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介母,和我的“教学经验”

本文首发人教论坛,文中提到的聂老师,是论坛上一位颇受尊重的教师;并且郑重声明,小豆的拼音是豆妈教会的,我只是巩固而已。
————————————————————————————————————————————————————
        我只教一个学生,我的女儿——小豆,所以,要比各位老师轻松许多。
        小豆进了小学,读了拼了,第一天回来复习,就把我听得心痒痒,她是这么读的“bá把”,咦,怎么第二声的韵母,拼出的音是第三声的?于是教她念,念了几遍后,发现连我自己也会拼成第三声的。
        于是想起诗来,“平平仄仄平”,五律起式,两个平声字后面,跟仄声是很符合格律的,也是最朗朗上口的,转调成第三声很正常。想起我们小时候,声母、韵母都是没调的,拼出的字才有调,于是打了电话给老师,老师说现在就是这么教的。
        没办法,在“清籁吴语论坛”发了贴询问,我是那里的常客,一直在那儿讨论方言的问题,里面有个拼音专栏,同时又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起疑问,给果回贴有三十几个,莫衷一是。
        暂且不论韵母到底带不带调,我发现小豆拼不出音来,她拼音的时候,是靠记忆的,而不是通过自然的发声的。
        于是,我决定,自己教,那是周三的晚上,可天色已晚,只能作罢。
        周四、周五,我晚上有应酬;周六出门,在路上,豆妈给豆豆拼着玩,小家伙一下子就拼出来了,而且所有的音,都能拼出来(她学过的部分)。
        我就立刻加码,尝试性地给她拼“guan”,她一下子也拼了出来,我给她拼的时候,我读“哥弯”,她立刻说出了“关”,我又说了“勒烟”,她也立刻就拼出了“联”。小豆一下子成功了,她自己都很开心,一开始,还有拼错的,不过十几分钟后,她可以拼出所有的拼法来。
        在接下去的几天,小豆上了瘾,不断地要求我们“出题目”给她,就是我们说声母和韵母,她来拼,据说考察,她已经完全熟练地掌握了所有的拼法,但依然乐此不疲,我们教学,不就是要培养小朋友的兴趣吗?这点,成功了。
        小豆依然不识拼音(除了课堂上教的),而且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字,于是我忽发奇想,用普通话里没有的音,给她拼,比如“biang”,“hia”,读作“波央”、“喝呀”,小豆也能完全地拼出来,我真是“欣喜若狂”,我们教拼音,不就是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吗?能够自如地把声母和韵母结合,拼出该有的音来,不正是拼音的真谛吗?小朋友以后要学英语,甚至也研究方言,不也正是这么拼的吗?
        再来说介母,我知道还有个东西,叫《汉语拼音方案》,每本字典后面都有的,第三部分叫《韵母表》,共有35个韵母,方案里没有复韵母,也没有介母,35个韵母是独立的韵母,也有独立的标音,比如uei标作“威”,iong标作“雍”……
        汉语拼音方案,是最基本的东西,为什么不能这么来教呢?拼音字母化,只是一个简单的可行的办法而已,但其本质,是脱离不了发音的本质的。是有二证:第一,中国以前用反切法,就是第一个字的声母,加上第二个字的韵母,来拼出一个音,从来没见过三个字的反切,用当中一个字的介母的;第二,中国的韵谱,比如《佩文韵谱》,可算是与《广韵》齐名的一部权威韵书,其“去声韵”中就是“二十九艳”、“三十陷”,就是说去声(第四声)的二十九类是韵母an,第三十类则是韵母ian,可见介母是同着韵腹韵尾,组成独立的一个韵的。
        看到有人说“介母”的“本质”是韵母,其实大错了,事实上,ian作为韵母,只是yan的韵母写法,同样uai,也是wai的韵母写法,本质上,介母是后面这个韵母的声母,组成一个新的韵母。在理解上,我们应该理解成w是u的大写,y是i的大写,当出现在字头时,用大写,出现在字中时,用小写。
        对于上面这点,包括聂老师,好象也没有很好的表达,聂老师说他做过一个游戏,就是让两个小朋友上来,介绍一下,他在当中,就是介母,这样的说法,表示介母是和声母、韵母同等的,这在音位上说得通,在音韵和拼读上说不通。为什么呢?就拿边来说吧,二分法(也就是我主张的办法),是拼作“波烟边”,可见介母是和韵母先要结合的,如果介母的地位是和声母、韵母同等的,就是没有排他性的,那么“波烟”也应该可以拼成“逼安”,然而我们都知道,“逼安”是拼不出“边”的。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介母的本质是声母,必须和韵母先拼,拼成一个新的韵母(聂老师不要打我,我只是抛砖引玉罢了)。
        小豆学会拼了,还不会写,今天晚上,我和她一起做小卡片,把所有的声母、韵母(我认为的35个)都写上,随机抽取来读,我相信,读着读着,她就可以记住了。小豆坚持要自己写,我拿了本《汉语拼音方案》给她,她抄得不亦乐乎,八点半哄她睡觉,还没抄完,明天继续。
        对于小豆的认读水平,过几天再报导。

小豆的第一个一年级

本文首发《人教论坛》,那是人民教育出版社办的一个论坛,许多老师在那儿探讨,有许多老师的贴子为“我的第一个一年级”、“我的第三个一个级”,于是就有了这篇。
————————————————————————————————————————————————————
        小豆是我的乖乖小女儿,今年,她终于读一年级了,在她没有出生的时候,我们就憧憬着她的任何一个“第一次”,第一次进幼儿园,第一次进小学,第一次谈男朋友,生第一个孩子,等等。
        
