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扬州冶春茶楼

20061002_200437.jpg
        10月2日,晚上,冶春茶楼。一大帮人,在镇江吃过午饭,又去了北固山,对,就是 备招亲的那个北固山。
        然后,渡江,从镇扬汽渡摆渡过去,“杀奔”扬州。摆渡只要11元一辆车,比起高速来,不知便宜多少,再说,走高速,还要远上许多。记得当年也是去扬州,火车乘到镇江,搭乘小巴到扬州,那辆小巴到渡口前,把一车的人“卖”给了另一辆小巴,然后排队等着过江,那时的渡口,真所谓“车山车海”,每条道上都排着长队,虽然客车是优先过江,但也要等上半个多小时才行,而货车则听说等上一两天,是很正常的事。
        如今的渡口,真是冷冷清清,随到随走,再也不用排队,几分钟后,就到了对岸的扬州。
        扬州的“富春茶楼”是很著名的,但是据说“服务态度差”也是出了名的,而且又不给定位,象我们这种大部队形式的,不定位是不行的,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
        排名第二的是“冶春茶楼”,我隔天打过电话,对方听不懂普通话,好在我是“江浙方言通”(呵呵,自吹自擂),便用苏北话说,那个听懂了,说是可以定位,于是要了一个包房。
        等到了扬州,安顿下来,也不高兴开车了,大家叫了三辆出租,直奔冶春茶楼。
        过去一看,傻眼了,茶楼很大,有外堂,有内堂,二楼全是包房,无奈外堂十几桌,只有稀稀拉拉地坐了几个人,二楼包房的灯,全是暗的,内堂倒是灯火通明,不过那是别人结婚包场。奇怪,不是说生意好得不得了吗?
        好不容易找到包房的服务员,说根本不知道定位的事,服务员去找了一个男人来,那男人说是定过包房,是他经手的,不过,劝我们还是坐在大堂去吃吧。
        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都跑到外堂坐下,我则负责买筹子。冶春茶楼,虽然也有点菜,但要先付钱,买了票子去领才行。
        冷菜六个,计肴肉22元,白肚20元,盐鸭20元,盐水虾25元,鹅肫20元,芽姜10元。
        热菜也是是六个,计烫干丝12元,大煮干丝30元,清炒虾仁30元,狮子头12元一只共六只72元,炒玉兰片12元,外加大鱼头一个68元。
        蟹黄汤包11只,共88元,五丁包11只,共44元。
        以上共计473元,付讫,到桌上。
        桌上,大家正忙得不亦乐乎,擦桌子的擦桌子,收拾台面的收拾台面,有人发现杯子上全是油,想换,服务员不理,于是姚(吉吉)和他的同学只能自己去拿,拿完杯子、拿碟子,拿完碟子、拿盆子,一大圈下来,总算准备好开吃了。不过,拿来的杯盆碗碟,有似覆着一层油,没办法,大家只能自己动手,用开水都泡过一遍。
        肴肉一般,其它的倒也可以,芽姜挺有特色,吃上去丝毫不辣口,热菜中的清炒虾仁极好,虽然个头很小,但是极白极有弹性,非常象苏式面馆店里的清溜虾仁面浇头,要是没有点别的菜,不妨多点一盆。
20061002_193540.jpg
        狮子头也不错,因为是最后上来的,大家都吃不下了,但是味道挺好,据豆妈的说话,几乎可以赶得我的水平了,这倒真不是瞎话,大多数地方的扬州狮子头,味如木屑,真不是盛名何来,后来我尝试着“肥四瘦六、细切粗斩”,竟成看家菜之一)。这回的狮子头,虽然瘦肉依然象木屑,但好歹肥肉调配得当,吃上去不干,而且有弹性,可谓是我们在外面饭店吃到过的最好吃的狮子头了。
        鱼头极大,半只,绝对不值68元,而且鱼肉不鲜活,明显是死鱼或是宰杀后久放的。五丁包极大,够膨松,味道当真不错,标牌140克(好象),造成的问题就是,大家一个下去,后面的就吃不下了。炒玉兰片味道尚可,但是刚够铺盆底,一人一筷子,就没有了。网上说烫干丝比大煮干丝好,烫干丝是什么都没有的,只有酱油,大煮的有蟹黄、虾仁等,我觉得各有千秋。
        但凡有些什么要求,和服务员说,服务员是一概不理的,你要是多说几次,声音响一点,或许要求会得到满足,但被服务员训上几句,是免不了的。边上的一桌,也是上海人,也在抱怨服务水平。我就在想,这样的一家店,吃饭正点却大多数位子空间,不知其名声何来,怕不是“托”吧?但这样的店,根本不象要好好做生意,想必也不会找个“托”来增加自己的工作量的,我倒觉得,她们可以还巴不得生意“清”一点呢。如此说来,盛名何来?也算是件怪事了。
        最后上的汤包,用麦管吸汤的那种,不过是个好玩罢了,小豆正好带着pH试纸玩,就用醋试,谁知竟然是中性的,难怪这个醋一点都不酸呢。上汤包的时候,隔壁桌上的人一看是破的,要求换,我们桌上也发现一个是瘪的,也要求换,服务员极不耐烦地换出两只来,可一数,我们桌上还少一只呢,只能自己再跑到厨房去讨。
        这顿饭,总的来说,味道还可以,但是这种服务,实在不敢恭维。

