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 烂火锅成都派头 钦善哉有些好玩

  我的好朋友们都知道,我是”不吃辣”的,其实,我也不是完全不能吃辣,象韩国的那个”辛拉面”,我也是很能吃的。经常在半夜,特地用不方便的办法来煮方便面,在锅上烧了水煮辛拉面,并且放些海带、紫菜、虾干之类的配料,热热地煮上一碗,以消寒夜。

  但在上海的时候,除了家中的辛拉面以及个别的鸭脖之外,我几乎还是不吃辣的,最最关键的原因,是上海的辣,不好吃。

  苏沪浙菜里,本来就没有什么辣的菜,讲究的是原汁原味,如何把肉烧得有肉味,把鱼烧得有鱼味,才是苏沪浙菜的正统。把肉烧出鱼味来,叫做”鱼香肉丝”,正是川菜的绝活,而且现在上海的川菜馆子,没有几家是好吃的,大多数只是一味放辣,光有辣味,没有肉味、鱼味,根本就是瞎搞。

  这也难怪,在合肥、郑州那些地方,有大型的技术学校,有学厨师的,学裁缝的,学打字的,各式各样,这些学校,包吃包住,招人很有一套,广告在电视中滚动播出,许以”包寻工作”之类的承诺,招人动辄几百,规模之大,无与伦比。

  这些学校,教厨师,封闭教学半年,可以学几百道菜,乃是每天都教一两道新菜,所授皆是川菜。你想这种教法、学法,看来也只有”一门心思放辣”的绝招了。

  所以,但凡只辣不鲜的,失却的食物原料根本味道的,绝对不是川菜,而是”江湖菜”。

  有人便问了,说是难道到了四川有不辣的菜?更有传说,说是四川的锅子都是辣的,你便是说了不要放辣,炒出来的东西也是辣的。洗锅根本就是厨师的基本功,要是连锅都洗不干净,也不要烧什么菜了。非要抬杠的话,那难道四川的猪整天吃辣的泔脚,岂不是全成了辣猪了?

  那四川到底有没有不辣的川菜?回答是肯定的,”钦善斋”就是一家。

  我是听赵赵餐说起这家店的,通过MSN,后来我们在2005年去西藏的时候,路过成都,赵赵就和丈夫带着我们去了钦善斋。

  钦善斋在锦里、武侯祠的边上,店面看似不大,进去之后,居然亭台楼阁,还有一湾小池塘,蓄金鱼颇多,别有一番情致。

  钦善斋的店面上有块匾,写着”钦善哉”,是乾隆的御笔,我一直说一个外国人,能写这么好的汉字,不容易。那么到底这家店,是”斋”还是”哉”呢?反正,以发票为真,是”斋”字。

  不过,虽然是斋,却不净素,乃是各式各样俱有,有辣的也有不辣的,钦善斋好就好在那些辣的菜,虽然有辣味,却不辣喉咙,那些辣味是和菜味融合在一起的,慢慢地辣上来。比如,回锅肉,你先吃到的是肉味,在嚼了之后,辣味慢慢地出来,肉味也发生变化,与辣味一起,刺激着你的味蕾,让你有再吃一块的冲动。

  这回到了成都,又去了钦善斋,这回是中午,人山人海,好不容易排到位子,点菜,喝酒。钦善斋有几个特色,其一便是”食补”的概念,菜单上的菜,每种都标明了原料,也标明了疗效,什么”明目清火”,”养胃健脾”,”清热解毒”之类,虽说都是套话,倒也别具特色。

  其次钦善斋上菜,服务员不但报菜名,而且对菜的来龙去脉都有详细解释,让食客在品尝佳肴之余,还能广增见识。

  记得刚下出租的时候,看到有”欢迎台北县泥水业职业工会”的立牌,后来又见到老外一群,甚至见到比丘尼众人,其中一位,戴着墨镜,甚是帅气,众比丘尼都自带匙筷,其中一位年长,被许多台湾俗家人簇拥着,想来必是从台湾一路被这么簇来的。

20070424_133816-LUMIX.jpg

20070424_122830-LUMIX.jpg

20070424_133433-LUMIX.jpg

20070424_124705-LUMIX.jpg
(玉竹香干,6元,一般啦)

