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8

[印尼] 游印尼先有所闻 凭所见方是真章

0
Filed under Indonesia
Tagged as
  • 出租车的起步费是6000盾,相当于半美元,或者是3.8元人民币;BENZ车的起步费是7500盾,4.22人民币。
  • Blackberry的信息费是15万盾(85元人民币),而中国电信的则是四百和六百两种套餐,可见垄断的厉害了吧?所以有人在香港办了Blackberry的业务,再漫游回来,都比中国电信便宜。
  • 听说,一般的出租司机月收入在Rp. 1,000,000(一百万盾,约570元人民币)左右,公务员是150万盾,而白领则是200万盾,但我总觉得这个数字是有问题的,因为Starbucks的咖啡也要20人民币一杯,白领赚这么少,怎么喝得起?白领不喝,谁喝?
  • 继续,一个工作了12年,在某处干了7年的中级职员,工资是600万盾(3,400元人民币),这是个pay得很好的单位,这个数字也是比较合理的了。
  • 方便面是Rp. 4,100 (2.3元人民币),一个PSP是235万盾(1,336元人民币)。
  • 23日中午的那顿饭,肯定是乱算账的。
  • 2003年出的500盾硬币是铜的,2008年出的变成了铝的,极轻。
  • 22日出机场,换了100美元,到手Rp. 1,220,000,25日换50美元,到手Rp. 550,000。
  • 油价Rp. 6,800 (RMB3.83)每升,同事的丰田商务车大约2万美元。
  • 在雅加达市里换钱,只收崭新的美元,不能有折痕,更别说有缺角(象芝麻大小也不行)和污迹了(象芝麻大小也不行),就象上海用支票的要求一般,办公室的老大说“that’s ridiculous”,无奈中,只能问办公室的财务换了新美元再去兑换,否则就要身无分文了。
  • 住家保姆的价格是40美元一个,办公室的同事说,一般的家庭有四五个保姆(当然是收入好的家庭啦),那就算前面说到的中级职员,500美元一个月,保姆当然用得起。据同事说,大概有80%的家庭有保姆。
  • 中产阶级的婚礼,不包括房子和装修,包括所有的典礼、蜜月、戒指、婚纱、影像等,大约在15,000美元左右。
  • 在一家有LV, GUCCI, Cartier, Zara和Hermes专卖店的商场地下室,停车费是Rp. 2,000 (1.13人民币一个小时)。
  • 与菲律宾一样,所有的停车场,都要开后盖箱查车,所有的人进入建筑物,也要开包检查,但只要理直气壮往里直走,不会拦下你,或许我的脸看上去比较象好人。
  • 在最宽的道路上的,相当于上海的延安路,纯车行道,边上也有简陋的账篷和乞讨者,最市中心的地方。
  • 在市政府门口,见到一辆驴车,唯一的一辆在印尼见到的驴车。

11/22/08

HK$ 48 – Periodicals
HK$ 10 – Water
RMB 6 – Water
Rp. 160,000 (RMB 90.97)- Taxi from Jakarta airport to Grand Hyatt Hotel
Rp. 8,000 (RMB 4.55) – Airport transportation fee

11/23/08

Rp. 153,000 (RMB 86.99)– Lunch
Rp. 47,000 (RMB 26.72) – Supper
Rp. 12,500 (RMB 7.10) – Donuts
Rp. 12,000 (RMB 6.82) – Taxi
Rp. 12,000 (RMB 6.82) – Taxi
Rp. 10,000 (RMB 5.69) – 3 bottles of water
USD 40 – City tour
Rp.  150,000  (RMB 85.28) – Mosque tour

11/24/08

Rp. 24,000  (RMB 13.65) – Taxi from hotel to office
Rp. 34,500 (RMB 19.61) – Starbucks coffee Frappuccino
Rp. 4,100 (RMB 2.33) – Instant noodle
Rp. 3,400 (RMB 1.93) – Beverage Mizone
Rp. 33,000 (RMB 18.76) – Lunch for two persons
Rp. 25,000 (RMB 14.21) – Taxi from office to hotel
Rp. 23,000 (RMB 13.08)– Taxi from hotel to Pondok Laguna Restaurant
Rp. 16,000 (RMB 9.10)– Taxi from Pondok Laguna Restaurant to hotel
Rp. 352,523 (RMB 200) – Supper
Rp. 18,400 (RMB 10.46) – Cigarette, 2 boxes
Rp. 12,500 (RMB 7.11) – No filter cigarette, 1 box
Rp. 11,350 (RMB 6.45) – Parachute toy
Rp. 3,175 (RMB 1.81) – Instant noodle
Rp. 18,750 (RMB 10.66) – Raw food material bring to Shanghai
THB. 4,172.10 (RMB 912.36) – Airfare for round trip Bangkok and Chiang Mai