        小豆算是个挺厉害的小朋友,她在四岁半的时候独立爬上了玉龙雪山,又在五岁半的时候,到了西藏,最高到了五千多米,照样奔跑如飞,她也在零下几十度的时候,躺在敦 煌的雪地里玩耍……
        从小豆出生起,我们就给她写日记,当然,妈妈写得比较多,我只是有时凑个热闹,我们有自己的网站,小豆的日记在 http://chinese.yuleshow.org
        小豆的幼儿园很贵,要1600一个月,就在家的边上,进小学的时候,我和妈妈有些分岐,我认为,小学以近为主,上海许多学生来回三个小时,不但小朋友没时间玩,就连家长也被拖死,我认为即便我们很爱小豆,我们也需要我们自己的时间,小豆也需要她的时间。妈妈还是从学校名声出发,想进名气大的学校,但都很远。
        后来,家中发生了一点事,我们夫妻两个都是独生子女,上面有五个家长,只要其中一个有些“生病落痛”,我们就只能疲于奔命。经过那一次,豆妈被我说服,就让小豆进幼儿园对面的公立小学,一般早上保姆送,如果我来得及,就我送,不过十分钟的事。
        小豆有个毛病,不肯吃饭,纵然我烧菜也算小有名气,但小豆就是不肯吃饭,以至于在幼儿园,永远都是吃得最慢最少的一个。进小学第一天,回家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嚷着说“肚子饿”,我们没有感到丝毫的心痛,倒是有些高兴,小家伙终于知道什么是饿了。
        从开学到现在,小豆几乎天天嚷着肚子饿,几乎天天晚上都吃得很乖,我们很开心。
        
        小豆还有一点很好,放学的时候,是我们的长辈去接她,或者公公、阿婆,或者外公、外婆,她从来都不肯让老人替她背书包,因为我告诉过她“自己的东西要自己拿,小朋友不帮大人拿也算了,怎么还可以叫大人帮小朋友拿呢?”,小豆记住了。
        还有一点,是我和豆妈的共识,就是一开始读书,就要养成良好的习惯,我和豆妈的小时候大致相同,都是在一年级养成习惯,终身受用。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非常“死板”,告诉所以去接小豆的长辈,一定要一下课,就接回来,回家之后,不要吃点这个玩点那个,一定要先把作业做完,理好书包才行,所有的“旁事”,等做完作业再说。小豆在幼儿园的时候,总是玩到最后一个回家,豆妈特别主张让小朋友玩,进了小学,有许多幼儿园的“玩伴”,还有几个在一个班的,下课后,其它同学相约去“故地”玩,小豆总是和他们说“我要先回家做作业,晚上再约着一起玩吧”,这一点,我很开心,也很为小豆自豪。
        现在,快一个月了,小豆的学习很好,习惯业已开始养成,在学业上,没有太多的问题,除了读书太轻之外,尚可接受。倒是我,明明主张“家长不要陪读”的我,硬是看着、听着她的拼音,横竖不舒服,找了做网友的老师们讨论,又发现了这个论坛,一发不可收拾。
        
        今后,我会把小豆的成长经历发上来,我也会参与到各位老师的教学活动中,可能,不是为了小豆,而是为了整个下一代。

“联”字怎么拼?勒衣安联?勒烟联?

        看来,我得写个《陪读笔记》,女儿还没碰到问题,我的问题来了。
        我的问题是,“介母”在拼读时,是否要单独发音,我们知道,ian, iang, iao等等,在《汉语拼音方案》(就是每本字典后面都有的)里是单独标为“烟”、“央”、“腰”的,但在请教了不少小学教师后发现,他们在教的时候,是教做“勒衣安联”的,这样的话,就失去了拼音本来的意义了,只是认读(而非拼读),那又有什么用呢?
        我们知道,在字母式拼音发明以前,是用反切法的,就是上字的声母,加上下字的韵母,来拼成一个音,反切法始终只用两个字,可见ian/iang/iao等,是单独的韵。
        另外,在中国的诗词曲韵谱里,这些ian/iang/iao也都是单独的韵部,个人认为,实在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分开来单独读出介母来。