[镇江]镇江润州大酒店

        本来,黄金周的打算是和小郭子一家去扬州玩,孰料,9月中旬就已经定不到扬州的房了,于是,我定了常州的。丈人、丈母呢,原来打算开车去杭州,孰料,也定不到房了,便决定和我们一起走。这回的计划是六天,还打算让丈人好好练练车,于是原则上,以丈人开车为主。
        和小郭子说好,10月2日在镇江碰头,于是早上从常州出发,一咱朝着镇江金山寺开,金山寺在长江边,所以其实上和扬州不过一江之隔,倒是离镇江的市中心来得更远。通过电话联系,中午在金山寺与小郭子顺利会合,他们共有五个大人,一个孩子,我们这里四个大人,一个小豆,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觅食,最后选定了一个叫做“润州大酒店”的地方。
        金山寺所在的地方,叫润州区,那么润州大酒店想来也应该是个挺好的地方吧?我说实话,其实那不过是个小酒楼,大堂里可以放下五六桌,还有几个包房而已。
        冷菜极其没有花头,肴肉、豆腐干、素什锦(以腐竹为主)拌辣椒丝、醉鱼等,量很少,味道也是一般,看到这些冷菜,便抱了一个“只求裹腹,不求美味”的心思。
        谁知,等热菜上来,倒是一个比一个好,盐水河虾,地三鲜,青椒土豆丝,木耳肉丝,金针菇香肠煲,金丝鱼,大煮干丝,荤菜、素菜,都很新鲜,加之人多,前面几道菜,吃得个个盆底朝天。那个金丝鱼,样子有点象鲶鱼,或许根本就是鲶鱼,红烧的,骨刺很少,非常适合小朋友吃;大煮干丝,虽然只要8元钱,却也中规中矩,而且还用了很大的开洋,物有所值。
        一道汤,老鸭扁尖煲,本来想点鸡汤的,但是老板娘极力推荐吃鸭子,60元,比鸡汤贵10元,结果端上来,各个抢着扁尖吃,还真是不错。
        主食点了两份面疙瘩,让店家先上,是想让小朋友们塞饱肚子再说,结果是最后才上来,面疙瘩挺有嚼劲,只是形式和传统意义上的面疙瘩有所不同,是长条形的。
        最后结账,243元,无茶无酒无饮料;所有的热菜、汤和点心,味道都还不错,只是都有素油味,好久不吃菜油、豆油了,吃到这个油味,竟有一丝怀念。