20070424_124638-LUMIX.jpg
(玉竹养心双花蛋,16元,端上来一看,是用皮蛋和咸蛋白打在一起,再灌回咸蛋而成,别看原料一般,制作却要花上许多手脚,推荐指数:7.8)

20070424_125101-LUMIX.jpg
(葱香肥牛,38元,色面漂亮,椒麻适量,鲜、香、嫩,可以打到9分)

20070424_124903-LUMIX.jpg
(陈皮肝菌回锅肉,38元,重新演绎的回锅肉,不再是路边小摊的”蹩脚货”,终于也登大雅之堂,推荐指数:7.5)

20070424_124657-LUMIX.jpg
(麻香油麦菜,12元,奇怪了,我就喜欢到川菜店里点这道菜,记得当年在北京的”俏江南”,也是这道菜,吃了赞不绝口,推荐指数:8)

20070424_125112-LUMIX.jpg
(松茸菌捞饭,18元,一般我喝了酒是不吃饭的,居然鬼使神差点了一份饭,一吃,还挺好,推荐指数:8)

20070424_130615-LUMIX.jpg
(川母梨盅,8元,不点汤了,就拿这个润润喉吧)

  这顿,吃了148元,两个冷盆三个菜,在成都应该算是很贵的价钱了,成都吃东西,其实很便宜,三五元管饱,十几二十元,就可以上馆子,火锅,更是极其大众化的吃食。

  我的感觉,成都的火锅,没有好一点差一点的,只有贵一点便宜一点的。贵的,象皇城老妈,以前我在上海吃过,四五个人可以吃掉六七百块;便宜的,在成都有”重庆崽儿”、”蓉城老妈”之类,两三个人,加一点啤酒,不过百把块……

  还有更便宜的,街头巷尾的”烂火锅”,味道好,人气足,只要不怕乱,尽可以去尝试一番。我第一次看到”烂火锅”这三个字,是在一家做标牌的店里,就是那种做铜牌、吊牌、胸牌、立牌的店,我看到有这么样几块牌子”烂火锅店小利薄,谢绝酒水外带”、”烂火锅,锅底一律免费”,当时心中就存了个好奇,想要知道到底什么是”烂火锅”。

  终于有一天,路过一个”胖妈烂火锅”,好大的广告牌竖在马路上,于是马上下车,直奔火锅店。店面不小,有三十桌左右吧,装修来说,相对简陋一点,我来得早,还有空位子,于是要个鸳鸯锅,准备好好尝尝这”烂火锅”。

  服务员问我是要”牛油”还是”清油”,我也不懂,最后选了”清油”,火锅端上来,油亮的汤漂着辣椒,以及种种不吃名的香料(有人甚至以为那种一个个的是鸦片壳,其实不然),用筷子搅了一下,舀起一串串碧绿的新鲜花椒。

  店里不是很亮,抬头一看,点了些节能灯,可能也是节约成本的考量吧。成都的火锅,家家都很好吃,火锅对于重庆、成都的人们来说,可能就象上海的豆浆一样,只要开到店,都能做得很好吃,虽然质量也有参差,总也能八九不离十的。

  成都的火锅,还是重庆一路来的(其实我个人更喜欢重庆的),在重庆,我专注的是美味,而在成都,我更看中的是氛围,或者”派头”。

  这不,六点多一点,整个店里就坐满了人,新来的,只能在外面等位子了。成都的火锅店,都备有塑料小椅子,一但客满,大家就三三两两地坐在上街沿,店里会捧出茶水、瓜子供人消遣,如果是夏天,有的店还会有瓜果招待。

  灯,是路灯,一溜地排开,三五成群,坐在马路上喝茶聊天吃瓜子,瓜子壳是可以当场吐在地上的,在成都的街上吃瓜子,绝对不用一只手凑着,攒起一手的瓜子壳,只要把瓜子扔进嘴里,嗑出瓜子壳来,随便往外吐就是。

  那时,可热闹了,店里正在热火朝天地吃着,辣、热、汗、闹,都掺杂在一起,有些桌上喝得多了,开始划拳行令;店外也热闹,吃瓜子的,打电话叫朋友的,孩子们追着玩的,管教孩子的,还有人背着个小木盒,那是擦皮鞋的,有些不吃瓜子的男人,便搁起一条腿来,让人好好擦擦皮鞋,反正,一元钱可以擦两只鞋呢!

