驗機記

  報了名,買了機器,上了課還考了試,苦日子總算有個盼頭了,可好事總是多磨,26日(週二)下午辦公室裏有個局網爆發病毒,幾乎所有機器均不能copy和paste,控製面板裏的圖標也都逃到左面的分欄裏。26日弄了半天沒有弄好,27日雖然找到修理及解除方法,但時間有限,沒法自己過去了。好在,週一上午就叫快遞把表格和手臺快遞給了David,他也已經很「負責」地把小紙片墊在了VFO鍵的下面,等著驗機了。

  11點不到,打電話給David和JackZ他們,說是機器已經送進去了,什麼時候出來不知道。12點,在打了數個補丁後(主要是IE6.0SP1),局網完全穩定,病毒也都通過安全模式用Norton殺滅,於是接了Coco,到了淮海中路寶興路口的上海無線電管理局門口,車子直接停在寶興路的上街沿,10元一個小時。

  我去,其實並不是為了見證驗機的,衹是到「灣仔」喫午飯,因為他們上午送了機器進去,現在還沒有拿到,中午衹能在外面喫。灣仔的東西,味道尚可,大家說說笑笑,不知不覺就一點多了,喫完買單,就回無管局了。

  無管局在淮海中路1329號,入口處在淮海路寶興路的轉彎角上,乘上電梯直奔21樓。無管局很漂亮,receptionist也很漂亮,衹是根本不理人。朝南有兩個房間,每間房裏有張圓桌,一間房裏坐著陳老師和胡老師,另一間房裏全是協會會員在閑聊。

  值得一說的是,陳老師那間房裏,靠著坐著一位「大俠」,萬用表、電烙鐵放在窗臺上,以及一大堆的電容、電阻。據說這們「大俠」專門改裝沒有驗出來的機器,30元錢一臺,衹是不知道等驗機合格之後,是不是還負責改回去。

  胡老師和陳老師坐在圓桌上,邊上還有一個女的,穿著紅短裙黑絲襪,長相平平態度卻奇差,不時把人趕出房去,用台灣人的話來說:「這個女人很『機車』」。

  兩點不到,無管局的人拿了一個籃子出來,裏面有十幾臺機器,David找出我們的機器,在胡老師那裏辦了手續,我們七個人拿下了從BG4CITBG4CIZ的連續呼號,我的名字是Y開頭的,所以選了BG4CIY。

  拿到呼號,很是興奮,下樓上了車就開始呼叫,下班之後也是一呼叫,總算有了合法呼號,以後可以和人交換QSL卡片了。晚上,在吳淞路附近和David通聯成功,他告訴我無管局打電話給我們中的BG4CIU,說是他的機器沒有合格,而協會卻糊裏糊塗地配了呼號給他,要他明天再去驗機云云。

培訓記

  按照國家的規定,要使用電臺,必須獲得操作證書和設臺證明,操作證書要經過培訓和考核,培訓與考核的費用在入會時已經收取。培訓日期是1月22日到23日兩天,地點放在了西江灣路的上海市青年幹部學院。

  22日一早,七點半就離家出發了,天下著大雨,好在週六的交通還可以,從延安路高架轉到南北高架,就和JackZ,李瑋他們通聯上了,我是個路盲,他們就告訴我怎麼走。八點零五分,我到了目的地,操場上只停著三輛車,進了教室,幫朋友們佔好位子,泡好茶,準備聽課。

  培訓很嚴格,要憑無線電運動協會的會員登記出勤,八點半的時候,報到處排起一溜長隊,情景頗為壯觀。會場裏,沒有開空調,凍得人直打哆嗦,以至於我最後實在抗不下去,到車上取了毯子來,捂在身上。

  我們一群有七個人,佔了半排位子,開始培訓前,協會的陳老師講了兩天的日程安排,第一天要到晚上八點半結束,第二天也要到下午的五點,想想這兩天紮紮實實地學習,可以成為一名真正的HAM,倒真是有點興奮。