[常州] 文亨酒店

        10月1日傍晚,逛完天宁寺,还有时间多,决定到著名的篦箕巷去瞅瞅,当然如今的篦箕巷早已风光不再,就算常州政府打算重振当年之风,特地改建了篦箕巷的楼房、街道,但也恐怕回天无术了。国庆第一天的傍晚,篦箕巷门庭冷落,几可罗雀,虽然街道是照着明清的样子改建,但咫尺便是繁华都市,反而这里倒是冷冷清清的。几乎所有的店,都是卖篦箕的,而且所有的货源好象都来自“常州梳篦厂”,除此之处,便无特色,恐怕真要打“旅游牌”,常州政府还要好好花点心思,动动脑子。
        闲逛一回,大家有些累了,便不打算再开车去寻店,决定在篦箕巷口的文亨食府吃,文亨之名来自篦箕巷边的文亨桥,可以坐在包房里看运河,倒也不错。
20061001_191341.jpg
20061001_174052.jpg
第一道菜,是冷拌的“蓬蒿菜”,6元,但味道好象和上海的蓬蒿菜不同,倒有点象油麦菜的味道,很是可口。
20061001_174102.jpg
手剥笋,8元,自从上次在绍兴的咸亨吃到,就成了我的最爱,于是见一回点一回,估计丈人丈母已经吃厌了。
20061001_175429.jpg
淮山药炒腊肉,20元,味道相当好,入口爽脆、略带清香,山药各地都有,好象又以淮山药为最好。
20061001_181323.jpg
顶汤虾糕,30元,这道东西,严格地说,点得有点上当,问服务员“虾糕”是什么,服务员说是用虾仁打成浆做的,想来应该不错,就点了。谁知上来一看,就傻眼了,这什么虾糕嘛,就是菜场里八元一斤的东西嘛,我有时买回来,加点水烧个汤喝,不过三五块钱的事。
20061001_181730.jpg
(鱼巴)鱼羹,15元一条一份,烧得极浓酽,但想必是加了奶精、菱法之类“添加剂”增色增稠的。味道可以,美中不足的是(鱼巴)鱼的肺被烧过头了,缩得极小,败笔啊!
20061001_181935.jpg
这道菜是服务员推荐的,叫做“招牌茄子”,我向来对茄子并不感冒,但既然是“招牌”,据说“来的人都点的”,于是决定也试上一试,18元。等了好久,等其它菜都吃得差不多了,这道菜才上来,放在铁板上的,用铝箔包着,打开铝箔,只见一个荷包蛋覆着,心想必然是个“哗众取宠”的东西罢了。
掀去荷包蛋,当然归了豆豆了,下面的茄子,象条鳗鱼般地盘着,连茄身上的剞花,也和清蒸、红烧鳗鱼的剞法一样。丈母娘和豆妈各尝了一口,都说好吃,我也挟一块尝尝,果然不负“招牌”之名,原来,剞片之后的夹层里,夹上了肉糜和腊肉片,又被炸透,肉糜的肥肉熬出的油,被茄子吸收,素香与荤油互相浸淫,着实不错。这道菜,也成了这回十月黄金周旅行中,吃到的最有特色的一道菜了。
吃到一半,外面进来个瘦高个,左手酒瓶,右手酒杯,算是进来敬酒的,算是经理。和他攀谈,说起这道“招牌茄子”,他说这家店有许多上海人来吃,还曾经有一个上海人愿意出五万问他买这道菜的做法,他没答应云云……估计,是在自抬身价,据我所知,就算要跟锦江饭店的师傅,偷学一道招牌菜,也用不了这个价钱,再说了,这道菜其实也并不难,多试几次,就行了。
20061001_185057.jpg
水芹,8元,一般,清爽而已。
20061001_190654.jpg
小豆子和妈妈,正和妈妈发嗲呢,这么大了,还要喂。
        一顿饭,外加两瓶啤酒、一盒酸奶,共计160元,倒还真是不贵,只是丈人、丈母胃口小,吃得几下就饱了。吃完饭,信步走走,倒也不错,不远处有古城墙遗址一座,不过几百米长,可赏运河夜色,和小豆从这头爬了上去,从那头下来,懒得走回去,让豆妈开车过来,载以归。
20061001_191428.jpg

[常州] 百姓人家

        10月1日,中午,丈人、丈母、小豆、豆妈和我,下大雨,后半段没让丈人开车,到了常州,安顿之后,就在楼下的百姓人家用餐。
20061001_123420.jpg
        店里生意相当好,几乎坐无虚席,店面很好玩,有“扶贫济困”、“扶贫帮困”的锦旗,加上红色的店招,很是喜气。
20061001_115338.jpg
由于是中午,就随便点几个菜吧,烤籽鱼,是上海人极喜欢的一道冷菜,不过已经过了时令,里面没有鱼籽了,由于鱼小,一炸就硬了,小豆子咬不动。
20061001_120002.jpg
豆妈刚从成都回来,想要吃辣的,于是点了这道夫妻肺片(据说,标准的写法应该是“夫妻废片”),看着挺辣,其实一点也不辣
20061001_120144.jpg
这道菜的名字忘了,其实也算是“乱炖”吧,里面有蛤蜊、方腿,还有煎出来的蛋块,味道还真不错,汤味厚实。后来回沪我也做了一回,蛋煎得太松,没有这道的有嚼劲。
20061001_120305.jpg
盛在小碗里的汤。
20061001_120328.jpg
南瓜炒时件,其实就是南瓜炒鸡肫,并无别的“时件”。
20061001_120805.jpg
小馄饨,是作为一道菜的,下面是油炸的小馄饨,有点偏硬。
20061001_121814.jpg
这个是排骨,好象是8元钱一块,特地点给小豆吃的,谁知小家伙一看就不肯吃,结果我吃了,味道很好,甜甜的,肉也够酥。
        这顿饭,二个冷菜,四个热菜,外加一道点心,总价100元整,还可以吧?

