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A]在美国逛旧货商店

  早上准备出门的时候,Kitty从车库里搬出来一个大椅子,她说这个椅子是她爸爸的,在她的幼年记忆里,她的爸爸永远坐在那张椅子上。这是个褐色的“大班椅”,有着真皮的椅背和坐垫,底座则是著名的马里兰铁(Maryland steel),然而为了时尚,被漆成了木纹,经历了半个世纪,漆色依然。

  在经过了半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著名的Berkeley,这个地方之所以著名,是因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就在这里。什么,不知道UC Berkeley?这么说吧,如果没有UC Berkeley,也就没有今天的电脑和互联网。BSD听说过没有?为什么叫BSD啊?就是Berkeley Software Distribution。你还是没有感觉是不是?那么这么说吧,电子邮件的协议和发送程序sendmail,至今仍在使用,可以说没有UC Berkeley,就没有电子邮件这回事。

  不说这个学校了,说回这个城市。一过跨海大桥,我们就来到一个所在,一幢大大的仓库,Kitty把车开到了仓库的后门,那边有块牌子,写着Urban Ore Receiving。在美国,很难看到如此乱七八糟的地方,仓库的门开着,一眼望进去,可谓什么都有,有木头、塑料桶、椅子、洗衣机,纷乱地堆着,简直就是个垃圾场嘛。

  Kitty从车上把那张椅子搬下来,交给了一个服务人员,充满深情地向他讲述着椅子的故事,最后,我们看着椅子被拖了进去,就象送走了一个老友一般。

  Kitty告诉我,如果简单地把椅子扔掉,也就没有了,可是如果把椅子送到这里来,这张椅子就有可能延续它的传奇。

  Urban是“城市”的意思,而Ore则是“矿藏”的意思,然而城市中没有金子也没有石油,那么城市中的矿藏是啥?就是家家户户扔掉的那些“没用的东西”。

  在中文中,我们把那些“不要的东西”,统统称为“垃圾”,而英文里则稍有不同,trash和garbage是指“垃圾”,不想要了的残羹冷炙就是garbage,而另外有一个单词,则是waste,是指那些废弃物,一个坏了的冰箱,就是waste。简单来说,garbage和trash是指那些垃圾车来回收的东西,而waste则麻烦得多,你得找个地方去扔掉它。

  当然,waste如果随手被扔掉,那么就成了garbage,要是能够合理地被使用,就是“城市的宝藏”了。

  Urban Ore的创始人是Dan Knapp,一个高高大大的白人老头,看起来很客气。Kitty特地向我介绍他,Dan并不只是个“废品回收站站长”,同时他是博士,他致力于Zero Waste的研究。而Dan的成功,则来自于Kitty的另一个朋友——加州大学伯克利(UC Berkeley)的教授Mark Gorrell,是Mark最早提出了“绿色家居”的概念,当然那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了。

  Urban Ore的理念是“废品是有用的”,大家可以把自己家里不要的东西送过去,而他们则会负责分类、清理,有时甚至是维修,让你家没用的东西变成别家有用的东西。由于Urban Ore要场地和雇工,所以那些东西是卖给“下一家”的,对货品的本身来说,Urban Ore做的是“无本钿生意”,当然由于人工的原因产生了附加值,在1999年的收入是160万美元(我手中的资料是1999年6月24日的,叫做Beneficiating and Remanufacturing The Back End of the GNP: The Case of Urban Ore®,而在后来与Mark的交流中,他认为这份资料虽然老,但是很说明问题)。

  Urban Ore的想法是物品分为“reusable”和“recyclable”,前者是可以继续使用的,后者则是可以回收的。

  Urban Ore是一种“旧货商店”和“废品回收站”的结合,与我们中国不同的是,Urban Ore收东西不付钱,因为在美国这种地方,把东西“出送掉”往往是要花费一点钱的,而Urban Ore给了大家一个机会,让人可以免费地把东西扔掉。

  Urban Ore在收到东西后,如果还能用,就做一部分的分类、清洗、修理的工作,让它们重新变成一件商品,等有心人来买;如果这件东西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他们则将之拆开,但物类进行recycle,那样的话,所谓“物尽其所”。

