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犹太人上海故事 寻踪迹愚教愚游

  4月10日,上海地铁10号线开通,于是乘了新的地铁,参加了一个活动——探访二战时犹太人在上海的避难点。该活动由一位在上海的犹太人发起,小规模内共有二十多人参与。活动中探访了霍山公园、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摩西会堂),并且访问了两位老人,是从上世纪二十年代起就住在这个区域里的。

这里有一些当天听到或后来查到的东西

  • 学到了一个单词,Ashkenazi,Ashkenazi Jews,特指德系的犹太人
  • 据说当年德国纳粹要求日本占领军将上海的犹太人“圈”在一起,日本人搞不懂为什么,就问犹太组织的头领为什么纳粹不喜欢犹太人,那人说“因为我们长得矮,而且是黑头发”,日本人一想,这不和我们长得一样吗?于是也没有太难为犹太人
  • 犹太教目前在中国还是illeagl的,因为中国政府尚未成立“犹太教协会”或“犹太教自治委员会”,无法管理在中国的犹太教活动
  • 在wiki上查Ashkenazi Jews的时候,会被“墙”,不知为什么
  • 中央电视台一直支持巴勒斯坦,其实以色列和中国的关系很好,当年的唐山大地震以色列就捐了许多钱,后来西方对中国武器禁运等,西色列帮了许多忙,武器交易大多数和以色列做,而不是和巴勒斯坦,可见政治这玩意真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我们的集合点,地铁十号线大连路出口,国徽广场


霍山公园门口的牌子


这幢房子正对着霍山公园,门牌是霍山路119-121号,是当年的American Jewish Joint Distribution Committee(美犹联合救济委员会,简称JDC)所在地,这个NGO在经济上给了当时在上海的犹太人大量的帮助


霍山公园边上的一家,这位老爷爷今年88岁的,当年是裁缝,他的前前后后的邻居,共有六家犹太家庭。这位老爷爷的孙女现在美国,16岁去的,19岁在麻省理工毕业,21岁拿到了麻省理工的硕士


舟山路59号,美国卡特政府时的财政部长曾经避难于此


弄堂口上的舟山路拼音,据说是犹太的拼法


这位老太太今年82岁了,当年楼上就住了一户犹太人


长阳路上的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是在摩西会堂的地基上造起来的


纪念馆里的石碑


摩西会堂的内部,布幔后的圣物已经在犹太人离开上海时带到美国去了


访问者送的礼物


大卫星,其实是个印度符号,现在是以色列的国徽

 
大卫星上刻的经文

 
纪念馆里

 
纪念馆的建筑

 
当年犹太人在上海的结婚证书,预先印好的,然后填籍贯姓名,就变成了“奥国省维也纳县”


当年犹太人在上海的结婚证书,预先印好的,然后填籍贯姓名,就变成了“奥国省维也纳县”

0 thoughts on “[上海]犹太人上海故事 寻踪迹愚教愚游

  1. 怎么看到这单词听来这么熟,原来是钢琴家Vladimil Ashkenazy的姓呀!