11/25/08

RP. 23,000 (RMB 13.08) – Taxi from hotel to office
Rp. 86,694 (RMB 49.29) – Lunch for two persons at La Damansara inside WTC
Rp. 22,000 (RMB 12.51) – Starbucks grand Americano
Rp. 253,616 (RMB 142.70) – Supper for two persons at Bebek Bali Restaurant

[成都] 小东西有大学问 做万事守成最难

4
Filed under 成都, 梅玺阁食话
Tagged as , , , , , , ,

  我若一人在外地,那当然只能一个人吃饭,但我绝少胡乱吃碗面了事,因为我总想“来也来了,多吃几种,方不浪费”,于是往往点上一桌菜,慢斟缓饮,浅尝辄止。常常有朋友听我事后讲起,说你一个人又何尝吃得了那许多,不是浪费是啥?而我的想法是,这远赴它乡,又要坐飞机,还要花时间、精力,若是再不好好犒劳自己,那才叫浪费呢,浪费钱事小,浪费人事大。

  既然如此,我当然很少会在同一家店中吃上两次,甚至在不同的店里也不会点相同的菜,多一点选择,多一点接触当地人文的机会嘛。这不,这回到了成都,一个人吃了一份二百多元的鱼头锅,又吃了烧烤,又找到了一家叫做“左记老字号”的小店,颇有心得,不敢独享,拿出来给朋友们共玩。

  这家店是我无意中发现在的,就在河的边上,大慈寺的对面。与其说是一家店,还不如说是一个铺子,三开间的门面,都是那种简易的店面,一间是切卖熟食的明间,一间里面有四五张桌子,另一间则是煮卖面条、米粉的。我之所以会留意它,是因为“水牌”上的字写得很好,不过就是货品价格,总是些肉肠、肉块之类的俗货,但是那手毛笔字颇有风骨,就记下了。

  等我再次路过那里的时候,正好到了午饭时间,看那明间的师父在切香肠,片得极薄,很是诱人,于是就决定试上一试,老板娘见势,立马客气招呼。时值正午,太阳很好,老板娘早在店外大街上摆下数张桌子,信然坐下,要了一盆香肠拼盘,打算再点几道热菜。香肠拼盘有三样东西组成:甜香肠、辣香肠以及花生米。香肠的名字是我自己取的,因为有一种入口微甜,另一种则入口显辣,至于原本或许有其它的名字,倒也可能。香肠很香,肉的感觉也很好,虽然很硬,但是由于刀工好片得薄,倒也无妨。

  第二个菜是“咸烧白”,算是成都的传统菜了,“烧”在成都话里,就是“弄熟”的意思,“白”则是“白肉”,有“甜”、“咸”两种做法。“甜烧白”是用肉片加蜜饯、豆沙,蒸制而成,而“咸烧白”说穿了,就是“霉干菜烧肉”。当然,与南方的绍兴名菜还是有区别的。

  咸烧白用的“霉干菜”叫“芽菜”,也是腌过的,又以宜宾出产的最为有名,亦叫“宜宾牙菜”。而肉呢,也不象我们平时吃的那种切成小方块,而是切成一大片一大片,有皮、有肥、有瘦,有点象上海“面浇头五花肉”的切法,只是要薄上许多。咸烧白的味道很好,为此我还在喝完酒之后,特地叫了一碗面,将剩下的芽菜拌在面里,无耐川人不谙食面,那碗面竟是刀切阔板卷子面,全无咬劲,真正“浪费”了上好的芽菜。

  清炒莲花白是用卷心菜做的,只是品种与我们江南的稍异,菜色更白且俱奶香,入口软糯,很是不错。正吃着,刚才在明间里切香肠的那位走到桌边,可能是看我拿着照相机拍照的缘故吧,问我味道可好,于是和他聊了起来。

  原来此位便是此店的老板,人不高,典型的川中男子高度,剃个平头,满面笑容中夹杂着几丝狡诈,递了我一支烟后,便打开了话匣子。据老板介绍,他原是财政局的职工,在九十年代初下了海,带着党委书记的“姑爷”一起打拼,开印刷社、照相社之类的东西,不料那位没过门的姑爷不是好人,把钱财席卷而去,逃之夭夭,弄得他只能宣告破产,后来便开了这么一家店。