  Zero Waste还有一个理念就是composting,什么是composting呢?种过葡萄的朋友可能知道,葡萄很需要肥料,就需要一些剩菜剩饭放得发臭,然后施肥,中文叫做“沤肥”。在美国,大多数家庭的厨房水斗下面,安装了一个粉碎机,但凡食物的丢弃物,直接放入水斗,从下水道进入粉碎机,直接粉碎,这些就是肥料了,可以直接使用在花园里,也可以统一回收。这就是Zero Waste的最后一个理念。

  Kitty说,或许明天,或许后来,可能会有一个人来Urban Ore闲逛,正好看到她的椅子,那个人会惊叫道“就是这张椅子,小时候我爷爷天天坐在上面抽烟斗,陪我下棋的!可是后来被我弄坏了。”然后那人会买下她的椅子,开六百英里的路,去送给他的爷爷。

  说说中国

  废品回收站:这是一个渐渐淡出我们生活的东西了,以前在城市中,有专门的地方回收生活废品,大到废铜烂铁面无私冰箱电视,小到废纸破布,都可以卖给废品回收站。废品回收站会付钱给你,在你卖东西给他们之前,你要把东西都归归类,铜是铜的价,铁是铁的价,所以你在家里把一件东西自行拆开,才能卖给他们。打个比方吧,你有一把铜柄的铁刀,你不想要了,你要把柄和刀拆开,才能卖给回收站,否则你只能把铜当铁卖,因为废品回收站是按份量付钱的。

  调剂商店:“调剂商店”是标准的名称,而上海人则喜欢叫做“旧货店”,淮海路上曾经有家很大的国营调剂商店,简称“淮国旧”,估计30年前,没有上海人不知道“淮国旧”的。旧货商站做的事,和废品回收站做的不同,他们只收购“可以用的”(reusable)东西,所以一只电冰箱如果还能用,你可以卖给旧货商店,而如果已经坏掉了,你要自己把它拆开,铁归铁、塑料归塑料地卖给废品回收站。

  如今的生活(上海):在一些小区和办公楼附近,有专门收废纸的,他们会上门回收废纸;还有一部分人专门上门回收旧的家电。所以废纸和家电,还是在上海被回收着,而除此之外,就没有了,如果家中有张椅子不要了,你只能去扔在大街上。很久以前,听人说“在美国可以捡到彩电”,那时根本不敢想象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如今在上海,也有人把彩电、冰箱直接扔掉的。


Urban Ore就座落在这样的一个大仓库内,后面还有几倍于此地的堆场


这是“回收处”的牌子


回收处的入口


可爱的收货员


这个就是Kitty的椅子,看上去的确挺老了


后面的堆场,很大很乱吧


马桶大战?


整个Urban Ore里,最多的就要算是门窗了,运到中国来重建灾区吧!在堆场里的东西,是尚未整理的


这两台机器,左边的是洗衣机,右边的是什么呢?大家不妨猜上一猜


这个就是Dan Knapp,Urban Ore的创始人


老式的可口可乐售卖机,可以在美国老电影中看到


这又个什么呢?大家不妨再猜一猜


钢琴,我弹了,音乐还不错,只要三百美元不到


这里就不是堆场了,东西都已经整理、清洗过了,都贴上了价格标签


千万别小看这台机器,这是世界上第一台有backspace的打字机,曾经美国的每一个办公室,都有这么一台


虽然很乱,但是挺好玩的


这里算是“五金”摊吧


如果家里有十八扇门,全是一个系列从祖上传下来的,其中一个门球坏了,就需要到这里来找


上海人管这种锁叫“司必灵锁”


夸张吧,这是一台老式收银机,机械的


继续贴图,累啊


这张办公室上面的盖板可以拉下来,看到边板上的槽了吗?盖板是卷帘门式的


我的妈呀,乱成这样


我的好友Kitty,看到她右边的那口箱子了吗?我打开一看,是香港希尔顿酒店的,不知如何到此的,或许有一段故事呢


这里全是椅子,Kitty的椅子,将会出现在这里


这张椅子很特殊,大家再猜上一猜吧


不用猜了,刚才那张椅子是个“座秤”,称人用的


灯具


这是一台老式的编程器,电脑的前身


这台是啥?答案以后公布,大家一起猜


老式计算器,没有屏幕,也没有除法的


电子管,音响发烧友要是看见,眼珠子都掉出来了


又是一台收银机,真想搬回家去


一堆堆的唱片,居然有张叫Shanghai的,是个乐队组合


收银处


校车也有卖?