  然而這些興奮,沒過多久就成了疲勞、懊喪、厭倦,乃是最後簡直比度日如年更是難受。這哪是培訓啊?簡直是對身體與心理的極大考驗。

  首先是無管局負責驗機的一位女士做報告,她的報告用「懶婆娘的裹腳布」來形容並不為過。她用了一份PowerPoint做幻燈,第一頁是允許使用的頻段,可是整整半個小時,她的幻燈還是在第一頁,等我們半途開溜,在外面抽了兩支煙後回來,她的幻燈還是在第一頁。整個上午,幾乎全成了她的個人表演,我們的心情也從最早的好奇和渴望,變成了睏倦和如坐針氈。

  午飯應該憑協會發的餐券到食堂去喫,無奈人數實在太多,隊伍從食堂裏面排到門外,一直排到樓梯口,再排到大門。罷,罷,罷,還是自己搞定吧。在一斤七兩鍋貼、七個砂鍋和數十串烤羊肉串後,大家有了些暖意,也有了些鬥志,準備迎接下午的挑戰。

  下午的戰鬥,不上一個回合,我們就敗下陣來。下午,協會請了閘北區少科站業餘無線電臺的指導老師教我們呼叫常識,同樣是一大段背景介紹,倒也罷了。她居然把我們當成她的那些小學生,發下一頁手寫的英文對話來,讓會場裏的人分成左右兩派,一遍遍地練讀紙上AB兩人的對話,然後,把大家兩個兩個地叫到前面,單獨對話。那架勢,和我小學四年級時,英語老師讓我們」Dialog」一般無二。我們甚至懷疑起她到底是無線電老師,還是英語老師。

  英語學了三個小時,只讀得我哈欠連天,實在抗不住了,裹起毯子,美美地睡了一覺。等到醒轉過來,已經是晚飯時間,一行人再也不會食堂,直奔喬家柵,湯包的味道相當好,春卷也很不錯,衹是人多心黑,還剩了許多,打包帶走。

  晚上,是陳老師的培訓,算是無線電的正式培訓了,可他的培訓,簡直就是」託福補習班」,他在教我們怎麼做題目,而且這題目恐怕還不是四級考試的題目,因為其中有大多數知識是四級並不需要的,比如四級操作證書只允許使用3W以下的調頻頻率,那麼短波通訊、電報通訊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呢?

  陳老師的著眼點,在於怎麼把復習題綱上的題目做出來,他指導學生怎麼看懂出題者的心思,至於在做題目的時候,如何采用歸納法、排除法來選擇答案。實在拜託,這是無線電考試,在座的估計至少全有高中或相關學歷,這些東西在應試教育的中國,可能小學生都已經駕輕就熟了。

  培訓紮紮實實地到了八點半,其間,陳老師又不斷強調驗機費時費力,無法在一天內幫助會員完成,因為「光填表就要填五份」,他也強調「如果在徐老師那裏買機器,是已經驗好的」。我站了起來,「忍無可忍」地提了一個建議,請協會明天把要填的單子都帶來,大家在上課時都填好,下週,就衹要提交機器和表格,不用再花時間在協會裏現填了。

  我們這種人,上了幼兒園,又上了小學,再上了初中,然後是高中,後來還有本科和研究生,算是身經百戰的人,居然真給這次的培訓弄趴下了。23日,第二天,帶著疲憊走進了教室,發現協會采納了我的建議,正在發放五聯單式的設台表格,欣欣然拿了表格,坐到位子上填寫。陳老師是個好人,在講檯上教會員們如何填寫,當然,他也時不時地指出有哪幾張表,以及哪些項目「如果在徐老師那裏買機器就不用填了」。

  上午的課,由胡老師執教,講的是如果收發電報,中國人上課,好像永遠都要把意義先說一通,小時候聽了無數的「學習物理的意義」、「學習生物的意義」,今天又聽胡老師講了一遍「學習電報的意義」,真是讓我倍感親切。電報的意義,我真的不是很明白,除了軍事和救災,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微妙,看來郵政局取消電報業務時,一定沒有聽過胡老師的課。

  胡老師講了近三個小時的電報,他告訴我們「滴滴答」代表哪個字母,而「答答滴」代表又是什麼,他還不厭其煩的把講課中說到的每個英文單詞,都拆成字母,然後轉換成「滴答」的形式讀出來,看著他神采飛揚地「對牛彈琴」,只恨自己資質愚鈍,不能領會。

