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味LA]找回泰國菜的感覺

20170716_131506-iPhone-7-Plus.JPG

我很喜歡泰國菜,我是指泰國的泰國菜,在去了無 數次泰國之後,我實在無法接受象上海瑪滿礦或Simply Thai也算是泰國菜,即使要算也是不接地氣的泰國菜,五星級酒店的豆汁也可以叫豆汁,但不能叫老北京豆汁。在洛村又上了幾回當之後,我愛上了越南菜,畢竟這地方越南人要比泰國人多得多了。
其實老外很喜歡泰國菜的,甚至有一個正宗白人Andy Ricker,在成了背包客到了泰國後,愛上了泰國菜並且潜心研究,最後在紐約和波特蘭各開了一家泰國菜館,還自己擔任廚師並且教人做泰國菜,後來還寫了本與飯店同名的書叫做《Pok Pok》。
可是他沒有開到洛村來,可是他本人也承認他的泰國菜是根據食材和美國白人的口味經過調整的;這意味着,很大的可能是他的店開到洛村來,我也不會喜歡的。
洛村很好玩,但有些地方我不喜歡,San Gabriel就是其中一個,華人太多;華人一多,交通就擁擠,別的不說,十號公路衹要接近San Gabriel、Arcadia、Alhambra那幾個華人區,就會異常擁堵,過了又好了。不但車難開,停也難停,車位不但少,而且小;大家知道美國人停車都是頭先進去的,但在華人區有些車位小到你要倒進去。
所以,我不喜歡美國的泰國菜,我不喜歡San Gabriel。
我居然在San Gabriel喫了頓泰國菜,嚴格地說,不是一頓「菜」,衹是一個套餐。
我是「不得不」去San Gabriel的,我去那兒的很破的希爾頓酒店找個朋友,要是這家的經理看到上海的希爾頓,一定會氣死掉的。
朋友還沒回來,我又从地下場坐錯電梯,來到了隔壁的一個廣場,一個中文字比英文還多的廣場,「南翔小籠包」、「山東水餃」、「烤魚吧」、「樂莎美容」、「味千拉麵」、「中文投資網」、「匯豐銀行」,反正滿眼都是中文,就連泰國菜也有中文字,「Sampan泰國料理」,正好我又沒喫飯,隨便喫點吧。就喫泰國菜吧,再難喫的泰國菜,也比水餃有點新意吧?
走進店中,衹有一個服務員,明顯他不是泰國人,因為我用泰語和打招呼他完全没有反應,在去了幾十次泰國之後我還是會說點泰語的;可他也不是中國人,因為他也聽不懂我的中文,更象是個長得又高又帥的墨西哥人。
他給了我菜單,硬質塑封的,十來頁,照上面的編號,除甜品飲料外他們售賣總共122道餐點,每道邊上都有照片,問題是這些照片都拍得太差了,印得也差,就象任何一家在泰國的有照片的菜單,菜式擺盤雜亂無章,都不象同一家的出品,我喜歡。
我點的是午餐套餐,你壓根不指望在這裡喫到好味道,那當然是點個最便宜的嘍。還有一個原因是菜單上寫着套餐含餐食、色拉、飲料和「炸餛飩」,我最喜歡炸餛飩了,我也很好奇居然有送炸餛飩的。
套餐有二十種選擇,本來想點Pad Thai的,可不知怎麼的就點成了曼谷湯麵(Bangkok Noodle),肉類我選了豬肉、麵條選了雞蛋麵,飲料選了「ice tea」。
冰茶上來,就看着舒服,在美國,一般的冰茶是冰紅茶,茶味很淡却又很甜,是一種聊勝於水的東西。然而這杯冰茶却不是,而是一杯凍奶茶,泛着「磚色」,對的就是那種紅磚的顏色。奶茶很凍很香很好喫,我喜歡。

20170716_124907-iPhone-7-Plus.JPG

等不多久,上來一盤色拉,哈哈,這色拉也太「玩具」了吧?下面是球生菜,有幾絲捲心菜,頂上是胡蘿蔔絲,再澆上一些美奶滋醬,這真的就是小朋友也能做的色拉啊!味道呢,平平無奇,球生菜相當新鮮,可依然是個玩具啊!

20170716_125252-iPhone-7-Plus.JPG

等麵上來,色拉喫得也差不多了,一隻斜的碗,我有過一隻這樣的碗,用來裝響油鱔糊。
色面也平平,一碗淺淺的湯,上面插着二片金黃的炸麵皮,這可能就算是炸餛飩了吧?不過明明是炸餛飩皮才對啊!
舀了一口湯,送進嘴裡,輕啜一口。哇!泰國的感覺又回來了。這口湯是辣的,辣的清湯,湯中沒有一點點的油花,湯也不紅,然而却是辣的,很清爽的辣味,却又衹是辣一下下,嚥下去,又不辣了,這種轉霎即逝的辣味,是很泰國特色的,衹是用一點點的乾辣椒碎外加新鮮綠辣椒的浸汁,這人很過癮,却又不會辣喉嚨,是用辣的行家。要知道,在泰國那麼熱的地方,要是喫完了飯嘴裡還一直辣着,可不是那麼舒服的。

20170716_125532-iPhone-7-Plus.JPG

既然好喫,就研究起來怎麼做的了,仔細地看了一下,一碗豬肉湯麵,有炸過的硬的豬肉粒,炸得很乾很香;還有豬肉片、豬肉糜、豬肝和二粒貢丸,那種嫩嫩的貢丸。還有金蒜,湯面浮着的金蒜,聞起來很香,另外自然還有點香菜與蔥,對了,豆芽,我差點就忘了這個「百搭」了。
這就是我一直很喜歡泰國菜的原因,東西衹有一點點,品種却許多,在一份小食裡可以嚐到許多東西,味道和順不單一却又不霸道。麵是細細的雞蛋麵,和廣東碱麵差不多,雖然整份東西看着衹有半碗,喫喫倒好象永遠喫不完的樣子。
我當然還是喫完了它,好不容易又找回了泰國菜的感覺,我才不會放棄呢!
店家的菜單上寫着是有四個來自泰國的朋友開的,又說他們四個來自於不同的文化、社會和成長經歷,他們說自己代表了廚房的「水、氣、火、土」,應該是些有趣的人吧?希望以後可以碰到。
咦,門口的中文店名哪來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