  再来说火锅,烂火锅是一点都不烂的,锅不烂,锅当然不能烂,锅烂了还了得?东西也不烂,不但不烂,而且很新鲜,价格也便宜,五块钱一份酥肉,五块钱一份香菜肉丸,端上来的时候,是一个碗,里面是拌了香菜的肉糜,服务员拿一把勺子,一勺勺地舀到锅里,就成了肉丸。

  这就是烂火锅的派头,热闹、亲情、市民,乃是成都最吸引我的地方。

20070423_172246-LUMIX.jpg

20070423_175145-LUMIX.jpg

20070423_173725-LUMIX.jpg

20070423_173738-LUMIX.jpg
(鹅肠,也算是重庆、成都火锅的主打品了)

20070423_173758-LUMIX.jpg
(毛肚是连着袋子上来的,这种叫绿色毛肚,还有黑色和白色之分)

20070423_173958-LUMIX.jpg
(打开后是这样的,嫩)

20070423_175628-LUMIX.jpg

20070423_180011-LUMIX.jpg
(牛肉,浆过后又嫩又滑)

20070423_173750-LUMIX.jpg
(板笋?)

20070423_181414-LUMIX.jpg

20070423_181501-LUMIX.jpg

20070423_184346-LUMIX.jpg

[成都] 青城山天下至幽 半山面辣得爽气

04/23/07

  自从杜甫写了”自为青城客,不唾青城地。为爱丈人山,丹梯近幽意。”之后,青城山就有了”幽名”,所谓”青城天下幽”。

  好个青城山。本来,我这回提早去成都,是想到乐山去看大佛的,四川去了那么多回,居然一次都没去过,也太说不过去了。成都的街上,到处挂着评比”全国最佳旅游城市”的标语,在我看来,成都这种地方,根本就应该退出比赛。为什么?公平竞争嘛。有了成都的参加,这个比赛就是不公平的了,你看成都的地图,四周全是可玩可游,可圈可点的地方,是当之无愧的全国最佳旅游城市。

  我就是在新南门的车站,错过了去乐山的班车,然后在地图上看到青城山的字样,突然有了一踏青城的雅兴,也突然想起了青城山乃是道教的发源地,我甚至还写过一篇《鬼迷张天师》的文章,张天师就是张道陵,就是在青城山”发明”了道教,中国本土的宗教。

  其实我虽然是个佛教徒,事实上和道教倒是大有渊源的呢。大家知道我姓邵,河南有个叫邵伟华的,所谓的中国当代易学大师,我还在青城山上看到一本《中国古代算命术》,标着是邵伟华写的,仔细一看,其实是上海的洪丕谟写的,我熟读那本书,所以一看就能看出来。你想,本来也是本好书,但是盗版书商为了卖得更好,假托邵伟华写,可见邵伟华的名气有多大。

  邵伟华为什么名气那么大?因为他是邵雍的第二十九代孙,邵雍是谁?宋朝大理学家也,大家熟悉的邵康节,就是他。发明梅花易数的,也是他,甚至连朱熹都说”伏羲八卦”就是邵雍悟出来的。他还有一个极厉害的地方,就是他生了一个儿子,那个儿子叫邵伯温,就是写了《皇极经世》的那个,呵呵。

  邵康节很厉害,生了邵伯温,邵伯温也很厉害,生了邵某某,邵某某生了邵某某某,然后一直生,生到我爸爸,我爸爸也很厉害,把我生了下来。这些事,都可以在我们家的家谱是找到,我们的家谱,在文化大革命被抄,等到发还的时候,家谱还是以前的家谱,只是上面多了个”上海图书馆”的图章。家谱中,详细地记载着谁生了谁,一直生到我的曾祖父为止。可以肯定的是,我是邵雍的嫡传,而我们的家谱上,没有邵伟华的传承,他应该是另一支的。

  曾经有人和我爸爸开玩笑,说他根本不用练什么气功、学什么道法,血液里就有着与生俱来的”仙气”,还有说得更悬的,说我们家的男子手臂上有根筋,是常人没有的,那是”仙筋”,当然,全是无稽之谈罢了。然而,从家族传承来说,我应该和道家的关系更亲近一些,因为祖先学道、修道的有一些,却没有当和尚的,废话,有人当和尚,还会有我吗?

