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A][昆曲] 华府夏日逢华宴 误戏在先机误我


(我们两在上海见过无数回了,从来没合过影,我说在美国碰到不稀奇,稀奇就稀奇在美国碰到,而且都穿布鞋)


(梁老师已经满头是汗了)


(更多照片,敬请访问http://picasaweb.google.com/yuleshow

  这回过来,我真的很惨,来的时候,应该在三藩住上一晚的,那样的话,可以足够调整调整,结果连着赶路,弄得很累,以至于到了周六,然后高强度的日常生活,结果弄到周六,我累得快趴下了。可是我还要打包,将近花了一个小时,才把所有的东西都打好完。虽然七点不到就醒了,然后吃早饭,打包,上网查邮件,磨磨蹭蹭,此时已经是上午十点了,把行李寄存在酒店,就出门去Smith Sonia了。

  从地铁,Smith Sonia是有专门的站的,从地铁出来,绕了一大圈,到了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这个博物馆是说大屠杀的,我并不是很感兴趣,而且进入分展室要另外领票,我就决定直接去Freer Gallery了。倒是礼品店里有个coin necklace很别致,coin上有个不规则的洞,上面镌着remember never again,我觉得这句话实在说得很好,除去战争之外,还有许许多的事,希望我们能够remember,永远都不要again了。

  绕了一大圈后,终于到了Freer Gallery,其实Freer Gallery我来过很多次,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博物馆,这回又故地重游,由于时间不多,就走马观花吧。当然,我最喜欢的,是Freer里的中国展品,特别是其中的敦煌壁画,其色彩,要比我在敦煌看到的还要好,而且也没有被水泥涂掉……

Freer Gallery这回有个特展,是Yellow Mountain,对的,就是中国的黄山,规模不大,档次不低,黄山长卷很是“到位”,后来的故事,就由这个“黄山特展”而起,过一会再说。

Freer Gallery的楼下,就是地下一层,与Arthur M. Sackler Gallery是通的,而且一路可以通到African Art博物馆,在非洲馆里,我看看时间不多,突然想起了那个“著名”的“猴子捞月”,所谓的猴子捞月是Sackler Gallery里的一个装饰,用各地方的文字,半个字都有半米大,一个个地挂在一起,从天花一直吊到底下层,是一件装置艺术品,而这件东西的名字就叫“猴子捞月”,“著名”的是故事的本身,不过我想如此的设计,看到过的人也一定深有印象。

  然而,我找不到那个“猴子捞月”,我甚至搞不清自己在哪个博物馆里,前面说过,三个是通的,而且我也想不起那玩意到底在哪个馆里,于是我去问服务台,我和服务台的老太太交流了半天,不过看来她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难道我说的不是英语?

  没办法,我只能靠自己了,随手拿起了一份介绍资料,随手打开,有幅照片让我吓了一跳。这份资料是介绍Freer和Sackler两个“画廊”的,“Gallery”可以译作画廊,但这两家实实在在是博物馆,或者我们把“Gallery”译作“艺术馆”比较好。

  说回这份资料吧,这份资料是粉红和黄色油墨的双色印刷品,所以上面的照片是“红白”、“黄白”的,而不是“黑白”的。让我吓了一跳的照片是“黄白”的,是两个人的合影,都穿着中国的戏服。最关键的是那张脸,我都不用“仔细一看”,因为我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梁谷音(一定要叫“老师”吗?为什么不能叫“老板”呢?)

  在Freer的介绍资料上,突然看到梁谷音的照片,你说会不会吓一跳?我就吓了一跳。仔细看了(这回是“仔细看了”)边上的文字,原来就在昨天,就在Meyer Auditorium,就有一场昆曲的演出,当然一定是照片上的人演啦。

  正当我“悲叹”的时候,我又看到了下面一行,“Saturday, June 14. 2 pm. Meyer Auditorium),哇,他们还要演一场,就在四十分钟以后!

  其实就算“哇”也没用,别说四十分钟以后,就算立马就演,我也来不及,我要赶飞机,我的航班是下午5:40分的,从酒店打车过去要45分钟,国内航班要提早两个小时,就是说我最晚2:55分要回到酒店,无论如何也看不了了。

  然而虽然来不及看戏,可我有时候看演员啊!所谓的Meyer Auditorium其实就在Freer Gallery的一楼,从Sackler出门,隔壁就是啊。

  等我到了Freer Gallery,门口正有张桌子,在派发预约好的票子,而我这种没预约过的,当然就被人拦下了。在美国,最奇怪的事情就是:明明是个中文的活动,可大家居然还是说英文。派票一看就是中国人,我当然也一看就是,但是居然都坚持说英文——是她先说的,不是我!(画外音:急着表白有意义吗?)我告诉派票的,我不打算看演出,只是想和演员打个招呼。工作人员问我认识哪几个演员,我说了梁谷
音的名字,工作人员

[USA]在美国逛旧货商店

  早上准备出门的时候,Kitty从车库里搬出来一个大椅子,她说这个椅子是她爸爸的,在她的幼年记忆里,她的爸爸永远坐在那张椅子上。这是个褐色的“大班椅”,有着真皮的椅背和坐垫,底座则是著名的马里兰铁(Maryland steel),然而为了时尚,被漆成了木纹,经历了半个世纪,漆色依然。

