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天津听相声

        到了天津(8月16日至19日在天津),不听相声怎么行?于是一到天津,就问了出租司机,司机听说我要听相声,神采飞扬,说了一大通天津人怎么懂戏,怎么看戏,最后告诉我,要听相声,有两上去处,一个是“启明茶社”,一个是“中国大剧院”。
        第二天,办完事,上网一查,没有找到“启明茶社”,不过网上的朋友说“名流茶社”不错,于是决定去瞅瞅。
        饭都没吃,就叫了辆车到名流茶社,名流茶社在和平区文化宫的里面,二楼,其实是个大礼堂,改成了茶馆。那时是十二点三刻,茶社里只有一个人,说是一点开始卖票,二点有演出,我问他能不能先卖张票给我,被拒,于是出门回到街上寻食先。
        吃过午饭再去,已经一点三刻了,回到茶社,已经有些人了,服务员也来了,一进门,就很客气“您坐哪儿?往前排坐,看得清楚。”一直把我带到头排,我嫌头排太过招摇,坐了第二排。服务员又说了“这位……,您看,给您沏壶什么茶?您是要绿茶、茉莉,还是铁观音呢?”我要了铁观音,服务员拿走了我四十五元钱,又问“您再来包瓜子?切盘西瓜?”
        不管怎么说,虽然第一第二排的票子贵,但是光这几声招呼,就让人觉得舒服,后来才知道,戏票里含着茶钱,不用另沏茶的。坐不过多会,人都来了,就连第一排,也坐满了,就有一个人上台,把桌上的一个包袱打开,包袱布就是块桌围,上面印有“众友相声社”,然后把包袱里的扇子、快板、毛巾都整理好。
        台上的灯亮了,报幕的上来,是个很高的大胖子,第一个节目,快板。天津的相声第一个上台的,总是快板,这天唱的是《绕口令》,传统耍嘴皮子的段子,唱得不错,一到难的地方,台下就鼓掌叫好,气氛很是热烈。
        还看到了刘春慧,这个演员我前几天在中央电视台见过,她是个卖烤羊肉串的,但是喜欢相声,就拜师学艺,结果每天说相声,每天卖烤羊肉串。但是,那天我听了她的相声,可以说,是整个下午,表现最差的。究其原因,不出彩嘛。为什么?因为茶馆的相声不同于电视,必要有插科打诨,甚至要稍有点“荤”的,台下再过瘾。男人演的时候,说着说着,不是成了别人的爸爸,就是占了别人媳妇的便宜,而一个女人演,这点笑料全没了,而且杨春慧是逗哏的,连“被人出外快”的机会也没有,所以,她的存在,只是让“一个女人说相声”存在着,至于好与不好,真的是很难说的了。
        我一共听了三场相声,两场在名流茶社,一场在中国大戏院,区别很大。在名流茶社里,只要一开口,台下就会有人响应,打个比方吧,比如逗哏的说“今天西边出了个太阳”,当然捧哏的就说“没见过”,一句话没完,台下就有叫“见过,见过……”,然后看你怎么演。当然,演员们很有经验,逗哏的一句“你瞧,别人都见过,就你没见过”,就算过去了。不仅如此,但凡有什么包袱要抖,台下的都是老听众了,他们才不会等你抖了出来,再跟着笑一会,他们早就嚷一声,把你的包袱给抖了,所以,这是实实在在的艺术,就要看演员在台上怎么应付各种场面,这种情况,可能就只在相声、二人转里比较多。
        相比之下,中国大戏院的场子要比名流茶社“挺刮”得多;在中国大戏院里看的人,从打扮上看,“档次”要高一点,然而呼应也少,笑声就也少却许多,不禁使我想到昆曲,“档次”高到顶了,大家竟连鼓掌都不敢(不屑?不懂?不会?),也真是走到末路了。
        我们都在电视里看到过说相声的,然而殊不知现场版的相声和电视上的,可谓天差地别,大相径庭,电视里的,温温和和,而现场版的,可谓高潮迭起,有几次直把我笑得掉出泪来。我们知道,说相声的,喜欢说“我们团里的某某某”,在电视里,就一直说下去了,而在现场,那个被说到的“某某某”就从后台走上来,指着逗哏的鼻子说“你说你的相声,甭没事找事啊!”,然后晃晃悠悠地下去了,把个逗哏的晾在台下,继续表演。也有的时候,逗哏的说错了话,捧哏的拿起扇子就打,一下下地打逗哏的光头(当然,不是个个都是光头),台下又是一片大笑。
        这才是真正的,活着的艺术,等我回到上海,周一(8月21日)晚上读报,说是昨天开始东北的二人转入驻上海,在群众电影院演出,结果效果不甚理想,首先演员抱怨音响太轻,而观众则认为已经太响,又说典型的乐队起哄,插科打诨,不被上海观众接受,而倒是“转手帕”之类东北人已经看厌了的东西倒颇受上海人的喜欢。我曾经在沈阳的“铁西”看过二人转,当时女演员“不小心”(当然是“故意”地)裙底走光,当时只听“啪”的一声,乐队里摔出一个人来,滚在台上,原来是看得太仔细,太靠前,摔出来的,这就是典型的二人转,很市民化,不知怎么的,到了上海,就行不通了。
        再纪录一件事,我在天津还买了一些戏曲的VCD,当时叫了一辆三轮车,去找店,找到店后,我挑选片子,三轮车夫也在看,然后,他就问:
        “这套《动物世界》多少钱?”
        “四十。”
        “嗯,那这套《红太阳》多少钱?”
        “六十五。”
        “嘛玩意儿?《红太阳》比《动物世界》还值钱?”