David拿了大家的BF-71B手臺,進行「按無管局要求」的改裝,他把一個小紙片墊在VFO鍵下面,這樣頻率就無法調整了,也就成了符合規定的機器了。這一招是昨天晚上,實在上課上得無聊,溜到走廊裏與胡老師聊天時,胡老師「啟發」的。

  十一點鐘,按日程安排是器材介紹,果然不出所料,徐老師踱入會場,在介紹了上海海姆通訊公司後介紹了器材,器材並無甚新意,衹是和陳老師說的一樣,「機器都是已經驗過機了的」。

  十二點鐘下課,又在喬家柵喫了一頓,回到教室,陳老師語驚四座:「現在,離考試的時間越來越近了」,眾人嘩然……多麼熟悉而又親切的話語啊?

  復習課繼續進行,陳老師很會指東打西,從天線說到他23年的軍旅生涯,說到中國為什麼不製造航空母艦,說到潛艇與陸地的通訊方式,我真替他擔心,怕他一不小心說出個國家機密來。就像昨天的那個女老師把我們全當作她在少科站的小學生一樣,陳老師把我們全當作軍事院校的學員,時不時地說:「你們也都接到傳達了吧,……」或者「……,這個平時都知道了吧?」

  按照協會方面的說法,這次的培訓已經是「考慮到了大多數學員」、「把三天的課程濃縮到了兩天」以及「沒法再縮了」等等,可在我們看來,這樣的培訓無非是要學員受盡兩天的煎熬,除此沒有什麼更好的解釋。

  陳老師每回提到法規,都要再次重申「徐老師的機器是已經驗過了的」和「買了就有呼號」等等,最後,陳老師說了關於緊接著的驗機事項。第一,週二(24日)可以到徐老師那裏買機器,買了就可以發呼號;第二,週三(25日)自行到無管局驗機,協會將會有人在那裏處理有關事項。

  三點五十分,培訓正式結束,馬上就要考試了。考卷髮下來一看,和網上流傳的版本一模一樣,與那份復習資料倒是可謂「風馬牛不相及」,大家早就有備而來,答題當然是「全不費功夫」,衹是大家好久沒有動筆,一下子要抄這麼多的字,紛紛嚷著手酸。半個小時後,紛紛交了卷,作鳥獸散。

嬲小姑娘

  美國有個著名的詩人,曾經在瘋人院裏獲得過國家文學獎,叫做Erza Pound 。這位老兄癡迷中國文化,曾經把《論語》譯成英文,據說他迷戀中文字到了變態的地步,認為每個中文字都是巧奪天工,一個日、一個月放在一起,就是亮,真正不可思議。

  其實,一個「明」字有啥大不了的,中文字本來就是象形文字,日月放在一起,不亮才怪呢。中文字裏,更有許多匪夷所思的字,「嬲」就是一個。

  嬲,這個字,兩個男人圍著一個女人,算是什麼意思呢?是feminism 還是threesome ?都不是。記得有本著名的書,書中有這麼一段:「數個人拿著彈弓、吹筒、粘竿,都立在欄干邊,胡梯上一個年少的後生獨自背立著,把林沖的娘子攔著」。

  大家可能也看出來了,幾個男人圍著一個女人,動手動腳、雜七纏八,就是「調戲」,這個字夠形象吧。嬲,普通話讀作「鳥」,而上海話與「叉」字同音,讀作平聲的「錯」。其實,上海話裏雖有這個音,卻無這個字,這個字,還是在廣東用得比較多,衹是「嬲」字正好表達了這樣的一個意思, 就取來借用了。

  嬲,在上海話裏,有兩種意思。一種是專指男人調戲女人,以前有句話,是八十年代末的男青年很喜歡說的,叫做「嬲小姑娘」。當時有許多不良青年,三五成群,站在大街上抽煙吹牛,看到漂亮女生路過,就上去搭高,便是「嬲小姑娘」。有些男生死要面子,明明是好好地追求一個女生,偏偏要裝酷,硬要對朋友們說「我嬲嬲伊咯呀」,「伊」指的是「她」,「咯呀」是滬語中的一種句尾語音,「咯」還有「的」的意思。