  在经过了半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著名的Berkeley,这个地方之所以著名,是因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就在这里。什么,不知道UC Berkeley?这么说吧,如果没有UC Berkeley,也就没有今天的电脑和互联网。BSD听说过没有?为什么叫BSD啊?就是Berkeley Software Distribution。你还是没有感觉是不是?那么这么说吧,电子邮件的协议和发送程序sendmail,至今仍在使用,可以说没有UC Berkeley,就没有电子邮件这回事。

  不说这个学校了,说回这个城市。一过跨海大桥,我们就来到一个所在,一幢大大的仓库,Kitty把车开到了仓库的后门,那边有块牌子,写着Urban Ore Receiving。在美国,很难看到如此乱七八糟的地方,仓库的门开着,一眼望进去,可谓什么都有,有木头、塑料桶、椅子、洗衣机,纷乱地堆着,简直就是个垃圾场嘛。

  Kitty从车上把那张椅子搬下来,交给了一个服务人员,充满深情地向他讲述着椅子的故事,最后,我们看着椅子被拖了进去,就象送走了一个老友一般。

  Kitty告诉我,如果简单地把椅子扔掉,也就没有了,可是如果把椅子送到这里来,这张椅子就有可能延续它的传奇。

  Urban是“城市”的意思,而Ore则是“矿藏”的意思,然而城市中没有金子也没有石油,那么城市中的矿藏是啥?就是家家户户扔掉的那些“没用的东西”。

  在中文中,我们把那些“不要的东西”,统统称为“垃圾”,而英文里则稍有不同,trash和garbage是指“垃圾”,不想要了的残羹冷炙就是garbage,而另外有一个单词,则是waste,是指那些废弃物,一个坏了的冰箱,就是waste。简单来说,garbage和trash是指那些垃圾车来回收的东西,而waste则麻烦得多,你得找个地方去扔掉它。

  当然,waste如果随手被扔掉,那么就成了garbage,要是能够合理地被使用,就是“城市的宝藏”了。

  Urban Ore的创始人是Dan Knapp,一个高高大大的白人老头,看起来很客气。Kitty特地向我介绍他,Dan并不只是个“废品回收站站长”,同时他是博士,他致力于Zero Waste的研究。而Dan的成功,则来自于Kitty的另一个朋友——加州大学伯克利(UC Berkeley)的教授Mark Gorrell,是Mark最早提出了“绿色家居”的概念,当然那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了。

  Urban Ore的理念是“废品是有用的”,大家可以把自己家里不要的东西送过去,而他们则会负责分类、清理,有时甚至是维修,让你家没用的东西变成别家有用的东西。由于Urban Ore要场地和雇工,所以那些东西是卖给“下一家”的,对货品的本身来说,Urban Ore做的是“无本钿生意”,当然由于人工的原因产生了附加值,在1999年的收入是160万美元(我手中的资料是1999年6月24日的,叫做Beneficiating and Remanufacturing The Back End of the GNP: The Case of Urban Ore®,而在后来与Mark的交流中,他认为这份资料虽然老,但是很说明问题)。

  Urban Ore的想法是物品分为“reusable”和“recyclable”,前者是可以继续使用的,后者则是可以回收的。

  Urban Ore是一种“旧货商店”和“废品回收站”的结合,与我们中国不同的是,Urban Ore收东西不付钱,因为在美国这种地方,把东西“出送掉”往往是要花费一点钱的,而Urban Ore给了大家一个机会,让人可以免费地把东西扔掉。

  Urban Ore在收到东西后,如果还能用,就做一部分的分类、清洗、修理的工作,让它们重新变成一件商品,等有心人来买;如果这件东西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他们则将之拆开,但物类进行recycle,那样的话,所谓“物尽其所”。

  Zero Waste还有一个理念就是composting,什么是composting呢?种过葡萄的朋友可能知道,葡萄很需要肥料,就需要一些剩菜剩饭放得发臭,然后施肥,中文叫做“沤肥”。在美国,大多数家庭的厨房水斗下面,安装了一个粉碎机,但凡食物的丢弃物,直接放入水斗,从下水道进入粉碎机,直接粉碎,这些就是肥料了,可以直接使用在花园里,也可以统一回收。这就是Zero Waste的最后一个理念。

  Kitty说,或许明天,或许后来,可能会有一个人来Urban Ore闲逛,正好看到她的椅子,那个人会惊叫道“就是这张椅子,小时候我爷爷天天坐在上面抽烟斗,陪我下棋的!可是后来被我弄坏了。”然后那人会买下她的椅子,开六百英里的路,去送给他的爷爷。

  说说中国

  废品回收站:这是一个渐渐淡出我们生活的东西了,以前在城市中,有专门的地方回收生活废品,大到废铜烂铁面无私冰箱电视,小到废纸破布,都可以卖给废品回收站。废品回收站会付钱给你,在你卖东西给他们之前,你要把东西都归归类,铜是铜的价,铁是铁的价,所以你在家里把一件东西自行拆开,才能卖给他们。打个比方吧,你有一把铜柄的铁刀,你不想要了,你要把柄和刀拆开,才能卖给回收站,否则你只能把铜当铁卖,因为废品回收站是按份量付钱的。

