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味LA]一面之驕上海麵 隔靴搔癢真奇怪-Q38 Noodle House, San Gabriel

20170714_131456-iPhone-7-Plus.JPG

我有强迫癥的,每年看到「髮」、「發」不分,「面」、「麵」不分的時候,我會非常難受,特別是這幾個字用錯的時候;其它的諸如「鬆」與「松」啦,「乾」與「幹」啦,要稍微好一點。我曾經坐在上海的一家茶餐廳,把他們繁體菜單上用錯的字全都劃了出來,改完繁體之後,又把英文翻譯校對了一遍,因為他們讓我免費喫東西,我總得做點什麼事回報吧?
那天下班,開車沿着Mission Dr.一路往東,正好喫了個紅燈,東張西望中看到右手有家飯店,招牌是「一面之驕」,我就想:乖乖,好霸氣的店名啊!看一面,也傲驕給你看。再看到店面的玻璃窗上貼着的紅字「現炒澆頭面」、「咸菜黃魚面」,讓我難受起來了。這分明是家麵館嘛,應該是「一麵之驕」才對,下面二條中也用了簡寫的「面」,而「鹹」字也是簡體,如此簡繁混用,算是特色嗎?另一邊的玻璃窗上貼着「老上海小籠包」、「老上海生煎包」,也讓我難過,要說老上海的話,就該叫「生煎饅頭」、「小籠饅頭」,至於「包」,要等天山大包出名後才進入上海話語境中,那已經是新新上海了。
回家上網查了一下,還真是家上海麵店,主要就是生煎小籠麵條和一些上海的小菜,真的是「小」菜,烤麩、小排之類的東西。我對他們的中文店名有意見,沒想到有人對他們的英文店名也有意見,英文店名叫「Emperor Noodle」,譯成中文是「皇帝麵條」,那人就問為什麼沒有「領導BBQ」、「總司令牛排屋」、「暴君披薩」或是「沙皇塔可」之類的店?
越發讓我好奇起來,隔了二三天,就和阿杜一起去了一回。下午一點多到的,路邊正好有車位,就沿街停了,其實後面還有個停車場的。走進店裡,沒想到裡面還挺大的,原來店是L型的,店門衹是短邊的一小部份。走進去,老闆坐在店的中央,用上海話說「幾位啊?隨便坐。」,店的中央還是出菜的地方,佈局蠻有趣的。
菜單上牛蛙麵、蔥油開洋麵等,居然還有辣肉麵,辣肉麵會比我做得好?不可能!
我點了鹹菜野生黃魚麵,阿杜點了腰肝麵,服務員問我們要不要來點小菜,想來想去,點了素雞。
店堂裡有二檯大的平板,一檯放着英文節目,另一檯放着中文的,我覺得他們應該放我的四大金鋼或生煎紀錄片。噢,算了吧,上次曹家渡那家賣豆漿點心的循環播放我的四大金鋼,弄得大家以為是我開的,關鍵那家實在太難喫了。

20170714_132048-iPhone-7-Plus

坐了一會兒,素雞上來了,咬了一口,正面是熱的,反面是冰的。把服務員叫了過來跟她說,結果服務員說:「這個本來就是冷菜。」,那也不能一面熱一面冷吧?服務員很不情願地拿走了,說「你要喫熱的麼我拿出幫你打一下。」
等素雞再來的時候,的確是熱的了,但這素雞也太酥爛了,這是完全炸透後浸湯汁的,實在太爛了,完全就是在喫渣了。等麵的時候,有「油耗氣」傳出來,隠隠地,越來越重。這就有問題了,而且是飯店的大忌。第一,通風和油煙機有問題;第二,油好久沒換了,飯店的確不可能每次炸東西都用新油,但要經常添加新油,我估計這家的油桶也好久沒洗了。

