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好与鼓掌 7月22日小剧场戏评

  第一折,《下山》,在时间上,是与《思凡》同时发生的,色空当时在那里准备”不免逃下山去”,本无这边也”不免逃下山去”,然后两个人碰到,就有了《双下山》。演戏的小朋友据说据顾兆琳讲好象得过什么第一名。戏演得还不错,小朋友嘛,只说了一年两年,能够唱得如此,已经挺不容易了。衣服偏大,明显是小人穿大衣裳,许多地方,硬之之地扎起来裹起来,看着有点好玩。小朋友唱得还可以,最值得推敲的是笑,那笑只是挤出来的笑声,刻意要模仿老师的笑声,然而笑声是不连贯的,我经常在开车的辰光听刘异龙的《下山》,刘虽然如今已是”堕落”了,但他的《下山》唱片的确经典,特别就是笑声,笑得自然,笑得开怀,小朋友还有得好学了。
  小朋友的佛珠功也不行,在颈上转了几圈之后,不能自然地落到两膀上,于是也不能自然地甩到天上去,要停顿一下,把佛珠放到位,才能扭身甩佛珠,居然停顿的时间很短,但完全能够看出刻意的痕迹。顺便再说一声,小朋友谢完幕,是逃下台去的,很是可爱。
  第二折,《游园》,闭起眼睛也能想象得出怎么演的一折戏,记得春香的指导老师是金采琴,就是华文漪的春香。小姐长得很高,而且笑得甜甜的(不过Sam对这个杜丽娘的感觉就是”不够甜”,我还觉得太甜了呢,真是奇怪),小朋友们扮相不错,小姐个子挺高,明显要比其他的那些男生高。两个人演得都很认真,中规中矩,问题是太中规中矩了,要转身一起转身,要抬手一起抬身,明显是一淘教出来的,有点象拷贝似的,于是好好的游园,给演成了街舞,其中有个转身的动作,使我想起了《霹雳舞》里的转身来,好象两个人装在同一个要传动轴上转的。
  小姑娘到底年纪还小,身材只是拔高而已,正面看着尚可,侧面看去就是薄薄的一片,全无起伏层次,等再转回来,感觉上就是平面的了。戏倒真的还不错,水袖虽然也是乱七八糟的,但总比让张洵澎来教个”恶形倒怪”的要好。
  第三折,《酒楼》,这折戏我以前没看过,差点就和《占花魁》的《湖楼》搞在了一起,倒是蜗牛提醒了我,出了一回洋相。《酒楼》说的是郭子仪在酒楼上看到安禄山飞扬跋扈,一个人吃闷酒,踌躇满志的故事。
  这折戏,现场笑声一片,原因是演酒保的小朋友实在太小了,不但小,而且可爱,身高不过一米三四左右,打扮穿着,全是大人的,然而身形、口音全是小孩子,着实好玩。其中有一次,酒保要搬张椅子,可能人小,还不是很搬得动,有点跌跌撞撞的,台下又是笑声一片。
  这折戏,应该是老生戏,虽然老生也是个小朋友,然而酒保只有他一半高,戏全被酒保抢掉了,大家只顾看酒保,几乎忘却了郭子仪。戏,不是故意抢的,这才叫抢戏的最高境界。
  第四折,《扈家庄》,王芝泉的看家本事,传给了谷好好,这回又传给这个小朋友。小朋友扮相特别好,很有英姿,小朋友演得不错,但终究功底不行,又唱又打地就有点喘了,到后,虽然带着无线话筒,还是唱得几乎听不出来。不过,昆曲打戏本来就差,小朋友不过没练多少时间,已经能有如此境界,实在值得夸奖。
  这回看戏,最大的感觉是:有人叫好了。记得94年在兰馨看戏,只要是武戏,始终台下有人叫好的;文戏也有,只有没有武戏那么热闹。后来渐渐地,喊好的就少了,再后来,竟至无人叫好。记得上回谷好好演扈家庄,最好只是几下鼓掌,让人伤心。我一直觉得,看戏就是要热闹些,戏不是大剧院的交响乐,就要有台下的呼应,演员才会更加投入。
