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 安徽一路行 之四 潜口 槐塘 稠墅 歙县

11/24/06 周五
        来了几天,走走看看玩玩吃吃,天天下雨,天天看美景。今天稍稍睡了个懒觉,也不过睡到九点左右,这里晚上极静,所以睡眠的质量相当好。
        今天去哪里呢?本来这次来徽州,主要就是办事,顺便打探路况、景点,为以后的大规模活动做准备;所以,我们决定仔仔细细把去唐模的路搞清楚,免得以后还要走那条田埂,再说了,这条田埂以后还有没有,还能不能开,都是问题呢。
        我依然惦记着棠樾,昨天的老太太说棠樾的路是单向把守的,就是说从东面不能进西面,从西面却可以出东面,我想去试试。
        和丈人研究了半天地图,发现的确另外有一条路,是从潜口过去的,还记得潜口吗?就是昨天看到奇奇怪怪的砖塔的地方。那座砖塔,或许叫文峰塔,因为回到酒店看资料,说潜口有座著名的文峰塔。
        早上办点私事,中午就到园区的食堂吃饭,说是食堂,装修也是不错,没有菜单,看菜点菜。能够参观厨房,是我极喜欢的方式,于是蹿到厨房,点了两菜一汤。
        先是看到一面盆鱼,就是上次在老徽馆吃过的那种,服务员说是“老虎鱼”,记得鱼挺嫩、刺也少,就点了一个;另外要了一份水笋烧肉,外加一份酸菜猪血汤。
20061124_121928_01.jpg
(老虎鱼)
20061124_120647_01.jpg
(这么大一盆老虎鱼)
20061124_122138_01.jpg
20061124_122306_01.jpg
        等的时间还挺长的,我就在传菜口看厨师操作,外面的雨稍稍大起来,浠浠沥沥的,好在园区很整洁,下雨倒也不恼人。
        菜肴很好吃,水笋嫩且有嚼劲(两样占全,很不容易),只有肉味、未见肉星,虽然我的确是很想吃肉,但是烧水笋的境界就是要“眼中无肉、味中有肉”才对啊!
        鱼很新鲜,烧得不错,值得一提的是酸菜猪血汤,咸酸中带着辣味,血块又极嫩,味道非常的好,美中不足的是饭是(米山)米,稍嫌粗粝。饭后结账,打了折55元,看来厨房也不便宜。
        吃过午饭,把GPS先设到潜口,就出发了。出文化园,往北,过岩寺,就有路标指向潜口,从路口左转往西,远远地看到一座高塔,于是远远地停了下来,然而仔细辨认之后,发现并不是昨天傍晚看到的那座,昨天的那座比较低,再看附近的地标,原来这座高的,才是潜口著名的文峰塔。
        文峰塔并不在大路上,远远的望去,笔直地树在那儿,四周全无高物,虽有突兀之感,倒也不失挺拔之美。
20061124_130932_01.jpg
(这才是真的文峰塔)
20061124_130917_01.jpg20061124_132925_01.jpg
(文峰塔)(下尖塔)
        继续往前,转个弯,就看见昨天的那座塔了,于是停车,走下农田,仔细地看看。这座塔很破,但很有韵味,塔门(其实没有门,称之为塔洞也可)上方,有块木牌子,斑斑驳驳,看来也有些年头了,上书“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下尖塔”,噢,原来这是下尖塔。
        外墙上的“毛主席万岁”还在,只是已经黯淡了,我去过许许多多的地方,看到过无数的黯淡了的“毛主席万岁”出现在不同的文物上,即便是在札什伦布寺,依然可以见到墙上的标语。虽然我一向反对演唱样板式之类,但我也一向建议要保留这些“毛主席万岁”,就应该让它留在布达拉宫的墙上,就应该让它留在乐山大佛的脚上,让后人看看曾经的疯狂。
20061124_132608_01.jpg
20061124_132645_01.jpg
        保护单位其实没有任何的保护,走进塔里,里面一团糟,地上有各种废弃物,几乎不能落脚。抬头一看,塔是实心的,天花板低低的,用砖砌成,很是整齐均匀。
20061124_132832_01.jpg
(塔楼一层的砖顶)
(题记:错过了,错过了,都进了塔,居然还是错过了。回到上海,一查,才知道下尖塔不同凡响,这座塔其实有两层,一楼一层,二楼到六楼一层,只要再往里走,就可以发现一个暗梯,可以一直通到六楼,并且楼上还有壁画。据说,这是中国唯一的一座穆斯林“佛”塔,类似的塔只有巴勒斯坦才有了。下回去,怎么也要爬上去看看)。
        下尖塔的斜对面,往西几百米,沿路的农田里有座牌坊,上面写着“金紫祠”,牌坊很漂亮,只是农田中没有路可以过去,免得踩坏了别人的菜,只能作罢。丈母娘说应该后面有祠,我说就算有,文化大革命估计也毁得差不多了。(回来后查资料,果然有祠,是潜口的汪氏宗祠,潜口汪氏是大族,只是祠已经成了粮管所,至今仍是粮管所的产权,粮管所已经投资了12.5万元搞开发,尚需1000万元的后期投入,正在网络上招商呢。)
20061124_133723_01.jpg
20061124_133730_01.jpg
        再往前一二公里,就是潜口民居的风景点了,分为两个大宅院,左边(东)是明朝的,右边是清朝的,两大群落中隔着一条河,风景着实不错。只是两大群落都有高墙,看不清里面到底如何。
20061123_163821_01.jpg
(这就是潜口,明居的院落)
20061123_163810_01.jpg
(潜口,左边是明居,右边是清居)
20061123_163908_01.jpg
(潜口,清居的院落)
        来说说去唐模的路吧,去唐模的路就在潜口民居和金紫祠坊的当中,是条乡道,入口很小,而且正对着入口是看不到路的,必须胆子大些往里开,然后峰回路转,路就现在眼前。
        路也很窄,当然要比那条田埂好得多,往北开大约五门公里,就可以转到大路——唐模路上,从西面到唐模。
20061124_134922_01.jpg
(从潜口去唐模路上的民居)
20061124_134913_01.jpg
        唐模是东西向狭长的景点,西面已经建好了大型停车场,只是入口还没有修好。
        经过唐模,往前五六公里,就是棠樾的后面了,不承想依然有人把守,不允许开车过去。
        正对着棠樾后入口,有条小路,路牌上写着“状元故里”,于是打算探探,谁知,一探探出好东西来。
        进去五六百米,有一幢房子,有座小亭子,是个正在开发中的景点,房子、亭子都很新,边上还有块牌坊。
20061124_141611_01.jpg20061124_141448_01.jpg
        牌坊一般,不象金紫坊那么挺拔,匾额位写着“状元坊”几个字,字是新写上去的,下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中国共产党XX”的字样。