  调剂商店:“调剂商店”是标准的名称,而上海人则喜欢叫做“旧货店”,淮海路上曾经有家很大的国营调剂商店,简称“淮国旧”,估计30年前,没有上海人不知道“淮国旧”的。旧货商站做的事,和废品回收站做的不同,他们只收购“可以用的”(reusable)东西,所以一只电冰箱如果还能用,你可以卖给旧货商店,而如果已经坏掉了,你要自己把它拆开,铁归铁、塑料归塑料地卖给废品回收站。

  如今的生活(上海):在一些小区和办公楼附近,有专门收废纸的,他们会上门回收废纸;还有一部分人专门上门回收旧的家电。所以废纸和家电,还是在上海被回收着,而除此之外,就没有了,如果家中有张椅子不要了,你只能去扔在大街上。很久以前,听人说“在美国可以捡到彩电”,那时根本不敢想象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如今在上海,也有人把彩电、冰箱直接扔掉的。


Urban Ore就座落在这样的一个大仓库内,后面还有几倍于此地的堆场


这是“回收处”的牌子


回收处的入口


可爱的收货员


这个就是Kitty的椅子,看上去的确挺老了


后面的堆场,很大很乱吧


马桶大战?


整个Urban Ore里,最多的就要算是门窗了,运到中国来重建灾区吧!在堆场里的东西,是尚未整理的


这两台机器,左边的是洗衣机,右边的是什么呢?大家不妨猜上一猜


这个就是Dan Knapp,Urban Ore的创始人


老式的可口可乐售卖机,可以在美国老电影中看到


这又个什么呢?大家不妨再猜一猜


钢琴,我弹了,音乐还不错,只要三百美元不到


这里就不是堆场了,东西都已经整理、清洗过了,都贴上了价格标签


千万别小看这台机器,这是世界上第一台有backspace的打字机,曾经美国的每一个办公室,都有这么一台


虽然很乱,但是挺好玩的


这里算是“五金”摊吧


如果家里有十八扇门,全是一个系列从祖上传下来的,其中一个门球坏了,就需要到这里来找


上海人管这种锁叫“司必灵锁”


夸张吧,这是一台老式收银机,机械的


继续贴图,累啊


这张办公室上面的盖板可以拉下来,看到边板上的槽了吗?盖板是卷帘门式的


我的妈呀,乱成这样


我的好友Kitty,看到她右边的那口箱子了吗?我打开一看,是香港希尔顿酒店的,不知如何到此的,或许有一段故事呢


这里全是椅子,Kitty的椅子,将会出现在这里


这张椅子很特殊,大家再猜上一猜吧


不用猜了,刚才那张椅子是个“座秤”,称人用的


灯具


这是一台老式的编程器,电脑的前身


这台是啥?答案以后公布,大家一起猜


老式计算器,没有屏幕,也没有除法的


电子管,音响发烧友要是看见,眼珠子都掉出来了


又是一台收银机,真想搬回家去


一堆堆的唱片,居然有张叫Shanghai的,是个乐队组合


收银处


校车也有卖?


我其实最喜欢这样种的花


Urban Ore的正门

我在美国赶个集

  英语里的Farmer’s market,我觉得译成中文,应该是“赶集”。这回赶集的地方叫Novato,在San Francisco(旧金山)往北大约15英里的 地方。Novato每天都有“集”,每天都在不同的地方,所以一周有七个地方,上周日,我来到Novato City Hall对面的停车场,在周日,这 里就是赶集的地方了。