  我在想,这叫好一事,可能也从侧面反映出如今昆曲的式微。你想,难得看戏的人,根本就不敢叫好。第一,怕叫得不对,该叫的时候没叫,不该叫的时候倒叫了,不但如此,连鼓掌也是,结果好好的一段唱完,大家不敢鼓掌,一定要等看到演员往台下走了,才开始鼓掌,真是让人兴味索然。第二,怕叫得不好,或许有的段子,在老观众眼里简直一塌糊涂,即便新戏迷听了觉得好,也不敢叫好,怕被人看出是个”新雏”。
  这回的戏,很是热闹,原因有三。其一,学生多,在场有三分之一是这些演员的同学,就象超女啦啦队似的,小朋友才不管到底好不好,只管起哄就是了。其二,老师多,老师都是懂戏的,什么时候唱完,什么时候演完,更加上什么时候正好”一口气到底”,他们都知道,他们也都能恰到好处的应和起来。其三,演员小,你想老演员唱得勿好,你叫了好,别人知道你是不懂戏,而小朋友再怎么不好,鼓励总是可以的,你再怎么叫好,也不会漏了底,于是大家便不吝惜叫好与鼓掌了。
  我觉得,是不是每次演出昆剧团也准备些”托”呢?每回有演出,让这些托分散坐开,该叫好、该鼓掌的时候,起个哄,别人就敢跟上了,这样的次数多了,新戏迷也就知道该如何”造势”了,只有下面热闹起来,台上的演员才能”活”起来。
  最后一折是倪传钺先生传授的《寻亲记》一折,是《出罪-府场》,由袁国良、余彬等演出,反正前面看过小朋友演戏,一下子换成”正宗”的乐队,”正宗”的演员,整个就觉得神清气爽起来,笛声也到位了,声腔也舒服了,就是一跪一走,也象样了,看来,当真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啊!
  《寻亲记》算是新排的老戏,我以前没看过,这一折说的是男主角受人冤枉,要秋后问斩,结果妻子替夫告状,为官的免了丈夫的死罪,改成发配,与妻子临别之前,有大段的分别情节,无非就是丈夫”象煞有介事”地要妻子不改嫁,要妻子生下腹中孩子姓自己的姓,放在几十年前,定算”封建糟粕”。
  在走廊里,看到上昆7月27日要赴深圳,看到行程安排中有六人可乘飞机(老蔡、梁谷音等),余下的二十多人只能乘火车(黎安、沈MM等),一想,昆团至少还是国营的,按级别来的,于是想起六个乘飞机中有个别不认得的名字,想必是党委书记之类的了。
Date: July 2, 2006 12:08 AM
Topic: 《金雀记 乔醋》赏玩及其它
  7月1日,建党八十五周年,是日,昆曲界纪念沈传芷诞辰百年,在上海大剧院举行折子戏专场。
  昆曲,曾经被共产党禁演多年。
  第一折《绣繻记 莲花》,一般。
  第二折《玉簪记 问病》,还是那句老话,岳美缇演正人君子比较好,演风流公子就有欠缺。戏中的潘必正,装病不象装病,倒象是真病。整个一折,让人觉得是共产党员”轻伤不下火线”,倒下去再起来的架势,这算是我见过的最”那个”的潘必正了。
  第三折《烂柯山 泼水》,梁谷音演崔氏,许多人都觉得演得太过,有点吓人,我倒觉得既然演”疯婆子”,就要入戏,虽然疯,仍不失舞蹈的美,这才是昆曲的真谛所在。个人觉得,这回的崔氏演得很好,服装又完全借过了梁谷音发福的身材,这把年纪,还能如此,绝对不错了。
  第四折,《金雀记 乔醋》,听我细细道来。
  《金雀记》的男主角姓潘名岳,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是谁,然而说到他的表字,就厉害了。潘岳字安仁,俗称”潘安”,对了,就是那个”开着空敞篷车出去,由于长得够酷够帅,女人们把鲜花水果扔给他,扔得车子装满”的潘安潘先生。
