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7

[登封]饭店司机陷阱多 少林景区待整顿

1
Filed under 登封
Tagged as ,

(11/11/07)

  一早起来,出门,打算坐长途车去少林寺,昨天晚上查了一下,发现还有一个古墓博物馆在洛阳,心想可以去看看。出了如家的门,在右首的一家饮食店吃早餐,Ken去买了鸡蛋饼的什么来,有说有笑。

  如家门口的早停着六七辆出租车了,其实司机早就”铆”上了我们,由于人多,我在饮食店和如家招呼同事,司机就来和我攀谈。两个女司机极力劝说我包车去少林寺,说是长途车都是黑车,要开三四个小时才能到,在征求了同事们的意见后,讨价还价(其实只有讨价,没有还价)后说定200元,先去洛阳古墓博物馆,再去少林寺。

  司机一口咬定来回路桥费要40元,根本就没赚钱,听着很新鲜,难不成是当了雷锋了,及至同事们都吃好早饭,我们要了两辆大一点的捷达车,结果和我谈价钱的女司机不乐意了,意思价钱是她谈的,生意却让别人做,其实我在价钱的时候,他们一群人六七个你吹我唱,我哪里知道谁是哪辆车的主人?想想路程也不近,我当然要大一点的车,坐着舒服,也安全。

  游了古墓博物馆,出来已近十一点,奔赴登封少林寺。由于受了隔天”洛阳如家在乡下”事件的”惊吓”,我担心司机会把我们送到乱七八糟的酒店去,于是路上就拨打了携程的热线,定了登封鹿鸣山庄的房间。

  车行两个小时后,车到了少林寺的入口处,难不成要我们拖着行李去玩少林寺?总要先把我们送到酒店才行吧?这时司机发话了,说是登封还有20公里路,来回要40公里,他们不去,说来说去,要我们加付30元钱一辆,其实若让他们安排酒店,恐怕早就高高兴兴地开过去了,这分明就是刁难嘛,看准了我们总要先把东西放掉才能玩,摆明了在这节骨眼上”就地加价”嘛。

  和司机讨价还价,依然没得商量,虽然路边的牌子上写着登封还有9公里,可两个司机坚持要二十多公里,坚持要加30元,无奈之下,只能”从”了。路上,司机说住在登封没意思,还不如玩好了少林寺,直接奔郑州而去,这种司机,难道我还敢?

  鹿鸣山庄很大很漂亮,也很规范,建议朋友们以后可以租住。从鹿鸣山庄出来,司机说少林寺里的东西很贵,一个泡面要15元,于是把我们送到了少林寺外的饭店,结清车钱,告一段落。

  饭店一排,有四五家,我们找了一家好上去比较干净的,店主迎入包房。当然由我负责点菜,索来菜单,看看价格倒还公道,鸡汤20元,红烧肉20元,于是各要一份,谁知店主均告无有,说还是跟着他到厨房点菜比较好,于是随行。

  厨房倒也干净,放着七八个大盆,都用清水浸着各种蔬素,看了一下,有蘑菇一盆,野菜一盆,其中有一盆白白的,麻将块大小,象豆腐看着又比豆腐光滑的东西,问了一下,说是银杏(白果)制成的豆腐,索价60,作罢。再问了几个菜,店主推荐野菜炒肉丝,问了价钱,也是60,亦作罢。问来问去,原来这些盆中的全是”好货”,都是”山上采来的”,都是”炒肉丝”,都要”六七十元”,我是吃肉的,肉丝不过瘾,问店主能不能换成肉片,结果店主说”我们没有肉片,只有肉丝”,最后我只要了一盆18元的蘑菇炒肉丝,反正其它菜单上看似便宜的菜,都是一概没有。

  我和同事说了,大家觉得简单点算了,没有必要吃那些”野味”,于是我要了菜单上3元一碗的鸡蛋面,结果店主告知这个面要卖5元一碗,因为是以前的菜单云云,反正来也来了,再走出去看来行不通,只能让他就地涨价百分之六十六了,我还要了一份番茄炒蛋,总算这道还有。

  及至菜端上桌,肉丝极细极短,而且是要找的,眼睛好的朋友,才能勉强吃到几根,这倒也罢了,无奈所谓的鸡蛋面,极有可能用了一个鸡蛋,做了六碗面出来,其中的鸡蛋小到每碗只有三五粒,而且真正的是要用”粒”这个量词。