  Novato City Hall是由一个著名的设计家设计的,算是美国比较漂亮的地方政府建筑了,在“集”上,始终都可以看到City Hall的尖塔。


这是卖盆子的,虽说是赶集,每个摊位都可能接受信用卡。这样的盆子,在上海经常可以看到一摞堆在黄鱼车上,每个卖几块钱人民 币,在美国,从几元到几十美元不等。


这是农家自酿的醋,有各种口味的。


如果说酿醋有点难,那么做面包就容易多了,这个摊位做了许多面包,样子不错,生意挺好。


这个摊位的面包品种还真不少,明码标价,看得出来,摊主做事很认真。


满眼尽是小标签,象旗子似的,挺好玩。


看到标签的中央有“choke”字样吗,那是artichoke,一样非常好玩的东西,过几天专门来写一篇。


民间手工艺品,用不锈钢勺子制成,中间的身体使用一种特殊的专门吃番茄的勺子。


绝对超现实主义,用勺子和叉子做的项链,很贵的哇。


也是这个摊子,实在太美了,叹为观止啊。


电脑刻字的石头,这样的石头,在中国最多五元人民币一个吧,这里居然要美元。


放在一起玩摄影,效果还是不错的。


玻璃做的壁虎?蜥蜴?还是挺有想法的。


这个巫婆也绝对够酷


又见盆盆罐罐。


卖番茄的帅哥。


帅哥卖的漂亮番茄。


家中自“酿”的酸奶,我买了一罐,无糖的那种,使我想起在青海西宁清真寺门口喝的那种小碗酸奶。


可爱的胡萝卜,在Farmers’ market上卖的东西,大多数都是无污染的,菜买回家,根本不用洗。


左下角的那玩意,我根本就叫不出来是啥。


漂亮的紫皮洋葱。


现在还不到桃子的季节,不过味道已经相当好了,这样的桃子,一磅两块五。


我是著名的“肉菩萨”,但是我非常喜欢吃蔬菜色拉,我不喜欢吃炒熟了的绿叶菜,好在只要有我在的地方,大多数情况吃什么由我说了算 。


樱桃,我买了好大一包,虽然加州的樱桃和华盛顿州的比,还差上一点(个人认为)。


这玩意叫“Chinese Broccoli”,可是到底和Broccoli有没有关系啊?


茄子,实在是可爱啊,在中国,茄子南方长而北方圆,不料天下还有如此的茄子。知道茄子为什么叫eggplant吗?考考你,答案并不是因为这种茄子长得象鸡蛋。


上海青菜,标签中的“bokchoy”是广东话“白菜”的意思。


瓠瓜?我起的名字


这些是蓟,菊花的一种


蓝莓啊蓝莓,新鲜的蓝莓和蓝莓酱,压根就不是一回事


美国人只会吃虾仁


好新鲜的三文鱼啊


后院产品,价格不菲啊


腌三文鱼啊,我的口水差点就流下来了


超新鲜的各式水果。


这玩意,在中国叫盆景。


Suqash的中文译法是“南瓜”,但我还是认为应该是“瓠瓜”,pumpkin才是我们的南瓜。


这是蜜枣,和我们的金丝蜜枣没法比了


苹果枝,在烧烤和烟熏时提味用的,和我们的北京枣木烤鸭乃是异曲同工


太感动人了,覆盆子啊


蜡烛做的,挺有趣的吧

[USA]美西纪行之十七 大车抢道直线闯 美国中国都一样

        我说了许多在美国开车的方便之处,最主要的,就是人家客气,不争先抢后,不乱鸣喇叭,不用大灯闪你,不会斜里蹿出来,总知,礼让为先。于是,有人就说“美国那么好啊?美国就没有人违反交通规则啦?那还要警察干嘛呀?”
        这是典型的愤青思维,只要你说国外有什么好,他们便会问“难道那里没有不好的吗?”,有,当然有,如果一个地方百分百都是好的,要么你的发昏,要么就是假的。只有有好有坏,才是一个真实的社会。愤青的理论是:只要你说国外好,就是说国内不好,只要我找出国外也有不好,所以国外就是坏的,你也是坏的。什么逻辑嘛!
        在交通问题上,美国大多数人是遵守交通规则的,中国大多数人也是遵守交通规则的,但是两者占总数的百分比,可就大相径庭了。不论哪里,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人,总是故意不遵守的,但是遵守的人,就分为自觉遵守和被迫遵守了,在美国,自觉遵守交通法规的,远远要比中国多,这点根本不用吵,中国人到美国个个敢开车,美国人到中国只有几个敢开,这才是事实。
        美国也分地方,我们去Monterey Bay,一路高速,大家都开得很客气,可是到了地面道路,还有十几mile的时候,也有在我后面跟得很急。第二天从Monterey Bay出来走加州一号公路,单向一车道,我开成头车,后面跟着六七辆,由于我路况不熟,所以车速不快,后面的车全都乖乖跟着,要到分道的路口,我让到边上,后面的车才超上去。
        在交通并不繁忙的公路上,大家都会把左边的道让出来,让快车先行,有时一辆车为了超前车,就占用左边的车道,等一旦超越了,就立刻回到原来的车道,以便其它车辆通行。
        然而,如果从LA往南去,到San Diego,那里的驾驶就野蛮得多(当然和上海是不能比的,和武汉、重庆,就更没法比了),如果你开得太慢,偶尔也有人会在后面用灯闪闪你,偶尔也能听到一两声汽车喇叭,要知道,在美国按喇叭就象骂人一样,算是挺严重的事了。
        汽车喇叭,是一种警示工具,如果你发现前方有人可能会不注意到你的车过去,按一下提醒别人,还是应当的,然而在国内,许多人把喇叭当成一种发泄的工具。本周日(4月7日),我去程家桥加油,我的前面有两辆车在加油,后面也有一辆,大家排队。结果,我后面的那辆,就拼命地揿喇叭,我以为我的车有问题,或者停得有问题,于是下车查看。我一下车,喇叭声就停了,我绕着自己的车走了一圈,没有发现异常,我便坐回自己的车中。后车又按喇叭了,那辆不知什么车,喇叭奇响,我就伸出头去看他,他又不按了。于是就这样,我缩回头,他就按,我伸出去,他就停,真是奇了怪了,不过排队等加油,犯得着如何揿喇叭吗?
        当年,桑塔纳刚进中国的时候,不到一年,喇叭全坏了,德国人是百思不得其解啊,为什么好好的喇叭,到了中国,这么容易坏?一定是湿度的原因,上海比德国湿多了,于是各行专家各显神通来找原因,那几个被送回德国实验室的坏喇叭惨遭蹂躏,被大卸八块,还是不知道原因。后来有专家到上海考察,才知道原来上海人一天按的喇叭,比人家一个月、一个季度甚至一年还多,不坏才怪呢。
        美国的确也有开车霸道的,不过相对量和绝对量都很少,我在Universal Studios排队的时候,就看到一辆集装辆硬是插队,从直线开过来,要塞在队伍里。
20070220_103846-LUMIX.jpg
20070407_123526-LUMIX.jpg
        无独有偶,我周日在中山南二路瑞金路看到辆一模一样开法的车子,看来虽远隔重洋,师父倒还是同一个。看看两张照片,同样的违章,车况却大不一样了,在美国开车,看到过破车,却几乎没看到过脏车,到底是环境好呢?还是素质高呢?或许都是,或许都不是。

