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9

[7086] 乱用词误人子弟 猛专家害人性命

0
Filed under 7086

两份剪报来自于同一份报纸——〈新民晚报〉,同一天(3月的某一天),同一张,这张报纸,说的是工商行政人员打假。

第一份剪报说的是“假计算器”,这里冒出来一句“误人子弟”,虽然计算器的品牌是假的,但是我们知道那些运算棋块早就是通用的了,所以计算的结果不可能是“假”的。那么,这句“误人子弟”的“误人子弟”是哪里来的呢?“中年妇女”说的?但是“中年妇女”乱用成语,你做记者的应当可以分辨啊?明显,这个记者不能分辨。但是一个不会用“误人子弟”的“中年妇女”碰到一个不会用”误人子弟”的记者,那种可能性是多少?我看,打假的新闻,本身就是假的。

第二份剪报是说有的地方用工业盐卤点豆腐,于是有了“专家”的意见“……人如果多喝了工业盐卤,就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请问,盐卤是可以“喝”的吗?不管工业盐卤,还是一般的盐卤,哪怕有朝一日,有了“医用盐卤”,那都是不可以喝的,我们著名的“被压迫的无产阶级者”杨白劳同志,就是喝这个玩意喝死的!请问,这是哪里来的专家,或许,又是个假的吧?

经常看到记者“私访”的段子,比如打假,比如捉淫,最后必定有那么一句“记者借故离开了现场”。

可怜啊,新闻压根就不是新闻,记者也压根就不是正常的人。

[友聚] 游北漍农家小菜 谈长夜卡拉OK

6
Filed under 梅玺阁菜照

清明,借瑞风柴油车一辆,赴好友王二在江阴北漍的亲戚家,吃了两顿,共计三四十个菜,自釀美酒无数。田间割韭拔芹摘豆苗,外加米苋马兰内,这样的蔬菜,即便素食,亦无憾也。  次日,赴常州小游,及回上海,至“必爱歌”,唱歌。计点《国际歌》、《龙的传人》、《赞歌》、《我的祖国》等,令人潸然泪下。  还是来看看菜的照片吧(点击可见大图):


家制咸肉,虽咸,极鲜


盐水鸭肫


金桔地梨,又名“荸荠”


盐水河虾


酱鹌鹑


盐水野笋


咸鸡


刀鱼,江阴特产


蕹菜,很好玩的一个字


菰,也挺难写的,其实就是茭白啦


红烧鳗鱼


黄鳝


丝瓜豆瓣


茼蒿炒肉丝


米苋,不是“极嫩”,而是“奇嫩”

以上午宴,以下晚宴,午宴、晚宴均另外有菜,因曝光原因欠奉


咸鸭颈


咸鸡


另一种的咸肉,比中午的咸,若为菜还是稍咸,于次日浸热粥而食,极佳


羊肉


盐水鸭肫


红烧鳝筒


炒马兰头,第一次这么吃,以前都是拌的


饭煶,又是个很好玩的字吧,又名“鑊焦”,不能全焦,金黄色的绝佳


传说中的“小脚粽”,是不是看上去很象裹的小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