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7

黑窑奴震惊世界 不要脸屡见报端

2
Filed under 7086

20070618-news_01.jpg
        这几天的事,大家肯定都知道了,就目前的资料来看,有以下几点:
                • 山西发现了上千个黑窑
                • 里面的工人都是从河南、陕西、四川等地拐骗来的,郑州有许多人被骗,有些劳务介绍处直接拐骗的
                • 有四百个河南父亲在寻找丢失的孩子
                • 永胜寺附近的一个砖窑解救了31个被拐人员,这个砖窑已知有一人死亡,就地掩埋
                • 另外的砖窑找到了孩子,大多未满14岁,最小的仅8岁
                • 有砖窑找到两个女孩子,沦为性奴
                • 黑砖窑的管理模式是奴隶制的,靠殴打维持
                • 到昨天为止,解救了三百多人
                • 三年前,胡温就批示过黑砖窑的事,当时有个人被打断双腿抛在荒野,胡温批示后,法院判得41万,但至今分文未得
                • 永胜寺黑窑老板是村支书的儿子
                • 前段时间曾经解救过孩子,其中一个孩子被其中一个监察人员转手卖了,发还的300元被夺
                • 劳工的“售价”是三百元至五百元,在“奴隶主”和“奴隶商人”之间买卖
        
        还有一些知道的是:
                
                • 就目前来看,对此事的定调是“劳资纠纷”、“拖欠工资”、“农民工问题”,定位的基本法则是《劳动法》,而非《宪法》和《刑法》
                • 中央组成的专案组,带队的是总工会的一个领导,总工会是个监督机构,根本不是执法机构,这种事,完全应该公安部带队
                • 前面说到的那个参与拐卖儿童的监察人员被“开除查看,降两级工资”
                • 永胜寺附近的那个窑场老板,拐留十四天
                • 至今为止,并没有相关政府工作人员辞职或被停职,哪派是最基层的派出所所长和村长、乡长
        
        以上是一份剪报,刊登于今天的《新闻晨报》,我在MSN和该报几个编辑说“你们还要不要脸?”,他们说“我们也没办法,这种文章,不是我们这种小角色能写的”
        

[厦门] 冒酷暑苦寻西门 土笋冻名不虚传

3
Filed under 厦门, 梅玺阁食话
Tagged as , , , , , ,

大多数的厦门旅游攻略中都会提到一种美食,叫做”土笋冻”,并且有些还会附上许多传说,反正这东西,已经是种神乎其神的小吃了;又有许多攻略,都会提到一个”西门土笋冻”的玩意,说是这个地方的土笋冻,是厦门最最好吃的。

拿出厦门的地图一看,便傻眼了,厦门不是”一座城”,它只是”一座岛”,一座岛的意思就是没有城墙,没有城墙,当然也没有城门,傻眼了吧?没有城门,你上哪儿去找”西门”?

好在,这个西门土笋冻,有一家叫做”西门土笋冻”的店,位置在斗西路上,那也容易,在地图上看来,斗西路并不长,不过两个block,门牌号是33号。

打了个车去,其实地图上看来,不远,不过起步费的路程,无奈天气实在太热,不动尚且汗如雨下,不要说在烈日底上扛着相机寻路了。这下可难倒了出租司机,司机倒是知道斗西路在哪儿,无奈他对”西门土笋冻”没有任何的印象,而且这个江西司机,对此物深恶痛绝,路上一再告诫我”那东西,还是少吃的好”、”看着就吓人”、”杀了我也不吃”……

我当然不会听信”异端邪说”,本来到厦门的初衷之一,就是好好打打牙祭,岂有不吃土笋冻之一。

司机把我放在了斗西路的湖滨南路口,其实是把我”扔”在了那边,因为他找不到那家”西门土笋冻”,于是我只能在35度的高温下,捧着个大相机,开始我的”漫漫征途”。问了几个人,路上的,可是听口音,也不像是本地人,有人指了个方向给我,结果走到了斗西路的头上,也没有发现……

厦门的门牌号码很混乱,有些号码是跳跃式的,有些甚至会一会大一会小,更气人的是,斗西路的对面,同一条路上的门牌却是湖滨南路,奇怪吧?