[USA]美西纪行之十七 早餐也疯狂

        上次说到Helen天天在家里煮中国菜给我们吃,一般我们中午不在家吃,因为白天光顾着在外面玩了。早餐,Helen准备得很丰富,基本上我是吃馄饨,在上海的时候,我也吃馄饨。Sam喜欢吃泡饭,于是也有皮蛋、豆腐、酱瓜、乳腐。
        有一次,Helen特地一大早,去买了一大盒Donuts来,小豆看得眉开眼笑。
20070207_083902-LUMIX.jpg20070207_083909-LUMIX.jpg20070207_083912-LUMIX.jpg20070207_083916-LUMIX.jpg20070207_083921-LUMIX.jpg20070207_083924-LUMIX.jpg20070207_083931-LUMIX.jpg20070207_083935-LUMIX.jpg
20070218_093413-LUMIX.jpg20070218_093409-LUMIX.jpg20070218_093559-LUMIX.jpg20070218_093538-LUMIX.jpg

[USA]美西纪行之十六 海伦美食

        在美国的时候,只要不出去,都是Helen弄给我们吃,Helen烧得一手好菜,着实让我们吃个饱。当然,我也会烧,后来Helen回上海,我也烧了好几顿给她吃,但是在LA的时候,我是一顿也没烧,一来镬子、铲、刀不顺手,二来Helen见我烧菜是“怕”的。因为我烧菜讲究大油镬,Helen怕她家厨房就此遭殃,所以死活不让我下厨,结果,只能是我们全家大饱口福,Helen任劳任怨了。
        每回Helen到上海,我们总是鸡鸭鱼肉地喂她,特别是蟹,上海人哪有不吃大闸蟹的?只要时间对得上,就请她吃蟹。这回甫至LA,Helen就说LA的蟹也不错,叫我们吃吃看。这不,第二天(2月4日),就带着我们去了超市,带领我们买LA专有的大蟹。
        那蟹果然很大,也要有二三磅一个,看似蔫蔫的,其实活络得很,买了蟹,又买了种大大眼睛的红鱼,Helen说LA的鱼都没有上海的好吃,特别是鲈鱼、鳜鱼,味道乃是天壤之别,倒是这种红鱼,还可以吃,既嫩且鲜……
        Helen戴着橡皮手套,把蟹洗干净,其实这蟹干净,只要稍事冲洗即可,再说了,在美国买东西,只管放心,店家绝不敢这个超标、那个有毒。
        蟹是煮的,因为没办法蒸,找不到那么大的蒸锅。
        以前我吃过Crab cake,总是想国内的蟹粉动辙上百,这美国的Crab cake也不过几十美元,都是蟹肉嘛,看来美国也不是很贵,如今才知道,上海的蟹粉用河蟹剥成,一碗蟹粉不知要用多少只蟹,这里的蟹这么大,一只蟹就可剥出一大碗来,当然不一样。
        吃蟹吃出“精”来了,不但在中国吃,还在外国吃,不但吃小蟹,还吃大蟹,吃得有一次,我对豆豆,“解”字怎么读,小家伙一看,答曰“蟹”,多音字嘛,也不能算错哦!
20070204_184006-D100.jpg
(就是这种大蟹,什么?看不去不是很大?)
20070204_192834-LUMIX.jpg
(这回有比较了,看得出大小了吧?02/04/07)
20070204_193136-LUMIX.jpg
(剥开看看盖子,并没有许多蟹黄,可能是雄蟹的关系,吃到过最多蟹黄的,是在印度尼西亚,差得吃得“顿脱”,02/04/07)
20070204_193148-LUMIX.jpg
(这只蟹,我最后没有吃完,实在太大了,把所有的蟹脚收集起来,就可以再拆一份蟹粉了,02/04/07)
20070204_184437-LUMIX.jpg
(这鱼也很好玩,血红血红的,眼睛很大)
20070206_185407-LUMIX.jpg
(就是奇嫩,一蒸就散,02/04/07)
        Helen一直说LA好,因为可以买到许多中国的东西,据她说,现在越来越多了,除了个别的蔬菜之外,可谓应有尽有。果然,在LA的二十多天,除了叫过一次外卖的Pizza外,我们就没在Helen这里吃过“非中式”的东西,那感觉,就象没出国门一个样。
20070204_191923-LUMIX.jpg
(瞧瞧,这可是在LA,照样新鲜烤(麦夫),新鲜毛豆,照样烧“还俚”蜜汁烤(麦夫),02/04/07)
20070204_192033-LUMIX.jpg
20070204_192117-LUMIX.jpg
(Helen是那种非常心灵手巧的人,找不到香莴笋,就用佛手瓜拌,味道几可乱真,02/04/07)