  吃到一半,店主进来问我们是不是记者,很奇怪。我们告之不是记者,于是店主说虽然我们吃得便宜,但是他的服务还是一定要到位,说他的店离少林寺还有几公里,不管吃多少钱,都可以享受接送的服务。果然,等我们吃完,门外就已经停着一辆小面包,等我们上了车,店主上前”说明”。店主说来回的车子都是免费的,少林寺的门票是110元,我们六个共是660元,说司机会替我们买,等到我们玩好了少林寺,再把钱给司机就可以了。

  我倒并不担心少林寺的门票是不是110元,想来这也不至于提价销售,我担心的是游完少林寺,以被”免费”给拉回了饭店,于是我就留了一个要摆脱这辆面包车的心思。车出发后,司机问我们开了什么车了,我说我们并没有开车来,司机很是诧异,于是拿出手机打,虽然说的是当地土话,但我的语言天才顿时发挥超常,原来司机是要找个导游给我们,最最关键的,就是要”看住”我们,免得我们跑了。

  电话挂掉,司机说少林寺的导游要100元一个,他给我们找了一个,只要30元,我当场揭穿了他,告诉他我们不要他替我们买票,也不要导游看住我们,结果司机把车开到了一个停车场,指着一条小路说”从这里走过去就到了”,便把我们赶下了车。

  从小路上走下去,是一片农田,只有蜿蜒的一条小道,根本就望不到少林寺的影子。最最”戏剧性”的就是,农田里居然停着一辆面包车,司机看到我们,说了句”就是你们啊?上车吧!”

  车子沿着羊肠小道开,终于到了少林寺的门口,这段路,恐怕的确有三公里,下了车,司机说你们等一会,我去找导游。我表示我们不要导游,他说”你们不是和那辆车说好的吗?”,我告诉他我们并没有和那辆车达成任何协议,由于我看到了少林寺门口的电动车价格是5元一个人,所以我告诉这个司机我们给他30元钱,按照电动车的标准付,这件事就算是结束了。其实,”结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司机说”你们不能这么走了,这样不行的”,居然露出凶相来,司机说他陪我们进寺,进了寺把门票钱给他,这件事才能”算了”。

  我也不是省油的灯,好在最近剃了个光头,气势吓人,一看周围游客众多,谅他不敢撒野,也对他瞪起眼睛,告诉他”就这三十元”,别的一概不管了,这时为我们”特聘”的导游也到场了,两个人口口声声说要我们”履行诺言”,我则扔下了三十元,一走了之。

  少林寺的门票其实是100元一张,当然加上摆渡到路口的电瓶车,也可以算是110元,买完了票,进少林寺玩,还是不错的感受。特别是看到了少时电影中的塔林,很是兴奋,后来才知道少林和尚救唐皇的时候,其实还没有塔林,电影《少林寺》是骗人的。后来我还”很可爱”地去问管塔林的和尚”海灯法师的塔在哪里”,结果被告知海灯法师根本不是少林弟子,反正我小时候是被骗了。

  在少林寺里,看到有修建功德堂的告示,并且能够有机会让1596人在功德堂建延生牌位,条件是这1596人的捐款额,得排到捐款名单的前1596名,换言之,这是”牌位拍卖”。少林寺的大殿西墙上,居然还有”办证”的广告,也算是叹为观止了。

  从塔林出来,有人拿着彩页上来兜生意,说是附近有个游玩地点,说是挺远,自己自不到,不过只要花十元就开车送我们去,彩页上的风景很漂亮,可是我们之中有两位同事衣服未添,颇感凉意,就不打算去了,我问那人能不能付五十元钱,送我们到鹿鸣山庄,然而那人不肯。

  于是走到电瓶车那里去,路上看到有摄影摊,有A4大小的样照,边上写着”15寸大照片,18元一张”,问摊主15寸有多大,摊主指着A4的样照,说”就那么大” 。

[洛阳]排照片煞费苦心 打印机牛人绝招

2
Filed under Geek, 洛阳
Tagged as ,

(11/10/07)


(好多朋友说要看看我现在的样子,好吧,放张照片上来,Scott Yao摄于龙门石窟)

从广化寺出来,直奔龙门石窟,已经下午二点四十分了,心中暗骂出租司机无良,带我们去广化寺”引颈”。

龙门石窟很是漂亮,特别是宾阳洞中的协侍菩萨,真是婀娜多姿,风华绝代。当然,对于龙门石窟的介绍,我不写了,一来我也是门外汉,不要不懂装懂,二来龙门石窟的资料遍地都是,感兴趣的朋友,只管自己找来阅读就是了。我想说的是好玩的事。

