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术士巧舌如簧 江湖诀坑蒙拐骗

        洗车,那是个很混乱的地方,开了三四家洗家铺,污水横流,噪声震天,那些铺子的生意都很好,每个铺子都有些“老户头”,固定只在其中的一家洗。
        我就认定了最后的一家,看着他从小摊子发展成了大铺子,那家的服务也越来越多,从最早的单洗车,到现在的上腊、封釉,以及换车套,洗刷车套和脚垫,一系列的服务都有。平时洗了车,换了脚垫,可以把脏的扔在他那里,换上新的,下回洗的时候,再换一下。
        我又去洗了,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懒懒地坐在他铺子门口的椅子上,插着耳机听杨振言、余红仙的《描金凤》,听到妙处,摇头晃脑。
        这时,一个中年妇女朝我走来,六七米开外,朝我友好地一笑,要是换了小姑娘,我可能有所戒备,中年妇女又不可能“色诱”我,我怕啥?
        我端坐(其实是翘着大角度的二郎腿)不动,那个女人走到我面前,说“这位先生,你的面相真好。”
        哇,原来是看相的,我大概生了一副“瘟生”面孔(上海话“冤大头”的意思),每每走过佛庙道观,总会有人尾随说“你的面相真好”,不承想,洗洗车,坐着发一会呆,还是有人要给我看相。
        对付这种人,你不能说“我的相不好”,那样一说的话,看相的就会缠住你,跟你说“为什么”你的相是“好”的,而不是“坏”的,这样一来二去,看相的就和你聊上了,然后一点点地给你看下来,就骗到钱了。
        我反正也是闲着没事,倒也没有把她赶走的意思,只是双手抱胸,笑咪咪地说“是啊,我的面相是很好的。”
        她倒也不客气,继续说到“我来看一看吧,我老远一看,你就是个有福气的人,一般的人,我不会主动过去的,你的相和一般人太不一样了,大富大贵之人,我不给你看看,会后悔的。我可以告诉你,你以后一定会出国的,一定会赚大钱的。”
        “哦?我已经出过国了,我也已经赚大钱了,我已经大富大贵了啊?”
        “我知道,你的相好呀,俗语话‘三分面相,七分手相’,来来来,你把手给我看看。”
        “我相好,还有什么好看的?我已经够好了啊!”
        “我知道你有钱,你还是个很有佛缘的人,我是九华山上下来的,结个佛缘嘛,让我给你看看吧!”
        “我不看相,我不喜欢给别人看。”
        “你的相,是个有文化人的相,将来一定会做官的,我知道你不缺钱,也不喜欢钱,你是个爽气的人,也很仗义。看手相嘛,男左女右,来来来,把手给我看看。”
        “我已经做官啦,我本来就不缺钱,那还有啥好看的?我有赚有得、有位有财、有妻有子、应有尽有,还有啥好看的?”
        “哎呀,看一个嘛,就是一包烟的价钱,你可以知道自己是个多少有福气的人,你又不缺那些钱。”
        “我是不缺那些钱,可我已经知道自己多有福气了呀,为什么还要看相?”
        “你长得好嘛,你看你的眉毛,这个样子,表示你有福,你的额头有两道红光……”
        “噢,这个啊,我知道啊,我的眉毛、眼睛、耳朵、嘴巴,根本就是长得很好嘛,我浑身上下,都长得很好的哎!”
        ……
        就这么,一来一去,她说我好,我就说我的确很好,好得不能再好,好得不用再好,最后,那人只能讪讪地走了。
        洗回车,回到家,把这个故事说与家里人听,小豆很好奇,问了许多问题。
        “她怎么知道你有佛缘啊?”
        “爸爸戴着佛珠,肯定是信佛的人,说信佛的人有佛缘,当然不会错的。”
        “那她怎么知道你有文化啊?”
        “爸爸的眼镜这么斯文,口袋里还插着两支笔,就算没有文化,也一定是个要装有文化的人,但哪怕我是冒充的读书人,也不会因为别人说我有文化翻脸的啊!”