奔走相告 海盗船没有了

        一上班,G在msn上告诉我,说是今天上午五点半,在展览中心召开紧急会议,会议上对陈良宇就地免职,免除一切职务,由韩正担任上海市委书记。
        在网上和几个朋友聊起,只有K一个人相信,我再问G消息的可靠度有多少,G说百分之百的可靠度,他“上头有人”(引《武林外传》话),看来是可信的,只是事关重大,还是将信将疑。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大家又聊起这件事,还是只当笑话讲,并没有人怎么信的。吃过午饭,K突然叫起来“凤凰电视的网上有了。”
        一看,短短几句“免除陈良宇一切职务”,这时,才有人信。再过一会儿,新华网、人民网、新浪网,也都有了,而且有详细的报导,说是“陈良宇同志涉及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违规使用社保资金、为一些不法企业主谋取利益、袒护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身边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谋取不正当利益等严重违纪问题”,仔细一看,各个网络都是一模一样的,想必是中宣部的统发稿,这样的大事,没人想乱写。
        几乎就在同时,我的msn热闹起来,张三、李四都把消息递送过来,说的,无非就是此事,我只有苦笑,为什么我说的时候,别人就不信呢?
        晚上碰到Barakiel,她说一点钟左右,她的手机同时有三条消息、msn上则有两条,说的也都是陈良宇下马的事。
        我说,这个就叫“奔走相告”啊,新时代的奔走相告。过去,通讯条件较差,高级的飞鸽、鸿雁,都被“统治阶级”掌握。平民要传递消息,只能靠喊,远的地方喊不到,只能走得近些再喊,消息令人鼓舞,于是走得快些,就可以早一点让人知道……
        走得快,就是“跑”,就是“奔”,“奔走”是个偏义复合词,就是古文中“兄弟”指的是“兄”,“子女”指的是“子”,这里的“奔走”,指的仅仅是“奔”。奔走相告,就是跑到去告诉亲朋友好友,告诉什么?大快人心的好消息。
        这回,又“奔走相告”了,只是这次用的是互联网络、是手机短消息网络。
        今天,上新华论坛,关于此事的贴子,已经有六十多万人点击,回贴已经超过七千。而且,点击和回贴的数字上升之快,也属于空前绝后。看个数字吧:第6901条回复,中午11点32分,而不多久之后,下午的13点57分,回贴已经到7701条,而浏览数,更是以每次刷新就有数百个新浏览的数目在递增,这就是新时代的“奔走相告”啊!
—————————————
        再说一件事,SK II前段时间被检查出含有铷、铬两种重金属,而根据质监总局的标准,化妆品内允许此两种物质存的比例为“0”。
        质检局查出的SK II含量没有超过相应的食品标准,就是说,这玩意要是吃下去的话,对人体是无害的。
        于是,有人提出了一种说法,说是在科学上,不可能有“0”,这样的一个绝对值出现,说如果测量仪器的精度在50毫克,那么40毫克在这台仪器上的表现就是“0”,同样如果仪器的精度是5毫克,则4毫克为“0”。由这个理论,在要求为“0”的时候,应该说明仪器的精度。
        既然这玩意符合食品标准(虽然不是食品),就算吃也没事;而且标准又不符合规定;同时,也没有超过香港、新加坡、台湾等各地的标准,那么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该产品的确存在铷和铬,但对人体无害”?
        有些人是这么认为的,但网络上的大多数“粪青”并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这是起严重的辱华事件,是日本人(SK II虽是美国品牌,却在日本生产)“下毒”,同时“粪青”们认为,那些在网上为SK II说公道话的,那怕只是没有对SK II深恶痛绝的,都是“汉奸”,都是日本人买通的“网特”。这令我想起刚解放的时候(“想起”?我活在那时过吗?),每个人看别人都是“特务”,巴不得抓住别人通敌的证据……
        以前,要弄臭一个人,就说他“生活作风有问题”,如今要弄臭一个人,只要说“他拿了主子的钱”,哈哈哈哈,网络暴民,与红卫民何异?
        昨天晚上去吃寿司,发现我最喜欢的“海盗船”被贴上了白纸,其它还有“海草”之类的也没有了,问了领班,说是“货源不足”,我想可能也和近期的中日贸易战有关吧。
—————————————
        又听说,今天早上,各个报摊排起长队,争购新闻纸,据说新闻条目和网上只字不差(本来就是统发稿嘛),或许有人想收藏,也未可知。

汉语拼音到底如何读

        小豆子在家读拼音,我越听越怪,总是觉得别扭,当她拼的时候,是这么拼的:
        
        声母(不带声调,也就是第一声)韵母(带声调)–>拼出来的音(带声调)
        打个比方,拼“佛”字,就是:
        f (1) o (2) –> 佛
        这样一来,我发现一个问题,就是特别当这个字是第二声的时候,照这种拼法很容易拼成第三声,又问了一些朋友,好象普遍年纪大的(象我这样,35岁),拼的时候,韵母是无调的,而年纪轻的,象minus,则是韵母带声调拼的。
        大家有没有兴趣讨论一下?

生日礼物 VersionTracker

        再过几天生日喽。哎,又老一岁了,好象有点沮丧?再说一遍,哇,又大了一岁哎!好象还不错。
        给自己买了一个礼物,其实买的时候,还不知道是自己的生日礼物,呵呵,奇怪吧?
        事情是这样的,我不是申请了.mac的账号吗?那个账号是60天的试用账号,用了几天,发现iDisk正是我想要的功能,光有iDisk已经满足我的心里价位,还别说其它的Address Book,iCal等都可以与网络同步,噢,还有@mac.com的邮件,这些都是额外的,真是很好。
        于是我就在前几周,在“爱派乐购”(一个专门的苹果电子商务网站)定购了一个一年期的.mac账号激活码,价值400元。
        谁知,过了好久,也不见他们送货,于是打电话过去问,原来这玩意断货好久了。
        那怎么办?其实我本来是想在苹果的网上直接支付的,不过既然看到过400元的价格,再在网上付99美元,好象就有点“那个”了。人总是这样,不知道的话,还觉得很便宜,一但知道了,想法就变了。
        于是在淘宝上找了一下,有个北京的在卖,580元,于是立刻买下。本周一定的货,昨天就EMS到了我手上,不过是一个可爱的纸盒子而已。
20060920_dotmac_01.jpg
        苹果的许多东西,设计真的不错,有时,还真怀疑他们到底是卖电脑,还是卖设计。这个盒子就做得很不错,大小象CD盒,高度比香烟盒稍厚一点。
20060920_dotmac_02.jpg
        打开盒子,看到盒边上的那个折角了吗?是连着盖子的,这个折角可以说没有任何的实用价值(难道是为了让盒盖打开不超过90度?)。虽然没有实用价值,成本倒是增加不少,然而,苹果就是设计出来了,还让客户拿到手里,感觉到它的精致。
20060920_dotmac_03.jpg        盒子里的东西,很简单,就是一小本说明书而已,要取出说明书,必须拉到盒子顶端的那个圆舌头,薄薄的一本说明书。
20060920_dotmac_04.jpg        其实,最关键的,也是唯一有用的,就是这个号码。说白了,什么.mac账号,其实这个盒子,就是一张充值卡。都说日本人会包装,会浪费包装材料,我看,苹果也差不多。
        还没说到生日礼物呢。买下充值卡,上网一查,60天的试用期将在10月14日到期,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所以,充值卡就成了我的生日礼物了。
        我想,一次性付费好象挺多钱,其实不过每个月50人民币,而又提供这么多的朋友,还是物有所值的。你想,什么新浪、网易提供的邮箱,收费的那种也要几十元钱一个月,那样相比,.mac倒还真不算贵。
        在此,再透露一个消息,我还为自己准备了一份生日礼物,哈哈,就是iMac 20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creenshot_2.jpg
        其实看中.mac还有个原因,就是这个VersionTracker,因为.mac的广告说,你一旦买了.mac,就可以免费使用这个软件。
        用过Windows的人都知道那个Add/Remove Software,基本上可以看到到底装过哪些软件。而VersionTracker则更厉害,不但装的软件可以看到列表,就是插件、widget,以及所有加装的东西,都可以看到。
        不但如此,还可以自动地查出本机所装东东的版本以及相应的该软件的最新版本,如果版本更新了,就可以直接按Download按钮来更新它们。
        苹果自带了Software Update功能,但是只能更新系统,若是再加上VersionTracker,整个电脑,就可以保持“与时俱进”了。