  呵呵,很好玩吧,我是道学大家邵雍的后代,所以说什么,也要到青城山玩玩了。简单地说一下,道家有一种思想,就是”追求享乐”,他们不相信什么来世,他们讲究要活就活得自在,今生就要活得好一些,活得长一些,才不去管来世呢。所以道家有练丹之说,追求的都是”长生不老”,不但要活得长,而且还要不老,常保青春,才能随心所欲。你说要是老了,玩不动了、吃不动了,活得再长,也没有意义啊。

  你知道青城山的道士,发明了什么?白果炖鸡,家父曾经在青城山,吃过用三斤白果加一只鸡一只蹄膀合炖的美食,念念不忘,常常提起,可见此物之美。

  不过,我可没有他的面子大,没人请我吃这么好的东西,我上青城,只有吃了一碗面。

  那天去青城山,在新南门乘车,已经下雨了,而且还没有带伞,到得山门的时候,下着毛毛雨,或者说,比毛毛雨还小一点,就是”时而飘几滴雨”,刚经雨的青城山很干净,很秀灵,地上是湿的,空气也是湿的,颇有几分清新的感觉。

  上山,并不累,只是天雨路滑,要小心一点。雨还是”时而飘几滴”,山路中的能见度大概一百米左右,前方所望,全是水汽,便如走在云中一般。

  在青城山过夜,应该别有情趣,青城山的道观是带客房的,上清宫里就可以住,最好的标准间,120元一晚,最差的是一房四铺的房间,在古建木楼上,只要60元一间,除了标准间之外,其它均不附带卫生间,虽然条件可能差些,但对于背包客来说,是个很适宜的价格。由于青城山到成都只要一个小时,估计这里的客房并不紧张,绝不会象黄山那般,动辄上千乃至几千的房价。

  住在上清宫里,怕是会挺惬意的,别的不说,上清宫里还有凉面、热面、酸梅汤、粽子和酸辣粉卖。上清宫的道士在功课之余,也参与经营,不象别的宗教神职人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道士是最亲近常人的。

  上山,可以乘坐缆车,我是极懒的人,就象道士一样,追求享乐,所以,能坐着绝不站着,所以有缆车坐,就绝不亲自爬了。

  可是,要坐缆车,必须要过一个湖,湖里有条船,湖底有根钢索,两岸都有绞盘,绞盘一收,船就能无声无息地从湖上划过,既安静又环保,真是个好主意。无奈,摆渡要收五元钱一次,来回都要钱,可是不过湖,就坐不到缆车,真是生财有道。

20070423_121407-LUMIX.jpg
(一个大湖,只有这么一条渡船,倒也漂亮)

20070423_121637-LUMIX.jpg
(湖边的长廊,一排的竹桌竹椅,很有成都的”派头)

20070423_121851-LUMIX.jpg
(长廊上的花朵,开得烂漫)

20070423_150632-LUMIX.jpg
(从湖的另一头看长廊)

坐缆车,可苦了我这个懒人,因为–下雨了,索道渐渐升高,雨也渐渐地大了起来,长长的索道不断往上升,树木葱郁,根本就看不到尽头。速度和雨点应该是成正比的,奇怪的是,速度不快,雨却也不小,等我”慢慢悠悠”到达尽头,前胸后背已经全湿了。

很是狼狈地离开了缆车站,穿着件湿短袖的我,感觉很冷,虽不是刺骨的那种冷法,却也足以使我不自觉地抖起来。

半山腰,有块小场地,两个篮球场见方,是上山的必经之路。场地中央,放着两只灶头,上面是平底锅,煨着一锅小小的洋山芋,一锅不知名的点心。我有点饿,其实我更冷,但我始终不觉得洋山芋能让我热起来。

