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传销,比安利更可怕

        好久不见的同学们,聚了一个会,在静安寺久光百货的尊苑,吃上海菜的,菜的味道一般,味精很多,最值得一说的是蜜汁火方,根本不是大大方方的一块蒸出来的,而是片成薄片的南腿,大约十片左右,铺陈在一个大盆子里,边上还有几个“银丝卷”(其实就是小馒头,不分层、不成卷的),蒸好的南腿片上淋一层糖水,聊做“蜜汁”,真是大倒胃口,售价却着实不菲,118大洋,真真骗人。
        说到骗人的,还有更好玩的事呢,吃饭前,有两位女同学说起半年前她们有次聚会,H同学在那次说起一个培训来,有点象励志项目的那种,据说当时在场的还有一些男同学,大家听H同学说那个培训相当的好,可以调整人的心态,改变人的想法,可以把自我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层次,甚至还说到有两对本来离了婚的同学(这个培训的同学,不是我们的同学),由于参加了培训,回家复婚了。说得如此神乎其神,于是大家决定派C和J两位同学,再去考察一番。
        J同学是电视台做的,并且担任过一个风靡全国的美国系列剧的主角配音,她的声音非常好听,我们就听她用着纯正的普通话,娓娓道来。
        J说她去了那个培训公司,参加了一次他们的展示会,就象公开课或者试听课那样的形式。J说当时的感觉并不是很好,许多人都很亢奋,声泪俱下,给人的感觉很象“老鼠会”(传销),不过J说到她还参加了一次沙龙活动,那个沙龙是已经结业的学员活动,适逢当时H同学的生日前夕,活动搞到一半时,让大家闭起眼睛,J说这个培训活动是经常让人闭眼“冥想”的,所以大家也见怪不怪,一起闭眼,等睁眼的时候,就发现有个蛋糕,是庆祝H同学生日的,这一点让J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让J很感动……
        我当时插嘴说,是不是因为J长期的国营的系统里,没有感受到过这种所谓的“人文关怀”,因为据我所知,如此的活动在一些欧美的大公司(指驻沪的)里是经常有的,是可谓“屡见不鲜”的,就在那段时间,我们办公室的Cindy离职,我们也特地搞过一次生日蛋糕,甚至还把蜡烛插成了20岁,让她大大开心了一把。
        反正J总结说,这样的课,可以听听,但也不要以为有很大的帮助,怎么说,她也没有感觉到H同学说的那种“脱胎换骨”、“重新做人”的感觉。C同学去了培训公司问价钱,据说培训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3000元,第二阶段8000元,第三阶段一万多……
        事情还没完,这时最后一个同学D来了,D是我很敬重的一位同学,因为读书的时候,她很喜欢就学业上的问题和我互相抬杠,她的思想很活跃,也很特立独行。
        D落座,一开口是“我去参加啦!”,原来上次H介绍的时候,她也在,后来她的老板就送她去了那个培训。
        “我现在换了一个人,”D继续说到,“真的从心底里感到轻松和开心。”
        “法轮功嘛”,我和边上的另一位同学“咬耳朵”,大家会心笑笑。
        “以前比如说下班前老板拿份东西来要我做,我肯定不开心,或者不做”,D依然在说她自己的变化,“现在我就不这么认为啦,我觉得多做一点事,是多一点实践的机会,反正要做,不如开开心心地做……”
        我又插嘴了,我说“照你这样说,有这样的好处,以后做员工的就应该凑钱让老板去学!”,同学们哄堂大笑,可D还了我一句:“我现在不是以前的我了,你取笑好了,我不会在乎了……”
        我算是服了,这个以前一直和我抬杠的家伙,居然不和我吵了,呵呵,看来这个培训的力量真厉害。
        同学们都七嘴八舌问D关于培训的具体细节,我就零星听到的纪录在下:
                • 培训是封闭式的,在一个宾馆里,不准回家,不准单独行动,同吃、同住
                • 不准打手机,不准迟到,据说有五不准,我只知道这两样,D同学还说了一个案例,说有一次有五个人迟到了,老师就“罚站”,让他们站到课堂的后排,然后问大家是不是该对这五个负责,有人说不应该负责,因为“迟到是自己的事”,后来教师说应该负责,如果上一次分手前大家就互相鼓励、督促,他们就不会迟到了。据说当时有人argue,问老师本人是不是该对海湾战争负责,老师说“当时我在上课,我在做我该做的事”。
                • D的班上没有人因为参加培训的而复婚的,倒是有两对参加了培训后,“突然想通了”,回家就离了婚。
                • D说她一开始相当排斥,也试着抬杠,但后来,就溶入进去了
                • 老师会请每个人上去讲自己的故事,有人声泪俱下,D说她一开始象听别人的故事,后来就溶入了这个群体后,也就“想人所想、痛人所痛”了
                • D说她现在看到男女在一起,不会去朝污秽的方向想,只是觉得很正常的
                • D觉得自己已经超脱了,已经超乎常人了
        我记得的就是这些了,D还说,参加这个培训,让她知道了什么叫做“真善美”,我和其它的几位同学,只能苦笑了,反正在我们看来,D已经“陷”下去了,而在D看来,我们早“陷”了下去,却不肯出来。
        最后,只能说一句:在一个没有信仰的地方,真是什么怪事都有。

0 thoughts on “精神传销,比安利更可怕

  1. 平生最讨厌洗脑式的教育,无论是什么观点和立场的。每个人应该有独立思考的权利和觉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