20061124_141332_01.jpg
        房子的边上,有张示意图,示意的图右上角,有着极小的几个字,或许大多数人都会忽略,然而却着实打动了我,这几个字是——“龙兴独对坊”。龙兴独对坊,有段故事,就是大独裁者朱元璋,听取劝告的故事。大家知道,朱元璋的吏治是很严格的,动不动就要杀人的,但是他曾经在这个地方,就是槐塘,问过一个有大学问的唐先生,唐先生劝他少杀人,他听从了,后来就在唐先生的家门口,竖了一块龙兴独对坊。
        车往纵深里开,进了一个村,村口的墙壁上,用毛笔直接在墙上写着“龙兴独对坊”,边上还画了个箭头。
20061124_150102_01.jpg
(村口,这才叫民居)
20061124_142643_01.jpg
        我来丈母下了车,寻着箭头走,过一条小道,再过一条,又发现一个箭头,再沿着走,农家的狗看到有陌生人来,都站起身,警觉地看着我们,等我们走得再近些,纷纷汪汪地叫起来。
        寻到了四个箭头,就在我们快要没有信心的时候,碰到一个当地人,告诉我们龙兴独对坊就在前面,果然,再一转,就看到了。
20061124_142758_01.jpg
20061124_142730_01.jpg
20061124_142817_01.jpg
20061124_145056_01.jpg
20061124_142823_01.jpg
        龙兴独对坊,真是一个大讽刺,这坊是纪念大独裁者被说服的故事,然而却被洪秀全,被红卫兵,被另一些独裁者破坏怠尽了。坊前狮子的脸没有了,坊上的石雕,只剩下了玲珑剔透的边缘,中梁已经断了,下面又撑起一根石条……
        文化园里有复制的龙兴独对坊,高大、整洁、挺拔,然而没有生气,就是些石头的堆砌;槐塘的龙兴独对则大不一样,它见证了兵火、战乱,也见证了人性的暴戾,数百年的历史慢慢地沉淀,在断梁残柱后默默地控诉。
20061124_143029_01.jpg20061124_143102_01.jpg
20061124_143203_01.jpg
20061124_143208_01.jpg
20061124_143248_01.jpg
20061124_143431_01.jpg
20061124_143512_01.jpg
        先前的那个当地人,陪着我们走到龙兴独对坊,嘴中喃喃着“这里以前有个殿,毁了,文化大革命全毁了”、“砸了,都砸了,红卫兵砸的”,他带我们到了边上的一个院落,指着两尊石狮说“这就是以前祠堂殿前的石狮”,说完了这些,他轻轻叹了口气,走了。
20061124_143145_01.jpg20061124_145100_01.jpg
20061124_143601_01.jpg20061124_143545_01.jpg
20061124_143948_01.jpg
        龙兴独对坊的边上,转个弯,还有个棵千年银杏树,只是长在别人的院子里,不能走近观看,好在这棵银杏很是高大,远瞻亦可。
        回到车上,我出了个坏主意,去稠墅。前面说到房子上有张地图,右上角是龙兴独对坊,而左上角就是稠墅,而且特地注明稠墅牌坊群。
        用GPS一看,到稠墅大约十几公里,一条U字形的路,从U的一个顶点到另一个顶点,我的那个坏主意是,让GPS指明东南西北,我们在U的中间划条线,直接开过去。
20061124_150944_01.jpg
(屏幕上的黄色线路是GPS的引导路线,绿色箭头是我们所在位置及方向)
20061124_151159_01.jpg
(其实这是其中最好的一段路)
20061124_150505_01.jpg
(路边的坟,够大够气派)
        惨了,路是有,不过是小路,小到啥地步?小到就象昨天的田埂,坑坑洼洼、泥水四溅。
        照理说,U的上面划根线,应该很快,然而这段路是依地势被人走出来的田间小道,不但路况差,而且忽左忽右,颠簸起伏,很多时候,时速只有五到十公里,所以,这段大概没几公里的路,足足开了我们三刻钟,等到达稠墅,三个一排的牌坊就在数百米外时,丈人开得气死了,于是说“不要去看了,这些牌坊都一样,我带你看个不一样的去。”
        说完,二话不说,就直着往前,一直开出稠墅,开到大路上,并且一直开到了歙县。
        歙县有个小城,有城墙的那种,城墙里是步行街,从正门进,要付10元门票,从边门进,可以把车开进去,也不用买门票。
        城东的门楼,就是东谯楼,是古物(不过我认为还是叫“老货”可以贴切些,因为其实也“古”不到哪儿去),东谯楼的边上,就是著名的四面八柱坊了。
        看安徽的旅游书,没有一本不谈到的四面八柱坊的,但有许多人说这是全国唯一的四面坊,其实是错的,因为许村也有四面坊,所不同的是,歙县的这座,有八根柱子,有两面是三间式的,而许村的是四面四柱,四面都是单间的。
20061124_162758_01.jpg
(东谯楼)
20061124_162831_01.jpg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四面八柱大学士坊)
20061124_162948_01.jpg
20061124_163255_01.jpg
        四面八柱坊,又名大学士坊,是给一个叫做“许国”的人立的,至于怎么会立这么个四面的奇怪牌坊,有许多传说,有说是皇帝着了他的道才允许建的,有说是学生给他建的,反正都是“据说”。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要查史料的。
        凭良心说,牌坊这玩意就要在田间才有韵味,这种在城中心步行街正中,周围全是新式店家的,怎么看都看不舒服。
        离开歙县,回到文化园,再办了点私事,又到屯溪老街去了。
        当然又是在“一楼”,上过了“老徽馆”的当,不敢再试了,又到了“一楼”点菜的那家,径直上了二楼,点菜。
        这回终于服务员“同意”我点那个徽式的大锅了,照片上的有烟囱的紫铜式的锅,原来是假的,不是放碳从烟囱管里烧出来,而且上下半截可以分开,底下用固体酒精加热的。这个大锅,还着实不错,环形的锅里,上下有两层,都满满地备好了料,有咸烤虾、肚片、鱼片、鸡块、平菇、笋片等等,着实“扎墩”。
        冷菜点了卤豆腐干和酱鸭,都很好吃,酱鸭嫩且入味,最后甚至被我们打包带回了上海再吃,可想有多鲜美。另外又点了当日特价22元的茶笋烧肉,外加一个油麦菜。
20061124_192124_01.jpg
20061124_192154_01.jpg
20061124_192823_01.jpg
20061124_192955_01.jpg
        酒足饭饱,再开车回文化园,明天就要回家喽。