走进龙门石窟的大门,走不多远,有一面墙,墙上贴着解放以来中外名人参观龙门时的照片,从最右上角的黑白照片开始,到最左下角的法国总统参观照片,展示着有多少达官显贵曾经来过,所有的照片都标明来访的年份,来访人员的头衔,倒也一目了然。而且照片是从右到左按时间先后排列的,别的不说,就是照片上人物的穿着,就很有时间的延续性,很不错。不过,我还发现了一件事,整面墙上有四十多张照片,全都是按照时间先生排列的,唯独墙壁正中央的那张,是没有年份的,仔细一看,乖乖不得了,乃是”当今天子”的照片,想想排列照片的人,也真是”心细如发”,”煞费苦心”了。

还在宾阳洞门口,看到一排桌子,是做摄影生意的,一只桌上放着热封机,一只桌上放着四台打印机,现在的打印机都用”无电脑”式的了,只要把内存卡插进去,就可以打出照片来,再一塑封,要价18元。 这倒没什么,只是我对打印机产生了好奇,因为这些打印机都拖着长长的”肠子”,仔细一看,不能不佩服国人的奇思妙想了。说那打印机,卖得本来就不贵,人家厂商要赚的是墨盒的钱,所以没有通用的墨盒,各个品牌的墨盒并不能通用。于是中国就有了许多”第三方”的生产商,所谓的”组装”墨盒,其实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除非是经过打印机生产商授权的,这些组装墨盒根本就是侵权,就是盗版……

组装墨盒也不便宜,可我在龙门石窟看到的打印机,根本就连组装墨盒也不用了,而且用那些肠子,从外面的墨水瓶里直接”吸取”墨水,想必是在喷墨头上开个小洞,用管子连出来,直接连到墨水瓶,用虹吸原理供应墨水,想到这种”一劳永逸”法子的人,简直就是天才啊!再也不用换墨盒了,墨水用完了直接用大瓶往小瓶里灌就是了,如果这样的奇思妙想放到生产中去,怎么也可以算得上是技术革新了,可怜那些生产打印机的厂商,做着发财的春秋大梦,居然败在这样的一个”小发明”手里。


[洛阳] 千年古刹三五年 广化寺骗人钱财

1
Filed under 洛阳
Tagged as ,

  11月10日,一大早从郑州赶到洛阳,郑州堵车很厉害,出城上高速化了将近一小时,中午到得洛阳。一下车,就叫了两辆出租到事先定好的”洛阳如家”,事先打电话到”洛阳如家”说是10元车程,结果打表8元,可司机说你们前面说好10元的,硬是收了10元。一上出租车,司机就说你们怎么选了”如家”那种地方,说那是乡下,没人去的地方,而且说”如家”又贵又不好,要带我们去他”推荐”的地方,在我们的坚持下,总算把我们送到”如家”。结果不用猜也知道,”如家”并不在乡下,而是在市中心,在洛阳地图的当中位置上,千万别说市中心是在地图的某个”幺二角落”啊!路上看到”王城公园”,司机说是洛阳市区内最大的公园,一转弯,就是”如家”了,可见”如家”不在乡下。

  司机的”住宿推销”失败后,就想说服我们包车去城外玩,说是到白马寺20公里,到龙门石窟20公里,索价150元,没有理他。等我们从”如家”出来,那两辆送我们来的车还等着,于是打车去了铁谢大汤馆,据说这家的羊汤很好。一种上,司机还是希望我们包车去龙门石窟,同行的Ken很有”乘一回公交”的想法。

  在铁谢吃的午饭,羊汤、羊肉、冷菜,味道都不错,从窗子里望出去,那两辆车还在,停在路边,摆明了就是要等我们吃完,再来兜揽生意的。我和同事们开玩笑说等我们出了门,我们就步行一路走,这两辆车一准开得极慢跟着,那样我们就有中央首长的待遇了。

  出了饭店,女同事们说要走走拍拍照,我们一行六人迈开大步往前走,两辆车果然跟上,我们走到小路上拍照,司机立刻下车来谈价钿,说每辆150元去龙门石窟、关林和白马寺,便宜是一分钱都不肯便宜,不过说是可以路上捎带去一个”千年古寺”,不额外收钱,毛病就出在这个不收钱的千年古寺上了。

  第一站,司机就把我们送到了”广化寺”。进得山门,有拾级而上的台阶,199级,只见台阶上走下一对情侣,相依相偎,两个穿着得体,颜色相映成趣,走路不紧不慢,一步步从上走下,竟一时把我们六个全都看呆,后来戏称”看活的偶像剧”。

