋汤用黄芽菜的?那叫卷心菜,看来这位抄手连正宗的罗宋汤还没吃过,居然也敢来冒充厨星,也敢来抄我的文章。
  牛奶和面粉是许多人烹饪罗宋汤时容易忘记甚至会被忽略的原料,但要烧出罗宋汤的奶香味和浓稠感,还非它们不可。也有些人喜欢用炼乳来代替牛奶,味道同样不错。紫:洋葱
  洋葱是传统俄式红菜汤中原料的元老,在海派罗宋汤中同样非常重要,它可以带出罗宋汤的香气。
  炖煮牛肉汤:时间和诚意很重要
  牛肉买来后洗净切块,由于需要久煮,肉切得太小易碎易烂,不妨切得大一些,到时候方有“大快朵颐”的感觉。还记得前两天看《大长今》,最高尚宫比赛的第一个项目就是炖煮牛肉汤,长今因为贪快,使用香料使牛肉快速变酥,这样虽然减少了烹饪时间,但味道却没有今英用一个晚上炖煮出来的牛肉汤好喝,因此最后输掉了比赛。故事的道理一目了然,好吃的料理来自时间和汗水。烹饪罗宋汤同样是这个道理,要熬制出牛肉的鲜味,没有两三个小时可不行。炖煮牛肉汤时别忘了去除牛肉的浮沫,这样烧出来的罗宋汤色泽更纯净。如果家中有柠檬,不妨挤出汁来一起烧,这样不但可以使肉质酥嫩,还可增加香味。
        ⁃        原文:牛肉買來後洗淨切塊,由於需要久煮,肉切得太小易碎易爛,不妨切得大一些,方有「大塊朵颐」的感覺。先燒小半鍋水,同時放入料酒,將牛肉放入後稍煮幾分鐘,取出再次洗淨。
  四起油锅:不稠不稀汤色艳丽
  熬制牛肉汤同时,晶晶开始准备蔬菜和酱料。要使罗宋汤不稠不稀、汤色艳丽、浓香扑鼻,奥秘在于用黄油四起油锅。
  首先是煸炒洋葱,炒出香味。
  然后放入卷心菜、胡萝卜和土豆等蔬菜继续煸炒,使其脱水。煸炒之后,一起放入牛肉汤中以小火炖煮。
  第三次起油锅是番茄酱的煸炒。罗宋汤的鲜艳红色和甜酸味都是靠番茄酱。烹饪罗宋汤时一定要舍得用番茄酱,晶晶告诉小记,她平时一用就是一整瓶番茄酱。煸炒番茄酱,除了可以使它散发出浓浓香味之外,还能使汤色更好看。炒好的番茄酱同样放入锅中搅匀,以小火炖煮。这时,再加入牛奶,一小盒即可,浓汤香味立刻四溢。
        ⁃        原文:羅宋湯的紅色和酸味其實都不是靠新鮮蕃茄而來,而是靠蕃茄醬。蕃茄醬宜用100克中罐的,一斤半肉到到稱著肉,用一罐正好。蕃茄醬放入湯前,要用油炒,油溫要適中,太高容易破壞蕃茄醬的酸度,炒要炒透,炒透了湯色才會好看。一般炒到蕃茄醬的顏色呈暗紅色,做出的湯顏色最好。
        ⁃        梅玺阁主点评:番茄酱是罐装的,番茄沙司才是瓶装的,显然这位老兄就是“抄+想象”,并没有真正依样画葫芦做过一遍。另外,这位又是黄油,又是牛奶,真要有谁上了当,千万不能怪到我啊!
  很多人总觉得自己炖的罗宋汤没有西菜馆的稠厚,殊不知,这道汤中有一个关键的工序,叫做“炒面酱”。炒面酱很容易,舀几勺油放入锅中,开小火,放入面粉炒匀,等到面粉和油完全融合,就可以了。面酱不宜大多,否则浓汤就成面糊了。面酱放入汤内后,将其搅拌均匀,汤水立刻就会变得浓稠起来。再加入盐、糖、味精和胡椒粉调味提鲜就完成了。
        ⁃        原文:很多人總覺得自己燉的湯沒有西菜館的稠厚,於是就用澱粉勾芡,等勾了芡,湯倒是膩了,但感覺上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殊不知,這道湯中有一個關鍵的工序,叫做「炒麵醬」,不但羅宋湯中要用,其它西式濃湯中,也要用到。炒麵醬很容易,但要有耐心,舀幾勺葷油放入鍋中,開小火,放入中筋麵粉炒勻,等到麵粉和油完全拌合,就成了。麵醬不宜大多,多了豈不就是喫麵粉了?一大鍋湯,用三湯匙麵粉即可。麵醬應該在湯上桌前放入,放得太早容易「粘底」,麵醬放入湯後,將其拌勻,湯水立刻就會變得稠厚起來。
        ⁃        梅玺阁主点评:我写的时候,打错了一个字“面酱不宜太多”的“太”打成了“大”,抄手抄的时候,是copy/paste,直接就贴过去了。光抄也就算了,但不要误人子弟啊,原文中写到“荤油”,抄公没看懂,就省了这个“荤”字,殊不知,这面酱一物,一定要用荤油来炒,素油是炒不成的。
  厨星六号
  晶晶
  看到晶晶是不是吓一跳?对啦,喜欢做菜的六号厨房星孙景晶又来了!或许是上一次苏式红烧肉给她带来的成就感和满足的喜悦,这一次,她再接再厉又尝试了一道新菜———罗宋汤。这道菜在她们家早先是晶晶妈妈的拿手好菜,据说还是从晶晶外婆那儿承袭下来的呢。之后,喜欢上做菜的晶晶自然也从妈妈那儿学会了罗宋汤的做法,进行适当改良后,做出来的味道竟比妈妈所做的罗宋汤更胜一筹。吃全麦面包、喝罗宋汤,再加上牛排,这样的晚餐别有一番风味。
  后记
  上桌后的一锅罗宋汤异香扑鼻,顿时使人食欲大开。舀上一碗,拿块全麦面包,醮着吃最是美味。晶晶笑着告诉小记,这样料足味浓的一碗汤喝下去,都不用吃饭,管饱一整天。老公平均每次都是喝两大碗。虽然知道里头又是黄油又是牛奶,热量奇高,但那种酸中带甜、甜中飘香、肥而不腻、鲜滑爽口的滋味,还是让人忍不住一再喝上几口。(文/唆啦 摄/钱一鸣)
        ⁃        原文:後來受原料采辦以及本地口味的影響,漸漸地形成了獨具海派特色的酸中帶甜、甜中飄香、肥而不膩、鮮滑爽口的羅宋湯。
        ⁃        梅玺阁主点评:我最喜欢的十六个字给搬到了这里,真是服了他了。