20170714_132419-iPhone-7-Plus

十來分鐘,東西上來了,先說我的黃魚麵。黃魚是大黃魚,而不是上海常見的小黃魚,想想也是,美國人工最值錢,這樣的大黃魚,二刀片出二個魚身來,裹點粉一炸即成,衹是大黃魚沒有野生的,然而誰會真的去計較一家麵店的魚是不是野生的呢?更何况還是大黃魚,想想也不可能呀。麵湯的顏色是對的,舀了一口,味道還可以,一點也不腥,然而一點也沒有魚湯味。估計是有人點,但拿條黃魚炸一下,而不是一堆黃魚骨煎了熬湯的,湯就是一般的骨湯。湯不夠燙,那也算了,問題是麵出了問題,麵是廣東麵,而不是上海麵,廣東的那種黃色的碱麵。
就在這時,走進來幾個人,看來是常客,對老闆說「儂招新廚師啦?啥地方人啊?」,老闆說新招的是廣東人,那幾個老客人說「我看儂幹脆闘廣東店算了。」

20170714_132458-iPhone-7-Plus

二片魚身很大,我分了片給阿杜,他的澆頭是過橋的,醬爆豬肝豬腰。嚐了塊豬腰,處理得相當好,沒有一絲怪味,又很嫩,剞花也中規中矩,表揚。又喫了塊豬肝,太老了,這時起了個油鍋,油温很高時下了豬肝,又去拿豬腰,再下到鍋裡,等豬腰恰好的時候,豬肝已經老得不能喫了。
墻上掛着老上海的照片,看點頗有親切感,不過我又不是那種懷舊的人,我是展望未來的。
然而我展望不了這家店,所以,尚未在洛杉磯找到好的上海麵店;對了,不準用我的紀錄片。

20170714_132048-iPhone-7-Plus20170714_132419-iPhone-7-Plus20170714_132458-iPhone-7-Plus

[上海]家庭会为看世博 王朝店谈笑风生

@yuleshow: 10月19日,晚饭:王朝曹家渡店:芥末足筋、凯撒色拉、柚子色拉、麻辣牛舌、口水鸡、糯米塞藕、新派肴肉、麻辣牛足、野生虾仁、韩式炒粉、杭椒雀肫、德式咸蹄髈、红油仔蛙、上汤芦笋、鸡汤、青菜上汤面  #cnfood #food #美食

  一位孃孃从美国过来,一位孃孃并姑夫从香港过来,还有哥哥夫妻也从美国过来,五个人买了五张世博三日票,打算好好看上三天世博,谁知入园以后一小时,五个人落荒而逃,且发誓再不轧此闹猛。

  于是,时间就多出来啦,老爸设宴请大家吃饭,于是就去了曹家渡的王朝,点了十个人的菜,来了八个,哥哥水土不服上吐下泻,于是夫妻无法出席。

  王朝一般不会让人太失望的,价廉物美场面大,我很喜欢。看看照片吧,小评在照片下面。


芥末足筋,用的是鸡脚后面的筋,用芥末拌起,这道的芥末估计减量了,味道不是很冲


凯撒色拉,美国的孃孃说比美国的好吃得多,那是当然


牛舌,很好吃


柚子色拉,有虾,有特色,味道也好


口水鸡,菜太多了也没吃


糯米塞藕,香港的孃孃点名要吃,说是香港没有


新肴肉,这就有点哗众取宠的意思了,虽然卖相好、创意佳,却没有了肉味道


麻辣牛足,味道一般


野生河虾仁,现在各大店都标谤“野生”、“河虾仁”,凭良心说我是不信,这也完全是市场采购来的虾仁,一家饭店一天要卖掉多少,实际操作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野生的虾,而且从口感来讲,要说没用过化学物品,我还真是不信


韩式炒粉,本来味道是很好的,菜多了就吃不下了


杭椒雀肫,味道相当好


蟹黄东星斑,好东西,味道也好,拿得出手


德式咸蹄髈,没有割开时的样子


剖开去骨之后的样子,腌得透却不咸,很好吃

  另外还有口水蛙、上汤芦笋、鸡汤等,点心是瑶柱粢饭糕,后来又说没有了,反正菜也吃不完,就算了。

[上海]旧领导故地重游 贵饭店也可便宜

(10/18/10)

  以前的领导兼好友Kitty从旧金山过来,周日晚上陪她去朱家角看了张军的园林版牡丹亭,周一又约了她以前的部下们一起吃个午饭。由于中午时间不多,于是就定了办公室附近铜仁路南京西路转弯角上的“云”。