  历史上的潘先生是个大孝子,以至于进了”二十四孝”,历史上的潘先生,用情专一,娶的是杨肇的女儿,而非戏里的井文鸾。不过,历史上的潘先生口碑不佳,是个阿谀奉承之辈,拍马屁拍错人头,到最后居然拍得满门抄斩,落得个”夷三族”的下场。历史是历史,我们只说戏。
  《金雀记》是部喜剧,说的是潘先生与夫人当年以金雀定情,后来失散,再后来,潘先生将金雀赠与”相好”巫姬。等兵事过去,潘先生做了官,也寻到了夫人,夫人与潘先生重逢途中得遇巫姬,知晓他们故事,最终促成良缘之事,于是”两女事一夫”,”从此以后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夫人遇到潘先生后,想想定情信物居然送与他人,虽然”小女人”良心很好,但是自己总归是被潘先生蒙在鼓里,心有不甘,要”做做规矩”,”校校路子”;潘先生等到老婆来,只待”今朝喜得交鸳颈”,打算过了今夜,等有机会再把真相说出,却不料夫人已经尽知,正要戏弄他一回。于是就有了这折《乔醋》。乔是”假装”的意思,”乔醋”就是”假装吃醋”的意思,至于这醋是真是假,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虽说潘先生本是河南人,可在这折戏中,却是个十足的上海男人,至少,对于”老婆吃醋”一事,实实足足象个上海男人,上海男人对付老婆”作”的手段,潘先生都掌握得淋漓尽致,至于有多少本事,且看:
  第一招,戆。戆是假的,是装出来的,所以叫”装戆”,只望和夫人”糊糊调”,就”糊”过去了。于是夫人道一声”金雀”,潘先生跟一声”金雀”,夫人说拿来取线系起,潘先生也道取系起,如此装戆,潘先生决定正确。夫妻有事,这第一件,必是要装戆,千万不可见到老婆面孔铁板,尽数招供,老婆本不过为了汰脚水太冷而犯嗔,偏偏男人”拎勿清”,把私房铜钿招了出来,恐怕”吃勿了,要兜着走”。所以但凡碰着夫人面色不善,装戆为先,听清老婆口风,再作打算。
  第二招,拖。装戆不成,就要想办法拖伊过去。潘先生见夫人执意要金雀,无奈只能拖过去再说;这时,潘先生心中也不知道夫人是否知晓真相,但凡男人,必有侥幸心理,权当她不知,拖得过去拖去,过了今晚再说。半夜”喜得交鸳颈”,自可使出浑身解数来,待夫人开心时,再说得不迟。
  第三招,赖。拖勿过去,想办法赖脱伊。奇怪得很,潘先生眼见夫人拿出两只金雀来,知道必有蹊跷,只望自己的那只是夫人拾来的,怎么丢失地尚未想好,不如先赖了再说。于是有了”下官那(哪)有此事”、”下官什么亏心短行呢?”、”下官并无背行蹊径”三句,这位倒好,也不讨论金雀了,反正夫人指责的错误,我一概没有做过,这就是”赖得过去赖起来”。
  第四招,哄。孰料这回夫人有备而来,不但拿出金雀,而且还拿出信来,赖是绝对赖不掉了。这里潘先生再祭出一法来,谓之”哄”。于是潘先生道”非是我亏心短行,你从来贤惠称”,注意这句,这句话是没有逻辑关系的,”非是我”还是承着上面的”赖”,既然”赖勿过去”,就拍拍马屁,称夫人向来”贤惠”。既然说了你贤惠,你就不能发飙,不但不能发飙,而且要让我讨小夫人,否则如何称得上”贤惠”两字呢?潘先生的夫人到底是大家闺秀,不象《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夏雨他妈说完”你妈是有文化的人,从来不打人骂人”便是一顿爆捶;潘先生料定了夫人做不出那种事来,便把夫人”哄”到贤惠”道”上,便准备让夫人”着了道”。