  「嬲小姑娘」,在九十年代後逐漸式微,說的人越來越少,主要原因可以是上海男生越來越沒用,而女生越來越厲害,頗有被「倒嬲」的可能。

  嬲,也有不發生在男女之間的,則帶有「調侃、嘲弄、戲諷」之意,大多數情況是明知對方無力做到某件事,說成對方力所能及甚至不廢吹灰之力。比如下班時,甲說「喔喲,要快點回去燒飯了,菜也沒買」,乙明知甲家境不佳、為人節儉,卻說「儂還要燒啥飯啦,上館子一人點魚翅吃吃麼好來」,乙聽了就會說「儂勿是嬲我麼?」

  這種嬲,往往發生在關係不錯的朋友或是經常鬥嘴玩的同事之間,要去玩去「嬲」泛泛之交的人,恐怕是要「扳面孔」甚至「喫生活」(挨揍)的了。

熊貓為什麼吃竹子?

  國寶熊貓,喜歡喫竹子,而且非要嫩的箭竹,開了花的不喫;記得小時候,動員全國小朋友捐款,拯救大熊貓。其實,在我眼裏,熊貓可愛是可愛,但也夠髒夠懶,我對熊貓的喜愛,遠及不上我的一個美國朋友Blair 。

  Blair 到中國來,最喜歡去成都,因為在臥龍大熊貓保護基地,可以親手觸及熊貓,這對一個中國人來說,好像並沒什麼大不了的,可對於一個遠在大洋彼岸的美國朋友來說,簡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其實大家都知道,熊貓是熊科的,和那在春天只喫三文魚籽的北極熊是近親;天下沒有不沾腥的貓,也沒有不喫肉的老虎,可為什麼偏偏熊科的大熊貓是喫素的呢?近來科學研究得出結論,熊貓的腸胃,完全是肉食動物的腸胃,對於素食纖維,幾乎不能吸收營養,可為什麼熊貓就鐵定了心要喫素呢?

  這件事,說來話長,熊貓雖然很懶,卻很虛容,喜歡照鏡子,拍照片。可是熊貓有件非常痛苦的事,就是不管這照片怎麼拍,總是黑白的,想拍張彩色照片的願望始終縈繞著他,可即使是如此的小願望,也不能實現……

  熊貓終於絕望了,簡直連生活的勇氣都沒有了,就在這個時候,他碰到了一個得道高僧。大家知道,四川是蜀天佛國,有許多高僧在那裏結廬清修,其中的一個,看到了熊貓的痛苦,就出來點化他,最後,熊貓看清前世後朝,皈依佛門。

修車 停車 忽發奇想

[修車記]

  2004年1月16日,鬼使神差,把一個1500W的Philips電吹風插在了點煙器220V電源轉換器上,結果,一開開關,什麼動靜也沒有,於是作罷。一分鐘後,把點煙器插回插座,按下去,就再也沒有彈起來,看來,點煙器的電源燒了。車壞了,修唄,天下豈有開車從來不修的,再說,我也是修過車的人,無非到4S店,把行駛證押在那裏,修好了,把行駛證拿回來嘛。

  當時,我在桂平路上,我想「差頭」(滬語:出租車)都是桑塔納的,和我的車是一個公司的,他們應該知道哪裏有修。於是,選中一輛開得不快的差頭,把他逼到路邊,問那個司機哪裏有附近上海大眾的4S 店。那個司機說了一句極其精辟的話「我們這種車,誰上特約維修站修啊?」不過,他倒是知道附近的吳中路上有上海大眾的特約維修站,說是從虹許路轉到吳中路,一直往東開,就能找到。

  到了吳中路,一直往東開,路上全是4S店,什麼東風、馬自達、本田什麼的都有,就是沒有大眾的,再往前開,路上店越來越少,全是居民區了,心想不對,掉頭吧。

  掉了東,從東往西開,過了虹許路,開不多久,遠遠地就看見一個碩大的白色圓盤子,上面有兩藍色的圓圈,正中上下兩個大字,上面是個V ,下面是個W ;這個標幟我再熟悉不過,天天在自己方向盤上看到的。於是,我打開左方向燈,毫不拖泥帶水地劃了一個弧形,到了入口處,看到「待修車輛停車處」的牌子,一踩油門,漂漂亮亮、穩穩噹噹地停好,等著辦事人員過來。

  辦事人員走到我的車前,我「熟練」而又「專業」舉著行駛證開門走下車來,優雅地說道「我的點煙器壞了」。

  辦事人員也很優雅地說道「先生,這裏是一汽大眾,你的車我們不修」。

  ……

[停車記]

