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味LA II]童年回憶來福靈 鑽崗臺菜好年冬

今天才搞清楚有樣東西,我一直把名字給叫反了,這其實也沒啥稀奇的,全上海都把「紙餐巾」叫成「餐巾紙」,不也是反了麼?

download

被我叫反的那個東西,是「百草枯」,可能是因為有樣東西叫「夏枯草」的關係,我腦子就一直管前者叫「百枯草」,直到今天找這玩意的圖片,才發它原來不是「百枯草」而是「百草枯」。
一開始我還以為「百草枯」是個仿冒品,查了一圈才知道「百枯草」是我的仿冒。
百草枯是一種除草劑,不知為什麼,這種用來除草而不是殺蟲的農藥,對人來說却是劇毒,據說喝下一瓶蓋的話是沒救的,最後此人會整個肺部纖維化活活把自己給癟死。如今農村中所說的「喝農藥」,就專指這個。
聽上去很恐怖是不是?我在看百草枯的科普文章時就渾身不自在。同樣是除草劑,美國人發明的草甘膦就沒有毒,據說喝了也沒關係;不過百草枯也不是中國人發明的,而是英國人發明的,衹是人家沒把技術轉讓給中國,後來有位叫「李德軍」的人花了八年時間「自主研發」了和英國一樣的中國百草枯,被譽為「中國百草枯之父」,還擔任了山東省農藥科學研究院院長、黨委書記。
這麼恐怖的一個東西,如果用來命名飯店,就叫「百草枯飯店」,你想不想喫喫看?你敢不敢喫喫看?反正,我是不敢。
人家臺灣人膽子就大得多,臺灣人在加州開了好多家「好年冬餐廳」。

94cae189-25b4-4959-b14b-acbc6266b489
好年冬,是一種農藥,專門用來殺害蟲的。這讓我想起「正義的來福靈」來,要是有家飯店叫「來福靈」,我估計是敢去的,誰讓我們永遠對「正義」比較敏感呢?

640
其實,「好年冬」是句臺語啦,就是「豐年」的意思,一年的收成多,那年的冬天一定過得好,所以「好年冬」;否則,就是「歹年冬」,會唱《愛拼才會贏》的朋友一定知道這個「歹」字怎麼念吧?

Screenshot from 2018-08-21 14-09-05
這麼有趣的一家飯店,我去探探吧。前面我說的「臺灣人在加州開了好多家好年冬」要修正一下,變成「不同的臺灣人在加州開了好多家差不多的好年冬」,有趣!
我去的那家在Diamond Bar,華人區,華人譯成「鑽石崗」。跑去一看,就在我喜歡的H-mart邊上,隔着五六七八九十個門面吧。

4UN3lrxySofsORrMDNtsHjdi9ejDL-VTAwjTLNS64HIpX92IB
進得店中,總共十來張四人桌的樣子,居然客滿,服務員跟我說已經有二桌買單了,讓我稍等一會。
等就等吧,我就隨手拿起他們的外賣單來看。一看就可以肯定,這是家正宗臺菜館,人家的繁體字一個都沒錯。

IMG_9802
常看我文章的朋友不知是否還記得,就在不久前我「義務」幫一家叫做「上隻角」的上海私房菜糾正了一下繁體錯別字,為了避免誤會,我特地在文中一開始就聲明了「本文不是說沈爺不是說飯店,衹是說那個菜單設計師的」。沒想到,那家私房菜的老闆娘看到後一跳八丈高,在朋友圈中說「能改就改,不能改就這樣吧,大家看得懂點了菜,菜單的作用就達到了呀。」,老闆娘頗有種「誰說設計師沒文化的?明明是我沒有文化好不好?」的巾幗霸氣。本來我和她「什麼愁?什麼怨?」都沒有,我甚至還說了菜色看照片很誘人,但她的最後一句,讓我擔心她的菜莫不會「能燒好就燒好,不能燒好就這麼吧,大家喫飽了肚皮,食物的作用就達到了呀。」

