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語錄

老爸,是我的老爸;語錄,便是他的語錄。

反革命家屬

  有一天,老爸若有所思,語出驚人:「哼,他萬萬沒有料到,他自己會成了反革命家屬,不是嗎?他老婆是中國最大的反革命。」

畸形

  有人說妓女是正常社會的畸形產物,老爸說妓女是畸形社會的必然產物。

麻瘋病

  老爸碰到一個人,她也是華東化工學院畢業的,中午兩人侃了一會兒。下午,接了老爸一起回家,老爸說起,我問他們以前是不是認識。老爸說:「在學校裏沒人不認識我的。」想了一想又說:「衹是認識我的人,都不理我……讓我想想怎麼比喻呢?」

  「想到了!右派就像……麻瘋病一樣,別人只敢遠遠地看著。」老爸笑笑說。

小偷的行規

2004年10月9日
  老爸在生氣,因為他10月4日皮夾子被偷,至今證件尚未找到。
  「老早,小偷拿掉裡面的錢後,會將皮夾子丟進郵筒,郵局拿到,就會交還失主」,老爸嘆了口氣義憤填膺地說到,「這是規矩,現在的小偷,太不遵守行規了。」
  那氣勢,弄得象「老頭子」一樣。

李富榮的房車

  電視中說養一個奥運會冠軍要八千萬元,老爸邊看邊說:「把李富榮的房車也算在裡面,當然有八千萬。」

哥哥?叔叔?

  遠親喪禮,於豆腐飯席中,從未蒙面的伯父孫女來席上答謝,二十出頭,婀娜多姿,此女不知輩份,不知稱謂,別人說什麼,他叫什麼。輪到我,我說“叫哥哥”,語未畢,老爸站起來,大笑道:“這就是我的兒子,看到漂亮女人,便連輩份也搞不清了,叫叔叔。”

三兩三、六兩六

  上海是全中國最小氣的地方,特別是飲食方面,以前還要糧票的時候,全國就衹有上海有「半兩」的糧票。老爸說他以前到山東支援建設,當地廠區買飯票的時候,是一斤糧票換三個票,換言之,要麼喫三兩三,要麼就是六兩六,再厲害點,就是一斤了。

小豆昇級

2004年4月17日
  小女喫飯時,跟我鬧著玩,我把她舉過頭頂,讓她騎在我的脖子上,老爸在邊上笑咪咪地看著我們,我便對女兒說:「爸爸小的時候,也坐在爺爺脖子上的」。

  老爸接過小女,把她抱到自己的脖子上,對小女說:「你現在也有你爸爸的待遇了。」

養兒不孝

2004年4月17日
  老爸把《往事並不如煙》介紹給他的好朋友,說是「人生必讀之書」,然後對我說:「居然老右的兒子沒讀過,不孝啊!不孝啊!」。哎,我是覺得太沈重,故意不讀的。

波梅表

2004年4月17日
  電視裏在放大學出路的問題,我的夫人發表了一點意見,老爸接茬,說起他以前的事來。他說,過去大學畢業生分到廠裏,總要下車間勞動一年半載的(的確,我也去過),而車間裏的工人呢,總要想著法的「弄聳」新來的大學生,給學生們一個下馬威。這些工人們往往知道學生們的「軟檔」在哪兒,所以一試一個准,而且每年都用這招去掂學生的份量。老爸說,他們廠裏用來「弄聳」大學生是一種叫「波梅表」的東西,因為工廠裏那時用的工具和單位,而是英制的,而學校裏學的已經跟蘇聯走公制了,所以這裏有個脫節。學生一到工廠,老工人便叫學生幫著拿「波梅表」,據說當時,幾屆下來,衹有老爸一人知道是個什麼玩意。於是,從那以後,所有的工人都很「買他的帳」。
按:波梅表是鹽度計的俗稱。

忍不住了

2004年4月12日
  今天電話告訴老爸《往事並不如煙》已經被禁了,他問了一下消息來源,說道:「他們終於忍不住了」。

communist/right

2004年3月8日
  婦女節,老爸又來等我下班,說的還是《往事並不如煙》,有鑒於上次把司機嚇著了,這回老爸改用英文了。他說:「我們那裡有個老頭,是communist,不是right,也看過這本書了。然後我就得意地告訴他:『我還看過你看不到也不想看的部分呢!』」唉,這個老爸,厲害吧。