  点评上看了一下,好似价格不菲,人均都在一百五十以上,及至去了,菜单也的确不便宜,冷菜大约在四五十元,热菜基本的是七八十元,再贵的就没底了。

  于是我负责点菜,这时老领导过来说要请客(原本打算AA制请领导的),那么我就手下留情,点了六个冷菜、六个热菜,两道点心外加一道鹅肝酱炒饭,十个人吃到后来,居然还剩下不少,皆大欢喜。

  这家店,开在那边数易其主,一次比一次装修得豪华,菜价也节节飙升。当然,要是象我这么好好点,也吓不死人。再提一句,当年没用酒水,就泡了一壶茶,铁观音,88元。


蔬菜色拉


墨鱼大烤,三只,切丝


糟三样


上海熏鱼


腊肉


菠菜三文鱼


红烧肉,这种烧法,有点象樱桃肉的烧法,上桌后再切的


咖喱大虾


清炒虾仁


特色格格肉,于是大家开玩笑说是princess meat


年糕菜脯


上汤芦笋


娃娃菜蒸咸肉


芒果鲜虾卷


店中灯饰


店中灯饰

[上海]叉烧皇港式美食 老先生饕餮风范

  一个老人,81岁。说广东话、上海话、英语和普通话,下身着瘦型牛仔西裤,上身穿粉红色衬衫,没有领带,外套深藏青色西装。胸口有一挂绳,上拴手机一部,放入西装暗袋……

  这样的人,在上海,被称作“老克勒”(具体可参见拙著《上海闲话》一书)。

  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店里的熟菜间外,看着里面切配的广东厨师要个鹅头吃,还特别关照“要带头颈的”。

  店里的小妹对他很是客气,一面称呼他“李先生”,一面催促着厨师把鹅头剁开。

  鹅头端到了老先生的面前,小妹问他要不要手套,老先生说要手套,还要筷子,还在一盆梅酱蘸着吃。另一个小妹大叫“不合算”,三块钱的鹅头还要手套、筷子和梅酱,最终老先生答应不要筷子了。

  老先生坐下吃鹅头,戴着手套捏着鹅头,很是好玩。老板娘过来坐在他的对面,两人吹牛,有上海话也有广东话,依稀听他们说起“黄桥烧饼”,只听老板娘说“上次我去买,咸的已经全给你买走了。”老先生刚要说话,一滴油顺着下巴滴在胸口,想擦,又舍不得放下手中的鹅头;于是只能举着双手,挺起胸膛,高高地抬起头翘起下巴。老板见状,立马吩呼小妹过来帮忙,小妹拿着餐巾纸帮他擦干胸口的油渍,老先生继续品尝他的美味。

  这一幕发生在上海宾馆对面的一家小餐厅,一家开了有多年且我也耳闻多年却从未得尝的餐厅;那天正好机缘凑巧,路过那里随便点了个烧味双拼,要了些酒独酌,便看到了上面的这一幕。

  这家店是正宗的“港式”餐厅,老板娘四十出头,也会说广东话、也会说上海话,而厨师则只会讲广东话了。我点的是叉烧和烧鸭,看看小小的一盆,东西其实还不少,到底全是肉啊,另外加了一盆白灼生菜,一下子可吃不了那么多,反正已经是下午二点多钟,外面下着雨,店中倒也冷清,我正乐得享受,慢慢品尝。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店名为叉烧皇,实在名不虚传,叉烧有精有肥,瘦肉不柴、肥肉不腻,软硬适中,入味而不咸,能够在上海吃到如此的叉烧,实在不可多得。另外我后来外卖的烧肉,也远远超过上海那些大型港式餐厅,关键是有肉味。

  老先生看得出是个很风趣的人,店中的小妹和老妈子都喜欢和他打趣,他也丝毫没有架子。这让我想起我那“杏元四块墙壁有伊一块”的伯父邵祖丞来,伯父晚年不开伙仓,每日在饭店吃饭,有些饭店常去,也和服务员亲如家人,伯父曾被誉作“上海滩最后的小开”,功架腔调都和这位老先生不相上下。