Lesson 4, Help Desk 越来越看不懂的书

电脑书,中文的,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就拿这本来说吧。
第109页,“如果无法打开一个文档,第一步是查出问题的产生原因”,这不是废话嘛,不管有什么问题产生,永远都要“查出问题的产生原因”啊,哪怕就是车开不动了,人生病了,也是“查出问题的产生原因”啊。
严格来说,查原因还不是第一步的,第一步应该是保证现状不再恶化,就象人生了病,如果严重的话,第一步是抢救,先打一针强心针下去,而不是研究这高烧到底感冒而来还是炎症而来。
第114页,“Mac OS X 10.2或更高版本的Classic环境不要求系统文件夹得到‘上帝保佑’才可使用”。嗯?“上帝保佑”是个啥选项?怕不是电脑自动翻译给整出来的玩意吧?我想,如果真要是译的,译得好一点的话,应该是“菩萨保佑”才对啊!一笑。

真假巧克力

20060808_cho_01.jpg
20060808_cho_02.jpg
客户送来的,看看,绝对“以假乱真”吧?下图,左面是“金梦”,右面是“金莎”,前面比较光滑,后者褶皱多一点。
味道嘛,天壤之别,噢,还有,假货里面是花生米。

Lesson 3, Help Desk 文件结构

20060805_computer_01.jpg
上周去厦门,闲来无事逛电脑城,买了一个好玩意,大家猜猜,是个什么东东?
今天看至第三课了,把要点记录一下:
• 译者把“~”译作否定号,换我来翻的话,多半是“浪线”或“约线”
• Mac OS X查找资源的顺序
        1.         Users (~/Library)
        2.         Local (/Library)
        3.         Network (/Network/Library)
        4.         System (/System/Library)
• 除了本地的root卷,其它的卷都在/Volumes目录下,光盘等全是
• Font Book用来安装字体,可以按用户安装
• Mac OS X的HFS Plus是大小写保护的,但大小写不敏感的分区
• 有一个“束”的概念,不知道英语原文是什么,不是很理解,有时,电脑书就要看原文的
• 与上一则相同,“文件分支”的概念,到底是什么啊?
• 用光盘启动后,也可以使用磁盘工具,可以用来给硬盘分区,修复磁盘等
• 磁盘工具不但可以修复磁盘(但是不可以是启动分区),还可以做磁盘文件和镜像文件,最简单的,就是把一个folder做成.dmg,双击即可mount
————————
今天还试着把PC机里的先锋DVD刻录机拿出来,用IDE-USB大硬盘盒接上,可以被iBook认出来,也可以用,只是随机的两张安装盘居然是D9的,本来想做套备份的,现在看来一时不行了。

小豆最后一次扎手

今天上班,丈人丈母去了黄山,由老爸老妈负责带小豆去看倪医生。细节不知,只是在三点四十分的时候,和老爸通电话,说是刚刚看好病,并且说小豆的手扎出来都有血,倪医生说下回开始,不用扎针了。
小豆最近吃饭稍有好转,但离“喜欢吃饭”还有很大的差距,如果这样就扎出来全是血了,我还是怀疑那就是“江湖诀”。
以下是下午四点的消息,后来老爸老妈带着小豆来等我下班,就有了更多的故事。
把小豆“交”给我爸妈之前,千叮咛万嘱咐,叫我妈不要去吓小豆,不要说“不吃饭,就扎手”之类的话(我就是这么被吓大的),嘱咐是嘱咐老爸的,让老爸转告老妈,据说老妈答应不吓小豆。
后来的事情是这样的:老妈碰着倪医生,她们是老朋友了(我以前老生病,老生病就老是看她),结果两个人联合起来吓小豆“你吃不吃饭?不吃饭,就扎手!”,结果小豆说“我扎手倒也不怕,吃药也不怕,就怕吃饭!”,绝倒,两个。
看完病,老爸老妈带着小豆去了肯德基,而没有去麦当劳,原因是小豆觉得肯德基的玩具更好玩一点。小豆正在吃倪医生的中药,按理忌嘴,不能吃汉堡之类,结果要了儿童套餐,小豆拿玩具,老爸老妈吃套餐。在肯德基经常老人带着小的来,看着小孩子吃,结果我们家是小的带着老的去,看老的吃,可不可以算“新二十四孝”啊?
昨天买了一本《二十四孝》的故事书,打算说给小豆听,俗话说“百善孝为先”,不过那个潘安人长得漂亮,又孝,却不是个什么好人物,看来,俗话有时也不准。

