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味LA]老學校頗多故事 義麵廠還挺好玩

20170904_134329-X-T120170904_134203-X-T120170904_133816-X-T1

我很開心,因為下週六我就要去參加匯豐公司今年的辣椒開磨儀式了。匯豐公司是生產「是拉差」辣椒醬的公司,一家越南華僑在美國建立的泰國辣椒醬公司,如今他們的產品已經是銷量最好的辣椒醬之一了,擁有了大量的粉絲。
他們的辣椒醬每年衹生產幾個月,這個很容易理解,因為他們衹用新鮮採摘的辣椒來做,今年的開工日就是下週六,我將在第一時間目睹盛况,多讚呀!
我很喜歡做這種事,參觀生產食品的過程,有趣又長知識。這不,我找到了一家生產起司蛋糕的廠,就在帕薩迪那的老城。我是从新聞裡知道那裡有家蛋糕廠的,因為發生了爆炸案,二月份發生的,到五月份的時候警方放出了嫌犯的視頻,並且懸賞二萬捉拿。
你知道我在開玩笑是不是?是的,我的確在開玩笑。
爆炸不是開玩笑,是真的;開玩笑的是我裝作真的以為那是個蛋糕廠,誰都知道The Cheesecake Factory是家餐廳,還是家著名餐廳,現在連上海都有了,不過名字實在太難聽了,叫做「芝樂坊」。
你還別說,美國人好象挺喜歡把餐廳叫做「工廠」的。中國人聽到「工廠生產」就沒胃口了,中國追求的是「古法手作」,估計那家店在中國叫「起司蛋糕廠」話生意會差上許多吧?
我還上過一次當,我經常走210高速,在Durate附近,可以看到一個很高的柱子,柱子上寫着The Old Spaghetti Factory,我一時半會沒朝餐廳那兒去想,還以為是家生產義大利麵的工廠,就打算去玩玩。
我打算看看他們有沒有開放參觀,結果上網一查,那不是工廠,也是家餐廳,也就作罷了。
那天勞工節从紅杉公園回洛杉磯,上路之時打算一點左右喫午飯的,然而到了一點左右,我在一片曠野之中;再往前開,就上了5號高速,从山中穿過,周圍同樣啥也沒有;然後就上了210,210的西部依然啥也沒有,再開下去就要到家了。
這時我想起了The Old Spaghetti Factory,立馬開了過去。路是照着GPS開的,下了高速一轉彎就到了。一個小廣場,廣場的一角有塊牌子,寫着「The Old Spaghetti Factory」,廣場上衹有一幢小房子。
那正是洛杉磯奇熱的幾天,頂着烈日走到那幢小房子前,頓時我就傻眼了,那根本不是餐廳,而是個小學,門口寫着「Duarte school」。咦?學校?那餐廳在哪裡呢?
又看了一眼廣場角落的牌子,的確是「The Old Spaghetti Factory」,然而衹有一幢小房子,小房子又是個學校,那餐廳去哪兒了呢?
一定的學校沒錢了,把一半租給了餐廳,那麼門一定是在後面。奇怪的是,遶着後面,却沒有門,遶着小房子走了一圈,衹有剛才看到的那扇門,與一扇明顯不是餐廳正門的小門。
遶回來,發現有幾個人停了車直接走進了學校的大門,於是跟着他們走上臺階,仔細一看,在大門的右邊,有塊小牌子,上面寫着「Hours」,還分為「Dinner」和「Lunch」,關鍵是最上面還有「The Old Spaghetti Factory」的logo,看來就是這裡了。
拉門進去,裡面暗暗的;本來想寫「推門進去」的,但仔細一想,美國沒有「推門進去」這回事,這是有消防要求的,為了方便發生火災時逃生的人可以更方便地从屋裡衝出來。
拉門進去,裡面暗暗的,定定神仔細一看,是個大禮堂,居中居然有輛電車,那種老式的有軌電車,對的,舊金山的那種。
等服務員領位,我說過的,越暗的餐廳越高級,這家也很暗,一眼都沒看到有服務員,等了一會兒,來了一個,把我們帶到了電車的邊上,落座。原來電車裡也是有座位的,小豆說如果下次再來的話,一定要坐到電車裡去喫。
菜單象個西式信封的大小,四折的,打開就是一張大的紙,正反面都有;紙是牛皮紙,一面是前菜與飲料之類,另一面,是著名的「The Three Course Meal」,就是主餐加湯或色拉再配份甜點的套餐。
小豆點了棉花糖檸檬水,我要了啤酒,至於飯食麼,很簡單,一份千層麵(Our Famous Baked Lasagna),既然你叫「著名」,我就點點看;又點一份義麵(Pasta Classic),就是「經典義麵」,來了,當然要嚐嚐,要了蘑菇醬的;二份套餐,一份配色拉,一份配湯。