路名,国际接轨,油价

20060920_misc_01.jpg
        好友Kitty(H)曾经和我谈起过上海和香港的区别,那次我们是接着别人的话题,说起上海和香港相比,到底哪个更好,更有前途,最后Kitty做出了一个总结性的发言,说到上海和香港相比,有“四大不如”,而这四大不如,来自于“四大封锁”。
        Kitty说的封锁分别是新闻封锁、互联网封锁、金融封锁和地图封锁,前两者自不必说,金融封锁指的是人民币汇率和外资银行在中国的运作,也是一句话可以说清楚的,至于地图封锁,倒是可以说几句了。Kitty是一个飞行爱好者,并且拥有commercial license,我曾经在Reno坐过她的飞机,她也一直梦想可以在中国飞。
        中国的确有私人飞机的飞行业务,只要办妥相应的手续,就可以在中国飞了。然而Kitty的中国飞行梦,可谓是“好事多磨”,申请了一次又一次,都获不得批准,好不容易批准了,她“心心热热”地到了龙华机场,又被告知飞行计划取消。最后,总算是让她飞了,但是目的地和航线都不是她定的,只允许她按指定的线路,从上海飞到南通。在那以后,她又飞了两次,依然只允许上海到南通,而且在她飞的时候,中国方面还特地安排了一个人,坐在她的边上,看看她“到底做些什么”。
        后来,Kitty建议我也学飞行,我也完成了所有上机前要做的理论课目,那时,我才知道,所有的飞机飞入、飞出中国,使用的都不是中国方面提供的地图,而是有一家叫Jeppesen的公司制作的航图,其原因有二,第一航图的标准是Jeppsen制定的,他们的航图被认为是标准航图。第二个原因,也是最关键的原因,则是中国方面认为航图是国家机密,不得外传,所以国外的航班飞到中国来,只能用第三方的航图,有点可笑吧?
        另外有一次,有家美国的环境保护公司在上海搞一个项目,反正是和上海的大气、水源相关的,但是由于最后没有拿到上海的地图,只能让计划泡了汤,可见地图有多么的重要。如今,Google Earth的民用卫星地图服务,已经达到60cm的精度了,而中国却只有旅游交通地图是公开的,其它则全是保密地图,这样看来,要让上海和香港平起平坐,还真是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有许多人诟病上海的英语太多,然而Kitty认为,上海要成为真正的国际化大都市,英语实在太少了,她对“国际化”的理解很简单,就是:只懂英语的人,从下飞机开始,到再上飞机,在这个城市能不能自如的生活(有翻译的不算)。Kitty说,别的暂且不论,光是浦东机场,就没有做到这一点,别说从业人员的业平不行,就是很多标识也让老外们摸不着头脑,后来我留心观察,的确也是这样,只是叫我细细说来,倒好象也说不上来。
        正好,今天上午,在铜仁路吃红灯,看到文前照片中的那个路牌,你说有中文、有英文,也算是接轨了吧?然而,仔细看看,还真不是那么回事。大家看,第一行,西藏译作“Tibet”,乃是从“吐蕃”而来,算是沿用国际惯例吧?那么第二行的“陕西”就也应该沿用国际惯例,译作“Shaanxi”才对,只有一个“a”的话,指的是“山西”。同时,既然是一块中英文对照的路牌,那么下面的“铜仁路”,也应该有英文不是?否则,也太偷工减料了不是?
        说到英文的路牌,很有感触,许多老外去开高速,都是让人把沿路会出现的路牌,叫人用中文打印了贴在方向盘上去对照的,我问他们既然路牌都有英文,为什么不直接看英文呢?原来,中国的那些路牌,即使有英文,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英文字母的特点,在高速上,按照目前的那些标识,以一百多公里的车速,是根本看不清英文字母的。被老外们这么一说,再仔细一想,倒是果然,在高速上,每个出口的英文都是随着汉字标在一起的,有些出口带的翘舌音、后鼻音太多,整个译名就很长,为了要在一行里放下,只能减小字号,结果弄得根本就看不清。
        再来说译法,我一直开玩笑说把“西藏路”译成“Tibet Road”,是犯了“政治错误”,玩笑归玩笑,我们来谈谈实用性。如果有个老外,看到“Tibet Road”,然后去问路,你说有几个人会告诉他正确的方向呢?要是上海有条“铁板路”,那肯定是把他指到那儿去了;那如果老外问的是“Xizhang Road”呢?我猜就算不懂任何外语的老头老太,也能明白老外到底想到哪儿去了。
        国际接轨,说起来是句很容易的话,可做起来真的是很难啊。现在,但凡要收钱,就说是“和国际接轨”,于是有了跨行查询费、有了排污费、有了最低存款手续费,等等,等等……
        最可气的是,只要国际油价一涨,发改委立马跟进,说是“与国际接轨”,我们不说你中石化进口的石油本来就是劣质油,对高纯度石油的价格本来根本就没这么敏感,就算你买的都是“市场价”的好油,那为什么国际油价跌了,我们这边却“不和国际接轨”了呢?
        这不,油价已经连着二个多月持续下跌了,昨天更是跌到了今年的最低点,然后发改委说话了,说“我们要继续观望一下,免得油价反弹,中国人民已经被油价弄得太累了。”,甚至发改委的副主任张国宝12日还表示“尽管国际油价近期有所下跌,中国国内汽油价格仍有上调的必要”,乖乖隆的冬,这是人说的话吗?你发改委每次涨价,不都是和“国际接轨”的吗?为什么偏偏到了要跌价的时候,就接不上轨了呢?
        发改委,到底是什么?有网民戏称为“发财手段不断改变委员会”。