[上海]雅点舫小吃

上午十点多,石芸带小米过来,十一点多,一家与石芸、小米到西郊百联,本来我是打算去吃西郊百联对面的面店,以前一直路过,见到街对面有家“苏州面馆”,没想到,只不过一两个月没留心(那里常去,只是没留心),就变成了豪华装修的饭店,整条街都是,想想当中有隔离栏,过马路并不方便,于是决定到二楼的雅点舫吃,刚拿定主意,天上大雨下来,暗中庆幸自己决定准确。
二楼雅点舫,以前吃过,味道一般,装点精致,今天去,座无虚席,好在只需等待片刻,其点了香糟田螺(15元),排骨年糕(20元),开洋葱油拌面(6元),香菇面筋焖肉面(13元),虾肉小馄饨(5元),金腿小粽(8元),绿豆汤(6元)外加可乐一听共79元,想想吃点心也要冒80元,不算便宜。
香糟田螺味道很好,田螺很酥,微有泥沙,美中不足是糟味不够,但算是现在上海滩上能吃到好的糟田螺了,记得读中学的时候,北京路陕西路口有家“杏元”,糟田螺三角钱一碗,是我初中时代经常吃的点心,很旧的锅,很破的碗,一个大铁勺子舀起来,一勺子就是一碗,舀的师傅随手拿点牙签放在田螺上,吃的朋友捧着田螺,随便找个位子坐下,便用牙签挑了吃。那时的田螺炖好多时间,几乎只只田螺都是破的。
今天的田螺没有一只是破的,倒让我想起小时候的那个破碗盛的破田螺,虽然卖相差了点,却依稀记得更好吃一些。不过,小米很喜欢今天的,不断地嚷着“小米要吃小小的、大大的螺蛳”,很是可爱。
排骨年糕与“鲜得来”的大不相同,鲜得来的那种,是整块排骨油炸,再加两块扁扁的年糕,舀点酱再加一点辣酱油,以前外婆家住在云南路淮海路,边上曾经有座铁皮房子,是鲜得来的分店,由于就在家门口,彼此都认识,彼此也有照应,于是买一张排骨年糕的票子,可以装满一镬子,有点象《小小得月楼》“六只角子,一大镬子”的架势。
今天的排骨年糕,是用宁波小年糕,一盆十数条,排骨是大排切开的,有点象平时吃的排条,但要比排条阔一点,酱汁是糖醋味的,与传统的排骨年糕大不一样。米醋为主的糖醋,淡而不咸,是我非常喜欢的味道,就象我自己做的一样,很是可口,排骨炸得相当透,也相当嫩,虽然20元一盆,价格不菲,但是味道好,也就物有所值。
面相当没有花头,关键汤是味精汤,而不是久炖的高汤,浇头也不见得是现炒的,估计焖蹄也是批来的,虽有面筋尚可,的的确确是水揉的,而不是油炸的那种圆面筋。
其它的没有什么,小粽子做得相当精致,不过我没有尝,不敢评价。
雅点舫的空调很弱,吃面吃得我一身大汗,在西郊百联的所有吃食店里,只有肯德基、麦当劳和星巴克的空调是到位的,记得去年在永和豆浆吃完东西后到到肯德基,感觉真是天壤之别啊,有时就想,不怪肯德基、麦当劳之类比土快餐能赚钱,人家的确有人家的本事啊,我们现在样样学外国,动辄“与国外接轨”,收费是接轨了,但服务还差得远呢。

