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不是长得粗就牛啊

        昨天,Columbus Day放假一天,糊涂蛋的我,居然跑去上班,进了办公室,一个人都没有,黑灯瞎火,哭死我,这已经是我大概第十次,在节假日傻乎乎地去上班了。今天早上,碰到Jonathan,说起昨天我来过办公室,他说“no overtime!”,哎!
        不过也好,大家上班,我一个人,没事,可以去逛逛,把车开到徐家汇太平洋电脑城边上,管停放的一脸媚笑,明摆着是打算不给票了,当然大多数情况,不给票就可以少付一些,呵呵!
        先到良玉逛了一圈,不是正打算买iMac吗?问了一下,说是13,700,升2G内存,加2000,好象黑了点,敷衍了一下,走人。继续往里走,有个小伙子上来兜生意,我说好啊,我要“里面是SATA的,外面是1394的硬盘盒”,他说有,把我七转八转,带到摊位前,又叫个小妹去取货,其实是“搬砖”去了,过不多久,东西拿回来,外面是USB的,傻掉,是那小伙子傻掉,不是我。又到了元谷,我是知道元谷有这款的,但是小妹怎么也搞不清我到底要什么,只能作罢。
        闲逛一大圈,在“寿司亭”吃了午饭,又到Bread Talk买了面包,开始干正事了。
        先是把PSP拿到百脑汇楼下,要求把DevHook升到最新版本,JS敲我竹杠买了张引导盘,60元。
        然后到了百脑汇的2楼,看到一个摊子还行,就问她有没有“里面是SATA的,外面是1394的硬盘盒”,不料,那姑娘说有,先是给我看了个样品,里面SATA的,外面USB的,卖200多一点,我说我要外面是火线的,她说要400。
20061009_sata_case_01.jpg
        东西说是“百事通”的,明显就是三无产品,包装盒上没有生产厂家,说明书也没有。我对“百事灵”很有好感,曾经在SATA刚出来时,买过“百事灵”上千元的硬盘盒,不管了,今天就是来买这个的,没有还价要下了,拿了东西立马回家。
2006_1009_stat_case_02.jpg
        盒子很好装,上面有四个大镙丝,那样就不用工具了,拧下镙丝,装上硬盘。有一个外接的12V电源,也插上,接上1394线,打算享受一把了。
        电脑很快认出了硬盘,是我以前Windows时的一个系统盘,到Applications里找到Disk Utility,打算格式化成Mac Journal格式,填上卷名,按下Erase键,抽支烟,等着。
        等了“半半六十日”(沪语:很久的意思),进度条在一点点地走,可就是没有完的意思,过了一会,跳出一个出错信息,告诉我操作不能进行。怎么办?你说大多数玩电脑的绝活是什么?重启!对了,重启硬盘,拔插火线,重启电脑,拔插火线,这下好了,别说不能格式化了,系统干脆认不出硬盘来了。
        无奈之下,接上USB线,这个盒子是USB/1394两用的,奇怪,一下子就好了,什么问题都没有。突然忽发奇想,会不会是火线的问题呢?打开我的百宝箱,那可绝对是百宝箱,线缆少说有一百条,稳压器少说有20个,找了一根当时玩PC时,买PCI 1394卡送的火线,插上,也不行。
        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情,拿出一根当年买iPOD附带的1394线(我的iPOD是一代的10G,至今工作正常,看到许多哥们新买的iPOD频频出问题,有时想,东西就是老的好啊!),这根线,看着实在寒碜,只不过比绒线粗上那么一丁点,你要说是棒针衫的那个线,这条火线好似还要细上一些。插上,电脑又认出了硬盘,格式化,不过几秒钟的事。
        奇怪奇怪真奇怪,从小物理学就学过,导线越细,电阻越大,难道我发现了新的物理理论?
        我的硬盘是40G的,我尝试了一下,同时并发10个拷贝工作,拷贝30G左右的东西,不到十分钟,也全都完成了。
        如此,我知道了,毛病出在线上,于是打算写一篇《别小看一条线》。
2006_1009_stat_case_03.jpg
        今天,终于上班了,大家都上班,不再是我一个人,看来,我是个挺喜欢上班的人。办公室里有一根极牛的火线,首先是粗,可以说是我见过的各式导线(除了打印线)中最粗的一根了;其次是炫,线是透明的,里面有银色的屏蔽层;再者是酷,这根线插上1394口后,两端都会发光,幽幽的蓝光,很酷。这条钱,是我在g-er.net定购的,好象也要二十几元了吧,我一向用它连接iPOD,工作一直很正常,我也很喜欢这条线。
        回到家里,挺上这根“很粗的线”,一下子就认出硬盘,然而却不能进行任何操作,一按Finder,“风扇”(就是Windows的“沙漏”)转个不停,依然不行,昨天是太平洋的小伙子傻掉,现在轮到我傻了。
        开机,关机,开启硬盘合,关闭硬盘盒,百计无施,可谓“百事通”,成了“百试不通”。
        换上了iPOD的那条“小样”火线,一切又正常了,我再一次格式化了硬盘,拷贝了35G的东西,运转良好,速度极快,奇哉怪哉,看来“绝对不是长得粗就牛啊!”。
P1000987.jpg
        最后,再展示一下这两条线,背景的格子是1cm,看看,绝对不是长得粗就牛啊!

