颇好听手机录音 上山经来下山忏

2012年12月29日上午录自苏州戒幢律寺,上面手写文字是我听了以后纪录的文字,还有个别没听出来的,请各位语言大家帮忙提示。当时是一个进香团,大约四五个人,有一位矮小身材六十左右的女人在西殿罗汉堂中高声吟唱,被我追到膳堂,录下了这段。交谈中得知她们来自浙江海盐。

[苏州]古尚锦旧地重游 深秋小柿赛蜜糖

(10/31/10)

  古尚锦,在我的网站上已经出现过多次了,曾经有朋友问我这个地方在哪里,我当时疏忽了没有回答,就要这里再说一次吧。古尚锦在苏州的东山,大湖的东南面,一个叫做尚锦村的地方。

  这里有一张卫星图,是太湖的东南角,图中有两个岛,从左至右就是著名的西山和东山了,现在西山已经在当地政府的意思下改名“金庭”,结果弄得好好的一个大名牌,竟然在GPS上都找不到地方,诺大的无形资产,就这样被糟蹋了。

  右边的那个岛,就是东山了,图中有A标记的,就是古尚锦茶坊,有茶喝,有东西吃。本篇文章中的照片,都已经geotag,可以清楚地把照片放到Google Earth中看清地方。驾车去的话,很方便,从苏州过去,到得环太湖路,便一路往东,等看到“东山国宾馆”,便左转,沿着太湖走,不过半公里左右,就可以看到席家花园,从这里开始,便不会开错路了,一路前行,即可到达。只是没有GPS的话,路上比较枯燥,往往会以为自己已经开过了头,其实古尚锦的标志很大,不会错过。

  古尚锦是相当写意的地方,建议大家要去的话,把时间掐在一点左右到,去得太早的话,人多,去得太晚的,超过两点的话,厨师已经休息,虽然不至于赶走客人,但你想厨师特地起身再来做菜,那菜的“格调”就低了。

  我在古尚锦,可以根本不看菜单,有白米虾吃白米虾,没有白米虾吃河虾;有鲃鱼吃鲃鱼,没有鲃鱼吃塘鳢鱼、昂刺鱼;有水芹吃水芹,没水芹吃茭白;有蟹吃蟹,没蟹吃螺蛳;当然,白水鱼是每回必点的。

  这回就是,鲃鱼没有了,我点了激浪鱼,这种鱼我只在古尚锦吃过,到底上海人叫啥,我也不知道。白米虾、河虾都有,我要了三两河虾做戕虾,三两白米虾盐水(此处“盐水”就是动词了)。水芹没有了,这回要了酱爆茭白和清炒马兰头。蟹,前天吃了@hechulinge带来的阳澄湖大蟹,已经很满足了,于是就没点,另外点了螺蛳并且应@barakiel2009的强烈要求,要了一只咸蹄髈。

  按照店里的说法,应该是戕白米虾、盐水河虾,可偏偏上海人就喜欢吃戕河虾,让店家照着我们的办法做。此一点,@barakiel2009表示坚决同意,等到东西上来,至少在我们两个上海人的嘴里,都觉得相当正宗,亦有可能后台(厨房)正在骂“哪里来的洋盘”。

  咸蹄髈实在太咸了,按日子来算,这应该是隔年的咸蹄髈了,热天不可能腌,只可能是去冬的存货了,放到现在,不咸也没有天理了。

  咸的吃多了,再吃白米虾,竟有丝丝的甜味,更觉鲜美。

  那天在上山的路上,还买了一些“砂糖果”,从外观和口感来说,均是柿子,只是果农坚持说不是柿子,是山上野生的,可以与蟹同吃云云。吃过咸蹄髈后,砂糖果果然甜如砂糖,只是我心中存疑,这玩意根本就是杮子。

  回到上海,网上查了一下,只有一篇文章提到“砂糖果”,说的也是东山,估计这名字还是今年新鲜出炉的。想想也是,这个季节去东山的,十有八九是冲着蟹去的,而“蟹杮相冲”是大家都知道的常识,那么这玩意当杮子卖,肯定生意不会好。别的不说,你就是免费请人尝,那些食蟹的老饕,又有哪个愿意为了一个杮子,而放弃一只大蟹呢?虽然都是红的。

  聪明的苏州山农,把杮子变成了砂糖果,且不说有隐含的危险性(其实也未经证实),至少在营销上,是个很好的主意。 

[苏州]去装店也装一回 鸡头米居然勾芡

(10/30/10)

10月30日,晚饭:苏州平江路鱼食饭稻:霉干菜烧肉、两碗小馄饨(比样品大了三倍)、白菜蒸蛋饺、酒香草头、鸡头米、锅仔风干藕、白什盘、农家蒸糕,@bitguts @hechulinge @barakiel2009 @luolv860 @larashow0526 @yuqinyuan @stratus007  @samwang1120,252元 – from Twitter

  导游带着游客去的店,叫“枪店”;装修或豪华漂亮,或故弄玄虚,然而东西不灵的,叫“装店”。苏州的平江路是条“装街”,我们去了一家“装店”。

  就是上面的那张照片,幽暗的灯光下,四个颜体,害得我读了好几天的“稻饭食鱼”,在一条仿古街上,用繁体写的店名,居然应该从左读到右,这是从何说起啊!