[苏州]苏州锦绣天地

        10月22日,苏州锦绣天地,323元,8人,六大二小。上午在艺圃喝茶,坐在茶馆里不通风,热煞。于是走出去,绕过小池塘,走到假山顶上,有个亭子,凉风习习,甚是写意,于是坐在亭子里,拿出电话来定中午的位子。打电话到“大鸿运”,被告知已经客满,边上的苏州人听说,说“生意哪哼实梗好法?”,后来和他们攀谈,推荐了学士街的“锦绣天地”。
20061022_124504.jpg
手剥笋,我很喜欢的一种东西,甚至在天津,都点了,是江南的东西。
20061022_124518.jpg
红香干,“红”是红茶的意思,不是辣。
20061022_125717.jpg
韭黄鱼片,红的是茄汁,不是辣。
20061022_125854.jpg
这道菜很好,野木耳,黄的是扁尖,木耳脆,扁尖嫩,很好吃。
20061022_130001.jpg
豆妈也总算吃到白米虾了,虽然小了一点,但总算吃到了。
20061022_130054.jpg
芦笋炒百合,味道一般。
20061022_130105.jpg
烤鳗,38元,味道不错,个人觉得撒的这把葱太失败。
20061022_130301.jpg
鸭脚汤,鸭肠绕在鸭脚上,里面还绕着一块鸭肝和一片辣椒,这个玩意,在七宝有许多,一般是蒸在电饭煲上,一元五角一只,极硬,嚼得“牙塘骨发痛”,不料这个汤,是久炖的,把鸭脚炖得酥酥,连用假牙的阿婆都吃得动。
20061022_130323.jpg
杏仁酥,味道不错,但不是“酥”,而是“团”,里面是掺了南瓜的糯米粉,豆沙馅,软、糯、嫩。

[苏州]苏州香雪海

        以前到苏州去,一般不住,因为苏杭两个地方,住宿都很贵。
        上回Barakiel介绍了胥江路上的香雪海,很新,装修也很好,大概四星级的标准;后来我们就决定以后去苏州,就住这里。
        10月21日,从洞庭东山古尚锦出来,没有开绕城,结果路虽然近许多,但开得精疲力尽,六点多香雪海住下,也没有精力再外出觅食了,决定就在香雪海吃。
        居然香雪海已经客满,找到经理,说是有个包房,人家定了还没来,就先让给我们,于是,落座,点菜,吃得很饱。总共8个人,六大二小,先让丈母娘带着两个小的去占房间,其余人等各自回房安顿,收拾好了下楼吃饭。
        这里要批评豆妈一下,抢着相机不放,拍又敷衍了事,哪怕构图也不行,大多数照片还有手的影子,结果害得我所有的照片都重新做过,哎!
20061021_supper_15.jpg
先来看一下菜单,有谁知道这个“让茄子”是什么东西吗?我知道,是“酿茄子”,酿的繁体与让的繁体右边是一样的,再次鄙视一下简体字的不科学,估计设计菜单的人,是照一本繁体的菜单抄的,不让“酿”的繁体,以为是“让”。
20061021_supper_06.jpg
牛肉,前面还有两个什么字的,忘了,当场就忘了,有点辣,凉菜,吃不出牛肉味来。
20061021_supper_11.jpg
农家老豆腐,结果也是辣的,我戏说“这家苏州店,怕是请了个川菜师”,不过还好,看着辣,吃着却还可以。由于这道菜,特地把服务员叫来,问清的确是苏州馆子,并且特地关照其它的菜都不要辣的,顺便也要求热菜都不要味精。服务员挺负责,去问了一下回来,说辣的只有一个文蛤小斩肉,我想有人要吃辣的,也要了,另外服务员说“让茄子”的料是事先拌好的,已经有味精了,也要了。
20061021_supper_03.jpg
中午在古尚锦的那个鸡太酥太烂且没有味道,于是决定“补偿”一下,又点一个白切鸡,居然上来是浸在酱油里的,绝非苏州人的吃法(苏州人哪肯如此用酱油?)
20061021_supper_01.jpg
照片上的那个绿的,叫做扁卜,端上桌的时候,大家在猜到底是什么,有猜丝瓜的,有猜夜开花的,问了服务员,说是扁卜,到底是什么?还是不知道。圆的是水面筋,里面也塞肉。
20061021_supper_02.jpg
富贵双方,比隔天晚上在上海美林阁吃的份量足多了,而且云腿也要比美林阁的方正许多,味道也很好。
20061021_supper_04.jpg
这份菜,48元,叫“红烧西湖杂鱼”,有鳜鱼一条,激浪鱼、昂刺鱼和鲫鱼,红烧的杂鱼,有这样的卖相,已经不错了,味道好才是关键。
20061021_supper_05.jpg
这道就是“让茄子”,很香,和中午的肉末茄子有得一比,最后老是吃茄子,在常州吃到的那个铁板茄子也很好,以后有机会好好说说各种茄子。上海人讲究吃“杭州茄子”,淡紫色,弯弯曲曲。
20061021_supper_08.jpg
这个叫“五谷丰收”,自己看吧,反正我是没吃,我不是是杂粮的料,不过小豆喜欢。
20061021_supper_09.jpg
肠肺汤,在我心目中,天下只有两种人能把内脏做得如此干净,一种是闵粤人士,一种就是苏州人。阿婆吃了两碗,说“肺很嫩”。
20061021_supper_07.jpg
点菜的时候,问有什么绿叶菜,服务员说有“金花菜”,想想没听说过,决定要来尝一尝,端上来一看是草头,后来想起,苏州人本来就叫草头“金花菜”的,一时竟忘了。
20061021_supper_10.jpg
点心,样子就一般,由于菜吃饱了,也没尝。
20061021_supper_13.jpg
文蛤小斩肉,其实不是文蛤,而是蛤蜊,有点象红房子的“搁蛤蜊”做法,极辣。
20061021_supper_14.jpg
南瓜鸡头米,鸡头米就是唐明皇所说的“温软新剥鸡头肉”,呵呵。这玩意学名“芡实”,记得同里盛产此物,味道不错。
        这顿饭,两瓶石库门上海红标老酒,一瓶雪碧,总价383元,物有所值。