当选年度悲情人物

ZZ67A57EEC.jpg
        Barakiel封的。
        第一,看到钱熠演的《长生殿》,二话不说买下,孰料演的是《迎像 哭像》,说的是杨贵妃死后,唐明皇由于思念,用檀香木雕了一尊像供着,有一大段唱,都是唐明皇演的,钱熠就是扮演那尊像,坐着一动也不动(不能动),强烈要求废除用活人演像的陋习,改用檀香木公仔,实在不行,长毛绒公仔也行啊。
        第二,买了速滑鞋,刚出门去接小豆,屁股就着地了,160斤全压在一瓣屁股上,那个叫痛啊!
        第三,今天哥伦布日,放假,我居然就糊里糊涂地去上班了。
        第四,倒了几十张CD,谁知iTune的缺省压缩不是无损的,而是128K的,浪费我多少时间啊!
        第五,买了一只新的硬盘盒,牌子叫“百事通”,结果百试不通,好在最后发现是1394线的问题,用iPOD的线代替,好了,差一点就去退货。

又添了点东东

        10月6日上午,去刺绣博物馆,不果,就去了昆曲博物馆,由于后面还有“档期”,于是豆妈和豆豆进去小逛,我则到边上的书店,去觅上回Barakiel买到的书。边上的书店,以前只有个柜台,如今是大得多了,评弹音像放在桌上,昆曲音像放在橱里,一边还有个书架,是卖书的。以下是是些封面,价格一并。
20061007_kunqu_cover_02.jpg
        《长生殿 挡马》最气人的就是这张,买的时候看唐明皇是蔡正仁,杨贵妃是钱熠,心想从来没见过钱熠演贵妃,应该不错,立马买下,谁知今天晚上想看了,一看小标题——《迎像哭像》,真是所谓“悔得肠子都青了”,有倒真是有钱熠,就是一丝不动的钱熠,连“脸上掉下泪来”,也是高力士说的,并不能看见。强烈要求以后演《迎像哭像》用檀香木公仔,活人扮的,按假冒伪劣论处。《挡马》是王芝泉的,此片12元。
20061007_kunqu_cover_01.jpg
        王芝泉《白蛇传 水斗》,《雷锋塔 盗库银》,很不能理解这两个戏为什么不都是白蛇传,12元。
20061007_kunqu_cover_04.jpg
        这张买给小豆看的,小豆听过故事,没见过,好多人演,12元。
20061007_kunqu_cover_05.jpg
        老蔡《八阳》,八段唱,结尾都有“阳”字,故名,12元。
20061007_kunqu_cover_06.jpg
        这张属于“非理性购买”,因为一直听说毛泽东叫人唱诗词,也想过过“帝瘾”,想当年刘邦到长安去了一回,就说“原来做皇帝这么舒服啊”,于是就做了皇帝。皇帝我是不想做,但皇帝听的,也想见识见识,于是买了,价格不菲,42元。有梁谷音、张军、张洵澎、蔡正仁等。今天上午放了第一只,一阵交响乐过来,赶快从碟机里取出。
20061007_kunqu_cover_03.jpg
        俞振飞、刘异龙的《太白醉写》,这还用说吗?以前买过的,一时找不着了,10元。
20061007_kunqu_cover_08.jpg
        忘了价钱,因为《佳期》听得出茧,却没见过全本的《西厢记》,所以买了,蔡瑶铣、王振义、史红梅演。蜗牛一见,说“这个东西,看不得的, 吓人”,哈哈。听了一下,全场交响乐伴奏,实在吓死人,严正抗议昆曲用西方乐器伴奏。
20061007_kunqu_cover_07.jpg
        《毛伟志昆曲唱段选》,这套好贵,200元,8张CD,2张DVD(口法讲座),糊里糊涂就买了,主要是看到有《思凡》,想想手中的段子,都是录像,音质都不怎么样。买完之后,就在车上听,一听吓一跳,好得不得了,就是一把笛子伴奏,8张CD全是如此,再无第二件乐器,毛先生的发声(特别琴挑一段),和俞振飞并无二致,乃是一路上来的,非常值得。
20061007_pintan_cover_01.jpg
        这套不是昆曲,是评弹,共20张CD,乃有杨振雄、杨振言、严雪亭、张鉴庭、张鉴国、蒋月泉、徐云志、刘天韵等,着实好东西,其实我已经有了这套中的四五张(有单行张版本的),看到成全集的,还是买了,共150元,较之全套,可以少50元,正好。
        