  去平江路,特别是去这家店,开车最好的办法是从干将路上的仓街进去,转到昆博所在中张家巷,走到平江路上便是。仓街是条极小的街,大多数人都找不到,但是仓街口上有个标志性建筑——苏州监狱,可能是中国唯一一个连了望塔都是园林式亭台的监狱,所以只要远远地望到精巧的了望亭,就知道仓街到了。

  可是苏州的变化很大,整条干将路在造东西,已经有一两年了吧,这回到苏州,居然连了望亭也没有了,整个苏州监狱都没了,差点就错过了仓街,等我们停好车的时候,@barakiel2009 已经在饭店登记了电话号码,大家走走逛逛,倒也收惬意。

  终于等到了,那时大概将近八点的样子吧,上楼,B9席,下楼点菜;当然,义不容辞。由于下午烧烤直到五点方才结束,因此大家都吃不下多少,我也就少点一些,尽兴为主。

  @yuqinyuan看了我写的鸡头米,兴致颇浓,极想品味,于是点菜时首先问了有没有鸡头米,特地关照了只要清水加糖即可,不要桂花,什么都不要。

  吃吃聊聊,鸡头米就来了,一看全桌吓了一跳,这哪是鸡头米啊,不透明的汤中悬着丝丝蛋花,那根本就是酒酿圆子的做法,而且还是不正宗的。当场要求重装,及至端上,样子象了,香味没有了,@barakiel2009坚持认为是洗去芡后加水烧的。

  你想,鸡头米能做成这样的一家店,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说这家店是苏州菜馆的。然而此店却保持着苏州菜馆的“做派”。由于有一份霉干菜烧肉,大家决定来点饭,虽然只有八点半,却被告知已经没有饭了,及至要求加菜,告知厨师快要下班。无奈中随口问了一声是否有面,服务员说有,等点九点十分,其中催了有四五次,依然不见面的踪影,只能买单走人。


霉干菜烧肉,端上来居然是冷的,于是要求端下去,过了半个小时端回来,只能说是“温吞”


此菜味道最好,乃是风干的藕,加腊肉同烧,且糯且香,@yuqinyuan 说七孔藕是脆的,九孔藕才是糯的


酒香草头,这么长的茎,阿婆要是活着,一定会说“这是喂兔子的”


白什盘,如果上海吴门人家的那道可以打八十分,这盘看来只有四十分


忘了名儿的糕,点的时候看似千层油糕,结果却是实心的,味道有点象酒酿饼,甜且嫩,着实不错


馄饨,样品的馄饨只有这碗的三分之一大小,一份十六个


大白菜蒸蛋饺,油气大重,连我这种动辄重油的都见了有点怕,蛋饺一般,大白菜拌姜丝蒸起,倒也算有特色

[苏州]苏州菜近来偏咸 说服务依然不变

(10/29/10)


五雌五雄大闸蟹,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可以看出蟹盖是圆的,而不象菜场中常见的方方的蟹盖,此是挑蟹的不二法门,味道的确很好

10月29日,晚饭:苏州胥江路东方之星:小素鸡、白斩鸡、盐水鸭、花生米、香莴笋、串条鱼、清炒虾仁、手撕包菜、酱爆茄子、羊肉汤、酒香草头、茭白炒鸭肫、昂刺鱼烧豆腐、毛豆子蒸肉饼、肉排,感谢 @hechulinge 带来的正宗阳澄湖大闸蟹,@barakiel2009 @luolv860 @nanbeikun @larashow0526 @yuqinyuan @stratus007 @WiseUncleWu @samwang1120等,连大闸蟹加工费,490元 – from Twitter

  又去了苏州,这回丢脸丢大了。号称苏州道路熟得就象自己手背上的纹路般的我,居然迷路了。迷到啥地步?迷到看到火车站,沿着火车站在外面绕了一圈,愣是没能进去,最后停车观望中,一个“正宗民工”开着助动车带领我绕上正路,收了我十块钱。

  对老苏州有印象的人肯定记得,苏州火车站是个丁字路口,其实全国大多数火车站都是丁字路口,太原是、北京是、南京也是。我这回从东山回来,绕东环,转北环,虽然路远点,但是是一种较快且不会走错的方式,可是悲剧的是,现在的北环与人民路,不再是丁字的了,而是十字的,于是我开来开去,开去开来,两台GPS在手,竟是一点方向也没了……

  新的苏州火车站,还没有完全修好,但已经可以看出规模和样子。如机场一般,分为到达层和出发层,难怪那个“正宗民工”说如果开错路,没有到达出发层,那就必须进停车场付停车费才能送人了。

  整个苏州火车站附近,已经完全改建,变成了毫无生气的大马路,中间的隔离带中种着小树,稀稀疏疏,诺大的路上无车无人,一片死寂……

  苏州变了,不是我心中的苏州了。

  苏州菜也变了。以前去苏州,总是那么几家店,大鸿运、同济,后来大鸿运生意越来越好,竟至好几次都客满为患,没有吃到;同济呢,生意好到居然关门大吉,变成了一家卖“跳跳蛙”的辣馆子,只能让人扼腕长叹了。(目前点评尚留条目,简评如下:“挺有特色的老饭店”。“以苏帮菜为主”,味道“挺不错”,尤其“莼菜银鱼羹很鲜美”。菜量也“老足的”,价钱“公道”。“慕名而去,不会失望”。店四周墙壁“都是名人与店主的照片”,可见名气之大。)

