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 汶川震举国大恸 祭亡灵点烛呐喊

  • 据说:截止21日上午,死亡人数达到4万,受伤24万
  • 我说:带着女儿参加了5月20日追思会,蜡烛很是漂亮,群情激昂,口号声一浪超过一浪
  • 据说:911的时候,国人拍手称贺,奔走相告,这回看到有些人说”很惭愧当时的作为”
  • 据说:陈水扁在5月15日时,把政府的钱捐了20亿新台币出来,马英九20日就要宣誓上台,这样一来,同样的一笔钱,首先脸面是陈水扁的,其次一下子用了这么多,都要马英九承担用钱的后果
  • 据说:日本到处都在为中国募捐、祈祷,不知道如果日本受灾的话,我们会是如何
  • 据说:尚未捐钱的公司和个人,成了被抵制的对象
  • 据说:已经捐钱,但捐得看似不多的,成了被抵制的对象
  • 据说:网上有一个列表,是在华的大型国外公司捐款额比较表,目前尚无国营公司列表
  • 据说:目前没有人看到有组织或个人捐献卫生巾,应该是奇缺的一样东西
  • 据说:有一个东北人,在网上破口大骂四川人”活该”,引起公愤
  • 据说:姚明捐了200万,引起公愤
  • 据说:王石捐了200万,引起公愤
  • 据说:韩寒说”我向有关部门捐0元”,然后亲赴前线
  • 我说:我组织了一次募捐,鉴于数量众多,我别无选择,只有交给红十字会才能显示”我的公允”,我无法把大家的钱交给老罗
  • 据说:网易中断了和红十字会的合作
  • 据说:红十字会买了帐篷送灾区,一万多元一顶,1000顶价值1300万元
  • 据说:救灾专用的帐篷出现在了成都的数个小区
  • 据说:某政府(不是市级、区级)门口有成排的救灾专用帐篷,照片上未见灾民,整洁的市府广场,与豪华的政府大楼相得益彰
  • 据说:秘鲁政府为中国地震降半旗,查到的所有英文报道来自”新华网”,未见任何国外主流(包括非主流)报道
  • 据说:……
  • 据说:……
  • 我说:–
  • 真假消息成堆,一时难以分辨

[南浔] 小莲庄片荷全无 乡家菜价格不菲

(05/03/08)

  午饭是在刘氏悌号对面的店吃的,反正每家店的生意都很好,只能找有空位的了。本以为吃不了多少钱的,结账时是230元,其中的戕虾是48元,盐水白米虾是58元,有点坐地起价的意思了。扎肉虽然很酥,但并没有”入味”,江南小镇的扎肉都有这个问题,不过也难怪,就一个”五一”,要卖掉多少扎肉啊,哪有功夫来烧到位啊?只要上色就可以卖了。白米虾已经有籽了,鲜美。戕虾用乳腐卤加白醋及蒜汁而成,味道正宗,只是虾还不够鲜活,只有一只尚在活蹦乱跳的。咸肉烧笋相当好,咸肉嫩,笋亦嫩,在笋快要落市的时候,吃到如此嫩的竹笋,真是件蛮开心的事。酱爆螺蛳是用豆瓣酱烧的,盆里可见豆瓣,而且汤水并不稠厚,螺蛳却很入味,别有一功。

[湖州] 百鱼宴名存实亡 国营店何日振兴

  若问湖州最有名的”吃”是什么,有两样:档次低一点的有”千张包”,档次高的则是”百鱼宴”。在去湖州的前一天,在天钥桥路的汇联百货底层(汇联百货是老名字,现在那里不知道叫什么),买了八只”千张包”,而且就是湖州最著名的”丁莲芳”牌;所以,去湖州,我的念想就是:吃一回”百鱼宴”。

  由于湖州靠着太湖,水产颇丰,于是”湖州饭店”发明了”百鱼宴”,一时传为美谈。我事先在网上预定了Motel168的房间,不料Motel168的房子外墙上赫然就是”湖州饭店”的金字,估计是湖州饭店经营不善,被Motel168买下了。

