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豆皮名声大 细节看清楚

  武汉最有名的是啥?豆皮、热干面和烧卖,估计也就这三样的,我指的是“最最最最有名的”,其它还有啥糊米酒之类,排在后面。

  热干面,吃了一回极难吃的,可能没寻对店吧,实在太干了,难以下咽;烧卖,没时间去吃了。

  一直以为豆皮外面的皮是豆腐皮,没想到错了,原来外面的是蛋皮,这玩意,应该自己家里可以做小号的版本吧。


蛋皮上要放上饭


蛋皮上放着蒸熟的饭


撒上干子(豆腐干丁)和香菇丁


将蛋皮包起来


将蛋皮包拢,将干子(豆腐干丁)压实


翻过来的豆皮,翻的时候是双手捧起锅子,往上一颠,就翻过来了,锅是熟铁锅,很大却很薄,颠的时候,锅已经被压扁了,一放手,又复原了


这就是豆皮的切法,用勺子沿着,切其实是盆子切的,速度极快


切好的豆皮,撒上葱粒就可以了


一份四块钱,有四片,个人认为,吃边上的比较合算

[武汉]接风宴规格很高 初尝辣已然败阵

(10/03/10)

  10月3日凌晨到的武汉,老爸的朋友得知之后,搞了个接风宴,味道很好,但是很辣,吃到后来,已经分不出食材的味道了。

  席设武汉大学某扇门口的楚源大厦,要了个包房,十几个人,场面颇大,所以也就没有每道菜都拍照。


酱萝卜


山药黑木耳


米饭饼,比上海的好吃,丝毫没有酸味


凤尾虾,辣


牛肉,辣


鹅肝粒,辣


粉片,少数几个小豆能吃的,不辣


鱼,辣


芹菜炒肉丝,芹菜太老


田鸡,辣

[通山]逐浪阁农家味道 说包砣很有特色

(10/04/10)

  去了武汉,从武汉出去二个小时左右,大约90公里,其中50公里是高速到咸宁,其它就是地面道路了,最后到达一个叫“通山”的地方。那个地方,去之前,武汉人极力推荐,说是有个溶洞,对于去过张公洞、善卷洞的我来,很是不以为然,去了之后,才知道相当壮观,全长有5.1公里,进洞之后要乘船,乘了船还要换船,再改乘小火车,前后共有九关,很是好玩。

  从洞里出来,当地负责接待带我们去了大约一公里左右的一片农家乐,事先定好了这家“逐浪阁”,具体的位置我也说不清楚,想去的朋友可以查阅图片的geotag,本博客大多数照片都有GPS信息,而且是真GPS信息,与中国的“阉GPS”不同,如果用国内GPS请自行上网查阅转换方法。

  这顿饭吃是很好,特别是有一道叫做“包砣”的东西,圆圆的一个个象汤团一样,比汤团稍大,外头是面皮,很韧的面皮,里面有干子(豆腐干)、肥肉以及一种白色的小颗粒,很是好吃。当地接待的说,这种“包砣”是通山人过年吃的东西,特别是年夜饭和年初一的早饭,外头的面皮是红苕粉做的,而且一定要用烫水揉和,冷水是和不起来的,而里面的白色小颗料就是红苕。据他们说,他们过年吃的包砣,尺寸要大得多,一个小碗也就放一只,另外里面的馅丰富得多,而且不象我们在饭店里吃的还有芡汁,家中做的话就是纯水煮而已,想象上去可能会更好吃。

  另外有一道绿色的小点心,味道也很好,据说是用菜汁和面,然后油炸而成。那东西象个盒子,上下各一层绿色的小饼,当中有豆沙馅,馅外面则看似白色的糯米粉,外面粘上芝蔴炸成,外脆而内柔,香。