  我呢,因为耳朵中“豁”进了“黄桥烧饼”几字,极是心痒,又不好意思上去搭讪,只等吃完了临出门去问老板娘。这时,外面走进两个矮个青年男子来,尚未开口,一看便是港商。好歹我也懂点白话,听他们的话也能明白一些,无非是些寒暄,但又离不开一个“吃”字。

  真正心痒啊!想着他们说的,不经意间用广东白话又叫了一瓶酒。那个港商听见递了支烟过来,于是,我顺理成章地坐到了那个老先生的身边。

  原来那位老先生是这家店的主人,据他说,在上海还有其它的五家,其中包括“海上阿叔”和“采蝶轩”(音同,可能有误)……

  老先生的身份是香港人,那不用分说,就是解放前逃过去的那批上海人,上海人学广东话容易,广东人学上海话可不方便。据老先生说,他搞了一生的餐饮,管理了一生的饭店。

  于上海菜,老先生说“上海滩上有只菜,叫熏鱼,现在呒没一家店会得做正宗的。请问,侬啥辰光吃到过smoke的熏鱼啊?”

  于苏州菜,老先生说“苏州菜太甜,现在的苏州菜是改良的。侬想,老早红烧肉是用冰糖的,哪能会得勿甜啊?”

  于菜谱,老先生说“阿拉姆妈在旧金山写过一本菜谱,几十年前用英文写呃,到现在还嘞卖。”

  时间不早,问老先生讨了联系方式后,等下回再请教了。

  噢,对了,老先生叫李忠权,店叫“叉烧皇合记茶餐厅”。

[上海]中秋节吃中秋宴 苏州人赏苏州菜

  • @yuleshow 9月22日,晚饭:吴门人家:阖家与岳父母:清炒手剥河虾仁、水中三宝加鸡头米、白什盘、虾籽海参、粉蒸肉、阳春面、瘪子团,334元—-from Twitter

  中秋节,又去了吴门人家,因为老丈人是苏州人,所以特地选了这家,这回好好地研究了一下这家菜馆,原来不止一楼,二楼尚有雅座,装修得要比一楼漂亮得多。

  楼梯间挂着一些介绍,看了看,照片与想法在后面。

  当天的生意相当好,以至于面浇头停止制作与销售,小笼包停止制作与销售,想象一下,生意该忙到啥地步。

  看照片吧!


手剥河虾仁,100元,平时一天只有两盆,今天估计准备了几十盆吧


水中三宝,菱藕荸荠,外加鸡头米,38元,鸡头米极糯


白什盘,48元,就是上次说到过的八荤四素的东西,上次写到的是“鸡肉、猪肉、猪肚、海参、鱼片、虾仁、墨鱼、蹄筋、玉兰片、香菇、青豆、木耳”,其实“墨鱼”是没有的,少写了一样“肉皮”


虾子海鲜,88元,这个菜有点欠缺,海鲜腥味太重,而且有硬有糯,大失水准


粉蒸肉,8元一块,两块起售,相当相当好,肉酥且糯,肥而不腻,极赞


又见瘪子团


厨房里相当忙


厨房实在是忙死了


吴门人家一角


史俊生的介绍


2002年4月29日夜,接待贝聿铭先生菜单:

  • 苏式酱鸭、干贝豆仁、熏青鱼、白兰花茭白、素火腿、油爆河虾六冷盘
  • 碧螺虾仁、明月塘片、锅鳎干贝、三叶酱汁肉、清炒蚕豆、鸡丝鱼元(圆)莼菜汤、腌笃鲜、蟹粉鱼肚、鸡油凤尾绿笋九热炒
  • 枣泥拉糕、南腿萝卜丝酥饼、豆腐花、鸡头米四点心
  • 水果拼盘
  • 廿年陈古越龙山


墙上挂着的菜单,其实当年的姚乘麟大师和吴门人家是没有关系的,当时姚乘麟是苏州南园饭店/苏州宾馆的大厨,烧菜这事,在家里做,只要主人手艺好就行,象这种国宴,不但要自己本事好,还要整个团队的配合好,如果吴门人家只是请了姚大师做顾问,那是完全没有用的