而且,厦门的门牌,有破折号,经常看到一家店前的门牌是34-3,边上则是34-4,光是这个34号,就能有几十米,这叫人怎么知道要寻的门牌到底有多远?

好不容易问了个老人,当地人,而且明显是”老土地”,听我一说”土笋冻”,就”哦”,声音悠长上扬,我知道我问对人了。老人家用手往反方向一指,说”沿着这条一直往前走,走到看到为止!”

我的妈呀,出租车就是从那里开过来的,可恶的司机,不认识地方,把我扔在了这里,本来就是起步费的路,结果把我越开越远了。想再叫车也没辙了,斗西路是单行道。

走吧,沿着斗西路朝南走,过了禾祥西路,然后是厦禾路,傻眼了,没有路了。记得我看过地图,斗西路的确就是条两个block的短路呀,怎么走来走去,看不到”西门土笋冻”呢?难道这玩意,真是传说中的一个老人挑的担子?

再问人,原来对街厦禾路的一条象弄堂似的小道,也是斗西路,于是穿过宽宽的厦禾路,继续走在斗西路上。同样是斗西路,不过一街之隔,却是天壤之别,北面的是个时尚所在,周围是新建的高楼和卖场,街宽热闹;南面的则是窄窄的一条,路边开着几家破破的面店,依然没有”西门土笋冻”的身影。

再往前走,是个岔道,于是再问路边的小店,这个”西门土笋冻”到底是在何方?店家用手一指”那不是么?”

“西门土笋冻”就在岔路的口上,不起眼的一家小店,小到只有半开间的门面,门口放着一只柜台,边上仅容店主通过,店堂里,放着一只冰箱,除此之外,就是块小的案板,店主与伙计两人,连转身都难。

如此的小店,总比肩挑的担子要好些,但谁会想到,这样的一家店,有如此的名声呢?以至于我寻踪觅迹地找来,还折腾了不少的冤枉路。

土笋冻分大中小三种,分别是两元、一元和五角,我要了一些,又点了只章鱼,白灼的那种,除此之后,店里就卖无可卖了。

有堂吃的,所谓的堂吃是门口路边的小桌小椅,我去对面的小店买了瓶啤酒,就是瓶直接喝,边吃边看路上的行人。

我很少用”名不虚传”这个词,因为大多数的东西,都是盛名在外,其实不然。特别在上海,很奇怪的一个现象就是,好好地打出了品牌,过不多久质量就会下降,生生把个好牌子给糟蹋了。

这个土笋冻绝对当得了”名不虚传”四个字,别的不说,一般的店,都是水多土笋少,无非象做果冻似的放几丝土笋下去,能够看得见就可以了。这里的土笋冻可谓货真价实,里面全是土笋。

土笋,到底是什么呢?看上去象蚯蚓,透明的、软软的,应该是腔肠动物吧,长在海里的。海里还有一种叫做”沙虫”的东西,有人说就是同一种东西,长的炒菜,小的做成土笋冻。

不管了,反正就是那么种怪怪的、海边才有的特产,胆小的人不敢吃,便与这种美食失之交臂。

西门土笋冻,很凉,那是放在冰箱里的缘故;很滑,那就是本事了,据说土笋冻很难调理,要用石滚辗压土笋,把内脏和泥沙都挤出来,漂洗干净后,烧煮而成。又据说烧煮很有讲究,烧得不够便凝不成冻,烧得过久则肉烂化水,没有嚼头……