[安徽] 安徽一路行 之三 唐模 呈坎 丰乐湖 “一楼”

11月23日,周四
        昨天在西递回来的路上,酒店里有个姑娘打电话给我们,说是可以帮我们安排旅行计划,并且有打折的门票出售。
20061123_085117_01.jpg
20061123_085111_01.jpg
(怎么样,早餐够丰盛吧?)
        早餐还是在酒店吃自助,今天可能人更少吧(其实昨天也没见别的客人),所以自助改成了套餐,每人两大盆,根本就吃不完。于是用餐巾纸包起“干粮”,到园区的湖里去喂鱼。园区很大,也很漂亮,有湖,湖上有亭唤“文昌阁”,也有长廊、九曲桥。湖里有鱼,鱼很多,而且很大,全是红色鲤鱼,煞是好看,据说热天鱼更多,如今都躲在湖底。
        来到酒店的服务部,他们已经搞定了徽州区内的景点,可以打八折,其它的,据说正在联系协调中。据他们的推荐,我们买了唐模和丰乐湖的票,分别是打了七折的35元,和打了八折的36元,服务部拿出两张纸来,写上景点的名称、人数、日期,盖章、收钱。
        GPS设定到了唐模,出发喽。大约二十分钟后,车到了棠樾,记得吗?就是我说我唯一想看一眼的地方,有牌坊群的地方。
        按地图,到唐模,先要经过棠樾;到棠樾,先要经过鲍家花园。鲍家花园是在路边的,车过处,停车场上只有一辆车;而棠樾就成问题了,棠樾景点不在路边,而是在路的正中央,换言之,你要从这条路过去,就必须先进入棠樾景点。
        当然,要进景点,就得买票。离开上海之前,我做了功课,说是只要和看门的说去唐模,就可以进入棠樾,不用买票,只要不拍照就可以了。于是把车开到棠樾的路口,这才发现那里已经造起了铁栏,看样子就算付钱、买票,都过不去了。
        没辙了,GPS也找不到另外一条路了,要绕的话,估计没个十几公里、二十公里是断断绕不过去的。
        棠樾门口有卖地图的当地人,见我们过不去,说是可以带我们走小路,收费2元。于是请了个老太太上车,老太太让我们朝原路返回。
        一路往东,开过鲍家花园,老太太让我们右转,一个135度的右转,开到了一条田埂上……
        其实老太太也不老,大约五十多岁的样子,据她说,她是六七岁的时候从温州“逃难”过来的,现在她的儿子,又到温州去打工了。她还说,棠樾的景点被屯溪的人承包了,所以把路也封了,“坏死了”,是她经常说起的一句话。
20061123_110100_01.jpg
(就是这样的田埂,这段还算宽的)
        顺着田埂开,别说是雨天,就是平常日子,要开过这条田埂都不是很容易的事,于是一路只能踩刹车、绕水塘、借路肩,前前后后、摇摇晃晃,开了半个多钟头,终于开回大路,再往前不过几公里,就是唐模的停车场了。
20061123_110939_01.jpg
(田间的茭白根)
        听我说了半天“唐模”,是个啥玩意呢?就是个山青水秀的旅游点,“唐模”是个地名。这个旅游点有啥稀奇的呢?最稀奇的是有棵千年老槐树,电影黄梅戏《天仙配》就是在这棵树下拍的。
20061124_135918_01.jpg
(这就是拍《天仙配》的大槐树)
20061123_113248_01.jpg20061123_120914_01.jpg
(安徽就是牌坊多,程朱都是安徽人,他们讲究贞洁,家乡的人总要支持一把吧。当然牌坊不仅仅是贞洁牌坊,还有各式各样的,这块就是同胞翰林坊,兄弟两个,都做了翰林,于是树了块坊)
20061123_113913_01.jpg
(檀干园一角)
20061123_114346_01.jpg
(檀干园的烟雨)
        唐模这个景点,大约二三公里长,宽则几十米而已。有一条溪,从唐模景点穿过,沿溪的石阶,据说是古驿道。唐模这个地方,以前是私家花园,花园里有个湖,据说是主人的母亲想去杭州看西湖,但年岁已大走不动,于是孝子给老娘挖个湖出来,又据说湖里的景致,都是可以和真的杭州西湖match起来的。
        整个唐模景区,就是我们三个人玩,天下着蒙蒙细雨,走在石板路上,听着小溪哗哗的水声(小溪的水是“哗哗”的?小学语文书上说是“叮咚”或是“潺潺”的!),你说该有多么写意?
        “假西湖”在檀干园里,还要验一次票(后来发现),石板路的这头有人卖票、收票,另一头正在修建,直接连到地里。湖水平静,间或有只野鸭蹿过,着实静中有动,动中有静。
20061123_114841_01.jpg
20061123_114930_01.jpg
20061123_115003_01.jpg
20061123_115034_01.jpg
        唐模的美,是无法写出来的,最好是自己去感受一下,然而它的美,或许只有在这种淡季加下雨的日子,才能够显现出来,试想若是在黄金周,大家摩肩接踵,挥汗如雨,怕是再美的景致,也无法感受了吧。阿婆常说“西湖的人头比石头多”,是啊,那样的话,所望尽是人,又有什么趣致呢?
20061123_115248_01.jpg
20061123_115501_01.jpg
(唐模的西湖)
20061123_115602_01.jpg
(唐模的西路,从这里进来的话,不用买门票,但是看不到“西湖”和干园)
20061123_115710_01.jpg
20061123_115924_01.jpg
(唐模的西侧)
        离开唐模的时候,唐模的服务员接到电话,是丰乐湖打来的,问我们是不是去吃午饭,原来文化园已经通知了丰乐湖,要为我们准备起来,服务真是周到(当然,服务周到绝不意味着费用也周到)。
20061123_124233_01.jpg
(去呈坎的路上,路边的牌坊,第一块是节孝坊,说是有个101岁的老太,从26岁开始守寡,的确可谓贞洁了)
20061123_124359_01.jpg
(到呈坎的路上,路边的牌坊)
20061123_130620_01.jpg
(山景)
20061123_131515_01.jpg
(山景)
20061123_131748_01.jpg
(呈坎,景色如何?)
20061123_131822_01.jpg
(呈坎)
20061123_131829_01.jpg
(呈坎)
20061123_131833_01.jpg
(呈坎)
        往丰乐湖进发,从地图上看,由东往西,在同一条路上,分别是棠樾、唐模和丰乐湖,于是不从老路回去,直接由唐模路(唐模前的路名)往西开,几个公里后,到一T字形路口,GPS指引往左,从一条乡道前进。
        这一走,绕了一个大圈子,至少有三四十公里吧,乡道修建得相当好,全柏油路面,且很新,开车相当地舒服,不断地上山、下山,很有驾驶乐趣。
        山路两边的景色,真正可以用“美不胜收”来形容(我这人并不喜欢用此类成语,有点象小学生的作文,然而对此山路来说,却着实当得“美不胜收”四字),一路的绿树,夹杂着一片片的银杏黄叶,除了山路,便没有任何的人工痕迹,偶尔路过一个小村落,也直如人间仙境、世外桃源一般。
        到下午一点一刻的时候,路过一个镇,叫做“呈坎”,也算是个旅游景点,有“八卦村”之名,但明显尚未开发,估计没有旅游团造访,唯有闲云野鹤才会光顾。
        离开呈坎,发现GPS带我们绕了远路,丈人发现汽油所剩不多,开始有点焦燥,开车时脚下没了轻重,我只能打起十二万分精神,顾不得看窗外美景,替他注意路况、路标。
        一点半的时候,车驶上了205国道,也就是说开回了正确的路,路况却要比那条乡道差上许多,好在来往的车辆并不多,多是有惊无险罢了。
        终于可以看到湖水了,所谓的丰乐湖,其实是个水库,看到了大坝,路却还在往上开,就是说我们至少还要翻过一个山头,才能到丰乐湖的入口。半路上有个观龙台,停车,进入破败的大门,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丰乐湖的广告照片就是在观龙台拍的,然后我们却找不到如照片上的那个角度,只能作罢。
20061123_151900_01.jpg
(丰乐湖,红色的裸岩部分,应该都是在水下的)
20061123_145056_01.jpg
(远处的山,叫做五指山,看看象不象?据说是仙女化身的)
        再往前,几公里后,终于到了丰乐湖的入口,已经有几个人等着我们了,然而为我们准备的午饭,却还是在观龙台。原来观龙台的确在我们路过的那个大门里,只是进了大门后有条山路,要拾级往下走,才有酒店,只是那条路的入口有些隐蔽,我们竟然错过了。
        丈人坚决不肯再把车开回观龙台了,主要是怕用完了油。从丰乐湖的入口划船到观龙台,要一个多小时,显见划船过去吃是不行的了,再开回去,丈人又不肯,怎么办?
20061123_142549_01.jpg
(船码头,据说水位高的时候,不用下到那么远就可以上船了)
        二点半了,又冷又饿啊!丈人提出让丰乐湖的服务员帮我们买点方便面来充饥,服务员很好,骑了车去买来,另外一个服务员则取了热水瓶,把我们带到游船上。
        湖面上,只有我们一条船,两边的山都是从半山腰才开始长草、长树,原来现在是枯水期,加之今年夏天干旱放水赈灾,水面下降了,地就裸出来。
        水面上有风,稍嫌微凉,热热的方便面下去,不啻是人间美味。埋头吃完面,陪同拿出一个盘子,里面有些山芋干、(豆宛)豆之类,又拿出一张山歌单,说是给我们唱些山歌解解乏。
        山歌就算了,倒是和她攀谈来得好玩,她说这湖里的鱼,都是野生的,野生的鲈鱼卖到20元一斤,而她们买的话,也要20元一斤。整个湖里,都有二三米见过的木架子,那是养鱼的鱼箱,据她说,养在鱼箱里的鱼,不用喂饲料,所以还算是野生的。
        一路谈谈说说笑笑,她说她的儿子娶了她的过房女儿,现在在黄山,准备考导游。沿路,她给我们介绍风景传说,什么七仙女、神仙、道士的都有,无非是些牵强附会的东西罢了。
        游完丰乐湖,问清了道路,说是一直沿着205国道开,就可以到岩寺,那里有个加油站。岩寺是离文化园最近的一个镇了,所以听上去并不近。
        车换成我来开了,继续让丈人开的话,他会始终看着油表。一路往东,路况一般,倒也并无阻碍。
        路过一个村,很有“腔调”的样子,原来就是著名的“潜口”,停车稍事休整,继续赶路。
        往前不过一二公里,路边农田里有砖塔一幢,就“更有腔调”了(关于潜口的细节,明天再说)。
        再不多久,果然有大加油站一座,此时剩下的油,大约还可以跑上七十公里,看来丈人有些多虑了。当然这也难怪,新手嘛。
        回到大路,丈母娘提议好好吃一顿,想了一想,要吃好的,还得回“一楼”,于是驱车过去。
        又到“一楼”,发现边上还有个门,进去一看,原来是吃点菜的。吃点菜的“一楼”要比吃点心“一楼”两显气派,正中大瓷盘照壁一面,两则的楼梯下,滴水龙碑各一方,室内有小桥一座,左边的池塘养着金鱼,右边则一个空池塘,里在被人扔了些钱。在许多“文物商店”看到,只要佛像前摆个盒子,就有人往里丢钱,真是好玩;如今这龙碑下池塘里的钱,多半也是此等。
        照样是我点菜喽,我看中一个安徽一品锅,要价68元,照片上红红绿绿很是好看,于是决定要两个冷菜,再加一个锅,谁知服务员说我们吃不掉,硬是不让我们点,结果倒好,大锅换了小菜,价格贵上许多。
        不过总的来说,“一楼”并不是很贵,三个冷菜、二道热菜、一道汤、一道泡饭,外加一瓶黄酒(补充一句,总算吃上正宗的黄酒了),结账140元。
20061123_173827_01.jpg
(龙嘴里有水滴下)
20061123_180039_01.jpg
(卤豆腐干,味道很好,丈母娘问我能片成几片,我说三片绝无问题,四片要赌一把)
20061123_180140_01.jpg
(在安徽居然吃到香香甜甜的八爪鱼,不容易)
20061123_180207_01.jpg
(罗汉肚,看样子就不错,味道也不错)
20061123_180728_01.jpg
(倒笃菜炒河虾,服务员读成“倒马菜”,我给纠正过来了,但这倒笃菜,到底是什么,还是搞不明白,吃上去,就点象霉干菜)
20061123_180843_01.jpg
(多日没有好好吃肉了,打打牙祭,味道不错)
20061123_180615_01.jpg
(绩溪豆瓣羹,本来以为是干豆瓣做的,结果是这样的,味道不错,不过怎么也没搞清到底是什么做的)
20061123_190742_01.jpg
(最后来了一份素的菜泡饭,味道也很好)