  自那以后,我在苏州吃饭,也不拘泥于店家了。当然王四、松鹤楼之类的,还是经常去,经常恨,经常骂。

  虽然失望居多,但依然对苏州菜依然情有独钟,及至最近在上海寻到吴门人家,让我着实高兴了一阵。

  对于现存苏州的那些店,我已经没啥很大的要求了,只剩下两条最低标准:第一、老板一定要是苏州人,虽然见不到厨师,但老板是苏州人话,卖苏州菜的可能性比较大;第二、河虾仁要是小虾仁,想想那些大过荸荠的虾仁,居然也敢称作“野生河虾仁”,别说是虾仁了,就是带壳老雄虾,也未曾见过如此大的,可想而知,这个社会睁眼说瞎话已经到了什么地步了。

  周五,与一众朋友赶到苏州为@hechulinge接风,@hechulinge 不知从哪里弄了一箱正宗的洋澄湖大闸蟹回饷(听着象“回向”,好吓人)我们,于是无法去大饭店,就找了离酒店不远的这家“东方之星”,就在胥江路上,步行不过十分钟不到,老板夫妇均是苏州人。

  说好大闸解可以代客加工,所谓加工,其实不过蒸熟而已。另外点了一些冷菜、热菜,感谢 @nanbeikun(南北昆)带来上好的古南丰黄酒,大家吃得不亦乐乎。

  可惜啊可惜,冷菜偏咸,此时已觉不妙,我遂起身下楼关照老板夫妇热菜务必少放盐,虽然他们答应,心中总是惴惴。

  及至热菜上桌,第一只就是清炒虾仁,大小虽然满意,无奈咸得无法下咽,于是唤来服务员,倒是二话不说随即端走。待得酒过一轮,又上一虾仁,芡汁明显较上次为多,虽然不咸,但有点“湿泡唧咯”,估计是淘箩里洗了一下,重新炒热上桌。

  酒过三巡,不过八点半的光景,客尚未到齐,服务员便来告知如果要菜,请要加快,因为厨师就要下班。果然是苏州店家,时间一到,就不能再点菜了,匆匆加了两道,作罢 。

  好友聚会,虽然菜差点,气氛很是重要,觥筹交错忆当年,于笑声中步回酒店。随作彻夜长谈,有乌龙、铁观音作陪,有黄酒、啤酒作伴,又有蜜柚两枚,藏书羊肉、羊肚各一大包,小吃零食不计其数,至凌晨方散……


盐水鸭,味道还是可以的,与南京的盐水鸭有很大区别,皮薄而肉精


白斩鸡,皮色够黄


葱油香莴笋,这道菜我很喜欢点,却不喜欢吃,总是“发货”


串条鱼,点此菜源于办公室的一个笑话,我们故意把串条鱼说成是“吃价钿、上档次”的东西,其实不过小鱼罢了,据会钓鱼的说,串条鱼极难钓,属于高速鱼


小素鸡,味道不错,咸


包菜烧腊肉


酱爆茄子


酒香草头,正宗的苏州炒法,加酱油


鹅肫炒茭白,味道不错


昻刺鱼烧豆腐,这是“自配”的菜,就是听我的要求做的,但是店家用错了豆腐,此菜要用嫩豆腐方才容易入味


肉排,卖相好而味道一般,肉明显用过嫩肉粉且用了“猪肉香精”之类的增味剂


肉糜蒸毛豆,极其一般

[苏州] 李公堤上老东吴 有水有景有美食

苏州,下雨。

为了买鸡头米,在南门市场等”僵”了,于是原定的东西山之行,改成了木渎行,结果是越等越”僵”,连木渎行也取消了,改成了金鸡湖小游。

自从我学会开车,很多年前的事了,交通法规规定第一年的新驾驶员不能上高速,于是我过去一向是从机场路走,苏州的机场路就是到上海虹桥机场的,好玩不?

从机场路去苏州,有一个金鸡湖收费口,每次只要开到那里,就觉得苏州到了。以前的机场路很破,金鸡湖那一片也很破,根本就没想到过把车停下来玩玩。

后来,可以开高速了,那当然就从高速走了喽,所以和金鸡湖也就无缘了,及至到了半年前,听朋友说现在金鸡湖附近开发得很好,于是存了个想去看看的念头。这回正好时间来不及,去哪儿都赶不上饭点,不妨就到金鸡湖玩一圈吧。

我对苏州是极熟的,号称”熟得就象自己手背一样”,从南门市场过去,只要一路往东开,转到金鸡湖路再往东,就可以了,不过八、九公里的路。

路虽近,但是天气不好,忽降大雨,苏州人脾气虽慢,但是开车丝毫不逊东北汉子,竟是”抢逼围”的高手,大家大雨中争来抢去,短短的十公里不到,竟然开了半个多小时,不过说来还好,正当我们开上李公堤的时候,雨停了。