9I8ivUZFiZOAYqpsNkbKa85iSVeGbH__Nrzk97ACVFkpX92IB2JWKsmghg1zOP6tF8uAfoKtm5Jq9I-mQ4rR2Oe5A3bwpX92IB
看看好年冬的菜單,「乾麵」沒有寫成「幹面」,「鹹」不是「咸」,「薑」不是「姜」,除了一個「焿」字用了「羹」,那也怪不得店家,因為「焿」的本字反而正是「羹」,根據《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說:焿,常見的臺灣民俗食品,一種需經勾芡、加料的濃稠羮湯。作法雖似傳統的羮,但在「魷魚焿」、「肉焿」上多用此字。
好吧,我就先點個焿喫,我要喫肉焿,我要喫魷魚焿,我還是喫混合焿吧。
客人已經站起身走了,桌子還沒收拾乾淨,我繼續「把玩」菜單,哇,「刈包」,又一個寫對的字;哇,全酒腰花;哇,腰肝湯;哇,大腸麵線;哇,三杯小卷;哇,麻辣腸旺臭豆腐;哇,全是我愛喫的。
落座,繼續看菜單,心想要是今天喫得好,下回帶一幫子人來喫。才想着「一幫子」,低頭看到了桌上的餐紙,是位律師的廣告,赫然看到了「竹聯幫」與「華青幫」的字樣,說是這位律師年輕時加入過。我不懂這個,衹是好奇一個人可以加入二個幫的嗎?這可比有些組織好多的,有些組織加入了是不能退出的,至少是不能「公開」退出的。

2018-08-21_12-30-09_828ntpaRqCQYY3nSHVROPWCBmHG58xLW0bkJ8Y0v3B31NgpX92IB
最後,我點了「白切生腸」和「混合羹」,一個人嘛,也喫不了多少。
先上的是白切生腸,挺大的一個長盆,雖然被醬油膏佔去了一點位子,但是對於6.95美元一份的小品來說,量不算少了。要知道,在美國要肉要雞不稀奇,但是腸肝肚腰這類要花心思清理調弄的,成品賣得反而要比肉比雞貴。

CjIDNSJrVoy7U6m9D38UKpZZuxl0cJrDqtdvzbsnZXUpX92IB
說是「白切」,這生腸可真是白啊!完全可用「羊脂白玉般」來形容了。圓圓彎彎的一截截,很是可愛。挾一條,就着薑絲,蘸一點醬油膏,喫口很Q,「Q」是臺灣話,很有彈性的意思。
混合焿上來了,果然就是肉焿和魷魚焿,除了幾絲筍絲和香菇絲之外,衹有一把香菜了。芡勾得相當到位,透明,混懸但又不稠,非常好,比那些胡亂着膩的酸辣湯好過不知多少了。

hot-sour-spicy-soup-725(洛杉機市內Mandarin Deli Restaurant的酸辣湯)

2a31915e1501b18c68167ff19a124eef
(Arcadia鼎泰豐的酸辣湯)

香菜之下,是一勺調料,人家秘製的,我也不去問,把焿搗匀,舀一口嚐嚐。鮮香熱辣,辣是胡椒粉的辣,隱隱約約,很是到位。肉焿中規中矩,魷魚羹是乾魷魚外裹上魚漿做的,肉焿和魷魚羹外都裹了太白粉,喫口爽滑,要表揚。

XCQpCU95lkGsDLwbxfOS_Q3PqV9AjcJMUMK-VWdF8iMpX92IB

DJ90oSuF1myEuITxONa4AG9I3kqN9i6ucbKMlqsOrQcpX92IB
再喫了一截生腸,很是Q彈。然而,生腸的口感應該是「Q彈」的嗎?生腸,即母豬的輸卵管,它既不該是雪白的,也不該是「Q彈」的啊?生腸,應該是「脆彈」的,而且應該是淡黄或淡粉色的啊?這種生腸,是一種煮過再泡發的生腸,用藥水浸泡到雪白為止,我猜可能是先用福爾馬林再用雙氧水泡出來的,這玩意,要是在港臺給人喫,恐怕是要挨打的。

1470366983-3007616420_n
(綱友自製的生腸,版權歸原作者)

好在生腸並沒有多少,看上去大大的一盤,下面還墊着捲心菜呢,雖然Q彈的口感也不錯,但總覺得自己是喫了樣假東西似的。
喫焿有個訣竅,要一碗滾燙的白飯,外加1.75美元。把飯倒在焿中,不要拌得很匀,要有點沾到有點沒沾到的樣子,光舀飯喫,那樣飯的口感會變得絕佳,大家以後可以試試。

Kiyxspm7R8QYO1ZOMdPK6UmDbUsgxyAuBdwd9Sxwd4YpX92IBDJ90oSuF1myEuITxONa4AG9I3kqN9i6ucbKMlqsOrQcpX92IB
總的來說,這家店不錯,光从焿的芡來看,是家有基本功的店,希望他們能夠把好原料關,不到位的食材不做,寧可少幾道菜的。寫到這裡,我不禁又想起那位老闆娘來,其實不痛不癢來一句「謝謝指正,以後改用簡體字」不就行了?也省得引出個从未聲明與我絕交的老朋友來駡我神經病了。

店名:Cafe 101
中文店名:好年冬
地址:2763 S Diamond Bar Blvd, Diamond Bar, CA 91765
http://www.101cafetaipei.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