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系列小说

  花了些时间,整理了一下,这是我目前能收集到的最全的龙枪中文版了,全都转成了繁体,并且转成了Sony电子书的格式,要的朋友自行下载吧。

[D0-1] 龍槍基本人物介紹.LRF
[D0-2] 龍槍作品一覽.LRF
[D0-3] 龍槍相關資料.LRF
[D0-4] 龍槍相關資料2.LRF
[D01-01] 龍槍編年史–秋暮之巨龍.LRF
[D01-02] 龍槍編年史–春曉之巨龍.LRF
[D01-03] 龍槍編年史–冬夜之巨龍.LRF
[D02] 夏炎之巨龍.LRF
[D03-01] 龍槍傳奇三部曲–時光之卷.LRF
[D03-02] 龍槍傳奇三部曲–烽火之卷.LRF
[D03-03] 龍槍傳奇三部曲–試煉之卷.LRF
[D04-01] 伊斯塔的統治–絲線.LRF
[D04-02] 伊斯塔的統治–信仰之色.LRF
[D05-01] 神器系列–兄弟之戰.LRF
[D05-02] 神器系列–旅法師戰.LRF
[D06-01] 新時代巨龍系列–新世紀的曉光.LRF
[D06-02] 新時代巨龍系列–暴風雨之日.LRF
[D06-03] 新時代巨龍系列–大戰亂前夜.LRF
[D07-01] 靈魂之戰–落日之巨龍.LRF
[D07-02] 靈魂之戰–隕星之巨龍.LRF
[D07-03] 靈魂之戰–逝月之巨龍(上).LRF
[D07-04] 靈魂之戰–逝月之巨龍(下).LRF
[DA-01] 修瑪的傳說.LRF
[DB-01] 龍槍傳承1.LRF
[DB-02] 龍槍傳承2.LRF
[DB-03] 龍槍傳承3.LRF
[DB-04] 龍槍傳承4.LRF
[DB-05] 短篇.LRF

下载:龙枪系统小说繁体中文版,专供SONY PRS-505

驳《媒体该反思 对预装上网过滤软件千万别误导》

原文链接:http://www.chinanews.com.cn/it/it-rdzz1/news/2009/06-10/1727587.shtml

一、原文误导1:此款软件难道不是强制安装的吗?

  原文中“此款软件是可以自由卸载的”作为论据,来论证“绿坝”软件并非强制安装,我们暂且不讨论这个“自由卸载”的“自由度”是多少,我们就来讨论一下简单的逻辑问题。请问,“自由卸载”和“强制安装”有逻辑关系吗?难道你可以用“自由排出体外”来证明“三聚氰胺”有牛奶中的合理性?

二、原文误导2:此款软件难道不限制自由吗?

  原文依然纠缠于“自由卸载”,企图用此来说明这个软件“不限制自由”,这倒好,“自由卸载”成了“万试灵丹”。原文高屋建瓴地认为“难道不承认,对于青少年而言,有这款软件比没有要好得多?”,不管是好是坏,软件还是限制了自由,你如果说“适当地限制自由是必需的”,那我就不驳你,但你偏要说“没有限制自由”,那就是你指鹿为马了。就象妓女可以哭诉卖淫的合法性,但你不能我说没有卖。

三、原文误导3:此款软件难道值四千万吗?

  原文巧妙地回避了工信部花四千多万购买此软件的合理性与合法性,单纯从软件的单价上来论证四千万不贵,并且举了一个“目前5000万的装机量”来说明。首先,这个五千万,乃是工信部和公司方面的如意算盘而已;其次,软件的价格贵与不贵,并不是由写文章的用简单除法来算出来的,而是通过市场供求关系得到的。在一个没有需求的市场上,卖出如此价格来,这已经不是仅仅一个“贵”字了,这是赤祼祼的掠夺和国有资产的流失。

四、原文误导4:此软件为何如此“软膀软脚”?

