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回家过年

2004年1月16日至28日
甘肅省敦煌,酒泉,嘉峪關

前记

絲路是 Sam 的舊同事張華的老公,也是著名的「遊牧人」社區的重要角色,甘肅酒泉人。以前,每次一起喝酒遊玩的時候,總是說笑著要跟他回酒泉去過年,當時,只當是笑言。

去年五月,絲路和張華結婚了,婚禮的時候,我正在東南亞抗擊 SARS ,因此沒有喝到喜酒,去年十二月,在一次聚會中,我向絲路討喜酒喝,他說讓我跟他回家過年。

我們另一個好朋友小郭子也是 Sam 的同事,平時經常在一起玩,這回也說好一起去。

首先是日程問題,我的辦公室從不換假,因此,春節期間,我們辦公室放 1 月 17 日和 18 日周末, 19 日 Martin Luther King Jr.’s Birthday , 22 日至 26 日春節暨周末,因此請了 20 日至 21 日、 27 日至 28 日共四天假。 Sam 和小郭子她們根本就沒什麼假期,幾乎全請了。於是我們決定 16 日走,先去敦煌,再到酒泉, 28 日回上海。絲路由於工作原因,衹能 18 日離滬,不去敦煌,然後和我們一起回上海。

酒泉沒有飛機,如果想坐飛機,衹能乘到蘭州,再乘火車,春節期間,客運高峰,我們是絕買不到蘭州到酒泉的火車票,於是決定直接從上海坐火車過去。然後便是買火車票的問題,我和 Sam 因為帶著 Lara ,想要軟臥,張華和小郭子打算要硬臥,加上絲路的硬臥,相當於要三種票。大家使出渾身解數,托親戚朋友,結果倒好,我買到了 16 日 T53 次到敦煌的四張軟臥,小郭子弄到 18 日 T53 次至嘉峪關的兩張軟臥和三張硬臥,沒承想,把票賣掉比買進更難。第一我們並不想把票退回窗口,因為退票費高達百分之二十,一來一去要損失近千元;第二我們也不敢隨便賣給火車站不認識的人,怕被黃牛乘機,最後連累了幫我們搞票的人。最後,我在易趣網上、絲路在游牧人社區貼出消息,最終把多餘的幾張票子賣掉。

(Sam補:Yule說跟絲路回家衹是笑言,呵呵,我可是一直當真的!)

第一天  1 月 16 日 星期五

[行]上海連日陰霾,又近年關,交通更是不行,昨日下班,已經要花兩個小時叫車。今日依然冬雨連綿,於是和 Sam 說好,等她下班後回家接 Lara ,然後叫車到我辦公室,直接去火車站。

早上八點,雨還在下,我打了傘到街上叫車,把車叫到家裡,從樓上把行李搬到車上,想到辦公室的上下車點,都下不著雨,就把傘留在了家裡;誰知等車開到了弄堂口,那司機說他的車不能進市區。結果衹能淋著雨,背著 45+10 升的登山包,另外拎著一大包防寒衣物,又到街上攔了一輛強生的行李車。到辦公室花了一個小時,在如此的雨天,已經算是快的了。

[衣]聽張華說,那兒外面挺冷、屋裡挺熱的,建議穿羽絨服、羽絨背心以及厚毛衣,下面要穿羊毛褲。我們還特地去家樂福買了鞋、帽子、圍巾及 Lara 的手套等。 Sam 準備好了衣服,讓我一早穿到辦公室去,我想來想去,我們辦公室的那個空調,穿單褲單衣尚且有時覺得太熱,要穿成那樣豈不熱死?於是叫 Sam 都放在一個大塑料袋中,由我早上上班先帶到辦公室裡去。

羊毛內衣由於替換不便,一早便穿在了身上。結果可著實苦了我。我們辦公室是屬於那種可以一年穿襯衣的,恰逢年底老板發起大掃除。我那間又是東西最多的最亂的,結果搬得我真是臭汗淋漓啊!由於沒穿襯衣,直接在羊毛內衣外穿了羊毛衫,更是脫也脫不得,唉,總不見得穿了內衣上班。

[行]下午三點一刻, Sam 打電話來,說是已經出門,四點缺五分,說是到了烏魯木齊路,於是拿起行李準備下樓。剛要出門,被老板逮住,說是要我幫忙做件事。四點, Sam 打電話說在樓下,由於我們的辦公室不讓外來的車等人,衹能讓司機繞著街區轉圈。好在事不算大,幾分鍾搞定。[衣]可是由於我已穿上羽絨服,加上心急,霎那間已是滿頭大汗。

等我下樓,車正好繞回來,上了車,便向火車站進發。道路還算通敞,可是衹能停在地下停車點,附近皆不許停車。

[衣] Sam 想起 Lara 的手套忘了帶,於是決定馬上去買,走了一圈沒買到,決定先到 KFC 坐下, Sam 一個人去買。

[食]走到轉角的 KFC ,早已是人滿為患,女廁所都排起了長隊,而男廁所更是奇臭無比。主要是有很多人於其在廣場挨凍淋雨等著,還不如買杯咖啡坐上幾個小時,何況還能免費續杯。

我要了兩對辣雞翅,兩對 New Orleans 烤翅,一支玉米棒,兩杯不加冰的大可樂,一杯 chocolate ice cream ,一份小薯條,一個辣雞腿 hamburger ,外加三個葡式蛋撻。最令我驚奇的, KFC 居然有筍干老鴨湯賣,於是也點也一份,總共八十二元多。 等端到桌上,發現買多了,好在小郭子和張華正在趕來,想來喫完不成問題。

小郭子和張華先後都來了, Sam 也買到了手套。[食]東西也喫得差不多了,把剩下的幾衹雞翅放到了塑料袋裡。說到喫,我們帶了巧克力、面包、 sugus 糖, Sam 特地烤了棗泥小餅,而小郭子和張華則帶了 OREO 、旺旺雪餅、方便麵、开心果以及各式小食,看来這一路是有得喫了。

[行]快近六點了,我們背起行李走到軟臥候車室,已經開始檢票,站臺上有許多人被列車員攔著不讓上車,還有許多人在車門前向列車員打聽列車長在哪裡。我們順順當當地上了車,連著的四張票,正好是同一間,放好了東西,又要準備喫零食了。六點二十分,正式上路嘍。

[見]一列車衹有一節車箱是軟臥,緊靠著餐車; 軟臥是嚴格對號的 。不過,這一回,軟臥的走道裡幾乎每個座位都坐了人,當然,他們不會在走道裡過夜,他們是用站臺票上車的關系戶,被列車員、列車長、乘警等暫時「藏」在這裡的,會想辦法替他們安排。

我去參觀了一下餐車,餐車也滿是拿著行李的人,看來今天的晚餐是不供應了。

[ 聞]在走道上,聽列車員說還有兩個人是昨天的票, 可是由於塞車沒趕上 ,衹能簽票到今天,軟臥就作廢了,衹能改硬座。

[食]先是在車上買了瓶啤酒,金黃河;到了 南京站 ,我下了一回車,買了鴨膀和啤酒, Sam 不要喫,小郭子說很好喫。

[見]睡覺前,列車員拿了一大袋東西來,放在了我們的床底下,聽她說是「啪啪菜」,我們猜想是「塌窠菜」。

(Sam補:出發時給小豆穿上鴨絨棉襖,我則穿上了鴨絨背心與棉襖--都是為了少帶點行李,結果也都熱得不行,等到上得火車,第一件事便是脫衣服。)

第二天  1 月 17 日 星期六

[行]車近西安,已經晚點近二十分鍾,窗外飄起了雪花。 西安是大站,停靠八分鍾。於是準備著下車逛一下,[食]還想著買點肉夾饃。下了車,攤販都在別的車箱,衹能到小賣部買。小賣部前擠著許多人,也沒有肉夾饃賣,又有一個新疆人插隊,也不敢和他爭搶。在小賣部買了兩罐速食的「老孫家」羊肉泡饃( 6 元一碗),一碗康師傅紅燒牛肉麵( 5 元),一碗光友酸辣粉( 6 元),一袋重慶出的泡椒鳳爪( 5 元)以及一瓶娃哈哈的有機綠茶( 4 元)。[行]買好東西,行車鈴聲已響,於是躥上 6 號車廂,從裡面走回去。 6 號車廂是硬座,著實混亂得很,走道裡放滿東西站滿人,我已經有十年沒坐過硬座了,那座位和車廂都要比以前寬敞多了。而且由於車廂裡禁煙,也沒有當年煙霧昇騰的感覺了。

過了 6 號車廂,是餐車,正在上貨,礦泉水、餐巾紙、蔬菜一箱箱地往上搬,等到餐車關門,站臺上的人就往窗裡送,哪怕車動了,也不停止。想那列車運行,著實比飛機難多了。

[食]車到寶雞,雪好像更大了,我下車買了份重慶出的泡椒鳳爪( 5 元),喫著挺辣的,正好下酒。[聞]絲路給張華發來短消息,說「家中下大雪了,注意保暖」,小郭子聽說,興奮得叫起來,我想著前途逾冷,心中惴惴。