  ”不收钱”是指”不额外收车钱”,千年古寺的门票还是要买的,15元一张。进得庙门,就有一个蓄发穿海青的青年上前,说是”免费导游”,说他自己是”居士”,于是领着我们六个一路往里走,说什么此寺是”武则天修建的”,走到最里一进,从侧门进殿,大殿两侧挂着厚幔,竟看不到殿中情形。该”居士”压低声音颇作神秘状说是”密宗师父正在做功课”,让我们个个双手合十进入殿中。

  进得殿里,”师父”关照跪在蒲团上,叫我们闭起双眼,依然双手合十。只听”师父”念念有词,又觉得”师父”摩在我的头顶,想来是那”灌顶”之术,后来有人轻拍我的肩膀,我睁开眼来,不知何时出现一位穿着海青盘头发的”师姐”,示意我起身跟着她走。

  师姐带着我走到东面的一个殿,旁边有间小房间,推开门,示意我进去。房间的墙脚堆着许多高香,最大的要比人高,有手臂般粗,放着张桌子,桌上全是些石貔貅、佛珠、挂件之类的东西,一看就是粗货,桌后坐着一个喇嘛,示意我坐下,要我写个名字给他,写完了,又问我从哪里来,最后用流利的汉语说我什么”大富大贵”之类,反正全是好话,同时还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反正我是看不懂的,估计也没人能够看得懂,那喇嘛抬起手摸了摸我的眉心,说是”可惜此处未开,若是开了,更富更贵”,于是让我请些”高香”,到外面烧了,再回来攀谈。

  我是何等样人?岂会上了这个当,一点也没客气地说”我不用了”,那喇嘛见我剃个光头,”吃我勿煞”(沪语”拿不定我”、”吃不准我”的意思),露了个惊诧的神情,倒也没有为难我,让我走出了小房间。

  出得门来,同事们一个也没见到,”师姐”见我两手空空出来,干脆就不理我了,径自走了,我也落得清静,顺便走走,拍拍照。后来同事们陆续碰到了,原来都被分别”引领”去了不同的”师父”房间,Melody被”逼””请”了一块玉石,化了百多元……

  被骗钱倒还是小事,由于在广化寺被耽搁了一个小时,造成了后来时间不够,”关林”没有去成,乃是大憾。

  由此事件,不能不说是河南的不好,两个司机明知我们会被耽搁,就不应再”狠心”带我们到广化寺来;有人说广化寺乃是被南人承包,然而当地乃至河南的旅游、工商、佛事管理部门,都是难辞其咎的。

  回到上海后,google所得:洛阳广化寺位于龙门石窟北500米处山崖。为北魏所建龙门八寺之一,始建于北魏(公元386-534年)时期,后历经战火,毁毁修修,清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僧人照洪募捐修复,文革期间再次被毁,1992年龙门村在其原址上重建广化寺。


(这对就是我说的很有”型”的一对)


(这些高香,卖是论”根”卖的,烧却是论”对”烧的,就是说,你必须买两根才能烧,回沪后,网上看了一下,几百元一根)


(明明是1992年”托名””新建”的寺庙,非要追溯久远,其地人心,可见一斑)

[郑州]省会大市丢形象 博物馆美仑美奂

1
Filed under 郑州
Tagged as ,

(梅玺阁注:好久没写东西了,朋友们都催了,从十月黄金周去了福建后,乱七八糟的事有许多,所以一直拖了下来。前几天,11月9日至16日,去了河南和武汉,写一点所见所闻所想吧,不成文的东西,就一条条地列列吧。还有,去的地方多了,就不在旅游的菜单里列出来了,以后干脆把旅游的分城市菜单也取消了,只一个大栏目,文章标题写分明,看起来也容易。)