  此软件从一开始,就如原文作者一般,极力强调自己“不能完全将不良信息拒之门外”,而原文作者更是要求大家充分预见上网孩子、学生及其它上网者的计算机水平,表示即使装了这个软件,还是有可能出现问题。这话表面上听着一点也不错,杀毒软件的漏报、误报早已不是新闻,但是让我们来看看金山毒霸、微点杀毒,他们是怎么说的?他们是企业,他们说只要养成良好的上网习惯,及时更新病毒库,就可以远离病毒侵扰。

  然而“绿坝”为何一再声明自己“力量薄弱”?我并不知道。不过我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村里很想知道一户人家的情况,于是硬派了一个看门的给那户人家,那户人家不要,看门的告诉他们说“钱,村上已经付了,但是我并不能保证把你的门看住”,几天后,那户人家被抢了,去找看门的理论,看门的说我早警告过你们我看不住门的;几个月后,那户人家的第二胎被村里知道了……

—————-

不要把精力花在如何破解卸载“绿坝”上,而是应该旗帜鲜明地要求网络自由、新闻自由、言论自由。

锅乍之名真奇怪 锅炸锅渣亦无考

From Food in Shanghai

  上海新雅粤菜馆有道名菜,解放前即已闻名,谓之“炸锅炸”,乃是用淀粉拌奶粉及糖粉成糕,待凝固后再切开裹粉炸制而成,又名“炸鲜奶”,写成“锅乍”倒是第一次看到,此照摄于和记小厨长宁路娄山关路店。

  据我所知,亦有写成“锅渣”两字的,只是不管“锅炸”还是“锅渣”,均不知道怎么来的,有知道的朋友,不妨聊聊。

端午节沪语正音 薛理勇又犯一错

  今天六一儿童节,早上上班路上,在听97.2,节目中薛理勇和一个小姑娘在谈上海话中为什么“端午节”读成“端鱼(沪音)节”,薛理勇说“因为端午节在五月初五,所以上海人叫‘端五节’……” (为了行文方便,以及不懂上海话的朋友也能看懂,先来交待一下背景知识。上海话中,“鱼”和“五”发音相同,鼻音,所以上面我写成了“端鱼节”,只是表音,不表意;上海话中,“午”和“吴”发音相同,呼音;上海话与苏州话,“五”、“鱼”发音亦相同。)

  薛老师又错了,薛老师经常错。

  其实,普通话的“端午节”,在上海话中,就应该读成“端鱼节”,在苏州话叫“午”不发“吴”音,只发“鱼”音,该词从苏州话而来,故沪语因袭。

  其实,不仅是“端午”的“午”在苏州话里读成“鱼”,即如“午时三刻”,在苏州话里亦是“鱼”音,“午时三刻”是专门杀人的时候,只要听过说书的都知道,说书先生说成“五时三刻”,和“五”一点关系都没有。照薛老师的说法,死鬼要早死几个小时。

  有人说,这个字是苏州音,不见得很能说明问题;那么,我可以告诉你另外一个词————“囡仵”,就是女儿的意思,“仵”不管在苏州话、上海话中,均读作“五”。

  同样的,还有一种职业,就是《水浒传》里的何九,对了,那个“仵作”,在苏州话、上海话里,都读作“五”,但是与数字“五”,没有任何关系。

  不仅如此,“迕逆不孝”也读作“五”,并不是指有五件事犯逆。

  有些词,在苏州话里读“五”,而在上海话中则读“舞”,也有的;比如苏州的“吴县”和“吴江”,在苏州话里叫“五县”、“五江”,而到了上海话中,就是“舞县”、“舞江”。

说韩粪别有用心 端午祭来龙去脉

  不断地有人在网络上宣扬一种思潮,就是“我们的好东西被韩国人抢了”(例如此文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uninfo/1/1045894.shtml),比如“活字印刷术”、“笙”、“端午节”等等,理由就是那些东西全被韩国人申请了世界遗产;其实这些人(称之为“韩粪”吧),根本就是要唱衰中国,怀着极其不可告人的长远目的。

  这些人,首先唯洋人是从,只要是洋人承认的,就是对的、就是好的,所以联合国摇身一变,成为他们心目的权威,只要联合国说是世界遗产,他们就舞之蹈之、乐不思蜀了。看看,他们追求的什么?是“遗产”,我们应该都知道“遗产”的意思?有哪家好好的孩子,整天盯着“遗产”的?败家子也,他们不断地鼓吹“遗产”,就是要让我们觉得,我们除了“遗产”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好自豪的东西了。

