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云傣园

        新店新开张,捧一下场,其实我也不知道是第一天开张,只是附近没找到吃的,于是一大帮子就吃了这家。点菜,什么都没有,说是第一天没有准备那么多菜,然而肚子饿得不行,呒没神思去寻别的店吃了,于是一个一份过桥米线,一份气锅鸡,总计175元。
        地方是朋友带去的,我跟着别人开车,东转西转也搞不清了,反正就在大宁绿地那儿,有个大型的超市社区,里面有哈根达斯,有星巴克,什么都有。
20061223_194622_01.jpg
20061223_194638_01.jpg
20061223_194644_01.jpg
20061223_194701_01.jpg
20061223_194907_01.jpg
20061223_195125_01.jpg

[上海]穆斯林饭店

        上海现在有许多新疆饭店了,有贵的,有不太贵的,也有很便宜的(长风公园4号门就有一家,只卖抓饭、面片的),然而,要说“牛”的,还是浙江路的这家了。
        这家有多牛?听我慢慢道来。
20061220_195851_01.jpg
(点心部的价目表,很是实惠的东西,许多非穆斯林的汉人也常来吃,在浙江路上,大多数人并没觉得是家清真店,就跟弄堂口的生煎摊是一个概念)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家店是什么时候开的,只是记得小时候,外婆家在云南南路,有时去外婆家玩,外公就带着我从金陵路云南路走到广东路浙江路,那时的浙江路可谓集“脏乱差”于一身,很小的路,到处都是新疆人,而这家店,就在路边,或许根本不能称之为店,只有一个大棚子罢了,记得那时外公会买一碗汤和我一起吃,另外买个“饼”(馕),掰开后放在汤里,不过那时还小,只记得这些了。
20061220_200055_01.jpg
(香甜汁多的牛肉锅贴,不可不尝)
        长大后,浙江路依然没有变,还是老样子,又挤又乱,许许多多的新疆人,不过烤羊肉摊多了起来,浙江路曾经有上海最长的烤羊肉架,就是那家穆斯林饭店的,外面的羊肉只卖五角一串的时候,他们就卖二元一串了,不过他家的羊肉是大块的,又肥又嫩,生意一直很好。
20061220_200417_01.jpg
(葱爆羊肚,葱香且带甜味,值得)
        再后来,烤羊肉摊都兼卖大麻,这是浙江路上一个公开的秘密,大麻象中药丸似的一颗,黑黑的,二十元钱,我当时正好有个荷兰的白人朋友,经常去浙江路买。那个荷兰人很有趣,会说一点中文,他的妈妈在荷兰教太极拳,如果到中国来的话,也到浙江路买大麻,做成Black Cake(一种掺了大麻的蛋糕)给大家吃。
        大麻有许多种“吃”(上海人都说“吃”)法,可以把卷烟的烟丝一根根抽出来,抽空后再扮上大麻塞回去,点上火象吸烟那样吸;也可以用个塑料瓶,底下烫个洞,把大麻放在香烟头上烧着,从洞里塞进去,塑料瓶里全是白色的烟,从瓶口用嘴吸。
20061220_200654_01.jpg
(大多数新疆馆子的“老虎菜”是东北式的蔬菜色拉,这家不同,是热菜,酸酸的,够味)
        我也跟着荷兰朋友试过一两回,从来没有过传说中的“飘飘欲仙”的感觉。又过了几年,浙江路乱得不行了,别说大麻了,就是海洛因也卖了起来,别说打架了,就是动刀动枪(成语中的“动刀动枪”是指“红缨枪”,这时的枪是“short gun”)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浙江路是市中心,与市政府不过咫尺之隔,于是有关部门打算有些动作,把那里的新疆人“赶散”。
20061220_201217_01.jpg
(这道菜“香酥羊排”绝对有失水准,就是油炸整块的连皮带骨的羊肉,蘸椒盐吃,羊肉“凝皮吊起”咬也咬不动)
        最好的办法是改建浙江路,拓宽马路,造新房子,于是一阵动拆迁,挖土建楼后,浙江路果然今非昔比了,便是有新疆人,也是零零散散几个,不成气候。
20061220_202422_01.jpg
(羊杂汤,分为大碗和中碗,这是中碗的,好象是25元,味道不错,汤很浓)
        这家穆斯林饭店还在,而且从“棚子”变成了“屋子”,分为左右两进,左边是吃点心的,右边则是点菜,这家店是国营的,从腔调看就知道。如果晚上去,九点不到,就会催着买单,九点过后虽然不“赶动身”,但也无法加菜加酒加水了,反正九点过后的服务员就是守着关门的,其它的服务一概不再提供了。
(如上菜式,外加两罐可乐和一瓶清炒豆苗,总共76元,2006年12月20日)