  第五招,苦。赖勿脱,只说诉苦,希望老婆心软下来。别的事倒也罢了,这回可是要讨小夫人哎,夫人虽是好人,却是聪明人,心知这小夫人不讨也是不可能的,但无论如何,规矩总要做到位的。于是,夫人说”我平昔是极贤惠的,今日没(么),权且不贤惠这一遭。”,众位看官,夫人到此,把态度表明了,所谓”此事没商量”。潘先生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眼见着真相曝露,赖也赖不掉,哄也哄不过,只能博取同情,所谓”诉苦”也。苦到什么地步?苦到告诉夫人那个女人为了自己”跳崖”,以此来博得夫人的同情心,只求网开一面;只冀女人都心软,心一软,事则成也。。大家注意,潘先生至此还没有说过是”自己喜欢人家”,只说是”人家喜欢自己”,而且”喜欢得要死”。
  第六招,推。事体总归是事体,做了做了,但是出发点不能错,定要说”我也没有办法啊”。谁知夫人不依不饶,根本不信这种事是一厢情愿的,所谓”一只碗勿响、两只碗叮噹”。这时潘先生,可比上海人还要上海人。上海男人,做错了事,必有是苦衷的,万万不敢承认”老子就喜欢这么干”,这种话,杀了上海男人,也不敢说的。这里,潘先生也是如此,万万不敢说”我就喜欢那个妮子”,于是就把责任推到”山公”上,这个山公,就是竹林七贤的山涛,够有名了吧?这就叫狐群狗党,出了错,就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潘先生于是告白”下官实无意于他,怎当得山公在旁再三撺掇,……,山公作主的,下官也是没奈何……”。大家看看,这个家伙,便宜占尽,外快出好,居然全推到”山公”头上,真不愧为”个中老手”啊。
  第七招,嗲。俗话说”男人怕嗲,女人怕盯”,啥晓得”嗲”也是上海男人的一大绝活。夫人看穿潘先生”挖空心思”,决定帮伊”好好叫汰汰脑子”,决定”上纲上线””讲讲清爽”,于是夫人讲”你既有意于他,何不先着人来报我知道,然后成事,而乃率意径行,这等大胆”。大家读过《红楼梦》的知道,贾赦要纳妾,鸳鸯不肯,结果邢夫人生了气,由些可见,过去讨小夫人,不只是老爷一个人的事,乃是老爷和太太一起娶的。就象现在,买车买房,如果男人做了主,先斩后奏,夫人定然不开心,当时讨小夫人,也是这样的。潘先生”生米烧成熟饭”,夫人虽然开明,也要”校正路子”,否则只怕”有此一遭,便有下回”,于是夫人才有这么些话出来。这个是原则问题,潘先生心中只求过关,怕万一谈僵,后来的事(接回家中)就麻烦了,于是不妨放放软,发发嗲,只能说”是是是”,夫人说”可恶”,潘先生越发嗲起来”其实可恶,夫人见教得极是”。戏演到这里,好大的一个官,在夫人前打恭作揖,极尽发嗲之能事,往往能引出台下笑声一片。
  第八招,进。嗲过之后,发现还是有机会的,于是便要”进”上一步。潘先生的进,就是要把”小女人”接回家中,这里的”进”,依然是”以嗲为进”,夫人说”你本是个狂生”,潘先生说”是是,是个狂生”,夫人说”近来吓,觉得太狂些”,潘先生更嗲”好夫人,允了罢”,夫人还在气头上,断然来句”不许”。潘先生没料到说了半天,还是”不许”,惊诧了一下”吓”,表示疑问,夫人见此,再次说道”不许”。
