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 安徽一路行 之四 潜口 槐塘 稠墅 歙县

11/24/06 周五
        来了几天,走走看看玩玩吃吃,天天下雨,天天看美景。今天稍稍睡了个懒觉,也不过睡到九点左右,这里晚上极静,所以睡眠的质量相当好。
        今天去哪里呢?本来这次来徽州,主要就是办事,顺便打探路况、景点,为以后的大规模活动做准备;所以,我们决定仔仔细细把去唐模的路搞清楚,免得以后还要走那条田埂,再说了,这条田埂以后还有没有,还能不能开,都是问题呢。
        我依然惦记着棠樾,昨天的老太太说棠樾的路是单向把守的,就是说从东面不能进西面,从西面却可以出东面,我想去试试。
        和丈人研究了半天地图,发现的确另外有一条路,是从潜口过去的,还记得潜口吗?就是昨天看到奇奇怪怪的砖塔的地方。那座砖塔,或许叫文峰塔,因为回到酒店看资料,说潜口有座著名的文峰塔。
        早上办点私事,中午就到园区的食堂吃饭,说是食堂,装修也是不错,没有菜单,看菜点菜。能够参观厨房,是我极喜欢的方式,于是蹿到厨房,点了两菜一汤。
        先是看到一面盆鱼,就是上次在老徽馆吃过的那种,服务员说是“老虎鱼”,记得鱼挺嫩、刺也少,就点了一个;另外要了一份水笋烧肉,外加一份酸菜猪血汤。
20061124_121928_01.jpg
(老虎鱼)
20061124_120647_01.jpg
(这么大一盆老虎鱼)
20061124_122138_01.jpg
20061124_122306_01.jpg
        等的时间还挺长的,我就在传菜口看厨师操作,外面的雨稍稍大起来,浠浠沥沥的,好在园区很整洁,下雨倒也不恼人。
        菜肴很好吃,水笋嫩且有嚼劲(两样占全,很不容易),只有肉味、未见肉星,虽然我的确是很想吃肉,但是烧水笋的境界就是要“眼中无肉、味中有肉”才对啊!
        鱼很新鲜,烧得不错,值得一提的是酸菜猪血汤,咸酸中带着辣味,血块又极嫩,味道非常的好,美中不足的是饭是(米山)米,稍嫌粗粝。饭后结账,打了折55元,看来厨房也不便宜。
        吃过午饭,把GPS先设到潜口,就出发了。出文化园,往北,过岩寺,就有路标指向潜口,从路口左转往西,远远地看到一座高塔,于是远远地停了下来,然而仔细辨认之后,发现并不是昨天傍晚看到的那座,昨天的那座比较低,再看附近的地标,原来这座高的,才是潜口著名的文峰塔。
        文峰塔并不在大路上,远远的望去,笔直地树在那儿,四周全无高物,虽有突兀之感,倒也不失挺拔之美。
20061124_130932_01.jpg
(这才是真的文峰塔)
20061124_130917_01.jpg20061124_132925_01.jpg
(文峰塔)(下尖塔)
        继续往前,转个弯,就看见昨天的那座塔了,于是停车,走下农田,仔细地看看。这座塔很破,但很有韵味,塔门(其实没有门,称之为塔洞也可)上方,有块木牌子,斑斑驳驳,看来也有些年头了,上书“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下尖塔”,噢,原来这是下尖塔。
        外墙上的“毛主席万岁”还在,只是已经黯淡了,我去过许许多多的地方,看到过无数的黯淡了的“毛主席万岁”出现在不同的文物上,即便是在札什伦布寺,依然可以见到墙上的标语。虽然我一向反对演唱样板式之类,但我也一向建议要保留这些“毛主席万岁”,就应该让它留在布达拉宫的墙上,就应该让它留在乐山大佛的脚上,让后人看看曾经的疯狂。
20061124_132608_01.jpg
20061124_132645_01.jpg
        保护单位其实没有任何的保护,走进塔里,里面一团糟,地上有各种废弃物,几乎不能落脚。抬头一看,塔是实心的,天花板低低的,用砖砌成,很是整齐均匀。
20061124_132832_01.jpg
(塔楼一层的砖顶)
(题记:错过了,错过了,都进了塔,居然还是错过了。回到上海,一查,才知道下尖塔不同凡响,这座塔其实有两层,一楼一层,二楼到六楼一层,只要再往里走,就可以发现一个暗梯,可以一直通到六楼,并且楼上还有壁画。据说,这是中国唯一的一座穆斯林“佛”塔,类似的塔只有巴勒斯坦才有了。下回去,怎么也要爬上去看看)。