[上海]又去了阿山饭店

11/17/06 阿山的细节,请查看旧文
        
        好久没去阿山了,于是又想去一次。阿山这种饭店,就象是老朋友,不时也不见得怎么样,想起来,就去一次。好友JackZ是极喜欢阿山这家店的,他曾经一周来这里五次,还存了二锅头在那里,JackZ住在宝山,要到阿山,并不容易。
        其实阿山这家店,吃的就是个情调,什么情调呢?怀旧。在阿山吃饭,可以聊到小辰光的玩具,可以谈起幼时的食品,反正只要是十年二十年乃至三十年前的,都会在饭桌上慢慢地显现,酒喝多后,大家都会唏嘘一番,沉浸在过去的好时光中。
20061116_194144_01.jpg
        梅子酱,阿山的特色与招牌,来的话,必要点一份。
20061116_174952_01.jpg
        阿山的螺蛳,可以打到9分,螺蛳嫩却入味,而且口口吸得出。
20061116_174941_01.jpg
        酱鸭,一般,刚刚及格。
20061116_175316_01.jpg
        荠菜油面筋,卖相一般,味道相当相当好,放了一点点糖,吃上去有一丝丝甜,打分可以有8分。
20061116_175658_01.jpg
        吃这道菜的时候,好友Michael Lu问我,为什么叫圈子而不叫大肠,因为圈子是肠子比较肥的部分,一般店里的那种薄薄的片,叫做大肥。草头圈子是上海老饭店的招牌菜,阿山的圈子也很酥,8分。
20061116_183530_01.jpg
        油焖茭白,这道菜其实没有什么花头,只要茭白好,用无锡茭白,又嫩又糯,8分。
20061116_190043_01.jpg
        乳腐肉,着实不错,打分可以打到9分,只是量太少,每人分一块,尚且不够。
20061116_190443_01.jpg
        红绕甩水,味道卖相都不错,8分。
20061116_190859_01.jpg
        正宗的上海鳝糊,端上来的时候,油不响,所以不能叫“响油鳝糊”,浓油赤酱,所以正宗,7分。
20061116_195223_01.jpg
        此菜价格不菲,好象是36元吧,黄瓜切得那个叫厚啊,估计初学者也不至于切得如此厚,话说回来,味道还是不错的,7分。
20061116_195801_01.jpg
        这是“炸猪排”,一点也勿错,猪排是猪排,炸也的确是炸的,只是不象传统的上海做法,沾面包粉的做法,倒是把把猪大排切开,裹面粉炸的,有点排条的意思。由于到阿山来的次数多,不用关照,服务员就会把辣酱油拿来。这道菜,吃完一盆,我都没有吃到,于是再点一份。打分的话,7分吧。
20061116_200344_01.jpg
        这道,是我发明的,原来是大蒜干丝,可我信佛不吃蒜,所以改成了水芹干丝。这个豆腐干丝,也是纯属业余刀工,打分的话,恐怕要不及格了。
20061116_201821_01.jpg
        青椒干丝,也不及格。
20061116_211328_01.jpg
        这道算是什么?日子多了怕是自己都得忘了,霉干菜烧肉是也,不过“当是时”,我已经喝得多了,多到辨不出滋味了。
        阿山的菜,其实一点不便宜,六个人吃,四瓶黄酒,六瓶啤酒,五百多,没有什么贵料的菜,实在是不便宜。然而有人去夜上海付大价钿吃小资气氛,我们当然也可以到阿山付大价钿吃怀旧气氛。