        “那她怎么知道你有钱啊?”
        “有钱的标准有许多,她看爸爸在那等着洗车,一看就不是‘差头’司机,那当然得有钱啦,然而这没啥好说的,你要说你自己没钱,她就会说,你加油不要钱啊?洗车不要钱啊?”
        “那她怎么知道你当官的啊?”
        “当官也有许多种啊,政府官员是官,办公室里做管理也是官,连居委的老太太和你小豆子做中队长,都是官呢!她看爸爸四平八仰地坐在那儿,翘那么高的二郎腿,一看就知道爸爸不是做sales的,不做sales的,多半就是做管理的,说你做官,也错不到哪儿去的。”
        “噢,爸爸,你也可以去看相了。”
        小豆子听得很开心,当然不是因为“爸爸有了看相资格”开心,而是觉得很好玩。于是我们一家三口,聊起了“江湖诀”。
        我对豆妈说“其实,‘关亡探口气’,多半还是个‘冒功’,当然这些江湖术士,走南闯北,阅人无数,只要加以归纳总结,总会有点统计结果的。”
        “再说了,每个人的心情,在面相总能有点表象的,颊上两块肉死掉的,总是爱笑的人,总是乐天派的,而眉间有竖纹的,多半由于常常皱眉,也多半是个心境不好的人。”
        “这些人的眼睛都很凶,一下子就能看出这个人的家庭背景,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小豆子,那人不是要说要看爸爸的手么?我要是把手一给她,信息就更多了,爸爸不留指甲,要么就是好家庭出身,要么就是场面上有头脸,留不得指甲,爸爸的手上,没有老茧,明显不干任何体力活的,甚至连球都不打的(我估计这些江湖人,还看不出打高尔夫的茧和拿枪的茧,有啥区别),再看这手细皮嫩肉的,上面没什么伤疤,多半是没吃过什么苦的。这些,就叫‘江湖诀’。”
        小豆很是开心,还要我们继续讲下去,豆妈说“有一次,你还小,两岁的时候,我带你去静安公园玩,从‘差头’里出来,有个看相的就跟上来,说‘小姐,我给你看个相,你现在的生活很好,但是你有件心事’。”
        豆妈接着说“这个就叫江湖诀,那人看妈妈抱着孩子,打着车来,又有闲心到公园玩,至少不用上班,可以带着孩子玩,钱的方面,没有问题,母子看上去,都很快乐健康,说一句‘生活很好’,不至于太豁边。第二句就是江湖诀了,首先,不论什么人,心里总会有点事的,被她一噱,小事也成了心事了。”
        “再来仔细分析一下,一个母亲单独带着孩子,阿公、阿婆、外公、外婆和爸爸,一个人都没来,这些人为什么没来?无非两种情况,一种有空不肯来,一种肯来没空来,这两种,都可以成为妈妈的心事,‘有空不肯来’,就有感情的心事了,‘肯来没有空’,妈妈就要担心这些人的身体了,所以一定是会有心事的。”
        小豆若有所思,也若有所悟,我对她说“侬只要学会听说书,里厢江湖诀交关来,《玉蜻蜓》是有关亡、算命,《描金凤》里有笃笤、起课。”
        “《描金凤》里有一段,钱笃笤到了皇帝那里,皇帝要钱笃笤算算心里牵记啥人。结果钱笃笤讲一定牵记一个‘远在天边’的人,废话嘛,在眼前,还要牵记个啥?”
        “然后,钱笃笤讲这人是‘达官显贵’,废话嘛,皇帝认识的人,都是‘达官显贵’,他又不会认识弄堂口卖大饼油条的。”
        “最后,钱笃笤讲‘此人嘛’,皇帝一听,抢着道‘是不是马王爷’,钱笃笤说‘正是正是’,就这么给算出来了,其实是皇帝自己告诉他的。”
        小豆哈哈大笑,其实我下午就在听《描金凤》,现学现卖,也是“江湖诀”。

0 thoughts on “遇术士巧舌如簧 江湖诀坑蒙拐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