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是美食中的一個永遠的話題,什麼東西老了就不能喫了,什麼東西越老越好喫,都有講究。大多數的蔬果,都是越嫩越好,但也不盡然。薑是老的辣,甘蔗是老的甜,菱是老的糯。至於動物,童子雞固然鮮嫩,但放到年亱的雞湯,還非老母雞不可。又有上海人最喜歡的大閘蟹,乃是越老越壯的。
  老有老的好處,但要老得恰到好處,老得不合時宜,便惹人嫌了。我有一個朋友在甲魚賣得最好的時候毅然下海,到農村找了一個地方,與鎮政府說好修路建橋讓他的甲魚可以運出去,又高價買了甲魚苗來養,無奈找了一個工程師是“半吊子”,以甲魚還沒有長成時,就下了大量的鈣粉,結果一個個的硬殼長實,個子卻再也不大了,全都成了“小老頭”,後來,路也沒修橋也未建,再後來,人家的甲魚賣得比他進貨時的甲魚苗還賤,這筆生意算是虧定了。
  所以,該老的時候才能老,老也要有老的樣子。若是還沒長成就老了,那是“未老先衰”,若是老了沒有老的樣子,那就是“為老不尊”了。至於老了就要擺老的派頭,叫做“倚老賣老”,看來看去,好象還只有“不服老”才稍稍帶有點積極的意思。
  人是會老的,老了怎麼辦?是一個好問題。
  我一直說,人要有興趣有愛好,那樣的人才不會老,才不怕老。有人說,沒問題啊,我天天去跳廣場舞,我說那不叫興趣愛好,那至多只算是有規律生活罷了。你去跳了幾年廣場舞,從來沒有考慮過怎麼樣可以把廣場舞跳得更好,也沒考慮過怎麼樣跳才能讓身體更協調更適應,更沒考慮過寒冬的凌晨,穿裹得象個熊一樣在高污染的環境下的跳廣場舞到底對身體好還是壞,那根本就不能算是興趣愛好,那只能算是當年跳了忠字舞的後遺癥罷了。
  麻將,倒其實是可以算個興趣愛好的,因為每一個愛好打麻將的人都會天天考慮怎麼樣可以不輸牌,如何才能看透別人的牌路,又如果才能不讓別人看出來,如此的斗智斗勇,只要在不影響經濟的前提下,還是相當有益腦力進度的愛好。
  燒菜,不是興趣愛好,特別是那些天天有兒女孫兒女外孫兒女等著要來喫的,哪怕燒得再好喫,也不能稱之為興趣愛好,沒有交流便不能發展,外加是為了“完成任務”,怎麼能算是興趣愛好呢?
  攝影,當然是興趣愛好,必須承認,有一大部分的老年攝影人,還是很好地在玩著的。當然,更多的老年攝影人,無非是在間接反映兒女的收入罷了,有人一定會說,我的相機鏡頭是用退休工資買的。我想說的是,如果你的兒女收入不好,買不起房子,還和你住在一起,他們也請不起保姆阿姨,乃至他們的孩子還要在你那裡一日三餐,你就算買得起相機,你也沒精力出來拍照。那些單反炮筒,連年輕人扛著都累,老年人真的沒必要湊熱鬧成群結隊去顧村拍櫻花。一定有很多老年人不服氣,說我的相機有多好多好,我花了多少時間拍了多多少少張照片,那麼我告訴你,攝影其實就是你前幾十年審美的總和,如果你連手機拍照都不會,我真的很難說你是個攝影愛好者。
  然而,就象食物有老嫩一般,攝影也有好壞,退一萬步講,你就算拍得再差,但只要你整天捧著相機到處去走,那也至少有一種愛好了。打麻將不會永遠都輸的,但是拍照還真能永遠拍不好,不過這個話我不告訴你,你願意玩就去玩吧,總比坐在家裡發呆的好。
  如果你還年輕,那就趁年輕,培養一個興趣愛好吧,哪怕是攝影,從現在培養起來,等你老了,還真有可能拍得不錯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