[上海]美林阁

        好多年没去美林阁了,记得当年在虹桥美林阁,大堂经理逗小豆玩,逗着逗着小豆手里就多了一张贵宾卡,是经理送给她的小礼物(注意:是在买单前!!!),那年小豆两岁。
        然而,即使是在买单前有了贵宾卡,美林阁依然是家“挺贵”的饭店,而且有点贵得没有道理,论味道,和鲜墙房、小南国、鹭鹭,都是一个档次;论装璜,和王朝比好象还差那么一点点。如今,美林阁更是和Motel 168“联姻”,两家总是开在一起,就更看不懂了,Motel 168走低价路线,饭店却走高价,难道不是给住店客人吃的?奇怪,不知道算是什么理念。
        10月20日,祖母生日,就近选了美林阁,给她过生日,六个大人,外加保姆和小豆,随便吃吃,根本没有大鱼大肉,就这么点菜,在打了88折后,依然要524元,早知道,还不如买点大闸蟹来吃……
        照片就是这些,外加一个老鸭汤,买单的时候居然连清单也没有,就是一个总价,更郁闷的是,那天晚上居然也卡都不能刷,说是线路坏了。
        第二天,我们去了苏州,将美食生日会进行到底!!!
20061020_174301.jpg
        卤水金钱肚,极酥,这也是我吃到过的最酥的卤水金钱肚了,8分。
20061020_174305.jpg
        Caesar salad,我极喜欢吃凯撒salad,这道味道不错,酱料很纯正,9分。
        还有个烤夫,味道一般,照片没有拍。
20061020_174316.jpg
        极其一般,没有糟味,不打分。
20061020_181703.jpg
        要是允许我退菜的,我愿意退这道,这也叫“温蟹”?还没有小店里的好,价钱倒要58元,这道菜,可谓大塌美林阁的台啊!
20061020_175411.jpg
        上来的第一道热菜,好象是58元钱,8只,外面是松松脆脆的酥丝,里面是虾仁,酱料酸甜,可以打到8.5分。
20061020_180405.jpg
富贵双方,我极喜欢的东西,38元三块,点了两份共六块,居然我没吃到,呜呜,嗯嗯,我好恨那!
20061020_180018.jpg
        这道,看上去不错吧?我也是上了照片的当。48元一份,端上来一看,这个铁锅不过拳头大小,我当场傻掉。味道倒还不错,下面的白色是贝壳通心面,如果有心理准备,还是值得点的,推荐指数7.5分。
20061020_180409.jpg
        这道也很夸张,叫粽香肉,菜单上写着30,我点了,服务员说例盆六七个人不够的,问我是不是要改成中盆,喏,这个就是中心,不过两个粽子大小,味道也不错,推荐指数7.5分。
20061020_181354.jpg
        味道极好,好象叫芝士(火局)娃娃菜,里面是切成小方块的娃娃菜和培根,上面覆以cheese烘烤而成,可以打到9分。
20061020_180412.jpg
        既然是祖母生日,总得有碗面吧?无奈美林阁的菜单上全是“意大利面”,询问了服务员,说是可以点青菜肉丝面。味道嘛,反正汤里味精多一点,不会太难吃。
20061020_182717.jpg
        蟹粉小笼,18元六只,味道极咸,是我吃过的最咸的小笼包了,所谓“打翻盐缸”是也,肉碎而烂,还没有街边安徽民工开的夫妻小摊来得好吃。
20061020_181715.jpg
        保姆客气,不肯动筷子,干脆点一份扬州炒饭,让她吃吃饱,18元,我分了一点,味道也不错。