佳味再添 之二

到了厦门,竟忍不住“一顿两吃”起来,所谓的“一顿两吃”,就是每顿要吃上两家饭馆,方才过瘾,这不,统共五十多个小时,不算早饭,只有一顿午饭是别人请的,余下该有三顿,我倒是吃了六家饭馆,其中倒有三家是和“吴再添”有关的。
中午从南PU陀出来,叫了辆车到黄则和花生汤,在其隔壁买了点肉松,便信步朝大同路“佳味再添”走去,路上还碰着一只豆腐花摊头,一块钱一碗,很嫩很嫩,不过厦门的豆腐花是甜的,不象江南的放虾皮、酱油般的亲切。
问起摊主,说是早上卖一桶七八十碗,过午的一桶有一百多碗,及至问到他一斤豆放多少水,便死活不肯说了,被我逼不过了,说“我们都是用桶量的,不知道份量”,这句话要一开始就说,我倒也信了,无奈到了此间,我虽然不信,却也没有那逼供的手段,只能作罢。
到了“佳味再添”,已经一点敲过,不过店里没有收摊的迹象,于是买了五块钱的熟菜票子,又买了张三块钱的虾面票。
先到熟菜柜“依例”要了两条五香、四粒土笋冻和一只卤蛋,今天依然没有忘记“依例”问一声“有腌萝卜吗?”
“哪里有腌萝卜啊?”服务员随手抓起一把白色的片片,“这个叫酸萝卜”。
五香的味道依然是很香,土笋冻也还是老味道,既然今天有了酸萝卜,就好好地品尝一下酸萝卜吧。第一口,觉得不酸,不但不酸,还有点辣,那种萝卜特有的辣口感觉。哎呀呀,不管是腌萝卜,还是酸萝卜,当然酸萝卜也还是腌出来的,凡是不打算生吃萝卜,就不能有这些辛辣的味道。
吃了几口后,发现辣味没有了,但万万不是“已经吃习惯了”的缘故,我想或许是有的先腌,有的后腌吧。酸萝卜蘸着厦门辣酱,甜、酸、辣都有,但每种味道都是淡淡的,并没有哪一味太强而“抢了锋头”,也没有哪一味太弱弱而“失了风彩”。
今天的卤蛋“没有花头”,一来服务员太忙连切也没有切开,就不方便蘸酱了,二来卤得时间过,不说味道了,就是色面亦是淡淡的,不到位。
等熟菜吃完,到虾面摊取是面,看到那里煮着的鱼丸、肉丸很是可爱,特别是鱼丸,一个个白白胖胖氽在水面上,既清爽又诱人,于是要求用三块钱虾面的票子拿鱼丸,服务员给了我五个鱼丸,也不知道水牌上2.5元的鱼丸应该是几只。
好象福建的鱼丸都是夹心的,鱼肉蓉里面还有肉蓉,记得上次在福州吃过鱼丸,仿佛放了太多的淀粉,这回在“佳味再添”的鱼丸倒是非常的好,有弹性、有嚼劲,却又不死硬,鱼丸上有许多小洞,可以打发到位。我一直在想,以前做鱼丸全是手工活,如今有了电机的搅拌机,这打鱼蓉的活,可以省力不少,却为什么偏偏一颗好鱼丸,始终都是可遇而不可求呢?如今的饭店,把太多的心思花在如何卖出更多的鱼翅、龙虾,却往往忽视了身边的好东西。
更多的时候,饭店是误解了“招牌”的HAN义,总以为“金钩排翅”是招牌,“八头网鲍”是招牌,殊不知一家好饭店的招牌菜,就是应该人人都会点上一份,人人吃了都说好,那才叫招牌,招牌是人传人喊出来的,并不是你印在招牌上,就是招牌菜的。
回来再说“佳味再添”的鱼丸,这个鱼丸松而有弹性,里面的肉却不是烂糊的肉酱,而是“有骨子”的小肉粒,久煮后肥肉炀开,咬上去就有肉汤流出,鲜香滑油,实在是件好东西。
每次到“佳味再添”来,总是拿着它和上海的小吃店比较,总是觉得虽然样子差了些,但味道倒要好上许多;虽然盆ZHAN碗碟比上海的更嫌破旧,然而却更有一种“家常”的亲切感。到如今,这家店中唯有“油葱(米果)”和“芋包”两样没有尝过,就留到下回吧,反正,这家店虽然离家八百多公里,但是于感情来说,就象家门口的小店一般。
20060805_lunch_05.jpg
20060805_lunch_06.jpg
20060805_lunch_07.jpg

林家鸭庄

这家店,就在南普陀对面的那条路上,我到南普陀有正事要办,就打算随便吃点,正好这家“林家鸭庄”也是在网上见过的,就决定吃这家。
进得店内,见到墙上挂着什么“金牌特色”,趁我的心是一种来一份,谁知刚点了了第一个“蚵仔面线”,就被服务员告知“很大的一盆,你一个人吃不了的”,并且“你挑个别的吧”,好,给剥夺了“乱吃”的机会。
哼,我点个卤鸭总行吧?看样子,那个什么四物鸭汤,量也不会少,服务员是不会让我点的,天气又热,不如来碗粥吧,要份皮蛋瘦肉粥,再要碗酸菜肚片汤,酸菜解暑。
“你已经有粥了,还要汤啊?”服务员又发话了,这倒是,大多数人有了粥肯定不要汤了。
卤鸭8元,竟有两个鸭腿,味道和苏式的酱鸭差不多,只是没有苏式的甜。调料是醋,鸭腿蘸醋,倒是第一回。
皮蛋瘦肉粥端上来,我是倒吸一口凉气啊,这哪里是粥嘛,分明就是我们上海人吃的泡饭嘛,除了用芹菜粒代替绿葱有可取之处外,根本就是应该“打汇票”的东西,这样的东西要7元,简直就是抢钱嘛。
酸菜肚片,味道很好,肚片大而嫩。最最好吃的就是那些酸菜,汤中的还没有卤鸭边上的好吃,吃了许多还不过瘾,另外出了一块钱,特地叫服务员加了一小碗,方罢。
结账,总共21元。
意犹味尽,所以南普陀出来,又去了“佳味再添”。
20060805_breakfast_01.jpg
20060805_breakfast_03.jpg
20060805_breakfast_02.jpg
20060805_breakfast_04.jpg
20060805_breakfast_05.jpg
20060805_breakfast_06.jpg