1985年4月1日,中国驻美大使章文晋宴请美国副总统布什的菜单,计有:

  • 孔雀大拼盘
  • 原汁鲍鱼、糖醋汁鱼、腐衣素鸡、红烧香菇、葱油海舌(蜇)、黄酒醉鸡、辣汁牛肉、酸辣黄瓜八小碟(双拼)
  • 鸳鸯燕巢汤
  • 三味龙虾、鸡汁鱼翅、宫灯龙虾腿、小鹅双味虾、北京烤鸭、满园春色、烤火鸡、美式浓汤五(?)热菜
  • 秀花奶白糕、苏州船点、莞豆冻糕、芥喱肉饼、黄桥烧饼、中国方糕、水果银耳五(七)点心


继上面的那张菜单,下面还有一张,其实这两份菜单,乃是错误百出的,比如这张,当时的中国驻美大使其实是章文晋(就是上一张菜单的主人),他要做到4月10日方才离任,而韩叙更是要到5月7日方被任命为中国驻美大使

1985年3月22日,中国驻美大使韩叙宴请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菜单,计有:

  • 花蓝(篮)大冷盘
  • 苏式酱鸭、苏州豆腐干、宫灯黄瓜、蝴蝶大虾、花色蛋卷、辣汁牛肉、卢(芦)笋鲍鱼、拌海蜇皮八小碟
  • 秀花苝巢窝汤
  • 三味龙虾、芙蓉鱼翅、母子鹌鹑、蜜汁火方、松鼠黄鱼、雪花来菜五热菜
  • 烤火鸡
  • 来路牛尾汤
  • 中国方糕、熊猫花点、萝卜丝饼、四喜燕饺、枣泥印糕、山查(楂)冻糕、杏仁无黄蛋五(七)点心


这四句话我有点不太同意,在此加上几句:

  • 尊重自己是一种权利
  • 尊重家人是一种义务
  • 尊重敌人是一种气度
  • 尊重官员是一种奴性

[]

[上海]家母盛赞吉旺 中秋阖家团圆

  • @yuleshow 9月22日,午饭:吉旺茶餐厅龙之梦店:阖家与父母:菠萝柚一个、啫啫鱼头煲、烧鹅、炒杂蔬、面筋鸡毛蛋粥、酸辣土豆丝、蒜蓉开片虾、澳门烧肉、澳门炒饭,279元—-from Twitter

  老妈前几天发现了在龙之梦楼上的吉旺,便极力推荐,正好中秋节到,大家说要找个地方吃个午饭,于是就去了,因为没有订座,所以早早地就去了,十一点钟的时候,还是有散位的,人并不多。


女儿点的菠萝柚,颜色就不太正,果然她说不好吃


烧鹅稍微有点老,味道还是可以的


豆妈点的啫啫鱼头,最后骗女儿吃了点小洋葱头


炒素


我点的“鸡毛菜砂锅粥”,极其相当非常很失败的一道菜,只是鸡皮蛋加干瘪油面筋烧冷饭而已


豆妈点的酸辣土豆丝,每回我在家做这道菜的时候,豆妈总说我做得不正宗,她说“外面随随便便走到一家店,都烧得比你好”,我说我又没吃过外面的怎么知道什么味道,于是只要是“随随便便”地看到有酸辣土豆丝,豆妈都会点一份,但至今尚未和我在一起吃到过符合豆妈标准的酸辣土豆丝


老妈极力推荐的蒜蓉开片虾,48元一份,其实只有几只而已


澳门烧肉,其实就是脆皮烧肉,这家的皮不是脆,而是硬


澳门炒饭,用了少许虾酱,很好吃


这些烧肉的色面相当好看


店中一角

[上海]老朋友再访阿山 老老板老上加老

(09/19/10)

  国庆中秋换班,大家上班我独闲着,于是去了上海博物馆,约了鱼姐姐一起参观,然后又去了阿山。阿山自从在我们的建议下装了空调之后,现在是越来越贵了,我都不愿意与常客一起再来了,除非是想带没有来过的朋友见识见识。

  菜的味道还是不错,风格依然如此,老板的背明显的弯了,头发也明显的白了,岁月不饶人啊!