[苏州]古尚锦

        10月5日,10月21日,半月内两赴苏州洞庭东山古尚锦,大啖两顿,不亦乐乎,贴菜照。
        第一顿,丈人、丈母、豆妈、小豆及我,外加一瓶黄酒、两对大闸蟹,共300元。
20061005_124029.jpg
        水芹香干,水芹一物,必要新鲜,否则老韧不可食也,这个水芹,看颜色就知道是好货。
20061005_124637.jpg
        菱炒藕,人间美味啊,若是有一塘水,种点菱,种点藕,再养上几尾鲫鱼,赏而玩之,又可打了牙祭,人生夫复何求?
20061005_125358.jpg
        (鱼巴)鱼,这种鱼,象河豚一样,受惊后会变成一个气球,很是好玩。此鱼红烧,定要将腹下细鳞刮尽,否则根本没法吃。这两条做得相当好,鱼又新鲜,实在是至味。每尾25元,价格不菲,但由于量少,好食者趋之如鹜。
20061005_125417.jpg
        (鱼巴)肺莼菜汤,就是(鱼巴)鱼的肺做成的汤,吴中名菜,一条小鱼的肺有这么大,难怪一生气,会变成个气球呢。
        
20061005_125712.jpg
        水面筋塞肉,面筋由水洗而成,常熟、太仓、苏州一带是家中常菜,菜场里有卖水面筋,回家塞肉即可,奇怪的是,这道菜不是为何始终在上海不流行,菜场也没有水面筋卖。
20061005_125907.jpg
        芙蓉银鱼,见第二顿的注。
20061005_132824.jpg
        清蒸白水鱼,见第二顿的注。
        以上是10月5日的第一顿,吃到最后,大家“吃勿落”,还剩下大半份鱼。
        
        随便看看古尚锦的风光。
20061021_150815.jpg
        古尚锦的大门,光从大门看,就和移山岛上别的农家馆子不一样,左右都是古尚锦。
20061005_151516.jpg
        店门口的停车场,停不下的,只能停到对面去。
20061021_144510.jpg
        鱼虾就是养在这种筐子里。应该说“鱼虾应该就是养在这种筐子里”,但是不知为何,有些菜落座的时候没有,过一会又有了,估计是进货的车回来了。
20061021_140304.jpg
        饭店的后面,就对着太湖,店里的栈道。
20061005_145845.jpg
        什么“押金”?租钓鱼竿的押金,20元租金,从没见人钓起过鱼来。
20061005_141534.jpg
20061005_145327.jpg
20061005_145412.jpg
20061021_144452.jpg
        两幛楼,分别是茶楼和饭店,楼上就是客房,样子还可以吧?标房200,套房380。
        第二顿,上次的五人,又加了老太太,小吴和她的女儿晨晨,加一瓶太湖水(啤酒),共425元。
20061021_124836.jpg
        螺蛳炒得很是入味,赞。
20061021_125038.jpg
        盐水河虾,不知为何,两次到古尚锦,都没有吃到白米虾,虾极新鲜,极有弹性。
20061021_125552.jpg
        太湖白切鸡,皮黄,色面极好,极酥,只是味极淡,太酥。
20061021_125756.jpg
        这道菜,必点,芙蓉银鱼,又名“绵肠鱼”,芙蓉乃是蛋白打发而成,软而滑,能做到这样的水平,大店不过如此。
20061021_131223.jpg
        40元半条,曝腌白水鱼,我极喜欢,甚至可以不吃大闸蟹,只吃白水鱼,当然,也只是说说的啦。每当吃这种鱼,我很是佩服厨师,可以把一条鱼一批成两爿,两爿都是一样大小,一样厚薄,哪天试试,或许我也行的。
20061021_131229.jpg
        大闸蟹,半月过去,涨价了,40元一只,可是只能提供四只,下面那只大的,是80元的。
20061021_135344.jpg
        肉末茄子,照片上卖相一般,味道极好,只是大家已经吃饱,吃得不多。
20061021_140900.jpg

二拼法还是三拼法?到底有多少个韵母?