天公作美,雨居然停了,李公堤上人很少,车也不多,一路开下去,都是装修一新的饭店,各都镌着洋文,设计时尚新潮,难怪有”金鸡湖新天地”之称。

与杭州的”西湖新天地”不一样,杭州格局已定,再要于西湖之滨弄些新店,必然要”螺蛳壳里做道场”,难免拥挤不堪,不伦不类;而金鸡湖原本是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平”地”而起,修路筑堤,完全在白纸上作画,当然手笔就大,一条李公堤,修得煞是漂亮,上面的饭店,也明显经过统一设计,既相呼应,又不雷同,看着就很漂亮。

老爸游过三次李公堤,听他的建议,将车停在”老东吴”的门口,四个大人一个小孩,服务员把我们安排到了一个中间,一间房可放四桌,朝外的两桌沿湖可观湖景,一桌已经有人,另外一桌给了我们。

落座,点菜,看菜单并不太贵,相对于上海新天地的菜价来说,可谓”实在便宜”,我也没搞懂,在点评网上,上海排名新十几的,居然家家”人均五六百”的消费,这样的消费,放在国外也不算便宜,居然在上海就蔚然成风了?

冷菜点了两个,早上的一碗”打杀贩私盐”的面咸得要死,相要找个东西爽爽口,就点了一个酸辣白菜,另外看到”梅玺阁版”的脆皮黄瓜,于是也点了一个,人少,还是以热菜为主。

酸辣白菜腌得不错,脆、酸,极是爽口,美中不足的是,有几片菜很辣,有些尚可,按理说腌出来的菜,全浸在料中,味道应该是很均匀的,却不知为何有此差别。脆皮黄瓜顶上两片尚可,盖在下面的则有点偷工减料,切得直不直、斜不斜的,全是我做菜的话,弃去的部分,我说这黄瓜还没有我片得好,妻说待我开了饭店,经过成本核算,没准更差呢。

热菜上来,先是一个服务员推荐的”温州炒粉丝”,原来打错作为主食的东西,更确切地说应该是个菜,粉丝并不多,倒是有许多虾干和蛏干,并且还有卷心菜丝、胡萝卜丝和洋葱丝,炒得蓬蓬松松,鲜甜适中,很是好吃,一大盆上来,你一碗我一碗地,吃了个不亦乐乎。

第二个上来的是清炒河虾仁,我们对于河虾仁的追求,可谓情有独钟,甚至有许多次,特地开车从上海、从南京赶到苏州,特地到大鸿运去吃清炒河虾仁,我甚至还遍访名师,学得河虾仁的调弄之技,终于不再需要长途跋涉以饱口福了。点菜的时候,特地问清了,是不是”小小的河虾”剥制的,回答肯定,看看菜单,虽然要78元一份,一边的配料写着”河虾仁500克”,若是真货实秤,那可是大大地便宜了。

河虾仁的个头,并不大,然而也要比我喜欢的”清溜虾仁”大上一大圈。然而总体来说,虾仁偏白,不象河虾,虾背上有沙肠,亦不象河虾,所以感觉上,这么一大盆,虽然份量足秤可是根本不是河虾,而是海虾。前段时间,我教小豆炒河仁相当成功,连小豆都能炒得那么好,所以现在全家并不看重炒虾仁,这盆虾仁的水平,也不过和小豆”不相上下”而已。

早上在南门市场,蔬菜摊上有红菱、新鲜莼菜、水芹等,看着就让人开心,这些东西在上海都没有,想想苏州人是幸福啊!点菜的时候,菜单上有”时蔬”一条,问了有没有水芹,服务员说有,就点了。及至水芹端上桌了,碧绿生青,甚是好看,待挟起放入嘴中,清香尤在,无奈粗老几要吐渣,真是大煞风景,只能称之为”聊胜于无”吧。

油爆鸭终于上来,是服务员推荐的,全名叫做”宫庭油爆鸭”,全价六十八元,最后一道上的菜。这道菜要不是上面点缀了些许葱丝,边上又加了红白萝卜丝,那就全是墨赤黑的一团了。有些时候,再好的菜,也要有些无所紧要的点缀,虽说有点喧宾夺主,但”色香味”中,”色”还是排名第一的嘛!

此菜颇似宫庭名菜”炸八块”,炸八块是用仔鸡剁成八块,经油炸成,油爆鸭乃用仔湖鸭,切成七块(弃尾),经慢火蜜汁久炙而成。鸭小肉嫩,口感甚好,其味调制一如苏式酱鸭,浓油赤酱,以甜为主,带些许咸味,很是苏州的腔调。

妻又外加了香葱饼和荔芋糕两道,香葱饼22元,极薄的一张,从色面看无非比菜场5角一张的多加了一只蛋,其味道与口感,还比不上菜场1元一只的起酥葱油饼。荔芋糕倒还不错,热的糯米糕本来就很软滑,加上其中的核桃仁,反而有些咬嚼的口感,很有点睛之笔。

最后买单,291元,不到三百,在这样的地方,算是极便宜的了,看似赚钱的不过28元一壶的菊花茶。这样的风景、装修、菜点,在上海就是天价,不妨驾车一小时,既能赏玩湖景(比起上海新天地的太平湖,气派多了),又能品尝美食,何乐而不为呢?李公堤上还有一整排的得月楼,很是气派豪华,别的店也不少,一家家吃过来,也能吃上十天半月的,何况难得一游。

