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廚記 VI]香蕉花色拉


話說我突然想不起來白菜的英文怎麼拼了,於是上網去找。在美國,特別是加州,特別是南加州,特別是洛杉磯,很多食材食物,都已經直接叫中文名了,衹是拼寫與漢語拼音不同罷了,比如:wonton,gyoza,chow mein,白菜也叫白菜,衹是拼寫不一樣,但是我忘了。
上網一找,找到個奇怪的網站,是介紹食物的,介紹中國菜,也出雜誌,全英文的,衹有網站的底部有一行中文,還是張圖片,寫着「促進中國烹飪科學與藝術研究所」,好奇怪的一個組織呀!不過打着這旗號囬國招搖撞騙一定蠻有市塲的,噢,不叫招搖撞騙,應該叫做發揚光大。
這個網站上還有各種美食書籍介紹,有好幾本都挺不錯的,比如How to cook a dragon是說一個日裔女人和她的白人老公如何在北京買菜做飯的;又比如介紹的一本叫做Shanghainese Cuisine Makes Possible的,是香港出版的臺灣人寫的上海菜做法,WTF?注意:WTF是英文的縮寫,是what the fun的意思,就是「太好玩了」。
好長的一個書單,大多是和中國有關的美食書籍,光看評論就很有趣,第一本叫做1,000 Foods To Eat Before You Die。很多數這種列表式的書是湊出來的,不會好看,不過再一看,這本書居然是Mimi Sheraton寫的,這可是實打實的真美食評論家,長期在紐約時報寫美食報道,此人有着非常紮實的烹飪基礎,關鍵是人家从不拿錢做托。
這本書我恰巧借閱過,挺好玩的,與那些羅列「生前要去的一千個地方」,「死前要讀的一千本書」大不一樣;WTF,「生前」與「死前」居然是一個意思?這本書裡的食物,作者都是喫過的,所以一點也沒有「浮」的感覺,讀着很實在。
比如,在讀到了香蕉花之後,我就很好奇,打算買一「朵」來做做看。
香蕉花在書中叫「banana blossom」,等我在和平超市看到它的時候,標籤上寫着「banana bud」,反正,就是這玩意了。
香蕉花,與未開放的荷花的花苞很像,但更大,大的香蕉花,有一隻小的毛筍那麼大,外皮是深紅包的,一片片花瓣包得很緊。我就挑了一個挺大的買囬了家,要比礦泉水的瓶子還粗上一點,長短倒是差不多。
可怎麼喫呢?第一反應是炒蛋,雲南不是有好多花都是炒蛋喫的嗎?把花瓣撕下來,切成小片小塊,然後炒個蛋?
我撕了一片花瓣下來,花瓣的內側是淡黃色的。咦,內側的下部,整齊地排列着一把小花朵,每一朵都是細細長長的,十幾枝的樣子,小花是灰黃色的,每枝小花的下半段,還有一片白色的半透明的月牙。我又扯開一片花瓣,同樣的藏着一排小花。WTF,這怎麼喫?
好在,美國有Youtube,上面啥教程都有。咦?為什麼要說「美國有」?日本不也有嗎?南非不也有嗎?好吧,好吧,我改過來:「好在,中國沒有Youtube,上面啥教程都有。」,讀着好像哪裡不對勁啊?不管了,反正在Youtube上輸入「Banana Bud」,出來了一堆。
視頻倒是很多,可是大多數都不是說英文的,好不容易找了個印度人拍的,說的倒是英語,可我還是聽不懂。前前後後看了一圈,稍微有點印象了,打算學一個越南做法,因為我都沒喫過原版的,所以我也不起名叫「河內香蕉花」了,就普 普通通的「香蕉花色拉」好啦。
最後的成品,還是挺好喫的,所以我寫出來,大家有機會可以也玩玩,美食嘛,就是要不斷地嘗試。