也谈介母,和我的“教学经验”

本文首发人教论坛,文中提到的聂老师,是论坛上一位颇受尊重的教师;并且郑重声明,小豆的拼音是豆妈教会的,我只是巩固而已。
————————————————————————————————————————————————————
        我只教一个学生,我的女儿——小豆,所以,要比各位老师轻松许多。
        小豆进了小学,读了拼了,第一天回来复习,就把我听得心痒痒,她是这么读的“bá把”,咦,怎么第二声的韵母,拼出的音是第三声的?于是教她念,念了几遍后,发现连我自己也会拼成第三声的。
        于是想起诗来,“平平仄仄平”,五律起式,两个平声字后面,跟仄声是很符合格律的,也是最朗朗上口的,转调成第三声很正常。想起我们小时候,声母、韵母都是没调的,拼出的字才有调,于是打了电话给老师,老师说现在就是这么教的。
        没办法,在“清籁吴语论坛”发了贴询问,我是那里的常客,一直在那儿讨论方言的问题,里面有个拼音专栏,同时又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起疑问,给果回贴有三十几个,莫衷一是。
        暂且不论韵母到底带不带调,我发现小豆拼不出音来,她拼音的时候,是靠记忆的,而不是通过自然的发声的。
        于是,我决定,自己教,那是周三的晚上,可天色已晚,只能作罢。
        周四、周五,我晚上有应酬;周六出门,在路上,豆妈给豆豆拼着玩,小家伙一下子就拼出来了,而且所有的音,都能拼出来(她学过的部分)。
        我就立刻加码,尝试性地给她拼“guan”,她一下子也拼了出来,我给她拼的时候,我读“哥弯”,她立刻说出了“关”,我又说了“勒烟”,她也立刻就拼出了“联”。小豆一下子成功了,她自己都很开心,一开始,还有拼错的,不过十几分钟后,她可以拼出所有的拼法来。
        在接下去的几天,小豆上了瘾,不断地要求我们“出题目”给她,就是我们说声母和韵母,她来拼,据说考察,她已经完全熟练地掌握了所有的拼法,但依然乐此不疲,我们教学,不就是要培养小朋友的兴趣吗?这点,成功了。
        小豆依然不识拼音(除了课堂上教的),而且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字,于是我忽发奇想,用普通话里没有的音,给她拼,比如“biang”,“hia”,读作“波央”、“喝呀”,小豆也能完全地拼出来,我真是“欣喜若狂”,我们教拼音,不就是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吗?能够自如地把声母和韵母结合,拼出该有的音来,不正是拼音的真谛吗?小朋友以后要学英语,甚至也研究方言,不也正是这么拼的吗?
        再来说介母,我知道还有个东西,叫《汉语拼音方案》,每本字典后面都有的,第三部分叫《韵母表》,共有35个韵母,方案里没有复韵母,也没有介母,35个韵母是独立的韵母,也有独立的标音,比如uei标作“威”,iong标作“雍”……
        汉语拼音方案,是最基本的东西,为什么不能这么来教呢?拼音字母化,只是一个简单的可行的办法而已,但其本质,是脱离不了发音的本质的。是有二证:第一,中国以前用反切法,就是第一个字的声母,加上第二个字的韵母,来拼出一个音,从来没见过三个字的反切,用当中一个字的介母的;第二,中国的韵谱,比如《佩文韵谱》,可算是与《广韵》齐名的一部权威韵书,其“去声韵”中就是“二十九艳”、“三十陷”,就是说去声(第四声)的二十九类是韵母an,第三十类则是韵母ian,可见介母是同着韵腹韵尾,组成独立的一个韵的。