重庆印象

        上周去了重庆,时间很短,只有三个晚上,13日下午浦东走的,16日的上午,就回来了,所以严格地说,这回只有两具整天在重庆,看到什么,就记下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吧。
出租车与交通
        下了飞机,机场外排着一溜车,那些车都是桑塔纳,各种颜色的都有,上面也有顶灯,也有计价器。
        上了车,启动,开出停车道,司机说话了“我们这个车比黄色的那种贵一点”,我回头一看,也根本没有黄色的嘛(后来才知道,重庆的“正宗”出租全是黄颜色的,而机场不让他们停)。
        “贵多少?”,我问,心想反正是出租车,大不了你的车好一点,稍贵而已。司机说,他的车打表到酒店,大概90元左右。
        车已经开出了机场,出机场之前,司机动作很大地把计价器翻下。只见计价器上显示的是24.67,立刻又跳成75.32,然后又跳成34.23,不断地跳着。
        我看不懂了,就问司机这样的计价器,怎么个收费法?司机倒也爽快,说“你就付90元吧”。
        呵呵,这个90元本来就是你说的,现在好象还是我占了便宜了?凭我这么多年的“老江湖”历练,这根本就是辆黑车嘛,其实这样的“半合法机场黑车”,在许多城市都存在,只要不是狮子大开口,只能“入乡随俗了”。
        前面说的是去的时候,回上海时,当然也要打车,在酒店门口,拦下一辆“正宗”的黄色出租车,上了车,那司机听说去机场,立马就开上了路。
        上了路,司机说“去机场要60元”,我说你为什么不打表呢?司机开始说各种理由,什么“重庆就这个价钱”、“去机场要空放回来”(这也不是我的错啊,你们出租管理部门不对,为什么要乘客买单?),当然,又只能入乡随俗一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一直说,如果全国举行出租车司机技术大比武,重庆的司机,绝对应该有名次。
        重庆是山城,真是“地无三尺平”,一个坡,连着一个坡,不象旧金山那样,虽然也是坡连坡,但旧金山的路好多了,开车的人也客气多了,而且旧金山的坡是同一个方向的长路,就是“一路上坡”或者“一路下坡”而已。所以,就连我这种水平,在旧金山开车,也是驾轻就熟(当然车是自动档的,手动档我可不行)。
        重庆的路,有些很破,司机们则更不可比了,只要碰到塞车,一路上百辆车一起按喇叭,那气势,绝非洋人可比。明知道按喇叭也没用,但咱追求的,就是那气势。
        重庆的坡,更厉害,由于小路多,有许多坡简直就是90度的,就是在转弯的同时,还要爬坡。
        重庆的出租,普遍选用当地产的“长安铃木”,排量分别为1.1和1.3两种,而且还都改装成了液化气燃料。
        即便如此,重庆出租司机真有一种“辣精神”,他们才不管路有多差,也不管自己的性能如何,他们在坡上开起车来,简直就是“如履平地”,不但从不溜坡,而且手脚并用(全是手动档的)“抢逼围”。
        你看,道路拥塞,大家都停着,如果出租车的前面是辆大车,起步相对来说比较慢,那么那辆出租一定会向斜前方冲出去,抢过和他并排的那辆车头,硬生生地“抢个档”。
        我“耐心地”“留心”观察许久,发现只要是在坡上塞车,只要出租车前面的不是出租车,边上也不是出租车,那么起步之后,出租车一定会急打一把方向盘,往斜边冲出去,真正是“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的本事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重庆的出租,还有一点很好玩,不管认识不认识target,他都是先开车,开了车再说。先把车开动起来,上了路,问目的地,然后该直行就直行,该掉头就掉头,如果不认识,就朝那个方向开,开到哪里是哪里,很有一种“探险和钻研”的精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重庆的摩托车很多,本来,这地方就生产摩托车嘛。路上的摩托车,很多都是载客的,而且还有一特“牛”的规矩,就是只有司机才戴安全帽,而乘客不用戴,也没人抓。
        问题来了,我是很“要命”的那种人,我但凡坐车,就一定会拉保险带,然而这里的摩托车不是“不用戴”,而且根本“没得戴”,不管什么摩托车,也是客人坐上就走,根本没有备用的帽子。
        然而有的时候,只有乘摩托车才行,就拿上下班时段来说吧,要从渝中区到南坪,就必须要过河(长江还是嘉陵江?),反正是一桥特别长的桥,在上下桥前后两三公里的地方,长龙阵早已排起,那样子,没有一个小时,根本过不了桥。
        这时,唯一能够自由行动的,只有摩托车了。重庆的摩托车比出租更是厉害,“钻来钻去”自不用说,开到人行道也属正常,最厉害的就是逆向行驶,如果前方正遇红灯,摩托车就象是特权车式的,一路biao到车龙的最前面,等着过红灯。如果那时你正在过马路,你会发现四面八方都有摩托车过来,有逆向行驶过来的,有从人行道过来的,有从非机动车道过来的,也有从机动车道一辆辆车后面绕出来的,这些车,都趁红灯的时候,赶到最前面来,给人的感觉,简直就是“涌”出来的。
气候与环境
20060916_chongqing_01.jpg        看到这个,我差点没气死,有这么说话的吗?这是在重庆机场的一幅宣传画,图片中红色的是土地,黑色的则是干瘠土地的裂痕。重庆这回是撞上了,撞上了“百年一遇”的干旱,只是这“百年机遇”不知从何说起。
        四川,被称之为“天府之国”,那是物产丰富的地方,那是传说中只要把种子扔下去,再不用去管,到秋天直接去收获就可以的地方。谁知,现在的重庆,居然旱到有许多地方都要颗粒无收了。俗话说,“四川足,天下富”,可见四川的重要性,重庆人虽然已经不再承认自己是四川人了,然而人变了,这地难道也该跟着变吗?
        什么“百年机遇”?灾就是灾了,难不成说只要不热死人,就是“百年不遇”的升官机会?是不是非要到了困境,才有机会让官员们表现自己的亲民、QIN政,这样的机会,倒真是“百年机遇”了。
        有人说,重庆干旱,三峡工程难辞其咎,于是立刻有人出来辟谣了,说什么“今年普遍全世界干旱等等”,反正我只知道当年卫生部也辟过谣,说“中国没有sars”;当年环保总局也辟过谣,说“爆炸后只有水和二氧化碳,不会影响松花江”,等等。
        不管是真是假,这大坝没造好前,重庆好好的,一造好,就大旱了,只要有点智商的人,都不免会把两件事联系到一块儿去。所以,不要再弄什么辟谣之类的做法了,恐怕会越描越黑的。
        