  2. 北大培训后要交一篇心得体会,就写了。
    在 北 大 学 做 菜
    人间四月天,我们江南已是草长莺飞、鸭知水暖了。首都北京却还有点春寒料峭、乍暖还寒。此时,我有幸来到传说中的北大参加“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中国XXXXX高级XX班”。名字这东西一定不是越长越好越高档,这个班要是有英文缩写估计得6、7个字母,但肯定没有“MBA”值钱。与此相对的是课程较短,上七天课。
    出发不顺利,飞机晚点。小姐甜美地抱了三次歉,每次推后15到20分钟。好像是北京那边空中管制什么的。到了北京,新闻说:下午波兰总统专机在俄罗斯摔了,不知道是不是受此影响。
    住地就在北大西南角,紧挨着海淀图书城。饥肠辘辘地吞了俩驴肉火烧、一瓶普燕,摸着肚子感觉很爽。物质满足了,就要有精神追求,就近钻进图书城。到底是首都,图书城的东西极大丰富,确实多,但没敢多买,往回背重,又费钱。挑了一本《下厨记》邵宛澎著,放在一起的还有别人写的两本:《说鱼道虾》、《素食杂谈》,都是“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的。《鱼虾》面太窄,《素食》,我还没到那境界,《下厨》更注重实战操作,暗合我们的短期培训,容易出效果,美食的书我有不少,理论偏多,实战技击较少,需要加强,于是就捧了回来。
    课程安排挺紧的,每天换个教授,有点眼晕。不同教授和他讲的课,和不同厨师做一桌好菜是一样的。都是好菜,但有你喜欢吃的,也有你不爱吃的。各人口味不同,有的口味重,没辣不行,有的喜欢清淡,芥末不能碰。这就叫众口难调。怎么办呢,简单啊,按口味挑着吃呗。那本书买的好啊,碰到我爱听的课,我就认真听课,碰到不合口味的,我就看《下厨记》。这本书写得真不错,介绍了109种菜,三分之二是我爱吃的,而且关键容易做,很家常。另外,它不简单是本菜谱,除了详细介绍食材、调料、做法外,写了很多掌故和做菜、吃菜的趣闻、轶事,很具可读性。看来作者也是一位有故事的人。
    于是,我在北大的幸福时光就此开始了。听着自己爱听的课,累了就看看窗外众多的灰喜鹊、黑喜鹊、大喜鹊、小喜鹊,北大怎么有这么多喜鹊啊,鸽子代表和平,喜鹊呢?有不爱听的课,就埋头攻读《下厨记》。几天学习下来,收获颇丰。跟各位教授学习了各种方式的管理、团队的沟通、标杆管理、和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分析、如何缔造核心竞争力等等。与此同时,我至少学会了四十种喜欢的菜的做法,知道了好多种平时不怎么用的调料,弄清了老抽和生抽的区别,各自如何使用。
    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以前总觉得话语夸张,有力图吸引眼球之嫌。但现在感到心有戚戚焉。弄懂了自己一直想要搞明白的事情,其兴奋之情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真是“死了都值得”。我这几天就一直在压制着自己的各种冲动。如:想冲进图书城,把几位教授课程所及、引用的大师们著作一网打尽,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彼得•德鲁克的系列著作、迈克•波特的竞争三步曲、杰克韦尔奇的著作等等。另外,还很想找一家大型超市,买齐《下厨记》所涉及到自己家又没有的各种调料,如:李锦记的蒸鱼豉油、太仓的糟油、旧庄蚝油或三井蚝油、亨氏的番茄起司还有什么咖喱油、照烧酱等等。
    当然,最后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考虑到增加这许多重量以后再千里迢迢飞回去的话,会在很大程度上增加碳排放,不利于环保。而且,将消费都放在首都,不利于地方经济发展,有悖于金融从业人员的职业操守。在庆幸自己因在高等学府薰陶几日后素质有所提高而能及时醒悟没有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同时,又为自己“闻道”后的兴奋之情无处宣泄而深深苦恼。
    还是北大深厚的学术氛围和文化积淀化解了我的苦恼,让我把精力放在对感兴趣项目的深入学习上。总结下来这次培训我有两个很大的收获。首先,在陈泓冰教授的“标杆管理”方面有所领悟,并给自己设定了课题。在与陈教授几次邮件交流后,请他指点、帮助自己,争取在一个金融行业工作项目上搞出一套标准化模型,如能成功,今后此方面的工作将有标杆可依,可以节省不少人力物力。
    另外,也是受“标杆管理”的启发,经过对标,然后立标。我把《下厨记》上介绍的菜优化改进了。并在一堂我不爱听的课上,设计了一套我五一节准备请客(家宴)的菜谱。我坐在北大的教室里,手持这张菜谱,如拈莲花,嘴角浮起略带禅意的微笑,内心极其平静而满足。现在把菜谱汇报如下:
    一、头汤:牛奶蘑菇花菜鸡茸汤(我在《下厨记》的基础上增加了白花菜,并按西餐的流程把这道汤放在前面。)
    二、冷菜:1、香菇肉酱;2、芹菜拌开洋(或蘸酱黄瓜);3、咸菜拌百页;4、糖醋虎皮椒;5、皮蛋榨菜拌豆腐;6、虾(未定什么虾);7、白煮猪肝;8、盐水鹅(非《下厨记》所列);
    三、热菜:
    A、炒:1、生煸蝴蝶片;2、蚝油西兰花;
    B、烤:1、蜜烤鸡翅; 2、培根芦笋卷;
    C、烧:1、苏式红烧肉;2、牛腩&牛尾&鸡块&小排(自创菜);
    D、蒸:1、文蛤蒸蛋(非《下厨记》所列);2清蒸鳜鱼;
    四、汤:西红柿猪肝蛋汤(在《下厨记》上加蛋);
    五、主食:重糖猪油八宝饭(备:清汤下面,拌上现成的香菇肉酱,我妈不能吃糖)。
    写完收工。
    如此棒的食谱,非一般人能治;如此棒的食谱,非在北大校园而不能得;如此棒的食谱,非受一干教授启发也是编不出的。老子说:治大国如烹小鲜。后来的文人也趋炎附势地说:这是治国、管理的至高境界。以前觉得很玄虚,今天在百年名校—北大,我顿悟了。

  3. 这位小姐啊,你把我的名字写错了,是“邵宛澍”,不是“邵宛澎”,虽然后者是我小学老师的“缺省叫法”,也是大多数人的见到我名字的第一次读法。

  4. 不好意思。
    不过才子啊,你也把我的性别弄错了,虽然小姐是我喜欢厮混的对象,但我并不是小姐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