等到吃完,信步走出,仔细地看了看老东吴的店景,大堂地上用小水池隔开,水池中放点莲花,虽是假的,不过五颜六色,倒也争奇斗艳,更有漆器屏风一面,上有”卡通化”的姑苏繁华图,又名”盛世滋生图”,若得雅兴,不妨仔细赏玩一番。

[苏州]苏州锦绣天地

        10月22日,苏州锦绣天地,323元,8人,六大二小。上午在艺圃喝茶,坐在茶馆里不通风,热煞。于是走出去,绕过小池塘,走到假山顶上,有个亭子,凉风习习,甚是写意,于是坐在亭子里,拿出电话来定中午的位子。打电话到“大鸿运”,被告知已经客满,边上的苏州人听说,说“生意哪哼实梗好法?”,后来和他们攀谈,推荐了学士街的“锦绣天地”。
20061022_124504.jpg
手剥笋,我很喜欢的一种东西,甚至在天津,都点了,是江南的东西。
20061022_124518.jpg
红香干,“红”是红茶的意思,不是辣。
20061022_125717.jpg
韭黄鱼片,红的是茄汁,不是辣。
20061022_125854.jpg
这道菜很好,野木耳,黄的是扁尖,木耳脆,扁尖嫩,很好吃。
20061022_130001.jpg
豆妈也总算吃到白米虾了,虽然小了一点,但总算吃到了。
20061022_130054.jpg
芦笋炒百合,味道一般。
20061022_130105.jpg
烤鳗,38元,味道不错,个人觉得撒的这把葱太失败。
20061022_130301.jpg
鸭脚汤,鸭肠绕在鸭脚上,里面还绕着一块鸭肝和一片辣椒,这个玩意,在七宝有许多,一般是蒸在电饭煲上,一元五角一只,极硬,嚼得“牙塘骨发痛”,不料这个汤,是久炖的,把鸭脚炖得酥酥,连用假牙的阿婆都吃得动。
20061022_130323.jpg
杏仁酥,味道不错,但不是“酥”,而是“团”,里面是掺了南瓜的糯米粉,豆沙馅,软、糯、嫩。

[苏州]苏州香雪海

        以前到苏州去,一般不住,因为苏杭两个地方,住宿都很贵。
        上回Barakiel介绍了胥江路上的香雪海,很新,装修也很好,大概四星级的标准;后来我们就决定以后去苏州,就住这里。
        10月21日,从洞庭东山古尚锦出来,没有开绕城,结果路虽然近许多,但开得精疲力尽,六点多香雪海住下,也没有精力再外出觅食了,决定就在香雪海吃。
        居然香雪海已经客满,找到经理,说是有个包房,人家定了还没来,就先让给我们,于是,落座,点菜,吃得很饱。总共8个人,六大二小,先让丈母娘带着两个小的去占房间,其余人等各自回房安顿,收拾好了下楼吃饭。
        这里要批评豆妈一下,抢着相机不放,拍又敷衍了事,哪怕构图也不行,大多数照片还有手的影子,结果害得我所有的照片都重新做过,哎!
20061021_supper_15.jpg
先来看一下菜单,有谁知道这个“让茄子”是什么东西吗?我知道,是“酿茄子”,酿的繁体与让的繁体右边是一样的,再次鄙视一下简体字的不科学,估计设计菜单的人,是照一本繁体的菜单抄的,不让“酿”的繁体,以为是“让”。
20061021_supper_06.jpg
牛肉,前面还有两个什么字的,忘了,当场就忘了,有点辣,凉菜,吃不出牛肉味来。
20061021_supper_11.jpg
农家老豆腐,结果也是辣的,我戏说“这家苏州店,怕是请了个川菜师”,不过还好,看着辣,吃着却还可以。由于这道菜,特地把服务员叫来,问清的确是苏州馆子,并且特地关照其它的菜都不要辣的,顺便也要求热菜都不要味精。服务员挺负责,去问了一下回来,说辣的只有一个文蛤小斩肉,我想有人要吃辣的,也要了,另外服务员说“让茄子”的料是事先拌好的,已经有味精了,也要了。
20061021_supper_03.jpg
中午在古尚锦的那个鸡太酥太烂且没有味道,于是决定“补偿”一下,又点一个白切鸡,居然上来是浸在酱油里的,绝非苏州人的吃法(苏州人哪肯如此用酱油?)
20061021_supper_01.jpg
照片上的那个绿的,叫做扁卜,端上桌的时候,大家在猜到底是什么,有猜丝瓜的,有猜夜开花的,问了服务员,说是扁卜,到底是什么?还是不知道。圆的是水面筋,里面也塞肉。
20061021_supper_02.jpg
富贵双方,比隔天晚上在上海美林阁吃的份量足多了,而且云腿也要比美林阁的方正许多,味道也很好。
20061021_supper_04.jpg
这份菜,48元,叫“红烧西湖杂鱼”,有鳜鱼一条,激浪鱼、昂刺鱼和鲫鱼,红烧的杂鱼,有这样的卖相,已经不错了,味道好才是关键。
20061021_supper_05.jpg
这道就是“让茄子”,很香,和中午的肉末茄子有得一比,最后老是吃茄子,在常州吃到的那个铁板茄子也很好,以后有机会好好说说各种茄子。上海人讲究吃“杭州茄子”,淡紫色,弯弯曲曲。
20061021_supper_08.jpg
这个叫“五谷丰收”,自己看吧,反正我是没吃,我不是是杂粮的料,不过小豆喜欢。
20061021_supper_09.jpg
肠肺汤,在我心目中,天下只有两种人能把内脏做得如此干净,一种是闵粤人士,一种就是苏州人。阿婆吃了两碗,说“肺很嫩”。
20061021_supper_07.jpg
点菜的时候,问有什么绿叶菜,服务员说有“金花菜”,想想没听说过,决定要来尝一尝,端上来一看是草头,后来想起,苏州人本来就叫草头“金花菜”的,一时竟忘了。
20061021_supper_10.jpg
点心,样子就一般,由于菜吃饱了,也没尝。
20061021_supper_13.jpg
文蛤小斩肉,其实不是文蛤,而是蛤蜊,有点象红房子的“搁蛤蜊”做法,极辣。
20061021_supper_14.jpg
南瓜鸡头米,鸡头米就是唐明皇所说的“温软新剥鸡头肉”,呵呵。这玩意学名“芡实”,记得同里盛产此物,味道不错。
        这顿饭,两瓶石库门上海红标老酒,一瓶雪碧,总价383元,物有所值。