[見]蘭州,是睡覺前的最後一站了,和小郭子一起下車逛一圈,看到有湟魚,想起以前在青海喫的湟魚宴,買了一包, Sam 還想喫光友的米粉,於是又買了一罐。感受了一下雪天,倒也不覺得冷。

[見]車過蘭州,天已黑,看不清是否還在下雪,衹是走道上的車窗已經結起了冰,薄薄的一層,尚末結滿整扇窗,冰花各樣,挺好看的。

(Sam補:小豆子愛用手去摸車窗上的冰花,在上面留下一個個手印。光友酸辣粉著實好吃,這會兒想起來還是狂咽口水。)

第三天  1 月 18 日  星期日

[行]半夜開始,房間裡越來越熱,竟然熱到睡也睡不著,起來上了一回廁所,發現車廂連接處不單窗上全結了冰,車門上也都是的,顯示牌上顯示著車外為零下二十三度。回到房中,更熱了,雖然繼續睡覺,但總是迷迷糊糊的。火車闖動得很厲害,老是當快要睡著的時候,突然來一下巨大的震動。

早上六點,又上了一次廁所,回來後,也懶得再脫衣,便和衣倚在床上。七點多,在兩次大規模的闖動中,又清醒了過來。不過等我清醒到能夠意識到嘉峪關到了,再趕到車門的時候,翻板已經翻起。列車員站在車門口,等到最後關門,外面的冷風直往裡面灌,車上的顯示牌顯示著外面的溫度是零下二十度。

[見]空調列車的車廂連接處是沒有空調的,那裡就很冷,列車員放了許多大紙箱在那裡,都是她們在上海採辦的年貨,我看到有東海黃魚什麼的,放在走道裡,連冰箱也不用了。

嘉峪關是整個行程中停車時間最長的――十八分鍾,在錯過了嘉峪關後,再沒有機會下車買東西喫了。回到車廂,其它幾個也漸漸地醒了過來,衹有 Lara 還睡著。

我們聊起了昨晚的覺,房裡也更熱了。 我甚至在把手擱到桌邊的時候,還被鋁條燙了一下。再後來, Lara 也醒了,興奮地看著窗外的雪。

[食]沒有新的食物了,好在存貨還不少。我們喫完了所帶的羊角面包,張華則省下了她的可可牛奶,給了 Lara 。

[衣]重新整理了包,張華做為資深專業人士,整理了我們包上的所有系扣;果然,經過她的調整,看上去體積果然小了許多。十點二十分,就要到站了。各自穿上了羊毛褲,我和 Sam 更是穿上了羽絨背心,我另外還加了一件羊毛衫,最後大家再披上羽絨服,戴上帽子、手套和圍巾,全副武裝,那架勢就象是南極科考隊員似的,準備下車了。

[住]絲路的三姐給張華打來電話,說是已經替我們安排好了在敦煌的住宿――沙洲大酒店,說好是 200 元標間,托了人訂的。

[行]十點四十四分,車準點到達敦煌站,一共也沒有多少人下車。我背著大包, Sam 背著小包抱著 Lara ,張華和小郭子也是縮頭縮頸的; Lara 還有點迷糊,反應遲頓,又突然總結性的發了個音――「冷」,惹得大家都笑了起來。其實,那個冷,完全是心理上的,而後我們知道,那次的冷,是我們甘肅行的唯一一次「冷」的感覺。

站很小,幾步就出了站。由於敦煌站本是柳圓站,真正的敦煌市還有一百多公里,我們必須要再乘車,才能到達敦煌市。站外停著三輛出租和一輛中巴,出租以四十元一人的價格,迅速拉滿人走了,我們衹能上了那輛中巴,中巴眨眼的功夫也坐滿了了人,開車了。

車拐了一個彎,上來一個披著頭巾的女人,吆喝著要求把走道裡的包拿出去放到車頂上,說是暖氣片會燒壞行李。行李紛紛被搬到了車頂, Sam 由於把隱形眼鏡放在了大包裡,衹能表示願意承擔包被暖氣片燒壞的後果,而不放到車頂上去。

車還停著,包被放到車頂上以後,走道裡便空了出來,於是又上了些人。那個女人也開始收錢了,十五元一個人,可是她的算術明顯是大高兒不妙,因為她找錢的速度實在是慢,比如人家付一百元買四個人的票,她必須在嘴中念叨:「一個十五,兩個三十,三個四十五,四個六十」,然後才能找出錢來。就這樣,光買票就花了將近半個小時,那女人賣完票,下了車,終於出發了。

車子開了一刻鍾以後,衹見一股濃煙伴隨著一種奇怪的臭味,正想著是不是誰的行李燒著了, Sam 大叫著舉起了她的腳。原來是 Sam 把腳擱在走道的暖氣片上,結果給燒著了鞋底。暖氣片上還沾著橡膠,那煙足足冒了有十分鍾左右。

車行一個小時,到了敦煌市,臨時停在路邊,讓一些乘客下車,我問了司機沙洲大酒店在哪裡,他把手一指,結果就在對街,於是搬下行李,抱起 Lara ,走到酒店。

[住]沙洲大酒店裡掛的是四星,場面倒也氣派,登記的時候,服務員說她接到的單子是給我們 200 元一間,說等問了再結帳。房間也不錯,有電吹風、有浴袍、有冰箱,衹是冰箱裡什麼都沒有。

[食]放下行李,一行五人準備到鳴沙山,便沿著陽關中路朝東走,想找一家飯店喫午飯,誰知飯店倒是有幾家,衹是都不開張,結果在一條小巷子裡找到一家蘭州面館,小小的店堂,五六張桌,正中是有煤爐,用管子把廢氣通到屋外,我們點了三份湯面一份炒麵,外加半斤牛肉,我喫的是炒麵,加了西葫蘆和少許醬油,面面粗粗嫩嫩,味道很好。


上圖 敦煌的蘭州拉面是白湯,和上海的咖喱湯不一樣


上圖 我點的炒面,裡面有土豆、青菜和西葫蘆


上圖 另點的牛肉,切得極薄,味道也不錯


上圖 面店裡的辣椒,看著有點嚇人,其實辣得還可以

[行]喫完叫了輛車,說好 15 元到鳴沙山,雖說是在城外,其實也就一點點的路。[見]鳴沙山的門前一咱都是旅遊紀念品店,衹是由於淡季的緣故,只開了一兩家。鳴沙山門票 30 元,進得門去,衹有我們幾個游客。

進門便是一座大沙山,月牙泉在大約一公里外的沙漠裏,過去有三種選擇,每人來回十五元的敞篷車,每人來回三十元的駱駝,第三個選擇是步行。我們決定騎駱駝過去,租了四匹, Lara 與我合坐一匹。管駱駝的人有點壞,等我們付了到月牙泉的錢,那些人卻說如果要到鳴沙山,要另外付 30 元,張華在一旁用上海話讓我們不要上當,說正宗的鳴沙山就在月牙泉的「貼貼邊上」。

一遛四匹駱駝浩浩蕩蕩地到了月牙泉,果然邊上便是鳴沙山,鳴沙山由於貼近月牙泉,現在已經不準滑沙了。月牙泉在幾座沙山的山谷裡,真是不看不知造物的奇妙,而且據說整個甘肅,衹有這裡有沙有泉。月牙泉果真是月牙形的,大大的象個湖,衹是已經結冰,聽說近年泉水越來越少,已經引水到泉,供人參觀而已。月牙泉邊上有座月泉閣,修得很漂亮,色調與沙漠非常相配。


上圖 遠眺月牙泉,圖中右側的那灣便是


上圖 沙漠中的枯樹,不知春天是否會發芽

Lara 見到這麼多沙,早已按捺不住,躺在沙山上玩沙,而後居然打算在沙山上挖個大洞出來,真是服了她了。鳴沙山邊上的山可以滑沙,衹是沒有聲音可聽,滑沙相當刺激,可是要自己從山腳爬上去,那些沙山,一腳踩下,沙便往下滑,絲毫著不到力,真是爬得我氣喘如牛,最終衹是到了半山腰就滑下來。滑沙是坐在一塊木板上滑,那塊木板長長的,重重的,是當地人把木板拖上去,供人滑的,所以要收 10 元一次。 若還想玩又不願付錢,也可以,衹要自己把木板背上去也成。

滑完沙,騎著駱駝由原路返回,到得門口,有人向我們展示在我們游玩時抓拍的照片,其中有兩張好的,買了下來,還價還到3 元一張。又有人詢問我們是不是要乘沙漠摩托,也是幾十元一次,沒有乘,那摩托是 250 摩托改裝成三輪的,樣子很酷,於是想到大熱天旅游旺季,這裡該是如何的景像啊。出了鳴沙山,買了一衹絨布小駱駝給 Lara 玩。


上圖 鳴沙山外面大道上的白楊

[行]門外衹有一輛出租車,據說是等二位日本游客的,於是把車截了下來,逼著司機暫時甩了日本人,把我們送到沙洲夜市。

沙洲夜市分為兩大塊,一塊是在沙州市場裡面,有點象上海的大食代,不過是一間間房的,每間房裡都開著店,可以坐下堂喫,也可以從別的地方買東西來喫,酒到邊上的小賣部自己去買。