        看到有人说“介母”的“本质”是韵母,其实大错了,事实上,ian作为韵母,只是yan的韵母写法,同样uai,也是wai的韵母写法,本质上,介母是后面这个韵母的声母,组成一个新的韵母。在理解上,我们应该理解成w是u的大写,y是i的大写,当出现在字头时,用大写,出现在字中时,用小写。
        对于上面这点,包括聂老师,好象也没有很好的表达,聂老师说他做过一个游戏,就是让两个小朋友上来,介绍一下,他在当中,就是介母,这样的说法,表示介母是和声母、韵母同等的,这在音位上说得通,在音韵和拼读上说不通。为什么呢?就拿边来说吧,二分法(也就是我主张的办法),是拼作“波烟边”,可见介母是和韵母先要结合的,如果介母的地位是和声母、韵母同等的,就是没有排他性的,那么“波烟”也应该可以拼成“逼安”,然而我们都知道,“逼安”是拼不出“边”的。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介母的本质是声母,必须和韵母先拼,拼成一个新的韵母(聂老师不要打我,我只是抛砖引玉罢了)。
        小豆学会拼了,还不会写,今天晚上,我和她一起做小卡片,把所有的声母、韵母(我认为的35个)都写上,随机抽取来读,我相信,读着读着,她就可以记住了。小豆坚持要自己写,我拿了本《汉语拼音方案》给她,她抄得不亦乐乎,八点半哄她睡觉,还没抄完,明天继续。
        对于小豆的认读水平,过几天再报导。

小豆的第一个一年级

本文首发《人教论坛》,那是人民教育出版社办的一个论坛,许多老师在那儿探讨,有许多老师的贴子为“我的第一个一年级”、“我的第三个一个级”,于是就有了这篇。
————————————————————————————————————————————————————
        小豆是我的乖乖小女儿,今年,她终于读一年级了,在她没有出生的时候,我们就憧憬着她的任何一个“第一次”,第一次进幼儿园,第一次进小学,第一次谈男朋友,生第一个孩子,等等。
        
        小豆算是个挺厉害的小朋友,她在四岁半的时候独立爬上了玉龙雪山,又在五岁半的时候,到了西藏,最高到了五千多米,照样奔跑如飞,她也在零下几十度的时候,躺在敦 煌的雪地里玩耍……
        从小豆出生起,我们就给她写日记,当然,妈妈写得比较多,我只是有时凑个热闹,我们有自己的网站,小豆的日记在 http://chinese.yuleshow.org
        小豆的幼儿园很贵,要1600一个月,就在家的边上,进小学的时候,我和妈妈有些分岐,我认为,小学以近为主,上海许多学生来回三个小时,不但小朋友没时间玩,就连家长也被拖死,我认为即便我们很爱小豆,我们也需要我们自己的时间,小豆也需要她的时间。妈妈还是从学校名声出发,想进名气大的学校,但都很远。
        后来,家中发生了一点事,我们夫妻两个都是独生子女,上面有五个家长,只要其中一个有些“生病落痛”,我们就只能疲于奔命。经过那一次,豆妈被我说服,就让小豆进幼儿园对面的公立小学,一般早上保姆送,如果我来得及,就我送,不过十分钟的事。
        小豆有个毛病,不肯吃饭,纵然我烧菜也算小有名气,但小豆就是不肯吃饭,以至于在幼儿园,永远都是吃得最慢最少的一个。进小学第一天,回家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嚷着说“肚子饿”,我们没有感到丝毫的心痛,倒是有些高兴,小家伙终于知道什么是饿了。
        从开学到现在,小豆几乎天天嚷着肚子饿,几乎天天晚上都吃得很乖,我们很开心。
        