[苏州]古尚锦

        10月5日,10月21日,半月内两赴苏州洞庭东山古尚锦,大啖两顿,不亦乐乎,贴菜照。
        第一顿,丈人、丈母、豆妈、小豆及我,外加一瓶黄酒、两对大闸蟹,共300元。
20061005_124029.jpg
        水芹香干,水芹一物,必要新鲜,否则老韧不可食也,这个水芹,看颜色就知道是好货。
20061005_124637.jpg
        菱炒藕,人间美味啊,若是有一塘水,种点菱,种点藕,再养上几尾鲫鱼,赏而玩之,又可打了牙祭,人生夫复何求?
20061005_125358.jpg
        (鱼巴)鱼,这种鱼,象河豚一样,受惊后会变成一个气球,很是好玩。此鱼红烧,定要将腹下细鳞刮尽,否则根本没法吃。这两条做得相当好,鱼又新鲜,实在是至味。每尾25元,价格不菲,但由于量少,好食者趋之如鹜。
20061005_125417.jpg
        (鱼巴)肺莼菜汤,就是(鱼巴)鱼的肺做成的汤,吴中名菜,一条小鱼的肺有这么大,难怪一生气,会变成个气球呢。
        
20061005_125712.jpg
        水面筋塞肉,面筋由水洗而成,常熟、太仓、苏州一带是家中常菜,菜场里有卖水面筋,回家塞肉即可,奇怪的是,这道菜不是为何始终在上海不流行,菜场也没有水面筋卖。
20061005_125907.jpg
        芙蓉银鱼,见第二顿的注。
20061005_132824.jpg
        清蒸白水鱼,见第二顿的注。
        以上是10月5日的第一顿,吃到最后,大家“吃勿落”,还剩下大半份鱼。
        
        随便看看古尚锦的风光。
20061021_150815.jpg
        古尚锦的大门,光从大门看,就和移山岛上别的农家馆子不一样,左右都是古尚锦。
20061005_151516.jpg
        店门口的停车场,停不下的,只能停到对面去。
20061021_144510.jpg
        鱼虾就是养在这种筐子里。应该说“鱼虾应该就是养在这种筐子里”,但是不知为何,有些菜落座的时候没有,过一会又有了,估计是进货的车回来了。
20061021_140304.jpg
        饭店的后面,就对着太湖,店里的栈道。
20061005_145845.jpg
        什么“押金”?租钓鱼竿的押金,20元租金,从没见人钓起过鱼来。
20061005_141534.jpg
20061005_145327.jpg
20061005_145412.jpg
20061021_144452.jpg
        两幛楼,分别是茶楼和饭店,楼上就是客房,样子还可以吧?标房200,套房380。
        第二顿,上次的五人,又加了老太太,小吴和她的女儿晨晨,加一瓶太湖水(啤酒),共425元。
20061021_124836.jpg
        螺蛳炒得很是入味,赞。
20061021_125038.jpg
        盐水河虾,不知为何,两次到古尚锦,都没有吃到白米虾,虾极新鲜,极有弹性。
20061021_125552.jpg
        太湖白切鸡,皮黄,色面极好,极酥,只是味极淡,太酥。
20061021_125756.jpg
        这道菜,必点,芙蓉银鱼,又名“绵肠鱼”,芙蓉乃是蛋白打发而成,软而滑,能做到这样的水平,大店不过如此。
20061021_131223.jpg
        40元半条,曝腌白水鱼,我极喜欢,甚至可以不吃大闸蟹,只吃白水鱼,当然,也只是说说的啦。每当吃这种鱼,我很是佩服厨师,可以把一条鱼一批成两爿,两爿都是一样大小,一样厚薄,哪天试试,或许我也行的。
20061021_131229.jpg
        大闸蟹,半月过去,涨价了,40元一只,可是只能提供四只,下面那只大的,是80元的。
20061021_135344.jpg
        肉末茄子,照片上卖相一般,味道极好,只是大家已经吃饱,吃得不多。
20061021_140900.jpg