边上还有个厨房,锅碗瓢盆的倒还很热闹,只是一眼望去,没有什么做菜的原料。一问,原来,只有面卖。

大家知道,我是跑东跑西都喜欢点上一桌的人,无奈在”追求享乐”的青城山上受苦,看来只能在雨中吃碗面了。

面端到了桌上,自己端的。面上盖着一些豆苗,倒是翠绿可爱。面是那种宽宽的,极薄的,我虽不怎么吃面,但是一看这面,就知道是没有嚼头的那种卷子面,软软的、绵绵的那种,不是什么特别好的面。

把面端过去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香味,辣辣麻麻的香,这种香味,弥漫在整个成都,也弥漫在了雨中的青城山。

面汤几乎看不到,因为根本就没有汤嘛,全是厚厚的一层辣油,拿起筷子轻轻一拌,香气更浓。这样的一碗面,虽然很香,我却还是不敢吃。

就在八年前,就在青城山边的都江堰,我突然腹泻起来,细究起来,竟是隔天吃得太辣,水土不服而致。这回看到如此一碗辣面,怎能不触景生情哦!

细细地撮起一小筷,不敢沾到丝毫辣油,小心地放进嘴中,淡而无味。再细细地撮起一小筷,沾上一点点辣油,尝了一口,准备着辣出泪来。倒还好,辣是辣的,麻也麻的,只是只在嘴前,未及喉咙,不象粗制滥造的那种川湘菜,一味只是辣,辣得喉咙发紧胃生痛,这面居然还带着丝丝的甜味。

辣之一物,但凡沾了甜,就能借掉许多,好的川菜,放少许一点点糖,不但解辣,还能提鲜,看来这面,居然是山中高手所做。虽然辣,但是精神一振,雨也变得小一些了。

放大了胆子,将面拌上一拌,汤其实有的,在厚厚的辣油下面,汤水也是红红的,辣油更油,一拌成了一碗”红面”。面中还有”臊子”,其实就是上海人说的”浇头”,是一团冻着了的油和肉,油是猪肉,烧肉的时候烧出来的,肉是肉糜,剁得极小极碎,在辣油中拌了开来,颗颗粒粒地沾在面上。

20070423_123912-LUMIX.jpg

20070423_123953-LUMIX.jpg

20070423_124038-LUMIX.jpg

20070423_124522-LUMIX.jpg

20070423_152045-LUMIX.jpg
(谁能告诉我,这是个什么玩意啊?)

剩下的面,是三口两口吃完的,一来的确是饿了,二来天冷下雨,不吃得快些,面就冷了,三来面的香气,慢慢地腾上来,竟是什么诱人呢。

这下可好,如此的一碗辣面下去,身上不但不冷,反而热了起来,虽然嘴唇舌头有些许的麻木,不但地啜着嘴,但是那份辣意恰到好处,在我所能承受的程度内游走,一会儿觉得并不甚辣,一会儿又觉辣得厉害,回味中,还有着花椒的香气……

雨突然间已经停了,身上一热,居然衣服也干了,整顿精神,准备上山。

上得几步,来到一个所在,竟是个花团景簇的所在,据说曾经是张大千的居所。院中有一方一圆两口井,一边有张大千题的”鸳鸯井”三字,使我想起网狮园中的”虎儿冢”来。

走走,看看,逛逛,想想,闲闲,玩玩,终是写意的事,最高的地方是三清殿,冷冷清清的,有三五个男女道士,在和导游聊天,说是等到七八月份,要和导游一起去西藏、新疆玩。

下山的时候,听导游关照团员”遇岔往右,见桥不过”,于是便也言听计从,一路走到老君阁。老君阁挺高,抬头望头,竟有一半是在云上,时隐时现,颇有几分仙气。

又坐缆车下山,再买了票过湖,回到山门,坐了两块钱的公交车,到都江堰,再花十元钱,回到成都,”烂火锅”正等着我呢。

20070423_130347-LUMIX.jpg

20070423_130611-LUMIX.jpg

20070423_130901-LUMIX.jpg

20070423_132312-LUMIX.jpg
(张大千住过的院落)

20070423_132219-LUMIX.jpg

20070423_132855-LUMIX.jpg

20070423_132956-LUMIX.jpg
(最高的三清殿)

