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86]腰果雞丁 vs. 宫保雞丁

有朋友問我對近日事件的看法,我想了一想,我又不懂政治,我衹知道喫。
但是,喫,也是有道理的。
我進了個餐館,進餐館的時候,老闆對我說:「想喫什麼,隨便點!」,我記住了,你說的是「隨便」。
我喜歡喫腰果雞丁,腰果香香的,雞丁嫩嫩的,炒在一起,勾一個薄薄的喫不出來的芡,又明亮又好看,於是就點了個腰果雞丁。可是老闆硬要給我喫宫保雞丁,那就有些可以說道說道的了。你不用給我說宫保雞丁有多營養,也不用給我說宫保雞丁的歷史傳承,更不用給我說宫保雞丁比腰果雞丁好上多少,你既然說好了「隨便」,那不管宫保雞丁有多好喫,我也有不喫的權力。
再換回來,這回我是老闆了,你點了個腰果雞丁,那我就去炒,這沒問題吧?你讓我炒腰果雞丁的,是不是?好,起油鍋,放雞丁,放腰果,結果端上來給你,你非說我上的不是腰果雞丁,而是宫保肉丁,這我就不能同意了。是的,在一百粒腰果中混入了一粒花生,在一百塊雞丁中混入了一塊肉丁,多了一粒花生一塊肉丁。
你說不愛喫花生和肉丁,這沒問題,用筷子挾出來不就是了?可你偏要用勺子,一勺子臽去花生,一勺子臽出肉丁,好,半盆子沒了,你就拒絕買單,甚至要我關店。這道菜的確有欠缺之處,但這還是道「腰果雞丁」,而不是「宫保肉丁」,你這樣就要我關門封店,未免太霸道了吧?
然後你指責我,說我的花生和肉丁是轉基因的,問題是誰說過轉基因不能做菜了?你自己還是从小喫轉基因宫保肉丁長大的呢,到了我店裡,就一粒花生一塊肉丁你就受不了了?
各位不要過度解讀,我這衹是把侯震喫腰果雞丁的故事,寫成了文字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