[苏州] 麦当劳 大鸿运 同济酒楼

  今天一天都是在苏州吃的,早上起来,到观前的麦当劳,吃了一个双层吉士汉堡,豆豆吃了玉米杯和薯条,Sam吃了香芋布丁(是叫布丁吗?忘了)。观前的麦当劳最近24小时开放,里面放了个大的背投,前面还有三个杯子,分别写着”胜”、”平”、”输”,原来还有”赌球”,不过赌的是汉堡包,而且不用本钱就可以押了。
  中午:和菩萨蛮以及她的朋友,还有小豆和Sam在学前街的大鸿运吃的。上午去了苏州丝绸博物馆,居然没有空调,热得半死,再去佛教博物馆,连风扇也不开,一上午热个半死,跑到大鸿运,空调很足,等我们落座后,店里还特地打了我们桌子边的一台柜式空调,真有”受宠若惊”的感觉。
        •        
        •        白切肚尖:本来是还不错,无奈我上周吃过保罗的肚尖,所以这个肚尖也只能打到7分了。
        •        
        •        
        •        虾子鲞鱼:记得上回吃很好,所以就又点了,结果真是气死我。首先,没有吃出任何虾子来,没有鲜的感觉,甚至”腥”的感觉也没有。鲞鱼油里炸过,调甜酱汁,但是丝毫不入味,鱼肉是白的,吃上去”干夫夫”的,失败。
        •        
        •        
        •        清炒河虾仁:爱上大鸿运,有一半是因为这里的清炒河虾仁好。苏州人不叫”清炒”,而叫”清溜”,乃是虾仁不上浆,用热油溜出。点菜时,特地关照要”野生的”(菜单上没有,加20元钱,共68元),结果果然是小小的河虾仁,我们喜欢的那种。然而,这回的河虾仁炒得太老,Sam开玩笑,说”有点象油氽黄豆哉”,”油氽黄豆”是家中的段子。这道菜,只能打6.5分。
        •        
        •        
        •        银鱼炒蛋:好象是18元一份,中规中矩,打个8分吧。
        •        
        •        
        •        樱桃肉:非常不错的东西,一虎口见方的一块大五花肉,烧得极酥,味道调得又好,使我想去以前五芳斋的酱汁肉,无奈如此好吃的东西,小豆居然象吃”毒药”一般,这个小家伙,口味变得也真快,有段时间,她是极喜欢吃五花肉的。这道菜,可以打到9分,强力推荐。
        •        



        •        
        •        海蜇蒸肉:这道是当天的特价菜,只要三元钱。原来以为是宁波式的一块肉饼子,上面覆一层海蜇皮蒸出来的,结果猜错了。这道菜,其实并不是蒸出来的,而且用焖蛋打底,上面浇一层”肉糜炒海蜇头”,味道还倒真是可以,可以打到8分。
        •        
        •        
        •        肠肺汤:以前点菜,都是安徽人,这回碰上个说苏州话的服务员,正在心中窃喜的时候,发现苏州人确实”派”大。我翻菜单点菜,看到”醩钵头”,就点了,后来想起大鸿运还有”肠肺汤”,要求换一个,孰料会说苏州话的服务员居然说”两样么事差勿多咯”、”一样咯”,死活不肯给我换,最后在我坚持下,极不情愿地划去了”醩钵头”,改成”肠肺汤”。


肠肺汤端上来,汤色很好,肠子干净且脆,却又依然咬得动(有的地方虽然脆,却少一把火,咬不动也);肺稍微少了一点,总体来说,可以打到8分。
        •        
        •        
        •        生煎馒头:想到要点一些主食,服务员推荐了这道,说是”外头吃勿着呵”,端上来一看,的确外头吃勿着,”阿有啥实梗个生煎馒头”啊?发面做的,事先蒸好,待有人点了,再炸一下,只能打1分。
        •        
  这些菜,加一听雪碧,总共185元,还可以。
  下午,在苏州昆曲团的兰韵剧场看《狮吼记》,看完之后,碰到林林女飞侠,邀她一起吃晚饭。她们让我推荐,我当然是老生意”同济酒楼”,Sam吃过太多回,极力反对,无奈我坚持要去,也只能作罢。本来林林女飞侠要带朋友过来,结果阴差阳错,就来了她一个,当然还有菩萨蛮、小豆和Sam。

