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御花园半例点菜 说打荷究竟何物

  中山公园里面的饭店,叫做“御花园”,我译作Royal Garden Restaurant,二楼顶上的露天席很“小资”,但是天如果再热下去的话,肯定象烤炉。

  味道一般,有好有坏,只是白灼牛百叶和豉汁蒸排骨两道,压根就没酥,所以根本咬不动。

  烤乳鸽很不错,22元一只,不比唐宫的差;而唐宫的也不比广州沙田的差,看来广州沙田真是徒有虚名啊!

  菜单上写的,居然是“半例”,价格可见一斑,菜单反正有什么“大中小点一律X元”的字样,只是菜单上的全是“特点、超点”之类。

  吃的人很多,要拿号,要等。

  最后看到店里招人,不知道“打荷”算是啥职务。


冰镇芥兰,醼芥末吃,好玩而已。


猪青肉,一人一小条,如吃“人参果”般,而且是猪八戒吃的。


蛋挞,没有避风塘的好。


虾饺,也没有避风塘的好。


糯米卷,极其一般。


凤尾虾,倒是不错,外有芋泥裹包。

[上海老店]燕云楼价值几何 国营店真该私营

  前几天买了一本书,叫做《上海百年老店》之类的,具体的书名不记得了,反正记录了一些上海的老店,买这本书的时候,是打算按图索骥,去把上海的百年老店都吃一圈的。结果无奈的是翻看书一看,好些店都“关停并转”了,比如说“珠江酒家”、“莱茜饭店”等等,于是将要求降下来,也算发起一个行动──吃一百家上海老店,要求这些老字号在改革开放前即已存在。

  燕云楼,小时候经常去的,直到听说燕云楼的师傅被南伶酒家挖走之后,便改弦易辙了;再后来,我们连南伶也忘了。

  有一次,商务宴,在南伶,再也没有丝毫的名家手笔,哎惜一声。

  于是,我又“发现”了燕云楼(http://www.yuleshow.com/weblog/2008/07/post-14.html),再后来,与好友多次在燕云楼聚会,享受着国营的服务与国营的美食以及国营的价格,不亦乐乎。

  这回,女儿生日,无奈小女不喜欢吃什么东西,考虑再久,女儿提议吃顿烤鸭,于是阖家欣然前往。

  上海有三家燕云楼,总店在广西北路,宝大祥大楼的八楼和九楼,八楼大堂,九楼包房,十楼是洪长兴,两只很小的电梯,所以高峰时段,着实要有一点耐心。出得电梯,我见一中装打扮的姑娘,面容姣好带笑朝我迎来,我便告之预定的包房名称,谁知那人转身即走,原来不是服务员,而是站在电梯口迎宾的新娘子。得罪,得罪。

  怎么说呢,典型的国营店;包房挺大挺漂亮,叫做“琉璃厂”。但是地上有个烟头,玻璃许久未擦,电视不能播放,空调不能制冷,地面大理石破损,椅子有高有低……

  好好的店,破败至此,只能扼腕(长叹倒不至于)。

  味道有好有坏,国营就有这点好,你永远不能预测菜肴的水平。说味道好推荐朋友来的,往往很不好意思地说“上次我吃的时候,味道真的很好的”;有过不好记忆再被人拖来的,常会说“咦,这次的味道好起来了嘛”,吃国营店,要有买股票的心情。

  点菜,冷菜中有一半以上是没有的,弄到后来,只能说“你先说有些啥吧”,即便如此,点下去的单子,及至上菜,服务员说“不好意思,今天这个没有了”。

  贴一些照片,直接看吧,有些菜每回都点,可以参看以前的文章(http://www.yuleshow.com/weblog/2008/07/post-14.html):


糟卤毛豆


酥蹄也是每回必点的,但是质量是每次都不一样的,而且就连切肉的刀,恐怕也不是常磨的。


酸辣菜,挺爽口。


醉蟹钳,典型的宁波菜,味道倒是不错,钳肉也很饱满。


燕云楼的烤鸭还是很好的,贵在便宜(很拗口的四个字),88元一套,比鸭王、全聚德便宜好多,而且没有什么“金牌”、“高级”的之类花哨然而更贵的选择,只此一种,爱吃不吃。


韭黄炒鸭丝,我不食韭,无从评起,但是卖相一般,汤水太多。


炸鲜奶,每回点,每回的颜色都不一样,与新雅比起来,到底差上许多。


果汁鱖鱼,价格不菲,其实就是茄汁加糖水菠萝的糖水,鱼够新鲜,但是这样的卖相也太过夸张了吧?


干烧四宝,每回都点的菜,质量没有一次是一样的,有时太干,有时太湿,这回的东西,都没有炸透,竹笋是久冻的,没有骨子。


干贝扒津白,极其一般,干贝太小,津白太老,没有鲜气。


北京炸酱面,酱的照片没有拍,这是面和上面的茭白丝,味道相当不错。


秘制鸭架汤,其实无非鸭架烧白菜,如果不要汤的话,可以将鸭架子带回家去,建议还是带回去的好。


凯司令的栗子蛋糕,全上海硕果仅存的唯一一家会做“正宗栗子蛋糕的店。用郭德纲的话说“上海的栗子蛋糕,解放前有几十家会做,在经过几代美食家、点心师的努力之下,现在只剩一家了”。

[印度]寻荤肉终偿所愿 乱污糟食不知味

  在印度呆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已经彻底“傻”掉了。没有肉!没有肉!特别是在到了Varanasi之后,我住在祭坛前,附近所有的店都是vegetarian restaurant,在隔天被autorickshaw司机送错目的地之后,我误打误撞地发现在这家店。当时,就是第一张照片中央的那个人,拿着一支长签子,签子上叉着两只很小的鸡,他正把签子放进炉膛里去烤。

