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6

粢饭团 红烧叉扁鱼 黄瓜炒肉片 炒素 海瓜子 素鸡 冬瓜扁尖汤 河鲫鱼塞肉

0
Filed under 梅玺阁主吃点啥?

早饭:虽然买了醋,但是Clark没有买到生煎,已经卖完了,于是大家吃粢饭团。今天的粢饭团是肉松、酱蛋、肉酱,榨菜和咸菜都少了点,饭有点烂,”湿泡结格”。

午饭:我又到姚喆那里吃”民工套餐”了,这回去得晚,饭菜都不热了。红烧叉扁鱼,一般。黄瓜炒肉片,是我吃到过的最厚的炒肉片的黄瓜,不过,味道倒还不错。炒素是卷心菜炒油面筋,不过,只有一只油面筋。

晚饭:丈母家。海瓜子,我炒的,一分钟不到炒成,这回的海瓜子很大,可能是我吃过的最大的海瓜子,但不够壮,有时,宁可要壮的,也不用太大。小吴阿姨已经烧好了的河鲫鱼塞肉,不够入味,素鸡里放了茶树菇,也不够入味,一般而已。汤是冬瓜扁尖汤,好象放了点干贝,没有很大的特色。

羌饼 盐水鸡

0
Filed under 梅玺阁主吃点啥?

早上:办公室,羌饼。昨天下班前,与Clark和Wennie聊今天吃什么,发现醋没了,吃不成生煎了,于是决定要羌饼。下班后,买了一瓶康乐醋,这是我为办公室买的第三瓶醋了,为什么大家只知道用,就没有买呢?同样,所有的酱油都是Isabella,吃完了还是她买,可能是因为我比较喜欢吃醋,她比较喜欢吃酱油吧,所以这两样东西,约定俗成由我们承包。现在的羌饼,更象油饼,共分三层,油很多,里面全是葱,想到以前的羌饼,有十几层的,表面脆脆的,全是芝麻,那才是我喜欢的羌饼,虽然那种羌饼吃上去干干的。

中午:办公室八块头盒饭,主菜盐水鸡,三块半指宽的腿,一块鸡胸,味道还可以吧;配菜里有榨菜肉丝,榨菜很差,但我吃了不少,谁叫我喜欢吃榨菜呢。想到周日买了一大块榨菜剥了皮,只吃心,想想在盒饭里是吃不到的了。

晚上:特地约了弄堂的老皮、段段,SHN的Lei,并且请来了那个著名的钱乃荣钱老师,一起到寿宁路21号平平餐厅吃咸烤蟹。结果我到的时候,位子也没有了,而且说是蟹已经卖完,于是到对马路的寿宁路20号吃小龙虾。寿宁路上的小龙虾店,大多数都叫”香吧岛”,据说这是寿宁路上的第一家,这条路上大多数店只卖两样东西,小龙虾与田螺。人多,无非是吃个热闹。有句说句,寿宁路的小龙虾,的确肚皮是白的,腮也是白的,筋又是白的,是谓三白。吃的一半的时候,旁桌的食客打探去平平餐厅打探回来,说是有蟹的,只是老板放刁而已。

到底什么是 web 2.0

0
Filed under MT weblog

  好友Jerry看到我贴的那几个web 2.0站后,打了电话过来聊天。去年在阳澄湖巴城和他一别,再无机会说过话,一聊,聊了近一个小时。聊的内容,就是”到底什么是web 2.0?”。于是一咱聊下去,聊到了Python,Ruby还有AJAX,最后的理解是:以前的web是信息提供者提供信息,现在的2.0是平台提供者提供平台,大家一起提供信息,各种各样的技术来支持这种概念的实现。

  Jerry还聊到了GPS和Google Earth,他说他想建立一个平台,让大家把去过的地方都标注在Google Earth上,那样别的没去过的人,就可以通过这个平台”虚拟”地旅游一把了。

如此工作效率

0
Filed under 7086

  来了一批新电脑,准备好了给大家换上,今天换第一台,Eric的;不承想,换上之后,可能是大小写的关系,账号被locked out了。打电话给Washington D.C.,值班的接了单子,但说要七个小时以后,等下一班的来了才能解冻账号。Eric急了,也打了电话过去,回答是”我没有权限”,必须要等到明天(D.C.的明天),没有办法。

  只能让Eric通过webmail收发邮件,结果Washington D.C.来的ghost只没的JRE,一进入邮件页面就死机;好在下载了新版JRE就好了,不过也吓了我一跳。

十几年的耳洞还会发炎

3
Filed under 7086

  我的耳朵洞发炎了,十几年前打的。从上周开始,就觉得耳垂有点热热的,耳洞那里有点粘粘地,只以为是没有先干净,于是把耳环拿了下来,把耳洞也仔细地洗了一遍。

  周一,又戴上了耳环,到了周一的下午,不行了,耳垂不是热了,而是烫了,取下耳环用餐巾纸一擦,一滩血,哎,怎么打了十几年的耳洞居然发炎了呢。在办公室没办法,只能找根茶叶梗先插上。

  依然住在丈母家,可恶的是,丈母家有珠茶、沱茶、龙井和碧螺春,无奈这四种茶没有一种是细长圆条的,而且这四种茶,都没有茶叶梗。前天晚上洗完澡,找不到茶叶梗,一咬牙,用半根牙签插上了,涨啊。