  • 我觉得评判一个地方的好坏,首先可以从钱币上看出来,如果这个地方的钱又脏又破,那么这个地方,好不到哪儿去。在整个河南,没有看到过硬币,以前一直以为中国有些地方的人不喜欢用硬币,后来才知道是中国有些地方的人喜欢收集硬币,出发点很可爱:传说中有些硬币可以卖到几万一个,只是从来没人找到过。河南的纸币都很破,也很脏,特别是小票面的,不过物价水平低,小票面的流通当然就大,钱当然就脏破了。
  • 河南郑州,近火车站的地方,在小商品批发市场的对面,整个一条街,有七八百米长,全是卖”性用品”的,不象大多数城市的此类店还遮遮掩掩,这里几十家排开,大做广告,每家都放着一堆盗版VCD片子,不用问,也知道是些什么片子。
  • 河南郑州,同样是火车站附近,分布着十几家卖”牌具”的,就是卖麻将桌、麻将桌和扑克牌的,这些店都教授”千技”、”认牌”、”作弊大法”、”百战百胜”,其明目张胆,叹为观止,不知还有没有人敢和河南人打麻将。
  • 郑州很脏,给我的感觉,要比以前常说的”脏乱差”厉害得多,几天中没见过晴天,据说一到冬天就这样,据说是工业化污染造成的。当然,郑州没有海风可以吹散尘埃。车窗都很脏,没法在车内往外摄影。
  • 郑州、洛阳、登封,有些出租车很”臭”,是一种夹杂着汗酸的臭味。
  • 河南博物馆相当值得一去,藏品相当好(另文详述)
  • 洛阳有个骗人的广化寺(另文详述)
  • 少林寺外的饭店、小车,乃是串通好了骗钱的(另文详述)。少林寺不错,只是门票贵了点,少林寺里卖的素饼,郑州城的大超市也有,只要一半的价钱。
  • 郑州有种叫”好想你”的枣片,很好吃,冒名的叫”真的好想你”
  • 郑州火车站的”烩面”,八元一碗,有三五块象骰子那么大的牛肉
  • 登封的”登封第一汤”和洛阳的”铁谢大汤馆”都很好吃,”真不同”是卖名气的,不过如此
  • 洛阳东区是回民区,明显暗一点,黑一点,破一点,据出租司机说,去看有汉民村和回民村发生械斗,回民那边居然从甘肃、新疆都有人过来”支援”,最后打死了好多人,连部队都惊动了
  • 少林寺门口的摄影摊,有A4大小的样照,边上写着”15寸大照片,18元一张”,问摊主15寸有多大,摊主指着A4的样照,说”就那么大”

黄色照美名艺术 正规书亦甘下流

0
Filed under 7086

  两三个月前,一个颇想学习摄影的同事问Scott和我”你们知道张筱雨吗?”,结果我们两个异口同声”那是黄色照片啊,你怎么也知道?”……后来一想,这话回答得蹊跷,凭什么我们能够知道,别人就不能知道呢?这年头,黄色的东西,岂不是传得最快最广的?

  Scott是我的同事兼摄友,经常有空就在一起探讨一些摄影的技术和装备,是两个互相”烧来烧去”的”烧友”,由于因缘际会,我和Scott不久前还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有过一次”双人摄影展”,展览的内容是介绍中国。

  张筱雨则是最近国内的红人,光google就有25万条搜索纪录,她是谁?他是中国一个叫做met art的摄影组织的模特,这个组织还有汤芳等十几位模特。这些,也都没有什么,只是这十几位模特,从摄影角度来看,一点都不美,而从照片的角度看,就更不堪了。我从来不反对以色情的名义看小电影,也向来不以”正人君子”自居,可是我一直反对打着艺术幌子的色情,简直就是”拿肉麻当有趣”嘛!

  后来,查了一下,met art是一个国际性的组织,只是在中国的met art是打艺术旗号的,而国外的,则本来就定性于”色情”的。

  这倒也罢了,有人做了婊子要立牌坊,你一点办法也没有,可今天的故事,就有点令人哭笑不得了。

  《数码摄影》是德国Chip旗下Foto-Video的”中国版”而不是”中文版”,中文版的意思是把德文译成中文出版,而”中国版”是指把部分文章译成中文,再加上一些中国人写的文章,于是就好玩了。

  我一直都订阅这本杂志,在河南、湖北逛了一大圈后回到办公室,正好新的一期寄到,于是欣欣然扯开大信封,来个”一睹为快”,然而”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封面正中赫然是个裸体女人,作跳跃的动感,可是后面的腿也不直,身上的褶煞也明显。最不少容忍的是,那女人身上披着一块纱,算是把关键部位遮了起来,既然要遮就遮遮好吧,却硬是要露出几根毛来……

  我算是服了,仔细看了一下,封面的作者是付欣,也是”中国版”的编委之一,如果只是他一个人的主意想多赚点稿费也就算了,怕就怕”中国版”将来以此做为卖点,那就有些可怕了,要知道,这样的封面,在美国可是要套着黑袋子才能卖的哦!我要看的是”数码”部分,如果要看光的女人,我可以去看《人体摄影》(的确有这样一本杂志),再不行,我还可以去看张筱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