我坐着慢慢吃,时不时有辆车过来,下来个穿着笔挺的人,买上一盘土笋冻,坐在一边大口咬嚼。车都是好车,至少在我看来,都是好车。

好象人们吃土笋冻都很快,可能是没有酒的缘故,有几个人见我笃悠悠边喝边吃,很是羡慕,戏说真该向我学习。

我边吃边看,很是享用,抬头一看,不禁笑了起来,原来我苦寻的”西门”,并不西边的城门,而是中山公园的西门,”西门土笋冻”,果不欺人也。

20070524-tusun_01.jpg20070524-tusun_02.jpg20070524-tusun_03.jpg20070524-tusun_04.jpg20070524-tusun_07.jpg20070524-tusun_08.jpg20070524-tusun_09.jpg

[上海]上海大厦新婚宴 八冷八热两点心

2
Filed under Shanghai, 梅玺阁食话
Tagged as , , , , , , ,

06/03/07
        周日,同事结婚,在上海大厦,上海大厦在外白渡桥堍,酒席在17楼,到底老店了,有点破败,不过露台景色绝佳,看来多年前洋人的址真是选得好。
20070603-supper_18.jpg
(油爆虾,用基围虾做成,很是入味,香、甜,可以打到8分)
20070603-supper_05.jpg
(目鱼大烤,卖相好,味道一般)
20070603-supper_06.jpg
(鸭肫肝,淡而无味,绝对失败)
20070603-supper_01.jpg
(鳗鲞,尚可,5分)
20070603-supper_02.jpg
(海蜇头,居然有沙,也太丢上海大厦的脸了)
20070603-supper_04.jpg
(这个简单,灯影牛肉,直接打开包装袋就可以了,也太蒙人了吧?还有一个枣子,照片没拍好,就算了)
20070603-supper_03.jpg
(黄瓜,于卖相味道都不行,不给分)
20070603-supper_07.jpg
(清蒸多宝鱼,卖相一般,味道一般,我于随后的周三也做了一回,比这好上几倍)
20070603-supper_10.jpg
(白灵菇,下面垫荷兰豆,中规中矩而已)
20070603-supper_11.jpg
(这个不错,大虾沾了面包精炸透,可以打到7.5分)
20070603-supper_12.jpg
(带鱼,一般)
20070603-supper_14.jpg
(鱼肚,其实味道和肉皮差不多,恕我眼拙嘴拙,我还真吃出肉皮来了)
20070603-supper_15.jpg
(黑椒牛柳)
20070603-supper_16.jpg
(这个应该是鲍鱼,和先前的那个白灵菇味道差不多)
20070603-supper_17.jpg
(海蟹,葱姜炒的,味道很好,新鱼,有肉头)

20070603-supper_08.jpg
(甲鱼汤,卖相一般,味道也不般)
20070603-supper_09.jpg
(栗子粉,和上海咖啡馆以及凯司令的,根本没法比)
20070603-supper_13.jpg
(肉酥饼,还可以)