右派都是好人

2004年3月4日
  Sam買了一本章伯鈞女兒章詒和所著的《往事並不如煙》,看完後,週日給我老爸。週二,老爸照例來等我下班,對我說:「那本書好看,害得我那天拿回家,一夜沒睡,全看完了。」週三上午,叫保姆把該書的補遺送給老爸。晚上,Sam打電話給老爸,一向接了電話就要給老媽的他,居然和Sam在電話裏攀談起來,說的還是那本書好看。

  今天下午,老爸和我一起下班打車回家,路上拿出打印的補遺,給我說故事,義氣奮發。說到中國有兩個右派沒有摘帽,便是章伯鈞和羅隆基,然後感嘆「反右擴大化」居然從兩個人擴大到幾百萬人,隨後,若有所思的說:「噢,沒有幾百萬的,衹有幾十萬。」我調侃他說:「估計有幾百萬吧,連你都是右派,還能沒幾百萬?」老爸立刻糾正說:「右派都是精英啊,哪來幾百萬?」老爸再次拿出打印稿,指著上面的一句話,語重心長的說:「你看,上面都寫道『右派都是好人,大右派是大好人』,所以你爸爸是好人。」嚇得司機一路開之字形。

  老爸便是這樣的一個右派,樂觀、幽默。據說他們學校裏衹有兩個人成了右派還滴酒不沾不抽煙的,一個就是他,一個叫李維智,他的好朋友,李維智的女兒是我幼時的好朋友。

康生之死

2004年3月1日
  昨天老爸逗Lara玩,說在我小的時候,他也是這麼逗我玩的,於是令他想起了一個故事。老爸說,那天,新聞裡宣佈康生死了,他便抱著我逗著玩,舉過頭頂然後放下,又舉起又放下,再舉起再放下,還不停地問我:「開心伐?開心伐?」。那時,在那邊上還有他們廠裡的黨委書記,也有個小孩子,和我當時一樣大,那個爸爸抱著孩子語重心長地對孩子說:「康生是我們的副主席,是黨和國家的領導人……」爸爸說,當時這一場景被另一同事看在眼裡,多年後時過境遷,依然厲厲在目。
  我和老爸開玩笑說:「象你這樣,怎麼教得好兒子?肯定是造反派嘛!」老爸說:「衹有我這樣才教得好嘛,否則怎麼迎接後來的改革開放呢?」

媽,他哭了

  我小時候,有一次老爸下班回家,逗我玩,把我逗哭了,結果他就抱著我去找他的媽,也就是我的阿婆。老爸把我交給阿婆,說:「媽,你看呀,他哭了,怎麼辦?」後來,傳為笑談。

鹽水鴨

    老媽叫老爸去買半只鹽水鹽,特地關照要挑一隻白一點的,結果老爸在路上想學問,等到了店裏,排到隊,想不起來了,急中生智,叫道:「給我一個肥一點的。」全場嘩然,老爸說:「我老婆叫我買肥一點的。」結果,那只鴨子實在太肥,買回家乏人問津。老爸自嘲說:「越壯越白,要是我說要只白一點的,買到的也是這隻啊!」

空調車

  有一次,老爸極鬱悶地跟我說,他乘20路公交車,上了車居然被個老頭拖下來,我問老爸為什麼,老爸說:「車來了,我前腳剛上去,被那老頭拖下來,指著車頭對我說:『那是空調車哎』。」然後問我:「我看上去象是乘不起空調車的糟老頭嗎?」

書聲vs.歌聲

  高中時候,風行聽walkman,我也想要一個,老爸問我為什麼要買,我說要聽音樂,老爸搖頭晃腦說:「家有書聲家必興,家有歌聲家必傾。」我絕倒,結果還是沒買。

燒菜做飯

  父親是化學家,洗試管燒溶液,乃是駕輕就熟。父親的母親,是美食大家,自己的兒子也燒得一手好菜,無奈父親自己卻從未進過廚房。我問他為什麼不會做菜,他說:「有這樣的娘,這樣的兒子,我為什麼要會?」逼得急了,他說:「你要給我帶溫度計、氣壓計的壓力鍋,加上定鍾一個,我照樣燒得出飯來」。我又絕倒。

0 thoughts on “老爸語錄

  1. 太可爱了~ 有一个幽默达观的父亲, 家庭想必是幸福的!
    我很羡慕你, 也很羡慕你的女儿~ :)

  2. It is interesting. I had a dad, who is mild-tempered but very stubborn. But I love him as much as my mum…Be honest, I love mum more ^_^”.
    I want to learn how to cook…..you are a good example…..
    Your dad is very interesting, typical Chinese scholar….Best wishe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