        小豆还有一点很好,放学的时候,是我们的长辈去接她,或者公公、阿婆,或者外公、外婆,她从来都不肯让老人替她背书包,因为我告诉过她“自己的东西要自己拿,小朋友不帮大人拿也算了,怎么还可以叫大人帮小朋友拿呢?”,小豆记住了。
        还有一点,是我和豆妈的共识,就是一开始读书,就要养成良好的习惯,我和豆妈的小时候大致相同,都是在一年级养成习惯,终身受用。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非常“死板”,告诉所以去接小豆的长辈,一定要一下课,就接回来,回家之后,不要吃点这个玩点那个,一定要先把作业做完,理好书包才行,所有的“旁事”,等做完作业再说。小豆在幼儿园的时候,总是玩到最后一个回家,豆妈特别主张让小朋友玩,进了小学,有许多幼儿园的“玩伴”,还有几个在一个班的,下课后,其它同学相约去“故地”玩,小豆总是和他们说“我要先回家做作业,晚上再约着一起玩吧”,这一点,我很开心,也很为小豆自豪。
        现在,快一个月了,小豆的学习很好,习惯业已开始养成,在学业上,没有太多的问题,除了读书太轻之外,尚可接受。倒是我,明明主张“家长不要陪读”的我,硬是看着、听着她的拼音,横竖不舒服,找了做网友的老师们讨论,又发现了这个论坛,一发不可收拾。
        
        今后,我会把小豆的成长经历发上来,我也会参与到各位老师的教学活动中,可能,不是为了小豆,而是为了整个下一代。

“联”字怎么拼?勒衣安联?勒烟联?

        看来,我得写个《陪读笔记》,女儿还没碰到问题,我的问题来了。
        我的问题是,“介母”在拼读时,是否要单独发音,我们知道,ian, iang, iao等等,在《汉语拼音方案》(就是每本字典后面都有的)里是单独标为“烟”、“央”、“腰”的,但在请教了不少小学教师后发现,他们在教的时候,是教做“勒衣安联”的,这样的话,就失去了拼音本来的意义了,只是认读(而非拼读),那又有什么用呢?
        我们知道,在字母式拼音发明以前,是用反切法的,就是上字的声母,加上下字的韵母,来拼成一个音,反切法始终只用两个字,可见ian/iang/iao等,是单独的韵。
        另外,在中国的诗词曲韵谱里,这些ian/iang/iao也都是单独的韵部,个人认为,实在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分开来单独读出介母来。