我其实最喜欢这样种的花


Urban Ore的正门

我在美国赶个集

  英语里的Farmer’s market,我觉得译成中文,应该是“赶集”。这回赶集的地方叫Novato,在San Francisco(旧金山)往北大约15英里的 地方。Novato每天都有“集”,每天都在不同的地方,所以一周有七个地方,上周日,我来到Novato City Hall对面的停车场,在周日,这 里就是赶集的地方了。

  Novato City Hall是由一个著名的设计家设计的,算是美国比较漂亮的地方政府建筑了,在“集”上,始终都可以看到City Hall的尖塔。


这是卖盆子的,虽说是赶集,每个摊位都可能接受信用卡。这样的盆子,在上海经常可以看到一摞堆在黄鱼车上,每个卖几块钱人民 币,在美国,从几元到几十美元不等。


这是农家自酿的醋,有各种口味的。


如果说酿醋有点难,那么做面包就容易多了,这个摊位做了许多面包,样子不错,生意挺好。


这个摊位的面包品种还真不少,明码标价,看得出来,摊主做事很认真。


满眼尽是小标签,象旗子似的,挺好玩。


看到标签的中央有“choke”字样吗,那是artichoke,一样非常好玩的东西,过几天专门来写一篇。


民间手工艺品,用不锈钢勺子制成,中间的身体使用一种特殊的专门吃番茄的勺子。


绝对超现实主义,用勺子和叉子做的项链,很贵的哇。


也是这个摊子,实在太美了,叹为观止啊。


电脑刻字的石头,这样的石头,在中国最多五元人民币一个吧,这里居然要美元。


放在一起玩摄影,效果还是不错的。


玻璃做的壁虎?蜥蜴?还是挺有想法的。


这个巫婆也绝对够酷


又见盆盆罐罐。


卖番茄的帅哥。


帅哥卖的漂亮番茄。


家中自“酿”的酸奶,我买了一罐,无糖的那种,使我想起在青海西宁清真寺门口喝的那种小碗酸奶。


可爱的胡萝卜,在Farmers’ market上卖的东西,大多数都是无污染的,菜买回家,根本不用洗。


左下角的那玩意,我根本就叫不出来是啥。


漂亮的紫皮洋葱。


现在还不到桃子的季节,不过味道已经相当好了,这样的桃子,一磅两块五。


我是著名的“肉菩萨”,但是我非常喜欢吃蔬菜色拉,我不喜欢吃炒熟了的绿叶菜,好在只要有我在的地方,大多数情况吃什么由我说了算 。


樱桃,我买了好大一包,虽然加州的樱桃和华盛顿州的比,还差上一点(个人认为)。


这玩意叫“Chinese Broccoli”,可是到底和Broccoli有没有关系啊?


茄子,实在是可爱啊,在中国,茄子南方长而北方圆,不料天下还有如此的茄子。知道茄子为什么叫eggplant吗?考考你,答案并不是因为这种茄子长得象鸡蛋。


上海青菜,标签中的“bokchoy”是广东话“白菜”的意思。


瓠瓜?我起的名字


这些是蓟,菊花的一种


蓝莓啊蓝莓,新鲜的蓝莓和蓝莓酱,压根就不是一回事


美国人只会吃虾仁


好新鲜的三文鱼啊


后院产品,价格不菲啊


腌三文鱼啊,我的口水差点就流下来了


超新鲜的各式水果。


这玩意,在中国叫盆景。


Suqash的中文译法是“南瓜”,但我还是认为应该是“瓠瓜”,pumpkin才是我们的南瓜。


这是蜜枣,和我们的金丝蜜枣没法比了


苹果枝,在烧烤和烟熏时提味用的,和我们的北京枣木烤鸭乃是异曲同工


太感动人了,覆盆子啊


蜡烛做的,挺有趣的吧

[厦门] 物价涨跌拿图说 做个表格最清楚



2006年3月7日佳味再添的价目表



2006年8月5日佳味再添的价目表



2007年5月25日佳味再添的价目表



2007年10月4日佳味再添的价目表



2008年6月4日佳味再添的价目表

最后一张是我做的表格,最后一列是2008年6月和2006年3月的涨幅,平均涨幅46%,谁说物价没涨的?不过,据说(又是”据说”)”对人们生活影响不大”,同时,中央电视台说台湾物价指数涨了百分之五,人们”民不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