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廚記 VII]羊角三明治

20160930_091203-X-T1.JPG

「她不知道哪來的優越感,拎個香奈爾了不起啊?」我不知道拎香奈爾了不了得起,但我知道說這句話的人,一定沒啥優越感,一定買不起香奈爾。是的,她的存款有可能超過一隻香奈爾,但是這錢是要給留着交房租的,是要留着給孩子上幼兒園的,是要寄給鄉下的父母的,還要供老公的妹妹上大學的,不是說存款高於貨價,就叫「買得起」的。有人說,可能她喜歡的是愛馬仕呢?喜歡愛馬仕的人不會覺得拎香奈爾在秀優越感的。也有人說,那是因為拎香奈爾的嫁了個好老公,完了,就是說:連老公都沒人家的好。
我一向反對歧視,我甚至很反感歧視鏈這種說法。喝義式濃縮咖啡的看不起玩手冲咖啡的,手冲的看不起星巴克,星巴克看不起真鍋,真鍋看不起月膠囊,膠囊看不起速溶的,最後,都喝到速溶了,還有喝日本UCC的看不起喝袋裝三合一的。我的媽呀!真累!完了嗎?還沒完呢,喝袋裝三合一還看不起喝豆漿的呢。
上海有幢房子,是上了各種建築教材的,那就是波特曼。波特曼是家酒店,是浦西最早的一批外資酒店,當然,我說的是改革開放之後。波特曼的邊上,是上海最牛的辦公樓,叫做上海商城,先後有澳大利亞領事館、英國領事館、加拿大領事館、美國領事館以及多家國外媒體、跨國公司在此辦公,是全上海人員流動最少的辦公樓。
這裡的歧視鏈是這樣的,上海商城樓上的看不起一樓二樓的,一樓二樓是銀行、航空公司等服務性企業;一樓二樓的又看不起波特曼酒店的。然而說到收入,可能却是倒過來的,所以錢的多少,有時不是歧視鏈的核心。
上海商城也不是中國最牛的商城,而是偃師商城和洹北商城。
今天要說的,是以前上海商城一樓的一家麵包房,那要在二十年前了,在如今鼎泰豐的位置上,有過一家很小很小的麵包房。麵包房是屬於波特曼的,深藍色的包裝袋上有燙金的麗茲卡爾頓標誌,看着就很「洋氣」,當時可能算是全上海麵包歧視鏈的頂端了。
那家麵包房好象衹賣一種東西,就是羊角麵包,對了,說「羊角」是要被說「可頌」的歧視的,管它呢,我就喜歡說羊角。也許他們也賣別的,但我不記得了,我衹記得他們的羊角,鬆、軟、脆、香、酥,軟是裡面軟,脆是外殼脆,具有一隻好羊角的所有特徵。
我忘了價錢了,二元?五元?還是二十元?應該沒有二十元一個,但絕對是個很貴的價錢。要知道1998年時,一客生煎大概是四角錢,就算是二元一個,也值半斤生煎了。
後來那個位置上開了外文書店,麵包就移到隔壁的城市超市了,那時城市超市還在地面上。可不知為什麼,打从羊角在那裡自取後,就沒有以前好喫了。
我一直很喜歡喫羊角,羊角在麵包歧視鏈中的位置是很低的,因為據說羊角很不健康,羊角是要起酥的,說是反式脂肪,高級的是全麥麵包、法棍、義包。然而我不在乎,我還喝豆漿呢,我就喜歡羊角,羊角是我最喜歡的麵包。
COSTCO就有羊角賣,一盒十二個,衹是5.99美元,據說很多年來就是這個價格,所謂「民生最基本的東西」不能隨意漲價。別看它很便直,可它們實在是很好喫,盡管歧視我好了,我就是喜歡喫COSTCO的羊角麵包。
我總是把羊角橫着一剖二,剖羊角要用帶鋸齒的麵包刀,用普通菜刀小刀美工刀的話會切得一塌糊塗的。然後把分二半的羊用又小烤箱烤一下,烤得微焦的樣子。再就是夾上起司片,要趁熱夾,那樣起司會融化。
我經常用的是卡夫出品的方的單片裝起司,也是COSTCO買的,一盒96張。這種起司是起司歧視鏈中最底端的產品了,有人會說cambozola是最好的起司,那是法國camembert起司與義大利Gorgonzola起司的結合;也有人會說切達排在最前,但必須是英國產的味道濃烈的那種;或許有人會說brie,也有人會說羊奶起司,反正歸根結底,這種單片塑料紙包的起司,在起司「愛好者」眼裡,壓根就不是起司,在他們眼裡,除了古法手作之外,工業化包裝的就不算起司了。
除了起司之外,我還喜夾點肉,COSTCO有各種切好的西式火腿,我挺喜歡一種火雞肉做的,就是turkey ham啦。完了,這也是肉類歧視鏈底端的產品,肉類从神戶牛肉到美國牛排再到新西蘭牛肉一路下去,經歷了羊肉豬肉雞肉最後才是西式火腿與肉丸肉餅,最最後是火雞ham,可它好喫啊!
三種健康食品中最不健康的東西,三種食物歧視底部的東西,被我放在了一起,產生了相當好的效果,我真是個天才;有時家中正好有蔬菜,生菜菠菜之類的,也夾在一起,蔬菜在食物金字塔最下層,算是健康的。
羊角三明治是一種不用理別人怎麼看你,想怎麼喫就怎麼喫,想夾什麼就夾什麼的好東西;它沒有一個標準,無所謂正宗不正宗,衹有好喫不好喫。所有的三明治都是這樣的,我覺得夾回鍋肉也不錯,回鍋肉是川菜歧視鏈的底端,經常有人告訴我「正宗的川菜是不辣的」,開水白菜、雪花雞淖和肝膏湯才是川菜歧視鏈的頂端;據說全上海衹有一個人會做這些菜,喫了還不準說不好喫。我衹知道這幾道在成都的盤飨市不過幾十塊錢一份,喫完儘管駡廚子。
也衹有在上海,一桌川菜能賣到上萬,上海人真有錢。
「上海人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有幾個臭錢麼?」
我敢保證,說這話的,一定沒錢,對錢不尊重的人,是不會發財的。

20160822_091856-X-T120160821_083942-X-T120160918_102234-X-T120160929_090337-X-T120161004_094758-X-T1

One thought on “[下廚記 VII]羊角三明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