  房间到底叫啥名字,我根本不感兴趣,可是我知道,Motel168有它自己的餐饮品牌–“美林小厨”和”美林阁”,有此无彼,这才是我最关心的。我问了前台的服务员,问她们这原来的湖州饭店的厨师和”百鱼宴”,她们倒是本地人,告诉我如今的湖州人,已经不吃”百鱼宴”了,她还告诉我,原来的湖州饭店的餐厅,在裙楼的”好食在”楼上四楼,我抬头一看,有一块大大的”百鱼宴”灯箱,边上写着”湖州饭店”。

  看到这张照片,你一定会想,吃”百鱼宴”一定不会太难,既然写着”湖州饭店”,上楼就是了嘛,事情并不如此简单。首先,我找不到门和楼梯,在问了”好食在”的服务员之后,我得知楼上已经根本没有餐厅了,服务员不是湖州人,看样子也搞不明白”百鱼宴”到底是个啥,只是含糊其词地说在广场那边有。在绕了一大圈后,我又回到了这里,我甚至放弃了寻找,打算就在浙北大酒店随便吃点算了,无奈那天晚上有酒席,只能作罢。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我打了灯箱上的电话,语音提示是”丁莲芳”的,看样子,餐厅被”丁莲芳””接管”了,问明了有点菜可吃,于是我再问如何上楼,结果电话中的人告诉我,有点菜的并不是这家”丁莲芳”,而是红旗路上的另一家,在国际大厦的对面。

  在走了大约一公里之后,终于找到了另一家”丁莲芳”,上楼,人满为患,服务员们忙得不亦乐乎,及至有座,服务员关照”上菜很慢的噢”,可是一家全都饿死了,附近又没别的饭店,只能等了。

  最近,我被安排到”湖州百鱼宴”的挂壁屏下,抬头就看到这五个字,然而,只能看了。菜单上来,别说百鱼了,就是十鱼也没有,共计有如下”鱼种”:汪丁、河鲫鱼、鲈鱼以及鳜鱼、银鱼而已。可恨的是,太湖三白,居然只有一白,便是银鱼,无奈只能点了银鱼炒蛋,外加乱七八糟数盆。

  看这张照片,丁莲芳的筷套,湖州饭店的盆和调羹,可见如今根本就是一家了。上海的静安寺有家”王家沙”,但是碗盆调羹上,都是”绿杨村”的字样。

  卤豆干,稍稍咸了一点,四元。

  这一”坨”东西是粉蒸肉,四元钱,味道不错,肉也不少。

  这个算是”素鸡”,也和上海的不一样,反正这里百页多,估计是做千张包的边角料,所以卖得也极便宜,我记得好象是四元,卖相不佳,味道却很好。

  蘸酱黄瓜,极老,籽已硬,只尝了一块。

  这就是湖州最著名的”千张包”了,当地人也叫”包子”,北方语系的人们,一定会搞不懂。千张包与上海的百页包,最大的区别在于上海是用肉糜的,有精有肥,湖州用腿肉,纯精肉,切碎而不剁,所以肉质紧实,又有干贝、开洋为辅,更是鲜美。汤中的粉条,有笔杆粗细,是用绿豆做的。丁莲芳二楼的菜单上,千张包是25元一盅,但是你可以要求传统式的千张包,一碗”双件”只要几块钱,点了之后,服务员会从一楼去端来。千张包的好坏,在于百页要薄,货(干贝、开洋)要足,肉是咸肉,要腌透而又不硬,实在是非常难得。

  所谓的”木桶豆花”,就是一个好玩,可以自己动手,做豆腐花吃。用豆腐的标准来说,很嫩,但是用豆腐花的标准,则又嫌老了。一桶总共够分五小碗,还算蛮有噱头的。

  银鱼炒蛋,这种连小豆都会炒的东西,一大堆,卖相还没小豆炒得好。

  此为昂刺鱼,当地叫做”汪丁”,这种鱼骨头极硬,家常斩杀,很容易豁破手指。昂刺鱼面颊上的肉,形如瓜子,最是好吃,过去有人甚至专挑此肉,费无数鱼,炒成一盆”瓜子肉”而食,奢侈之风,可见一斑。

  这样一顿,外加两瓶啤酒,总共130元,倒真是不算贵。

附一篇千张包的文章:http://cnc.17u.com/blog/article/425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