我們在一家砂鍋攤,要了兩個砂鍋,我到一家新疆館子叫了一斤烤羊排,再到一家夾饃的攤點買了三個肉夾饃和一個光的饃,另外買了三瓶西涼啤酒,五個人喫得很飽。

那個肉夾饃是把紅燒的豬五花肉剁得極碎,夾到現烤橫批的饃裡,那饃既松且脆,而且更是又香又嫩,每個賣 2 元錢,如果要分著喫,可以叫攤主把饃一切為二。

至於沙洲夜市的另一塊,要到晚上才知道,我們回了酒店後, Sam 和 Lara 先睡,十點半,我打算去找網吧,收點郵件。於是我又回到了沙洲夜市那裡,突然發現大街上擺出許多烤肉攤,那些攤用蛇皮袋做帳篷,裡面用八條長凳圍成個方塊,攤主坐在方塊裡烤肉,客人坐在四邊喫。攤主有漢人也有維吾爾族人,我當然是選維族的攤啦。東西都是串烤的,有羊肉、羊腰、羊肚和羊肝,好象都是 5 角錢一串,我羊肉羊肚各要了五串,邊喝帶去的啤酒,邊喫熱熱的烤肉,也算是種遐意吧。整個篷裡衹有我一個是漢人,我靠著僅會的兩句維語,居然還能攀談起來。喫到十一點,就回賓館睡覺了,一路走回去,路上一點也不冷。

唯一遺憾的是,那裡的網吧,招牌還掛著,衹是已經變成一間大空房了。

(Sam補:一到敦煌市區,就覺得象西寧,所以很喜歡。這一次因為帶了小豆子,晚上不能一起出去吃夜宵,可惜呀可惜。還有,那個肉夾饃真的很好吃很好吃!)

第四天  1 月 19 日 星期一

[食]起床後,退了房間,算我們 180 元一間,把行李寄放在前臺,到斜對面街上,喫了一碗牛肉面,隔壁有家餃子館,給 Lara 點了六隻白菜餡餃子,據說是正宗西安的水餃,湯是紅湯。

[行]沙洲大酒店的對面,停著許多出租車,跑過去談定一輛新款的夏利,到莫高窟來回 70 元錢。張華下午要趕到酒泉,於是大家一起先到長途汽車站去摸了一下底。莫高窟不算很遠,衹是路上積雪不少,司機也不敢開得太快,加之半路飄起雪花來,更是小心駕駛。

[見]莫高窟冷清得很,停車場上衹有一兩輛車,我們買了票,一百元一張,去尋導游的時候,管理員讓我們先去參觀陳列館。陳列館是日本國政府全資修建的,修得挺漂亮,衹是那建築也是全日式的,陳列館裡開放幾個復制的洞窟,倒也不錯。館裡還陳列著被譽為敦煌第四百九十三窟的楊慧姍琉璃工房作品――千手千眼觀世音,著實不錯。

看完陳列館,走到莫高窟的入口處,導游讓我們先自行拍照,然後把相機和包寄存後,帶領我們參觀。我們連 Lara 共是五人,另外還有一撥也是五六個,就成了一組,一個導游帶著我們逛了一圈, 先後看了十個洞窟,但都不是最好的,那些好的洞窟,是要另外加錢的,最好的一個第 465 號窟,觀看一人次,要 500 元。 導游解說得還不錯,說了些故事,講了些知識。我提出要看藏經洞,也看到了;小小的一間,三點幾個平方米,誰知卻藏過那麼多的寶貝。

[食] 看完莫高窟,雪大了起來, Lara 嚷著嘴渴,附近的小賣部都沒有開,衹能到唯一的一家開著卻沒有顧客的餐廳討了杯溫水給她喝。

[行]一路開回市裡, 絲路的三姐希望張華當天趕到安西去,於是先回酒店取了張華的行李;再奔汽車站,張華買了四點半的票。[食]這時已經四點了,想著張華要先走,決定好好喫上一頓。我們到了長途汽車站北面的一家敦來順清真館子,結果,上菜挺慢的,張華等不及,就先走了。

我們點了醋熘娃娃菜,羊肉春卷,羊雜湯和一個叫做沙洲蒸棗的東西。


上圖 娃娃菜,醋溜的,嫩而香,直到回上海,Sam見到照片,還是要流口水


上圖 沙洲蒸棗,大很大的棗裡塞入豆沙,蒸制而成,甜糯馨香,不過要38元一份,算是很貴的價錢


上圖 羊肉春卷,裡面是羊肉絲,外面是薄餅,炸制而成,也是38元,非常有特色


上圖 點的羊雜,裡面的粉是另外出錢加的,這是我吃過的最好的羊雜,塊大而不辣,不是便宜下水的做法,羊肚很多

晚上我又去了沙洲夜市,喫了一個肉夾饃,便紮進烤肉攤裡,喝了新疆人的白酒,喫了烤肉,和他們聊得很好,最後硬是不肯收我的錢。

(Sam補:這天挺冷的,莫高窟愈發顯得冷清,別有一番風味。天空飄著細雪,小豆卻一路嚷熱,不肯戴帽子,一個人在後來跑。一會兒我們回過頭來,發現小豆的小臉已變得青紫,這一驚非同小可,大家趕緊七手八腳給她戴帽子捂臉,好在一會兒就好了。我們還買了不少堅果和果干,回到房間吃了個爽。

這天我們換了間飯店,也叫沙洲,在網上有不少人提到過。果然在淡季也有24小時暖氣熱水,屋裡鋪地磚,倒也干淨。房價70元,據說在旺季可以漲到280元。沿街的屋子有些吵,好在這天馬路上放的是Beyond的歌,聽著也不錯。 )

相關鏈接:

琉璃工房
敦煌研究院
敦煌石窟保護研究基金會

第五天  1 月 20 日 星期二 小年夜

[住]上午八點多,窗外的聲音漸漸地多了起來;九點多,我們起了床,洗洗涮涮,近十點退了房,把行李寄放在了飯店。

[行]和飯店的服務員聊了幾句,她說如果要到酒泉,可以乘飛天快客,四十五元一張票,五個小時左右。於是我和小郭子一路走到汽車站, Sam 則帶著 Lara 慢慢邊玩邊走。我們買了下午兩點半的票,對號入座,票價七十,也不知是不是春節漲價。買完票往回走,在一個 block 外碰到了慢慢走來的 Sam 和 Lara ,叫了輛車到達記驢肉黃麵館。

[食]這家店是昨天載我們到莫高窟的那個出租司機介紹的,就是我們前天下榻的沙洲大酒店對面。店裡衹賣兩樣東西――驢肉和黃面。驢肉論斤賣,我們要了三兩,上來的時候還在冒熱氣,其實就是白切驢肉,上面還鋪著一層香菜。那騙肉味道不好也不壞,若是不說,我絕對會以為是牛肉。

黃面挺有特色,又滑又韌,是炸醬拌面,炸醬的味道不錯,裡面有豆丁大小的香菇,別的喫不出來,不加辣的話,味道稍嫌偏淡。


上圖 這便是驢肉,是不是看上去很老?


上圖 黃面和炸醬

[見]喫完面,店外整條街是一個批發市場,於是隨便逛逛。先是賣小商品、賣瓜籽、賣糖果的,再是賣魚的,然後是賣肉、賣蔬菜的,整條街三五百米長,東西多得很。蔬菜用棉被蓋著,問了一下,黃瓜賣三元五一斤,還看到許多賣新鮮平菇的攤子。

由於市場比較擁擠,就把 Lara 抱在了手裡,穿過了那條街,準備打車去白馬塔。路上看到敦煌市政府的一張告示,說是要限期搬遷莫高窟周圍的墓葬,可惜告示衹剩了半張,看不明白。

[行]叫到了車,說好十五元到白馬塔來回,車往城外開去,路過一個藍球場大小的土包,後來才知道那是沙洲故城遺址。白馬塔在白馬村裡,門上加鎖,無人賣票,喊了幾後後,邊上的住家幫我們叫來一個老大爺,也是村民,說是淡季無人參觀,就托他看管。門票原是十五一人,還了個價,十元一人。

[見]進了門,穿過一個十五米左右的長廊,就是一個小場子,場中央就是塔了。據說是當年鳩摩羅什為了紀念他的白馬建的。光禿禿的沒什麼好看。小郭子發現後牆上有扇小門,說是門後便是故城遺址。小郭子叫來了老大爺,開了門,讓我們參觀。

門外是一大片農田,冬天都沒有農作物了。三五百米外有幾個土墩,便是遺址了,也沒有走近去看。

[行]又回到出租上,離長途發車還有兩個多小時,告訴司機要到汽車站附近的網吧。司機說中午時間,出租不能朝大路走,於是衹能繞著路把我們送到了連興網絡,看樣子,可能是敦煌最大的網吧了;那時有四五十臺機器,還有包間,上網兩元錢一個小時,速度也相當的快。替 Lara 也開了一臺,讓她上網玩 Disney 網站上的 flash 游戲。