20170904_141057-iPhone-7-Plus.JPG

20170904_140053-iPhone-7-Plus20170904_140718-iPhone-7-Plus20170904_141040-iPhone-7-Plus20170904_142730-iPhone-7-Plus20170904_142737-iPhone-7-Plus20170904_142745-iPhone-7-Plus
先來了一份麵包,西式餐廳都會送麵包,讓你在正式的餐點上來前先墊墊底。這份麵包實在殼太脆了,用麵包鋸刀一割就碎了一桌,麵包的肌理還行,然而在餐廳中真的適合上殼這麼脆的麵包嗎?會讓客人覺得很丢臉的好不好?不喫吧,也說不過去;喫吧,一桌子的碎屑,不好玩。
小豆子的棉花糖檸檬水很好玩,藍色的檸檬水中插着根粉紅色的麥管,麥管上還有朵棉花糖的雲。小豆子把麥管拿出來,發現它是會根據温度變色的,下面可能浸在冰裡,是紫紅色的;小豆子說今天一定要把麥管帶回家。麥管,是上海話,就是吸管,最早是麥桿子。
再上來的是色拉,普通的生菜色拉加麵包塊,普通的藍莓醬,很一般。
湯還不錯,普通的胡蘿蔔西芹燉湯,有些變了色的香草碎,可以接受,不驚豔。
接着是義麵,紅醬,有蘑菇片,算是點題了,味道中規中矩,也乏善可陳。
就剩千層麵了,加菲貓的最愛,也是我最愛。成品堆着紅紅的醬,口味太淡了,我算是喫得很淡的人,但這道依然缺了把鹽,沒有把番茄的香味與鮮味散發出來,我懷疑哪怕烤製的温度也沒有到位。
我另外還點了份牛肉,太老了。
好吧,喫的東西很一般,我是指味道很一般,作為一家主打通心麵店家的千層麵和義麵都絲毫沒讓人有「哇」一下的感覺,我認為从出品來看,是不及格的。除了飲料和甜點,最好喫的是甜點,冰淇淋球。
但是這家店,很好玩。他確是在一個學校裡面,走廊的墻上還掛着學生的合影,那些學生如今要比我父親還老了。
Duarte School建立於1909年並且一直存在到1925年;這幢房子在1950年至1990年之間成了Duarte的學區辦公室,你可以理解為「區教育局」。後來,在九十年代末,被The Old Spaghetti Factory買下,裝修成了現在沒有店招的餐廳。據說「校長室」是最受歡迎的座位,倒不是當中的電車。
電車是假的,模仿的是Pacific Electric Railway的電車,太平洋電車公司因其車輛均是紅色,所以也叫「紅色電車公司」,是南加州當地歷史上的火車、電車、汽車公司。後來獲知The Old Spaghtti Factory有二個公司掌管,分別是加拿大和美國的公司,其美國公司在全美有44家餐廳,本來該公司在日本還有一家,可惜在2013年關掉了。
這44家餐廳,大多數是用舊倉庫舊廠房等歷史性建築改的,在每家餐廳中,都有一節電車或火車車廂,而且都是模仿當地存在過的車輛,不同城市的餐廳中的車廂是不一樣的。
在Duarte School的這家,房間依然保持着學校的樣子,有黑板有佈告牌,衹是桌椅改成了餐廳的,讓大家有種回到校園的感覺。
不但如此,這家Durate School的餐廳,還是洛杉磯極負盛名的「鬼屋」,有着各種各樣的傳說,經常有人在空房子裡聽到脚步聲,燈會自動點亮,不是一盞燈,是整幢房的燈,據說是警察親見的;還據說有自殺的校長顯靈,電話自動播放,以及各種各樣的靈異事件在此發生。
原先,在學校的後面,還有棵Duarte Hanging Tree,據說是十九世紀時用來執行
死刑的樹,不過這棵樹在2014年倒了,樹樁被請進了Duarte歷史博物館;為了行文恐怖,我將之譯成「吊死樹」。
反正,很有故事挺好玩的一個地方,雖然食物很一般,好在價格也很便宜,你不妨就當出個入場費參觀有故事的老房子好了。

o.jpg(本圖來源於網絡)

20170904_151812-X-T1


關於Duarte School鬼故事的延伸閱讀
http://ghoula.blogspot.com/2010/03/

關於「吊死樹」倒掉的視頻
http://www.nbclosangeles.com/news/local/Duarte-Tree-Falls-Apartment-Damage-278505601.htm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