佳味再添 之一

也不知是第几次到这家店了,这不,在“小眼镜”没有吃到爽,出门直接又打了车,到了大同路上的“佳味再添”。
夏日的八点多,街上依然很亮,沿海的路上,新开了不少的吃食店,装修入时,店堂明亮,但是“佳味再添”依然还是那种破破的、暗暗的样子。
永远不变的账台,依然悬着水牌,卖票子,取东西。价格好象也没变,这是我非常高兴的一件事,你想西安的“老孙家”把羊肉泡馍卖出天价来,结果西安人从来不去吃老孙家的羊肉泡,厦门的“佳味再添”没有因为名气大而没有“只供游客”的“高价本地馆”,而是一如继往地服务着本地的食客,这一点,从店堂里洋溢着的闽南话,就可以感受得到。
我买了两条五香,四糕土笋冻,见到有灌肠,又称了五块钱。要的时候,土笋冻没有了,服务员跑到厨房里拿,到手的时候,有一粒土笋冻上还裹着冰块。
五香、土笋冻,是不必多说的东西,而且我觉得这样东西,就是不能到五星级的宾馆,豪华的馆子里吃,只有街边小摊,才会更好吃,大店里的人,也有点这些东西,无非是因为这东西本来的“名气”,而街边的小摊,却完完全全靠着味道取胜,一条街上,若有两个摊子卖同样的小东西,生意只有靠味道,再怎么做广告也是无济于事的。
“佳味再添”的五香,不是很粗,只不过细细的一条,一块钱的东西嘛,能粗到哪里去?有的时候,炸得颜色深一些,有的时候却又淡一些,给人一种“不能控制质量”的感觉,然而它的本事就在于,不论怎样的颜色,味道却总是一样的,虽然有肥肉,却不感到腻,马蹄的存在,大大改良了口感,不只是一昧的荤物的札实,还有素菜的香甜与松脆,反正,即使在盛夏,即使是油炸的,即使还有肥肉,却依然鲜香爽口,令人吃了还想,这就是五香的诱人之处。
另外还买了内脏汤,我一直觉得厦门的内脏收拾得特别干净,不象内地,一大锅加辣加粉条,连本来什么样子都看不清,厦门的内脏纯用清炖,干干净净讨人喜欢,有许多人不吃内脏,我觉得是他们没有吃过厦门的内脏所致。内脏汤三元钱一碗,也是拿个空碗,拨拉一些事先煮好切碎的,然后舀上汤。
又看到邻桌的吃粽子,一人买了两个,欢快地吃着,问之,告是甜的,看他吃得香,忍不住又到账台上买张票,买了“加料肉粽”。
粽子很大,也浇上了厦门辣酱,厦门的粽子不象喜嘉兴的,不是粘粘糯糯的,而是湿湿烂烂的,吃的之前,先用筷子把粽子弄开、弄散,然后拌着厦门辣酱一起吃,里面有肉,还有香菇和栗子,是谓“加料”。
外加一瓶啤酒,3元,一个晚上,吃了两家,还是没有用掉一百块钱。
20060804_supper_ii_01.jpg
最左边的那粒土笋冻,上面裹着一层冰
20060804_supper_ii_02.jpg
20060804_supper_ii_03.jpg
20060804_supper_ii_04.jpg

小眼镜大排档

在“阿发”吃了一顿,上网查一下“酱油水”的来历,于是在“点评网”找到了一家叫做“小眼镜”排档的地方,排在口味榜里,排名还相当靠前。于是,中午打了个电话定座,对方听我只有一个人,有点淡淡的,不肯定位,说什么“到时来有位子的”,在我的坚持下,定了一个位。下午睡了一觉,醒来就叫车直奔“小眼镜”。
“小眼镜”在一条小路上,我大约是六点半到的,果然已是座无虚席,要不是定了位,肯定是吃不到的了。
依然是站着塑料筐前点菜,没有看到土笋冻,于是随便点了几样。网上说“蒸鱿鱼”是特色,就要求来一份;服务员问我要不要“海瓜子”,一看,就是我喜欢的“薄壳”,也要了一份;看到厨房的人拿了个炖盅,把蛏子一个个塞进去,觉得好玩,也要了一份;最后因为“阿发”的叶子鱼好吃,就要求也来一份酱油水,服务员推荐了一种怪怪的鱼,说是十五元四条。
依然没有问价钱,网上说“小眼镜”的价格低得离谱,这回我又带足了钱,不怕。
这回,没有沿街的位子给我坐了,从后面上楼,倒是有房间,一间四桌,还有空调,内带卫生,算是很高的待遇了。
桌上摆着一碟黄豆,是送的,也是用肉烧出来的,但是味道没有“阿发”送的花生好。
菜很快就上来了,蒸鱿鱼其实也是酱油水,鱿鱼很白,也很嫩,味道倒是还不错。
等薄壳上来,兴高采烈的挟起就吃,这玩意,上回在珠海吃了,念念不忘,又经《中国饭店美食之旅》的吴昌寿先生点拨,更是朝思暮想,不料在此撞见,当然要一饱口福。挟一起一堆往嘴里塞,不料却把我着实辣着了,这哪是厦门菜啊,上面堆着红辣椒,辣味直冲喉咙,呛得我几欲流泪。
仔细地看了一下,又试探性地挟盆边的吃了几个,发现盆边的不辣,想必是炒好后,上面放葱放辣椒,再用热油淋的,于是挟起辣椒,再匀匀地拌了一下。再吃,果然味道好许多,酱油加糖炒的,有咸有甜。
味道虽然好了,东西却还是不怎么样,关键在于“薄壳”太小了,没有肉,炒呢,又稍微过头了一点。也难怪,这么小的薄壳,放在“炮台”上炒,当然一入油就老了,细细想来,小眼镜的便宜口碑不是没有道理的,用料便宜了,价格当然就下来了。
蛏子,在网上见到有人称之为“观音舌”,这也未免太过份了吧?我一直觉得哪怕是“佛手瓜”,起得也有点过了,岂不料还有如此厉害的,不服不行啊!
插蛏,就是把蛏子竖地插在炖盅里,然后蒸熟,炖盅里会以有小半盅的汤,很是鲜美。不过,蛏子稍嫌瘦小,而且还有泥沙,这玩意看来很是简单,不妨回家后,做一次试试。
最后的酱油水鱼,端上来只有三条,说是“大的话,就是三条”,鱼很干瘦,远没有昨晚“阿发”的好吃……
这顿饭,连一瓶“劲酒”总共55元,着实便宜得有些出乎意料,但从味道上讲,如果阿发可以打到80分,那么小眼镜只有刚刚及格。
我有时在想,有句话叫做“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想添一句“盛名之下、何得至味”。
20060804_supper_i_01.jpg
20060804_supper_i_03.jpg
20060804_supper_i_04.jpg
20060804_supper_i_05.jpg
20060804_supper_i_02.jpg
20060804_supper_i_06.jpg
20060804_supper_i_07.jpg
20060804_supper_i_08.jpg
20060804_supper_i_09.jpg
20060804_supper_i_11.jpg
这个就是插蛏,蒸的,顶上有点干了,我想不妨可以盖上盖子炖,或许可以好一点