  这些人,混淆视听,要知道“谎言一千遍”的道理,他们在无数的地方无数次的借着“反对”的名义,灌输着中国人一个概念,就是“活字是韩国人的”、“笙是韩国人的”、“端午节是韩国人的”,虽然就目前来说,他们的论调是“反对”、是“揭露”,然而事实上呢?正是他们,让大多数中国人知道“活字是韩国人的世界文化遗产”……

  那么,让我们来看一看真相吧,这里(http://www.unesco.org/culture/ich/index.php?pg=00011)是联合国世界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官方网站,这里明确列举了韩国的三个“遗产”:

Republic of Korea

  请问,这里哪个是“活字印刷”呢?太别有用心了,我们就算能分辨,我们的孩子们呢?现在就算能分辨,将来还能分辨吗?而这些东西是谁造成的?就是那些明贬暗扶的网络“韩粪”们。

  再来说说端午节,众所周知,端午节的民间理解一般为“一个在农历五月五日进行的纪念屈原(或伍子胥)的节日,节日活动有吃粽子、赛龙舟、喝雄黄酒、挂菖蒲等”,简单吧,小孩子都可以理解;然而“韩粪”们不是,他们竟然能够生搬硬拆一个韩国的节日给端午节,并且美其名曰“端午祭”。

  这样,让我们来看一看联合国(http://www.unesco.org/culture/ich/index.php?RL=71)对于韩国的那个被“端午化”了的节日的定义吧:

The annual Gangneung Danoje Festival takes place in the town of Gangneung and its surroundings, situated east of the Taebaek Mountain Range on the Korean peninsula.The festival includes a shamanistic ritual on the Daegwallyeong Ridge, which pays tribute to the mountain deity and male and female tutelary deities. It encompasses traditional music and Odokddegi folk songs, the Gwanno mask drama, oral narrative poetry, and various popular pastimes. The Nanjang market, Korea’s largest outdoor marketplace, is today a major element of the festival, where local products and handicrafts are sold and contests, games and circus performances take place.

The four-week long festival begins with the brewing of a sacred liquor and the Dano shamanistic rituals, in which a central role is played by a sacred tree, the sinmok, and the hwagae, a ritual object made of feathers, bells and bamboo wood. One of the specific features of the festival is the coexistence of Confucian, shamanistic and Buddhist rituals. Through the rituals devoted to the deities, the region is believed to remain unaffected by natural disasters, allowing all its residents to live in peace and prosperity. Every year, a large number of visitors attend the various ritual performances and actively participate in events such as making Danoje festival fans, brewing the sacred liquor, drawing masks for the Gwanno Mask Drama, preparing and eating Surichiwi rice crackers and washing their hair in Iris water.

The Gangneung Danoje Festival enjoys immense popularity. However, cultural standardization and increased media coverage over the years have resulted in the loss of some traditional elements of the festival. In the traditional context of the festival, one of the functions has been to transcend social differences by allowing people of all social classes to participate.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端午”两个字,指的是“五月初五”,那么从上述文字中,哪里可以看出“五月初五”这个特定的日子来?既然看不出来,为何又要将我们好好的“端午”拱手相送给韩国人呢?谁“送”的?正是“韩粪”们。

  韩粪们有的是偷梁换柱的本事,多少中国的好东西,偷偷地被他们“送”给了韩国,“豆腐”、“中医”(人家明明是“韩医”,韩粪们硬要把“中医”的名字送给韩国人)等等等等;不但如此,就算国土,也指望送给韩国人而后快,明明只是一两个韩国精神病教授说的中国江南古时候是韩国的,结果被韩粪们一闹,弄得举两国皆知有这么个论调,但是谁会去追究这个真相呢?再过五十年,你一定可以找到许多把江南划在韩国的地图,而这些地图就是那些韩粪们在今天绘制散布的。

  太卑鄙了,韩粪们善会的就是转移我们的视线,让我们沉迷于不值得纠缠的东西,而减缓了前进的步伐。

  不要再理这些韩粪了,只要我们把国家建议好,韩国根本就不用放在眼里!(最后一句话原来是没有的,为了在论坛中发表特意加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