[食]上了一會兒網,她們都說不餓不要喫東西,於是我到隔壁的清真飯店,想點上一碗炒面片什麼的,結果服務員說人都回老家了,不賣東西,也搞不懂他們為什麼還把店開著。上了網,也收了 e-mail ,辦公室的和 Yahoo! 的,速度表現出奇的好。

[行]快近兩點的時候,我和小郭子叫了輛車回沙州飯店取行李,再回網吧接 Sam 和 Lara ,然後到了長途汽車站,付了五元錢給司機。

[見]長途汽車站對面,鑼鼓震天,原來是「愛敦煌社火隊」準備出發,對面的半條馬路被佔了,正有兩個人在表演「牽犟驢」。抱著 Lara 看了一會兒,社火隊就出發了。最前面的是隊旗,跟著一對蚌殼精,再是一對紙紮的黑翎白鳥,套在人身上,脖子長得很,然後是鑼鼓和豬八戒背媳婦及其它各種小妖怪,最後是一對雙人扮的獅子。

[行]上了一個多小時的網,已近兩點半了,我們上了車,飛天快客是大巴,行李放在車肚子裡。二兩三十五分,人還沒有坐滿,就發車了。車到路上,社火隊已經從對馬路回來了。

車行一會兒,我和 Lara 就相擁睡著了,等醒來,已經到了安西。安西停車五分鍾,[食]買了三個茶葉蛋,那些蛋是擱在一個紫銅的暖鍋裡的,暖鍋裡有水,極淡的褐色,有些蛋在水裡,有些在外面。我要了那種裂殼的,喫上去稍有咸味。

再睡也睡不著了,就看看外面的風景吧,沿路都是戈壁,路面兩邊的覆雪也漸漸地多了起來。導乘小姐發了一人一包餅乾和一塊印有飛天圖樣的手絹,算是留念。然後開始放 VCD ,第一個是鄭伊健的《炮制女朋友》,第二個是鄭伊健、陳小春和陳慧琳的《幻影特工》,路上還停了玉門市和嘉峪關。

七點多,車過嘉峪關,路變得更不行了,不再是兩邊有雪,而且整個路面被冰層覆蓋,車速逾發慢了。八點,到了酒泉,出了汽車站,路上的積雪越發厲害,走路也很滑,路上衹有一家藥店還開著,跟本看不到有飯店的樣子,衹能躲在藥店裡,給張華打了一個電話,她讓我們直接叫車到酒泉迎賓館。

[住]叫了車直接到了酒泉迎賓館,酒泉迎賓館在倉門街上,大門朝東,主樓朝南,是以前的地委招待所,到我們剛進大廳,張華以及絲路的二姐就來了,二姐已經替我們定了房間,分別是 307 和 309 ,房間不錯,有暖氣(這是當然的啦),有熱水,也有洗浴的毛巾,有電視,什麼都有。二姐一個勁地打招呼,說是北樓比較好,這幾天人少就不開了,所以衹能將就一點等等,說了好幾遍,倒弄得我們不好意思起來。

[食]放好行李,已近九點,絲路的二姐便帶著我們去喫晚飯,路上問起絲路,張華說他到老家祁連山裡看望幾個長輩,結果喫了四五頓飯,給喝倒了。

西大街往南的第二條街,據說附近都是飯店,我們去了一家叫樓外樓的火鍋店,原來,絲路家起先已經在這裡喫飯,喫到一半,張華和二姐來接我們,等安排好我們,衹剩絲路的二姐夫還留守。席面已經清乾淨,重新上菜,是一個熗鍋魚,魚是鯰魚,上海人不喫的那種,那魚有點象貴州的乾鍋魚,裡面有辣椒和大蒜,魚做得既嫩且酥,味道相當好,衹是辣椒看上去顏色不對,倒有點象是重復利用的。等魚喫完,加湯喫火鍋,有厚百頁,面筋(就是上海的烤麩),以及蔬菜等。

喫了點菜,便開始喝酒了,桌上有半瓶醴泉,據說是酒泉最好的酒,要一百四十八元一瓶,絲路的二姐夫吟了李白的一首詩,沒聽得太明白,衹記得他說道:「人若不愛酒,何必到酒泉」,喝就喝吧,你一杯,我一杯,一下就喝完了,他又開了一瓶醴泉,也喝了大半瓶。喝酒的杯子很小,一口一杯,他們也很會敬酒,眨眼的功夫,我、 Sam 和小郭子大概每人喝了三兩,我想喝啤酒,結果二姐夫不讓,說是要喝啤酒回上海去喝,在酒泉就得喝白的。席間二姐也喝了幾杯,喝得面不改色。

[見]喫完飯、喝完酒,沿著那條街向東走,一路都是冰,走到南大街往北走,再從西大街走回迎賓館,路上看到鍾鼓樓,算是標志性建築物了。

[食]那酒的確很好,被冷風一吹,也絕無不適,小郭子和 Sam 也都說酒不上頭是好酒,衹是我還沒喝過癮,快到賓館的時候,又買了一個方便面和一罐啤酒。方便面叫今麥郎,回到房間,又不想喫了。

(Sam補:黃面比意面好吃多了!

白馬塔院裡地上略略有些雪花,天氣很冷,天空很藍,整個感覺就是“冷”和“清”。很喜歡。小豆子後來在田埂上走來走去,玩得很開心。)

第六天  1 月 21 日 星期三 大年夜

[食]早上起來,和小郭子、 Sam 帶著 Lara ,沿著倉門街,走到西大街南面的那條小喫街,找了一家湯粉館,分別點了羊雜粉、羊肉粉和牛肉粉,以及一個饃。


上圖 酒泉的饃,很香很脆


上圖 羊肉粉


上圖 粉湯攤,邊上便是賣酒的,白酒全是6瓶一盒的

喫完早飯,去了鼓樓,其實鼓樓是酒泉的市中心,就在十字路的正中心,那十字路,按著方向,便叫做東大街、南大街、西大街和北大街。


上圖 鍾鼓樓,酒泉的標志物


上圖 鍾鼓樓的另一面

鑫利商場,在十字路口的西北角上,昨晚絲路的二姐說那是酒泉最大的商場。我們買了些禮物給絲路的父母,我自己買了一條蘭州煙。

[食]買完東西,已經下午一點, Sam 和小郭子要回賓館去,我看到商場裡有家 DICOS 炸雞店,便帶著 Lara 去,我要了照燒雞飯, Lara 則一眼看到了翻斗樂,那個翻斗樂很小,可小朋友誰會在乎呢?最後,給 Lara 買了 chocolate ice cream ,打包帶回了賓館。

下午二點,絲路和張華在小郭子那裡洗了個澡,然後帶我們去了絲路的家。路上買了鞭炮和啤酒。絲路的家在酒泉中學裡面,酒泉中學是酒泉地區(包括敦煌、嘉峪關、玉門市、陽關等地)最好的學校,而絲路當年更是地區狀元呢。

中學很大,圖書館什麼的還是漢代建築,到了絲路的家,他們正在包餃子,餡是韭菜、大肉(豬肉)、雞蛋拌的,小郭子和 Sam 也學著包, Lara 則跟了絲路的幾個外甥去籃球場玩雪。

餃子總共包了五六百個,六點時開飯,兩桌餃子,外加兩個泡菜,沒有葷的,因為餃子是主角嘛。餃子很好喫,連我這個向來不碰韭菜的也喫了二三十個。主人們不斷地給我們下餃子,說是一定要喫飽,他們說年夜飯又叫「裝倉飯」,不喫飽的話,來年要一年餓到頭。喫完餃子,便開始喝酒了,收拾掉桌子,重新擺上白切羊肉、白切牛肉和白切雞肉,絲路的爸爸開了張華的爸爸從上海捎去的茅臺酒,衹是絲路在車上已經打翻了半瓶。

喝酒是用小盅,一盅三錢左右,衹是盅數頗多,時不時地被人敬一杯,酒泉規矩,敬酒的時候,是被敬的人喝,敬的人不喝,而且往往一敬就是三杯,照那種喝法,豈不是越德高望重,喝得就越多?喝完了茅臺,開始喝漢武御酒,據說也是好酒,絲路的爸爸教我劃拳,教完大拳教小拳,大拳是手中出零至五的數字,嘴裡喊零到十的數字,如果嘴中喊的數等於雙方手上比劃數字的總和,便贏了;小拳是大拇指管著食指,食指管著中指,以此類推,到頭來小指又管著大拇指。等學會,也輸了好幾杯,心想著結束了,沒想到才是剛開個頭。原來劃拳要劃一圈,就是跟所有的人都劃過才算,叫做「打一個通」,於是一個個劃,一杯杯喝,每個人要劃三次拳,既使三次都贏了,也要喝一杯,說是不能「剃人光頭」,反正喝酒的名堂很多,總能讓你喝下去。一瓶漢武御喝完,又開了第二瓶,我也喝了不少酒。等我一圈全劃完,他們說輪到 Sam 了,要每個人都打個通才行。 Sam 也劃了一圈,衹是她不會什麼大拳、小拳,於是玩起了石頭剪子布和老虎棒子雞,喝到後來, Sam 衹能捧著馬桶吐了,這時第三瓶漢武御也開了。輪到小郭子,見到架勢,是死活不肯打的了,時間也不早,主人總算放過我們。 絲路二姐昨天聽我們說起冬天喝不到杏皮水,還特地煮了杏皮水給我們醒酒。