  很久以前

  那時,我還是本本族,有一次借了朋友的一輛廂式桑塔納,到天平路上的一家茶室找人。茶室的對面就是著名的「上海男人恥辱的象徵」——巾幗園。可是再恥辱也沒辦法啊,車總得要停吧。巾幗園門口一蹓已經停著整整齊齊的一行車了,衹有一個位置還空著,我就把車頭頂了進去。

  那時的我,總共沒開了幾個小時的車,哪知道停車要把車尾先倒進去啊?於是就在哪裏一把前一把後地亂試,很及進地,路邊上街沿的老太太站起來,走到車前「往前」、「打」、「回方向」、「倒」、「再打一把」、「再回一把」地指揮起來。費了九牛二虎(9+2=11 )之力,總算把車停好,打開車門下了車,問老太太「多少錢?」

  老太太說:「這裏不准停車的。」

  「那怎麼停了這麼多車?」我問道。

  「人家敢停嘛,你敢的話,也可以停啊。」老太太說,「不過,經常有車來拖的。」

  我詫異道:「你不是收費的?」

  「小夥子,我是乘涼的,看你停不進去,才來幫幫你的。」

  !@#¥%……&×

[忽發奇想]

  看到一個貼子,有許多照片,就是什麼「壬00000 」、「庚00000 」之類的軍車牌照,那個叫牛啊,警察一準不敢攔。有個朋友,是學設計的,看到那些照片,不屑一顧,說「這些牌牌,一兩個小時搞定,做起來便當煞咯(滬語:很容易的意思)。」

  問題是,你就算敢做,我也不敢往車上掛呀,那可是違法的,違反地方交通法規,違反地方車輛管理法規,其它軍方交通、車管、軍備、軍需什麼的,可能就更多了,借我幾個膽子,我也不敢啊!

  轉念一想,有了。可以到電腦刻字社,用即時貼刻上「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武裝部」或者「總裝備部」、「特種部隊」什麼的字樣,回家後貼在後窗玻璃上。當然,你可千萬別開出去,開出去給警察拿下可別怪我。

  貼好了字,就把車停在露天放著,以上海這種空氣污染程度,估計一個星期就夠了,車就夠髒了,要是其間碰上刮大風落大雨更好。等到車子夠髒,就可以把即時貼揭掉了,那些字的印跡還在,就可以開出去了。一般來說,大家都會以為你這種車就是前一段時間什麼「軍轉地」的產物,大家都知道,什麼「軍轉地」,根本就是換湯不換藥,所以基本沒人敢來惹你;要是警察真的攔下你,你就跟他說這是道具車,在片場裏的時候「的確」貼過字,但沒有開到路上過,這不,上路了,就撕下來了。規定不准亂貼字,可沒規定一定要洗車吧?太髒當然影響市容,可沒說後窗上一點灰也不能有吧。

  照著這個邏輯想下去,可以在後備箱裏用硬紙板做個模版,每回開車出去前,罩在後窗上,然後從地上揚些灰起來,再把模版拿掉,就看DIY 的本事了。

70-293 RRA (Routing and Remote Access)

The Routing and Remote Access service in Windows Server 2003 provides the same routing services as most dedicated hardware routers.

The rule of thumb is that when you have a high-speed WAN connection, such as a T-1, that carries heavy traffic, hardware routers are preferable.

These two sentences are from the book page 5-12, they are typical Microsoft theory. It can do the work but you can never rely on it. Suppose a company can’t afford T-1 connection and hardware router, it can’t afford Microsoft Server 2003 licenses normally.

The key points of today’s lesson are:

  • Use the command router to print, add, delete and change the route table.
    Metric is a number, which the router uses to evaluate routes to the same destination.
  • RIP (Router Information Protocol) is a distance vector routing protocol, metrics in distance vector routing protocols represent the number of hops to the destination.
  • RIP uses broadcast or multicast to exchange route tables.
  • OSPF (Open Shortest Path First) is a link state routing protocol, it metric criteria include the link’s transmission speed and delays caused by network traffic congestion.
  • OSPF router compiles a map of the network called the link state database.
  • To support IP multicasting, a router must support IGMP and have network interface adapters that support multicast promiscuous mode.