  算了,算了,就算贵,也只有这么一家,待老板再老一点,不知道会变成咋样啊!


水牌的样子保持了那么多年,只是价格保持不了几天


水笋素鸡,水笋绝嫩,显然是精选过的


梅子酱


著名的黄瓜漏虾,著名的58元钱一份的虾,和老板打趣“侬多畀两只虾哦”,老板说“侬吃油爆虾好咧”,那个更贵,88元


大蒜炒猪肝,今天的水准发挥有误,猪肝炒得太老


这是我点错了的,肉沫豆腐,味道其实也很好,特别是豆腐的口感,有糯而厚的感觉


点错了肉沫豆腐后,又来了一份红烧豆腐,鱼姐姐吃了赞不绝口,说是她“有史以来吃到的最好的红烧豆腐”


店中一隅,看到画面当中的电视机了吗?那是以前用来唱卡拉OK的


店中的照片


店中的题字


店中一角

[上海]真真假假难分辨 吴门人家不畏谤

(09/04/10)

  如果有这么一家店,有十六个人说起,其中有十个人怨气冲天,说这家店如何如何地差,你还会去吃吗?

  我在此摘抄几句:

  • 很多菜在菜单上都没有显示。我们点过一盘虾,号称吴门虾仁,结账时,被告知此菜要一百大元。。。。。。我们去询问价格,得到的结果是,这是我们的新品,所以没有价格。
    总之一句话,以后不会再去了。
  • 结果我们点完结帐看到,这个特色虾(极小的水晶虾球)居然要100元,大大出乎我的预期。服务员没有任何的提示。不会再去的。大家小心,很多菜价格都不标注的,前台就一句,这是我们的新品。
  • 还有一种好像叫眉毛酥的,豆沙馅的,馅料猪油味道稍重,小不爽。
    栗子黄焖鸡那叫一个吃得郁闷,本来分量就很少,而且没有一块正经鸡肉,全是关节骨头。
    餐馆的杯盘上还都写着贝律明先生题的字,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餐具很雅致,菜和盛器相比实在差多了。
    总之性价比不是很高。
  • 其实菜品方面谈不上很好吃的那种,价格又不便宜,综合下来菜方面就没什么优势了,服务方面吧,墙上贴着请勿吸烟,结果有2个客人吞云吐雾的他们也不管的,我们一家三口不坐圆台面坐个四方桌吧,菜的盆子太大了结果吃了还剩点的一盘菜就这么端下去倒掉了,连招呼也不打一声我们还以为去换小盘了呢,这点常识都出错真的让人有点汗哦
  • 爷爷上次来吃过,这次强烈推荐的爆鳝在我们吃来实在不怎么样,炸得很脆,已经吃不出黄鳝的味道了,也不鲜,我还是更喜欢本帮的鳝糊。服务员推荐的号称特色的什么鸭的,上来非常小一盆,红红的,甜的要命,而且鸭子吃的出来是真空包装的。
  • 价格不算便宜,有些菜也要100+
    吃吃家常菜还算可以,回锅肉不好吃,肉老的来。
  • 刚开张就想去尝尝鲜,结果两次都被他们充场面请来的人的,把位置占了没得座,而且关键是态度极差,领班的意思就是你爱来不来,晕倒。我们还带着朋友去的…
    交通停车: 当心被贴牌
  • 装修是山寨吴越人家的,我觉得连店名都是抄袭,我还以为是吴越人家才去的,汗
    菜的味道绝对苏式,甜啊真甜
    那个服务员强烈推荐的什么鳝糊,上老当啊,味道么萨特别,原料也不好,长长短短奇奇怪怪的,还不便宜,建议大家别再被忽悠了,50多呢,自己家里买了烧烧味道好叫比他厨子的好多了
    香菇面筋,香菇还可以,面筋是僵特饿,作孽啊
    有点类似糟溜鱼片一个,一般般,幸好点了小分,吃吃算了
    还有个砂锅,没有鲜味的居然还叫三鲜什么的,里面的东西难吃的来,腐竹还有点硬,黑木耳不糯也不脆,香菇都碎了,粉丝都糊了,失败啊
  • 蟹粉豆腐好腥气。确实。椒盐土豆丝比较油,下面没有垫一层吸油纸……
    感觉上这家店,吃吃早餐还行,要是真的吃正餐,还是要比其他上海饭店差很远。
  • 去吃过了,蟹粉豆腐好腥气啊。。。
    别的一般般

