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味LA]不堪回首舊年代 如今牛七飽到撐

还记得吗?在三胖子麻辣烫那篇文章中,我说我本来是要去另一家店吃的,结果车都上路了才发现那家店只有周五与才中午就开的,于是就去了三胖子,等哪天周五再去吧。
一拖呢,就拖了三个月,因为阿杜很忙,我碰不到他,没有他,就吃不了这家店。我不是说要他买单啦,虽然他的确经常买单的;只是因为我们要去吃的那样东西,一个人是吃不了的。
这是家越南餐厅,但是没有Pho卖,对的,一家不卖Pho的越南餐厅。这家店中文叫“天恩”,听着挺有基督徒开的意思,天恩在洛杉矶有三家,主要卖二样东西,“牛肉七味”与“烤鱼”,其实他们的店名全称就是“天恩牛肉七味餐厅(Thiên Ân Bò 7 Món Restaurant)”。
牛肉七味,就是七种牛肉的料理,算是一个套餐,一个人当然吃不了,所以我要等阿杜一起吃。
我不记得我最早开始吃牛肉是什么时候了,或者说最晚开始吃牛肉是什么时候。为什么会有这么个怪问题?因为我小时候根本没有牛肉吃,有钱也买不到。那时的大多数上海人是吃不到牛肉的,只有少数回民可以凭票到清真摊上买牛肉,对于占绝大多数的汉族来说,也只能走过时看看,从来没吃过也不知是什么味道。什么?罗宋汤?那是以前和以后的事了,在我小时候那个特殊的年代,罗宋汤里放的是红肠,一种加了面粉和香精的肉制品,后来上海人居然还引以为豪。
别说牛肉了,就是牛奶也没有,店里是没有牛奶卖的,牛奶只有“订”,每天去牛奶站凭卡领一瓶,要带着空瓶去,反正也没有冰箱,不会发生留着几瓶不喝的事。订,也不是有钱就可以的,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订到的,我只知道父亲为了能让我喝上牛奶,主动申请去了有毒有害车间,才得以“照顾”了一个订奶名额,想想真是可悲,人民要喝瓶牛奶,都要“照顾”才有。
现在有很多人怀念过去,每每网上贴出一些七八十年代的照片,象上海当年的市容啦,当年的活动啦,常常会有人回覆“好想回到过去”;就像这几天上海大热,有人贴出了过去在街上乘凉的照片,又有人说“好想回到过去”。每回看到“好想回到过去”的人,我都是在心中痛駡的,我不愿意回到过去,我不愿意过那缺衣少食有钱也什么都不能买的日子。很多人说那时没有贪污没有腐败,那是因为什么都没有;也有人说那时人人平等,在一个农民都不能去城里的年代,有平等可言?
说回牛肉,大家知道,印度教是不吃牛肉的,因为牛是湿婆的坐骑,一人得道,牛变神牛;可能大家不知道的是:印度是全世界最大的牛皮与牛肉出口国,超过巴西和澳大利亚,牛肉甚至是印度最大的出口品,每年达到48亿美元。可今天说的不是印度,今天说越南,大家也知道,越南的Pho就是碗牛肉粉,可还有一种吃法,可以让爱吃牛肉的朋友大大爽一把。
牛肉七味,上次我们说到“七”在越南文化中的地位,牛肉七味,是牛肉餐中的至尊,用七种不同部位的牛肉,用七种不同方法的烹饪,最后做出七种口感形式全不同的牛肉作品来,好玩吧?
我们中国有全羊宴,一整只羊爆炒煎煮,做成各式各样的菜,“藏书全羊宴”有冷菜,用羊肚、羊肝、羊心、羊眼睛、羊蹄子做成;有热菜,红烧羊肉、鱼羊双鲜、传统木桶羊肉等;还有点心,羊肉粽子、羊肉蒸饺等。
换成牛,不就是全牛宴了?可惜,没有全牛宴的,因为牛太大了,一桌人是吃不完的。中国倒是有个“全牛宴”,是用“牛肚岗”、“牛柏叶”与“牛心顶”三样做成的一道菜,别问我味道如何,我没吃过,连这三样东西也是我谷歌搜了后百度告诉我的。
那天去天恩,是上周五下午的二点,天恩在Rosemead超市的边上,离我们不远。下午二点的洛杉矶,阳光很是厉害,我们到的时候,看到店里是全黑的,玻璃的里面挂着百页帘,看不真着。试着拉了一下门,门倒是开着,于是我们走了进去,室外亮,室内暗,一下子竟什么都看不清楚。
稍等片刻,缓过来些,发现诺大的餐厅,空无一人。餐廰很大,有那么五六排桌子,每排都有五六张桌子,每张桌上都有个洞,洞上有盖,显然是用来放锅子的。
叫了几声,出现一位帅哥,我不是见人就叫美女帅哥的,他的确是位帅哥。我们说要吃饭,结果他把我们带到边上,原来走道的后面还有一进,比这边更大,十几排位子,一边是二桌,另一边是一桌,每桌上都有个嵌入式的电磁灶。乖乖,这家店好大,问了一声,说是可以容纳三百人。
落座,帅哥开了几个周围的灯,我点了牛肉七味,帅哥走了,我们二个傻坐在一个可以容纳三百人用餐的店中,只有我们二个人。
很奇怪的感觉,帅哥拿了一只碗来,碗里是温水,碗上顶了个盆子,盆子里是米纸,就是那种做越南夏卷的米纸,干的。过了一会儿,又拿了二个盆子来,一个底下是生菜,上面有柠檬叶、九层塔和叻沙叶;另一个是绿豆芽、萝卜条、胡萝卜条和黄瓜片。