花瓣,就是大的片,是不能喫的,但揭下來之後不用扔掉,可以用來做盛放的容器,挺好看的。這個「花瓣」是我起的名字,用來行文方便,但不是植物學上的名字,包括下文會提到的各種名稱,都不是科學的定義,衹是我的叫法。
先準備一缸冰水,水裡加冰那種,放好多的鹽,切開一個檸檬,把半個的汁水擠在水裡,攪攪匀。
扯下花瓣,揭下裡面一整排的小花,扯一朵下來,可以看到這才是真正的花朵,可已經叫了花瓣了,這就叫花葉吧,有一片花葉,剝開花葉,裡面有五根短的淡黃色的花芯和一根黑的長的花芯,正面有一片月牙似的白色半透明蓋板。黑的長芯與白色蓋板,是不能喫的,每一朵小花,都要手工將它們扯去,扯去之後就扔到冰水中。
如此,一朵朵小花地扯,然後浸到冰水中,據網上的說法是這樣的話小花不會發黑,但我看來,花葉本來就灰灰的,好像放入冰水之前與之後沒有什麼區別。倒是大花瓣的裂口是發黑的,我用刀又切了一刀,斷面是淡黃的,迅速浸到冰水中,直到後來裝盤也沒有發黑。
一片大花瓣有十來朵小花,待我揭了六七張花瓣之後,已經有個七八十朵花了,這些已經夠了。還剩一個芯子,包得更緊了,就先留着吧。
Youtube上是直接生的拌的,我也可以,讓我先嘗嘗到底是什麼味道吧。
拿起一朵小花,放進嘴裡,嚼。
WTF,我的媽呀,這什麼玩意啊?
又苦,又澀,最主要還是澀,一口的澀味,揮之不去的澀,留在口齒之間。我喝了一大口水,還是澀,這怎麼生拌法?開什麼玩笑啊?
備一大鍋水,把摘好的小花朵全部放入鍋中,着上火燒,煮到水開,又煮了二三分鐘,嘗了一口,明顯好多了,雖然沒啥特殊的清香,但好歹是不澀了。而且小花還是脆的,口感很不錯,把小花倒在炸籬裡,用冷水沖透,再把水瀝乾。
找了一隻黃洋蔥出來,一切四,把其中的一塊片成極薄的片,用手一捏,就成了一堆洋蔥絲。又找了根胡蘿蔔,切了一小段,先切片,再切絲。
找了一隻碗,放了點魚露,把二隻小米椒又剪成小段放在魚露中浸着。
又去冰箱裡拿了四隻蝦,COSTCO的鳳尾蝦,最大的那種,四隻就不少了,也沒解凍,用水直接汆熟了,剝去蝦尾,橫着一批為二。
我香蕉花洋蔥胡蘿蔔和蝦放在一個大碗中,把魚露倒進去拌,倒的時候用筷子擋着不讓辣椒和籽進去,否則會辣死人的。我把剩下的半個檸檬,擠了汁到碗裡,然後把所有的東西拌匀。
又找了點熟的花生米出來,剝去了衣,放在小的自封袋中,用肉錘砸碎。
把最早浸在水裡的大花瓣取出來,擦乾水份,放在盆中,然後把拌好的色拉挾出來,放在花瓣之上,挺好看的,最後把花生碎撒在上面。
一喫,還真不錯,黃洋蔥不辣,但稍有kick,挺不錯的,魚露的存在是畫龍點睛。好吧,又「發明」一道菜,以後可以做給大家喫。
从色面上來說,如果再放一點香菜可能會更好看,也可以使味道的層次更豐富一點,下囬做的時候,不要忘記了。我的花園中種着各種香草,就是沒有香菜,其實我種也種了,可全被蝸牛喫掉了,蝸牛不喫別的,就喫香菜。
喫完之後,還剩下點出過水沒有拌的小花,就用剩下的料拌了一下,一喫,仔細囬味的話還是有點澀味的,於是又切了點洋蔥拌在一起,一喫,味道很好,有了洋蔥就完全喫不出澀味了。
後來有一位南方的朋友告訴我,說他們那裡也喫花,衹是喫的是芭蕉花,上網一查,說是二樣東西幾乎分不清楚。
後來我在想,也許有的品種是不澀的,可以直接拌的,否則Youtube上怎麼會有那麼多生拌的呢?
看着剩下的一個心,我得想辦法把它也喫掉!
————————

整個的香蕉花

花瓣內側

一排小花

小花剝掉的東西

單朵的小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