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先误点一误再误 看印度看表看里

  去美国也好,去日本也好,我从来没有担心过与人交流的问题,但是这回到印度,我着实很担心。担心啥?担心听不懂印度的英语。

  2200的飞机,我这种“模范乘客”又早早地定好了车,打算1915从家里出发,结果司机更“模范”,1845就到了,上车,告别家人,开始我的印度之旅。

  上海还很冷,依然穿羽羢服,但我总不见得背件羽羢服到摄氏38度的地方去,我只能折衷一下。如意算盘是:穿一件抓羢的茄克,加一个抓羢的套头衫,反正车上有暖气,撑到机场就万事大吉。然后如意算盘往往会落空,那个出租司机不知道是体质太好,还是吃了太多的补品,居然丝毫不怕冷,把窗子开得很大,后座的我被吹个半死。请司机把车窗关上,司机嘟嘟嚷嚷地说他觉得很热,好不容易关上了,只要三五分钟,他就会把窗再次打开,我只能再次要求关窗。如是两三回之后,我猜想司机可能疲劳过度,浑身燥热,需要足够的清新空气来保持清醒,这种事我自己也碰到过,开车很累却要坚持的情况下,我往往会开着窗,温度一高,容易犯睏。

  想到这里,倒不敢让司机关窗了,可怜的我,只能蜷缩在后排,把自己抱得紧紧的,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是司机把我叫醒的,问我到几号航站楼,开到T2,1950,我还有的是时间。把东西搬下车,其实不过一个两个包而已,一个是我平时常用的瑞士红十字电脑包,另一个是只45升的登山包。这个包,豆妈很是耿耿于怀,说“可爱的Lafuma处女行,就被你带到印度去了,我不平衡…”,豆妈是Lafuma的拥趸,上次我在香港时代广场特地买了这个包给豆妈,结果她还没用上,就被我用于印度之行了。我平时出着,很少用登山包,我总是觉得拉杆箱方便,但是据王二同学几个月学的印度心得来看,拉杆箱好象并不实用,还是换背的,至少不会被Varanasi的牛粪沾到。

  办好登机牌后,在机场的超市买了一罐Dove的巧克力豆,一盒薄荷糖,就准备出发喽。

  我很纳闷,为什么不管哪家航空公司从上海去Delhi的航班都是在晚上,后来前空姐Michelle说印度的航班很难伺候,特别是长途的话,如果白天飞空姐会被累死,于是特地放在晚上,大家睡觉,可以太平无事。当然,这或许只是一个笑话,未必真的是这个原因。

  2130准时登了机,坐下之后,发现飞机很空,两边靠窗的双人位,基本都只有一个人,中间一排的四人位,也是基本只有一个人,换言之,机舱里一半的人还不到。这斑飞机是从上海到Delhi再到Mumbai的。听后排的人聊天时说到,上海至Mumbai来回,只要2999元,看来经济危机暴发,对驴友来说,倒未必是件坏事。

  三四个穿着沙丽的印度空姐和两个空少走来走去,皮肤黝黑的他们,很难让我和宝来坞的俊男美女联系起来。飞机丝毫没有起飞的意思,到2230的时候,机舱的门还开着,空姐捧着个水瓶与一叠杯子,来“施”了一回水。问她什么时候起飞,也是一问三不知,或者是我没听懂,我的“交流障碍”开始了。

  2245广播里说还要20分钟就能起飞,原因是technical problem;2330,广播里又说再要20分钟……

  坐在中间位子的人们,都已经把扶手竖起,躺平盖上毯子了;机舱的门依然开着,没有更多的消息。空少来发了一圈膨化小食,袋上的照片很象虾条,写着Tak Tak,拆开一尝,是咖喱条,辣辣的,香香的,倒也不错。

  我已经把先前买的一整盒Dove吃掉了,外加一小包来伊份的椒盐花生,听了两档“双张”的《闹严府》,以及一档赵开生、秦建国的《三笑》了,关掉iPod,强迫自己小睡一会。

  0000,醒了过来,飞机还在原地停着,机舱依然没有关。他们还打算飞吗?

  0030,终于关了舱门,并且开始taxi,我撑不下去了……

  0550,飞机终于降落在了德里,晚点三个小时,我还赶得上0625去Chennai的航班吗?