包砣


红苕粑,味道极其一般


菜汁做的小饼


鸡汤


咸菜烧鱼泡,很有特色


南瓜烧辣椒,很甜,很香


五花肉烧笋衣,味道好,笋衣极嫩


隔年的腊肉,接街的特地介绍是“隔年的”,上海人讲究吃“当年南风肉”,当地喜欢隔天腊肉,太硬,很香却咬不动


鳜鱼汤,两条鳜鱼熬的,味道也不错


放在木桶中的饭,其实味道一般

[武汉]口味堂价格不菲 味道辣等客超多

(10/03/10)

  去了武汉,去了据说很有名的一个地方,叫做“口味堂”,武汉有好几家分店,这是在珞瑜路附近的总店,我们大概是六点多去的,包房已经没有了,二楼全空。于是落座、点菜,该店最有名的叫做“口味鱼头”,陪同的武汉人说那玩意超级辣,就连他本地的也有点怕,服务员也表示没法做“微辣”的,于是只能放弃。

  由于小豆在,要点一些“完全不辣”的菜,于是就点了带鱼、烤乳鸽两个给她吃,结果倒好,糟带鱼也是辣的,只剩一个烤乳鸽给她吃。

  这顿饭,没啥东西,三瓶啤酒,总共440元,这价钱放到上海也不便宜。其中乳鸽38元一只,牛仔骨98元,其它的价格忘记了。

  霉干菜烧苦瓜,非常有特色,虽然有点苦,也有点微辣,但是炒得很干,不知道怎么调理的。鳝背烧辣肉也很好,有个特殊的名字,然而也忘了。另有个鸡汤粉丝,是仿鱼翅做的,粉丝不多,味道也相当好。

  吃到一半的时候,人就坐满了,及至离开的时候,一楼已经等满了人,生意着实不错。


霉干菜炒苦瓜


鳝背烧腊肉


牛仔骨


鸡汤烧粉线


四季豆,但其实是芸豆


烤乳鸽


糟煎带鱼

[上海闲话]洋泾浜上海闲话

  昨天列了一个顺口溜,挑了一点错字出来,今天朋友又贴来一段,大家看着玩吧,为防有人看不懂,括号中是我加的。

  • one day world——一天世界
  • home in home wrong——窝里窝错(龌里龌龊)
  • west princess——西格格(忺格格)
  • escape will five——捣浆糊
  • out milk——册那
  • you good call——农好叫
  • home because i long——窝因窝葬(恶形恶状)
  • do hot——作孽
  • dog pussy knife early——狗比倒早(狗屄倒灶)
  • out blue five——册蓝污(撒烂屙)
  • king four king——王四王(横竖横)
  • thank you one home door——谢谢弄一嘎门(谢谢侬一家门)
  • good white face——好白相
  • vacation——伐开心(勿开心)
  • son eight home——子八嘎(猪八戒)
  • five sea six center——五海落总(五?六肿)

[南京]鸡鸣汤包倒着包 有汤有汁味道好

(07/18/10)

  和@stratus007 @barakiel2009 @samwang1120 @larashow0526 @WiseUncleWu @南北昆 一起赶回了南京,离晚上的火车还有一个多小时,于是大家决定吃点东西再上火车,一直听@WiseUncleWu说他知道哪里有正宗的鸡鸣汤包,于是去了明瓦廊,吃了鸡鸣汤包,好吃,好吃,好吃!

  以下是今天的聊天纪录:

Yule: 庄主,在不在,把上次明瓦廊的鸡鸣汤包的详细地址和走法描述一次
吴庄主 (@WiseUncleWu): 。。。
吴庄主 (@WiseUncleWu): 你们到新街口
吴庄主 (@WiseUncleWu): 太平洋百货门口后
吴庄主 (@WiseUncleWu): 斜对商店门口有个巷子
吴庄主 (@WiseUncleWu): 就是明瓦廊
吴庄主 (@WiseUncleWu): 进去走50米右手边有个店铺上面有个牌子:鸡鸣汤包
吴庄主 (@WiseUncleWu): 就是了
Yule: 是这家吧 http://www.dianping.com/shop/2069188
阴暗晦涩群: 吴庄主 (@WiseUncleWu): 没错
吴庄主 (@WiseUncleWu): 就是这家


