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亭賞評 之三

  如今,好像說到昆曲,特別是《牡丹亭》,就不能不說到白先勇的青春版了。其實,個人覺得要說青春激情,還是錢熠演的活潑動人,我更喜歡稱白先勇的那個為「白牡丹」版。

  「白牡丹」在上海公演過,記得是去年的感恩節前後,上海大劇院三個晚上,據說場場爆滿,我當時已經買好了票,卻突然要到昆明公幹,衹能忍痛割愛了,待得後來,衹能去聽有昆曲傳承的納西古樂了。

  白先勇我倒是見過,那是在後來的昆大班五十週年紀念會(藝海春秋五十載)上,張洵澎與蔡正仁演完《遊園驚夢》後,白先勇上臺說了幾句,令我驚奇的是主持人講到「白先勇」三個字,臺下居然爆出一個「滿堂彩」來,着實讓我驚詫了一回。白先勇固然文章寫得好、昆曲排得好,可風頭居然「健」過劉異龍、計鎮華、梁穀音、岳美緹等「老師」輩人物,實在衹能慨嘆昆劇的「式微」了。

  白先勇身着深褐對襟上衣、西褲皮鞋,步態雍容,其舉手投足之優雅,怕是「能演杜麗娘,演不了白先勇。」白先勇是個眾所周知的同性戀,而動作也非常「娘娘腔」,我曾戲言,說「若是白崇禧要是活到現在,見生兒如此,沒準拔出槍來就給斃了」。笑話歸笑話,白先勇還是為昆曲做了一件大好事啊,別的不說,白先勇此舉,使得昆曲在電視、電臺、報紙上的「出場率」一下子多了起來,也使得許許多多的年輕人知道了昆曲,見識了昆曲,甚至愛上了昆曲;從這個角度來看,「白牡丹」被稱之為「青春版」,倒不為過。

  雖然沒有親見「白牡丹」,好在浙江省音像出版社出了一套4張的DVD,雖然價格不菲,但還是在第一時間弄到,所謂「先」睹為快。4張DVD中,3張正戲,1張花絮,建議先看花絮,可以有個對「青春」的理解。

  花絮中,有他們排練的情景,有他們設計服裝、身段、舞美、舞臺的情景,其中最值得一看的是個小細節,就是「白牡丹」在台北首演時,白先勇在後臺高興得又蹦又跳,小孩子情狀溢於言表,他在後臺還說了一句話「有點錯沒關係啦……」

  牡丹亭排了整整一年,白先勇沒有請「旦角祭酒」張繼青和「巾生魁首」江世瑜擔綱,而衹是請他們來教沈豐英和俞玖林兩個「新人」,為的是什麼?為的是美,形體上的美,形態上的美,形式上的美。而且,這種美,是給「不懂行」的人看的,所謂的圖個熱鬧。那麼白先勇到底圖的是什麼呢?像他這樣的一個唯美主義同性戀,應該是事事追求盡善盡美,怎麼會「有點錯沒關係」呢?我想,他追求的並不是最後的「演出」,像他如此諳熟昆曲的人,像他這種在三十年代見識過俞振飛、梅蘭芳合演《遊園驚夢》的人,他自然是知道排演一年的大本牡丹亭會是個什麼樣子。其實,白先勇追求的就是這整整一年的時間,在這一個,他可以與汪張兩位前輩不斷切磋,也可以把沈俞兩位照着自己的想法去塑造。他不但改編了劇本,而且親自參與到「把唱變成戲」的全過程,真是着着實實地「過了把癮」啊!

  看慣了「文革前學戲,文革後演」的昆曲,沈豐英的扮相實在是標致啊!衹是她臉太瘦而稍稍有點薄命相。有許多評論說這套DVD因為全是白衣、淡青衣,所以「覺得冷」,有些「鬼氣森森」。仔細看了,服裝設計師是台灣人,稟承「白就是雅」的主流台灣理念,對於大陸觀眾來說,的確是太素了一點。然而至於「鬼氣」等毛病,主要還是燈光或者說「白平衡」的原因。同樣一臺戲,前三張DVD發青,而最後一張花絮,顯然是用另一臺攝像機拍的,色調正常了,也不覺得「寒」了。

  沈豐英唱得如何?衹能說「尚可」。我有一個習慣,就是喜歡把DVD的音軌擷取出來,刻成CD,放在車上聽,只聽其唱,優劣立辨。就說《遊園驚夢》吧,沈豐英刻意模仿「一唱三嘆」,卻還沒有好好掌握偷氣、換氣,結果上句下句倒是一氣呵成,偏偏句中給唱斷了,加之沈豐英的音太硬,一個字是一個字,沒有連貫成一片,給人有點「惡嗲」的感覺。

  值得一提的是,沈豐英沿襲張繼青的唱法,用的不是中州韻,而是吳韻,或者說是更正宗的昆曲中用蘇州話念白中州韻。比如說「人立小庭深院」的「立」字在張繼青一脈裏發音同「裂」,使唱腔有更多變化,更加高低起伏,這種用韻,在我看來,是相當的好,相當的有滋有味,衹是對於沒有蘇滬語系基礎的人,特別是北方語系的初學者,聽起來恐怕更是雲裏霧裏,要費勁一些了。