裝臺記

  上個星期一(1 月10 日),買好機器,趕到汽修店,已經快三點了,說好了要接女兒的,衹能作罷;星期二,小米的爸爸李瑋去協會報了名,然後和我約定17 日一起去買機器,買好了一起去裝。當然,我再次請出了JackZ 和David 兩位,約好週一上午9 點在長安大廈的停車場碰頭。

  1 月17 日星期一,是Martin Luther King Jr. 的紀念日,放假,一早把女兒送到幼兒園,就往新客站進發。八點十五分,上了延安路高架,由西往東,一上去就堵住了,用手臺叫了兩聲,沒有人理我;於是打開收音機,調到105.7MHz 交通臺,聽到播音員說高架堵得厲害,還是下面比較空。於是,我立刻做出了一個「英明」的決定,從虹許路下了高架,改走地面道路。

  幾秒鍾後,我就為我的決定後悔了,感嘆天下還有我這麼笨的人,於是衹能老牛破車般地捱到了中山西路武夷路,上了內環高架,那時已經快9 點了。內環高架,倒是不擠,問題是我不知道該從哪裏下來。立刻拿起手臺,亂呼一通,可還是沒人理我,估計附近沒有同頻率的電臺吧。

  看到前面寫著「鎮坪路」三個字,邊上寫著「光新路」,只記得當年光新路燒過火車,既然能燒火車,就該離火車站不遠,下去吧。一下高架,轉個彎,就是光新路,那個路叫擠啊,我衹能在車河裏趟著,好不容易過了橋,用手臺已經可以呼到JackZ 了,再往前不多路,就到了長壽路。路依然堵,好在我已經可以用手臺和JackZ 通聯了,讓他知道我已經在附近了,他和David 已經在店裏了,據說李瑋要的那臺GM300 已經開工了。

  九點半差一點的時候,我到了停車場,李瑋正躺在他那輛大車裏等我,再次穿過2 號樓的邊門和走道,象上次一樣買了一整套機器,包括手臺和車臺,唯一的區別是李瑋選擇了一米的黑色玻璃鋼天線,多加了40 元線。

  長安路出來,小轉彎到長壽路,左轉到滬太路,再左轉到新村路,進入新村路不過50 米左右,就是JackZ 和David 推薦的「上海平山汽車修理有限公司一公司」,門面是朝北的,正對面有個公交終點站。店裏的師傅很有經驗,走線、固定、佈局,都很替車主著想,本著儘量不破壞車輛內飾的原則加以改動。

  我的車,在調音臺下面,是有個空槽的,我本來是打算裝在那裏的,可師傅看下來之後,發現裝在那裏的話,第一沒法散熱,第二較難固定,衹能作罷。大家一起找了半天,最後決定裝在空調臺的下面,好在我的車是自動檔的,裝在那裏不會影響操作。

  由於是吊在下面,所以原配的夾具不能用了,師傅另外做了一個夾具給我,在空調臺下面打了兩個洞,用螺絲把夾具裝上後再掛上GM300 。電源線是直接接到電瓶上的,如果從點煙器取電的話,一下就可以燒了保險絲。饋線有5 米線,師傅仔細地把線從後面繞出來,繞到車頂上,接上磁盤式吸頂天線。

  整下工程花了半個多小時,裝好後,David 嘖嘖稱奇,說「儂介小一部車子,裏廂倒是勿小,還能裝得介落位」,「介」是上海話「這麼」,「落位」則是「到位」的意思。

  插上手嘜,接好天線,開機嘍……居然衹能收不能發,還好一邊還有李瑋的一套機器,換了他的手嘜一試,好了,看來是「全新正宗」的Motorola 手嘜出了問題,衹能再回長安大廈換一個了。

  李瑋的機器也裝好了,那根玻璃鋼的天線甚是搶眼,付了每輛車50 元的安裝費後,大家作鳥獸散。我則和JackZ 去換了手嘜,一路通聯,感覺實在是很好;我的GM 可以預設20 個頻道,其中有上海市無線電運動協會指定的10 個直聯頻道以及兩個中繼頻道,另外還有昆山、蘇州、無錫的中繼臺以及強生出租的調度頻道以及全國鐵路調度的通聯頻道,一邊開車,一邊聽著玩,世界一下子大了許多。

70-293 DNS

If you can find no reason for the DNS Server service to have stopped, you can try to start it again.

