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 存印度宗教大成 门外汉管中窥豹

  我好象对于“宗教”、“生死”有着特殊的关注,可能与我的家庭出生以及经历有关吧!我的父亲来自于一个天主教会学校,虽然没有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当然,根本就没有这个可能),但却是一名坚定的无神论者;我的母亲来自于一个基督教与佛教家庭,她自己是位基督徒,目前依然是唱诗班的成员,母亲的母亲是一位基督徒,母亲的母亲的母亲也是一位基督徒,不过母亲的父亲是佛教徒,所以在母亲的七兄妹当中,有的信基督、有的信佛,以至于我的外公过世之后,有不同的仪式,其中还略有冲突。再往上,把我抚养长大的祖母是个佛教徒,没事经常用苏州话快速地念诵《心经》以及阿弥陀、观世音佛号。再再往上,可以追溯的祖宗邵雍,又是道家颇为推崇的“仙师”;再再再往上,无法追溯的祖宗邵XX,据我的伯父邵祖丞说则是来自于波斯,应该是伊斯兰教徒,据伯父说,祖坟的样子都是波斯式的,当然我没有见过,问父亲,他也没见过;伯父是个相当风趣的人,以至于他过世之后,他的“语录”真伪颇存争议,不在于那些话是不是他说的,在于到底他说的话中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开玩笑的。

  说我,我“现在”是一个佛教徒,熟知汉传律宗佛教的仪规,我的学位是在天主教会学校拿的,同时我在年轻时(现在已经颇“老”了)担任过基督教青年聚会的主持,我读过许多基督教和佛教的书籍,对道教、奇门遁甲、紫薇斗数、周易玄学也有涉足,特别可以说的一点是:我对四柱八字,着实花过价钿和苦功,可谓略有小成。

  我的朋友以及接触过到的人(不包括旅游地点中碰到的)中有显宗佛教徒、密宗佛教徒、基督教徒、犹太教徒、天主教徒、伊斯兰教徒、道教徒,甚至还有一个大同教(Baha’i Faith,后伊斯兰教的一种)徒。

  印度,对我这个喜欢和什么宗教都沾点边的人来说,对我这个对任何宗教都好奇的人来说,就象老鼠跌进了米缸。

  然而一大圈逛下去,知识摄入量实在太大,所以反哺量反而不大,处于完完全全的一知半解。全无头绪,我就列点吧:

  • Jainism,中文译作“耆那教”,在Khajuraho,有两个寺庙群,西群是印度教遗址,几乎没有祭祀功能了,250卢比门票。东群就是耆那教的了,而且现在还有供奉以及其它的供奉活动。书上说,耆那教的形成前后,与佛教差不多。耆那教的塑像和佛教的很象,特地请教了耆那教徒后,才搞清楚耆那教的塑像是不穿任何衣服的,而佛菩萨或多或少一定穿一点的。另外耆那教的坐像永远是双趺迦坐,双手结()印。另外,有些耆那教的像,胸前有火的纹样,这点佛教像中是没有的,佛教像中胸前只有“万”字纹,和纳綷标志很象的那个,呈顺时针。
    耆那教的塑像和和尚是不穿衣服的,什么都不穿,纯裸体;塑像都有生殖器,而和尚的照片,都故意遮盖。在街上的话,可以看到耆那教徒全身着白色,连头都包起。耆那教徒出行是不用交通工具,全靠步行。印度人若是印度教,则三个女人走在一起,身上衣服的颜色绝对不会撞车,她们的颜色太多了;如果你看到三个女人都是穿黑的,遮脸的就是穆斯林,不遮脸的那就是穿着工作服;如果你看到三个女人身着白衣,包头的就是耆那教,不包头的那就是穿着工作服。
    耆那教不杀生,所以进入耆那庙时,不能穿着任何动物制品,当然那里那么热,你也不可能穿裘皮大衣去,鞋反正是要脱在庙外的,所以也没有皮鞋的问题,倒是女人,要注意丝绸围巾、羊皮围巾,其实都是动物制品。其实我进去的时候也忘了,腰里还有一条皮带呢。
    耆那教不信神,相信“元素”,至于是些什么元素,无非金木水火士、风水雷电雾之类的东西,有兴趣的朋友,自己去查吧。
  • Hinduism—印度教。传说是这样的“印度教徒相信恒河的水是圣水,所以印度教徒一生中至少要到恒河一次,在恒河洗一次澡,喝一口恒河水”,其实印度教有许多教派,只有其中信仰Shiva为主神的教派才这么认为,因为恒河是Shiva的地盘。在Chennai和Bangalore,我和印度教的人说起我要去恒河,他们一点也没有表示“我也要去”,甚至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告诉问我“你要去那种地方?很脏、很乱的!”,这就是非Shiva派眼里的恒河。
    传说的中的恒河(Ganges),也就是电视里经常看到的恒河浴场,其实只是2510公里中的一段,总共7公里,这段在一个叫做Varanasi的城市里,这个城市离Delhi七百多公里,坐飞机的话,是一个半小时,坐火车的话,不误点是13个小时,当然,在印度,不误点是不可能的。
    除了Shiva派,还有Vishnu派,甚至还有专门供奉Vishnu某个特定化身Krishna的派别,或是供奉另外一个化身Rama的派别,其它也有专门供奉Shiva老婆Kali的派别,当然,也有供奉。我的朋友Graciz在加尔各答的Kali庙看到信徒的狂热,感到叹为观止,怎么有这么多如此虔诚的人,我告诉他,有一段时间,全中国十亿人只信仰一个人,比这个要狂热多了,所以我绝对不会“惊诧”。
    Brahman在佛教里是“梵天”,Vishnu的中文是毗湿奴,Shiva则是湿婆,在佛教中则是“大自在天”,Lakshmi就是Vishnu的老婆,中文则是吉祥天,齐豫唱的《大吉祥天女咒》,就是这位。
    印度教,其实是婆罗门教,而且是一神教,这里的“神”指God,而不是deity,印度教里的God叫做Om,念做“欧姆”,也就是藏传佛教六字真言中“嗡嘛呢呗咪吽”中的“嗡”,同时也写作Brahma,中文则译作“梵”。然后呢,Om化身成了三个,分别是Brahman,Vishnu和Shiva,分管创造、守护和破坏。 Brahma有许多老婆,其中一个生了三十三个孩子,这三十三个都是deity,不知道佛教中的“三十三天”与此是否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