yunmubiao3.gif
        最近,和有些朋友聊到了二拼音,三拼音的问题,我也在前段时候谈到过介母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很容易理解。答案在哪里?就在《新华字典》上。
        每本《新华字典》的后面,都有一份《汉语拼音方案》,第三部分是《韵母表》,这个韵母表,包括了普通话汉语拼音的“部分”韵母及其组合,为什么说是部分呢?因为zhi, chi, shi, zi, ci, si, ri和er以及ê在韵学上,也是韵母,然而这八个不牵涉到二拼、三拼的问题,我们只来讨论剩下的。
        第一,什么是韵母?我们通常认为an, ou之类的是韵母,而ian, iou则是两个韵母,从汉语拼音方案可以看到,可以与声母结合的韵母(不包括先前所说的zhi, chi等8种),是表上的35个韵母,其中也包括ian和iou,所以ian不是两个韵母拼起来的,它根本就是一个韵母。按照语言学的说法,《韵母表》列出了35种韵母,与两种i, er和ê(ㄝ)共同组成了普通话的39个韵母。
        第二,再来仔细认识一下《韵母表》,韵母表的第一列,在音韵学里称之为本韵,就是最最基本的韵,并且根据发声的方法,称之为开口呼韵母。第二列,本韵与i结合,则是齐齿呼韵母;第三列,本韵与结合,叫做开口呼韵母;最后,本韵与ü结合,成为撮口呼韵母。所以,韵母绝对不是简单的本韵,你可以不知道韵母有39个,但绝对不能把韵母理解成只是本韵。
        第三,本韵的本身不但是韵母,还可以和韵头组成新的韵母,韵头是什么?韵头就是俗称的“介母”,介母只有三个,就是iuü,很多人哪怕做了老师,还是搞不懂到底介母是什么。其实很简单,介母在韵母里的身份,其实是声母,其介母这个声母和后面的本韵音(韵腹、韵尾)相拼,拼出的音则是完整的韵母。
        第四,当介母和本韵组合成了韵母后,再与声母结合,就拼出了音。有的老师在教小朋友时说“介母就象介绍人,左手拉着声母,右手拉着韵母”,其实这种说法是错的,介母是的学名“韵头”已经说明了问题,介母(韵头)是“韵家”的人,和声母没有关系。反正,这个“介母”不是双方都认识的介绍人,介母或许是大舅子、或许是丈母娘,但始终都是“娘(韵)家”的人。
        第五,双拼法和三拼法的问题,很多时候,教小朋友会教得累死(虽然我没教过,但想也想得出来),难道去和小朋友讲前面的“第一到第四”?小朋友肯定听不懂,就算听得懂,也会被烦死,为什么?枯燥呀,这个东西,在大学里教,也要学生自己感兴趣,别说在小学里了。不过,我们还是要来说说清楚,其实,声母和本韵(就是第一行、第一列)相拼,就是二拼,而与其它的相拼,就是三拼音。大家看到《韵母表》上每一格左下角的怪怪字符没有?那玩意叫注音符号,本韵的音是一个,所以只有一个字符,而有介母的韵母,音是两个,所以就有两个注音符号,两个注音符号,再加上声母,就是三拼。这样就很容易理解,是不是?
        第六,到底怎么教小孩子?有一个妈妈,总结出一个“经验”,要孩子把本韵背出来,说除了这些,就是三拼音,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不过我一再强调,拼音是“拼”的,不是“背”的。我告诉她,有这么一个小窍门:任何字(除了zhi, chi, shi, ri, zi, ci, si, er, ê,也就是韵母表的能拼出的字),只要把音读长,剩下的那个音,就是这个字的韵母。比如,我们把“变”读长声,剩下的拖音是“烟”,只要那个韵母(剩下的拖音)可以用声母(很容易考虑,只有y, w, y(ü)三种)和韵母拼出来,那就是三拼音了。
        这种办法,不但可以更形象地说清三拼音,也让孩子知道iuü在三拼中,其实就是声母,就y, w, y(ü),可以方便他们以后更好地听到音就可以写出拼音来。
        以上只是个人拙见,抛砖引玉吧。