八卦学范本——解读苏东坡

        最近,老是在各地跑,所谓“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在旅途中,有时会比在家有更多的机会,不但可以看到更多的风土人情,有时甚至还会去读一些在家读不到的书,或是在家绝不会去读的书。
        这回,上周三,在上海飞大连的前夕,又到了机场里的书店。全国机场里的书店,经常售卖两样东西,一样是所谓的“MBA教程”,老是有那个几个人,在电视机里站着,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营销理论,无非是照搬一些有名的案例,寻个形象不错的人来“忽悠”罢了,看那一套套的VCD,售价还真不菲,其本事倒是个不错的案例,只是这样的案例推广不大,打击制假售假,迟早也要到学术界的。还有一样东西,是输入法,机场的书店往往有一台电脑,有什么“一笔输入法”、“万能输入法”,号称“能说话就能学会打字”、“识字就能学会”等等,我是用五笔,同是也是个汉字与电脑的爱好者,我也仔细地研究过输入法的问题,对于电脑来说,五笔和仓颉两种堪称其首,实在没想通机场书店这种这么好的输入法,为什么没有大力推广,甚至名不见经传呢?这么好,应该放到教材里去才对啊!
        好在,机场的书店总是好过长途汽车站前的书摊,那些书摊常见的标题是《二奶孽缘》、《谁动了我的老公》等等,这回,我在机场书店,买了一本《解读苏东坡》,小标题是“女性情感”,没想到,没想到,汽车站是的书是八卦杨钰莹,而机场的书则是八卦苏东坡。
        这本书,堪称八卦学的范本,这位作者,没去做娱记真是亏了。
s1797376.jpg
        在航班上看此书,初读此书,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差点就打算把书留在飞机上不带下去了;后来到了酒店,闲来没事又读,又被气一回,就打算把书留在酒店了,不料,气了几回之后,倒被勾起了兴趣,再读下去,发现此书真乃一本八卦学的绝好范本。
        让我来举几个例子吧。关于“明月”,作者说苏东坡的诗词里所有的“明月”两字,都是对“美好的憧憬”,都是“玉宇”,都是“琼瑶”,所以作者认为《江城子》中的“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绝对不是响应上阙的“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因为在这位作者眼里,“明月”是不能和“孤坟”放在一起的(月光照不到孤坟?),既然明月是那么的美好,所以“短松冈”一定是个美丽的地方。
        于是作者顺着自己的思路下去,发现《江城子》写于正月二十四日(作者笔误,应为二十日),并且同时发现苏东坡在每年的正月二十日都会写点什么,于是断定苏东坡以前在“谈朋友”的时候,曾经在正月二十日与“女朋友”定情,是他的anniversary。
        作者还提到一首《南歌子 感旧》其中有句“半年眉绿未曾开”,于是说唐人施肩吾《效古词》中有一句“莫愁新得年十六,如蛾双眉长带绿。”,于是由此“眉绿”引申到那“绿眉”,而那“绿眉”是十六岁,所以这“眉绿”也是十六岁,而苏东坡的亡妻是十六岁嫁给他的,所以这《南歌子 感旧》一定是纪念亡妻的,我算是服得一塌糊涂了,以后写诗,绝对要google一下,万一有别人用到的字词,千万小心了。
        他又说,苏轼的《贺新郎》之“乳燕飞华屋,悄无人、桐阴转午,晚凉新浴,手弄生绡白团扇,扇手一时似玉”是写苏东坡新娶一妾的两人闺房之私,是写“老牛吃嫩草”的情形,那照作者如此说来,下阙的“石榴半吐红巾蹙,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独幽”难道是写新娶的妾外面还有男朋友未断尽,还要待外面的事收拾干净,方能陪老头子?
        作者还说,上面那是是写给一个叫“榴花”的妾的,而《过都昌》的“水隔南山人不渡,东风吹老碧桃花”则是写给一个叫“碧桃”的妾的,并且说还有一首《自普照游二庵》写到”不如西湖饮美酒,红杏碧桃香覆髻”,所以苏东坡还有一个妾叫“红杏”。更用《占春芳》的“红杏了,夭桃尽”来证明确是有这么两个妾。有这么玩的吗?那我还记得有句绕口令的最后一句是“花儿苹果桃,荔枝栗子李子梨”,难道我可以说此人有七个妾不成?
        当然,这些东西,也不完全是作者本人的东西,历朝历代,都有对苏轼的捕风捉影,作者只是把这方面的资料加以归纳总结罢了,所以,这本书,更堪称“八卦学范本”,对比之下,给张靓影整出个男朋友,根本不算什么稀奇事。