張華和絲路送我們回家, Sam 雖說吐 了 ,神志倒也清醒,還說著那酒的好處。 路上在絲路家門口和我們賓館門口放了鞭炮和煙花。回到房裡,倒頭便睡。

(Sam補:顯見得是Yule自己喝多了,那天晚上分明所有人都打通了,而且小郭子精神頭兒最好。我雖然吐了,但這酒不上頭,第二天睡到九點,神清氣爽。)

第七天  1 月 22 日 星期四 初一

[住]上午九點,醒轉過來,才發現昨天回來倒頭就睡,竟連傳說中震耳欲聾的除夕鞭炮也沒把我吵醒。

[食]將近十點出門,小郭子還是想著米飯,於是我們到了 DICOS ,打算用昨天拿到的 coupon 喫咖喱雞飯。 DICOS 的工作人員還在擦窗,裡面一個顧客也沒有,撕三張 16 元賣 10 元的咖喱雞飯加脆雞翅的 coupon , Sam 還要了玉米濃湯,結果被告知飯要半小時才能蒸好,而湯也要七分鍾才行,小郭子和 Sam 商量下來,決定等。第一回合,衹買了熱果珍、熱紅茶和大杯可樂。

Lara 在路上的時候已經嚷著走不動了, Sam 說是因為肚子餓,我衹能把她抱到了 DICOS ,結果沒料想, Lara 一頭紮到翻斗樂裡,絲毫看不出沒有力氣。

等了十分鍾,實在肚餓,決定先買一個招牌食品――魔法雞塊,我們有的是 coupon , 9 元賣 6 元,拿了 coupon 去買玉米湯和魔法雞塊,被告知湯還要等五分鍾,雞要等三分鍾。第二回合,衹買了魔法雞塊。一份雞塊有五塊雞,炸得極嫩,放在一個紙杯裡,另有一包勁爆粉,裡面是味精和花椒粉以及辣椒粉的混合物,把 Lara 叫出了翻斗樂,喫了一塊雞;餘下的拌了勁爆粉,喫上去不辣不麻,倒是挺鮮。

五塊雞眨眼就沒了,於是第三回合又買了魔法雞塊,轉眼又喫完了。第四回合,買的還是魔法雞塊,另加一份 6.5 元賣 3 元的的玉米濃湯,湯還是要等。

又過了十幾分鍾,櫃臺裡叫我,說是飯好了,讓我可以付錢了。於是第五回合買了三份咖喱雞飯,在送了我三對雞翅後,被告知第四合的湯還沒好,而咖喱飯的飯雖然蒸好了,可咖喱卻還要加熱,衹能先喫雞翅了。

五六分鍾後,咖喱總算化凍了,湯也好了,我的可樂也喝完了,第六回合,買了中杯的可樂,取了咖喱飯回來。咖喱飯挺好喫的,衹是上面的咖喱衹是化凍,還是冷的。 Lara 從翻斗樂裡出來,又喫了兩塊雞,嚷著太熱,其實就是想喫冷飲啦,於是第七回合,買了蛋筒。

[行]從 DICOS 出來,已近十二點了,出門,打車,和司機說好 40 元錢到嘉峪關,酒泉的出租 6 元起步免費 2 公里,單價 1 元 1 角每公里,後來發現酒泉到嘉峪關是 23 公里,討價還價的結果,倒是貴了。

誰知車一進入嘉峪關市,那司機便不肯走了,說是到關城景點,還有幾公里,要外加 20 元錢才肯去,實在氣不過那司機的做法,於是下了車,另外付了十五元打車到了關城。

[見]關城的確相當雄偉,號稱天下雄關,一九六一年即被定了全國文物保護單位。關城景區門票 60 元,進入景區剪一次票,進關城剪一次,參觀長城博物館剪一次。其實還可以參觀一個黑山雕塑群,我們沒有去。


上圖 嘉峪關的雪地


上圖 長城一角


上圖 關城遠眺


上圖 關城


上圖 關城外的雪


上圖 關城


上圖 嘉峪關的樹


上圖 上關城的臺階

登完城樓,在雪地裡打了個雪仗,豆豆也中了幾個流彈,最後更是高興得躺在雪地裡, Sam 也是熱得脫掉羽絨服,干脆衹穿羊毛衫。

然後去看了博物館,整個博物館,就我們四個人;東西不錯,知識性也挺強,就是展品少了點。 Lara 看到了一個守城示意模型,最外的一層是黃沙,於是興奮地堆起了「鳴沙山」。

出了博物館, Lara 再走不動了,於是騎在我們身上, Sam 和小郭子走了大路, Lara 騎在我身上走了小路。小路雖說近一點,可實在是有些艱難啊,一個溝一個溝的,被雪覆著,看不清楚,要踩下去,才知道;其中還有幾條小溪,可以帶著 Lara 跨過去也非易事,好不容易走到大門,比小郭子她們早了一步,但我已是滿身大汗,衹會喘粗氣了。

[行]出了大門,有些人在等車,可這是荒郊野外,半天也不見一輛車來,於是施展上海搶出租的手段,跑到對街,好不容易攔到一輛,談好 40 元錢到酒泉。車行很順利,路上司機還付了二三元過路費,車到酒泉外圍,其實也就是我們小年夜下車的地方,司機說進不去了,讓我們換輛面的。酒泉的面的是 3 元起步,可那司機說初一不打表,起價就是 5 元,好吧好吧,花了 5 元錢,過了幾個街區,就到了賓館。

[食]在賓館稍事修整,問了服務員,說是酒泉最好的飯店是民族飯店,在南大街的,於是一行四人準備去喫年初一的正餐。民族飯店很近,其實就是往東一個街區,再往南兩個街區,可是飯店寫著初一停業,於是衹能去了斜對面的誠成大酒店。

喫飯是在二樓,飯店很是氣派,我們四人坐了一間包房,漂亮得很。坐落停當,無奈服務員實在是愚笨得緊,我見到菜單上有的菜不懂,便向她詢問,結果那服務員好似劉胡蘭――一問三不知,而且但凡她不知的,便說那個菜「沒有上過」,我真搞不懂,要是服務員要上過那個菜才知道裡面有什麼,這店還怎麼個開法。小郭子說年初一要喫湯圓的,我看到菜單上有 2 元一碗的,卻不知到底是不是我們所說的湯圓,於是問那個服務員,她先是說「沒上過」,又是說「象超市那樣」,等我問她超市的湯圓是什麼樣的,她又說不上來了,結果乾脆說「店裡沒有」。等我幾個菜點好,意識到那服務員是「夾纏不清」的那種,便讓她把湯圓點下去,看廚房裡有沒有再說。

又點了幾瓶啤酒,可那服務員居然用葡萄酒的起子來開,真是「瘚倒」; Sam 讓她去找啤酒扳手,她居然說「找不到的」, Sam 也算是「氣過了枷」,親移蓮步,到吧臺找來扳手,總算打開啤酒。

等著上菜,小郭子發現杯裡的水垢居然象沈砂般厚厚的一層,問那個服務員,當然也是問不明白。

烤羊排味道很好,裝盤也相當漂亮,甚至有用蘿蔔雕刻的小鳥,當然成了 Lara 的玩物。

喫了些菜,喝了點酒,湯圓也上來了,湯圓倒是正宗的小湯圓,衹得下得不行,湯混混的,湯圓也開了花,估計在冰箱裡存放的時間也不短。


上圖 面筋煲,酒泉人管烤麩叫面筋,味道尚可


上圖 烤羊排,烤得有點韌,不太咬得動


上圖 酸辣羊肚,我非常喜歡


上圖 玉米烙,不怎麼樣,特別不喜歡上面的紅綠絲


上圖 這便是湯圓了,也叫湯團,下得糊糊的,而且破了


上圖 咸魚茄子煲,不怎麼樣

(Sam補:在嘉峪關打雪仗,被Yule一雪球砸得結結實實,後脖梗子裡全是雪,冷得又叫又跳。小豆也被我們感染,開心地在雪地裡亂走一氣,等回到房間,發現鞋襪全濕了。)

第八天  1 月 23 日 星期五 初二

今天說好去絲路的舅舅家,在戈壁灘裡。一早絲路、張華和三姐來接我們,一行七人走到南大街邊上的汽車站,坐長途車去一個叫「下河清」的地方。車子很擠,當然也免不了超載什麼的,衹是比山西的超載、拉客要好上許多。

一個多小時後,我們到了絲路的舅舅家,門前便是雪地,於是大家一起打雪仗、堆雪人,玩得不亦樂乎。

玩完了雪,參觀絲路的舅媽擀麵,然後當然是喝酒嘍,我又和他們打了一個通,可是絲路怕我們喝不了,老是打圓場不讓我們我喝。


上图 鄉下的土雞,好香哦,不過有點老,也難怪,雞很大


上圖 白切牛肉


上圖 涼菜


上圖 正宗的手擀面


上圖 這便是臊子面的臊子--澆頭

後來,聽絲路說起,原來酒泉喝酒的規矩是客人不說停,主人便不停,衹有當客人喝得盡興了,才能收場。

晚上,絲路和張華帶著我們去了西大街一個街區的那條小喫街,選中一家號稱新疆烤肉的羊肉串店,喫了上百串羊肉串和羊肚串,喝了啤酒, Lara 也非常高興地學會了怎麼喫羊肉串,我們還喫了烤餅,脆脆香香的。