自由的力量,小白

20061221_225633_01.jpg
        我一直梦想着哪天可以“诱拐”一只小狗小猫回家,所以我常常在街上看到有狗狗猫猫就会去逗它们玩,还会说“小狗狗,跟我回家家”,所以会发生上次在天津陪狗玩得开心了,要走狗狗不让我走,结果咬我一口的事。
        陪小猫玩,好似方便一点,因为不会被猫咬,最多被它抓一下。而且和狗狗玩,狗狗不见得“甩”你,而猫就不会,只要你把手放到脖子下搔挠几下,小猫就会极享受地闭起眼睛,依偎在你的手里。
20061221_225612_01.jpg
        然而不管是狗还是猫,我还是没有成功地“诱拐”过,虽然有些猫狗也的确会跟着我走上几步,但只要我先走出几步,它跟了上来,我认为“大事已成”,俯身下去抱它们,它们便会扭头撒腿就跑,所以从来也没成功过。
        周四“半夜”回家,所谓“半夜”也不过十点稍过,喝了酒,没有开车,摇摇晃晃地走进弄堂,放眼望去,一只白猫蹲在弄堂中央,很“优雅”地蹲在那儿⋯⋯
        这种猫,多半是野猫,我进进出出弄堂,时常见到的,只要有人过去,一溜烟就跑得没影了。然而这回却大不相同,我继续往前走,它蹲在那儿动也不动,走过它边上的时候,它站了起来,便跟着我走。
        天地良心,往常我的确喜欢骗小狗小猫回家,这回却没有,一来所谓的“骗”,是明知它们不会真的跟我走,二来我有个私心,谣传“拣猫穷、拣狗发”,这是只野猫,我带回家,岂不是要“穷”了么?
20061221_225650_01.jpg
        它还是跟着我走,绕着我的脚走,就是我往前走,它象月亮似的绕着走,几步就到了楼下了。我的手里有瓶“脉动”,倒了点在地上,小猫闻了一下,没有吃,这时有个女人走过来,说“这只猫我认识”,“人家说这是只狞(音同)猫,不能带回家的”,我也“横竖横”了,穷就穷吧,既然“运来躲不过”(当然还分好运、霉运),倒霉也只能倒霉了。
        我打了个电话给豆妈,豆妈的电话信号不好,好象没有听明白,我上楼了,小家伙居然一点也不怕,就跟着我上楼,以往也有小动物会跟着我,但只要我上楼,一般都不会继续跟着,可这个家伙不一样,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一直跟着我到了三楼。
        豆妈已经开了门等我了,于是就看着小家伙跟着我从三楼走到四楼,还好豆妈亲眼所见,是小家伙跟着我回来的,不是我“抢”回来的。
        豆妈是养猫的高手的,从小家里就有猫的,一看小家伙到了我们家里,立刻拿了几块油煎带鱼给它,小家伙可能饿伤了,低头猛吃,豆妈又给了它几块红烧鸡翅。
        妈说小豆临睡前,还说“爸爸不会自说自话就带个猫回来的”,因为我前几天就打算给小豆弄只小的虎皮猫,不过准备在我们的二月出行之后。
        于是热闹了,豆妈找了小盆给它喝水,谁知小家伙不要喝冷水,在房间里“细细到到”走了一大圈,算是熟悉环境吧。一圈逛好,就猫在豆妈的靴子上了,豆妈大叫“X百大洋啊!”
        豆爸用小盒子和浴巾给小家伙搭了个临时的窝,并且和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小白”,蜡笔小新不是有只流浪狗吗?那个家伙也叫“小白”。
        “来,小白睡觉了。”
        “你明天要去给小白买猫沙!”
        “买笼子!”
        “买猫粮!”
        “买猫圈!”
        “要给小白打预防针!”
        “要给小白做个窝!”
        “⋯⋯”
        要求还不少,当然一一答应喽,你就算带个小妞回家,也要负责的,何况带个小猫回家呢?(这话有点怪怪的)于是睡觉,想象着明天一大早,小豆看到小白的反应。
        第二天是豆妈先起的床,回来“报告”说小白在躲在椅子上,我们的椅子是软垫的,相当舒服,据豆妈说,她其实昨天晚上就发现小白打算在那个软椅子上睡觉了。
        然后小豆起床,从房间到厅里然后立刻冲回来,把她心爱的老鼠公仔藏好,严严实实地包在被子里,对我说“老爸,你不要给小白看到我的老鼠哦!”
        豆妈走的时候,问小白要不要出门,小白不理她,干脆进了我们的房间,于是豆妈再转回来对我说“我下班把猫沙带回来,你要不先买个猫圈和笼子,不过你要白天先把东西送回家来。”
        我也起了床,小豆准备上学了,我于是开玩笑地把门打开,说“现在要走,还来得及。”
        小白“唰”地就蹿了出去,等我到门口,看到它在三楼,看了我一眼,走掉了。小豆对于今天早晨的事,根本就没明白过来,所以也不怎么伤心。
        小白在我们家吃好睡好,而且可能会吃得更好、睡得更好,然而“自由”对它来说,可能更重要吧?自由是一种甚至可以高于爱情的东西,那么吃好睡好,的确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在我认为,小白很有艺术家的气质,一个落魄、落拓的艺术家,实在饿了,便也可以放下架子去“蹭”一顿饭,但凡有个半饱,傲气、傲骨就都回来了,这样的小猫,我喜欢。
        于是我把小白当作了家庭成员,虽然只待了七八个小时而已,我下楼找它,楼下早煅炼的老太太们告诉我她们都认识小白,还说小白很喜欢跟别人回家,有个老太太说小白也曾经打算跟她回家,无奈家中已经有两只猫了,都是养尊处优惯的,见到来个小野猫肯定不买账,小白估计也不肯受欺负,所以一定会打起来的,就没带它回家。
        周五、周六两天没有回家,也不知小白如何了,周日回家,豆妈问我要不要到楼下去等小白,我说小白真想来的话,认识家的。
        今天圣诞节,我们放假,看到小白肚子朝天,在草地的中央睡觉,我走过去,想打个招呼,结果小白翻身而起,头也不回地跑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