        •        
        •        豆腐干:小豆子爱吃苏州的卤汁豆腐干,无奈同济没有,服务员推荐了这道,用牙签插着,一小条一小条的,没有丝毫味道,不咸也不鲜,只能打2分。
        •        
        •        
        •        醉鸡:苏州人做醩醉,的确不行,这道醉鸡和昨天在同得兴吃的白醉鸡差不多,丝毫没有酒味道。
        •        
        •        
        •        糖醋豇豆,味道勿错,可以有7.8分。
        •        
        •        
        •        马兰头炒鱼片:算是”推荐新菜”,价格不贵,好象是26元,马兰头一点也不香,我甚至怀疑不是马兰头。鱼片有点蹊跷,很是方正,每一块的大小、厚薄都一样,恐怕是现成买来的,炒过之后,也丝毫不断,恐怕是买来的现成货。
        •        
        •        
        •        鱼丸鱼面筋:忘了菜的名字了,反正有鱼丸和鱼面筋,鱼丸有挺重的草腥气,口感尚可。鱼面筋一般,象是油面筋塞鱼蓉,打6分。
        •        
        •        
        •        挂炉牛肉:同济的招牌菜,有点象牛肉片做的”炸猪排”,然而,这回吃到的是”牛肉粒”而非”牛肉片”,每一块只有肉枣大小,和以前比,是大不相同了。味道还是老样子,所以打个8分吧。
        •        
        •        
        •        虾爆鳝:中午和菩萨蛮说起苏式爆鳝比杭州的好上十万八千倍,晚上见到有”虾爆鳝”就点了,果然和杭州的是不一样的,鳝背不是炸得死硬,至少还吃得出是鳝来。不过,裹浆太厚,要是打分的话,也只能打个7分。
        •        
        •        
        •        嫩蚕豆:点菜的时候,再三想现在应该没蚕豆了,服务员再四说还有,而且足够嫩,结果端上来,”差点气得昏过去”,味道倒还可以,够酥,而且入味,吃着象是速冻的日本豆,打个4.5分。
        •        
        •        
        •        蛋卷汤:金针菜打底,卖相一般,味道尚可。
        •        
  同济上菜奇快,所有热菜好似是一下子上来的。这些菜,外加一听雪碧,总共是160元,每人40元,的确不能算贵,总体来说,苏州菜也在没落,苏州菜应该是精精致致的小碟子,上好的刀工,恰到好处的火候,量嘛,倒不应该是很大的。

[苏州]同得兴爆鳝白醉鸡面 达阪城新疆菜

  一觉睏到九点半,说好今天要赶到苏州,参加中国第三届昆曲节的活动,只得起身。早上”依例”又是馄饨八只,外回咸蛋一只,又油又沙,煞是好吃。我看来真是极喜欢吃馄饨的人,三十三岁那年,因要”乱刀斩”,于是个个周末包馄饨,不想如今已是三十六,吃馄饨成了”依例”。

  上海落大雨,出了上海便没有雨,十二点敲过,住定客栈,下午两点有戏,只有一个多钟头,而且说好要给豆豆买洋囡囡,只能简便一点了。中饭是在北寺塔对面的同得兴吃的,上回在嘉馀坊的同得兴吃得倒了胃口,今朝呒没选择,只好勉为其难了。进得店中,有广告写着”白汤白醉鸡面,8元”,账台上更有”风扇冷面,每两二元,不单点”的立牌,水牌上便是名目众多。我向来喜欢双浇,点了红汤爆鳝加白醉鸡,Sam喜吃冷面,要了青椒肚丝冷面。

  面是现下自取的,爆鳝只剩一份多一点,面台上全都给了我,醉鸡一份是事先摆好的,只配了冷面给我,讨了只小碗,挑给小豆吃。苏式爆鳝,是用鳝背或者鳝丝,不上浆,纯炸的,炸好后加卤回烧,所以酥松可口,杭州的爆鳝是裹面粉炸成死硬,没有吃头。白醉鸡丝毫没有吃出”醉”意来,倒象是白斩鸡连鸡汤冻的,味道一般。面很好,细、软,虽是红汤,虽是大热天,但一点没有”腻”的感觉,还不错。Sam的冷面就差了,宽宽扁扁的面,看上去就没有弹性,不过话说回来,冷面本不是苏州馆子的强项。



看看水牌,东西倒还不少,甚至还有盖交饭



上面的小字写着”不单独出售面条,你自选面浇头”,面前的姜丝是卖钱的,五角一碟,苏州特色如此



店面倒也干净,看着不热



现下的面



现炒的浇头



这些是现成的浇头



青椒肚丝冷面,看色面,的确没有上海热面好



双浇:爆鳝和白醉鸡,一般的爆鳝浇头是不会有这么多的,服务员把剩下的都给了我

  晚上是在观前朱鸿兴边上的”达阪城新疆菜馆”吃的,这家店我”看相”长远,因为我总诧异苏州地盘,怎么会有这么一家尚算老字号的新疆菜馆的。楼下客满,直奔楼上,空调不足,苏州店家,空调要足也是难为他们。羊肉串相当好,块块都是嫩肉,没有一点筋襻,竟有入口而化的感觉。没有老虎菜,就点了”爽口娃娃菜”,不过端上来发现,根本不是娃娃菜,而是大白菜,当然,唬得了别人,唬不了我,味道不错,够酸够辣,却又不是”勿讲良心”的”瞎辣”。手抓羊肉味道不错,只是好象都是边角料,都带着骨头,要是孔子来,割不正不食,这盆羊肉,就该倒了。羊杂汤一般,羊杂切得极细小,酸辣有点过。我见菜单上有馕包肉,想起豆豆喜欢吃馕,谁知这家店的馕并不单卖,Sam想吃揪面片,于是点了”炒揪片”,味道也还可以。

  一顿饭,外加两瓶啤酒,总共160元,在苏州,并不能算便宜。



这是小豆自带的豆腐干,苏州名点”卤汁豆腐干”



小豆一人吃了两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