上圖 羊肚串


上圖 羊肉串,衹要三角錢一串,10元三十五串,據絲路講,就要這種肉小的才好吃

第九天  1 月 24 日 星期六 初三

[食]早上起來,又是在 DICOS 喫的, Lara 乖得很,連翻鬥樂也沒有玩。[行]喫完早飯,叫了面的,到了酒泉的泉湖公園,那公園並不遠, 3 元錢的起步費就到了。門上寫著「西漢酒泉勝跡」,門票很便宜, 3 元一張。

[見]進門,左邊是個廟,廟門掩在牆後,我興奮地跑過去,結果是鐵將軍把門,門上掛著一塊木牌子 ,上面寫著「佛事請打電話」,下面則是個全球通的手機號碼。

再往裡走,便是那著名的泉眼,泉眼前便刻著李白的 那首 《月 下独酌》。在那冰天雪地的地方,几米开外的人工湖已经连底都冻住了,而那酒泉之上居然真的氤氲着一层热热的水雾,丝毫不冰,可谓一奇吧。   在围墙外面,便是一个大湖,整個湖面已经冻住,上面覆着厚雪,可我们还是不敢走,远远地望见湖中心有塊籃球场大小的冰地,已经被铲去了雪,还有些人坐在那边的长凳上,便壮着胆子走了过去。


上圖 可酌亭


上圖 公園裡的長廊


上圖 Lara和爸爸玩冰橇,爸爸拖著Lara走


上圖 幾天玩下來,Lara見雪就要躺下

那块冰地,是特地开辟出来让游客滑冰的,滑冰并不是穿着冰鞋滑,而是一种简易的「冰橇」。那冰橇是用木头做的,底面钉两条平行的角铁,板上钉个木桩子,人坐在上面,手里拿两根铁杆,就可以滑了,不但可以一个人滑,还可以用绳子串起来,排行一列一起滑。冰橇可以租,每二小时 4 元钱。

Lara 开心得要死,让妈妈坐在冰橇上,用绳子拖着妈妈走,象个小纤夫。 我们玩了大半个小时,然后从湖面走到另一端,大家一起在雪上畫卡通玩,畫了一會,開始覺得有點冷,便出了公園,[行]叫車去酒泉西北角的丁家宅墓葬遺址,該處墓葬以畫象磚而聞名,在酒泉市外十幾公里的地方,結果等我們到了那裡,衹看到了一座挺漂亮的博物館,座落在戈壁灘中,博物館顯然是新建的,連玻璃也沒有裝上,四處還散落著各種建築材料,根本沒有一人看管,也不知何從參觀,衹能原車返回市裡,到了酒泉市博物館,總共四十元錢。

[見]酒泉市博物館在一個居民區的第一排,一樓是一排商店,二樓是一個網吧,三樓才是博物館,我們到的時候大約是一點二十五分,博物館中午休息,要到下午二點半才開放,於是我們先到了二樓的網吧。 網吧挺大,生意也好,我們照例租了四臺機器,分別上網;可是問題出現了, Lara 要玩的 Disney 網站居然被 block 住了,跳出一個頁面,說是我們啟圖上被禁止的網站。我找來了管理員,可管理員根本就不懂。哎,可憐的 Lara ,沒有玩成 Disney ,而更可憐的是 Sam ,要在網絡上尋找其它 Lara 可以玩的東西。 二點半, Sam 和小郭子先上了三樓博物館,我和 Lara 稍後也去了。博物館很便宜, 5 元一張票,東西也很少。和博物館的人聊起丁家宅墓葬,他們說酒泉的幾個墓葬遺址都是 5 月至 10 月開發,冬天濕度太大,怕影響文物。

[食]博物館出來,走走看看,一路走到了小年夜喫晚飯的樓外樓,肚子也有點餓了,於是就進了樓外樓邊上的火鍋店。我們舒舒服服地喫了一頓火鍋,我和小郭子說好晚上再去喫烤肉串。

快近十一點的時候, Lara 已經睡了,我硬是纏著小郭子再去喫點羊肉串,我們一路走去,看看這家,瞧瞧那家,最後還是選中昨天晚上絲路選中的那家,叫了十串羊肉串、十串羊肚,還從隔壁店裡叫了一盆炒田螺,端上來一看,並不是上海的那種象蝸牛般大的田螺,而是一般的小螺絲。那盆螺絲炒得又咸又辣,而且間或還有些臭味。喫喫聊聊,喝喝啤酒,還聽見對街打架砸玻璃。最後,喫了一個烤餅,想給 Sam 帶個回去,可居然店裡的餅全賣完了,連隔壁店裡的也賣完了。

第十天  1 月 25 日 星期日 初四

[住]上午九點半,雖然醒了,卻還睡在床上,絲路打電話來,說是他們正在出門,一會兒在路口碰頭,先喫牛肉麵,再去買東西。匆匆地洗漱完畢,十點整出門。

[行]抱著 Lara 走到南大街,路上在倉門街看到一家牛肉麵館,絲路和張華已經等在街對面了。[食]絲路說要帶我們去喫牛肉麵,於是到了我們喫烤肉的那條街,烤肉店都還關著,那家昨晚被砸了玻璃門的店已經用塑料紙糊上了破玻璃,一路走過去,沒有看到面店。 絲路打了電話給他姐,說是民族飯店邊上有家挺好,跑過去一看,裡面的椅子都碼在桌上,門上掛著把大鎖,估計是要再過幾天才開門。

於是到了對街的一家小館子,外面的招牌上寫著「上海小籠包」,生的小籠在門外蒸,的確是小籠,一籠十二個,大小和上海的一樣,剛想進去喫,見過服務員掀開一籠蒸好的,見到裡面的東西,哪是上海小籠包,簡直就是「西」式的叉燒包啊!原來那而是發過酵的,生的時候與正宗上海的一般無二,等到一蒸,面便發了起來,頂上也開了花。這時,事先進店門打探的張華和小郭子走了出來,說那小籠包不是純肉餡的,裡面還有白菜粉絲等事物,大家興意索然,衹能往回走。

走到路口,大年夜喫砂鍋的那家店邊上,又有一家,在門口支了一個大鍋,裡面熱乎乎地燒著一鍋糊糊的東西,邊上有兩個大碗,一碗是掰開的油炸麻花,另一碗是切成片的老豆腐。絲路一看就高興了,說那是「糊鍋」(也有可能是「糊果」,因為油炸麻花也叫「油果」)。說完,絲路便一頭紮進店裡,小郭子想喫釀皮,正好對面有一家,我便過街幫她去買。釀皮挺厚,兩元錢一碗。

等買了釀皮回來,衹剩張華一個人在門口,說是堅決不喫這個了。原來她天天在絲路家裡喫這糊鍋,喫怕了才所以要出來找牛肉面的。 那東西糊糊的,的確也引不起什麼食欲,好在店家還沒來得及招呼我們,於是我便慫恿著大家到倉門街先前看到的牛肉面館去喫。

[行]絲路被我們從店裡拖了出來,問我拿了一千九百元,說是先去拿火車票,問他有沒有軟臥,他說整個酒泉衹有五張硬臥,夠不容易的了。絲路先離開了,我們幾個一路走到了那家牛肉面館。

[見]剛到面館,前面由北向南來了一隊社火,旗幟上寫著東北街社火隊,有一輛彩車和一隊秧歌,抱著 Lara 看了一會,拍了幾張照。

[食]點了五碗面, 2 元一碗,每碗漂著一塊五角硬幣大小的肉,於是另點了半斤牛肉, 18 元一斤。那面太軟,絲毫沒有嚼勁,牛肉沒有成片的,全是散散的碎肉,用醋和辣椒拌的,又老又硬,喫剩了許多。 面還沒喫完,絲路就和他二姐來了,說是車 票 已經拿到,明天晚上九點出發。

[見]喫完牛肉面,走到大街,看到大規模的社火游行,走走看看,我和絲路還打了街上的電子槍,衹是都沒有中獎。走到東大街鼓樓往東一個街區的轉角上,是酒泉夜光杯廠的門市部,據說那夜光杯便是「葡萄美酒夜光杯」的典故,大家進去買了一些, Sam 買了一盒四個的給我丈人, Sam 、 Lara 和我各選了一個,算是自己用的,總共 130 元錢。


上圖 社火表演,過年嘛,圖的就是這份喜慶


上圖 社火表演,扇子隊

買完夜光杯,到斜對面的一家超市買酒,我們買了兩瓶漢武御酒( 40 元一瓶),[食]張華還買了些方便面和光友米粉,準備在火車上喫,絲路一見就懵了,說是 讓他媽媽 切點肉帶點饃就成了 ,哪還用得著買方便面 。 在超市門口還看到了酸奶,喝著甜甜的,我一口氣喝了兩罐。

