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86] 乱用词误人子弟 猛专家害人性命

两份剪报来自于同一份报纸——〈新民晚报〉,同一天(3月的某一天),同一张,这张报纸,说的是工商行政人员打假。

第一份剪报说的是“假计算器”,这里冒出来一句“误人子弟”,虽然计算器的品牌是假的,但是我们知道那些运算棋块早就是通用的了,所以计算的结果不可能是“假”的。那么,这句“误人子弟”的“误人子弟”是哪里来的呢?“中年妇女”说的?但是“中年妇女”乱用成语,你做记者的应当可以分辨啊?明显,这个记者不能分辨。但是一个不会用“误人子弟”的“中年妇女”碰到一个不会用”误人子弟”的记者,那种可能性是多少?我看,打假的新闻,本身就是假的。

第二份剪报是说有的地方用工业盐卤点豆腐,于是有了“专家”的意见“……人如果多喝了工业盐卤,就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请问,盐卤是可以“喝”的吗?不管工业盐卤,还是一般的盐卤,哪怕有朝一日,有了“医用盐卤”,那都是不可以喝的,我们著名的“被压迫的无产阶级者”杨白劳同志,就是喝这个玩意喝死的!请问,这是哪里来的专家,或许,又是个假的吧?

经常看到记者“私访”的段子,比如打假,比如捉淫,最后必定有那么一句“记者借故离开了现场”。

可怜啊,新闻压根就不是新闻,记者也压根就不是正常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