At the opposite extreme, you can close off your network from the outside world by denying all Internet access, ……, but they also compromise the functionality of the network by preventing users from accessing the Internet.

 

 

 

This two sentences, I read these days, are the typical concept from the text book. I am so familiar with the first sentence since I say it to my clients every day, "reboot", "reboot" and "reboot". I finished the name resolution part this week, the key idea which the text book repeat again and again is that set more servers for fault tolerance. In the main lessons, reviews, practices and exercises, Microsoft says that hundreds times. Clearly, that means you have to buy more licenses if you have more servers. I feel the book is more like a brain washing marketing book instead of a textbook.

DNS and Active Directory is the solution for name resolution, the lesson also mentions the hacks’ skill of attacking DNS servers are Denial-of-service (DoS) attacks (flooding), Footprinting (get the useful information), IP spoofing (use faked identity) and Redirection.

For learning and practicing, I use the Microsoft Virtual Server and Microsoft Virtual PC as the tools to run the Windows Server 2003 under normal Windows XP system. It works little slow but very stable, provide some very useful functions and configurations. It is recommended if you don’t have enough computer to test the server performance or as lazy as me, since I don’t even want to open the CD-ROM’s door at the besides computer.

購機記

  既然已經加入了無線電運動協會,總得有些設備吧,就像加入了汽車協會,總得買輛車吧。雖然行駛證(電臺設臺證)、駕駛證(電臺操作證)還沒有拿到,但先買個電臺的,還是大有人在。電臺到底不是車,即使不遵守規則隨意使用,衹要不談政治,不罵粗話,基本上沒人來找你。

  買機器,要考慮許多東西,首先是驗機的問題,就像汽車在申領行駛證前,不能大肆改裝,電臺也是一樣;而且,也正如汽車超過排量不能驗車,當然車管所賣出來的車另當別論。無線電管理委員會對於電臺的要求據說很苛刻,據說如果功率或是頻率範圍超標,就絕對不行的;不過也有例外,要是這臺機器是在無線電運動協會對面的上海海姆通信公司買的,都是可以直接驗機的,這在極大程度上扶植了中小企業的發展,也在很大程度上打擊了個別人為圖便宜而走私電臺的情況。這令我想起十幾年前安裝私人電話,那台電話機必須在電信的大廳裏購買,否則是不允許入網的,不像現在的電話機市場良莠不齊,疏於管理,那時雖然沒有好的,更都是一樣的,既然沒得挑,也就沒有惡意競爭了。

  其次,當然是價錢了,機器的檔次有許多,價格也有很大差別,從幾百元到幾千元的都有。相對來說,電臺不像手機那樣價格透明水分少,由於電臺的使用程度要遠遠低於手機,市場透明度要遠遠低於手機,所以價格差距很大。哪怕是同一臺機器,在不同的供貨商手裏,價格可以相差許多。就像一臺市價2000 元左右的八重洲7R ,在協會對面的海姆可以賣到將近3000 。而且,3000 元的「據說」還是「小功率」的,要不是小功率的,怎麼驗得出機來?

  最後,機器的性能也是一種重要考量。總的來說,就是專業機,一般都很業餘,通常沒有太多的按鈕,衹有非常簡單的顯示屏甚至乾脆沒有,大多數沒有數字按鈕,不能任意選擇頻率而衹能使用已經預設的頻率。與此同時,業餘的電臺看上去都很專業,不但有數字鍵盤,大屏液晶顯示,而且頻率範圍也比專業機要大得多。當然,專業機之所以稱之為專業機,其穩定性和牢度,都要遠遠地超過業餘機。專業機和業餘機的關係,就好比是專業服務器與多媒體遊戲機的區別。

  在考慮了這三點之後,我既不願意去買海姆的高價機,也不想要專業的高價機,看樣子,衹能走低端路線了。好在JackZ 事先就給過我建議,說是一切先為了驗機,買最最便宜的可以通過驗機的設備,等拿到合法身份,再作考慮。於是,和JackZ 約在了上海火車站邊上的長安大廈「淘機器去」。