  这家店就在Varanasi的火车站正对面,照片上都有GPS信息,如果有朋友想找的话,很容易。隔天我看到那些烤鸡的时候,发现烤鸡外涂着大红色的酱,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反正,我很想吃鸡,真的很想。于是,第二天,我特地叫了车,赶到了这里。

  与中国的火车站的店一样,这里是一片混乱,全是穷人,看得出来,就没有一个穿着得体的。当然,穿着最不得体的,恐怕就是我了。我穿着短裤、人字拖,印度人很少穿短裤,更何况我的短裤是“四川(穿,四面穿洞,也就是破的)的”。

  点了一份chicken butter(half),算是最贵的东西,环顾四周,别人全是点一盆像酱一样的东西,用饼蘸着吃。

  没有啤酒,只能叫一瓶可乐,在印度,公开场和不准饮酒。

  饼是不要钱的,或者说是“畅食”的,也或许我点的比较贵,可以“畅食”,反正有个人捧着一个竹篮子,每过几分钟过来问我要不要饼。

  我的东西等了大约半小时才上来,红红的一盆,放着两块黄油,我算明白了,所谓的chicken butter,就是上面放两块butter而已。

  我真的很佩服印度人,他们可以把素菜做出荤味来(我在Bangalore上过一次当),但是他们更有办法把荤菜做出素的味道来。这盘鸡,如果让我闭着眼睛吃,我绝对不会说是鸡,没有任何juicy的感觉,只有硬、干、辣,哎,好不容易找到荤的,却全然不是荤的味道。

  付账的时候,付了五六十卢比的小费给最前面那个送饼的,可谓“千恩万谢”,拍了圈照片,死了在印度寻找肉食的心。


(醃菜,那红颜色的不知是啥,可能是芒果,奇酸)

20090305_125421-HD1010.JPG
(印式的口香糖,小冰糖粒加小茴香,味道很好)

笑图二则


不知道哪位大手笔的发明,”淮扬“和”龙井“有关吗?


在碑林举行的时装发布会,模特头顶大雁塔、城楼的模型,这样的时装设计,中国时装永远也别想走出国门。呀呸,你要穿成这样,连家门也别出去了。

欣闻戏曲大串演 斗胆代拟庆功宴

传统节庆戏曲大串演《白蛇传》

时间:2009年5月27日 19:15

地点:天蟾逸夫舞台(福州路701号)

票价:380、280、200、120、60 元

一、评弹《游湖》郭玉麟、吴新伯

二、越剧《订盟》傅幸文、丁小娃

三、昆曲《端阳》沈昳丽、翁佳慧

四、京剧《盗草》吕琳

五、评弹《水斗》范林元、倪迎春、黄嘉明

六、淮剧《断桥》梁仲平、邢娜

七、越剧《合钵》王杭娟、孙建红

八、京昆《倒塔》上海戏曲学校

京、昆、越、淮、评弹:大结局

优惠政策

兰韵雅集会员购买正价票,可享受9折优惠。

订票电话:021-64377756(周一至周五10:00-17:00)

咨询信箱:shkunopera@126.com

购票地址:中山南二路295号二楼演出科(地铁四号线大木桥路站)

—————————————————————————————–

为了配合艺坛盛事,梅玺阁主特推出庆功宴一席,以14人一桌为准(前七折演员正好),若戏迷感兴趣,敬请联系。(注:尚未寻到有能力承接的饭店)

  • 茶水:雨前碧螺春、茉莉花茶、三炮台(每人一杯,任选,可续水)
  • 前菜:苋菜梗一碟、苏式熏鱼一碟、茴香豆一碟、(水)暴肚一碟(蘸酱随付)、水晶肴肉(镇江醋随付)、腌喜(毛)蛋一道
  • 热菜:霉干菜烧肉一道、蟹粉狮子头(每人一盅)、清蒸臭豆腐一道、响油鳝糊一道、扬州干丝一道、草头圈子一道、清溜河虾仁一道、溜黄菜一道、烤鸭一只(配饼每人一张,酱葱随付)、时蔬一道
  • 另具:涮羊肉一套(紫铜炭锅,每桌羊肉精肥各八两,粉丝一盘,菠菜一盘)
  • 汤:鲃肺汤(每人一盅)
  • 点心:三丁包(每人一个)、卤煮火烧(每人一个)
  • 饮料:老北京豆汁(每人一杯、不配胶圈)
  • 酒类:绍兴上品女儿红一坛,北京红星二锅头精品装一坛

[上海闲话] 大食代闹大笑话 洋勿洋来腔勿腔

  日前与女儿去古北家乐福大食代吃铁板烧,见到如此一个挂牌,如果上海话如此来推广,我看还是废了的好。

  

吓死人的海报,上海话不是这么写的。“伐要”是不要的意思,可以写成“勿要”;“好吃额”是“好吃的”,可以写成“好吃呃”;“了还”是“在”的意思,应当写成“嘞嗨”,两个像声字,而“嗨”与沪音“海”同,“还”与沪音“咸”同,大不一样了;“各得”是“这里”的意思,有标准写法,为“搿搭”。

  另外,“米道”是“味道”的意思,只好写作“味道”,“就么了”的“么”是“没”的意思,也只能写作“没”。

[7086] 金书记有新指示 一定要学好电脑

  上图由我翻拍于《vista看天下》第12期,看样子,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真的要开始搞互联网了。

  在网上查了一下,对于朝鲜,有两种称法,一种是“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另一种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不管哪一种,都有“人民”和“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