下午,從賓館出來,叫了車到「彩虹橋」批發市場,逛了一圈,市場裡大多數攤位都還沒有開,裡面的東西著實看不上眼,讓我想起上海的國貿批發市場。市場最南邊,有幾個乾果商店,杏仁從 12 元到 18 元,楱子 12 元,葡萄乾從 3 元到 7 元都有,我們分別買了一些,另外還買到杏皮,回上海就可以自己做杏皮水嘍。

批發市場出来,沿著南大街朝北走,打算找一家網吧,結果尋了兩家都是客滿,[食]路上又喝了一罐酸奶。我們向那個賣酸奶的老太太詢問哪裡喫飯比較好,可是鬧了半天,都沒有解決溝通問題,她聽不懂我們說些什麼,我們也搞不懂她在說些什麼。

好在斜對面就是那個年初一想喫沒喫到的民族飯店,飯店的餐廳在二樓,進入餐廳,實在難以想象就是市裡最好的,一共十幾張桌子,有大有小,我們去的時候大概五點,吧臺告訴我們要六點才開始營業,我們也不管,坐了下來,喫我們帶去的楱子、杏仁和松子。

還好,服務員五點二十分就讓我們點菜了,我們點了羊雜和冬瓜羊排煲及其它幾個小菜,結果上來兩大鍋湯, Lara 倒是表現出奇,喫了好多羊肉。

第十一天  1 月 26 日 星期一 初五

[住]早上醒來, 快 十點 了 ,張華已經來了,在小郭子房裡聊天,先把 Lara 送到了小郭子房裡,我和 Sam 再做點最後的收尾工作。 收拾行李,除了兩個大包外,還有兩瓶酒和一袋干果,而且必須把羽絨背心和毛褲都穿在身上。

[食]十二點,到了絲路家,打過招呼後,就喫那著名的「絲路媽媽手抓羊肉」了。絲路總是勸我們多喫些,於是他給我羊腿的時候,說羊腿是羊身上最好的肉;給 Sam 羊扇子的時候,羊扇子又變成了羊身上最好的東西了。綿羊肉很肥,相當好喫,咸淡適中,不蘸調料也很好喫。我喫了一塊羊排,一衹羊小腿和一塊兩節的羊脊骨。絲路說喫手抓羊肉一定要喫生蒜,於是就著羊肉喫了薄薄的一片,衹覺得辣辣的,想不通為什麼北方人都有喫蒜的衝動與快感。喫完羊肉,一人來了一碗羊肉湯,湯裡有切成小片的西葫蘆和大量的蔥,可能是偏咸的緣故,微有苦味,沒有想象中的好。另有兩個冷菜,一個是糖(醋)拌胡蘿蔔絲,另一個是白白長長的,樣子極象軟冷了的炸薯條,原來是在蒸熟的白蘿蔔條上撒上白糖,味道是甜的,與上海的糖冬瓜相似,衹是更軟些。


上圖 傳說中的絲路媽媽手抓羊肉

喫完午飯,絲路的大哥打電話來,說是城外有處地方奇石遍地,要帶我們去看。

[行]我們出了門,叫了兩輛車,先是順路接了絲路的大哥,然後談好 20 元錢,把我們送到火車站左邊的一個村裡。 家家戶戶的 院子裡都放著幾十塊石頭,大小不同,顏色各異,倒也好玩 ,我當時想到的就是,如果搬一塊回上海,醃咸肉壓缸沒有問題了。

看完了河床,便沿著鐵路走,我們 Sam 輪流抱 Lara ,一行人一直走到火車站邊上,再走便要進站了。於是從邊上走到了公路,正好遇到進城的長途車,撋了下來。

等車到市區,小郭子還要買些杏仁什麼的,便和三姐一起向彩虹橋走去, Lara 已經睡著了,我們便叫了車回賓館,順路把絲路一家帶到了 DICOS ,說好晚上再去絲路家,一起出發。

到了賓館, Lara 還在睡,而且看上去一時半會也不會醒,我則是口乾舌燥,打算去買點飲料回來喝。正要出門,小郭子從外面回來,便叫上她一起去,半路和她聊起,都覺得這臨行前的最後一頓,還是讓絲路他們好好地告別一下,決定晚飯不去他們家喫了。走到 DICOS 告訴絲路,然後和小郭子繼續走走,喝了酸奶,還替 Lara 買了兩本故事書,小郭子還了一個可以畫圈的玩具送給 Lara 。

等我和小郭子回到賓館,將近六點,Lara也正好睡醒,於是一起出門喫晚飯。飯店就選了賓館邊上的一家,菜相當便宜,而且可以點半盆。


上圖 這個菜叫做石化菜,口感有如塑料,根本無法下咽


上圖 裡面包了白糖的油餅,味道相當好


上圖 紅燒帶魚,紅燒的意思是「辣」燒,著著辣得很


上圖 醋溜白菜


上圖 拔絲紅薯,還可以

喫完飯,回到賓館,再行收拾一下,絲路的二姐便來接我們了,我們上了車,再到酒泉中學和絲路他們另一輛車會合,一起出發向酒泉火車站進發。

由於不是始發站,停車不過四分鍾的時間,相當混亂,好不容易都擠上了車,沒說幾句話,就熄燈了。

相關鏈接 :

酒泉奇石網

第十二天  1 月 27 日 星期二 初六

[行]上午六點半,迷迷糊糊醒來,窗外還是黑的,列車的燈已經亮了,過了一會兒,列車員就來換票了,匆匆穿衣提包,七點十四分,火車到了。

[食]出了站,右邊有個「金鼎牛肉麵」館,就是絲路的姐姐介紹過的那個,店面整潔明亮,檔次分為 5 元、 8 元、 10 元、 20 元和 30 元幾種,無非都是牛肉麵另加葷素小碟。我們要了 5 元的面,有牛肉薄片一碟,四五片,醃白菜絲和醃胡蘿蔔塊各一碟,這回總算喫到了蘭州的正宗拉麵了,和上海的蘭州拉麵不同的是湯裡沒有了咖喱,估計是上海的牛肉湯味淡,要用咖喱來掩蓋吧。 那面還是太軟,沒有嚼頭,絲路說是因為我們要的是細面,易爛的緣故。 Lara 喫了一點,到處亂跑,開心地看店裡大魚缸裡的魚。

[見]七點三刻,天已經全亮了,我走出面館逛了一圈,而館的右邊有家錄像館,每人 3 元,包廂 10 元,包間 20 元;遠處有兩幢非常高的漂亮住宅樓,火車站後面是座山,山上还有座塔。

[行]八點半,我們出了牛肉面館,走向候車室,候車室的入口處很窄,擁擠不堪、混亂不堪,好不容易擠了進去,已經開始檢票,總算是始發站,上車還不難。

[食]等放好行李,時間尚有許多,於是到小賣部買了四瓶 3 元的黃河啤酒和一個特大瓶的康師傅綠茶。

[行]上午九點零二分, T118 準時發車,行車半小時,開了啤酒喝,不一會兒,衹覺得頭昏腦脹,問 Sam 討了一顆 bufferin 服下,再過五分鍾,我扛不住了,大家也紛紛欲睡,衹剩絲路一個,獨自看書。

[食]十二點醒來,衹剩 Lara 還在熟睡,先是喫了絲路帶的蘋果,再喫了他帶的煎餅,然後泡了光友的四川泡菜粉和魚香肉絲粉,又喝了啤酒,啃了些雞,喫完午飯,蘋果全殲,煎餅幾乎喫完,啤酒尚剩一瓶,方便麵和粉還有四五包。

第十三天  1 月 28 日 星期三 初七

[行]車依然在路上,昨晚睡得很好,凌晨五點不到才醒了,在火車上,著實熟睡了五個小時,不容易啊。近八點,大家紛紛爬了起來,泡了方便面,聊天,開玩笑。

Lara 也起來了,纏著絲路要他講故事,繼續堅持不懈地用上下鋪的樓梯做攀岩練習。

[食]九點多,車到南京,下車買了一瓶金陵啤酒,又開始喝起來了。 絲路泡了剩下的一包老孫家羊肉泡饃,他沒有把內帶的饃泡下去,而是放了他媽做的燒殼子,看他喫得真是冿冿有味啊。

[行]快到上海了,大家越發興奮起來,無奈的是,車到無錫,已經十二點了,晚點四十分鍾;可能是讓道讓站的緣故,車是越開越慢,車到蘇州的時候,已經快下午一點了。 下午一點半,車停江橋等道;一點四十分,又是臨時停靠上海西站,絲路不大奈煩去看走道看看,突然興高采烈地跑回來,嘴裡大叫「可以下車,可以下車啊!」。

於是我們就象觸了電一樣,拎起行李、背起大包、抱起 Lara 就下了車,整列火車,除了我們六個,另外衹下來兩個,車又開走了。

輕輕松松地出了站,叫了出租回家,從西站回家,還要比從新客站回家近一樣,由於從外環線走,而且是過年期間,路上很空,二十分鍾後,已經到家了。

[食]保姆已經燉了蘿蔔小排湯,煎了海鯧魚,炒了小甜豆,等我們喫飯。

[衣]下午,在家,把照片倒到硬盤上,衹是越坐越冷,我和 Sam 洗完澡後,都覺得水太冷了,決定不給 Lara 洗澡了,免得著涼。房裡真是冷得可以,在網上遇到小郭子,也是同感。 更有 Sam 在 MSN 打出旗號,說是要「移民西北」。

响油鳝糊

  好久沒喫黃鱔了,因為有段時間傳聞黃鱔在飼養的過種中被大量施用了避孕藥,用以催肥。後來此事還見諸報章,以至於大家都是「談鱔色變」,這上海菜中著名的響油鱔糊,也紛紛在飯店菜單上消失了,真是「人言可畏」啊!