[安徽] 安徽一路行 之二

        这回到安徽,我纯粹是“陪”,所以自己并没有多大想法,特别对于黄山,我向来并不感冒,我喜欢的是庙,是人文景观,对于山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所以,这回,我唯一想“主动”去的,就是棠樾,那里有牌坊群。
        早上起来,餐厅吃自助,依然是我们三人,餐厅门口放着架古琴,但是摆法却错了,于是告诉经理该怎么摆,弹了一曲《沧海一声笑》,经理说这床琴放了一年多,从来没听到的有人弹出调子来(汗颜啊!)。
        上午,办点私事,然后驱车来到屯溪老街,丈人、丈母心心热热要带我见识见识这老街,当然不能拂了美意。
        其实这样的老街,全国各地都有,无非就是卖旅游纪念品的地方,沾着点边,就要弄条老街出来,就象常州的篦箕巷,哪怕地点、名称都是以前的,但根本就和“古代”没有任何关系了,别说重现数百年前的风光,就是要再现十年前的样子,怕都办不到了。
        逛了一圈老街,的确没甚好玩,倒是见到一家炒货店,香榧子卖得甚是便宜(但后来回沪后,据老妈说,那种圆圆的是“木榧子”,要长长的才是“香榧子”),于是称了几包,外加几包店员推荐的榛子几包。
        天还下着雨,所以也没有兴趣拍照,时间不早,先打发了午饭再说。据丈母娘说,路口的那家店,有许多小点心,味道不错,于是过去。
        店的名字很奇怪,叫“一楼”,装修豪华,店员都穿着织绵缎长衫,戴瓜皮小帽,挺好玩的。
        “一楼”的一楼,临街靠窗是客座,里面则是开放式的食摊,落座后跑堂的给一块竹牌,上面写着台号,拿着竹牌就是可以去点东西吃。导菜服务员,都有手持电脑,可以直接输入,估计还可以无线传输,真的算是很先进了。
20061122_115135_01.jpg
        点心很丰富,光蒸饺就有多种,无奈全都有韭菜,我信佛不食,只能作罢。零零散散点了些,回座位等着。美食如何,直接看照片吧。
20061122_115306_01.jpg
        牛筋,好象是三块钱一串,这是我吃过的最酥的牛筋了,味道很好。
20061122_115324_01.jpg
        牛肉香菜饺,酥酥松松,也很香。
20061122_115811_01.jpg
        粉蒸鸡,12元,味道很好,全是鸡肉,没有鸡骨。
20061122_120152_01.jpg
        这个玩意是用芋泥拌糯米粉做的,里面是豆沙,看来是用月饼模子成的形,味道一般。
20061122_120210_01.jpg
        馄饨,4元,我是对馄饨百吃不厌的人。
20061122_120929_01.jpg
        鱼头汤,汤水很浓,只是鱼头不大。
20061122_122551_01.jpg
        臭豆腐,这里的臭豆腐不是大火大油炸出来的,而是小火小油煎的,所以色面不黄,豆腐极嫩,不是上海人喜欢的吃法。
20061122_123233_01.jpg
        这顿点心,总共63元,在安徽这种地方,其实不算便宜,最后丈母刮奖,居然刮到5元,她说这是她第一次刮到呢。
        在等待的时候,看到桌上有份叫做《一楼》的报纸,当然是“一楼”出的,highlight中有一条“党支部组织学习八荣八耻”,看来倒是家国营店了。小报办得不错,有“一楼”被评为安徽省十大餐饮的新闻,也有“一楼”参加黄山花街游行的照片,可谓搞得红红火火。
        吃完午饭,丈人决定开车去探探路,为来年开春再游,打个基础。天依然下着小雨,查了下GPS,发现宏村大约六十公里,有一下午的时间,开个来回,既可练车,又可识路,不错。
        宏村在屯溪的西面,路很好认,当然有GPS就更方便了。一路过去,远去的山头都是雾蒙蒙的,轻烟自山腰升起,意境很美。路上有个风景点,唤做“齐云山”,入口处就要路边几百米,于是开进去看看,整个停车场,只有我们一辆车,衣服带得不够,上山怕是够呛,所以就在门口拍了几张照,继续出发。
20061122_133601_01.jpg
(齐云山脚下的停车场)
20061122_134031_01.jpg
(山边是水,水上有桥)
20061122_134057_01.jpg
(有山有雾)
20061122_150231_01.jpg
(怎么样?随手拍的风景,都不错吧?)
        离开齐云山景点,我们的车开始进山了,路是沿着峡谷的,越往里,风景越是漂亮。        
20061122_155023_01.jpg
20061122_153916_01.jpg
20061122_153940_01.jpg
        西递的派出所、村委和工商所,甚是漂亮,这个地方又没工业,旅游是大部分的财政来源吧。
20061122_154529_01.jpg
        宏村、西递,门票都是80,我们都没有进去,一来丈母跑不动,二来豆妈和豆都不在,反正下回还是要再来的,到时一起玩,不是更好?
20061122_155245_01.jpg
        路上看到的关帝庙,挺好玩的。
        五点半,回到屯溪,又来到老街,在屯溪,只有老街还算热闹,对于外地人来说,只吃点什么,只有老街一个选择。逛逛老街,看到一家店“老徽馆”,下面写着“本店由上海百年老徽馆创始人路文彬裔孙掌理”,虽然两块匾额做得象是老货,其实新得着实可以。
        
        店里甚是冷清,门口地上甚至还有一群麻雀,真正是“门可罗雀”了。店门口,还有一块黑板,上面挂着竹牌,
20061122_173702_01.jpg
20061122_174416_01.jpg
20061122_174718_01.jpg
20061122_174827_01.jpg
20061122_175220_01.jpg
20061122_175123_01.jpg
        老徽馆的菜,上菜极快,简直就是叫下去,然后直接从后面端出来一般,然而菜的味道嘛,实在是不敢恭维啊。
        蕨菜炒腊肉,首先不是新鲜的蕨菜,腊肉呢,则只有几丝而已。我以前一直听说“味同嚼蜡”这样说法,始终没有切身的的体会,吃到这道菜,算是明白了。蕨菜也好,腊肉也好,都是干涩涩的,根本不用嚼,就断了,口感呢,有点象面粉团,你说怎么可能好吃?
        铁板羊肉,也是一两分钟后就端上来的,羊肉块小不说,每块都是炸过的,炸过的不说,还有炸焦的,算是服了。
        那些小鱼,叫做老虎鱼,总算可以下咽,肉质尚可,鱼刺倒是几乎没有,然而这是料好,不是烹调好。
        唯一可以吃吃的,只剩一个汤了,汤中放些石笋,倒也还嫩。
        这顿吃得极不爽,别说菜的味道不行,就是酒也极差。酒是服务员放在铝壶里拿来的,说是十元钱一斤,打了半斤给我。我也算是“酒鬼”了,一尝就知道不过是料酒的水平,其淡如水,尚且带酸,不过杀杀酒瘾罢了。
        吃得不爽怎么办?对,再吃。
        信步走到“一楼”,再点几样,再吃一回。
20061122_184815_01.jpg
        这就是一楼的台牌,可以拿着去点东西吃,没有牌子,不给点。
20061122_184851_01.jpg
        《一楼》小报
20061122_185530_01.jpg
        辣味响铃,比杭州响铃大好多,三元钱一份,中间有一点点肉,其实不辣。
20061122_190203_01.jpg
        没有韭菜的蒸饺,很香、很辣,油水很多。
20061122_190256_01.jpg
        印度飞饼,听到一种说法,说是印度其实根本没有飞饼,等我下回去了印度,实地考察了再说。
        从“一楼”出来,丈人开车回文化园,中间有十几公里,全是黑路,没有路灯,没有月光,当然啦,下雨连星星也没有,这是丈人第一回开这种夜路,一路教他如何使用近光灯、远光灯,如何同对面的车辆打招呼,如何跟车,如何不被跟车,等等。

