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老店]燕云楼价值几何 国营店真该私营

  前几天买了一本书,叫做《上海百年老店》之类的,具体的书名不记得了,反正记录了一些上海的老店,买这本书的时候,是打算按图索骥,去把上海的百年老店都吃一圈的。结果无奈的是翻看书一看,好些店都“关停并转”了,比如说“珠江酒家”、“莱茜饭店”等等,于是将要求降下来,也算发起一个行动──吃一百家上海老店,要求这些老字号在改革开放前即已存在。

  燕云楼,小时候经常去的,直到听说燕云楼的师傅被南伶酒家挖走之后,便改弦易辙了;再后来,我们连南伶也忘了。

  有一次,商务宴,在南伶,再也没有丝毫的名家手笔,哎惜一声。

  于是,我又“发现”了燕云楼(http://www.yuleshow.com/weblog/2008/07/post-14.html),再后来,与好友多次在燕云楼聚会,享受着国营的服务与国营的美食以及国营的价格,不亦乐乎。

  这回,女儿生日,无奈小女不喜欢吃什么东西,考虑再久,女儿提议吃顿烤鸭,于是阖家欣然前往。

  上海有三家燕云楼,总店在广西北路,宝大祥大楼的八楼和九楼,八楼大堂,九楼包房,十楼是洪长兴,两只很小的电梯,所以高峰时段,着实要有一点耐心。出得电梯,我见一中装打扮的姑娘,面容姣好带笑朝我迎来,我便告之预定的包房名称,谁知那人转身即走,原来不是服务员,而是站在电梯口迎宾的新娘子。得罪,得罪。

  怎么说呢,典型的国营店;包房挺大挺漂亮,叫做“琉璃厂”。但是地上有个烟头,玻璃许久未擦,电视不能播放,空调不能制冷,地面大理石破损,椅子有高有低……

  好好的店,破败至此,只能扼腕(长叹倒不至于)。

  味道有好有坏,国营就有这点好,你永远不能预测菜肴的水平。说味道好推荐朋友来的,往往很不好意思地说“上次我吃的时候,味道真的很好的”;有过不好记忆再被人拖来的,常会说“咦,这次的味道好起来了嘛”,吃国营店,要有买股票的心情。

  点菜,冷菜中有一半以上是没有的,弄到后来,只能说“你先说有些啥吧”,即便如此,点下去的单子,及至上菜,服务员说“不好意思,今天这个没有了”。

  贴一些照片,直接看吧,有些菜每回都点,可以参看以前的文章(http://www.yuleshow.com/weblog/2008/07/post-14.html):


糟卤毛豆


酥蹄也是每回必点的,但是质量是每次都不一样的,而且就连切肉的刀,恐怕也不是常磨的。


酸辣菜,挺爽口。


醉蟹钳,典型的宁波菜,味道倒是不错,钳肉也很饱满。


燕云楼的烤鸭还是很好的,贵在便宜(很拗口的四个字),88元一套,比鸭王、全聚德便宜好多,而且没有什么“金牌”、“高级”的之类花哨然而更贵的选择,只此一种,爱吃不吃。


韭黄炒鸭丝,我不食韭,无从评起,但是卖相一般,汤水太多。


炸鲜奶,每回点,每回的颜色都不一样,与新雅比起来,到底差上许多。


果汁鱖鱼,价格不菲,其实就是茄汁加糖水菠萝的糖水,鱼够新鲜,但是这样的卖相也太过夸张了吧?


干烧四宝,每回都点的菜,质量没有一次是一样的,有时太干,有时太湿,这回的东西,都没有炸透,竹笋是久冻的,没有骨子。


干贝扒津白,极其一般,干贝太小,津白太老,没有鲜气。


北京炸酱面,酱的照片没有拍,这是面和上面的茭白丝,味道相当不错。


秘制鸭架汤,其实无非鸭架烧白菜,如果不要汤的话,可以将鸭架子带回家去,建议还是带回去的好。


凯司令的栗子蛋糕,全上海硕果仅存的唯一一家会做“正宗栗子蛋糕的店。用郭德纲的话说“上海的栗子蛋糕,解放前有几十家会做,在经过几代美食家、点心师的努力之下,现在只剩一家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