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味再添 之二

到了厦门,竟忍不住“一顿两吃”起来,所谓的“一顿两吃”,就是每顿要吃上两家饭馆,方才过瘾,这不,统共五十多个小时,不算早饭,只有一顿午饭是别人请的,余下该有三顿,我倒是吃了六家饭馆,其中倒有三家是和“吴再添”有关的。
中午从南PU陀出来,叫了辆车到黄则和花生汤,在其隔壁买了点肉松,便信步朝大同路“佳味再添”走去,路上还碰着一只豆腐花摊头,一块钱一碗,很嫩很嫩,不过厦门的豆腐花是甜的,不象江南的放虾皮、酱油般的亲切。
问起摊主,说是早上卖一桶七八十碗,过午的一桶有一百多碗,及至问到他一斤豆放多少水,便死活不肯说了,被我逼不过了,说“我们都是用桶量的,不知道份量”,这句话要一开始就说,我倒也信了,无奈到了此间,我虽然不信,却也没有那逼供的手段,只能作罢。
到了“佳味再添”,已经一点敲过,不过店里没有收摊的迹象,于是买了五块钱的熟菜票子,又买了张三块钱的虾面票。
先到熟菜柜“依例”要了两条五香、四粒土笋冻和一只卤蛋,今天依然没有忘记“依例”问一声“有腌萝卜吗?”
“哪里有腌萝卜啊?”服务员随手抓起一把白色的片片,“这个叫酸萝卜”。
五香的味道依然是很香,土笋冻也还是老味道,既然今天有了酸萝卜,就好好地品尝一下酸萝卜吧。第一口,觉得不酸,不但不酸,还有点辣,那种萝卜特有的辣口感觉。哎呀呀,不管是腌萝卜,还是酸萝卜,当然酸萝卜也还是腌出来的,凡是不打算生吃萝卜,就不能有这些辛辣的味道。
吃了几口后,发现辣味没有了,但万万不是“已经吃习惯了”的缘故,我想或许是有的先腌,有的后腌吧。酸萝卜蘸着厦门辣酱,甜、酸、辣都有,但每种味道都是淡淡的,并没有哪一味太强而“抢了锋头”,也没有哪一味太弱弱而“失了风彩”。
今天的卤蛋“没有花头”,一来服务员太忙连切也没有切开,就不方便蘸酱了,二来卤得时间过,不说味道了,就是色面亦是淡淡的,不到位。
等熟菜吃完,到虾面摊取是面,看到那里煮着的鱼丸、肉丸很是可爱,特别是鱼丸,一个个白白胖胖氽在水面上,既清爽又诱人,于是要求用三块钱虾面的票子拿鱼丸,服务员给了我五个鱼丸,也不知道水牌上2.5元的鱼丸应该是几只。
好象福建的鱼丸都是夹心的,鱼肉蓉里面还有肉蓉,记得上次在福州吃过鱼丸,仿佛放了太多的淀粉,这回在“佳味再添”的鱼丸倒是非常的好,有弹性、有嚼劲,却又不死硬,鱼丸上有许多小洞,可以打发到位。我一直在想,以前做鱼丸全是手工活,如今有了电机的搅拌机,这打鱼蓉的活,可以省力不少,却为什么偏偏一颗好鱼丸,始终都是可遇而不可求呢?如今的饭店,把太多的心思花在如何卖出更多的鱼翅、龙虾,却往往忽视了身边的好东西。
更多的时候,饭店是误解了“招牌”的HAN义,总以为“金钩排翅”是招牌,“八头网鲍”是招牌,殊不知一家好饭店的招牌菜,就是应该人人都会点上一份,人人吃了都说好,那才叫招牌,招牌是人传人喊出来的,并不是你印在招牌上,就是招牌菜的。
回来再说“佳味再添”的鱼丸,这个鱼丸松而有弹性,里面的肉却不是烂糊的肉酱,而是“有骨子”的小肉粒,久煮后肥肉炀开,咬上去就有肉汤流出,鲜香滑油,实在是件好东西。
每次到“佳味再添”来,总是拿着它和上海的小吃店比较,总是觉得虽然样子差了些,但味道倒要好上许多;虽然盆ZHAN碗碟比上海的更嫌破旧,然而却更有一种“家常”的亲切感。到如今,这家店中唯有“油葱(米果)”和“芋包”两样没有尝过,就留到下回吧,反正,这家店虽然离家八百多公里,但是于感情来说,就象家门口的小店一般。
20060805_lunch_05.jpg
20060805_lunch_06.jpg
20060805_lunch_07.jpg

0 thoughts on “佳味再添 之二

  1. 用拼音的字,是我在MAC机上,用五笔打背不出来,又切换不到拼音(还没学会),于是就用拼音打一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