苹果下文件夹的覆盖方式 PhotoRescue

        “吃了一趟药”,在苹果下的文件夹的覆盖方式和Windows是完全不一样的。
        先说Windows盘,如果在桌面上有件文件夹,里面有1、3、4、5四个文件,在移动设备上,有个同名文件夹,里面有1、2、4、9四个文件,如果把移动设备的文件夹拖到桌面上,系统会问是否要“覆盖”,回答“是”之后,桌面文件夹里则有1、2、3、4、5、9六个文件,其中的1、4两个文件被事实覆盖,3、5被保留,4、9被添加,这是Windows的方式。
        然而在Mac下并不是这样,系统同样会问是否要“覆盖”,注意,注意,这里的“覆盖”是真正对文件夹而言,选择“是”之后,桌面的文件夹中只有1、2、4、9,原来同名文件夹的所有文件都被删除,Mac其实会把原来的文件夹先删除,再复制新文件夹,切记,切记。
        我的“药”就“吃”在这里了,第一天晚上,把数码相机的文件夹往桌面上一拖,第二天也是这么一拖,第一天的照片全没了,不过还好,用PhotoRescue查了一下,照片都还在SD卡上,只是需要时间来拯救了,顺便说一句PhotoRescue真是个好东西,可以考虑买一个。