  他说店是开了许多年,不过他自己才回来两个月,以前一直是让老板娘开着,而自己则在大酒店做总厨外加围棋教练,据他自己说,他的棋下得很好,有许多学生,后来看看小店赚得也不错,不比工资差,于是辞了酒店的总厨,回来把董事长和总经理“兼”了几来。

  又听他说,那水牌上的毛笔字就是他自己写的,反正是个会书画、懂棋艺的“雅厨”。他说他想把店弄弄好,而他自己只管凉菜那块,热菜让师傅炒,但是他有个想法,就是把凉菜做得好了,炒热菜的师傅自然会有压力,到时菜的质量自会上去,厉害吧,老板亲自操刀,只为给手下员工有点“危机感”。

  天南地北地聊着,老板表示生意很好,虽然经济不景气,他的店倒是一直有赚,我说“你是总厨,可以开发一点新菜了”,他说“为什么要弄新菜啊?我就要把这七八样菜弄好、弄精,把这个手艺传下去,不致失传就可以了”。这是我一次听到一个事业在上升阶段的人说不要扩大,而是要做精,让我很有感触。使我不禁想起福州的那些“大金肉丸”、“同利肉燕”以及“永和鱼丸”来,这些店都是上百年的老铺了,但是当年卖什么如今依然卖什么,丝毫不受“扩大再生产”的诱惑,也正是如此,才保持了一份传统。而上海的店家,你去看那些著名的饭店,不是搞“新派上海菜”,就是弄些不伦不类的川菜、洋菜来,以显示自己的“旁征博引”,结果不但没有做好新东西,也老东西也荒废了。不仅饭店、食摊如此,便是昆曲、京剧,也耐不住“守成”的寂寞。

  正是老板的此番话,令得我第一次在一个旅程中,去了同一家店两次,晚上又点腊肉拼盘,拌心肺肚,蒜泥黄瓜,椒盐酥肉以及白切鸡等,值得一说的是白切鸡,店主用一只鸡翅和一只鸡脚,隔着皮肉将骨拍碎再切开,撒上花椒末和盐(不就是椒盐吗?),拌匀而食。由于鸡好,鲜香有嚼劲,竟是令我回味无穷,佐青梅酒而食,美不可言啊?

  虽然是家小店,却让我感受到了如此的大道理,一点也不浪费啊!

[广州] 看食照聊以解谗 说菜肴足可下酒

1
Filed under 广州, 梅玺阁食话
Tagged as , , , , , ,

  光棍节到了广州,小住几日,得尝美食不少,点评几个有特色的菜吧。

 

  陈村粉不同于一般的肠粉小小一盆,陈村粉讲究一大堆放在笼屉里蒸,蒸完之后迅速拌上油汁上桌,吃口很软,很有劲道。据说好的陈村粉,用猪油炒香蒜蓉,拌在一起蒸制,味道更佳。陈村是顺德的一个地方,据说当地还有把豆豉拌排骨和粉一起蒸的,蒸到排骨的油往下滴,渗到粉里,就大功告成,想想都美味啊!(食于广州鸿星海鲜)

  黄鳝饭,在我印象中,粤菜多是海鲜,不过广州也有好几家店,以黄鳝饭闻名。黄鳝饭本是台山名点,据说是用鳝血炒的。一盆饭,卖到58元,只有几块极小的鳝背,不算便宜,人家卖的是手艺。值得一提的是,黄鳝这玩意,一旦调理不当,就会很腥,这满满的一大碗饭,倒是丝毫不腥,不容易啊!(食于广州鸿星海鲜) 

  柚蜜煎椒,其实就是客家的酿茄子,不同的是肉里拌了柚实,又着实地将肉打散打松,只不出任何的肉纤维,又有肉香,尖椒有稍许辣,和着肉一起吃,完全可以接受,虽然用料极俗,却是不错的一个菜。(食于广州越秀渔村)