  以上的评价摘录自点评网,原址在http://www.dianping.com/shop/3887794#ur,请问这样的一家店,你还敢去吃吗?

  这家店所谓好事多磨,好多朋友约了好几次,阴差阳错,都没有聚成。虫爸极力推荐,米爸亦吃过赞不绝口,轮到上周六大家又想聚一次,苗妈看了点评网上的评价,执意不去,结果是半夜虫妈打电话给苗妈“侬宁可相信点评网,勿相信自家兄弟?”,最后没办法,苗妈勉强答应一起吃一次。

  停车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可以说,每一道菜都相当的好,哪怕厨师不是苏州人,也是深谙了苏州菜的真谛。甜?不懂的人才会这么说,甜根本不是苏州菜,那时江湖菜。苏州菜是啥?是鲜,是精致,是清爽。

  河虾仁手剥的,一百元钱一盆,中规中矩,瓜子般的大小,勿晓得要比大如硬币的浸过甲酫的河仁好上多少,简直可以用一个天一个地来形容,那些说一百元贵的人,我敢保证他们绝对没有自己剥过河虾来炒虾仁。这样的虾仁,只要女生烧上一次,做娘的绝对肯将儿子托付,饿不着已经是低层次的,绝对有得口腹之美。

  我点的菜,二个冷盆、四个热炒,个个喊好。阳春面,吃了一盆又一盆,前后凡三;瘪子团,可遇而不可求的美食。最后直到大家都吃不下了,硬是舍不得走,再加了一份两面黄,全部吃撑。

  最值得一说的是,有道叫做“白什盘”的菜,共有八样荤的、四样素的,计有:鸡肉、猪肉、猪肚、海参、鱼片、虾仁、墨鱼、蹄筋、玉兰片、香菇、青豆、木耳,稍加醩溜,鲜美异常。

  这顿饭,八个大人、四个小人,外加汤包、糖粥,共计429元,吃得个不亦乐乎。

  吃完了,问题来了:为什么点评网上的评价如此之差?我不知道差的原因,但我知道一个月出给“某人”(并非点评网自己)二万元,就可稳居分类第一,这可是真有其事的。

  另外,虫爸说老板一口苏州话,挨桌打招呼聊家常,可惜这回没有碰到。


苏式咸菜


爆鳝


樱桃肉


拆开的樱桃肉,如果观前的王四打六十分,这个可以打到九十分


清炒手剥河虾仁,任何一个在点评上大放厥词的,能够炒到这个水平(自剥,非菜场买半成品),我愿意请客一顿


白什盘


另点的焖肉浇头,点了一块又一块,共三块


另点的素浇头


瘪子团


红烧甩水


阳春面,这是苏式阳春面,故是红汤,上海阳春面,定是白汤


三鲜两面黄


店中水牌,字惨了点


店中一隅


百元的虾仁

[上海]于夹缝中求生存 弄堂馄饨有点咸

(09/06/10)

  其实也没啥好写的,一条小小的弄堂,三个人,估计是母亲儿子儿媳吧,估计这个摊的年头也不会短了。

  东西的味道嘛,其实还可以,就是馄饨稍微咸了一点。

  地方嘛,在大境阁对面的人民路上。


弄堂馄饨


就是这条弄堂啦,试机照,新玩具GF1,可以1:1拍摄


摊子就在逼仄的小弄堂里


包馄饨的笾(是不是这个字啊?)


青菜馅的馄饨,吃不出一点肉来,汤倒还是挺鲜的,特地关照不要味精


老奶奶的年纪已经挺老了


久违了的“辣乎”,上海话说”不识相请侬吃辣乎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