  直到後來,我有幸請教了養殖專家,才知道這是一個彌天大謊。原來黃鱔是一種會變性別的動物,年輕時是雌的,長大後變成雄的,若是用了避孕藥,反而不能變性,當然就長不大了,誰還會去做此蠢事。專家還說,飼養黃鱔是鱔苗放在籠箱裏,然後再放到河湖裏,黃鱔完全是喫活的小魚長大的,不喫飼料,避孕藥根本沒法投放,就算黃鱔得了病,也沒法用藥。於是,我便關注起這件事來,果然各地的質檢部門,從來都沒有查到過激素超標的黃鱔。這讓我想起那些報道來,甚至有記者言之鑿鑿說什麼"假扮學徒,親自施藥"云云,可想我們現在新聞的真實性,令人汗顏啊。最後,成都有養鱔大戶懸賞六十萬元,說是衹要有人證明、演示如何給黃鱔施用避孕藥,就可拿走那筆錢,結果,兩年多來無人問津。

  黃鱔,也有的野生的,野生的黃鱔用竹籠捕捉,那竹籠用篾條編成,有一人多長,一掌多寬,上有許多小孔,每個孔上塞入一個竹編的小管,外面大裏面小,有點象漏斗,黃鱔愛鑽洞,一旦鑽了進去,便在籠中再鑽不出來。說是夜晚將籠放入河裏,隔天取出,便有許多黃鱔。

  黃鱔極懶,若是放在盆中,下面的黃鱔容易被壓死,因此,需要放些調皮的泥鰍,在黃鱔堆裏鑽來鑽去,那樣的話,黃鱔也被迫動起來,就不會死了。菜場裏有專門劃鱔絲的攤子,但有些人會把死黃鱔也劃在其中,因此,買的時候,要聞一聞,沒有臭味才能買。

  其實黃鱔可以買活鱔自己劃,也不麻煩。黃鱔買來,洗淨後放淘籮裏,將水燒沸後,把淘籮浸到開水中。淘籮上最好蓋個蓋子,以防黃鱔翻騰濺出開水燙傷手。燙了一兩分鐘後,取出一條劃劃看,如果劃得開了,就把黃鱔全部取出離水,燙得大熟容易劃斷。

  說來奇怪,這洗菜、切菜、燒菜,都是站著的;唯獨這劃黃鱔,還非坐著不行。劃黃鱔不用刀,用薄的竹片或是骨片,手拿的時候,象執毛筆一樣,衹是要更往下一點。每條黃鱔劃三刀,第一刀將黃鱔頭左尾右側放,從頭部進刀,貼著骨頭一劃到底,切下整片肚皮;第二刀將橫放著的黃鱔往前翻,依然是貼著骨頭一劃到底,劃下半片背來;第三刀將黃鱔再往前翻,劃下另半片背來。

  劃好的鱔絲,有段血污留在肚皮裏,要挖出丟棄,鱔絲不用刀切,用手扯即可。將鱔絲用手扯成寸長左右的段,洗淨瀝幹待用。

  起一個油鍋,火要大一點,放入蔥花、薑末,等到有香味出來,放入鱔絲爆炒;然後將火調小,改成文火,加入醬油、糖、鹽以及少許白胡椒粉,加一點水,蓋鍋煮燒兩三分鐘;然後開蓋,調回大火,收幹些許湯水,勾極薄極薄的芡。然後盛出,湯水不用全部盛起,有一點意思意思就行了。再要撒上白胡椒粉;白胡椒粉要薄薄地撒上一層,撒得均勻些,要不一塊塊白的,就不好看了。用筷子在盆中挖出一個小坑,放入一堆薑末,薑末要儘量剁細,量大約一調羹左右。

  再用乾淨鍋起一個油鍋,燒半碗油,油要燒到足夠熱,往薑未堆上倒下去,立刻上桌。上桌之時,沸油尚在滋滋作響,因此叫做響油鱔糊。喫的時候,把薑末拌到鱔糊裏,一定要趁熱喫,才能散發出胡椒的芳香。

  這道菜,有的人在製作之前,用醬油腌漬鱔絲,然後爆炒加糖起鍋,我也試過,效果不好。醬油中的鹽份會逼幹鱔絲中的水分,再加之爆炒,結果是喫上去又老又硬、咸甜不勻;倒還是用前述的辦法用文火,燒得又軟熟又入味,更好。

荷葉糯米雞

  說了許多蘇州的事情,還沒講過經常並提的杭州。上海人到杭州常被「刨黃瓜兒」,但對杭州及杭州菜的喜愛並不受影響。曾經有一段時間,杭州菜風靡上海灘,以其用料精到、口味醇和、價格便宜而深受上海市民的喜歡,著實把一度紅火的粵菜飯擠況得不行。杭州菜在上海打了個勝仗,把上海餐飲的價格體系重新詮釋。以前在上海的飯店一頓動輒幾千,自那杭州菜來了,一桌要是上了五百,往往會叫服務員把帳單拿來,逐個細細地加上一遍。

  杭州水多,水多荷花也多了,盛夏之時,放眼西湖,一塘荷花,紅綠相間,著實羨煞人也。杭州人極喜荷花,有人還在家中院裏挖個深坑,埋個大缸下去,照樣養得荷花朵朵綻放。那種大缸,也因花而得名,叫做「荷花缸」。

  荷花真是樣好東西,全株均可入藥入菜。「葉有清香而花含異馥」,荷葉的香氣又不同於荷花之香,清人歷鶚曾寫道:「荷葉繞門香勝花」,說的就是那葉子了。

   荷葉之香要巧用之,荷葉糯米雞便是一例。雞要用童子雞,二斤左右,去毛去髒洗淨後,斬成比雞蛋稍小的塊,用細鹽、醬油腌漬,醬油衹要一調羹左右即可,為了掩去一些葷物的腥氣。醬油萬不可多,多了則色黑。另取幹香菇半斤,用水浸發,竹筍三兩根,切丁,以及青豆少許待用。

  此外當然還要糯米。糯米是稻米中含澱粉最多的一種,因此色白而性粘,喫口軟糯。糯米以當年的新米為好,購買的時候要挑選顆粒均勻、捏上去不易碎的。將兩斤左右的糯米淘洗乾淨之後,用水浸泡約四五個小時,中間可換一次水。糯米浸好之後,要將其蒸熟。因為糯米沒有什麼漲性,所以蒸的時候,可以不放水或者只放少許水。水多了,糯米就爛了,喫口不好。

  糯米蒸熟之後,用木勺將之打松,並撒上細鹽,鹽要分幾次放入,才能放得均勻。若是糯米太粘打不開,可倒入少許浸香菇的水。糯米打散後放入香菇、青豆和筍丁,然後把拌好的糯米和雞塊分成十六等份。

  荷葉當然是新鮮的最好,而且越嫩越好,新長的荷葉從水底伸起,剛剛冒出水面,於是朝上的一面沒有水而另一面卻浸著水,那時的荷葉最清香而且大小正好,若等那荷葉長得再高,完全離了水,整天被酷日曬著,就不行了。荷葉要清晨太陽未起時採摘,一夜寂靜之後,依然沾著露水,這種荷葉最是清爽。荷葉采來,去莖後,洗淨晾乾。若是弄不到新鮮荷葉,也可以用幹的,但要事先浸在水中,讓幹荷葉充分吸收水分。

  將荷葉背面(葉脈凸出的一面)朝上平鋪,刷上薄薄的一層油,然後用糯米把雞塊包起來捏緊,放到荷葉上。先把荷葉的底部折起,包住糯米糰,再翻起左右兩邊,最後將上緣翻過來,包成一個方方的包袱。新荷葉彈性比較好,可以用絲線紮起。

  然後便是蒸了,蒸要用蒸籠蒸,若是用碗蒸的話,水汽會聚在碗底,時間一長,水就越積越多,結果變成糯米粥。蒸要大火蒸透,大約半小時左右,蒸的時間越長,味道也越好喫,糯米更糯,荷叶和雞的味道都充分地進入糯米裏,別有一番情調。

  糯米雞要趁熱喫,一冷糯米則硬。上桌最好放在小蒸籠裏,輕輕打開荷葉,霎時間清香撲鼻,實為不可多得的一道好菜。喫糯米雞不宜喝酒,有清茶一杯,極是爽口。

  荷好像與糯米總是結緣,藕中塞上糯米便是糖藕,蓮心與糯米同燉便是蓮子粥,留待以後有機會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