──────────────────────────────────────────────

画外音:Perviously in Yule’s India Adventure: after three hours delay of Yule’s flight from Shanghai to Delhi…

画面:敞开的机舱门,在飞机走道里喷酒香水的空乘人员(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有在飞机上喷洒这玩意的),昏暗的灯光,一份咖喱羊肉空中餐,印航的飞机在降落……

特写:机票预定单,镜头拉近,”0625″的字样逐渐清晰起来……

  从登机口到海关大厅,不过两三分钟的路,很近,进入海关大厅的时候,我傻眼了:大厅里全是排队等着过关的人;我开始有点相信Michelle的笑话了。

  队伍行进得相当缓慢,真是气人,急也急不出来,只能等。好不容易过了海关,拿好行李,已经0700了。

(转运班车的详情在下集用倒叙)

  Delhi的机场是我见过的最大、也是最破的机场,至少感觉上要比马来西亚以及SFO要大。大到什么地步?国际航站楼到国内航站楼,车程七八公里,当中全是机场的停机坪或是工作区域。破到什么地步?这十几公里的房子,就没一幢象样的,有几处工地,杂破地堆着木料,脚手架七歪八斜……

  换了美元,汇率是48.50,不过要额外收取5%的手续费,虽说我读过三种会计,但我还就是不会算这种账,反正给多少就拿多少,300美元最终换了13,9000卢比。

  从国际航站楼到国内航站楼要坐班车,进入候车室,要查票,我甚至不知道那个人到底识不识英文,感觉上他就是装模作样的看一下,一个真正识字的人,要找到满满一页纸上相应的一条,绝对不会这么快的。

  0800,从国际航站楼,转到了国内航站楼,找到了Air India的柜台,要求转下一班的飞机,工作人员查询之后,下一班1010的IC429已经客满了,那个工作人员说太多打折票了,所以根根本就没有希望了,只能搭乘1645的IC439。!@#$%^&*()_+,在上海的两个半小时延误,将要造成我比预计的晚十二个小时到达目的地,这算什么世道啊?!难道我真的不是好人,所以老天地罚我至此?

  被要求付了Rp. 500之后,那个工作人员突然小声对我说”Just for your opinion, you can go to counter number 1, ask the counter manager to take the first flight”,什么?First flight?就是那个1010的IC429呀!真有这等好事?难道是我长得就象好人?

  第一个柜台的manager不在,边上那个管头等舱的看了我的票以后,让我在0930回来找manager,我问她会不会有办法解决,她说不知道。哎,算了,凭运气吧。

  在机场无事,买了一个热狗和一听百事可乐,三下五除二、老虎舔蝴蝶般地吃完了热狗,走到楼外抽烟,也可以安静下来好好看一下初到的印度。什么样的人都有,锡克教徒的包头有四五种颜色,沙丽的颜色则有更多,这里的女人不像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印度女人,只用一块沙丽包起自己,她们的上身还有一件小衣服,有点像露脐的汗衫式样,与沙丽一同裁剪的,先穿这件小衣服,再用沙丽把自己包起来,所以不怕掉下来。

  坐了一会儿,抽了一会儿烟,0845回到了counter number one,manager已经在了,看了我的票后,让我等到0940再说,我就坐在边上发呆,不过我这回我学乖了,对于印度人的速度,他说0940的话,如果我真的到时才找他,估计等办好手续,要1000点了。

  于是0925,我就再把单子递了上去,这回好了,在打了一阵电脑后,那人把头抬起来,问道“How many baggages?”。哇!好人还是有好报的!

  登机牌拿到手里:Seat 2F, **J Class,什么?头等舱?看来,我不但是看上去象好人,有可能真的是好人!

  此时已经是0940了,安检入口排着两列长队,就象刚才的海关一般,移动极其缓慢。待我排到,已经1000了,安检的X光机上排得满满当当,气人的是,不管队排得有多长,安检人员就是慢条斯里地进行着……

McDonalds 105 Rp.
Hot Dog & Pepsi Cola 140 Rp.
Airticket admission 500 Rp.
Pre-paid taxi from Chennai airport to The Park Hotel 260 Rp.
Tut-tut taxi for a round trip to Ramakrishna Mutt Temple and Kapaleeshwarar Temple 200 Rp.
Supper 265 Rp.
Wine 270 Rp.
Flowers devoted for Hindu deities 100 Rp.   
Tips 200 Rp.

   

0 thoughts on “[印度]先误点一误再误 看印度看表看里

  1. 拜托,我从来没有说过那个包可爱啊~~
    还有,好象没有只裹一条沙丽的啊,都有小汗衫的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