20070204_192138-LUMIX.jpg
        Helen一直说美国的虾仁不好吃,说上海的好吃,还特地请我们吃了一回美国的炒虾仁,速冻的,一包四磅。结果吃下来,觉得那虾好得很,新鲜、有弹性、却也不老,上海的虾仁当然好吃,但上海的虾仁不是家庭主妇会炒的,只能到店里去吃。在上海,但凡超市买的冻鲜仁,是绝没有人有这本事炒好的,所谓“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你要原料差了,谁都炒不好。而LA的这种大虾仁,肯定是未经水发的(美国人敢发吗?),水煮、油炒都不会缩水,可比上海的好多了。
20070206_185348-LUMIX.jpg
(大虾仁,Helen还经常剁碎放在馄饨里,02/06/07)
20070206_185434-LUMIX.jpg
(鸡汤,看到了吧,是黄皮鸡哦,而不是“白腊克”,这种鸡,可以算作草鸡,或者说是“大规模饲养草鸡”,味道够鲜,肉可以久炖,以前去LA,总要想办法给那里的上海带些火腿,Helen说如今不要再“冒险”带来了,可以用Virginia的火腿,不但同样很鲜,而且火腿可以吃,不象中国的火腿,只能用来炖汤,等汤炖好,火腿已经没法吃了,02/06/07)
20070207_183114-LUMIX.jpg
(什么世道,豆苗也有,还比上海的更嫩,02/07/07)
20070207_183118-LUMIX.jpg
(在美国,猪肉少,想吃中国的炒肉片,就用鸡腿肉代替,更嫩哦,02/07/07)
20070207_183729-LUMIX.jpg
(这素鸡,和国内的有啥区别?区别在于国内的素鸡,要挑大店大摊才敢买,在LA不怕,02/07/07)
20070207_184538-LUMIX.jpg
(Helen又使用这种虾仁了,卖相不错吧?02/07/07)
20070214_212529-LUMIX.jpg
(在美国也有正宗鸡汤面吃,对于上海人来说,面就要吃这种面,那可比广东面好吃多了,02/14/07)
20070214_212538-LUMIX.jpg
(虾仁还是虾仁,配角又换了,02/14/07)
20070214_212558-LUMIX.jpg
(霉干菜烧肉,红烧肉烧蛋,Helen把两者结合在一起了,02/14/07)
20070214_212630-LUMIX.jpg
(LA式八宝辣酱,02/14/07)
20070217_100230-LUMIX.jpg
(这种色拉,是我们小时候常吃的,是解放前就这么做的,现在又传到LA来了,02/17/07)
20070217_100251-LUMIX.jpg
(甜豆炒香肠,乃是豆豆的最爱,02/17/07)
20070217_100256-LUMIX.jpg
(油爆虾,02/17/07)
20070217_100317-LUMIX.jpg
(Helen煎的三文鱼,相当好吃,脆脆的,02/17/07)
20070217_161905-LUMIX.jpg
(在美国,也可以吃馄饨,不过馄饨皮不是现切的,而是这种)
20070217_165230-LUMIX.jpg
(小豆子也参加了包馄饨的行列,我喜欢鲜肉虾仁的)
20070217_191727-LUMIX.jpg
(看到吗?皮子还很嫩呢,02/17/07)
20070217_191713-LUMIX.jpg
(这是Helen自己做的醉鸡,味道绝不亚于上海状元楼呢,02/17/07)
20070217_100349-LUMIX.jpg
(鸡汤里放点黄芽菜也不错,02/17/07)
20070222_150829-LUMIX.jpg
(后来又买了一次蟹,往水斗里一扔,两只蟹打起来,上面那只还举了根筷子当金箍棒做武器)
20070222_150839-LUMIX.jpg
(打得正欢,武器已经脱手)
20070222_150841-LUMIX.jpg
(再殴)
20070222_150843-LUMIX.jpg
(上面那只终于打胜了)
20070222_181515-LUMIX.jpg
(终成盘中餐,煎蟹,很香,02/22/07)
20070222_181554-LUMIX.jpg
(忘了这是个嘛玩意了,看着味道就不错,02/22/07)
20070222_181413-LUMIX.jpg
(这个也不错,用的还是鸡腿肉,02/22/07)
20070222_181436-LUMIX.jpg
(花菜,比国内的大好多,02/22/07)