20161024_124157-X-T1.JPG(摄于圣盖博越南餐馆)

20161024_125145-X-T1.JPG
(摄于圣盖博越南餐馆)

20161024_125150-X-T1.JPG
(摄于圣盖博越南餐馆)

我先把哪七味牛肉来说清楚,按照上菜的次序:
1. Gỏi Bò Tôm Thiên Ân,红葱凉拌牛肉虾

20170922_140456-iPhone-7-Plus.JPG
(摄于天恩)

这是个色拉,酸甜口味的,牛肉是极小极薄的牛肉片,虾就是普通的大虾,对半剖开的,与洋葱和香菜拌在一起

2. Bò Nhúng Giấm,醋锅牛肉

20170922_140659-iPhone-7-Plus
(摄于天恩)

20170922_140729-iPhone-7-Plus
(摄于天恩)

锅,是一个象碗那么大小的锅,应该是不锈铁的锅子,因为是放在电磁灶上加热的。醋锅,里面是水和白醋,应该还加了锅,为了不显得单调,有些蛋花,但绝对是不到一只蛋的。附三片未经调味的牛肉。这道照传统应该不是用水的,而是用椰子汁,不是白色的椰奶哦,就是清的椰子水,名字也改叫“椰醋锅牛肉”。

3. Bò Nướng Viỉ,铁板煎牛肉

20170922_141731-iPhone-7-Plus.JPG
(摄于天恩)

铁板也是放在电磁炉上加热的,附三片用香茅草和芝麻腌制的牛肉,配二种调味酱,一种是虾酱,另一种说不清是什么。

4. Bò Nướng Mỡ Chài,网油牛肉烧烤

20170922_142151-iPhone-7-Plus.JPG
(摄于天恩)

第四五六道是放在一个盆子中上来的。
这是种有洋葱的牛肉丸,三个。用猪网油包裹后烧烤而成,所以,不吃猪肉的朋友,不要以为点了一份“全牛宴”就逃得过哦!

5. Bò Nướng Lá Lốp,香叶牛肉卷烧烤
柱状的牛肉丸,外面包裹了来自于夏威夷的一种叫做“lot”的香叶,中文名叫做“假蒟”,是一种胡椒属的植物,菜单上写的叫“Lá Lốp”,是越南南部的叫法。

6. Bò Chả Đùm,蒸牛肉饼

20161024_124943-X-T1.JPG
(摄于圣盖博越南餐馆)

20161024_130151-X-T1.JPG
(摄于圣盖博越南餐馆)

加了粉丝和蛋蒸出来的牛肉糜饼

7. Cháo Bò,牛肉粥

20161024_130903-X-T1.JPG
(摄于圣盖博越南餐馆)

牛肉汤烧的泡饭,上桌时撒炸过的干粉丝
这就是天恩的牛肉七味,其中有二道是“烧烤”,考究一点的牛肉七味,会把其中一道换成“酥炸牛肉卷”之类的东西,这样七味就是七种烹调法出来的了。
牛肉七味的吃法是DIY的,先用水把米纸浸湿,然后放上生菜豆芽等蔬菜,再放入各式牛肉,卷起来吃;想怎么搭配就怎么搭配,都很好吃。你也可以不用米纸而改用生菜来裹,同样别具风味。

20161024_125958-X-T1.JPG
(摄于圣盖博越南餐馆)

20161024_125325-X-T1.JPG
(摄于圣盖博越南餐馆)

就是这么个吃法,我们二人硬是没给吃完,还剩了不少,走的时候挺不好意思的,好在牛肉我们都吃完了,剩了不少配菜。临走的时候发现墙上有张2010年的《LA Times》,看来那位帅哥应该是老板的儿子,Adam Pham,今年27岁,我只能帮到你这里了。
从谷歌图片来看,天恩的牛肉七味在2009年的时候是14.99美元,2015年是18.99美元,2017年则是21.99美元,看来这二年“物价飞涨”啊!
天恩在洛杉矶有三家,另外我还吃过一家在圣盖博的越南餐馆的牛肉七味,与天恩不同的是,那家店把第一道换成了烤牛肉片,煎牛肉是店家煎的,而醋锅是用固体酒精烧的。这家店我个人认为较天恩舒适一点,毕竟二个人坐在灯没有全亮的三百人的餐厅,不会太舒商的。圣盖博那家的量比天恩稍多(就更吃不下了),味道呢,则与天恩大同小异。对了,这家店,就叫“圣盖博越南餐馆”。
好了,爱吃牛肉的,在吃了无数的牛排之后,可以试试牛肉七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