[天津]街边烧烤

到天津第二天了,下午去听相声,找到了地,已经一点多了,相声在二点半开始,还没吃午饭,于是觉得随便走走,找家馆子随便点两个菜吃点,熟料,绕着滨江路走了一大圈,居然没有看到馆子,不知天津人平时是怎么打发的。
于是决定先朝和平文化馆走,不行的话,买个饼子什么的算了,于是路过了一个所在,远远地就看到烟雾腾腾,走近了,是个临时的市场,到处都是做烧烤的小摊子,地上全是吃剩的食物残渣、空瓶子、空香烟壳子、破塑料袋,反正,你能想象出那儿有多乱,那儿就有多乱,那份嘈杂、拥挤的架势,很有点古龙笔下的“市井”感觉。
20060817_lunch_01.jpg 这个地方叫“辽宁路小商品市场”,只是市场里已经没有“小商品”卖了,清一色的全是食物摊挡,市场的门口挂着“‘创国卫’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当然,象这样“脏乱差”法,恐怕永远都会停留在起点上。
好在,我是个向来认为“环境”和“美食”没有必然联系的人,而且我有时还相信低价的小摊子要开在一起,必然竞争厉害,在这种环境下,恐怕每家都会有绝活,否则便不能生存下去,但愿我的想法没有错。
P1010825.jpg 天气还是很热,走进市场,被烟熏得几乎睁不开眼。摊主们都很客气,纷纷问我想吃点什么,市场的中央是些凳子椅子桌子,每个人的面前,都放点不锈钢盘子,盘子上套着塑料袋,上面放着各式烤串,食物看上去很是诱人,人们也吃得很香。最后,我选中一个看起来还比较干净的摊子,让他烤点羊肉串什么的给我,摊主领着我找了一个没人的位子,并且替我去拿了瓶啤酒来。
20080817_lunch_03.jpg
还别说,就是这样的地方,美女还真不少,不象上海这种地方,但凡乱七八糟的地方,打扮时尚的女士绝少问津,这里大不一样,既有美食,又有美女,爽利!我的桌子,可以坐四个人,立马来了三位美女,占去了其它三个,天津人个子大,个个都很有精神,只是面对面的,不好意思拿相机去拍她们。
20060817_lunch_04.jpg 我看到有卖火爆鱿鱼的,就问老板可不可以帮我去拿几串来,结果老板说他也有,就烤了两个过来,嘿,还真别说,两只鱿鱼又香又热,果然是藏龙卧虎的地方,烤串的那个人,穿件老头衫,剃个平顶头,看上去是个很斯文的人,最令我佩服的是,我虽然有冰啤酒,虽然坐在太阳SAN下,可我依然热得浑身是汗,再瞧这位“烤爷”,坐在炉子架边,居然神定气闲,一边抽着烟,一边翻着烤串,一边扇着扇子,一边撒着调料(哇!到底几只手啊?)
20060817_lunch_06.jpg
20060817_lunch_07.jpg
20060817_lunch_08.jpg
20060817_lunch_09.jpg
20060817_lunch_10.jpg
光吃烧烤还不过瘾,边上有些饭摊,都是用个砂锅,里面垫个塑料袋,劣质塑料袋受热会析出有害物质,没办法,在这种地方,就是这种架势,再说了,什么都得尝试一下不是?
饭摊的广告很大,还有几种是用黄色的写的,以区别于白色的“常规饭”,看看就知道了,“默然消魂饭”、“最牛叉饭”、“天下无敌饭”……,呵呵,都是很厉害的样子。
我要了一份“天下无敌饭”,要看看怎么个天下无敌法,里面有土豆、洋葱、牛肉(一点点)、火腿肠(几小片),还有卷心菜,味道倒也还可以,就是觉得其中的味精绝对“天下无敌”。
就这样,打发了一顿午饭,听相声去喽。

