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 海珍海利一字差 大相径庭两不同

(08/29/07)

  早晨起来,发现正在下大雨,约了九点十五分的车,九点起床的时候还没有来,洗过一个澡,司机打电话上来已经说是已经等着了,雨天路堵,于是在车上睡了一觉,等车到浦东机场的时候,已经将近十一点了。办好登机牌,时间已经不多,上机前买了本《牛康上海话》,打发无聊时间。谁知等我跑到登机口,被告知飞机还没有来,于是下楼抽了两支烟,听了一段说书再上来,飞机依然没到。

  飞机终于在十二点三刻到了,立马上机,但是上机后说是还有几个客人没到,依然要等。无奈睡意朦胧,又沉沉睡去……等到我醒来,飞机早就飞了起来,空服已经在送饭了。饭是鸡腿饭,另外还有红肠和色拉,味道倒是不错,预计三点半到达珠海机场,结果提早了十五分钟,倒也不错。  

  出珠海机场的时候,觉得相当热,珠海机场的设计有点问题,二楼的到达厅全是玻璃天棚,活生生地弄出一个暖房来,再开空调也没有用,太阳光直接照进来,红外线又出不去。  

  走出机场,叫车,珠海的机场向来是出租不规范的,果然一走出来,就有无数的人围上来问我要不要车,我则按规矩上了头一辆,管他呢?反正珠海机场的车,没一辆是好好开的。  

  又打了一个瞌睡,等开到怡景湾大酒店,是143元人民币,路上看到97号的油是5.19元,要比上海贵了一些,一路上过来其实都是农田,真正进入市区后不过十来分钟的车程,司机的车相当快,一路上基本都是飚在100公里左右,等看到前面有电子警察的时候,方才带上一点刹车。  

  这家饭店在酒店的对面,叫做新海珍鱼港,因为我没有找到其它的饭店。在网上逛了一大圈,没有中意的地方,而湾仔海鲜一条街,又要三十多分钟的车程。跑出马路,本来想找上次吃过的那家”新海利”,无奈人生地不熟,竟然找不到方向,路上的出租又都有客,看来注定今晚是吃不到好东西了。  

  新海珍的名字可能是从”新海利”偷来的,房子不小,店面很大,门口还摆了十五六桌,在南方,有许多正式的酒店,也会在门口摆起桌来,以供人们乘凉消遣,当然你要是不点东西吃,估计店家也不让你坐。  

  点菜的选择不多,活货摊上有四五种鱼、四五种虾、四五种贝壳,没见到什么好东西,都是大路货。看到有剥好的蠔肉,连汤带水38元一斤,摊主推荐做成铁板烧。既没看到我”专程”到珠海来吃的”泊壳”,也没看到我喜欢的濑尿虾,据老板的说法,”现在不是吃濑尿虾的时候”(为什么我记得现在应该有濑尿虾吃呢?)。另外点了两只蓝花蟹,58元一斤,两只正好一斤。  

  一斤蠔肉端上来,只有一点点,缩得象上海的淡菜一样,品质不佳。从味道上来,倒也中规中矩,盘中还有姜片、红辣椒、绿辣椒、葱、洋葱,洋葱倒是甜甜的挺好吃,除此之外,乏善可陈,而且这些蠔有一个致使的缺点,就是里面的那块”干贝”又老又硬,都要吐渣,大大影响口感。  

  蓝花蟹不错,这种蟹叫”蓝花蟹”,生的时候的确是蓝的,等到烧熟,就成了红色,好象不管何种虾、蟹,不管生的时候是啥颜色,一旦烹熟,就会变成红的。蓝花蟹壳很软,可以直接用牙齿咬,肉头呢,也相当厚。没有蟹黄,丝毫没有,还有一点我没想通的是,这蓝花蟹的脚竟然是空的,活的蟹,脚里没有丝毫的肉却能动,实在叹为观止。所谓的”葱姜炒蟹”,一定只能有葱和姜两味,再不能有多余的东西。  

  这顿着实没有吃饱,看样子还要再弄一顿,即便已经打算再弄一顿,我还是又点了一个回锅肉,特地跑到珠海吃海鲜,居然又点一份回锅肉,我也算是疯得可以了。重庆炒法的回锅肉,里面还有芹菜,居然相当的爽口,还是不错的,猪肉挺滑稽的,肥肉虽软而瘦肉不但硬而且还有渣,可能也是本地特色了,到底远开八只脚的地方要炒出一份象样的成都回锅肉,不是件易事。除此之外,回锅肉里还有大蒜头、大蒜叶子、辣椒、总的来说,还是蛮”搭浆”的,肉片只是”嚼得动而已”,如果没有那些爽口的芹菜,整盘菜只能打到45分了。量、温度也都很好,  