  清蒸青蛘,网上查了一下,写作“蛘”,当时在饭店里,服务员写给我的字是“(虫养)”,反正也没个定论。青蛘是啥?是一种和田鸡差不多的东西,只是颜色不是绿的,而的黄黄的,反正是蛙类罢了,大小也和田鸡差不多,我要了半斤,清蒸。据说此物的标准吃法是“人头粥,美极、椒盐、清蒸各一,炒粉”,反正什么都是青蛘做的,虽然只是排档货色,但也可算是“青蛘宴”了。此物以“甜”著名,嫩倒在其次了,味道很好。(食于广州越秀渔村)

  这是在一家叫做“美华”的海鲜馆子吃的,先是看了点评网,网上对此店的口味评价甚高,但是对其服务颇有微词,后来让我着实见识一回,那些服务员真是可谓“千呼万唤不过来”,整个店中,由于位子摆得挤,结果所有的人都要扯着脖子喊话方能聊天,好在我是单人独食,无此烦恼。

  陈皮骨,是用陈皮腌排骨后炸制而成,入口脆而松,酸而甜,很不易。会做菜的人都知道,排骨蒸起来很容易,炸起来就麻烦了,不是炸得死硬,就是不够熟还带着骨,好的炸排骨,一定要既酥且嫩,一口咬上去,就可以脱骨而食,这家店的陈皮骨果然名不虚传。

  荷叶蒸甲鱼,广州白话中称甲鱼为“水鱼”,此道蒸菜,因为甲鱼小,不够肥厚,所以厨师添了些许猪肉带膘同蒸,一下子就把味道吊了出来,实是神来之笔,价格嘛,也便宜,只要28元,只是虽见荷叶,未得荷香,尚有欠缺。(食于广州美华海鲜)

  其它又有越秀渔村吃的血蚶,心想粤人最会弄海鲜,便放心让他们调弄,结果一盘好好的血蚶,全是烫透了来的,虽然个个都已剥好,但是吃点便象是塑料袋装的零食一般,没有了血蚶特有的香味口感,吃上去便象水泡了的豆子一般。中国大酒店食街的烤鸭,全无“京意”,特别是包鸭的饼,又厚又小又甜,还是半发的面做的,实在不敢恭维。兰桂坊(沙面)的乳鸽号称“广州第一”,但是尚有欠缺,肉沾在骨上撕不下来,倒是炒花甲很有特色,乃是冰冻的,而且有小小的冰块拌在其中,在广州这种热地方,如此的吃法,倒也真是别出心裁。