[安徽] 安徽一路行 之一

        有人在安徽置了点产,不动产,不动产的意思,就是它不会动,你要看它,就得你动,所以不动产是“你动他不动”。我呢,正好碰上感恩节的假,再请几个年假,一起过去混混、看看、玩玩、吃吃。
        21日上午出发的,早晨起来就在下雨,还好雨不是很大,八点半,老婆把我送到丈母家,她去上班,我们就出发了。目的地在安徽黄山市的屯溪区,有个地方叫做徽州文化园,好在,城际通的GPS里有数据,从丈母家出发,大约390公里……
        从莘庄上沪杭,然后转杭州绕城,虽然雨渐渐地大起来,但是丈人一路都很快,快十一点的时候,就下了高速,到了余杭。余杭在修路,修一条高速,叫做“杭徽高速”,就是这条路,修好后,就不用再走国道了,可以一直由上海开到黄山。
        下了高速,加了点油,因为听说安徽用的是乙醇汽油,对于本来用无铅汽油的车来说,会使得油路里的积垢被乙醇汽油中的水溶解而堵塞油路,所以我们打算在到达安徽前尽量把油加满。
        沿着国道、省道往西走,虽然路面不错,但路况还是很差,有些地方全是泥泞,有的地方弯道多,起伏频,所以车速很慢。大约十二点的时候,开始进入临安地区,各处都看到“钱王”的字样,临安的大姓是“钱”,据说新中国的好多钱姓人物,都是来自这里。
        丈母问我在哪里吃饭,我猜临安应该有个地方叫“钱王大酒店”,一查,果然有一个,设定成目的地,立马赶过去。
        进入酒店,三楼吃饭,已经空无一人了,我们走进去,服务员们才开了灯,招呼我们。
20061121_123230_01.jpg
20061121_123307_01.jpg
        大堂前有很多鱼缸,养着活鱼、蟹、贝,一边还列示着许多的“招牌菜”,一看,土鸡汤88元一份,价格不菲。由于还要赶路,决定随便吃点,两菜一汤,我点的。
        点菜的时候,有许多东西,服务员都说没有,我也渐渐发现,最近只要是我点菜,往往就会没有,难道我的口味比较怪?好不容易,问到一个“杭州卷鸡”,服务员说是有的,但要等,问她要等多少时间,服务员说“不知道”。
        于是请服务员去问厨师,绕了一圈,服务员回来,说“反正时间蛮长的”。喔哟,就算长么也得有个准,是不?再问服务员,怎么也说不上来,最后BIE出一句“反正,不会等到你们吃完再上来的”。呵呵,好吧,来一份。
20061121_125000_01.jpg
        一路过来,天气渐冷,于是决定吃点热的,要个羊肉煲吧,又热又养胃。
        另外,又点份芦笋草菇,也是有点素吧。
20061121_125535_01.jpg
        东西都不错,羊肉很酥,咸鲜中带着微辣,芦笋很嫩,摆盘也很漂亮。
        值得一说的,还是“杭州卷鸡”,那道菜,并没有等太多的时间,但如果谁要是认为“等候”的原因是要杀鸡,洗鸡,那就大错特错了。杭州卷鸡是杭州的名菜,大多用豆腐衣包扁尖丝而成。这回吃到的,卷很大、扁尖既嫩且有嚼劲,外面的豆腐衣是厚的那种,本事最大的在于,厨师居然可以用豆腐衣把东西包到如此之紧,绝非一日之功。
20061121_130931_01.jpg
        不过,问题也来了,豆腐衣挺硬的,怎么看都看不出是现包的,估计服务员先前说的要等,就是等这玩意思化冻吧。
        吃过午饭,继续进发,GPS间或可以认出在建的杭徽高速,有时甚至把我们引到在建的收费口去。丈母记得应该在昌化上高速,于是不管GPS的叫唤,拿准方向,朝昌化走。
        快出浙江了,又加了一次油,加完油,丈人让给我来开。加油站边上,有个告示,说是高速可以从龙岗上去,从龙岗上高速,过不多久,就是昱岭关了。
        昱岭关是浙江西面最后一个“关”了,“关”的意思就是要付买路费,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嘛。
        三点五十分,在昱岭关收费口小是休息后,继续前进。由于过了浙江界,进入安徽,所以名称也变成了“徽杭高速”。
        听丈母娘说,只有沪宁高速,在江苏段不叫“宁沪”,因为当时江苏叫李鹏题词,写“宁沪高速”,结果李鹏连笔都已经拿起,却问了个关键问题“江泽民题过词吗?”,回答是“江泽民题过,是沪宁”,于是李鹏再题,也是“沪宁”,差一点点,就犯了“严重的政治错误”。当然这是笑话啦,作不得数。
        一进入安徽地界,风景一下子好起来,高速两边的山,氤氲在雾气中,时隐时现,由于到了秋季,山上不再是一色的绿,更有黄叶、红叶交相辉映,着实好风光。
        杭微高速限速很厉害,最高也只有八十公里,有些路段只有六十,好在风景实在是好,开得慢些,欣赏沿途风景,倒也不觉枯燥。
        高速从县下来,再往前20公里左右,就是徽州文化园了,这个文化园,包含一套五星级的酒店,以及一批商品房,酒店和商品房在一个园区内,由同一个来自南京的公司管理,很有特色。
        我们到的时候,快七点了,天色已暗,进入园区,可谓寂静无声,幽静得真是可以,酒店是早就定好的,办好手续,把东西拿到房间,开始觉得冷了。
        酒店说是空调正在检修,但估计是由于人少(可能少到只有我们三个人)就关了。园区离市区很远,距离岩寺大约五六公里,距屯溪则大约有二十公里,所以我们只能在宾馆里吃了,宾馆的餐厅有个好听的名字,叫“聚贤楼”。
20061121_174430_01.jpg
        依然,我们进得餐厅,服务员忙着开灯,于是落座,点菜,最后问服务员是不是有黄酒,答曰没有,我问服务员当地人都喝什么酒,答曰白酒,想想算了。天气太冷,喝啤酒怕要冻死,也罢,光吃菜吧。
20061121_190909_01.jpg
(偌大的餐厅,空无一人)
        等了“半半六十日”,菜总算来了,我开玩笑说厨师是被服务员从被窝里拖起来的。共计三只菜,糟溜三白是鱼片、虾仁和百合,果然很白,鱼片批得相当好,味道也入味,的确不错。沸腾鸭肠,卖相勿错,只是鸭肠只有一点点,要“赤之脚下去撩”的。
20061121_193415_01.jpg
20061121_193212_01.jpg
        点了一个头道菜,也的确是第一道上来的,里面有鱼丸、贡丸、肉皮、菇类,倒是丰富多彩,加之汤汤水水,总算先把我们吃热。记得以前在南京,经常看到“六合头道菜”之类的字样,想必安徽人喜欢“头道菜”这玩意吧。最后,点了一份面疙瘩,味道极其一般,疙瘩粉而无弹性。
        最后买单,打完折是88元,还可以。离开餐厅的时候,发现广告牌上有“徽菜”也有“本帮菜”,“本帮菜”的英文不是“local cuisine”,而是“Shanghai fine dining”。
20061121_201042_01.jpg
        路上将近10个小时,若是等高速全线建成通车,380公里,最多也就五个小时吧,可见“修路致富”,是多么的重要。旅途劳顿,就先睡吧。临睡前,上网小逛,发现网速极快,想想也是,整个宾馆可能只有我在用,能不快吗?

