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指日可问世 日期价格全不知

  新书《下厨记》已经在印了,《上海闲话》也已经进入最后编辑阶段,这回的新书,采用手绘,不用照片了,在此特地放上“梅玺阁菜照”的幻灯,喜欢的可以一次看个够。

  从目前来说,正式的出版日期和价格,我都不知道,都是工作室在操作,我也懒得关心,我正好可以省下的时间来写更多的东西,希望大家喜欢!

  英文版的昆曲书已经启动了,在此有个好消息,就是此书会中英文双语同时出版,一本英文、一本中文,而且此书会有一个大惊喜,恕我不能透露更多了。

[印尼] 几块表本无大碍 戴正了方得民心

 

  这是不久前在印尼的Bali拍到的一个大型广告牌,由于是在车里拍的,所以只有一半。这个广告牌是选举广告,Bali到处都有,这个人呢,就是候选人之一了,样子还不错吧。

  下面的小图,是他手上戴的表,我之所以把它放大,倒不是想让网友“人肉”一把,来和南京的周局长比比谁的表贵,关键是因为这么大的一个广告牌,主人的公手表却是反戴的,这怎么看时间呢?真是匪夷所思!

 

[7086] 冬至惊闻没感觉 天下事本无平等

冬至,去了双凤寺,广播里在放录好的经文,其调子和声音,怎么听怎么象“没感觉,就是没感觉。”

“惊闻”是说着玩的,这年头,大家都已经宠辱不惊了。据说周正龙要翻案,看来《正龙拍虎》第二季要上演了。

看了一篇小文章,说到马克思理论有个assumption,就是人是平等的。在这个assumptions下,你做了老板,可以将东西卖这个钱,而你若是去做了工人,你的工人做了老板,你也可以将东西卖这个钱。在这个“无差别”的前提下,剩余价值理论成立。

然而天下事,本无“平等”两字可言。一个官宦之家的孩子,就是比农民家的孩子见识要广。或许有人会问“他知道怎么养猪吗?他知道什么样的野菜可吃,什么样的不可吃吗?”我想说的是“官宦子弟不知道这些,又有什么要紧?”,然而农民家的孩子若是不知道城里的生存法则,依然进不了大都市。又有人说“那官宦子弟到了乡下,不照样抓瞎?”,我想说的是“官宦子弟不去乡下,有何损失?”,然后农民之子不入城,失莫大焉!

一个残疾人演员,可能只拿到健全人演员的一半工资;但是一个健全人演残疾人,或许就有常人的一倍。有的人工龄三十年,月薪过千;有的人才刚毕业,已经身家千万。天下事,本无平等。

或许,天下事根本就是平等的。演残疾人的演员,身家千万的毕业生,他们有付出努力,就算他们没有,他们的父辈有,祖上有积荫,亦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