  「白牡丹」固然有許多的不足之處,但實在是一件好東西,因為這件作品不是一個充滿銅臭的市儈所作,而是來自於一個會對着鮮花發呆微笑的唯美主義者。他做了這件事,踏踏實實、嚴嚴謹謹地去做了,給人以美的享受,也啟迪更多的人去做……

0 thoughts on “牡丹亭賞評 之三

  1. “白牡丹”在天津南开大学上演,有幸看了完整的演出,我不是内行,倒是觉得舞台布置。人物装束都很美,颜色雅致清丽,DVD我也买了,应该是拍摄的原因导致颜色青白,现实舞台还是不错的。唱功我实在没能力品评,但是从人物表现来看,与首演相比,我都感觉到成熟自然很多。
    五一上海一游。因看过阁主的帖子,按图索骥找到了绍兴路的上昆剧团,告知6、7号会排练,可免费观看,应该是门口宣传的“邯郸梦”了。可是到了6号,却因出门晚了,到了剧场正好排练结束,没有看到,遗憾。。。倒是无意中发现了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在门口展书,买到了从小就喜欢的全套的成语故事连环画。
    要是没有阁主的帖子,也找不到绍兴路,也圆不了这个多年的宿愿呢,在此还要感谢。
    并且希望下次到上海可以看到小剧场的昆曲。

  2. 我总是后知后觉的,白版都走了,我才被吸引进来,悔矣。
    阁主为门外汉们推荐几张CD/DVD吧,偶们也好按图索骥深入学习。

  3. 最爱张继青那种柔柔的嗲,嗲中有矜持,大概是电影版不必演得那么夸张,钱熠就大方的多了。
    我看昆曲也好京剧也好,最爱看小生戏了,天津青年京剧院有一小生叔叔名曰康健,扮相好帅,唱得也好,看他演的西厢记

  4. 最爱张继青那种柔柔的嗲,有点矜持,矜持是虚嗲是真情,大概是电影版不必演得那么夸张,钱熠就大方的多了。
    我看昆曲也好京剧也好,最爱看小生戏了,天津青年京剧院有一小生叔叔名曰康健,扮相好帅,唱得也好,看他演的西厢记

  5. 最爱张继青那种柔柔的嗲,有点矜持,矜持是虚嗲是真情,大概是电影版不必演得那么夸张,钱熠就大方的多了。

  6. 不好意思,手误发了那么多重复的,搂主sorry,删掉吧
    也得感谢白先勇,
    第一,不得不承认台湾人更懂得利用媒体炒作煽情什么的,我们的老前辈大概经过文革后本能的不能主动地去做什么了,以至昆曲已沦落到在抢救的边缘。我们的教育也没有教我们民主自信心这一课,台湾人在传统文化这方面甚至强过我们。
    第二,他老人家一直是很努力地做这件事,我小时候陪外婆听戏只知热闹,并没觉得戏美。他的书以一种更美更文的方式对年轻人进行了普及教育。然后又在这次普教的基础上主持了这场盛宴。
    向他致敬
    我经常给朋友发一些折子戏,没想到他们都很喜欢,是好东西就会被欣赏,如果能像炒菜依琳那样炒昆曲,哈韩哈日早一边去了,绝对全球性的哈中。

  7. 看了阁主对白牡丹的赏评,心里有些想以资扯淡。
    我觉得,白牡丹的服装设计,实在是一大败笔。首先是女一号杜丽娘的装饰太素了点。提起牡丹亭,必不能不把游园一折;提起游园,必被“姹紫嫣红开遍”深深吸引着。太素的服装设计,与作者刻意描述杜丽娘的华美格格不合。
    且看看汤继祖是如何夸张地刻画:“你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艳晶晶花簪八宝填,可知我常一生儿爱好是天然。恰三春好处无人见。不堤防沉鱼落雁鸟惊喧,则怕的羞花闭月花愁颤。”这段文字若要以一字盖之,那就是“艳”。所以每当看见沈的素版丽娘,总觉得有点怪味儿。
    白版牡丹亭的花絮中,服装设计师说花神的服装以白为主,加绣了十二个月份不同的花朵。真是扯淡之至!戏剧是给观众欣赏的,而不是给她满足自己我审美哲学。试问台下的观众,哪一个看出那十二道名花?但见一堆白云而已。花神的角色作用是欢会之“媒”,浅见认为应该多带点“喜”的色彩,白色太过鬼气了。既然花是姹紫嫣红的,主花的仙子亦应有相配的色彩。
    对于昆曲我只是入门阶段,唱作就不便评论了。以后有空要多向阁主学习呢。

  8. 对不起,发信息后在Firefox看不见有更新,所以一连发了多次。至用IE看时,才知道重复了。请主人把多余的删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