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7

美西纪行之一 出发 到达

1
Filed under USA
Tagged as ,

02/03/07
20070203_112242-LUMIX.jpg
(虽然很暗旧的感觉,但我想,肯定有无数的人觉得看到了光明,这是LAX机场的通道,一下飞机,就要穿过这个通道)
        昨天晚上刚从天津赶了回,今天就要去美国了,去天津是因为办公室开年会,原本大家说好坐火车软卧回来,因为那样的话,可以在火车上玩,结果由于我要赶次日的飞机,首先变卦,结果弄得大家都没坐成火车,一律飞了回来。
        昨天晚上八点左右回到上海,Sam来接我,一起到丈母家,然后再次打包,由于在天津没有冻着,所以坚持不带棉毛衫裤,事后证明我的决策是相当正确的。
        一夜无话,第二天起来,吃过一碗馄饨,就准备出发了。小豆子在全年级考了第二名,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她的NDSL,我隔天已经替她充满了电,她也准备好好在飞机上大玩一场了。
        丈人开车送我们,我们的行李并不多,一个大拉杆箱,一个小的,,一个泰格斯的电脑包,以及小豆的小拉杆箱(以后可以在照片中见到),全都可以塞在后背箱。
        最主要的是一个乐摄宝的电脑摄影包,很重,因为我这次决定带上单反机,其它还有数码伴侣、读卡器,包括点烟器的电脑转接头,掌上电脑、笔记本电脑,我的iPod Video,Sam的iPOD Shuffle等等各种充电器,整整一大包。我也纳闷,这么多电子产品,为什么不能使用同一种充电器呢?以前用“干电池”,也就一号、二号、五号、七号几个品种,现在时代发展了,却要背上这么多的充电器,不知是发展还是倒退啊。
        出发时,我把车开到办公室的停车场,关键是过几天春节,上海放炮仗的不会少,找个安全的地方藏一藏。车临近办公室,路上的警察就多了起来,等到了办公室前,更是停着一排警车,原来对面又在开两会了。对于两会,我是“彻底没有想法”(上海话:就是“一肚子气”、“浑身不舒服”的意思),先别说不知怎么行使自己的“被选举权”,就连“选举权”也被莫名奇妙地“剥夺”了,每次只要开两会,散会的时候绝对交通阻塞,上海其实还好一些,没人在两会期间比富,哪怕有钱开好车的,也是打的、坐班车来开会,剩下沿街随意停车的,都是那些有势官员的司机们了。
        反正,可以暂别几天了,到那个“自由国度”混上几天,当然,我在那里,也没有“被选举权”和“选举权”,对我来说,好在也没有“两会”呀,但没有人因为权势,就可以随便开车、停车的。
        很早到了机场,十一点半,非常符合“美国航班提前三小时”的方针,很快拿她了登机牌,顺便问了一下行李限制,说是“每人两件,单件23公斤”,过关的时候,美国航班有专用通道,人也不算多,很快就过去了,安检是和其它航班一起的,并没有特别的严格。还有两小时才起飞,只能混时间了,在机场吃了午饭,和记忆中的一样贵,比想像中的好吃些,Sam吃了咖喱饭,我吃了水饺,小豆要了炸鸡翅,鸡翅是久冻了的,有点干硬。虽说三样东西,每份都要五十多元,但有一个好处,你可以坐在那里抽烟,总算有个歇脚的地方。
20070203_132438-LUMIX.jpg
(水饺,味道不错,也就是超市“称斤头”的玩意)
20070203_132455-LUMIX.jpg
(小豆的鸡翅,味道不怎么样,后来连小豆也不高兴吃了)
20070203_132504-LUMIX.jpg
(看着还算可以咖喱饭)
        登机口24号,在整个登机大厅的最左边,我们反正行李不多,加之时间还早,所以乐得悠哉悠哉。我逛了一圈,买了Red Label,记得是15美元吧;还买了“对盒”装的中华牌香烟,Sam打算送人的,结果买下后一看,朝前的一条是中华牌,朝后的一条,则是红双喜,分明是“假冒伪劣”嘛。