改写上海话

这是网上的一段写上海话的东西,表现上海女人的”粗俗”,但我怎么看都不象上海话:
        “小逼现在胆子大嘛!带个小白相荡马路,啥人?回来讲都不讲,不要财没诓到,人都折本了。”
        “乱讲啥?不跟你讲就晓得你没正话。人家正正经经轧男朋友的。”
        “啥人?老板啊?美国绿卡啊?小开啊?”
        “你怎么这么俗气呀?讲来讲去就是出国,钱,没二话。就是工薪阶层。普通人。”
        “哎呀!帮帮忙!你脑子里有糨糊啊?淮海路上丢块砖头下去,砸到10个人,5个老板,四个老外,你怎么把唯一一个给抱回家了?前面小芳,样子生得象只夜壶,都钓到个老外,我看她大概除了I LOVE YOU,白白,哈喽,什么都不会,那样子的都嫁到美国去了,我养你到大学,连块手绢都不洗的,到最后要跟个乡下人啊!我看你书读到屁眼里去了。真是读书越多脑子越锈,他干什么的啊?”
        “搞电脑的。交大毕业的。”
        “交大毕业了不起啊?淮海路上丢块砖头下去,5个搞电脑,四个搞外贸,不是交大,就是复旦。这都能蒙住你的眼?”
        “你怎么老往淮海路丢砖头?一点都不环保。我谈对象,要你管?我喜欢就喜欢,你想找什么样的,你自己去找!也不看看你的肚皮,买裤子都三个XL,就你这样的,还对人家男人有要求。你有本事,你能勾引老外,怎么找我爸?就晓得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于是,我改了一下,是不是更有点味道啊?
        “小屄现在胆子大了嘛!带个小白相荡马路,啥人啊?回来屁(鞋)勿放一只,勿要财没诓到,人倒蚀折本了。”
        “瞎乱讲啥?不帮侬讲就是晓得侬没正经闲话。人家好好叫轧男朋友呵。”
        “啥人啊?老板啊?美国绿卡啊?小开啊?”
        “侬哪能介俗气呵啦?讲来讲去就是出国、铜钿,没啥别呵闲话呵。就是工薪阶层,一般性呵人。”
        “喔哟!帮帮忙好伐?侬脑子里塞屙啊?淮海路上堕块砖头下去,堕着10个人,5个老板,四个老外,侬就拿一百零一个抱回屋里了?前头小芳,生得来象只痰盂罐,(鞋)钓到个老外,我看她大概除了 I LOVE YOU,白白,哈喽,啥(鞋)勿会, 格付样子侪嫁到美国去了,我养侬养到大学,连块绢头(鞋)没汰过,到要去跟个乡下人啊!我看侬书读到屁眼里去了。真是书读得越多脑子越搭僵,伊做啥呵啊?”
        “搞电脑呵。交大毕业呵。”
        “交大毕业吓煞脱人了?淮海路上堕块砖头下去,5个搞电脑,四个搞外贸,不是交大,就是复旦。侬眼睛戳瞎脱了?”
        “侬哪能总归朝淮海路堕砖头?一点(鞋)勿环保。我谈朋友,要侬管?我欢喜就欢喜,侬想寻哪能呵,侬自家去寻!(鞋)勿看看侬只肚皮,买裤子侪要三只XL,就侬格能介呵,还对人家男人有要求。侬有本事,侬去勾引老外,哪能寻着阿拉爷啦?只会得瞎讲八讲。”

香草输入法梅花五笔模块

文件名称:香草输入法梅花五笔模块
文件下载地址:makesure.cin
支持单字个数:26905
支持词组数:65030
基本编码方式:王码98
基础码表:海峰五笔(谢谢海峰的无私奉献)
安装方法:先安装香草输入法,然后把 makesure.cin复制到~/Library/OpenVanilla/(版号)/UserSpace/OVIMGeneric/下,重新启动机器
调用方法:先选择香草输入法,然后在香草的列表里选择Makesure Wubi
目前存在的问题:三键码有些打不出来,是码表的问题;查询键(z)无法使用,还不知道如何解决;繁体字能够显示,无法输出,正在解决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很多朋友问我,怎么好久没写人文的东西了,比如说我常写的“上海话”系列。哎,我实在是有苦说不出啊!
        自从换了苹果机,界面漂亮了,使用方便了,可是打字打不出来了,比如说“喆”,比如说“凐”,因为我是用五笔的,而苹果下的五笔用的是王码86的码表,只不过是gb2312的字库,有许许多多的字是打不出来的。或许有人说,为什么不用拼音啊?第一,我的拼音不好,其实大多数南方人的拼音都不好;其次,我并不能够认识所有的字;还有,有些方言字和普通话的发音不一样……所以,对我来说,五笔是我的唯一选择。
        在Windows下,有一个著名的输入法,叫极点输入法,想打什么字,就什么,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无奈一到了苹果,能打的字不到平时的一半,知道什么感觉吗?就是你会说许多话,可到了一个新地方,你只会说一半的话了;要是这么说还不能说明问题,你或许可以想象一下,你还是会说这么多话,可有一半的话,别人听不懂了,你再怎么说,别人也不理你,你很想骂别人“白痴”是不是?可现实是,你自己成了“白痴”。
        我已经做了两个多月的“白痴”了,有时一定要打几个字,必须借用别的人Windows,打出几个字用,用邮件发到自己的账号,然后回到自己的苹果,收邮件,复制粘贴,闹个“不亦乐乎”(乐乎?苦死!)相信,常写文章的人肯定有这样的体会,照如此折腾一翻,别说文采、词藻了,基本上能够把话说明白已经不容易了。
        万般无奈,求助于google吧,我查遍了“苹果”、“macos”、“GBK”、“五笔”等等的各种组合,在此过程中,倒真是学了不少东西,这就是玩google的好处,你会经常“开小差”去看别的东西,然而却荒废了正事。这不,正事的信息一点没找到,却又再次地复习了gb2312,GBK,UNICODE的基础知识……
        网络不帮忙,就找人帮呗!找谁?Windows下有那么多出色的五笔输入法,就找他们的作者吧。陈桥、新概念、万能、极点,一封封信发出去,静等佳音。
        有信回来了,询问编程背景,回信聊,并且提出了我的测试方案。令人气愤的是,对方听说我打算将输入法作为开源项目,编成后免费供人下载时,冷言回绝了我,不但如此,就连我要求一个二三十行示范码表的要求,也不答应。哎,这世道。
        怎么办?求人不如求己。于是就想到先使用系统内带的输入法生成器,使用现成的码表,编译使用。花了两天,找到一个海峰五笔的码表,excel电子表格,词汇量相当的大,但也与输入法生成器要求的格式相去甚远,于是提取了一部分,大约二三十行,手工做了一个小文件,用生成器测试。
        测试很成功,不但可以输入单字,也可以输入词组,不过,都还是gb2312的字,我忘了是否用GBK试过,反正我用整个经修整过后符合格式的码表去试,试出来的都是方块,一个方块连一个方块,也有许多乱七八糟的字符,反正无论如何,是失败了。
        在经过了无数的周折后,想到了香草输入法,这个免费套件,当初的想法是既然它能够运行在linux下,应该有简单的接口可以调用,渐渐地,发现香草本来就有用户扩展的功能,再经过了数十次的尝试后,有了现在的梅花五笔模块。
        优化,优化,再优化,在周一下班前,终于有了beta版,很是高兴,很“象煞有介事”地告诉老婆“我编了苹果机上的第一个支持GBK的苹果五笔输入模块”;立马把它传到服务器上,发现目录里有个 WuBi.tar.gz文件,突然想起,我还写过第一个emacs下的五笔输入法呢!