[厦门] 游故地再遭雨淋 酱油水风味不减

3
Filed under 厦门
Tagged as ,

05/23/07
        又去厦门了,我最喜欢的地方之一,另一个则是成都,刚从成都回来,又飞厦门,真的很开心,当中隔了几天,那几天去了义乌和黄山,玩得也很好,以后有空再说。
        出门的时候,偷懒加扮酷,直接短裤加拖鞋,就上了飞机,其实上海的温度不高,而且飞机上空调很足,只能特地讨条毯子盖着。
        航程很短,不过一个半小时,机票倒要1090元,不过听说春秋有199元到厦门的座位,不知道服务如何。下午四点,到厦门,出机场,就有一股热浪袭来,暗自庆幸扮酷扮在刀口上。
        叫车,去酒店,厦门给我的感觉依然是那么干净那么好,据说厦门的环境质量已经从原来的福建第一下降到了倒数第三,不过光从感觉上看,还分辨不出来。
        厦门不堵车,至少对一个上海人来说,不堵。不多久,半个小时吧,到了酒店,办手续,入住,小憩片刻,就要寻食去喽!
        历史往往会重演的,国事、打仗如是,谁知寻食也是如此。还记得吗(可以参看以前的游记)?我大半年前到厦门,也是住在这个酒店,结果寻食路上,大雨倾盆,最终走到了一个叫做“阿发酱油水”的地方,从此知道有一种烹调方法叫做“酱油水”……
05/23/07
        上次离开那个地方,就觉得再找一次是绝对找不到的,于是这回出门前,特地上网查了一下,关于“阿发”的介绍很少,其中还有我自己写的,倒是那家“小眼镜酱油水”名声很大,其实名气太大的,未必就是最好的。
        出门,下雨,一如上一次。你说巧不巧,我的确存了故地重游的心思,难道老天爷也知道我的脾气?出门不久,天又下起了雨,我就又躲进了那条小路,沿着小路,走到了“阿发酱油水”。
        那里可是一点也没有变,阿发没有变,丝毫没有装修、翻造,完完全全的老样子,三教九流混杂在昏暗的灯光下挑食,空气中弥漫着沉沉的湿气,市民、亲切。
        也有变了的,边上的一条岔道,开着好几家类似的店,都冠之以“阿胡”、“阿X”之类的店名,这也不能说他们学“阿发”,估计当地人们的称呼就是如此吧。
        但肯定也是沾了阿发的光的,阿发生意一好,来的人多了,有人等不到位子就走了,于是就有人开了第二家,让性急不肯等的人吃,也自有一两只拿手菜,于是便立下脚来,这样一家两家的开,早晚会有一天,成为厦门的酱油水一条街。或许,仅仅是或许,也有我写文章的一份功劳呢。
        点菜吧,就算有我的功劳,别人也不知道,也不给我打折啊!叶子鱼是上海也有得吃的,舒友就有,这回的酱油水,就点那种比叶子鱼厚实点的吧,肉多一点,尝尝不同的口味也好。
        那种鱼叫“鲩米鱼”,服服员说只是发音如此,到底叫什么,她也不知道。她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觉得做酱油水的话,虽然肉多,却没有叶子鱼鲜美和入味,看来下次还是要吃叶子鱼啊。
        土笋冻当然是少不了的,我还记得上次的那个拼盘,土笋冻拼章鱼的,依然要了个拼盘,只是拼上来的只有章鱼的脚,没有身体,没有我喜欢的QQ的、圆圆的章鱼身体。
        看着水里的濑尿虾很鲜活,想到前段时间,嫱托人弄了点椒盐濑尿虾,每条都有很多的虾黄,吃得不亦乐乎,这回不妨来个现点现吃。
        结果白灼的濑尿虾,虾肉有点烂烂的,或者老板见我是外地生客,给了我点死虾吧。虾黄有倒是有,不过也是软软绵绵的,无甚吃头。
        吃得不过瘾,想加个海蛎煎,结果服务员推荐海蛎炸,就是一颗颗的海蛎,裹上加了葱和佐料的面浆,炸成酥松鲜香的颗粒,味道的确不错,只是这个东西上回就吃过,没有了“惊艳”的感觉。
        历史的巧合度,往往很高,可不,雨越下越大了,等我付了百把元出来,几乎看到空出租也拦不下来了,因为雨太大,根本就没有机会走到路口去伸手,哎,笨死了的我,为什么就不长记性,带把伞呢?
        当然,最后我总归回去了,否则就不能坐在这里写给大家看了,不过回去得也着实狼狈,等到了酒店,发现空调开得太冷,于是干脆关了睡觉,依然冷,把被子裹得紧一点。
        要命啊,半夜出了一身汗,热醒;隔日,热伤风。
20070523-supper_01.jpg20070523-supper_02.jpg20070523-supper_03.jpg20070523-supper_04.jpg20070523-supper_05.jpg20070523-supper_06.jpg20070523-supper_07.jpg20070523-supper_08.jpg20070523-supper_09.jpg20070523-supper_10.jpg20070523-supper_11.jpg