[天津]春雨羊汤店

20060817_supper_05.jpg
20060817_supper_04.jpg
春雨羊汤店,是出租车司机推荐的,一到那里,发现根本就是个“的哥”据点,店外的空地上,停着不少的出租车,在夏利,也有小面包车。
店堂不大,挤挤的很有亲近感,十几张桌子,几乎都坐满了,在这种店里吃东西,一个人的话,是很麻烦的,你必须要自己端菜、端汤,自己找位子,自己拿筷子,反正,什么事都得自己来。
店里有两个窗口,一个是卖熟菜的,一个是卖羊汤的,不用买筹子,现钞交易。
20060817_supper_06.jpg
所谓的熟菜,就是各种各样的“羊东西”煮熟剁碎,看到一碗羊肉,有些嫩嫩的样子,一问原来是“胎羊”,乖乖,胎羊也吃?入乡随俗,要了一份,10元;外加一碗牛肚,也是10元。
20060817_supper_09.jpg
胎羊这玩意,听着是挺过份的,想当然,应该是宰杀怀着小羊的母羊,特地把羊胎剥出来,做成的菜吧?或许是我心理阴暗?没准胎羊就是指的刚出生的小羊呢?
其实,据说《本草纲目》有纪载:胎羊性温无毒,主添精助气,益血护虚,治男女虚劳,有滋阴养颜,补气益血的功效。有人说了,中国人很残忍,其实西方也早就致力于羊胎素的研究,不过一个是原料放在食桌上,一个是精华放在胶囊里,其实都是一回事。
胎羊的确很嫩,入口即化,但真要说如何如何的好吃,也不过如此,这种玩意,尝一回新鲜可以,长吃就不行了。古人说上天有好生之德,打猎尚要网开一面,更何况取怀崽母羊杀之而取胎羊食呢?
20060817_supper_10.jpg
牛肚味道也还可以,切成长的细条,很软,也很嫩,这里不管什么东西,都是切碎了一大盘,有人要买,就舀起装一盆,然后洒上酱油、辣油什么的,再在最上面放一把香菜,待食客吃的时候,自己拌。
我只点了两样,已经是两大盆,看看都不可能吃得下去。店里的位子很挤,一张桌上要坐几家人。我的对面,坐着两个男的,挺客气地和我攀谈(严格地说,是我和他们攀谈),有一茬、没一茬地说说话。
20060817_supper_15.jpg
20060817_supper_13.jpg
他们点了一份羊脑,一份牛筋,看他们的样子,吃得也很香。虽然四样东西,摆在一起有点吓人,但我想,吃下水,总比扔掉好一些吧?我一直记得我在泰国的时候,有个外国老太太和我说起饮食,她说她特别敬佩中国人、泰国人,因为这些人把东西的内脏也吃下去,这样的吃法,是一种尊重动物的表现,我一直觉得她的说法,不无道里。
对面的两个,其中有一个也是的哥,听我问起一个地方,表现“等吃完了,我送你就是了”,然后,他推荐我再喝碗羊汤。羊汤在另一个窗口,有三块的,有五块的,我本来打算要个五块的,结果看前面排队的人端着一个大海碗,满满的全是羊心、羊肝,就问他拿的是什么,他说是五块的,乖乖,到底是在北方啊,量这么大?
20060817_supper_16.jpg
要了一份三块的,服务员也是从一个大盘里舀起各式的碎肉来,然后再从汤锅里舀起一大勺汤来,汤面厚厚的一层辣油。我看了有些傻,这么一层辣油,非辣起我不可,于是要求把这碗转让给我后面的那人,我再另外要一碗。
结果服务员接过我的碗,用勺子盛着肉块,放到汤里洗了一洗,我再仔细一看,她根本就没有白汤,只是由于手势好,辣油都在锅的一面。服务员把肉块放回碗里,又撇了几下,把辣油都划走后,舀起一勺白汤,盛在我的碗里。
羊汤很鲜美,里面的东西也很好吃,虽然羊肝多了一点,硬硬干干的不是很过瘾,但味道真是不错。我又去买了一只烧饼,三角钱一只,巴掌大小,焐在棉被里的。
这只烧饼可能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烧饼了,酥、松、香、润,一只烧饼居然可以做到这么好吃,真是不容易。别的不说,虽然是焐在棉被里的,可拿到手的时候,居然烫得捧不住,只能用手指掂着边上,方才能够拿住。一只咬下去,松松的,又有一股热气冒出来,不但如此,烧饼是和了油烤的,但又不同于西点的起酥,虽然也是一层一层,却很紧实,但不死硬,真是好得难以形容,我这个喝酒向来不吃主食的人,居然吃完一个,又去买了一个。
小小的烧饼,只要三角钱一个,听对桌的说,就是大街上的,也要卖到五角一个,而且还没有这么好吃,看来美食这玩意,真要自己留心,才能发现好东西,有时小小的街边店,也不失为美食的藏龙卧虎之处啊。