  我坐的地方,正好月亮正对着我,可以说是我见过的最大的月亮了,不能称之为”一轮明月”,而是桔黄的月亮,可以清晰地看到月亮上面的阴影,估计就是所谓的环形山了。月亮与地面的夹角大约在十五度以下,因为低所以显得很大。我在想,如果我能够早来一天的话,正好可以坐在这个位置上看月全食,弄点小菜加点酒,当然不喝啤酒了,看天狗吃月亮,最好弄点白酒,如此畅意痛快、凶险乖戾之事,不弄点”硬货”怎么行?  

  这顿一共吃掉156元,其中38元蠔,58元蓝花蟹,30元两瓶啤酒,26元回锅肉,1元钱的消毒碗筷,外加4元的茶水,其实我连一滴茶水都没有喝到,不过这是人家的规矩,入乡只能随俗。  

  新海珍吃得我很不舒服,于是又辗转去吃了潮州排档,无奈”酒势糊涂”,竟然照片、录音全都找不到了……

  从酒店出来,往左转,有家小店叫”潮汕风味”,门口有个熟菜摊,全是卤货,猪小肠、鸡心、鸭头、鸡胗、鸭肠,问了一声,鸭肠4元一两,于是让老板娘拼一个10元的拼盘,还看到有小鱼,象叶子鱼那样的,要了一条”大黄鱼”,15元一条,一问之下有两种做法,一种是葱姜爆,另一种则是用豆豉来焖,欣然要求焖一条,青鲇鱼是现蒸好了的,没有点。

  拼盘里有鸡心、鸡胗、猪耳朵、鸭肠、猪小肠,值得一说是这种奇怪的猪小肠,如手指般粗细的一条,说它奇怪则在于小肠外面还有宽宽的一条油附在上面,竟比小肠更宽更厚,想起厦门的”胭肠”,也是很奇怪的东西,不禁感叹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那条类似于大黄鱼的东西端上来,不料竟然来得如此之外,恐怕不是”焖”的了,和想象中的样子是完全不一样的,原本说用豆豉来做,那应该是黑的才对,不过上来的菜,是黄的,一颗颗的黄豆,上面还缀着一些红绿辣椒圈,以及几条极细的姜丝,吃上去的味道倒还不错,鱼可能事先腌过,有些许的咸味,总归来说,不是小时候吃过的那种正宗大黄鱼的细致肉感,还是有点烂烂的,不管怎么说,吃着玩嘛。

  又点了一份鱼丸汤,5元一碗,由于语言的问题,老板娘搞不清我到底点的是”鱼丸”还是”牛丸”,我不得不做了一个”鱼儿游水”的姿势,她方才领会。端上来,一看有许多,结果仔细一看,每个鱼丸都是”半个”的,从外观上看,其质地不像我在福州吃过的永和鱼丸,这种看上去是很粗的,而且从剖面上看,其质地简直和烤麸并无二致。吃了一个,味道也是烤麸,咬着也是烤麸,而且是老烤麸。第一口上去,就觉得其很有弹性,再咬第二口,嚼也嚼不动。这碗鱼丸汤着实稀奇,虽然老得不得了,鲜倒是挺鲜的,而且每只鱼丸都很鲜,连汤也鲜,汤里还有生菜,很是爽口。

  在网上看,说珠海人的生活是很休闲的,每天早上早茶喝喝,牛皮吹吹,我也搞不懂了,在成都,当地人生活悠闲,在厦门,当地人生活休闲,在昆明,当地人生活休闲,为啥偏偏在上海,天天就像打仗一样呢?

  最后点了一份炒粉,单子上写着丸、粉、米粉,五元、八元、十元,看着许多人都来买外卖,多半就是炒上一盒粉,不禁自己嘴巴也谗了,要了一份鸡蛋炒粉。虽然端上来的炒粉,蛋粒几乎数得清,但味道却是相当相当的香,非常好吃。炒粉里有生菜、大蒜叶子、绿豆芽等,是湿炒的,与上海避风塘的鼓油皇炒面干炒法,稍有区别。

  两顿吃完,总算吃饱,明天再去踏访海鲜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