热线电话难打通 不懂装懂糊弄人

3
Filed under MAC/iOS

        从上周开始,我发现家中的iMac就不能获得IP地址,每次开机都无法获得,仔细检查了一下,好象是网口的问题,路由器上的灯不亮;不过,只要把网线拔一下,再插上去,就好了,我也不太在意。
        周日晚上,发现拔插网线根本没用了,于是换了几根网线试试,好在我本来就是网管,家中找几根网线总是不成问题的。然而,一连换了三四条线,路由器的端口灯始终不亮,看来是网口出问题了。
        打开terminal,输了个ifconfig进去,en0的状态是inactive,看来是有问题了。于是将iMac重启了一下,切换到Windows状态,右下角的网络连接标志赫然打上了个红叉叉,网口的确是废了。
        保险起见,仔细地检查了协议和驱动,都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毛病肯定是出现在网口上了。好在我还有无线网络,于是打开802.11,照样上网,只是局网上的文件传输,速度慢了点。
        第二天,周一,上班。在网上找到了苹果中国的800热线,想要问问维修的过程,接电话的告诉我,必须在电脑边上,提供了序列号之后,才能提供进一步的帮助,我说我只不过想问一下如果真的坏了,该怎么办,那人说等你到了电脑边再说。那人还告诉我,热线电话到晚上九点,我心想苹果的服务还是不错的嘛!
        苦难开始了!
        下班,回家,六点。由于手机无法拔打800电话,只能上网另找常规电话号码,找到了,用手机拔过去,依然是问候语,照着语音提示按了两下2,就听语音提示说“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线上,请稍候”,接下来便是音乐了。
        这段音乐,我听了几十遍,足足等了半个小时,我自己也很佩服自己,居然会有这么好的耐心,去等这个电话,因为我的确很想知道苹果到底打算怎么来修好我的网口。
        终于有人接电话了,是个男生,打了个招呼后,要我别用上海话,真是气人,你说在广州可以用广东话,在成都可以用四川话,在上海就偏偏不能用上海话……
        反正普通话我也能说,在核对了序列号之后,告诉那人,我的网口坏了。以下就是全部的对话了。
我:我的网口坏了。
苹果热线:请问先生,你怎么知道是网口坏了呢?
我:是这样的,前几天呢,我只要拔插网线,就能用了,现在路由器上的端口灯也不亮了。我在terminal下用ifconfig查,说是inactive,我切换到Windows,网络显示未连接。
苹果热线:我们是不用terminal来判断的,我们需要用苹果自带的工具确认一下。先生,你能配合我做一些检查吗?
我:好吧,你说用什么工具?
苹果热线:先生,你按屏幕左上角的小苹果,再进入System Preferences,选择网络……(说了一大堆,就是让我renew一下DHCP),请问,现在可以上网了吗?
我:不行。
苹果热线:先生,你的意思是不是你不能上Internet了?
我:(我有点生气)废话嘛,网口坏了,怎么上?
苹果热线:先生,你是怎么上网的?
我:(我被他绕进去了,其实我根本不用回答的,因为可以根本不去考虑WAN的问题,先把LAN解决嘛)ADSL啊!
苹果热线:先生,这样,你把网线拔下来,直接插到ADSL Modem上试一下。
我:有这个必要嘛?
苹果热线:试一下吧,我们不是要努力找出问题来吗?你还是打开System Preferences来……(又“教”我一遍怎么设置PPPOE,我早忘了ADSL的用户名和密码了,于是到路由器上去找,热线那边已经傻眼了,教不下去了,于是我自己来,从路由上获得了用户名和密码,再设到iMac上)
我:如果客户不懂电脑怎么办啊?你也叫人这么折腾?
苹果热线:(斩钉截铁地)教!
我:哎,你说有这个必要吗?我ADSL Modem的灯也不亮哎!
苹果热线:那你现在能上网了吗?
我:(快出离愤怒了)你说能不能上网啊?灯也不亮怎么上啊?
苹果热线:(电话中响起了音乐,那边把电话hold住了)先生,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我:算了。
苹果热线:先生,你有没有别的电脑啊?我们再试一次。
我:怎么试啊?
苹果热线:你把苹果机和别的电脑用网线连一下,不过,你要设一下IP地址,你打开……
我:(被我打断了)我打开什么呀?两台机器对连要用对接线的。
苹果热线:(没听懂)不用那个“什么线”,你只要把网线从ADSL Modem上拔下来,接到别的电脑网卡上就可以了。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声音提高八度)你到底懂不懂啊?常规的网线怎么接啊?
苹果热线:(又给我听音乐了,这回稍微快一点)对不起,先生,让你久等了。对,一般的线不能用,你有那个线吗?
我:(实在没兴趣和他废话了)我有的,但没不想再试了,明确地告诉你,我的网口坏了,应该怎么办?
苹果热线:先生,你不试一下,我们没办法确定毛病啊,请你配合一下好不好?
我:配合?我配合到现在了,这已经足够说明是网口坏了,还要什么配合啊?
苹果热线:(算是赖上我了,非要我试一下)请你配合一下。
苹果热线:(重复了很多次)请你配合一下。
我:(最终还是找来了线,试了一下)插好了,灯不亮。
苹果热线:我们来设一下IP……
我:(被我打断)还设啊?你是不是学电脑的啊?你会修电脑吗?
苹果热线:(那么也架不住了)这样,先生,你拿过来让我们试一下吧。
我:还试?这么说的,如果真的是网口坏了,修一下要多少时间?
苹果热线:这个不清楚,要试了才知道。
我:你就只会“试”啊?
苹果热线:这个我真的不知道,要看到机器才行……
        到此为止,我的确是没兴趣再和他说下去了,于是问清了维修处的地址,过段时间空一点,跑一次吧。
        好好的苹果,到了中国,价格贵不说,售后服务还这么差,这样的热线,难怪要让客户等那么长时间,听那么多音乐了。
        我一直想,对于售后服务人员的培训,将是未来的一个亮点,记得和联通打交道也是,那些个热线小姐,除了会一个劲地说“对不起”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了。
        学国外的硬件很容易,拿钱买就是了;学国外的软件很艰难,因为经过了特殊的岁月后,秩序已经乱了,要先整理好了秩序,才能一步步朝前走,然而现在的问题是:越理越乱了。