[天津] 天津私房菜

20060816_supper_02.jpg
20060816_supper_60.jpg
20060816_supper_10.jpg
        这是我到天津的第一顿,在天津出租司机的嘴里,“吃在天津”,说的是天津讲究的就是吃,说北京人周末就开车到天津来吃,然而,我在大街上,却看不到什么饭店,和广州、厦门遍地食SI、摊档相比,不可同日而语,所谓的“吃在天津”,怕也只是北方的说法吧。
        到宾馆放掉东西,就打车前往“南市食品街”,这是在网上颇有名气的一个地方,据说天津的小吃都在哪里。不过,就象到上海的城隍庙,吃不到好的小笼包一样,你还指望在一个专门“伺候”外地人的地方,吃到什么本地的好东西?
        在车上,和司机聊天,司机说天津遍地都是好吃的(难道让我捡来吃?),随时往前一指“那儿就有个好羊汤店”,再一指“那儿有好的锅巴菜”,天津的晚上没有路灯,反正前面一片漆黑,不过时间才七点多,难道饭店也已关门?司机补充了一句“食品街这点不知还有吃没吃,以后早点去”。
        到了食品街,车停在对街,路边有个店招,叫做“老四羊汤”,我一看“老四”,想起西安的老四烧烤来,就准备推门下车,不料被司机狠狠地用手肘撞了一下,示意我别去,一人跑码头,胆子别太大,还是听了司机的吧,只能作罢。
        食品街在一个大牌楼里面,说是牌楼,不如说是城楼,里面有两条街,其实是室内的,两条街成十字形,所有的食品店卖的都是同样的东西——崩豆、牛皮糖、麻花和虾酱之类,间或也有几家饭馆,果然都已经打烊,那时,才八点左右啊,要放在广州,好多店还没正式开吃呢。
        无聊得紧,闲逛。逛到一家写着“私房菜”字样的店前,看到写到“葱爆鸭片 特价8元”,我是特别喜欢吃鸭子的人,于是驻足观看,门口招呼(其实是拉客)的人,见我驻足,就把我“请”进了店里。客气倒是非常客气,好似不是我出钱吃饭,而是她请我吃饭似的,“这位,您先坐,喝点水”,“这位,您看今天要点啥?我们这有鱼、有虾……”
        北京人到天津,可能是为了海鲜来的,我可不是,上海人真要吃海鲜,怎么也不会赶到天津来啊。
        随便点几样吧,葱爆鸭片是肯定要的,又不好意思只吃特价菜,于是来了一份银鱼酸菜煲。至于这些菜的味道,当时一个人喝喝小酒没有事干,就问老板娘讨了张纸,写了下来,拍了两张照,大家自己看吧。
20060816_supper_45.jpg
20060816_supper_47.jpg
20060816_supper_16.jpg
20060816_supper_28.jpg
20060816_supper_31.jpg
20060816_supper_37.jpg
酱羊骨,虽然没有什么肉,味道倒还不错
20060816_supper_41.jpg
点这道菜,就是为了验证一下北方所说的“黄花鱼”,到底是不是上海人所说的“小黄鱼”
20060816_supper_43.jpg
        