  長安大廈在火車站的斜對面,中間隔著長壽路與共和新路,很久以前,上海「拷機」風行的時候,拷機的龍頭老大「國脈」就座落在長安大廈,當時門口有無數的黃牛兜售二手拷機以及燒機的業務。如今,長安大廈是個大型的手機集散市場,從拷機到手機,科技的發展之快,真是讓人慨嘆錢掙得不夠快。

  長安路是一條與長壽路交叉的小路,長安大廈就在轉角上,長安路有停車場,把車停好,JackZ 帶著一位叫David 的朋友來了,那位David 據說是大俠級人物,從小就裝收音機,家裏還有寫頻設備,同時還開著一家錄音棚。

  在停車場,可以看到2 號樓和3 號樓,2 號樓有扇邊門,要走幾級臺階上去,臺階極滑膩,必須踮著腳走。邊門,與其說是門,不如說是一個大窟窿,進門之後,右邊有條兩三米的小過道,陰暗潮濕,為「淘機」平添幾分刺激。從過道穿出去,就是手機集散市場了,在西北角上有一家「上海常森電子」,正是我們此行的目的。

  首先,我在JackZ 的推薦下買了290 元一臺的北峰BF-71b 手臺,這種手臺的最大優勢就在於「價格低、功率小、頻率窄」,完全符合驗機的要求。雖說便宜,功能倒也還可以,標稱工作在430-440MHz 下,可以通過數字鍵盤軟擴頻至420-450MHz ,附送的耳機效果也很好,290 元的價格,性價比真是有夠高。

  除了北峰,好像這家店就沒有新機器的,櫃檯裏、貨架上,全是新舊程度不一的二手機,那架勢,使我想起人家專門拆賣電腦配件的地方,反正就是一個字——「亂」。

David 從後面的貨架上「淘」出一臺黑色的機器來,夠沈夠重,他說這種機器叫Motorola GM300 ,是極經典的一種車用電臺。JackZ 說他的車上以前就是用這種機器,現在拆下來放在家裏做固定臺了。Motorola GM300 是一臺「可能可以」驗機的專業臺,「可能可以」的意思是在提交驗機之前,必須再送回店裏來進行一些小的改動。

  挑中了機器,坐在工作檯上的師傅就取過去,三下五除下,把外殼拆個精光,用烙鐵焊焊弄弄,我不明究裏,衹是不斷聽到嘯叫聲。David 在一旁和師傅閑聊,師傅則把機器接到示波器上,再用兩個夾子固定夾頭,夾子的另一端是根電線,電線的末端是個COM 口,COM 的主人是臺IBM Thinkpad 。

  師傅跟據David 的要求,把頻率輸入電腦,GM300 可以存儲20 組固定頻率,除此之外,好像衹有音量是可以調整的了。師傅輸入頻率,按下迴車,電腦開始給機器寫頻,不過一兩分鐘,大功告成,那情形,與電腦器件昇級BIOS 或Firmware 並無二致。

  東西弄好,師傅把外殼裝好,又不知從拿裏「變」出一塊新的面板來,安在機器上,老闆娘又拿出一個只值幾十元的「正版」Motorola 手嘜(handheld microphone )來,往機器上一插,一臺十分鐘前還在垃極堆裏「廢品」,搖身一變,就成了「火腿」心目中的經典好機。

  有了車臺,還要有天線,天線最著名的要數「真鑽」,據說要賣幾百甚至上千元,JackZ 幫我挑了一根和真鑽「一模一樣」的「仿鑽」,連吸盤,衹要60 元,現在上海偷天線比較厲害,60 元一根的話,就算被偷也不是太心疼。天線連GM300 ,外加夾具,饋線,電源線,手嘜和手嘜的鉤子,老闆娘一共算了我830 元錢。當然,如果沒有JackZ 和David 兩人,我肯定自己拿不下來。

  手臺當場就可以用了,而車臺則必須找專業的汽車裝修公司安裝,我不是這麼能DIY 的人,衹能等下去安裝了。


地圖


這就是2 號樓,邊門在圖中的中央,後面有小攔杆的地方


這個大窟窿,就是所謂的「邊門」


店面


貨架,喜歡什麼自己的挑,按質論價


師傅正在「翻新」我的GM300


這也是師傅的工作檯,示波器什麼的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