20070423_133921-LUMIX.jpg

20070423_134556-LUMIX.jpg

20070423_135914-LUMIX.jpg
(山道上的”百岁锁”、”长命锁”、”恩爱锁”)

20070423_145042-LUMIX.jpg

20070423_152950-LUMIX.jpg

20070423_153151-LUMIX.jpg
(山门外的”雷火总司”,看看这树根,好玩吧?这片广场,如果不下雨,就是喝茶摆”龙门阵”的地方)

[成都]雅奉茶附庸风雅 着汉服两头不着

04/22/07

  成都难得一见如此的好天,竟是艳阳高照,以前我每次到成都,都是昏昏沉沉的闷热天,云很低,没有太阳,湿湿潮潮的,难怪成都女生的皮肤,都特别地好。

  下午,便在艳阳中,信步来到文殊院,文殊院很大、很干净,是四川省佛教协会的所在地。门票不贵,地方更是宽敞,一进进的有许多殿,慢慢逛逛玩玩,倒也不觉得热。还有一点好处,文殊院的人并不多,三三两两的,在繁闹的成都,有这么一个清静的所在,倒也不容易。

  最后一个院落,很大,奇怪的是,有许多的人,象是在搞什么法事。院落中摆放着许多地垫,地垫上有座垫,有水瓶,每个地垫上,还有一具茶壶,四只小茶盅,奇怪的事,地垫上都没有人坐着,茶盅里也没有茶,看来不象施茶活动。我正口渴呢,不过这么小的茶盅,看来解不了渴。

  仔细一看,边上的廊房前挂着一条横幅,写着”世界奉茶日”,原来是”奉茶”,不是”施茶”,据说在每年五月的最后一个周末,全世界会同步地举行这个”奉茶”的活动,横幅的落款,是一个叫做”国际无我茶会推广协会”,这算什么组织?一个推广协会?所有的会员都是”推广”爱好者?在我想来,推广协会的作用应该和CEO差不多,他本人不必是这家的公司的用户,甚至可以喜欢竞争对手的产品,他只要负责公司的营运和管理,这才是”职业经理人”的风范,那么”职业推广人”,应该也有这个水准。

  称之为”地摊”吧,更贴切一些,我留心观察,所有地摊用的茶具,都是不一样的,相当精致,绝非常人之品,而用的包,都是双肩背的绿色包,上面有”陆羽”的字样,用的水瓶,大多都是膳魔师的真空大水瓶,真够奢侈的。奇怪的是,人们都三三两两地聊着天,没有在沏茶,这更打消了想”讨杯水喝”的愿望,不过倒是增添了我的好奇心。

  突然,院落的中央,有个姑娘用话筒喊起话来,说是请大家入座之类的,于是人群纷纷散开,坐到地摊上。坐姿各异,煞是好看,有趺坐的,有跪坐的,有蹲着的,也有侧坐的。可怜一众成都女生,短裙加上低胸大领的衣服,真是叫怎么坐都坐不好。

  大家纷纷开始泡茶,主持人说”请将茶按顺时针,奉献给你左边的三位”,于是大家纷纷站起,场面那叫一个混乱,有人”严守岗位”,等着别人送茶过来,有的”身先士卒”,捧着个茶盘一路送将过去。有几位好象很懂礼义,”装”作谦恭,低着头,一个个位子上先鞠躬,后坐茶,只是光顾低着头,根本就不管位子上有没有,一律鞠躬,知道的知道是在奉茶,不知道的,还以为什么巫术呢。

  你想,成都是一个坐在竹椅上喝茶,吃瓜子随便往地上吐的地方,居然出现这么一群人,是不是有点格格不入。看他们喝的那些茶,有普洱、有龙井,都是好茶,这根本不是成都的精髓。

  我想,这种活动,根本就应该放在”天福茗茶”的门口去举行,绝不应该在庙里沽名钓誉嘛,我佛慈悲之心乃是照应万物的,无贫无富,可这架势,哪是穷人们玩得起的啊?我很有心想使一个坏,去找四个搪瓷小杯子,而且要破破的,里面的铁露出来的那种,泡上一”铜吊(壶)”的大麦茶,或者是决明子茶,用我的破搪瓷杯大麦茶,来换他们的精瓷普洱,我想在场面上,这些自诩为有爱心的人们,肯定是会和我换的,但是他们的心里,多半比吃了苍蝇还要难受,这些人,就该这么治。