        下尖塔的斜对面,往西几百米,沿路的农田里有座牌坊,上面写着“金紫祠”,牌坊很漂亮,只是农田中没有路可以过去,免得踩坏了别人的菜,只能作罢。丈母娘说应该后面有祠,我说就算有,文化大革命估计也毁得差不多了。(回来后查资料,果然有祠,是潜口的汪氏宗祠,潜口汪氏是大族,只是祠已经成了粮管所,至今仍是粮管所的产权,粮管所已经投资了12.5万元搞开发,尚需1000万元的后期投入,正在网络上招商呢。)
20061124_133723_01.jpg
20061124_133730_01.jpg
        再往前一二公里,就是潜口民居的风景点了,分为两个大宅院,左边(东)是明朝的,右边是清朝的,两大群落中隔着一条河,风景着实不错。只是两大群落都有高墙,看不清里面到底如何。
20061123_163821_01.jpg
(这就是潜口,明居的院落)
20061123_163810_01.jpg
(潜口,左边是明居,右边是清居)
20061123_163908_01.jpg
(潜口,清居的院落)
        来说说去唐模的路吧,去唐模的路就在潜口民居和金紫祠坊的当中,是条乡道,入口很小,而且正对着入口是看不到路的,必须胆子大些往里开,然后峰回路转,路就现在眼前。
        路也很窄,当然要比那条田埂好得多,往北开大约五门公里,就可以转到大路——唐模路上,从西面到唐模。
20061124_134922_01.jpg
(从潜口去唐模路上的民居)
20061124_134913_01.jpg
        唐模是东西向狭长的景点,西面已经建好了大型停车场,只是入口还没有修好。
        经过唐模,往前五六公里,就是棠樾的后面了,不承想依然有人把守,不允许开车过去。
        正对着棠樾后入口,有条小路,路牌上写着“状元故里”,于是打算探探,谁知,一探探出好东西来。
        进去五六百米,有一幢房子,有座小亭子,是个正在开发中的景点,房子、亭子都很新,边上还有块牌坊。
20061124_141611_01.jpg20061124_141448_01.jpg
        牌坊一般,不象金紫坊那么挺拔,匾额位写着“状元坊”几个字,字是新写上去的,下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中国共产党XX”的字样。
20061124_141332_01.jpg
        房子的边上,有张示意图,示意的图右上角,有着极小的几个字,或许大多数人都会忽略,然而却着实打动了我,这几个字是——“龙兴独对坊”。龙兴独对坊,有段故事,就是大独裁者朱元璋,听取劝告的故事。大家知道,朱元璋的吏治是很严格的,动不动就要杀人的,但是他曾经在这个地方,就是槐塘,问过一个有大学问的唐先生,唐先生劝他少杀人,他听从了,后来就在唐先生的家门口,竖了一块龙兴独对坊。
        车往纵深里开,进了一个村,村口的墙壁上,用毛笔直接在墙上写着“龙兴独对坊”,边上还画了个箭头。
20061124_150102_01.jpg
(村口,这才叫民居)
20061124_142643_01.jpg
        我来丈母下了车,寻着箭头走,过一条小道,再过一条,又发现一个箭头,再沿着走,农家的狗看到有陌生人来,都站起身,警觉地看着我们,等我们走得再近些,纷纷汪汪地叫起来。
        寻到了四个箭头,就在我们快要没有信心的时候,碰到一个当地人,告诉我们龙兴独对坊就在前面,果然,再一转,就看到了。
20061124_142758_01.jpg
20061124_142730_01.jpg
20061124_142817_01.jpg
20061124_145056_01.jpg
20061124_142823_01.jpg
        龙兴独对坊,真是一个大讽刺,这坊是纪念大独裁者被说服的故事,然而却被洪秀全,被红卫兵,被另一些独裁者破坏怠尽了。坊前狮子的脸没有了,坊上的石雕,只剩下了玲珑剔透的边缘,中梁已经断了,下面又撑起一根石条……
        文化园里有复制的龙兴独对坊,高大、整洁、挺拔,然而没有生气,就是些石头的堆砌;槐塘的龙兴独对则大不一样,它见证了兵火、战乱,也见证了人性的暴戾,数百年的历史慢慢地沉淀,在断梁残柱后默默地控诉。
20061124_143029_01.jpg20061124_143102_01.jpg
20061124_143203_01.jpg
20061124_143208_01.jpg
20061124_143248_01.jpg
20061124_143431_01.jpg
20061124_143512_01.jpg