[厦门]阿发酱油水

要不是瓢泼的大雨,我断断找不到这家店,我本来是打算叫辆车,是世贸商城的五楼去吃晚饭,据说那里有“全福建的小吃”。
酒店的边上,有个小区,小区的弄堂里,一排有靠十家饭店、茶馆,很是兴旺,饭店的门口有大水缸,养着活鱼,店招上写着“野生海鲜”,我向来对“野生”两字不感冒,就继续往前走。果然,一进弄堂,就有一家“味中香”,据说是吴再添退休后开的,所以酒店里的人会说“吴再添就在后面”,原来指的是这家。味中香和“正宗”的那家(现在叫“佳味再添”了)比起来,没有炸五香之类的东西,卤味也没有,我并不想在一家“味中香”里“吊死”,决定继续走走,找机会打车。
无奈出了弄堂,雨就大起来,一霎时便仿佛是天上打翻了水桶,别说是没伞,就是有伞的,一阵风过来,也是上下尽湿。厦门人打伞,都是那种高尔夫球场用的大伞,没有缩折伞,厦门人长得又小,一个个打着大伞,很是奇景。
无奈,雨很大,好在厦门是沿海的城市,经常下雨,使得建筑也充分地考虑了“躲雨”这个因素,有许多的“过街楼”,我就在沿着“过街楼”走,走来转去,转到了一条小街,一路全是发廊,灯光昏暗,一个“剃头师傅”都没有,显然不是干好营生的。
再往前走,是个菜场,稀稀落落地,已经收摊。然后,远远地望见有些食摊,都挂着“酱油水”的招牌。
阿发算是最大,最正气的一家了。左右有两开间的门面,一边深一点,我去的时候,已经几乎没有位子了,服务员安排我到大间的最里面,我说不如坐在门口,里面开着空调,可能会太冷(由于淋了一身的雨,已经冻得有些发抖),服务员说里面并没有开空调。
看菜点菜,我也没问价钱,就开始点了。一来,生意这么好的店,一般不会斩人;二来,不是鼓浪YU上的店,想必不会怎么乱开价;三来,开在这种地方的店,一般游人是找不着的,只供本地人吃的地方,价格不会太离谱。
银蚶,已经成了上海人的心病了,从那一年的甲肝事件开始,上海就再不许卖毛蚶和银蚶了,吃蚶子,对上海人来说,更多的感觉有些象“雪夜拥姬读禁书”,追求的不是书的质量,而是读书的意境;吃蚶也是如此,只要见到有蚶卖,总会点上一份,为的,就是“吃不着”的好。我也是上海人,所以,看到银蚶,当然也要一份。
土笋冻?当然要,到厦门就是吃土笋冻来的,岂有放过之理。咦,还有没从碗里倒什么来的土笋冻?什么,不是土笋冻?是土笋汤?好好好,也要,也要。
服务员见我这样点菜法,特地关照了一声“没有发票的”,我说没有发票没关系,只要味道好就可以了。其实,我身上只有二百块钱,而且点菜居然连价钱都不问,我也真佩服我自己,我心中存了个念,厦门的东西就是“好吃不贵”,再说了,真要吃完了拿不出钱来,身上的随便抵押一样,都值过许许多多,看我的样子,也不象是蹭饭来的。
看到有九肚鱼,就是宁波人说的“虾(虫孱)”,这里叫做“豆腐鱼”,倒是很形象。
继续点菜,有了土笋冻,当然还要海蛎煎,服务员说他们还有种做法更好,是一颗颗分开炸的,哦?难得换换口味也不错,要一份。
另外,看章鱼很好玩,从没见过这么圆滚滚的品种,问服务员该怎么做,服务员建议我换个土笋冻加章鱼拼盘,欣然应之。
我问服务员,你们叫“酱油水”,到底什么才是“酱油水”啊?服务员建议我要个叶子鱼,说那就是酱油水,好,既然叫了“酱油水”,来了“酱油水”,当然就要尝尝“酱油水”。
点完菜,见到个老板模样的人,我说我要坐在街上吃,反正过街楼在上面,又淋不到雨,结果那人亲自收拾一张桌子给我,就在空调压缩机的下面,自斟自饮,自得其乐。
银蚶一般,烫得太老。
土笋冻和土笋冻差不多,也是结起来的,只是更嫩一点,味道更淡一点。吃到后来,土笋冻化了,土笋汤也化了,味道就一样了。原来这玩意是会化的,怪不是“佳味再添”要把土笋冻放在冰桶里,只是不知道以前走街串巷的小贩没有冰箱,是如何做的。
章鱼非常值得一提,既嫩且脆,入口而化,不象一般的章鱼,咬得“牙塘骨”发酸。
炸海蛎,是人都会做,味道却很好。外松脆,内软糯,里鲜香,真乃神来之笔。
酱油水上来了,给人的感觉象红烧的,后来又听说是蒸的,那就是清蒸好,淋上酱油水和油啦,应该很简单,味道还真不错,甜甜的,就是红烧的味道。
最后结账,这顿饭,连两瓶“劲酒”,总共90元,总算老板不用打110报警,一笑。
后来,雨小了,走回酒店,路过味中香,又吃了一碗虾面,要了虾仁、鱿鱼和大肠,大肠没有煮酥,咬不动,汤很鲜美,腥香中带着甜,不过面很差,有点象米线,是圆圆的,没有嚼头,却又不象米线那样嫩中带劲,只吃了一半。
第二天,碰到厦门的朋友,说起“阿发酱油水”,他们说“这你都找得到?只有厦门人才会去吃的地方啊?”
20060803_supper_04.jpg
阿发酱油水的招牌
20060803_supper_06.jpg
这就是阿发的地址,叫我再找一次也找不到的,下回再去,只能问出租司机了
20060803_supper_03.jpg
20060803_supper_02.jpg
20060803_supper_01.jpg
20060803_supper_05.jpg
这是大间
20060803_supper_07.jpg
20060803_supper_11.jpg
20060803_supper_08.jpg
20060803_supper_09.jpg
这是土笋汤,其实也是冻起来的
20060803_supper_10.jpg
20060803_supper_12.jpg
20060803_supper_13.jpg
20060803_supper_15.jpg
我坐的位子,在空调压缩机下,居然也算是个“固定”位子
20060803_supper_16.jpg
我的“对桌”,也在“过街楼”下
20060803_supper_17.jpg
这就是可爱的章鱼,见过这样的吗?
20060803_supper_18.jpg
味中香的虾面,鱿鱼,新鲜的