鸡鸣汤包是反着包的,看照片也能看出汁水很足


老鸭粉丝汤也是用料十足

[安徽]黄田小鱼吃得爽 酒足饭饱踏归程

(07/18/10)

  还是和@stratus007 @barakiel2009 @samwang1120 @larashow0526 @WiseUncleWu @南北昆 一起,上午去了一个叫做“洋船屋”的地方,整个村都是照着一个船的样子建的。

  中午,路过黄田,就在黄田吃了一顿,就是路边的店,味道相当的好,照片都geotag了,如果要去的朋友,可以直接用Google Earth定位。另外,请注意,本站所有的geotag是真实经纬度,并非照国家标准的那个阉割经纬度。

  我们去的时候,大约十一点左右,饭店里的三个灶头都已经炖着了,牛肉、红烧肉、糖醋排骨,三口大锅,要卖一个,除此也就没别的肉菜了,要蔬菜,则现点现炒。

  肉菜就是三种,没鸡没鸭,院子里有条大鱼,一问方知是客人自带的。突然瞥见两盆小鱼,便要店主做来吃,店主很惊讶,说“这种小鱼你们也要吃?”

  这可是塘鳢鱼和昂刺鱼啊!要吃,当然要吃!烧了好久好久啊,味道果然是好啊!

  于是大家美美地吃了顿,踏上回南京的路。


塘鳢鱼,当地叫做老虎鱼


昂刺鱼


炖豆肉


萝卜红烧肉


这是昂刺鱼


这是塘鳢鱼


糖醋排骨,相当好吃,点了两份


丝瓜蛋汤


扁豆,相当嫩


茄子,挺有特色的,茄子炒成丝再炒,味道不错


地皮菜

[安徽]泾县八大碗 味道还不错

(07/17/10)

  前段时间,选了一个周末,和@stratus007 @barakiel2009 @samwang1120 @larashow0526去南京找 @WiseUncleWu和@南北昆玩,然后大家包了辆车去安徽玩了两天,第一天的晚上,住在泾县,据说泾县最有名的就是这家叫做“八大碗”的店,人多,吃得热闹,至于吃了点啥,味道咋样,说实在的,真是没注意。

  印象比较深的是笋干和茂林糊。


这就是八大碗了,可问题是八大碗里有四种汤,这店开得,还想不想让人点上一套了?


很黑却不是很臭的臭豆腐,照安徽臭豆腐的普遍水平,这个只能打五分


这道非常非常好吃,全是笋干


炒粉,也好吃,只是有点辣


饺子,乏善可陈


咕咾肉,好象没有用醋,用了番茄汁,味道倒也不错


丝瓜炒油条,反正就是味精罢了


这个就是著名的茂林糊了,咸的,勾芡,勾了蛋花,里面有鸡丝等,上面撒的是花生碎,挺香挺好吃


蹄髈,外面包的是豆腐衣,里面其实就是红烧蹄髈


这个就是著名的仔糕,其实就是蒸老蒸硬的蛋糕烧的汤,亦有可能是烘的蛋

[上海]叉烧皇港式美食 老先生饕餮风范

  一个老人,81岁。说广东话、上海话、英语和普通话,下身着瘦型牛仔西裤,上身穿粉红色衬衫,没有领带,外套深藏青色西装。胸口有一挂绳,上拴手机一部,放入西装暗袋……

  这样的人,在上海,被称作“老克勒”(具体可参见拙著《上海闲话》一书)。

  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店里的熟菜间外,看着里面切配的广东厨师要个鹅头吃,还特别关照“要带头颈的”。

  店里的小妹对他很是客气,一面称呼他“李先生”,一面催促着厨师把鹅头剁开。

  鹅头端到了老先生的面前,小妹问他要不要手套,老先生说要手套,还要筷子,还在一盆梅酱蘸着吃。另一个小妹大叫“不合算”,三块钱的鹅头还要手套、筷子和梅酱,最终老先生答应不要筷子了。