奔走相告 海盗船没有了

        一上班,G在msn上告诉我,说是今天上午五点半,在展览中心召开紧急会议,会议上对陈良宇就地免职,免除一切职务,由韩正担任上海市委书记。
        在网上和几个朋友聊起,只有K一个人相信,我再问G消息的可靠度有多少,G说百分之百的可靠度,他“上头有人”(引《武林外传》话),看来是可信的,只是事关重大,还是将信将疑。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大家又聊起这件事,还是只当笑话讲,并没有人怎么信的。吃过午饭,K突然叫起来“凤凰电视的网上有了。”
        一看,短短几句“免除陈良宇一切职务”,这时,才有人信。再过一会儿,新华网、人民网、新浪网,也都有了,而且有详细的报导,说是“陈良宇同志涉及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违规使用社保资金、为一些不法企业主谋取利益、袒护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身边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谋取不正当利益等严重违纪问题”,仔细一看,各个网络都是一模一样的,想必是中宣部的统发稿,这样的大事,没人想乱写。
        几乎就在同时,我的msn热闹起来,张三、李四都把消息递送过来,说的,无非就是此事,我只有苦笑,为什么我说的时候,别人就不信呢?
        晚上碰到Barakiel,她说一点钟左右,她的手机同时有三条消息、msn上则有两条,说的也都是陈良宇下马的事。
        我说,这个就叫“奔走相告”啊,新时代的奔走相告。过去,通讯条件较差,高级的飞鸽、鸿雁,都被“统治阶级”掌握。平民要传递消息,只能靠喊,远的地方喊不到,只能走得近些再喊,消息令人鼓舞,于是走得快些,就可以早一点让人知道……
        走得快,就是“跑”,就是“奔”,“奔走”是个偏义复合词,就是古文中“兄弟”指的是“兄”,“子女”指的是“子”,这里的“奔走”,指的仅仅是“奔”。奔走相告,就是跑到去告诉亲朋友好友,告诉什么?大快人心的好消息。
        这回,又“奔走相告”了,只是这次用的是互联网络、是手机短消息网络。
        今天,上新华论坛,关于此事的贴子,已经有六十多万人点击,回贴已经超过七千。而且,点击和回贴的数字上升之快,也属于空前绝后。看个数字吧:第6901条回复,中午11点32分,而不多久之后,下午的13点57分,回贴已经到7701条,而浏览数,更是以每次刷新就有数百个新浏览的数目在递增,这就是新时代的“奔走相告”啊!
—————————————
        再说一件事,SK II前段时间被检查出含有铷、铬两种重金属,而根据质监总局的标准,化妆品内允许此两种物质存的比例为“0”。
        质检局查出的SK II含量没有超过相应的食品标准,就是说,这玩意要是吃下去的话,对人体是无害的。
        于是,有人提出了一种说法,说是在科学上,不可能有“0”,这样的一个绝对值出现,说如果测量仪器的精度在50毫克,那么40毫克在这台仪器上的表现就是“0”,同样如果仪器的精度是5毫克,则4毫克为“0”。由这个理论,在要求为“0”的时候,应该说明仪器的精度。
        既然这玩意符合食品标准(虽然不是食品),就算吃也没事;而且标准又不符合规定;同时,也没有超过香港、新加坡、台湾等各地的标准,那么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该产品的确存在铷和铬,但对人体无害”?
        有些人是这么认为的,但网络上的大多数“粪青”并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这是起严重的辱华事件,是日本人(SK II虽是美国品牌,却在日本生产)“下毒”,同时“粪青”们认为,那些在网上为SK II说公道话的,那怕只是没有对SK II深恶痛绝的,都是“汉奸”,都是日本人买通的“网特”。这令我想起刚解放的时候(“想起”?我活在那时过吗?),每个人看别人都是“特务”,巴不得抓住别人通敌的证据……
        以前,要弄臭一个人,就说他“生活作风有问题”,如今要弄臭一个人,只要说“他拿了主子的钱”,哈哈哈哈,网络暴民,与红卫民何异?
        昨天晚上去吃寿司,发现我最喜欢的“海盗船”被贴上了白纸,其它还有“海草”之类的也没有了,问了领班,说是“货源不足”,我想可能也和近期的中日贸易战有关吧。
—————————————
        又听说,今天早上,各个报摊排起长队,争购新闻纸,据说新闻条目和网上只字不差(本来就是统发稿嘛),或许有人想收藏,也未可知。

汉语拼音到底如何读

        小豆子在家读拼音,我越听越怪,总是觉得别扭,当她拼的时候,是这么拼的:
        
        声母(不带声调,也就是第一声)韵母(带声调)–>拼出来的音(带声调)
        打个比方,拼“佛”字,就是:
        f (1) o (2) –> 佛
        这样一来,我发现一个问题,就是特别当这个字是第二声的时候,照这种拼法很容易拼成第三声,又问了一些朋友,好象普遍年纪大的(象我这样,35岁),拼的时候,韵母是无调的,而年纪轻的,象minus,则是韵母带声调拼的。
        大家有没有兴趣讨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