        酒是津酒,当地出的,烟是江山,也“算”是当地的吧,不过边上还有一行字“上海烟草(集团)公司出品”。
20060816_supper_49.jpg
        本来打算吃完了,再去吃狗不理包子的,结果老板娘说她的店里就有,她说我吃不了一笼,于是上了半份。还好,只来了半份,狗不理包子这玩意,再难吃你也得把它吃下去,否则,这东西唤作“狗不理”,你成了什么?包子个个都是破的,发面做的,别说汤汁了,就是馅子也是少得可怜。看来,还是要到正宗的店里去吃吃看啊(有后续的报导)。

Lesson 2, Basic Photo Corrections, ADOBE PHOTOSHOP CS Classroom in a Book

        制作照片的八个常规步骤:
        1. 复制原件(最保险的做法)
        2. 设定分辨率
        3. 旋转、剪裁照片(个人认为:这个剪裁只指构图方面的crop,而不是最终的image size,最后的大小,应该在所有的调整都结束后)
        4. 消除扫描照片的瑕疵
        5. 调整全局的对比度和色调
        6. 消除任何color casts(我译不出这个词,但根据上下文来看,应该是“色差”或“偏色”)
        7. 对照片的特定部分进行调整,包括高光、阴影、中间调以及饱和度等
        8. 对全局进行sharpen
        这一课还是比较简单的,除了crop工具之外,还讲到了Dodge Tool可以用来调整补光,海绵可以调整饱合度,并且讲到了USM(Unsharp masking)的用法,其中Radius是用来设置每个点与周围多大的范围进行比较,而Threshold则是比较每个点与周围的不同程度,缺省的0则会对每一个点都进行sharpen。

Lesson 2, Using the File Browser, ADOBE PHOTOSHOP CS Classroom in a Book

        昨天打电话和好友Ben Luo聊天,说到WWDC 2006 Keynote中的Top Secret,我说我的预言有二,二者或许有其一:
        第一、在Mac上出现Win32/64虚拟机,可以直接安装使用Windows的应用程序,就象Lindows一样
        第二、10.5 Leopard可以装在任何的PC上,苹果开始进入单售操作系统市场
        反正,快了,看看到底什么是Top Secret
——————————————————————————————————————
        这书中的第一课中,就提到了File Browser,不过我发现那可能是CS(8.0)里的东西,而CS 2(9.0)则变成了Adobe Bridge,这一课,是完全讲File Browser的,稍稍翻阅了一下,发现的确就是Adobe Bridge,大多数的地方都一下。Adobe Bridge可以单独打开,不知道File Browser行不行。
        File Browser的flag功能,现在变成了label功能,而且flag只是个“是否”的flag,而label则可以设成不同的颜色。
20060815_apccia_01.jpg
        记得刚买好苹果机的时候,就开始寻找一个管理图片文件的工具,并且下载了ACDSee for Mac来用,在视窗下,ACDSee的功能很强大,然而在Mac下别说不能批量改名字,就是performance也是一塌糊涂,经常自己跳出来。后来,没办法,只能在iPhoto里管理自己的那些照片,但是总是没有得心应手。
        没想到,这个可以单独运行的Adobe Bridge完全符合我的要求,可以直接管理文件夹,可以批量按照数码照片的EXIF信息改文件名,同时还可以旋转照片,我要的就是这些啊!
        就象ACDSee一样,不但可以label图片,还可以rate图片,快捷键Cmd-.和Cmd-,更是可以帮助给图片加减等级。
        Photoshop的Automate功能还不错,可以自动把数张照片制成一个新的PDF文件,也可以把一个文件夹里的照片做成Web Album,甚至这个像册还带有留言功能,不但如此,也可以自动“套裁”照片,在一张大纸上,自动大大小小地排列一张照片(注意,只是一张,不是数张,要是多张就更好了)。