blog升到3.31

答应了送个网站给Kevin Chambers,前段时间,教他如何到godaddy.com注册域名,又教他怎么设置DNS,最终都准备好了,我于是决定送他个blog系统,上MovableType一看,MT升级到了3.31了,于是下载,上载,调试,安装,最后终于把www.shanghaivegetarian.com配置好,Kevin是素食主义者,我也算做件善事吧。
同时,blog.yuleshow.org(就是这个博客)也升级了3.31,就目前来说,只是在新系统安装时有点区别,取消了缺省管理员设置,取而代之的是如果是全新的系统,会要求先建立一个用户,比较符合逻辑,也比较少安全隐患,你想,如果一个系统管理员装到一半,尚末配置时去吃饭了,别人就可以用缺少管理员登录,是件多么吓人的事啊?甚至在装的同时,就可以远程用缺省管理km

双立人 张小泉 哑子卖假刀

和Lisa聊天,说到苹果机和PC机的区别,绕了好久,也没说明白,最后有了这样的一个比喻:
苹果机呢就是双立人的刀,卖得奇贵,还不是一样切东西,但关键在于刀的样子好,所以切的时候赏心悦目,“有可能”会切得稍微好一点。
PC机就象张小泉的菜刀,样子难看、价格便宜、切菜没有任何问题,甚至比双立人的不锈钢刀还要轻、还要薄,甚至还要锋利,但最关键的是,张小泉的刀要经常磨,否则它就会生锈。
甚至联想、方正、海尔之类的机器,就是小菜场前哑巴卖的那种刀,哑巴卖刀不说话,只用手比划,面前放块砖头,一刀剁下为二,铁板上放点铁钉,一刀刀砍为两截,哑巴不会说话,只会叫唤,“啊吧”、“啊吧”地叫个不停,好似真是削铁如泥的宝刀。等哑巴的刀拿回家里,切菜都会卷口,过不了几天,全锈了,再过几天,只能扔了。

