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LOMO第十辑

  2010年1月13日早晨,延安西路高架由西向东,一辆轿车自燃,我的车路过时,那辆车轮胎爆炸,很响,地也震一下。

  在此,请教一下专业人士,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车主应该怎么办?路过的车辆应该怎么办?是不是应该帮着救火?还是让它烧完了干脆整车进保?

数码LOMO第九辑


认得不?鸡吃米


又到菊黄蟹肥时(画外音:都快冬至了,还菊黄?LZ疯了)


摇臂前端是个摄像机,可以在摇臂底部操作


光明中学,我五六岁在这里参加过批斗大学,记忆犹新


这是个液晶屏,那句话其实不是广告里的


延安路美丽园


静安寺


饭煶的接种证明

数码LOMO第六辑


我承认,这是炫耀照,不过不是炫耀我有百元大钞,我是炫耀新相机,Lumix LX3,这是百元人民币反面的下方的几行,大多数人不知道这几行其实是文字。


百元的正面缩微印刷


摄于新客站环龙商厦


看看这张纸的背景


摄于新客站环龙商厦


无车日,也不提早通知,结果是车还是那些车,路却封了不少,更堵更焦心啊!

数码LOMO第五辑

  最近在读的一些书。


现在给你一本1966年下半年的《红旗》杂志,你会说啥?假的!
20年后给你这本书,你会说啥?
(8元钱一本,在玉屏南路的新华书店买的)


《六个“为什么”》内页


《六个“为什么”》内页


《六个“为什么”》内页


这本倒不是最近在看的,我只是想介绍一下这本书,特别是见到了《六个“为什么”》之后,情绪极其不稳定。这是一本介绍印度教众神的书,如果我们编书也能如此深入浅出的话,我相信我们的孩子一定会更活泼一点。


开心啊,终于到手了,《冰与火之歌》,一共有七本,先买四本看


龙枪之《失落编年史三部曲》,可恶的是最后一本Gragons of Hourglass Mage是最新出的,要过半年才有简装本的


Margaret Weis和Tracy Hickman与Wizards的合同、合约、版权(反正这一类的)到期了,于是他们不写龙枪了,这是他们的一个新系列“龙舰”的第一本,由于新鲜出炉,同样也只有精装本

数码LOMO第四辑


小黑的新抱枕,原材料是豆爸的旧汗衫,小豆画的


购物目录上的润喉糖


购物目录的特写“FREE TXXXX”,故意的,肯定是“一小撮”“别有用心的”干的


成都公安车火烧事件之后,上海的公交车进行了改装,这扇窗可以往外推开,但是很难想象整个一辆车的人,全从这一扇窗里出来时会是怎样


高架上的摄像头控制盒


延安路一角


华东医院,很奇怪的一个框


延安路高架桥下


这个,就是印度国徽上的那个,阿育王柱柱顶,这是竖在静安寺门口的复制器,好象比原物还要大一点,我在印度的Sarnath见过原物,可惜不能摄影


小黑洗澡记


哈哈,你们知道是啥的,豆妈纯手工


某“上城区”一角


邵万生,西藏路店


沐恩堂


新世界的swatch广告

数码LOMO第三辑


这是我第一次在和“我”无关的场合(除了字典之外),看到“Yule”这个词,纪念一下。是Amber and ashes中的一页。但是,魔幻世界里也有Yule?


同事从台湾带来的点心,实物极小,不过一元硬币的样子。


华东医院一角。


全家的一种布丁,挺好吃;晚上电视中有介绍Las Vegas的LUV IT冻蛋黄酱,应该也很好吃。


小女孩情怀,下面的书上的“公章”是“起哄帮少帮主”,猜猜是谁?不是小豆哦!

数码LOMO第二辑

  偶(是“偶然”的“偶”,不是“你偶他”的“偶”,本博主非非主流)染微恙,于是要买药,于是有了下面的三张。


咽立爽的说明书:功能主治:苗医:迫喔劫漳凯,泱安挡孟,旭嘎洼嘎宏。陡:纳、拉蒙宁宫。阶:蒙给宁宫,干宫检,罗项。(非乱码)


京都念慈菴蜜炼川贝枇杷膏的说明书:成份:川贝母……,辅料为蜂蜜、麦芽糖、糖浆。这明明是主料嘛,为什么偏要说成是辅料。


标准桃金娘油肠溶胶囊说明书:药代动力学:……。标准桃金娘油中的其它萜类成分的动力学特征类似于柠檬烯,但代谢途径少有细致的研究。
向来看不惯反对中医的,原来西医的说明书也有“少有细致的研究”啊?
攻击中医者无非说中医不能说出药的成份和药代动力学等指标;难道我问西药是如何补中益气养血的,西医就能回答得上来?


沪青平公路美林阁大门口的路面,令人有无限的遐想。


警方提示:近期骗子忽悠关键词:电话欠费、安全账户、个人信息泄露、银行卡透支。


安全“帐”户?在这张床上就不怕被人欺负了?难道是公务员的床?


叫人看不懂的标识:难道没有公交卡就不能换乘4号线了?

数码LOMO第一辑

  我一直说,LOMO不是摄影器材,完全不是。

  我一直说,LOMO是一种生活方式,完全是。

  用傻瓜机可以拍LOMO,用单反也可以,当然,手机也是个好选择。

  谨以此文纪念picasa依然被封,丝毫没有解封的迹像。


小豆子和小叶子的粉笔画,一人一半


很拉风的助动车屁股


星光(新客站店)的摄影讲座


同事出了一块钱买的电焊护目镜片,用来观察日食,当然,那天上海下雨


哎,兄弟的车还只吃好油,一加93号跑也跑不动


好个河蟹


肇嘉浜路正在修路


英文的《龙枪》,亚马逊买的


定价5美元卖20美元的书,印度印刷出版,亚马逊买的


这是一个鞋盒的底部,那家店叫做“美国骆驼”,仔细一看,就是“美国骆驼”,而不是“美国的骆驼”,商标许可人是家投资公司,基本上也就是某个中国人过去注册了一个皮包公司而已,东西在广东生产,却在西郊百联打着进口品牌的旗号,基本上与行骗无异。


我经常见彩虹,可Sam说见彩虹是很难的事情,挺奇怪的,可能是我一直野在外面的缘故吧


8月2日上海又下大雨,今年的夏天颇有黄梅天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