  第九招,怒。注意,注意,上海男人,哪个真敢和老婆怒的?所以,这里的”怒”,是”佯怒”,就是”假装光火”的意思。潘先生将声音提高八度,凶道”夫人若不许没(么),我就……”,这一段,对一次这个折子的人,感受最深,因为戏剧表现的冲突达到高潮,不明就里的人一定以为潘先生是要”打老婆”了,台上的演员也很配合观众的猜测,夫人顿作惊恐状”就什么?”,潘先生再次急道”我就……”,夫人再问之”你就怎么?”当然,潘先生是不会真的打的。记得以前有一部电视剧,叫做《不要和陌生人讲话》,是说家庭暴力,老公打老婆的,然而这部电视剧在上海根本没人看,究其原因,这样的情节在上海没有共鸣,在上海,”老婆勿要打老公,已经蛮好了”。
  第十招,绕。这里的”绕”,是句上海话,读音读”鸟”,说得好听点,是再三唠叨,说得难听点,就是”耍无赖”。小孩子看到好玩具,一遍遍地说”我要嘛,我要嘛”,就是”绕”,如果在柜台前不走,就是”耍无赖”了。潘先生前面说”我就……”,其实是”就要跪了”,潘先生当真跪了下来,并且表示”要夫人见允了,才敢起来”,看到了不,就象小孩子对于玩具”不买不走”,这位潘先生”不让接回来,不站起来”,这个”无赖”,”耍”得厉害。
  这折戏,春节的时候,在南京看过老蔡的学生程敏与徐文秀演的《乔醋》,这回又看到了老蔡与张静娴的,很有兴趣说上两句。说到唱,姜当然是老的辣,然而说到演么,个人认为,程敏倒真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老蔡,看样子是上海男人做得太久了,是”着着实实”的”真”怕老婆,”嗲”着实发得可爱,”装戆”也是恰到好处;只是别说”怒”了,就是”佯怒”也”佯”不来,那几句”我就……”,让台下的观众一看便知是要跪了,老蔡的潘岳,是真真打心里”怕”,只求老婆能饶了过去,让人感觉到”为了小老婆,也不至于窝囊成这样”,又让人感觉到”胆子小到实梗,还敢讨小呵?”。程敏的演,就起伏颇多,让人觉得他的”怕”,实则是”又敬又爱”,他不是怕老婆,而是给足老婆面子,给老婆有足够的余地把”台阶”送过来,让自己下,记得《乔醋》的最后,潘先生要笑上几声,程敏的笑是”哈哈,还是着了我的道”般的笑,而老蔡的笑是”老婆终于不生气”了的笑。老蔡到底胖了,肚皮迭出,和老婆发嗲时,不是用胯部去轻轻”拗”一下,而是挺出肚子去顶一下,倒也着实可爱。

0 thoughts on “叫好与鼓掌 7月22日小剧场戏评

  1. 果然8卦之名下固無虛士,一樣在走廊轉,我怎麽就沒注意這單子咧,哈哈,果然不枉我叫儂一聲二師兄,實在是高啊。

  2. 邵哥写的戏评果然是有滋有味的。我是头回现场看戏,蟹是只只鲜(不太好听哦:),一个心思被舞台和灯光,演员的明眸吸引着了。唱功做功还辨不太准,只隐隐地感觉最后一出压台戏确实是好,不过前面的孩子们嘛,听个“嫩头”也不赖,看那些小小的破绽,发出宽容的、会心的笑,很惬意的。
    其实就戏而论,我顶讨厌的就是《府场》那折了,周羽好个猥琐,倒是娘子颇有气节。想来传统戏里的男性形象多不如女性,也是很没劲的事。觉得邵哥厉害,连看戏时观众的心理也揣摸个透。我就是不敢叫好的,无他,没那习惯:)
    我挺兴奋的,充实的心情绕了好几天呢。谢谢邵哥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