  老先生坐下吃鹅头,戴着手套捏着鹅头,很是好玩。老板娘过来坐在他的对面,两人吹牛,有上海话也有广东话,依稀听他们说起“黄桥烧饼”,只听老板娘说“上次我去买,咸的已经全给你买走了。”老先生刚要说话,一滴油顺着下巴滴在胸口,想擦,又舍不得放下手中的鹅头;于是只能举着双手,挺起胸膛,高高地抬起头翘起下巴。老板见状,立马吩呼小妹过来帮忙,小妹拿着餐巾纸帮他擦干胸口的油渍,老先生继续品尝他的美味。

  这一幕发生在上海宾馆对面的一家小餐厅,一家开了有多年且我也耳闻多年却从未得尝的餐厅;那天正好机缘凑巧,路过那里随便点了个烧味双拼,要了些酒独酌,便看到了上面的这一幕。

  这家店是正宗的“港式”餐厅,老板娘四十出头,也会说广东话、也会说上海话,而厨师则只会讲广东话了。我点的是叉烧和烧鸭,看看小小的一盆,东西其实还不少,到底全是肉啊,另外加了一盆白灼生菜,一下子可吃不了那么多,反正已经是下午二点多钟,外面下着雨,店中倒也冷清,我正乐得享受,慢慢品尝。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店名为叉烧皇,实在名不虚传,叉烧有精有肥,瘦肉不柴、肥肉不腻,软硬适中,入味而不咸,能够在上海吃到如此的叉烧,实在不可多得。另外我后来外卖的烧肉,也远远超过上海那些大型港式餐厅,关键是有肉味。

  老先生看得出是个很风趣的人,店中的小妹和老妈子都喜欢和他打趣,他也丝毫没有架子。这让我想起我那“杏元四块墙壁有伊一块”的伯父邵祖丞来,伯父晚年不开伙仓,每日在饭店吃饭,有些饭店常去,也和服务员亲如家人,伯父曾被誉作“上海滩最后的小开”,功架腔调都和这位老先生不相上下。

  我呢,因为耳朵中“豁”进了“黄桥烧饼”几字,极是心痒,又不好意思上去搭讪,只等吃完了临出门去问老板娘。这时,外面走进两个矮个青年男子来,尚未开口,一看便是港商。好歹我也懂点白话,听他们的话也能明白一些,无非是些寒暄,但又离不开一个“吃”字。

  真正心痒啊!想着他们说的,不经意间用广东白话又叫了一瓶酒。那个港商听见递了支烟过来,于是,我顺理成章地坐到了那个老先生的身边。

  原来那位老先生是这家店的主人,据他说,在上海还有其它的五家,其中包括“海上阿叔”和“采蝶轩”(音同,可能有误)……

  老先生的身份是香港人,那不用分说,就是解放前逃过去的那批上海人,上海人学广东话容易,广东人学上海话可不方便。据老先生说,他搞了一生的餐饮,管理了一生的饭店。

  于上海菜,老先生说“上海滩上有只菜,叫熏鱼,现在呒没一家店会得做正宗的。请问,侬啥辰光吃到过smoke的熏鱼啊?”

  于苏州菜,老先生说“苏州菜太甜,现在的苏州菜是改良的。侬想,老早红烧肉是用冰糖的,哪能会得勿甜啊?”

  于菜谱,老先生说“阿拉姆妈在旧金山写过一本菜谱,几十年前用英文写呃,到现在还嘞卖。”

  时间不早,问老先生讨了联系方式后,等下回再请教了。

  噢,对了,老先生叫李忠权,店叫“叉烧皇合记茶餐厅”。

[上海]中秋节吃中秋宴 苏州人赏苏州菜

  • @yuleshow 9月22日,晚饭:吴门人家:阖家与岳父母:清炒手剥河虾仁、水中三宝加鸡头米、白什盘、虾籽海参、粉蒸肉、阳春面、瘪子团,334元—-from Twitter

  中秋节,又去了吴门人家,因为老丈人是苏州人,所以特地选了这家,这回好好地研究了一下这家菜馆,原来不止一楼,二楼尚有雅座,装修得要比一楼漂亮得多。

  楼梯间挂着一些介绍,看了看,照片与想法在后面。

  当天的生意相当好,以至于面浇头停止制作与销售,小笼包停止制作与销售,想象一下,生意该忙到啥地步。

  看照片吧!