东南西北打飞的 胡吃海塞半月多

0
Filed under 北京, 广州, 成都, 梅玺阁食话
Tagged as , , , , , ,

  最近把飞机当作了主要交通工具,胡吃海塞了许多,再不写几笔就自己也记不得了,列一下吧。

  • 10月27日,北京,晚饭,请人,金百万烤鸭店潘家园店,150元
    烤鸭,油酥大肠,烤板筋,拌双脆(黄瓜、萝卜),老醋花生
  • 10月28日,北京,午饭,人请,美国大使馆新址侧门正对面成都小吃
    酥炸梅子鱼,青椒炒腊肠,油焖茄子,蒜泥白肉,红油抄手,炒青菜,豆腐青菜汤
  • 10月28日,北京,晚饭,请人,利群烤鸭,300元
    烤鸭,利群鸭肠(裹薄面粉后炸),炸四物(心、肫、笋、肝),西兰花
  • 10月29日,北京,午饭,请人,美国大使馆新址侧门正对面东北小吃
    牛肉米线(极其难吃),素饺(大白菜、蛋)
  • 10月29日,北京,晚饭,独食,嘉里中心酒店
    馄钝面(味道不错),168元
  • 10月30日,北京,晚饭,请人,三元桥下爆肚宛
    爆肚,羊蝎子,炒板筋(极厚,极嫩,很好吃),爆肚仁,羊杂汤,烧饼,近200元
  • 10月31日,北京,午饭,自食,女人街永和大王
    大王三宝面,加卤蛋
  • 10月31日,北京,晚饭,人请,(天坛)南门涮肉
    涮羊肉(倪大仙人请客,菱歌陪)
  • 11月1日,北京,午饭,请人,北京海关边上妙Muse巴黎越南小吃(央视店)
    罗非鱼,牛仔粒,虾仁吐司,虾酱通菜,近200元
  • 11月2日,上海,晚饭,自食,西郊百联棒约翰
    9寸腊肠pizza,烤鸡翅等
  • 11月6日,成都,晚饭,独食,梓潼桥王梅串串香
    牛羊肚卤味拼盘,香菜丸子,酥肉,绿色毛肚,鸭血
  • 11月7日,成都,午饭,人请,庄子村川菜饕堂
    糯米香酥鸭(上层是鸭皮及肉,下层是糯米,象粢饭糕般一块),烤鲫鱼,青椒回锅肉(青椒回锅肉纯青椒及肉,没有胡萝卜之类,味美,辣),番茄青菜汤
  • 11月7日,成都,晚饭,独食,御膳宫
    鱼头汤锅(内有2只鱼头,所以能吃出4只眼睛来,本来以为是一只大鱼肉,待吃出第三只眼睛时,着实吓了一跳),酥肉,白菜等,200多元
  • 11月8日,成都,午饭,独食,金沙附近乐山翘脚牛肉汤
    一斤牛杂,豆腐及其它(清牛肉汤,味正,调料用汤兑,极辣)
  • 11月8日,成都,晚饭,独食,井巷子味典
    小笼蒸牛肉,特味鸡蛋干(用蛋清蒸熟后切片再卤),冰花鸡汁锅贴
  • 11月8日,成都,夜宵,独食,望平街烧烤
    鲫鱼、茄子、肫、黄瓜若干
  • 11月9日,成都,午饭,独食,大慈寺对面左记老字号
    香肠拼盘,咸烧白,清炒莲花白
  • 11月9日,成都,晚饭,独食,大慈寺对面左记老字号
    腊肉拼盘,蒜泥黄瓜,拌下水,酥肉,白切鸡
  • 11月9日,成都,夜宵,独食,望平街烧烤
    鲫鱼、茄子、肫、黄瓜若干
  • 11月10日,成都,午饭,独食,胖妈烂火锅
    酥肉,香菜丸子,衣架牛肉,千层牛肚
  • 11月10日,成都,午食,独食,三千食晏氏麻辣串烧
    裙把,兔腰,兔肚等
  • 11月10日,成都,晚饭,独食,周妈妈汤饭
    白果炖鸡,白切鸡,刀豆、藕、黄豆芽素拼
  • 11月11日,广州,晚饭,独食,美华海鲜
    白灼沙虾,陈皮骨,美极蹿条鱼,荷叶蒸水鱼,100元
  • 11月11日,广州,夜宵,独食,金园烧味
    皮蛋瘦肉粥
  • 11月12日,广州,午饭,请人,光孝寺素斋
    (正逢月半,吃素)
  • 11月12日,广州,晚饭,人请,沙面兰桂坊
    乳鸽,烤鱼,烤羊腿,花甲(酸甜口味,冰冻,并有冰渣子)
  • 11月13日,广州,午饭,AA,中国大酒店食街
    鲩鱼,排骨等,人均50元
  • 11月13日,广州,晚饭,AA,鸿星海鲜
    陈村粉,沙虾,黄鳝骨饭,带子,蠔等,人均80元
  • 11月14日,广州,午饭,AA,中国大酒店食街
    烤鸭等,人均50元
  • 11月14日,广州,晚饭,独食,越秀渔村
    乳鸽,血蚶,柚蜜酿椒,清蒸青(虫养)
  • 11月15日,广州,早茶,人请,东方大酒店
    萝卜糕,蒸排骨,凤爪,咸骨粥,烧卖,南瓜饺,红豆糕等
  • 11月15日,上海,晚饭,请人,钦点坊
    糟毛豆,笋丝咸菜,清炒野生虾仁,土鸡煲(再涮蛋饺,贡丸等),鸡汁百叶包,火夹鳜鱼,肴蹄蒸土百叶

 

图片请看梅玺阁相册吃遍中国

[广州] 走南闯北赏美食 东方宾馆品茶点

0
Filed under 广州, 梅玺阁食话
Tagged as , , , , , ,

  朋友们都说我“失踪”了,当然没有,只是趁国际油低迷的时候,多乘乘飞机罢了,虽然飞机票还是没有降下来。那么就换一个角度来理解,因为鉴于国内汽油价格不跌,我尽量少用自己的车,能少用多少就多少吧。

  在过去的三周里,我在北京呆了五天,与倪大仙人等朋友吃了涮羊肉,与小张吃了爆肚以及“连美国商务部长每回到北京都去吃”的向群烤鸭,甚至由于时间安排不当,有一天只能在酒店里胡乱弄了一碗价值168元的馄饨面了事……在北京,还与成都来的XT吃了成都菜,然后我就回了上海三天,立马赶赴成都,“逼”着XT又请我吃了一顿“庄子村”,自己又发现了一家很好的小店——左记(以后一定会说到),外加烧烤、火锅、串串若干,游了一次金沙遗址,在青羊宫喝了一下午茶外加求了一张上上签。