Lesson 1, Getting to Know the Work Area, ADOBE PHOTOSHOP CS Classroom in a Book

        那本Help Desk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不知所云嘛,所以从今天开始,读一本英语的吧,由Adobe出版的Adobe Photoshop CS Classroom in a Book,虽然是PS 8.0,但还好,9.0并没有在使用上增加多少,去年45美元买的,一直没有空看,现在看吧。好厚好厚的一本,两三个月总够了吧。
amazon_032119375X.jpg
        一些要点、心得及体会:
                • 重启到缺省状态:在启动Photoshop的时候,就是双击图标后,立刻按下Cmd+Opt+Shift三个键,会有对话框跳出来问是否删除配置,删除后即恢复到缺省状态
                • Photoshop CS的工具行右边是File Browser按钮,如今已经被Adobe Bridge取代,基本的用法和File Browser相同
                • 在选定Zoom按钮后,按住Opt可以把Zoom In变成Zoom Out
                • Opt-click,可以在工具条个绕转同类图标
                • Shift-M,可以切换方形或圆形的选择工具
                • Cmd-D,deselete
                • 圆形选择工具使用时,按住Shift+Option可以画出正圆形来
                • Tab键:隐藏/显示所有的Palette
                • Adobe ImageReady始终以72dpi的分辩率工作
                • 可以创建自己的Help/Howto文档,在CS2里,参见Help下面的How to Create How To

Photoshop小技巧

20060814_shanghai_01.jpg
        这张照片是我在华山路643号门口拍的,当时小豆发现垃圾箱两边都是一样的字,就说“那还分什么类嘛!”,我一看,就拍了这张照片下来。
20060814_shanghai_02.jpg
        下面的这行“特写”是后来加上去的,原图则是象上面这样,有很大的变形,因为当时的马路很窄,东西又很低,根本无法取景,只能“盲拍”,图片就成了这个样子。
        回家后,用Photoshop将图片打开,用crop工具,并且选取perspective,然后将线条拉直,与垃圾桶平行,再crop就变成了下图的样子。是不是很酷的功能?
20060814_shanghai_03.jpg

iPhoto Browser

20060814_mac_01.tiff
        是不是觉得iPhoto打开很慢?但所有的图片都在里面,要个什么图片,又不得不打开iPhoto,然后再等待……
        现在好了,有个办法,可以很方便的打开iPhoto,然后要什么图片,就可以往外拖,非常容易,而且这个小工具,是你自己“制作”出来的(必须10.4)以上。
        第一步:打开Automator,在Library栏里,选择iPhoto
        第二步:在actions列表里,选择Ask For Photos,并且将之拖到右边的栏里
        然后就可以保存了,保存的时候起个名字,这个名字,以后就是个新的application了,想放在哪里就放在哪里。这招是我从新定的MacWorld上学来的,9月号,对,就是9月号,虽然现在只有8月14日。

