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眼镜大排档

在“阿发”吃了一顿,上网查一下“酱油水”的来历,于是在“点评网”找到了一家叫做“小眼镜”排档的地方,排在口味榜里,排名还相当靠前。于是,中午打了个电话定座,对方听我只有一个人,有点淡淡的,不肯定位,说什么“到时来有位子的”,在我的坚持下,定了一个位。下午睡了一觉,醒来就叫车直奔“小眼镜”。
“小眼镜”在一条小路上,我大约是六点半到的,果然已是座无虚席,要不是定了位,肯定是吃不到的了。
依然是站着塑料筐前点菜,没有看到土笋冻,于是随便点了几样。网上说“蒸鱿鱼”是特色,就要求来一份;服务员问我要不要“海瓜子”,一看,就是我喜欢的“薄壳”,也要了一份;看到厨房的人拿了个炖盅,把蛏子一个个塞进去,觉得好玩,也要了一份;最后因为“阿发”的叶子鱼好吃,就要求也来一份酱油水,服务员推荐了一种怪怪的鱼,说是十五元四条。
依然没有问价钱,网上说“小眼镜”的价格低得离谱,这回我又带足了钱,不怕。
这回,没有沿街的位子给我坐了,从后面上楼,倒是有房间,一间四桌,还有空调,内带卫生,算是很高的待遇了。
桌上摆着一碟黄豆,是送的,也是用肉烧出来的,但是味道没有“阿发”送的花生好。
菜很快就上来了,蒸鱿鱼其实也是酱油水,鱿鱼很白,也很嫩,味道倒是还不错。
等薄壳上来,兴高采烈的挟起就吃,这玩意,上回在珠海吃了,念念不忘,又经《中国饭店美食之旅》的吴昌寿先生点拨,更是朝思暮想,不料在此撞见,当然要一饱口福。挟一起一堆往嘴里塞,不料却把我着实辣着了,这哪是厦门菜啊,上面堆着红辣椒,辣味直冲喉咙,呛得我几欲流泪。
仔细地看了一下,又试探性地挟盆边的吃了几个,发现盆边的不辣,想必是炒好后,上面放葱放辣椒,再用热油淋的,于是挟起辣椒,再匀匀地拌了一下。再吃,果然味道好许多,酱油加糖炒的,有咸有甜。
味道虽然好了,东西却还是不怎么样,关键在于“薄壳”太小了,没有肉,炒呢,又稍微过头了一点。也难怪,这么小的薄壳,放在“炮台”上炒,当然一入油就老了,细细想来,小眼镜的便宜口碑不是没有道理的,用料便宜了,价格当然就下来了。
蛏子,在网上见到有人称之为“观音舌”,这也未免太过份了吧?我一直觉得哪怕是“佛手瓜”,起得也有点过了,岂不料还有如此厉害的,不服不行啊!
插蛏,就是把蛏子竖地插在炖盅里,然后蒸熟,炖盅里会以有小半盅的汤,很是鲜美。不过,蛏子稍嫌瘦小,而且还有泥沙,这玩意看来很是简单,不妨回家后,做一次试试。
最后的酱油水鱼,端上来只有三条,说是“大的话,就是三条”,鱼很干瘦,远没有昨晚“阿发”的好吃……
这顿饭,连一瓶“劲酒”总共55元,着实便宜得有些出乎意料,但从味道上讲,如果阿发可以打到80分,那么小眼镜只有刚刚及格。
我有时在想,有句话叫做“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想添一句“盛名之下、何得至味”。
20060804_supper_i_01.jpg
20060804_supper_i_03.jpg
20060804_supper_i_04.jpg
20060804_supper_i_05.jpg
20060804_supper_i_02.jpg
20060804_supper_i_06.jpg
20060804_supper_i_07.jpg
20060804_supper_i_08.jpg
20060804_supper_i_09.jpg
20060804_supper_i_11.jpg
这个就是插蛏,蒸的,顶上有点干了,我想不妨可以盖上盖子炖,或许可以好一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