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三人行 第十一天 西藏博物館—八角街 晚住拉薩吉日賓館

  下雨,居然拉薩也下毛毛雨,居然拉薩也陰雨連綿。拉薩的確也下雨,我們也碰到過幾次,但在記憶中,拉薩的雨總是陣雨,拉薩的雨可以很大,但不可以持續時間很長——對於一個上海人來說,最痛恨的就是小雨下不停。可現在,拉薩正小雨下不停。

  Sam惦記着今天要換標房,一早就把我和小豆拖了起來。我到了住宿登記處,人不真不少,有一批是早上剛到的,還有些也是等着換房的。我問服務員等不能把錢先給她,把房間留給我,她說不可以,就得自己等着。至於有沒有房,她也不知道,她得等查房的服務員來才行。等到九點,換班的服務員來了,拿着房卡去查房,過了好一會兒,說是有幾間房空出來了,於是拿到了鑰匙,回房和Sam一起把東西換到標間。

  然後,一起到了香格裏拉餐廳,餐廳裏衹有一桌人,我們挑了個靠窗的位置,可以看看雨中的拉薩。

  服務員是個尼泊爾人,還是使用英語方便交流一些。看了一下菜單,終於有小豆喜歡的cereal了,然而小豆喜歡幹喫,特地關照不要把奶倒在cereal裏。我和Sam各要了一份breakfast set另外加了咖啡和lassi。這裏的煎蛋非常符合”我的標準”,極嫩的溏黃,這才叫sunny fried嘛。小豆子也很享受cereal,並且對banana lassi大加好評,表示”明天再來喫”。

  兩份breakfast set分別加了bacon和麵包,分一點給小豆,一家喫得飽飽。

  雨還在下,雖然並不大,但潮潮地很讓人難受(奇怪,我們應該挺適應濕潤的呀),叫了輛車到了西藏博物館。每次在外地旅遊,衹要有時間,我都會去拜訪當地的博物館,我也經常建議我的朋友這麼做,因為博物館裏常常會有真的好東西,比如某個地方以陵墓以某個陵墓著名,在旅遊點,你衹能看到出土的部分複製品,但在當地的博物館,往往可以見到真品。

  這不,布達拉宮的金瓶(就是那個”抽”出了十一世班禪的”金瓶掣簽”的金瓶)就在西藏博物館,除此之外,這裏還有薩迦寺的唐卡,用血寫的貝葉經,緙絲的唐卡以及各種寶貝,這些寶貝,在別的地方是見不到的,許多寺廟衹有傳說,而寶貝卻早被移到了這裏。

  看博物館可以消磨好多時光,我們從十二點起一直耗到了兩三點鐘。

  出了門,雨還在下,叫了輛車到八角街,又到了德克士,喫了點東西後,打算到德克士對面的網吧上網。那家網吧,門口有穿旗袍的領位員,一問價錢,好像是四百元包一間房,上網儘管上,我們不過打算花個5元,10元收發一下email而已,哪需要如此的服務呀?落荒而逃。

  雨越發地大了起來,看樣子還非得買把傘不成了,找了幾家店,終於在一家超市買到杭州出的傘。這裏的傘都很貴,最貴的要上百,估計是不常下雨,物以稀為貴吧。

  (未完,待查,買了傘去哪兒了?晚飯哪裏喫的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