        二点半的航班,应该是二点开始登机,笃笃悠悠到了一点三刻,结账走人,往24号登机口去,奇怪的是,远远地望去,24号登机口前,一个待行旅客也没有,地勤人员也没有,就是“空空如也”。
        及至走到登机口前,发现上面贴着张纸,说是由于什么什么的原因,登机口临时改换至15号,@#$%^&*,这算什么事嘛,你就不能广播里通知一声?现在只剩几分钟了,而15号又在遥远的那一头,什么服务嘛!
        于是拖妻挈女,抢来一辆手推车(很奇怪,这辆手推车不是机场的那种,而是超市的那种大车,孤零零地在一旁,象是特地为我们准备的),朝15号逛奔。小豆很配合,其实小家伙是害怕赶不上飞机,自己拖着小拉杆箱就往前冲,时间一分一秒在过去,前面的路还很长……
        残兵败勇似的赶到了15号登机口,原以为人们登机登得差不多,就等我们准备关登机门了,孰料居然人山人海,人声鼎沸,原来不但改换了登机口,而且飞机刚到,仍在做清洁工作,什么时候能够登机尚未可知,“敬请期待进一步通知”。
        大约一个小时后,总算可以上机了,倒有一点好处,头等舱、公务舱和带小朋友的旅客可以先上,飞机没有满舱,后排很空,我和小豆隔条走廊,我的边上没有人,可以把扶手翻起来,睡得宽敞一些。
        起飞后,广播里说按美国航空局的规定,不允许带打火机和任何液体,后来空姐拿着纸袋晃了一圈,把所有人的打火机都收走了,还好我明智,特地在出发前,解下了“珍贵”的Zippo。
        飞机上有些“没人管的小孩子”,就是没有随行家长,托给空姐的小朋友啦,开始热闹起来,聊天、看电影,打游戏机,小豆也摸出NDSL打起来,她最喜欢一个叫做Cookie Mama的虚拟做菜游戏。
        吃过饭,过不多久,天开始暗了,大家睡觉,小豆那时还睡不着,于是拿出寒假作业来做,Sam和我轮流迷迷糊糊地睡,我把时间调整到了美国西部时间,小豆大约在西部时间凌晨五六点的时候,也睡着了。“没人管的小孩子”很是兴奋,继续看电影,打游戏。
        八点多,天亮了,飞机上发早点,非常非常好看的早点,可是居然一点都不好吃,真有他们的。
20070203_090410-LUMIX.jpg
(好看的飞机早餐,可是一点也不好吃)
        飞机准时到达,10点30分降落在LAX,然后出关,偌大的到达大厅,一溜的出关口,持美国护照和绿卡的可以从右边的通道走,因为通道多,根本不用排队,而持其它国护照的人员,则只有两三个通道可走,队伍排得很长。机场里派了个会说中文和广东话的女人,在那儿维护秩序,不断地告诉大家持美国护照和绿卡的可以从右边的无人排队的通道走,
        那个长着中国脸的会说国语和广东话的人,被另一个白人换岗走了,那个白人也会说中国话,不过明显只会“美国护照”、“绿卡”等几个单词而已,她看到我们带着孩子,打手势让我们走“美国通道”。
        出关很容易,移民官随便问了几个问题,给了半年的停留期,然后等着领行李,拿完行李出海关,Helen和Kerry已经等着了,出了机场,我抽了一支烟,由于打火机被没收了,只能问人借我,结果那人把手中的打火机送了给我,是上海良友超市的,那人说他买了几十个。
        Los Angels一点都不冷,我们只能把羽绒服捧在手里,坐上车的时候,听说明天有mid-eighty,看来挺热了。小豆明显一点都不困,我们则担心她会在路上睡着,后来证明我们多虑了,小家伙真是没有时差,那天她一直坚持到晚上八点多才睡,不过到底有点累的,头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20070203_115813-LUMIX.jpg
(等着拿行李的小豆,手中的NDSL是她的新奖品,考试争取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