格列佛游记 做导演还真不容易

        吃过午饭,一点半,和小豆出发去看《格列佛游记》,票价不菲,150元+60元,反正小朋友看戏的时候做在家长身上,所以我们每回买一张便宜的,一张贵的,看的时候呢,就光占那个贵的位子,小朋友坐在家长的身上,可以省下贵票子减便宜票子的价钱来。本来是豆妈陪小豆去看的,可是今天豆妈要学游泳,我陪小豆去。
        豆妈和我说是在少年宫,就是乌鲁木齐路口的中福会少年宫,也叫市少年宫,到了那儿,停好车,还没下来,取出票子问一下管停车的(奇怪,今天心血来潮,突然问一下),结果得知不是少年宫,而是中福会剧场,在华山路的643号。从新开到下街沿,辗转来到华山路,就在戏剧学院不到一点点,有个剧场,外面有许多小朋友的图画,我就知道,到了。
        门口只停了四辆车(这年头,算是很奇怪的事了,好多家庭都是有了小朋友才决定买车,为了“运输”小朋友方便一点),黄牛倒有不少。下了车,黄牛向我DOU售票子,我当然不要,倒是黄牛告诉我里面没水卖,于是带着小豆去买水,一路有好多发广告的,都是和小朋友相关的广告。通知了Lily地址,省得她白跑。
        剧院很大,有楼有草坪,最里面才是马兰花剧场,剧场倒是不大,连门厅也很小。门厅里有两三个小朋友的俱乐部在招MU成员,其实无非是为了增加客源罢了。袋鼠俱乐部顺便卖木偶戏套装,150元一套,有五个人物,可以演三出戏,当然还可以自己编剧,想想不贵,东西又挺别致,就买了一套。
        《格列佛游记》是外国人演的,什么国家忘了,但是肢体语言和非话语语言用得非常好,所以不看字幕也能看懂,当然有点抽象,小朋友要大人点拨一下才能明白。
        开场之前,就在想,这小人国、大人国怎么个演法呢?小人国还可以找些小朋友来,可大人国呢?难不成有两个格列佛,一个大人演,一个小朋友演?
        剧团处理得相当好,当格列佛在小人国的时候,舞台周围六七个穿白衣服坐在四周的地上,只负责发声音,但不扮演角色,格列佛“装模作样”对着“看不见”的小人说话,这样,就解决了。后来,格列佛被小人绑住,这些穿白服的就躲在桌子后面拉绳子,算是把格列佛给绑住了。
        同样,到了大人国,就看不到格列佛了,大家“模拟”逗格列佛玩,虽然是对着“空气”说话,可给人的感觉就是格列佛就在那儿。
        再后来,是科学家国,七个人扮演天文学家、医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哲学家、数学家和哲学家,数学家居然也有算盘,不过和我们的不一样,是每档四颗算珠,左右两档。
        最后,是马国,就是那个国家,都是马。年轻的马是直立的,年老的则是左右手各拄一根长棍。所有的人都穿着象马蹄子一样的大木鞋子,踩起地来“咯咯”有声,很好玩。
        看完戏,小豆和杰杰都不肯回家,于是一起到中山公园,玩了碰碰车、惯性飞车(小豆和杰杰单独玩的)和电马,然后依依不舍地和杰杰告别,回家(丈母家)。
        回到家,小豆要玩木偶戏,我让她学着做导演,告诉她演一套戏,导演要做的事。她打算演《睡美人》,于是她看了一遍附带的《睡美人》故事书,她大多数汉字都认识,她自己读,碰到不认识的问我,也算可以读下来。
        读完书,就拖着我要演,我叫她去拉演员,于是决定外公演国王,我演王子,她当然演公主,妈妈演布里斯女巫,而外婆演布里斯变的老太婆。分配好人,就要开演,我告诉“豆导”,她要负责给演员说戏,先把故事告诉大家,然后告诉每个角色要说些什么话,做些什么动作,什么时候上场,什么时候下场……
20060812_lara_01.jpg20060812_lara_02.jpg
        还告诉“豆导”,要准备道具,睡美人扎伤手的“纺锤”就要准备好,小豆傻掉,我教她吃个橄榄,橄榄核就可以做成纺锤了,结果小豆吃完后,到卫生间拿着牙膏牙刷洗橄榄核,我则去烧菜,等我烧到一半路过卫生间的时候,小豆在里面大叫——“做导演还真不容易!”
        截止“发稿”时,小豆还没有给大家“说戏”,不过,这是慢慢来的事嘛,噢,小豆还决定让妈妈负责布景和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