手剥河虾仁,100元,平时一天只有两盆,今天估计准备了几十盆吧


水中三宝,菱藕荸荠,外加鸡头米,38元,鸡头米极糯


白什盘,48元,就是上次说到过的八荤四素的东西,上次写到的是“鸡肉、猪肉、猪肚、海参、鱼片、虾仁、墨鱼、蹄筋、玉兰片、香菇、青豆、木耳”,其实“墨鱼”是没有的,少写了一样“肉皮”


虾子海鲜,88元,这个菜有点欠缺,海鲜腥味太重,而且有硬有糯,大失水准


粉蒸肉,8元一块,两块起售,相当相当好,肉酥且糯,肥而不腻,极赞


又见瘪子团


厨房里相当忙


厨房实在是忙死了


吴门人家一角


史俊生的介绍


2002年4月29日夜,接待贝聿铭先生菜单:

  • 苏式酱鸭、干贝豆仁、熏青鱼、白兰花茭白、素火腿、油爆河虾六冷盘
  • 碧螺虾仁、明月塘片、锅鳎干贝、三叶酱汁肉、清炒蚕豆、鸡丝鱼元(圆)莼菜汤、腌笃鲜、蟹粉鱼肚、鸡油凤尾绿笋九热炒
  • 枣泥拉糕、南腿萝卜丝酥饼、豆腐花、鸡头米四点心
  • 水果拼盘
  • 廿年陈古越龙山


墙上挂着的菜单,其实当年的姚乘麟大师和吴门人家是没有关系的,当时姚乘麟是苏州南园饭店/苏州宾馆的大厨,烧菜这事,在家里做,只要主人手艺好就行,象这种国宴,不但要自己本事好,还要整个团队的配合好,如果吴门人家只是请了姚大师做顾问,那是完全没有用的

1985年4月1日,中国驻美大使章文晋宴请美国副总统布什的菜单,计有:

  • 孔雀大拼盘
  • 原汁鲍鱼、糖醋汁鱼、腐衣素鸡、红烧香菇、葱油海舌(蜇)、黄酒醉鸡、辣汁牛肉、酸辣黄瓜八小碟(双拼)
  • 鸳鸯燕巢汤
  • 三味龙虾、鸡汁鱼翅、宫灯龙虾腿、小鹅双味虾、北京烤鸭、满园春色、烤火鸡、美式浓汤五(?)热菜
  • 秀花奶白糕、苏州船点、莞豆冻糕、芥喱肉饼、黄桥烧饼、中国方糕、水果银耳五(七)点心


继上面的那张菜单,下面还有一张,其实这两份菜单,乃是错误百出的,比如这张,当时的中国驻美大使其实是章文晋(就是上一张菜单的主人),他要做到4月10日方才离任,而韩叙更是要到5月7日方被任命为中国驻美大使

1985年3月22日,中国驻美大使韩叙宴请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菜单,计有:

  • 花蓝(篮)大冷盘
  • 苏式酱鸭、苏州豆腐干、宫灯黄瓜、蝴蝶大虾、花色蛋卷、辣汁牛肉、卢(芦)笋鲍鱼、拌海蜇皮八小碟
  • 秀花苝巢窝汤
  • 三味龙虾、芙蓉鱼翅、母子鹌鹑、蜜汁火方、松鼠黄鱼、雪花来菜五热菜
  • 烤火鸡
  • 来路牛尾汤
  • 中国方糕、熊猫花点、萝卜丝饼、四喜燕饺、枣泥印糕、山查(楂)冻糕、杏仁无黄蛋五(七)点心


这四句话我有点不太同意,在此加上几句:

  • 尊重自己是一种权利
  • 尊重家人是一种义务
  • 尊重敌人是一种气度
  • 尊重官员是一种奴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