美西纪行之十五 LA半岛午茶

(这篇文章已经写过一遍,结果系统出错掉了,只能再写一次,气死我了)
02/07/07Diamond Plaza半岛
20070207_112723-LUMIX.jpg
(Diamond Plaza的立牌,好玩的是,还有“大上海”)
20070207_122235-LUMIX.jpg
(从门口放着的椅子来看,晚上生意应该不错,看看广告,优惠也不少)
        《纪行十四》里说到了Monterey Park的半岛,这回说到的,在Diamond Plaza。这里也是个华人聚集的地方,但较蒙市来说,洋人稍微多一点,比较有点秩序,也比蒙市干净一点。
        半岛本来就是典型的港式餐厅,午茶是“本作里货色”,难得的是,居然远在美西,即使大多只能就地取材,倒也尽显神通,味道也和香港八九不离十了,就算有些东西不能尽然“形似”,不过已然“传神”,所以,在半岛“吃午茶”(上海话中所有放进嘴里的都叫“吃”),要有“欣喜”的心。
        我曾经在DC的唐人街吃过一次面,那是一次倒足胃口的面,我第二次在DC的时候,经常在路口的中式店吃,那家倒不错,只是一点都不是中国的中式店,而是美国的中式点,丝毫吃不出中国菜的味道。从这点来说,半岛已经算得上“难能可贵”了。
        因为诸如猪肉之类的原料,都是在本地采购的,当然没有国内的走地猪味鲜肉精,可是经过厨师调理,味道还真不差。
        再如凤爪一物,国内的凤爪个小,有嚼劲却无肉感,美国的凤爪就大上许多,油里炸透后再蒸,一盆只需凤爪一只,吃起来才叫过瘾。美国人不吃凤爪,正好拿来做成佳肴,何乐而不为。这种凤爪,甚至远渡重洋,来到广州、香港,风靡一时,虽说大多数原料是土生土长的“国货”为好,可偏偏大家就喜欢这种大大的“进口凤爪”。
20070207_121727-LUMIX.jpg
(进入半岛,看似生意一般嘛,这是走道厅)
20070207_115919-LUMIX.jpg
(大厅里,其实很热闹)
20070207_122330-LUMIX.jpg
(还有个台,唱不唱广东大戏呢?)
(不管了,贴上去,饿死自责)
20070207_113603-LUMIX.jpg20070207_113614-LUMIX.jpg20070207_114523-LUMIX.jpg20070207_113712-LUMIX.jpg20070207_114556-LUMIX.jpg20070207_113752-LUMIX.jpg20070207_114621-LUMIX.jpg20070207_114631-LUMIX.jpg20070207_114635-LUMIX.jpg20070207_114809-LUMIX.jpg20070207_114817-LUMIX.jpg20070207_114933-LUMIX.jpg20070207_114941-LUMIX.jpg20070207_114945-LUMIX.jpg20070207_115547-LUMIX.jpg20070207_115937-LUMIX.jpg
(东西很多,吃了还带,总共三十多元,加小费不到四十)
(吃到大半,已经饱了,小豆无聊,于是我到门口抽烟,小豆问我讨了相机,下面的照片就是小豆拍的)
20070207_121841-LUMIX.jpg20070207_122003-LUMIX.jpg20070207_122040-LUMIX.jpg20070207_122201-LUMIX.jpg

美西纪行之十四 LA半岛酒店年夜饭

02/16/07 小年夜,家宴。
        LA有好几家半岛,Monterey Park的半岛,中国人最多,本来Monterey Park就是中国人最多,以前的“小台北”,如今的“小上海”,现在蒙市的政府官方网站,专门有中文版。
20070216_194022-LUMIX.jpg
        半岛,名字来自于香港的半岛,香港的半岛是香港最好的酒店之一,也是历史最久长的之一。蒙市的半岛,小年夜的晚上,已经定不到包厢了,只能在大堂吃,大堂挤得要命,不得已只能找来经理,换了个稍微空一点的桌子。在美国,至少LA,春节没有假期,许多人都要在大年夜、年初一上班,所以春节前后的几天,象半岛这种店,生意会特别好,只要家人们一起,就算是年夜饭了。
20070216_184317-D100.jpg
        半岛,根本不用说英语,国语和广东话都行,甚至有些服务员,也听不懂英语。店不小,比上海的要挤上许多,绝对没有上海的豪华,可是在LA,已经算是不错的中餐馆了。
20070216_203943-LUMIX.jpg
        席面的拥挤程度,让人想起80年代的上海,其实半岛是港式店,如今的香港,依然有许多这种格局和装修的店。
20070216_185855-LUMIX.jpg白灼斑节虾
20070216_190129-LUMIX.jpg卤水拼盘,味道一般
20070216_190629-LUMIX.jpg炒龙蜊鱼片,味道还可以
20070216_190136-LUMIX.jpg这是用龙蜊鱼的边角料炒的,倒比用纯鱼片炒的好吃
20070216_190527-LUMIX.jpg黄毛走地鸡,以前LA只有“洋鸡”,如今也有白斩鸡吃了,真是大变样了
20070216_190918-LUMIX.jpg烤鸭
20070216_190920-LUMIX.jpg烤鸭的皮,在美国也能吃到片皮鸭,真是不容易了,其实在LA,要吃烤鸭、片皮鸭,并不难
20070216_191343-LUMIX.jpg京都排骨,味道极好,本是给小豆点的,但是小豆已经吃不下了,别说她吃不下了,连我也吃不下了
20070216_191400-LUMIX.jpg
20070216_200530-LUMIX.jpg龙虾,炒得极其一般,其实那天中午,我们在Redondo beach吃的白灼龙虾,原汁原味,才好吃
20070216_203959-LUMIX.jpg在美国,也能吃得盆碗堆叠,不容易吧?
20070216_204312-LUMIX.jpg这份“避风塘炒蟹”,是饭店经理送的
        另外,还有一份三只的乳鸽,偏瘦一点,味道还可以,总共这些,包含六瓶啤酒,总共三百六十几元,外加小费,四百元整