  昨天晚上,丈母娘寻了个24K的大珍珠耳针出来,好大的一颗,老婆开玩笑说现在”同志”流行戴珍珠的,我说也不管形象了,长好了再说。

  于是,今天戴着大珍珠上班了。

尖椒牛柳 洁而廉烤鸭 茭白鸡肫 蛋皮紫菜汤 清炒油麦菜 盐水虾

3
Filed under 梅玺阁主吃点啥?

早晨:吉祥馄饨,Wennie说他们不肯送,结果我当着Wennie的面打了吉祥的电话,居然答应送过来,我要的特色荠菜没有了,于是改成蛋黄肉馄饨,馄饨送来,现在改用纸碗了,看上去清爽许多。总共11元,请Wennie吃了小馄饨。

中午:办公室八块头盒饭,尖椒牛柳一点呒没花头,凭良心讲,我也想不出盒饭的尖椒牛柳该怎么做。

晚上:丈母家。

  • 洁而廉烤鸭:下班去洁而廉买的,整只41元,一半给娘家
  • 茭白鸡肫:味道不错
  • 蛋皮紫菜汤:一点点紫菜,一只蛋的蛋皮,蛋皮切得宽一点,很有特色,汤里还有榨菜,很好
  • 清炒油麦菜
  • 盐水虾:昨天办公室在吃饭时,有个intern拿了一个饭盒进来,原来是她保姆烧的盐水虾,这个会说上海话的Harvard intern看到虾有籽,不敢吃,就给我们吃。今天吃盐水虾,又看到籽,我想到的是,为什么虾的籽有红的,也有黑的呢?

Web 2.0 桌面 读书

2
Filed under “悦读”札记

  最近Web 2.0和AJAX都很热闹,Google也开始推出calendar,看来桌面办公的时代,真的不远了。介绍几个不错的Web 2.0网站,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玩玩:

  另外,再介绍两个和书相关的网站。

  • 豆瓣 http://www.douban.com 有点象Wiki的书评、影评网,也是Web 2.0的,做得很有创意,只要你看过的书,都可以大家一起评,写写自己的想法,也读读别人的感受,可以知道自己是不是个”常人”
  • 金石堂 http://www.dks.com.tw 著名的台湾金石堂,有点象中国的卓越,你可以去订阅他们的邮件列表,经常会介绍些好书

糖醋小黄鱼 干贝扁尖肉糜烧豆腐 脚爪黄豆汤 清蒸鳜鱼 芦笋炒咸肉

4
Filed under 梅玺阁菜照

  以前写过梅玺阁菜照,是把每天的菜拍下来,最近不住在家里,住丈母家,照片不拍了,只是说说每天的菜。

  中午:办公室,八块头盒饭,主菜糖醋小黄鱼一条,黄鱼不是很新鲜,醃过,有点硬,糖醋丝毫不酸。

  晚上:丈母家。

  • 干贝扁尖肉糜烧肉腐:扁尖不能太少,一定要烧透。
  • 脚爪黄豆汤:黄豆要久煮,脚爪不能烧得太烂,蘸酱油最好吃。
  • 清蒸鳜鱼:横着批开鱼背,会更容易蒸熟。
  • 芦笋炒咸肉:小吴阿姨中午烧好,晚上再吃,芦笋已经皱起,惨不忍睹。

[上海]传说中的三虾面

0
Filed under Shanghai, 梅玺阁食话
Tagged as , , , , , , ,

  终于吃到了传说中的三虾面,虾脑、虾籽、虾仁加面,是谓三虾面。

  上周五写《盐水虾》,无意中发现沧浪亭恢复三虾面,当场就打了电话去问,还有得卖;于是打电话问老爸、问丈母娘有没有兴趣立刻去吃,结果他们都有事,只能作罢。

  昨天约了www.shanghaining.com的founder Lei吃避风塘,临时决定邀他一起吃三虾面,于是开车过去。以前的重庆路,现在是成都路高架了,转了一大圈,终于找到一条叫”老重庆路”的路,有家很小的沧浪亭,将车停在对面的立体车库,准备吃面。

  进得沧浪亭,发现只有冷面,问了三虾面,说是要到思南路口的淮海店才有,正准备去,店里的阿姨说”就格搭吃吃么算来,介热个天……”

  回到车库取车,管车库的阿姨讲”近来西个,走走伊算勒,开过去,也没地方停车”,硬是不让拿车。

  和Leo叫了出租过去,就在上海书城的边上,一碗面32元,红汤。虾籽在汤里,可以依稀见到,也可以看出是干虾籽。虾脑、虾仁是过桥,虾脑有二、三十只,虾仁相仿,虾脑很香、虾仁很嫩。

  总归是国营老店,面端上来时,Lei的过桥里,有块指甲盖大小的镬焦,虽然小,但很显眼。

  面中味精勿少,若是两盆过桥放在一起,卖60元,肯定会被人骂山门,但要是四盆放在一起,卖120元,可能还是混得过去的;这年头,没有卖不出去的东西,就看怎么卖了。

  沧浪亭还有草鸡汤面卖,照片勿错,28元一碗。

往古的滋味

0
Filed under “悦读”札记

  古代的人吃饭用勺(匕),”吃”汤用筷(箸),因为汤太烫,里面的东西要挟起来吃。古代皇帝的食官,最多的时候到达七八千人,仔细品味了一下,这些食官不仅烧饭给皇帝吃,还起到了”中央食制研究所”的作用。唐朝有自来酒,形式与回转寿司上的热水口差不多,宋代女人很吃香,因为女人可以做厨娘,厨娘做一次宴会,赏赐”或至帛百匹”……

  上面的这些,都是这本书说到的,作者不是文史学家(当然文史也相当的好),他是一个考古学家,他的论点,都有考古实物佐证,是本很有趣的书,书价24元,值得一读。

  书中还说到古时的酒,但没有说烈酒到底从何时才有的,上回小天说是元朝才有,没有找到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