  这样的活动,哪怕放在文庙,也比放在佛庙好,佛庙本来就”禁高声”,居然还有大话筒来主持,进行这种从表面到骨子都透着虚伪的活动,不只佛会如何地想。就算你们要在佛庙里搞,搞这种高雅的活动,但请不要忘了还有我种口渴人,你们能不能就放个保温桶,泡些茶叶末子,让我解了渴再说啊?

  文殊院里其实是有茶室的,茶室在一片小树林中,杂乱地摆着小方桌,每张方桌边,都有四五六七只竹椅子,人们三三两两懒洋洋地坐在那里,喝茶、打牌、吃瓜子,这三件事,是成都茶馆的风景,那样的生活,让人看着就舒服,为什么?”不累”!不管生活贫富,只有”不累”的生活才是最好的,在成都的茶室里,你才能感受到”幸福”,而在那”奉茶会”上,怕是连自我都早已迷失了。

  第二天,看报纸,原来也是在”五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成都还搞了一个女孩子的”成人礼”,大家穿着汉服,举行了一些什么”及笄”的仪式,现场我是没看到,不过在报纸上看到了照片 ,真是所谓”不伦不类,有辱斯文”。

  别的不说,就算是汉服鼓吹者,自己也没搞清,这汉服一物,到底是”汉朝”的服装,还是”汉族”的服装。若说是汉朝的服装,那么”身体发肤,来自父母,不得丝毫有损”,这些家伙,留个短发,也敢穿”汉朝”的服装,是为大不孝也,不信你去看,所有的男生,都是短头发,还想穿着长袍大褂招摇过市,真是服了他们了。他们到底想宣扬什么呢?难道展示”不孝”,也叫宏扬中国文化?况且,这完全是被扭曲了的中国文化,别的不说,就是衣服的料子也不对,你用现代化的织染料子,根本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嘛。

  也有人说,那是”汉族”的服装,哼哼,更不对路了,汉族始终是个包容大度的民族,也始终是个发展的民族,说实话,在如今的”汉服”上,我看不到丝毫的”发展”,也看到一丁点的”大度”,难怪有人说现在的汉服,根本就是寿衣,而片面鼓吹”汉族”服装,也根本就是极端民族主义的表现。

  好好的一个随性自然的成都,就被这些”奉茶”的、穿”汉服”的,搞得乌烟瘴气,但愿这种打着”恢复文化”、”保护文化”之名的破坏文化者少一些,因为这些人,早已”人心不古”了。

20070422_162514-LUMIX.jpg
(奉茶日的横幅)

20070422_162340-LUMIX.jpg

20070422_162524-LUMIX.jpg
(这位师父,你来凑什么热闹嘛?佛说”不入文字”,连文字都不入,还来摆什么pose嘛!)

20070422_162616-LUMIX.jpg
(怎一个乱字了得)

20070422_162736-LUMIX.jpg
(摆得倒也好看)

20070422_162846-LUMIX.jpg
(看到了吧,背包是统一的,上有陆羽茶社的字样)

20070422_163320-LUMIX.jpg
(开始沏茶了,兄弟我已经渴死了,大麦茶有没有啊?)

20070422_163556-LUMIX.jpg
(这位姑娘,穿成这样,低胸短裙,所以只能还个半礼,躬再鞠得低一些,就麻烦了)

20070422_164531-LUMIX.jpg
(这才是文殊院中真正的茶园)

20070422_164653-LUMIX.jpg
(凉亭里摆着的竹椅,”会务”忙的时候,都要拿下来)

20070422_164734-LUMIX.jpg

20070422_164740-LUMIX.jpg

20070422_164641-LUMIX.jpg

20070422_165517-LUMIX.jpg
(偶尔看到一个”智慧之旅”禅修营的告示,召收营员,居然也要”高中以上学历”,这看头,喝茶、念佛,看来都不是普通老百姓的事了,还非得是个白领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