[昆明]过桥米线

(照片待补)
        还记得我上次在西安,一天吃了三顿肉夹馍的事吗?一顿陕西的、一顿山西的、一顿“凯芙西”(KFC)的。这回,在昆明,一天吃了三顿米线。
        第一顿是酒店里的自助早餐,你跑过去要米线,服务生就用个笊篱,抓点米粉进去,在热水里烫一下,然后在碗里盛点清汤,再舀上一勺肉酱了事,浅浅的一碗,味道嘛,也就一般,纯粹是骗洋人的东西。
        第二顿是好友许涛请我吃的,他和我认识九年,碰头不过六七回,他在成都,我在上海,没有机会,所以难得碰到,纷纷抢着请客,最后总算说好,一顿顿地轮着请,免得买单时“抢手夺脚”。
        从云南省博物馆出来,叫了辆车到金碧广场,那儿有两块牌坊,很豪华的那种,一块上写“金马”两字,另一块则是“碧鸡”两字,所以就叫做“金马碧鸡坊”,但是没有去过的人,一定会以为是一块牌坊,其实是两块。
        怎么会去那儿的呢?去省博的路上,我看到有“桥香园”的米线店,我不好意思让许涛太过破费,就留了个心,到这里来吃。
        司机把车停在“碧鸡”这边,一下车,就看到有家叫做“老滇味”的店,很是热闹,而且也有米线卖,于是就决定在这家吃。
20060901_lunch_01.jpg
        米线有许多种,都是在门旁的小柜子上买票取食,过桥米线的档次许多,最贵的八十,依次有四十、二十、十块的,许涛一看,立马打算要两份80元的,被我阻止了,我好歹也算吃客了,岂会如此吃法?许涛则以为我客气,硬要买最贵的。
        好说歹说,总算说服许涛买了20元的套,我对他说贵的套,无非是多点菌类,这玩意,咱也不懂,犯不着花这冤枉钱,倒不如买两套20元的,再点一些小菜,喝一点小酒,来得实惠。
20060901_lunch_03.jpg
        买好了票,准备再称点冷菜,结果一看,全是辣的,我是几乎不吃辣的人,于是作罢。
20060901_lunch_05.jpg
        进得店堂,许涛寻了个位子,把票子交到服务员手里,服务员一看,说“吃过桥的到楼上去”,抬头一看,果然有个灯箱,上写四个大字“过桥上楼”。你说这四个字好玩不好玩,要是单单说起来,恐怕会有人以为这楼是连着桥的,或者干脆就是象凤凰的虹桥一样,是建在桥上的。
        拾步上楼,不禁使我想起鲁迅先生写到的“长衫”客人来,只是当年孔乙己穷则穷矣,至少还能赊账,现如今,则大不同了……
20060901_lunch_16.jpg
        楼上的确宽敞许多,只是并不十分干净,很有些国营企业的样子。
        给了票子,稍等片刻,便端了上来,过桥米线嘛,配料总归大同小异,无非一个大碗,里面是滚烫的鸡汤,再有些小碟子,一般是鸡、鱼、肉各两片、火腿两片,外加榨菜、鸡苁、酥肉等等的小碟。
        过桥米线的好坏,在于几点,一要汤好,二要料新鲜,三要米线滑劲。汤好,必要鸡汤,汤要厚,要香,必要浮油一层,才能保温,端上桌时,连热气都不冒,孰知油下乃是滚烫的鸡汤,另外,油也不能太多,覆起汤面即可,多则腻。
        其次,用料不论贵贱、多少,只要新鲜即可,但凡生涮之物,新鲜乃是根本,有人(如我)吃起过桥米线来,是先用汤当火锅来吃的,把各式肉料逐片放下,一烫即食,吃就吃个“嫩头”,就算肉片批得再薄,如果物料不新鲜,还是白搭。这也是我向来不主张吃那些八十、六十套的原因,因为那些套里的东西,点的人少,存放的时间长,未免不够新鲜。
        再者,米线也要好,端上桌时,米线要热,否则往汤里一倒,变成“温温吞吞”的一碗,还有啥吃头?米线本身的质地,也很有讲究,米线要滑,要嫩,却还要有嚼劲,如果象冰淇淋一样,入口即化,则没有吃头了。
        所以,米线人人会做,家家店有卖,讲究着实不少,值得说一句的是,老滇味的米线,无论汤、料、粉,都着实不错,20元的价格,可谓物有所值。还要提一句的是,随过桥米线送一小盅汽锅鸡,反正,我在昆明吃到的所有“汽锅鸡”都是“汽锅鸡汤”,和原汁原味蒸出来的,相去甚远。
        记得隔日,朋友在拉祜族的饭店请吃饭时,说到昆明本地人是不吃过桥米线的,她们喜欢吃“小锅米线”,也喜欢在家里自己做,她说“过桥米线就是骗外地人的”,她还说“超市、菜市场都有米线卖”。
        于是,我到了家乐福,在冷藏柜里找到了米线,湿的一包包地放点,每包的份量各不相同,显然是现包装的。米线有两种,一种叫做“干浆米线”,稍微细一点,另一种则叫“酸浆米线”,稍微粗一点。
        到底有什么区别呢?问遍所有的服务员,居然没人能够说得上来,只有一个说“可能酸浆是带点酸味的吧?”,这算什么回答?如果酸浆是带酸味的,我千里迢迢带回上海,一吃如果是酸的,还搞不清到底就是这个酸味,还是路途太长坏败了,于是我决定买“干浆米线”。对照大街上的“小锅米线”三元、五元一砂锅,这原材料并不便宜,一袋不过一斤左右,也要卖到三元出头,看来,那些三元、五元的货色,一定不是超市买的。
        打电话给上海,让小吴阿姨准备鸡汤等物,暂且不表。
        晚上的时候,只剩我一个人了,走出酒店,绕着酒店逛逛,不料,就在酒店的后面,转角上有家很大的“桥香园”,卖熟菜的摊子还排着队,一看熟菜,和中午“老滇味”的大不相同,许多都是卤菜,不辣的那种,于是也在后面排起队来。
        要了些什么呢?两只鸭肫、两只鸭脚、一把猪耳朵(买的时候以为是牛筋的)、一把酥肉,总共十四元钱,买了一瓶小酒,自斟自饮,不亦乐乎。
        鸭肫是连着肠头的,很是入味,鸭脚并不死硬,但很有咬劲,正好下酒。酥肉极薄,既脆且香,一小包吃完(怎么是一小包?这家店里,不管堂吃与否,熟菜都是放在塑料袋里的,我买了四样小菜,就是五个塑料袋,摆在桌上,很是热闹),尚不解馋,于是又买了一包。
        桥香园据说也是“骗外地人”的店,很有点象上海城隍庙的南翔小笼的架势,广告很大。他们的过桥米线,名字都很好听,什么“状元过桥米线”,什么“进士”、“秀才”、“举人”各式的名字都有,只是“发明”过桥米线的“秀才”沦为了最低的一档,不知别人作何感想。
        我依然要了20元的份,与中午的相比,多了腰片和北极贝,我一直觉得这北极贝一物,根本就和米线搭不了界嘛,腰片倒是很薄很薄,纵然我做了这么多年菜的,要不是事先冰住了让我批,我是绝对弄不到这么薄的。
        前面说过,过桥米线,要汤、料、粉三好,桥香园的问题就来了,汤不错,料也好,然而他们的米线就有些欠缺了,一碰即断不说,放进嘴里,丝毫没有嚼劲,有点象吃面时“糊脱了”(不是普通话的“糊”,那是指“焦”了)的感觉。
        同样送“汽锅鸡”一份,我反正对这东西已经不抱任何希望,聊胜于无吧。端上来,果然一大碗汤,绝对不是蒸出来的,鸡倒是乌骨鸡,小小的有几块,三七的味道很浓,倒也算有些特点。
        吃完米线,想到第二天,我还准备“大干一场”的,于是再买酥肉一包,一并带回上海,做“小锅米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