        先前的那个当地人,陪着我们走到龙兴独对坊,嘴中喃喃着“这里以前有个殿,毁了,文化大革命全毁了”、“砸了,都砸了,红卫兵砸的”,他带我们到了边上的一个院落,指着两尊石狮说“这就是以前祠堂殿前的石狮”,说完了这些,他轻轻叹了口气,走了。
20061124_143145_01.jpg20061124_145100_01.jpg
20061124_143601_01.jpg20061124_143545_01.jpg
20061124_143948_01.jpg
        龙兴独对坊的边上,转个弯,还有个棵千年银杏树,只是长在别人的院子里,不能走近观看,好在这棵银杏很是高大,远瞻亦可。
        回到车上,我出了个坏主意,去稠墅。前面说到房子上有张地图,右上角是龙兴独对坊,而左上角就是稠墅,而且特地注明稠墅牌坊群。
        用GPS一看,到稠墅大约十几公里,一条U字形的路,从U的一个顶点到另一个顶点,我的那个坏主意是,让GPS指明东南西北,我们在U的中间划条线,直接开过去。
20061124_150944_01.jpg
(屏幕上的黄色线路是GPS的引导路线,绿色箭头是我们所在位置及方向)
20061124_151159_01.jpg
(其实这是其中最好的一段路)
20061124_150505_01.jpg
(路边的坟,够大够气派)
        惨了,路是有,不过是小路,小到啥地步?小到就象昨天的田埂,坑坑洼洼、泥水四溅。
        照理说,U的上面划根线,应该很快,然而这段路是依地势被人走出来的田间小道,不但路况差,而且忽左忽右,颠簸起伏,很多时候,时速只有五到十公里,所以,这段大概没几公里的路,足足开了我们三刻钟,等到达稠墅,三个一排的牌坊就在数百米外时,丈人开得气死了,于是说“不要去看了,这些牌坊都一样,我带你看个不一样的去。”
        说完,二话不说,就直着往前,一直开出稠墅,开到大路上,并且一直开到了歙县。
        歙县有个小城,有城墙的那种,城墙里是步行街,从正门进,要付10元门票,从边门进,可以把车开进去,也不用买门票。
        城东的门楼,就是东谯楼,是古物(不过我认为还是叫“老货”可以贴切些,因为其实也“古”不到哪儿去),东谯楼的边上,就是著名的四面八柱坊了。
        看安徽的旅游书,没有一本不谈到的四面八柱坊的,但有许多人说这是全国唯一的四面坊,其实是错的,因为许村也有四面坊,所不同的是,歙县的这座,有八根柱子,有两面是三间式的,而许村的是四面四柱,四面都是单间的。
20061124_162758_01.jpg
(东谯楼)
20061124_162831_01.jpg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四面八柱大学士坊)
20061124_162948_01.jpg
20061124_163255_01.jpg
        四面八柱坊,又名大学士坊,是给一个叫做“许国”的人立的,至于怎么会立这么个四面的奇怪牌坊,有许多传说,有说是皇帝着了他的道才允许建的,有说是学生给他建的,反正都是“据说”。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要查史料的。
        凭良心说,牌坊这玩意就要在田间才有韵味,这种在城中心步行街正中,周围全是新式店家的,怎么看都看不舒服。
        离开歙县,回到文化园,再办了点私事,又到屯溪老街去了。
        当然又是在“一楼”,上过了“老徽馆”的当,不敢再试了,又到了“一楼”点菜的那家,径直上了二楼,点菜。
        这回终于服务员“同意”我点那个徽式的大锅了,照片上的有烟囱的紫铜式的锅,原来是假的,不是放碳从烟囱管里烧出来,而且上下半截可以分开,底下用固体酒精加热的。这个大锅,还着实不错,环形的锅里,上下有两层,都满满地备好了料,有咸烤虾、肚片、鱼片、鸡块、平菇、笋片等等,着实“扎墩”。
        冷菜点了卤豆腐干和酱鸭,都很好吃,酱鸭嫩且入味,最后甚至被我们打包带回了上海再吃,可想有多鲜美。另外又点了当日特价22元的茶笋烧肉,外加一个油麦菜。
20061124_192124_01.jpg
20061124_192154_01.jpg
20061124_192823_01.jpg
20061124_192955_01.jpg
        酒足饭饱,再开车回文化园,明天就要回家喽。

0 thoughts on “[安徽] 安徽一路行 之四 潜口 槐塘 稠墅 歙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