美西纪行之十三 小豆的朵拉汤

        这是一罐condensed soup,就是“浓缩汤”的意思,不是那种虾皮紫菜汤料哦!是小豆在R/H的大华超市自己挑的,后来这罐汤跟着我们到了Monterey Bay,到了Las Vegas,也到了Grand Canyon和San Diego,因为吃的东西太多,一直没有想到吃,最后,这罐汤远度重洋,带回了上海。
        这罐汤,打开,加一罐水,倒是很鲜的呢,当然,大多是味精啦,不过小豆很开心,一枚枚挑来吃,吃一枚挑一枚,好玩⋯⋯

20070302_191529-LUMIX.jpg
20070302_191553-LUMIX.jpg
里面一共有6种形状,你可以从下面的照片里找到吗?
20070302_191305-LUMIX.jpg
打开罐子就是这样的
20070302_191357-LUMIX.jpg
居然还有肉哦,这是煮过以后的样子

美西纪行之十三 驾驶,停车,让行

        先从“开”车说起,美国的驾驶和中国一样,是左驾驶位靠右行驶,所有的“左”和“右”都和中国一样,即“不是英式”的。我见过的最夸张的一次,是在柬埔寨,在那条著名的National Highway 6(好象是6,我忘了号码了,从泰柬边境到吴哥的),驾驶位是在右边的,而行驶方向也是靠右的,你想有多惊险。
        如果你是在美国租车,那么大多数车都是自动排挡的,以前租到的车还是美国制式的,就是左脚前方有个刹车(起到手刹的作用),变速档在方向盘的下方。现在这种车几乎已经租不到了,手刹、排挡,都是和中国一样的。
        说说灯光的使用吧,许多美国人白天的时候,车灯也是开着的,那是因为美国售卖的车,和中国不一样,那里的车,锁车门的时候,车灯会自动关闭,中国的车要求先关闭灯光,再锁车门,否则的话,灯会持续亮着,甚至耗完电池。而且,在中国,如果哪辆车白天开着车灯,一定会被其他司机欺侮的,因为在中国,白天开灯意味着是个新手。
        再说灯,中国的大灯是黄色的,美国的是白色的,看上去比中国的更亮一些。好在美国的路上,几乎不会有人会蹿出来,也不会有车辆“横杀”进来,所以哪怕你被对路的灯照得什么都看不见,你只要保持车道,就不会有危险。
        转弯灯,在中国,车辆上的转弯灯是黄色的,一定是黄色的,而美国的车有两种,有黄色的,也是红色的,都是跳闪灯,一定要注意,不要看到红色跳闪,反应不过来。
        前面说到了柬埔寨的National Highway,其实那是一条土路,其等级绝不比江南的一条乡道好,二个车道左右的宽度,起伏不平、颠簸不止,一辆车开在前面,扬起沙尘,后面的车就看不清了。
        美国的高速路,倒是真正的高速路,只要不是rush hour,一般50 mile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许多高速路上,限速是65 mile,据说不要超过70是不会吃罚单的,我们曾经在5号州际(Interstate)上开到过85 mile,好在没有警察。台湾的朋友说,当大家一起speeding的时候,只要不开在最前的一辆,就不会被警察抓,倒也算个“窍门”,不过还是不要超速的好。
        既然说到警察,就来说说警察,大家都知道,美国的警察很漂亮,主要是因为人家的“码子”大,警服挺,装备又好,所以看上去很舒服。
        在美国,如果你的车开在前面,而你在反光镜中看到有辆警车在闪灯,不管这辆车是不是针对你的,你唯一的选择就是:靠边停车,这和中国完全不一样,在上海,和警车抢道争先是很正常的事。
        停车后,你还是只有一个选择:等待,双手放在方向盘上等待。如果后面的那辆警车是执行其它任务,他就呼啸而过,你可以重新启动上路。如果那辆车就是找你的,警察会朝你走过来。千万千万记住:不要开门,什么都不要做。
        在中国,大多数司机被警察拦下,会停好车,“屁颠屁颠”地朝警察走去,而警察“笃笃悠悠”地坐在警车里,等司机过去处理。这种事,在美国是不会发生的,如果你除了停车之外,还有啥动作的话,警察会认为你想攻击他,那后果就可想而知了。千万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