轮滑

        10月28日,闵行体育公园。
20061028_095941.jpg
小豆和Guccio,我的一个好朋友,那天是他第一次穿轮滑鞋,那双鞋以前是我的,家乐福的玩具鞋
20061028_101017.jpg
Guccio是个有体育天赋的人,他第一次穿鞋,就敢去滑下坡,厉害的
20061028_101021.jpg
20061028_101526.jpg
小豆也蛮“牛”的吧,穿轮滑也能拍球
20061028_101527.jpg
20061028_102018.jpg
后来小豆把球拍出栏杆去了,也看不到是否掉在河里了,Guccio下去捡了上来
20061028_102024.jpg
20061028_102025.jpg
20061028_102038.jpg
20061028_104834.jpg
豆妈最近也开始溜冰了喔
281816660_613796676e_o.jpg

干尸剂?

        传说中的“干尸剂”,真有这玩意?真的,而且不是万圣节的道具。“干尸剂”三个字,清清楚楚地出现在我的付费通知单上,然而我不是付这个项目;“干尸剂”是3元人民币,我要付的项目是200元。
P1010888.JPG
        大约两年前,我开始长“尽根牙”了,就是那个什么“智齿”,wisdom tooth。哎,据说,这玩意的出现,标志着人的真正成熟;据说,长了尽根牙,才算停止发育,变成大人了。无奈,我这么大把年纪,才开始长第一个尽根牙。
        其实这颗长,也没有“长出来”,那怎么算是“长”呢?它其实是在牙肉下“长”,给左面下面的牙龈,有一种鼓鼓涨涨的感觉。有时,累了,那边的牙龈就会痛,就会发炎,医生说,那个就叫“长尽根牙”。
        渐渐地,大约半年前,可以舔到齿尖了,再后来,可以舔到的,就更多些了。
        二三个星期前,这颗牙齿的顶端开始“正式”露了出来,牙肉已经被挤破,盖在牙齿的上面。
        于是,问题来了,牙面露了出来,本来牙面位置的那些肉,到哪儿去?于是就挤在边上,挤在面上没问题,可食物的残渣,偏偏也喜欢挤过去,结果挖也挖不出来,挑也挑不去,刷牙也没用,牙刷对齿缝有用,对“肉缝”,可没本事。
        然而,就开始发炎了,再然后呢?就是昨天,万圣节的时候,我忍无可忍,去了静安区中心医院,要求把这块多余的肉割了。
        这块肉是一直舔得到的,舔上去的感觉,大约一颗绿豆大小,我想要是在别的地方,早就被我“亲手”干掉了,无奈“促狭”长在这种地方,只能求医生解决了。
        正好豆妈也要补牙齿,一起去的。中午十二点三刻到的,挂了号,就到六楼去等着,口腔科的门是一点半开的,我排在了第一个。
        等进了门,护士并不根据排队来,而是按照预检单上的号码叫号,不过还好,人并不多,我们也算是第一批的。
        和医生讲了,医生检查了,然后说“迭个肉嘛,割倒是好割脱额,不过,割脱仔,还会得长出来额。”
        那总不见得就让它去?于是,我坚持“再长也只能再割了”,然后医生很严肃了问我“有勿有高血压”、“有勿有心脏病”、“有啥慢性病伐?”、“拔过尽根牙伐?”
        有这么严重?不就是割掉一块绿豆大小的肉吗?医生说“侬格块肉老深额”、“格搭老容易出血额”、“假使伤口大,还要吊一针(缝针)”等等,我开始人软了。
        既然很“牛”地要求把“那块肉”去掉,现在只能“医为刀俎,我为鱼肉”了。医生说:“我先帮你打麻药,然后再准备东西。”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虽然会给自己打针,但最怕的就是别人给我打针。现在倒好,躺在那里,嘴巴张开,离开眼睛一厘米的地方,就是个针筒,上面是刻度。只觉得牙龈一痛,那个眼前一厘米的刻度就一毫米、一毫米地下降了,据说以前剐刑,就是犯人看着自己的肉被割下,如今我在“特写”状态看着被打针,怎一个“惨”字了得……
        牙龈又痛又涨,医生不管我了。好在,我路上买了一本《新知客》,于是躺在牙医床上读。当然,我是个怕痛的人,于是我不断地去舔那儿,无奈的是,始终都是有感觉的。
        医生回来,取来一只不锈钢盘,里面有小刀一把,一剪刀一把,可能由于是口腔手术的缘故,小刀并非我们常见的平面手术刀片,而是立体的,有弧度的小铲子,而剪刀的面也不是平的,也是有弧度的,刀头很短很短,不过西瓜子的大小。
        医生准备“动手”(“动刀”?)了,可我舔着,还是“很有感觉”,不夸张的说,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奇怪,照理说毛孔收缩了,汗就出不来了,怎么还是出了一背的汗?
        医生不断地在我嘴里塞棉花,等把左面的半边脸,都用棉花垫好,就拿起刀伸到嘴巴里,干起来了。说真的,丝毫不痛,但感觉得到刀柄抵在牙龈上的压力,过不多时,医生拿出刀,放在盘子里。
        我居然还“镇定”地问了下医生“好了?”,医生没好气的说“早了,介大一块,哪里有介快弄好额?现在血出得多,全部淹脱了,我要先揩脱血。”
        天哪,我原来以为是嘴巴张着,唾液腺分泌得多,谁知原来嘴里的一大口,是血!医生又塞了无数的棉花到我嘴里,不断地擦着,倒是真的一点不疼。然后,医生拿起剪刀,塞进我的嘴,牙龈上受到的压力更大了,但也不痛,只是感觉上,医生很用力。不知多了多少时间,其实是已经“吓糊涂了”,医生把剪刀放下了。
        把棉花拿出来,又塞进许多,感觉得到他在擦。医生嘴里叫道“给我氧化锌”,于是一个护士过来,给了样东西,结果医生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了,马上回来,又“干”起来,我只觉得牙龈上的压力方向不一样了,其它的倒没什么。
        最后,医生说了一句“咬紧”,于是我用力咬紧,只觉得咬住一团棉花。医生说“我用氧化锌盖牢伤口了,主要是防止出血,过两天自家会落脱额。半个钟头以后,拿棉花吐脱,四个钟头里勿要吃么事,廿四个钟头里勿要刷牙齿、勿要漱口”,我的嘴紧咬着,发了一个诧异的“哦”出来。“主要是防止出血,格两日嘴里有血是正常额,勿要朝外头吐,咽下去!”医生说道。
        好了,开单子,付钞票,医生拿出张付费通知,上面已经印好了各种项目,唯独我这个项目是没有的,于是医生查了手册,写上项目号及名称,让我去付。结果到了收费处,电脑里没有这个项目号,于是收费处再查,总算查了出来,收手术费200元。
P1010881.JPG
P1010882.jpg
        那张付费通知上的项目很好玩,“干尸剂”就是上面看到的,其它的还有“盖髓术”等等的怪名字。我觉得最吓人的是“自攻螺纹钉”,看来是用来把假牙钉到牙床上的。
P1010886.JPG
        后来的事:出了医院,到时吐去棉花,已经是深红色的了,后来晚上吃饭的时候,一不小心忘了,用左边牙齿嚼东西,氧化锌掉了下来,不过也不疼。昨天一晚,伤口没有疼,今天一整天,也没有疼,估计是不会再疼的了。用舌头舔,有点酸酸的感觉,也不疼。
        豆妈还告诉我,昨天她在补牙的时候,有个病人听说“拔尽根牙要用榔(金字旁,可恶的输入法)头”,结果那个病人趁医生去取麻药的时候,从牙医床上跳起来,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