QuickSilver and Spotlight

FinderScreenSnapz006.jpg
在好多个谈到Mac的地方都看到有QuickSilver的介绍,不过实在没有搞清是个什么,看它的图标和启动图像非常酷,就下载安装了,装了几天,都不知道怎么用,今天上午没事,决定好好研究一下。
PreviewScreenSnapz001.jpg
首先,是搞清了它的界面问题,在许多网站上,都有上图式的图标,不仅仅是QuickSilver的图标,包括Word等等,都有这个大且好看的图标,一直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今天总算弄明白了,这是QuickSilver的功劳。
QSScreenSnapz003.jpg
上图是QuickSilver的缺省界面,看上去象个词典似的,是不是。通过这个界面,可以理解一些QS的基本应用,只要随意地输入要搜索的目标,这个目标是任意的,一个应用程序,一个文档题目,任意的关键词都可以,在键入目标后,QS会找到这些目标,然后根据这些目标给出相应的“action”来,这样,就可以通过键盘来快速地激活这些“action”,是不是很方便呢?
不过,这个缺省的界面很不好看,可以通过属性里的Appearance来调整成那个方框的图标形式。
QSScreenSnapz001.jpg
关于plug-in:
• 要使用Dictionary插件的话,必须安装剪贴板插件,否则所选定的字不会直接送到字典里去,问题是在几次测试之后,怎么也无法把单词送到字典里去了,留个悬念吧,下回解决。
• del.icio.us,这是一个书签管理的工具,要先上网注册,就是这个网址,然后在Catalog->Custom里添加,并输入注册信息,具体怎么用,还不是很清楚
• 剪贴板
另外,QS可以设置成和Spotlight相同的界面,以下两张图片展示了QS和SL的各自的功用,Mac OS X从10.4.4开始增加了Spotlight,可以快速查找文档,以及文档内含的关键词,两个东西各有所长。
FinderScreenSnapz008.jpg
MailScreenSnapz001.jpg

[上海]福园

小时候,在愚园路长大,边上的那条镇宁路,是条很乱的小路,由于是两个区的区界,所以两个区都不去管它。那时,愚园路朝南是菜市场,朝北就是条小路。
那时的愚园路很是幽静,过了傍晚,街上就没有人了。后来,渐渐地人多起来,车也多起来,再后来,镇宁路的小菜场没有了,成了大路,很久的时候,镇宁路都是单行道,不过,有时是南北禁行,有时是北南禁行,反正三天两头地变,许多司机都“吃过药”。
福园酒家就开在镇宁路上,对着愚园路608弄的边门,我还住那儿的时候,福园就有了,到现在已近20年了。那时的福园,只有一开间门面,一层楼,后来生意越来越好,隔壁、楼上都吃了下来,变成了一个大酒家,只是门面还是老样子。
昨天下班乘“差头”过去,差头司机就很诧异地说“搞勿懂生意哪能会介好,介小额门面,生意还介好,有辰光半夜里,还有交关人勒里厢吃饭。”的确,福园的生意就是这么好,我有一次和Gordon, Tina以及阿宇等人,就在那儿喝到了半夜。再上次去,是车会的太阳花生日,开了三四桌,好好地闹了一场。福园没有停车的地方,开车的朋友们把车停到以前同仁医院急诊部的弄堂里(现在同仁医院对面)。
福园的腔调很“俗”,房间的名字叫做“金包”、“银包”,很有上海小市民暴发户的气息。这回,我约了好友Michael Lu小酌,他说我是“吃客”,这我定地方,我想他要乘二号线,找个沿线的比较好,想来想去,就想到了福园。
福园就是这种地方,你不会刻意地想去吃一顿,但到了实在想不出去哪里吃的时候,福园就会映上脑海。
预先定了位子,我们大约是6点到的,菜单还是老样子,复印纸装在文件夹里,大多数全是上海菜,只有少数的“煲”有点川湘的色彩。
点菜当然是我的事,现在朋友吃饭,大多数时间总是我点菜,这也难怪,谁让我写了《点菜的学问》(载于《中国饭店美食之旅》)呢?
冷菜,就点了两个,一个温炝白蟹,就是俗称的“温蟹”,据说是温州流传而来的做法,主要是生炝,每到上海的夏天,大多数店家都不再卖温蟹了,就是怕天热易变质,吃坏客人肚子,赔不起,这时若还敢卖温蟹的,必是真价实货,福园就敢。我呢,只要有人敢卖,我就敢吃,所以点了温蟹,58元。
等温蟹端上来,果然做得很好,肉质紧实,炝得入味,咸淡嗜中(有的店怕变质,弄得很咸),打分的话,可以打到8.5到9分。
另一个冷菜,是周庄咸菜毛豆,12元,无非是不想让冷菜成单,所以配了这个,稍嫌太辣,而且不够鲜。
热菜,其实福园的热菜很容易点,肴蹄当然是要的,40元一只,很是合算。两个人吃饭,一只肴蹄其实也未必吃得下去,但只点一个菜好象有点奇怪,所以又点了一个酱爆猪肝,一个上海小炒,一个面筋,外加一个网上传说的新菜——“韩国粉丝”。
肴蹄之好,自不必说,可能是上海滩最好的肴蹄之一,自从上回在老半斋吃刀鱼面不敢恭维之后,我猜他们的肴肉也好不到哪里去。
倒是可以说说酱爆猪肝,如今上海的饭店,讲究排场,讲究用器、配边,象福园的这份酱爆猪肝,只用白盆子,盛着猪肝,再无胡萝卜、小番茄之类装盆边,也没有鸡毛菜、草头、豆苗之类铺底,完完全全不讲究“看头”,只靠味道取胜,这才叫真本事,若没有两下子,断断不敢如此作为,是谓“扎实”。
不过,要批评的是当我点“鲜肉蟹壳黄”的时候,先是说两只不卖,三只起售,当我要三只的时候,又说要我买四只,可以“每人两个”,在我坚持“要三只”后,居然告诉我卖完了。
20060801_supper_01.jpg
20060801_supper_02.jpg
20060801_supper_05.jpg
20060801_supper_04.jpg
20060801_supper_07.jpg
20060801_supper_03.jpg
20060801_supper_06.jpg
20060801_supper_0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