[上海] 乐摩一族总率性 黑白两色也风流

1
Filed under LOMO, Shanghai
Tagged as

        自从三年前,在成都的锦里,初次看到lomo以来,一直关注这种摄影表现形式,前几天为了给豆豆寻找六一礼物,又中毒一回(嘘!不要告诉豆妈,其实也没多少钱啦),于是决定先用photoshop模仿一下黑白色调。
        这些照片,是昨天下午,用Nikon D100/60mm 2.8D/18-200mm 3.5-4.5D和Lumix FX-07两台相机拍的,用PS转换成黑白色调,再切成方的,然后调整了一下对比度和亮度而已。

20070604-lara_01.jpg
(这个就是豆豆的新武器,叫做“数码果冻”,别看是个小玩意,可是个真正的数码相机哦,分辨率130万像素,还可以拍视频呢,小豆子着实厉害,已经会自己在电脑上倒照片了,也会操控相机的菜单,刚才和豆妈说,是不是给豆豆买个lomo相机,但是觉得她不会有“节约底片”的概念,想想我们以前学摄影的时候,如果能把36张的底片,拍出38张来,就是同学们的翘楚了,若是谁能拍出40张,那绝对是众人景仰了)

20070603-shanghai_11.jpg20070603-shanghai_10.jpg20070603-shanghai_09.jpg20070603-shanghai_12.jpg20070603-shanghai_01.jpg20070603-shanghai_04.jpg20070603-shanghai_08.jpg20070603-shanghai_07.jpg20070603-shanghai_13.jpg20070603-shanghai_05.jpg20070603-shanghai_03.jpg20070603-shanghai_02.jpg20070603-shanghai_0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