绝对不是长得粗就牛啊

        昨天,Columbus Day放假一天,糊涂蛋的我,居然跑去上班,进了办公室,一个人都没有,黑灯瞎火,哭死我,这已经是我大概第十次,在节假日傻乎乎地去上班了。今天早上,碰到Jonathan,说起昨天我来过办公室,他说“no overtime!”,哎!
        不过也好,大家上班,我一个人,没事,可以去逛逛,把车开到徐家汇太平洋电脑城边上,管停放的一脸媚笑,明摆着是打算不给票了,当然大多数情况,不给票就可以少付一些,呵呵!
        先到良玉逛了一圈,不是正打算买iMac吗?问了一下,说是13,700,升2G内存,加2000,好象黑了点,敷衍了一下,走人。继续往里走,有个小伙子上来兜生意,我说好啊,我要“里面是SATA的,外面是1394的硬盘盒”,他说有,把我七转八转,带到摊位前,又叫个小妹去取货,其实是“搬砖”去了,过不多久,东西拿回来,外面是USB的,傻掉,是那小伙子傻掉,不是我。又到了元谷,我是知道元谷有这款的,但是小妹怎么也搞不清我到底要什么,只能作罢。
        闲逛一大圈,在“寿司亭”吃了午饭,又到Bread Talk买了面包,开始干正事了。
        先是把PSP拿到百脑汇楼下,要求把DevHook升到最新版本,JS敲我竹杠买了张引导盘,60元。
        然后到了百脑汇的2楼,看到一个摊子还行,就问她有没有“里面是SATA的,外面是1394的硬盘盒”,不料,那姑娘说有,先是给我看了个样品,里面SATA的,外面USB的,卖200多一点,我说我要外面是火线的,她说要400。
20061009_sata_case_01.jpg
        东西说是“百事通”的,明显就是三无产品,包装盒上没有生产厂家,说明书也没有。我对“百事灵”很有好感,曾经在SATA刚出来时,买过“百事灵”上千元的硬盘盒,不管了,今天就是来买这个的,没有还价要下了,拿了东西立马回家。
2006_1009_stat_case_02.jpg
        盒子很好装,上面有四个大镙丝,那样就不用工具了,拧下镙丝,装上硬盘。有一个外接的12V电源,也插上,接上1394线,打算享受一把了。
        电脑很快认出了硬盘,是我以前Windows时的一个系统盘,到Applications里找到Disk Utility,打算格式化成Mac Journal格式,填上卷名,按下Erase键,抽支烟,等着。
        等了“半半六十日”(沪语:很久的意思),进度条在一点点地走,可就是没有完的意思,过了一会,跳出一个出错信息,告诉我操作不能进行。怎么办?你说大多数玩电脑的绝活是什么?重启!对了,重启硬盘,拔插火线,重启电脑,拔插火线,这下好了,别说不能格式化了,系统干脆认不出硬盘来了。
        无奈之下,接上USB线,这个盒子是USB/1394两用的,奇怪,一下子就好了,什么问题都没有。突然忽发奇想,会不会是火线的问题呢?打开我的百宝箱,那可绝对是百宝箱,线缆少说有一百条,稳压器少说有20个,找了一根当时玩PC时,买PCI 1394卡送的火线,插上,也不行。
        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情,拿出一根当年买iPOD附带的1394线(我的iPOD是一代的10G,至今工作正常,看到许多哥们新买的iPOD频频出问题,有时想,东西就是老的好啊!),这根线,看着实在寒碜,只不过比绒线粗上那么一丁点,你要说是棒针衫的那个线,这条火线好似还要细上一些。插上,电脑又认出了硬盘,格式化,不过几秒钟的事。
        奇怪奇怪真奇怪,从小物理学就学过,导线越细,电阻越大,难道我发现了新的物理理论?
        我的硬盘是40G的,我尝试了一下,同时并发10个拷贝工作,拷贝30G左右的东西,不到十分钟,也全都完成了。
        如此,我知道了,毛病出在线上,于是打算写一篇《别小看一条线》。
2006_1009_stat_case_03.jpg
        今天,终于上班了,大家都上班,不再是我一个人,看来,我是个挺喜欢上班的人。办公室里有一根极牛的火线,首先是粗,可以说是我见过的各式导线(除了打印线)中最粗的一根了;其次是炫,线是透明的,里面有银色的屏蔽层;再者是酷,这根线插上1394口后,两端都会发光,幽幽的蓝光,很酷。这条钱,是我在g-er.net定购的,好象也要二十几元了吧,我一向用它连接iPOD,工作一直很正常,我也很喜欢这条线。
        回到家里,挺上这根“很粗的线”,一下子就认出硬盘,然而却不能进行任何操作,一按Finder,“风扇”(就是Windows的“沙漏”)转个不停,依然不行,昨天是太平洋的小伙子傻掉,现在轮到我傻了。
        开机,关机,开启硬盘合,关闭硬盘盒,百计无施,可谓“百事通”,成了“百试不通”。
        换上了iPOD的那条“小样”火线,一切又正常了,我再一次格式化了硬盘,拷贝了35G的东西,运转良好,速度极快,奇哉怪哉,看来“绝对不是长得粗就牛啊!”。
P1000987.jpg
        最后,再展示一下这两条线,背景的格子是1cm,看看,绝对不是长得粗就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