  在成都过了一个周末,我又趁Veteran’s day赶到了广州,承蒙Patrick和Kent各请我吃一顿,都是有名货色,Kent又于阴历月半外请斋菜一顿,又于每天中午在中国大酒店与朋友们吃午饭聊天,还有自己吃的两顿海鲜,所谓“胡吃海塞”也。最后一天,Patrick让我放弃了“没啥好吃的五星级自助早餐”,约了一起“喝早茶”,正好Kent也有空,于是在两位“施主”的厚待下,又吃了一顿“传说中曾经是广州最好的早点”。

  我实在是个馋嘴的人,想着第二天就好东西吃,结果一夜没睡好,就想着有吃了。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早早地起来收拾了行李,退了房,就拉着行李,走到东方宾馆。好在,我的酒店和东方宾馆乃是一墙之隔,举步即至。

  东方宾馆曾经是广州最好的宾馆,而这里八楼的早茶,也曾经闻名珠江,享誉羊城。三个人,边聊边喝边吃,足足两个小时,从广东、深圳无数的企业倒闭,聊到上下九(广州的一个地方)三元一件的衣服,反正所谓的“白天白讲、夜里瞎讲”。

  来说说吃的吧,这里的早茶,的确名不虚传,而且Patrick和Kent两个都是食家,反正他们点,我吃,最后他们两个抢个买单,我也根本插不进去,所以不知道到底吃了多少。就稍微说说几个特别有印象的东西吧。

  萝卜牛杂,是广州的传统小吃,如果到小西关去,到处可见。这玩意说来话长,先要从广州著名的“光塔寺”说起。“光塔寺”是俗称,因为这个寺庙的塔上没有任何装饰,是座光光的塔,为什么?因为那是一座穆斯林的塔,那么当然那座寺庙其实是座清真寺了,而且据说还是中国最早的清真寺。

  光塔寺的正名叫“怀圣寺”,取“怀念圣人穆罕默德”之意,又名“狮子寺”。据说,过去有大量的波斯人在怀圣寺附近生活,这道萝卜牛杂,就是他们发明的。所谓的萝卜主牛杂,乃是将萝卜切块与牛杂一起加香料同炖,炖到后来,牛杂的味道就全进入到萝卜里去了,颇有点象《红楼梦》中的“茄鲞”之意。然而凭良心说,虽然这么多年来,我也吃过无数的萝卜牛杂,但是真正能从萝卜中吃出牛味来的,的确不多,乃至从来没有。剩下的,只能“退而求其次”,比比牛杂的味道如何了。同样,在东方宾馆里,我依然没有在萝卜里吃出牛的味道来,只是牛肚够厚够酥,很是不错。不过,这得说回来,萝卜牛杂本是市井小食,乃是牛心牛肝俱有的杂碎杂脍,方能正宗;五星级宾馆的做法多半只用牛肚,其实终有欠缺之处。

  同样是萝卜,五星级的萝卜牛杂一定不及小弄堂里的,但是萝卜糕就有得比了,好的萝卜糕内嵌干贝、开洋,鲜香无比,在此之上,越是好的店家,用料越是讲究,海货新鲜、味足,而小摊之上,则只是点缀一二罢了。

  凤爪乃是粤人极爱之物,据说如今的凤爪都是北美进口,因为洋人不谙此物多弃之,有好事(好金?)者聚之以入,在粤行俏,因为进口凤爪既大又嫩,远胜本地土鸡爪——炖汤你行,“虎皮”我能。

  广式早茶,其实只要“蒸排骨”一味,就可知此店好坏,但凡好的早茶店,其蒸排骨一味,必然极其新鲜,其肉鲜、色正、味纯,最主要的是因为原料选得到位而且新鲜;次一等的店,不但肉不嫩,而且颜色发暗;再次一等的,乃用嫩肉粉、红肉粉之类,不能食了。

  南瓜饺是我第一次吃到,味道很不错。广州人很标谤广州的早茶,其实上海也能吃到不错的,别的不说,我上次介绍过的“唐宫”就很不错。这次,Patrick特地请我到沙面兰桂坊吃“广州最有名的乳鸽”,我一吃之下,觉得也是上海“唐宫”的更胜一筹,不知道其它两地都吃过的朋友,是否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